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八十一 集部三十四 别集类存目八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燕香斋文集》·四卷、《诗集》·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刘馀撰。馀字申徵,号玉吾,又号“燕香居士”,宛平人。其自称滨宛者,先世滨州人也。前明万历丙辰进士,官兵部左侍郎;入国朝,官至户部尚书。是集为其子芳所编。每篇之末,皆有评语,如坊刻时文之式。后附《馀行略》,犹前人所有之例。至附以其妻之“行略”、其父母之“墓志”,则非古法矣。
  △《金文通集》·二十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之俊撰。之俊字岂凡,吴江人。前明万历己未进士,入国朝,官至中和殿大学士,文通其谥也。之俊为茅坤之外孙,故其文摹仿唐、宋,一遵坤法;又与陈名夏相善,凡有所作,大抵名夏定之,见于《自序》甚详。
  △《灌研斋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元鼎撰。元鼎字梅公,吉水人。前明天启壬戌进士,入国朝,官至兵部左侍郎。所着诗文凡三十卷,统名之曰《石园集》。此集杂文四卷,乃其中之一种也。其曰“灌研斋”者,陆廷灿《南屯阝笔记》称,元鼎家有古研,五瓣如梅花,质如黄玉,相传为灌婴庙瓦,故以名斋,因以名集。考曾敏行《独醒杂志》,称赣之雩都尉厅后,旧有灌婴庙,临其池上,庙毁,瓴甓堕池中,岁年不可计矣,因刀镊工取半瓦以为砺石,人见而异之,遂求其瓦为研,于是有“灌瓦”之名云云。则亦非元鼎之创目也。
  △《用六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刁包撰。包有《易酌》,已着录。是集包所手编,自谓有得于《易》,故取永贞之义,以“用六”为名,其中如《寄魏环极书》,称砥砺躬行,不欲以议论争胜;《希圣堂学规》,多留意于洒扫应对,语皆平易近人。又谓时文之士,不知考究史事,昧于治乱之原。每举《春秋纲目书法》,风谕学者,在讲学家中,较空谈心性者,特为笃实,然持论每多苛刻,如裴度、韩愈皆悬度其事,力加诋毁,殊失《春秋》善善从长之意。又如《重修秦王庙疏》,多引委巷无稽之言,不知折衷于古,亦其所短也。
  △《秀岩集》·三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胡世安撰。世安有《大易则通》,已着录。是集凡诗二十二卷,文九卷,前有顺治丙戌世安《自序》云:“己卯秋以前稿,因罹兵燹,露电委之,顷检其存者汇录成帙。甲申春以前诗曰《秀岩存咏》,以后曰《石芝轩集》,杂文曰《客竹居偶存》、《石芝轩续存》。盖裒四小集以为一编,卷首别载所着书名,分逸目、存目。其逸目凡十六种,存目凡十九种,中已刻者十种,今所见者《异鱼图赞笺》、《禊帖综闻》、《操缦录》,数种而已。
  △《澹友轩集》·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薛所蕴撰。所蕴字子展,前明崇祯戊辰进士,入国朝,官至礼部侍郎。是集凡杂文百馀篇,乃其归田后所手定,前有刘正宗《序》,谓其直抒胸臆,意必准情,言必择雅。盖所蕴文主典质,谨守绳墨,规规不失尺寸,故正宗云然。然未能神明于规矩之外也。
  △《桴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薛所蕴撰。是编乃其诗集,其子奋生等所录。奋生即王士祯诗所谓“十载雕虫稍擅名,未曾缚学长征。他年我若登三事,但乞萧郎作骑兵”者是也。集刊于顺治癸巳,其门人彭志古《跋》,称其诗创辟似王建,蕴藉似张籍,豪纵似李白,悲壮似杜甫,盖弟子尊师之词也。
  △《搜遗稿》·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彭宾撰。宾字燕又,一字穆如,华亭人。前明崇祯庚午举人,入国朝,官汝宁府推官,宾少入几社,与夏允彝、陈子龙友善,而文章则各成一格。殁后遗稿散佚,康熙后壬寅,其孙士超始从乱帙中,掇拾残剩,录为此编,凡文三卷,诗一卷。
  △《青溪遗稿》·二十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国朝程正揆撰。正揆有《读书偶然录》,已着录。是集凡诗十六卷,文十一卷,序一卷,附《奇梦录》一卷。正揆少从董其昌游,故颇工于画。集中亦多题画、论画之作。王士祯《序》,称其《江山卧游图》,散在人间者,有数百本,士祯亦藏其二;又有《题正揆画》诗,盖当时亦重其笔墨也。其诗文则不出其乡公安、竟陵之习。其《浮记》一篇,殆类小说,《奇梦记》一卷,益荒诞矣。
  △《己亥存稿》·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孙承泽撰。承泽有《尚书集解》,已着录。此编乃其文稿,顺治己亥解官退居时作也。
  △《浮集》·十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陈之遴撰。之遴字素,海宁人。太学进士题名作海盐人,疑其寄籍也。前明崇祯丁丑进士,授编修,升中允;国朝官至宏文院大学士,顺治十三年,以交结近侍拟斩,免死谪戍尚阳堡。是集前有《自序》,起康熙丙午,盖戍所编次也。其诗才藻有馀,而不出前后七子之格。
  △《静惕堂诗集》·四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溶撰。溶有《崇祯五十宰相传》,已着录。溶记诵淹博,诗文亦富,然其集初无定本,篇帙多寡不一,有作三十卷者,有作正集八卷,续集三卷者,皆不知何人所编。此本为雍正乙巳刊行,凡古今体诗几四千首,乃其外孙朱丕ρ所裒辑,溶生平吟咏,盖具在于是矣。
  △《粤游草》·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曹溶撰。是集,乃其顺治丙申、丁酉,官广东时所作。凡古体三十首,近体二百八十一首,已编入《静惕堂集》中,此乃其初出别行之本。
  △《橘洲诗集》·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范士楫撰。士楫字箕生,定兴人。前明崇祯丁丑进士,入国朝,官至吏部郎中。是集,皆其顺治乙酉以后之作,其诗尚染明季伪体。卷首《自序》一篇,故为奥涩,亦当时习气也。
  △《犀崖文集》·二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易学实撰。学实字去浮,雩都人,前明崇祯己卯举人。是集,学实所自编,其文一往有骏气,而微伤于剽。
  △《湖堂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易学实撰。是编乃其诗集,第一卷曰《湖山诗》,二卷曰《北征诗》,三卷曰《南归诗》,四卷曰《寓情诗》,五卷曰《赠怀诗》,六卷曰《离忧诗》,皆入国朝以后作也。
  △《且园近集》·四卷、《且园近诗》·五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王岱撰。岱字山长,湘潭人。前明崇祯己卯举人,入国朝,官随州学正;康熙己未,尝荐举博学鸿词。其杂文题曰《近集》,盖以别于《近诗》,然集非文之专名,古例具存,分隶殊未允也。《近诗》之末,有《楚书侄编校且园集竣》一首,则两编皆岱所自定。其名“且园”者,《近集》中有《且园记》,称康熙丙午七月,就随州任,黉宫有隙地,宅而园之曰“且园”,故以名其集云。
  △《了{艹}文集》·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岱撰。是集九卷,皆杂文;第八卷则全录募疏,殊失删汰,其文雅俗相参,而好为诟詈之词,犹明末门户之馀习。
  △《内省斋文集》·三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汤来贺撰。来贺字佐平,改字念平,号惕,南丰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官至广东按察司佥事;明亡归里,主白鹿书院讲席以终。其文多以砥砺薄俗,警劝愚蒙,故词多质朴,务求尽意而后止。江右之俗,无不尊其乡先生。而来贺论王彦章为忠于贼,不可为死节,独深斥欧阳修《新五代史》之非。则为明季降闯诸人而发,所谓有为而言之者也。
  △《古处堂集》·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高尔俨撰。尔俨字岱舆,静海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授编修;入国朝,官至大学士,谥文端。是集,大抵应酬之作,亦尚沿明季之馀习。
  △《亭文集》·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廷铨撰。廷铨有《南征纪略》,已着录。是集为其门人慕天颜所编。国初景运光明,人才蔚起,廷铨文笔虽未能与一时作者抗衡,而平正通达,究无纤仄噍杀之音,盖时会之盛为之也。
  △《薪斋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吕阳撰。阳字全五,无锡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入国朝,官至浙江布政司参议。是集凡诗一卷,文六卷,歌行、赋、诗馀,又为一卷。
  △《读史亭诗集》·十六卷、《文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彭而述撰。而述字禹峰,邓州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授阳曲县知县;入国朝,官至贵州巡抚,终于南布政使。而述久历边陲,所为诗文,皆雄奇峭拔,不受前人羁勒,而不免才多之患。朱彝尊《序》,谓其人所应有尽有,人所应无不尽无,斯评当矣。
  △《道山堂前集》·四卷、《后集》·七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轼撰。轼字静机,侯官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入国朝,官至广西苍梧道。是编前集文一卷,诗三卷,诗馀附之。后集文二卷,诗三卷,诗馀二卷。轼诗文皆清婉和雅,特未深厚,七言古体,亦多未谐音节,盖非其所长。
  △《山围堂集》·二十三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宗圭撰。宗圭字圭甫,号瞻亭,前明崇祯壬午举人;入国朝,官乌程县知县。是集,前十卷皆史论,自“春秋”迄于元代,名曰《读史卮言》。十一卷至十七卷皆诗,十八卷至二十卷为序记,二十一卷、二十二卷为《续读史卮言》,乃专论明代君臣,二十三卷为杂着,亦史论之馀也。宗圭留心史学,其褒讥颇平允,无《读史管见》诸书,好为诋诃吹索之弊;至论明事,仍载建文出亡诸语,则野史传疑,尚未经订定故耳。
  △《石居士集》·十五卷、《诗》·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名夏撰。名夏字百史,溧阳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入国朝,官至大学士,缘事伏诛。此集卷首有名夏顺治三年《自序》,而集中《贺成青毡冢宰序》,称顺治九年,则集成之后,又有所增续矣。集中祭其师项煜文,历称煜之智与煜之忠,又云吾师不死于雠,而死于贼,殊乖公论。厥后归命国朝,弃瑕录用,复以怙权罹法。御制《人臣警心录》即为名夏所作,至今为鉴。其立身盖不足称,特以当时着作,商榷典制,足资考核,故遗集流布,尚在人间。今亦姑存其目,而并辨其颠倒是非之失,俾来者无惑焉。
  △《栖阁诗》·十六卷、《拾遗》·三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高珩撰。珩字葱佩,号念东,晚号“紫霞道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入国朝,官至刑部侍郎。王士祯《居易录》,称其生平撰着,不减万篇。是集,为赵执信所编;又《拾遗》三卷,则宋弼所辑。其诗多率意而成,故往往近元、白《长庆集》体。
  △《栖阁诗略》·(无卷数,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高珩撰。此集犹抄写之本,以各体编次,不分卷数,题曰男之る、之驹同校阅,盖未刻全集以前,其家录存之稿也。
  △《诚正斋集》·八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上官钅立撰。钅立字三立,号松石,翼城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入国朝,官至副都御史,终于太常寺卿。是集,自一卷至五卷之前半为杂文,五卷后半至六卷皆诗,七卷以后又皆文,且第六卷诗集未完,又杂以对联,其编次殊为无法。其诗文惟意所如,不可绳以格律。
  △《青箱堂文集》·三十三卷、《诗集》·三十三卷(直隶总督采进本)国朝王崇简撰。崇简有《冬夜笺记》,已着录。崇简练习掌故,为礼官,尝议移祀北岳于浑源州,今其疏具在集中。然其文类皆平近流易,徐乾学《序》,谓其卮词谰语,无非仁义道德,殆不免于微词。诗集以编年为次,始于天启丙寅,迄于国朝康熙戊午,盖莱阳宋琬所删定也。
  △《东村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呈祥撰。呈祥字其旋,一字吉津,号木斋,г化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改庶吉士;入国朝,官至詹事府少詹事。是编,诗文各五卷,诗分十集,曰《邸中稿》,《使程自删》、《木斋诗稿》、《游中山草》、《唐城草》、《秋寻草》、《南游诗》、《纪行诗》、《秋游诗》、《东村诗》,集前各有小序,查慎行《序》,称其与李攀龙、王士祯,前后鼎足,今观所作,慎行非定评也。
  △《蕉林诗集》·(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梁清标撰。清标字玉立,清苑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改庶吉士;入国朝,官至保和殿大学士。所着诗稿,各以古近体为分,不列卷次,其诗作于明季者,多感概讽刺之言,及入本朝以后,则氵风氵风乎舂容之音矣。
  △《东谷集》·三十四卷、《归庸集》·四卷、《桑榆集》·三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白允谦撰。允谦有《学言》,已着录。此集为其子方鸿等所编刊,自顺治十八年辛丑,作于致仕以前者,曰《东谷集》,共“诗”正、续二十二卷,“文”正、续十二卷;自康熙元年壬寅至丁未作于致仕之后者,曰《归庸集》,共诗文四卷。自戊申至壬子,晚年所作者,曰《桑榆集》,共诗文三卷。允谦刻意讲学,故所作直抒胸臆,不以文字求工也。
  △《陈士业全集》·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宏绪撰。宏绪有《江城名迹录》,已着录。是编凡分六种,曰《石庄初集》六卷,《寒崖近稿》二卷,《敦宿堂留稿》二卷,《鸿桷集》二卷,《鸿桷续集》二卷,《恒山存稿》二卷。《石庄集》断自甲申以前,馀集多甲申以后之作。
  △《九山游草》·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确撰。确有《平寇志》,已着录。是编皆其纪游之作。九山者,雅山、苦竹山、汤山、观山、龙湫山、晕顶山、高冠山、益山、独山也。皆在当湖海滨,确随所游历,各纪以诗,汇为此编。
  △《梅花百咏》·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李确撰。是编,乃确甲申以后遁迹龙湫山中,一月间咏梅花七律百首。《自序》谓:“寄一枝于山中,有同枯树,感三生于石上,恍睹残魂。”大抵以愁苦之词寄意,然咏梅本为尘劫,衍至百首,尤难为工。宋张洽、元冯子振,皆有是作,而皆不免利钝互见,则亦不必好为苟难矣。
  △《二槐草存》·(无卷数,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王撰。字介人,嘉兴人。王卓《今世说》尝记其还妾一事,称为厚德;又称其少失学,《论》、《孟》不卒读,识字而已,弱冠偶览《琵琶记》,欣然会意,曰此无难,吾亦能之,即据案,唔唔学填词,竟合调。自后学不稍懈,工词曲,又进攻诗。然贫日甚,抱膝苦吟,落落不问家人产云云。则亦姚士之流矣,天、崇之间,诗归盛行,人沿竟陵流派,毅然独尚唐音,尝以“前路夕阳外,行人春草中”句,为陈子龙所赏。殁后无子,遗稿多佚,是本乃朱彝尊所选定者也。
  △《直木堂诗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本昼撰。本昼字天岳,号寒泉子,居绍兴平阳寺。此集乃其晚年所着,凡诗四百馀首,其诗不作禅语,绝无僧家蔬┺气。故李邺嗣《序》曰:“非有人作序,几不知为曲录座上人也。”馀姚黄宗羲,称其五律上入王、孟之室,次不落犬复以下,则似稍过矣。
  △《南耕草堂诗稿》·(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亮武撰。亮武字渭公,号南耕,宜兴人。其填词有名于时,诗不多见。此集乃其读书庐山时所作,凡一百八首,题曰第二集;后又附以《甲子岁诗》十八首,题曰第三集;盖残阙不完之稿也。集中有谢文德翼作《诗序诗》,而集首只有蒋超、陈维崧“二序”,德翼《序》,当在第一集内,今佚之也。
  △《南雷文定》·十一卷、《文约》·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宗羲撰。宗羲有《周易象数论》,已着录。其所作古文,旧有《南雷文案》、《吾悔》、《撰杖》、《吾山》等集,晚年手自删削,名曰《文定》,后更刊存四卷,故名曰《文约》云。
  △《紫峰集》·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杜越撰。越字君异,号紫峰,容城人。前明诸生,康熙己未,荐举博学鸿词,以老疾,未及赴试而罢。是集,乃其门人杨湛等所编,凡诗四卷,诗馀附焉,杂文共十卷。越受业于定兴鹿善继,平生惟以砥砺行谊,讲明道学为事,故乡里推为耆宿,而文章则非所长。湛等所编,既多录应酬代笔之作,又不甚谙体例,其杂录中有《龙王庙募缘》一篇,乃七言古诗,而编于文中,其所作祠联、壁联、书斋联,一一备载,尤为冗杂。《玉山雅集》载联额,别自有义,非此之谓也。
  △《白茅堂集》·四十六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景星撰。景星有《黄公说字》,已着录。景星着述甚富。初有《童子集》三卷,《愿学集》八卷,《书目》十卷,皆崇祯壬午以前作,明末毁于寇。《顾氏列传》十五卷,《阮嗣宗咏怀诗注》二卷,《李长吉诗注》四卷,《读史集论》九卷,《<贝覃>池录》一百十八卷,《南渡集》、《来耕集》共七十三卷,皆崇祯癸未以后作;康熙丙午毁于火,仅《南渡》、《来耕》二集,存十之三四,乙酉、丙戌之间,又有《登楼集》、《避地泖淀集》亦皆散佚。是集,为其子畅所辑,而其子昌编次音释之。凡赋骚一卷,乐府一卷,诗二十二卷,文二十卷。景星记诵淹博,才气尤纵横不羁,诗文雄赡,亦一时之霸才;而细大不捐,榛苦勿翦,其后人收拾遗稿,又不甚别裁,傅毅之不能自休,陆机之才多为患,殆俱有焉。
  △《溉堂前集》·九卷、《续集》·六卷、《后集》·六卷、《诗馀》·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枝蔚撰。枝蔚字豹人,三原人。康熙己未,举博学宏词,以老病不能入试,授中书舍人,罢归。枝蔚于甲申闯贼乱时,曾结里中少年杀贼,失足堕土坎中,幸不死。后至广陵学贾,三置千金,既而僦居董相祠,扃户读书,刻意为歌诗。此集题曰《溉堂》,即所僦居处也。前集十卷,各以体分,续集六卷,则起康熙丙午止戊午;后集六卷,起己未还山以后迄丙寅。皆编年为次。诗馀则以“小令”、“中调”为一卷。“长调”为一卷,枝蔚在当时名甚重,然诗本秦声,多激壮之词。大抵如昔人评苏轼词,如“铜将军、铁绰板唱大江东去”也。
  △《五公山人集》·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馀撰。馀本姓宓,先世为王氏,后因不复改,字申之,一字介祺,直隶新城人。明末避乱易州五公山,因号“五公山人”。后流寓献县,子孙遂为献县人。馀在前明为诸生,受知于桐城左光斗,故喜谈气节。其学则出自容城孙奇逢、定兴杜越,以砥砺品行,讲求经济为主,故立身孤介刻苦,有古独行之风;然恒以谈兵说剑为事,又精于技击,喜通任侠,不甚循儒者绳墨。其诗文亦皆不入格,考证尤疏。如谓西洋呼“月”为“老瓦”,杜诗“莫笑田家老瓦盆”,即月盆也;如月琴、月台之类取其形似,按欧逻巴人,至明万历间利玛窦,始入中国,杜甫何自识其译语?又谓古诗“为乐当及时,焉能待来滋。”“滋”为草名,又名“繁缕”易于滋长,即藤也。按古诗本作“来兹”,字本《吕氏春秋》,“今兹”、“来兹”,犹“今年”、“明年”,高诱注甚明。馀殆见误本古诗,“兹”字加水,因生曲说。又题《水亭印薮》,称本《说文正讹》、《玉篇》诸书,周伯琦《六书正讹》,论虽偏僻,犹是篆体,顾野王、孙强之《玉篇》则全是隶书,何与摹印之事,亦太不详检矣。
  △《二曲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容撰。容有《四书反身录》,已着录。集为门人王心敬所编,每卷分标篇目,曰《悔过自新说》,曰《学髓》,曰《两庠汇语》,曰《靖江语要》,曰《锡山语要》,曰《传心录》,曰《体用全学》,曰《读书次第》,曰《东行述》、曰《南行述》,曰《东林书院会语》,曰《匡时要务》,曰《关中书院会约》,曰《答问》,曰《富平答问》,曰《观感录》,皆其讲学教授之语,或出自着,或门弟子所辑,凡十六种,本各自为书,故卷前间录原“序”。其第十六至二十二卷,则容所着杂文也。二十三卷以下,曰《襄城记异》,乃容父可从,明末从汪乔年击流寇战殁,容建祠襄城,有闻鬼语之事,各作诗文记之,而刘宗泗裒辑成帙者。曰《义林记》,则记容招魂葬父事,亦宗泗所辑。曰《李氏家乘》、曰《贤母祠记》,则皆为可从及容母彭氏所作传记、诗文,而《富平惠{龙}嗣汇》次之,刊集时并以编入。盖用宋人附录之例,然卷帙繁重,而无关容之着作,殊为疣赘。
  △《聪山集》·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申涵光撰。涵光字孚孟,亦作符孟,又曰孟和,复自号曰凫盟,取与“符孟”字音近也。永年人,明太仆寺丞佳允之子,顺治中恩贡生。是编,首列年谱、传志一卷,次文三卷,诗八卷,附《荆园小语》一卷,《荆园进语》一卷,皆所作语录也。
  △《蒿集》·三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张尔岐撰。尔岐有《周易说略》,已着录。是集尔岐所自定,凡杂文七十篇,大抵才锋骏利,纵横曼衍,多似苏轼,而持论不免驳杂。盖尔岐之专门名家,究在郑氏学也。
  △《龛遗稿》·一卷(编修郑际唐家藏本)
  国朝梁春晖撰。春晖字时皇,号淑三,福建长乐人。考《淳熙三山志》,龛山即龙龛山,在长乐县南千溪潭上,有归洞、望海亭、香炉峰诸胜。春晖晚年卜居其地,以吟咏自娱,故以名集。此本乃雍正癸卯其孙澄漪所录,末有澄漪《跋》,称初名《龛吟稿》,尝谋锓版而力未逮。藏┑既久,不幸为虫鼠所戕,剥蚀断烂,至不可读,细加检录,得其首尾完具者,仅十之一二,裒为一卷,颜曰《龛遗稿》云。
  △《茂绿轩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梦游撰。梦游字与治,江宁人。前明诸生,曹学刻《十二代诗选》,尝录其诗,题曰《偶存稿》。至顺治庚子,梦游既卒,施闰章又广为收辑,合学所刻,得五百四十二篇,删其什二,定为此本。梦游与葛一龙、邢诸人相倡和,诗格皆近中晚。闰章《序》,称诗学胜才,梦游诗才胜学,亦二人之定评也。
  △《苎二集》·十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吴懋谦撰。懋谦字六益,松江人。早从陈子龙、李雯诸人游,故力追七子之派,称诗多以汉、魏、盛唐为宗,然时有蹶张之失。
  △《水田居士文集》·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贺贻孙撰。贻孙有《诗触》,已着录。是集有文无诗,所作皆跌宕自喜,其《与艾千子书》云:“文章贵有妙悟,而能悟者,必于古人文集之外,别有自得。”是虽针砭东乡之言,而贻孙所以自命者,亦大略可见。特一气挥写,过于雄快,亦不免于太尽之患也。
  △《ウ修斋稿》·一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萧企昭撰。企昭有《性理谱》,已着录。是集凡文三十二篇,前有其兄广昭《序》,述企昭始末甚详。企昭为学之梗概,则见于《与熊赐履书》中,盖无所师承,而笃志自立之士也。然企昭虽尊法朱子,排斥王氏,而心平气和,无明人喧之习。故与赐履书中,有某平昔讲学,不欲立门户,肆口耳之语。其《东林要录·序》曰:“当其始也,出于士大夫意见之相岐,声名之相夺,而其后也,与国家之大命随之。”其《同时尚论录书》后曰:“当日东林、魏之门户,牢结而不可破,一胜一败,正不敌邪,遂至杀戮忠良,剥削元气,感召灾,酝酿盗贼,虽食小人之肉,而寝其皮,宁足以纾其恨哉。然而小人不足责也,彼所称为君子者,持意见,快恩雠,以和衷易处之事,为谇语相加之行,激而生端,祸贻于国,又安得尽归罪于小人乎?”均可谓平心之论,至其文章,则不及汪琬诸人之深厚。观所着《性理谱》中《论读书》之《序》,称始于小学、“四书”、“五经”;而《性理大全》、《二程遗书》、《朱子文集》、《语类》、《鲁斋遗书》、《薛氏读书录》、《胡氏居业录》、《高子遗书》次之;《西山大学衍义》又次之;《通鉴纲目》、《十七史详节》、《吾学编》又次之,韩文、欧文、陶诗、杜诗,文章正宗,及宋金华《归震川文集》又次之。则其学问根柢可见矣。
  △《藕湾全集》·二十九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仁熙撰。仁熙有《雪堂墨品》,已着录。其诗凡初集十卷,二集十卷,馀九卷则文集也。初集作于前明,身经离乱,多悲苦之音,大旨宗尚北地、太仓、历下诸人,未脱摹仿之迹。其论诗,谓时弊虽深,慎勿相救,公安救历下,至于佻;竟陵救公安,陷于孱。其《与王昊庐论文书》,谓归太仆之文秀善而衷于宋氏之理,秀善则易柔,衷于宋氏则理信而诎于气。又谓琅琊、历下,与毗陵、归安,两家角立,毗陵、归安之流,几欲驾琅琊、历下而上之。然徒以其秀善婉媚,沓迤千里,白苇平畴者,又安能服琅琊诸君子,制作诸大篇哉?观其持论,可知其生平宗旨矣。
  △《芝在堂集》·十五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醇骥撰。醇骥有《古本大学解》,已着录。是集凡诗六卷,杂文九卷。其《自序》云:“奉嘉、隆间二三名人集,要去其袭迹,以近古为是,不能作宋、元下廉纤支折语。”又作《锺惺、谭元春传》,谓学王、李未至,袭风格,备铿锵,犹俟诸三馀,俭儒苦古帙浩繁,便援公安、竟陵,而以其窍鸣也。观其所论,可知其所宗法矣。
  △《织斋集钞》·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焕章撰。焕章字象先,号织斋,山东乐安人。前明诸生,后弃举子业,专肆力于诗文古词,所着有《龙湾集》、《无学堂集》、《老树村集》,凡百馀万言,后合诸集而刊削之,定为此本。其文跌宕排,气机颇壮,而汪洋纵放,未免一泻无馀。至于明季忠烈诸臣,多为立传,其表微阐幽,亦可谓留意史学,然所载不能一一审核。如周遇吉妻《周夫人传》,载李自成攻宁武,遇吉数大败之,追战陷重围,马蹶,公拔佩刀自杀,夫人贯重铠陷阵,连斩贼骁将,及闻遇吉死,亦自杀云云。案《明史》遇吉巷战被执,为贼丛射而死,实非自杀。其妻刘氏素勇彳建,率妇女数十人据山巅公廨,登屋而射贼,贼不敢逼,纵火焚之,阖家尽死。亦与焕章所载陷阵及自杀事不合;且佚其姓,但称周夫人,盖草莽传闻之词,随笔纪录,未足据为定论也。
  △《谢程山集》·十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谢文氵存撰。文氵存有《学庸切己录》,已着录。是集,初只《日录》三卷,《讲易义》三卷,《书》三卷,乃其门人甘京、黄采所编,乾隆乙丑文氵存元孙鸣谦又收合杂文遗稿,与新城涂登、陈道编为此本。甘京《序》称,其早习举子业,为诸生,年二十,学禅有所得,三十后始宗儒,越四十,始一以程、朱为宗,年六十七而卒。将卒,自作《墓志》曰:《大学》、《中庸》、《切己录》凡八九易稿始定,窃欲折衷先儒,期足以启发来学,自订所体验者《日录》三卷,易堂诸友节行文章为海内所重,某不自量,亦欲学其诗文,才短终不能就,而己学亦遂旁泄云云。盖文氵存生平以讲学为主,文章则其馀事耳。
  △《燕峰文钞》·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费密撰。密字此度,成都人。遭张献忠之乱,弃家为道士,流寓吴江以终。王士祯诗所谓:“成都跛道士,万里下峨岷”者是也。士祯盛称其诗,而其文不甚着,今观是集,不涉王、李之摹拟,亦不涉袁、锺之纤仄,奇矫自喜,颇有可观。然往往好持异论,如《春秋论》,谓《春秋》为“三桓”而作,则举一废百。《明堂配上帝论》,兼斥郑康成、王肃之说,而以上帝为上世之帝,则经典从无此称。《鲁用天子礼乐辨》,兼斥程子及杨慎所引《吕览》之说,而谓周公有王者之功,宜用王者之礼乐,成王之赐,未足为非,鲁人用之于群庙,乃为僭上。不知惟名与器不可假人,有王者之功,宜用王者之礼乐,然则有王者之功,亦可用王者之名号乎?是率天下而乱也。
  △《虎溪渔叟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命清撰。命清字穆叔,临川人。是书前后无“序”、“跋”,惟冠以《临川县志》小传一篇,称其明末捍御土寇有方略,福王时,揭重熙荐充馆职,辞不就;入国朝,以布衣终。是集凡经论二卷,史论二卷,文二卷,诗三卷,词一卷。其经论称朱子,弃《子贡诗传》,《子夏诗序》,有骇于听闻。案朱子但尝驳诗序耳,其《子贡诗传》,至明始出,朱子乌得而见之?又谓鲁之《春秋》本用周正,孔子始改用夏正,以秦正建亥而吕不韦作月令,乃用夏时为例,是不特按之经文无一相合,且案《史记·秦始皇本纪》,吕不韦死在十二年,以十月为岁首,在二十六年;又《吕氏春秋·后序》,称岁在滩,乃始皇之八年,与改用亥正远不相及,引以为证,尤考之不详。史论颇多臆断,其诋诸葛诛马谡之非,及力袒王安石而深斥苏洵《辨奸论》,与吕公着《弹文》,尤不免颠倒是非。诗文亦皆不入格,盖倜傥自豪之士,负气纵横,而学问则未能深造也。
  △《徐太拙诗稿》·(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振芳撰。振芳字太拙,山东乐安人。是集,凡分三种,一曰《雪鸿草》,一曰《三素草》,一曰《楚萍草》。所作奇气坌涌,时出入于李贺、卢仝之间,而竟陵、公安之馀习,未尽湔除,故往往失之纤仄,变徵之声,酸吟激楚,其学谢翱而未成者与。
  △《彭省庐文集》·七卷、《诗集》·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彭师度撰。师度字古晋,号省庐,华亭人。崇祯戊寅,吴下诸人为千英之会,毕集于虎邱,师度年十五,即席成《虎邱夜宴同人序》。吴伟业有江左三凤凰之目,盖谓师度及吴兆骞、陈维崧也。集中《兵谋》十馀篇,颇见用世之志,诗格沿间之派,富艳有馀。
  △《蘧庐诗》·(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韩纯玉撰。纯玉字子蘧,别号蘧庐居士,归安人,明翰林韩敬之子也。敬以党附汤宾尹见摈于时,纯玉以是抱憾终身,不求仕进,其行踪略具所作《自序》及集中《癸丑五十生朝示儿诗》中。是集不分卷帙,但每体别编,中多凄楚之音,盖皆明季兵燹及国初江南初定,馀孽未平,山居避寇之作也。
  △《省轩文钞》·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柴绍炳撰。绍炳有《古韵通》,已着录。此集前有程其成《引》,称《古韵通》卷帙浩繁,艰于付梓,因先以部首诸作载于五卷,盖刻在《古韵通》之前也。绍炳在“西泠十子”中,文名最着,立身亦复端谨。集首有朱协咸所作《小传》,至称其殁后为冥官,盖当时重其行谊,故造作是说。其文大抵清快有馀,而根柢较薄。金石之文尤无法,如《张德声志》,篇首既曰:“余备馆甥于张氏,始与德声君游。”隔一行后又云:“德声姓张氏。”何其复也?且婿称馆甥,尤似典而非典也。又《张俊卿志》曰:“钱塘邑诸生也,张本武林华族”。钱塘、武林连缀而见,是一地耶,两地耶?其他往往似此,盖长于持论,而短于叙事云。
  △《张秦亭诗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丹撰。丹字祖望,原名纲孙,钱塘人。与陆圻、柴绍炳、陈廷会、毛先舒、丁澎、吴百朋、孙治、沈谦、虞黄昊相倡和,称“西泠十子”,此集其晚年所刻,原名《从野堂集》。前有《自叙》一篇,述其游历所经,而诗格与之俱变。毛先舒称其悲凉沉远,矫然不群。朱彝尊亦谓,其五言古体,波澜老成,南北行旅诸篇,尤为奇崛。又尝批其《北归诗》云:“句何学杜,句句不袭杜,句句做,句句不做。”其倾挹甚至,故丹寄彝尊诗有:“惭我诗词遘知己,思君杖履定登台”之句。今观全集,其七言古体,亦宕逸可诵,不独五言,特诸体未能悉称,律诗尤不免率易。
  △《氵巽书》·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先舒撰。先舒有《声韵丛说》,已着录。是编皆所作杂文,诸篇之末,间附王猷定、柴绍炳、沈谦评语。先舒自记云:“惟三君语略载数条,以其为亡友之笔故也。”则是集乃先舒自订矣。中颇多考证之文,而不能皆有根据,其议礼尤多臆断,行笔颇隽爽,而不免于作态弄姿,大致好辨如毛奇龄,而才与学则皆不逮之。其《论太王好货好色》一篇,谓孟子意是而言非;《论说大人则藐之》一篇,又谓其言太过。犹王充、李觏之馀习;论“格物”为“格去物欲”,亦姚江之绪语。观其《答徐古周书》,称近于坐功颇有所窥,只是佛氏无所住,孟子不动心,又称住即是动,动即是住,无住则不动,不动则无住,其所学固可见矣。论韵诸书,用力较深,而亦未究其本原。如《答友人论韵学通指》二书,谓音当分古今,不当更分南北,其说为是;谓古三声不通用则非。与柴绍炳《论翻切》三书,专取合声,亦后来之捷法,必谓下一字不拘本部,则绍炳所辨饥、机,虺、灰,清、青诸字,先舒终不能难也。
  △《思古堂集》·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前有康熙乙丑潘耒《序》,称所着有《氵巽书》、《匡林格物问答》、《圣学真语》、《东苑文钞》、《诗钞》凡若干册,不下数十万言,而复有此集。则此集之成,在诸书之后,而先舒裒刻其书十四种,乃以此集为首,殆自以晚年定本,故用为弁冕耶,然所见与早年等也。
  △《东苑文钞》·二卷、《诗钞》·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先舒尝读书杭州之东园,即宋“东苑”故址,因以名其所作诗文。《文钞》凡三十三篇。其《赵盾论》,解“越境”为“出奔不归”,较前人所说为允;《方正学论》,责其当巽词以免十族,则其说刻而且迂,当生死呼吸之际,稍一转念瞻顾,岂复能抗节不挠?且成祖天性惨毒,瓜蔓之抄,亦不因此一语!至引侯君集谋反伏诛,乞免一子以存宗祀为例,尤为不伦。其《武成论》,谓圣人存“血流漂杵”一语,见纣之世臣捐躯报国者众,虽因鼎革之际,抗节死事者发,然未免附会经义,穿凿太过。《诗钞》凡九十六首,大抵音调浏亮,犹有七子之馀风焉。
  △《小匡文钞》·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前有《自序》曰:“《小匡文钞》者,文皆小有所匡者也。”又自称谓求契于天心,怀其意久,而后落笔。今观所录之文,大抵以口舌相辨难。如《刘璋论》,谓其召昭烈为智;《北地王论》,谓其杀妻子为忍;《谥议》,以秦始皇为合道;《驳王七出议》谓奉使南被杀,尸无处所,乃此议教人出妻之果报;《书三案论后》,谓梃击一事,诸臣当体神宗之意,不可罪郑贵妃;引申生不明骊姬之谮为证。《书魏冰叔文》,谓李国祯实死节之臣,不当诬以降贼。皆不足为训,未见果契于天心也。
  △《蕊集》·一卷、《晚唱》·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蕊集》皆所作艳体。其曰“蕊”者,取古织锦词“蕊乱盘相间深,此意欲传传不得”也。《晚唱》,皆摹李商隐、李贺、温庭筠、韩四家之体,以别于初唐、盛唐之格,故以晚名焉。
  △《学园集》·六卷、《续编》·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起撰。起有《墨经学》五种,已着录。《静志居诗话》,称起尝拟撰《明书》,绝笔于成化之设东厂。而曾王孙作起《墓志》,述其所撰书,又有《测杜少陵诗》一卷,《今国语》八卷,《宗门近录》二卷,今皆未见。此乃所着诗文集,为起门人曾安世所编,安世即王孙之子也。起天姿颖俊,笔力亦殊劲爽,然与金人瑞相善,故薰染亦深。其《与李炜书》,自称近来评点《会真记》,颇多奇解,尝终夜不寐,求作者之意,知王实甫悲悯物情,立言变化,即其十六阕立名,上下相对,犹之乾与坤对,屯与蒙对,以《大易》之体而行《左氏》之法云云。其所见解颇与世所传人瑞《六才子书议论》相近也。
  △《榆墩集选文》·九卷、《诗》·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世溥撰。世溥有《夏小正解》,已着录。是集前有熊人霖《序》,称仅存十之一,盖选本也。中间《诸葛武侯无成论》一篇,谓诸葛之出师,即周公居东之志,其尽瘁而无成功;则昭烈“如其不才,卿可自取”一言之也。又云:昭烈之疑忌,尽见生平深险毕露;又云:诸葛若久留在蜀,必有不利孺子之谗。又云:昭烈之有是言,则亮劝攻刘璋之言有以致之。一事之不仁,百行忠厚不足以盖之。亮始教备杀璋以取蜀,卒也致备疑其图禅以终身云云。其持论殊为偏激。昭烈君臣之契,光明磊落,为三代以后所仅有。永安托孤之言,亦出至诚,陈寿于《昭烈传》中,已极论之,即后主之于诸葛,始终尊信,亦未尝有毫之间言,何得因“卿可自取”一语,而遂谓其有所疑忌乎?至诸葛劝昭烈取蜀,则自三顾隆中时,已定其计,而昭烈卒用其策,以少延汉绪。若如所论,则昭烈生平与诸葛周旋者,皆日在猜嫌疑忌之中,虽魏主之于司马懿,尚不忍出此,而谓鱼水相合者若是哉?文人好为翻案之说,殊非论古之正轨。王士祯为《居易录》,极斥其妄,固非太过矣。
  △《筠集》·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范青撰。青字筠坚,上海人。是集分《北游草》、《北游续草》、《峡游草》、《金陵草》、《归田草》诸目。第一卷有《挽制府范承谟诗》十首,间载承谟殉难事迹,其末首有云“炙鸡过酹君知否,十九人中是一人。”盖尝为承谟之客者也。
  △《橘苑诗抄》·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诸匡鼎撰。匡鼎字虎男,钱塘人。是编子目曰《橘苑诗抄》,而总题则曰《说诗堂集》,盖全集之一种也。匡鼎生于国初,犹及见“西泠十子”,故所作亦沿其流派,圆美有馀,而深厚不足。
  △《安静子集》·十三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安致远撰。致远字静子,一名如磐,字拙石,寿光人,贡生。自顺治乙酉至康熙甲子,十五举不售,卒偃蹇以没。是集凡为文集九卷,曰《玉集》四卷,《纪城文稿》四卷,《[B270]音》一卷。《诗集》四卷:曰《柳村杂咏》二卷,《岳江草》、《倦游草》各一卷,总名之曰《纪城诗草》,而《岳江草》独标“卷六”字,似非完本。《词集》一卷,曰《吴江旅啸》。《自序》谓:诗喜摩诘,文慕庐陵,爱其从容闲雅不事钩棘。故能不染明末纤诡之习,而精神魄力,亦未能凌跨诸家。
  △《完玉堂诗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元撰。元字借山,浙江天童寺僧也。是编分十集,曰《东湖集》、《名山集》、《红椒集》、《紫柏集》、《太白集》、《绿琼集》、《京师百咏》、《晚香集》、《黄琮集》、《鹊南集》,每集为一卷,前有元《自序》及题辞二十馀则,其诗以清雅为宗,时有秀句。如“才怜孤峤远,斗转一峰迎。浅碧胶鱼沫,残红落雁声。水绕西施浣纱石,藏子敬读书山。二月草堂逢社燕,一春花事到山茶”等句,为卢元昌所赏,见卷首题辞。又如“一笛破寒渚,千帆凑夕阳。船如米家小,水似西偏。秋思啼づ集,归心落叶知。吟诗不闭梅花阁,怀古独登文选楼。才堪与世作蓍草,道在忘情似木鸡”等句,王士祯亦摘入《居易录》中。盖其居杭州时,曾结西溪吟社,所与酬倡者,皆一代胜流,耳濡目染,落笔自能远俗,但根柢不深,气味不免太薄耳。
  △《冬关诗钞》·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通复撰。通复字文可,嘉兴人。少与曹溶同学,晚乃托迹于缁服,溶赠以诗,有“共排流俗论,重起杜陵人”之句,盖其宗尚如此。《遗稿》多散佚,朱彝尊选《诗综》搜访不能得,至康熙己丑,其友人盛远等始为裒辑刊版,前三卷皆远所辑,后三卷则汪文桢、汪森兄弟所辑。前有远与森二《序》。通复以《春草诗》着名,远等取以压卷,然如“魂消南浦人将远,梦落西堂句忽成”之类,格落晚唐,非其至者也。
  △《赖斋别集》·十四卷(内府藏本)
  国朝僧通门撰。通门字牧,姓张氏,常熟人。明季祝于兴福禅林,寻主古南、鹤林、天童等寺。颇与士大夫游,故文士往往称之。是集为其同里毛晋所刊,凡杂文三卷,书启三卷,颂赞、偈语二卷,诗六卷。
  △《西北文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毕振姬撰。振姬有《四州文献摘抄》,已着录。其文颇纵横有奇气,然剑拔弩张之状,亦觉太甚,其云西北文者,太原傅山所题,以东南之人谓之西北之文也。元好问《中州集》题词有曰:“邺下曹、刘气亻尽豪,江东诸谢韵尤高,若从华实评诗品,未便吴侬得锦袍。”傅山所题,盖犹是意。然文章公器,何限方隅,韩、柳皆非南人,欧、曾亦非北士,门户相夸,总拘墟之见耳。
  △《涑水编》·五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翟凤翥撰。凤翥字象陆,闻喜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福建布政使。是集文四卷,诗一卷,因尝讲学于其乡之“涑水书院”,故题曰《涑水编》。卷首有徐元文《序》,称原集本六卷,第五为制义,今制义不知何人所删,目录内亦为镌去,故止存五卷云。
  △《兰雪堂诗集》·三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谢宾王撰。宾王字起东,临淄人,顺治丙戌进士,官南康府推官。是集为未刻钞本,凡古体诗一卷,近体诗二卷,意兴颇遒,而骨格未就。卷首题王士祯评选,盖山左谈诗之士,罕不问津于士祯者,此其一也。
  △《祓园集》·九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梁清远撰。清远有《雕邱杂录》,已着录。是集清远所自编,凡诗四卷,文四卷,词一卷。其诗直抒性情,颇能蝉蜕于习俗之外,而人所应无尽无,人所应有尚未能尽有也。
  △《黄山诗留》·十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法若真撰。若真字汉儒,号黄石,一号黄山,胶州人。顺治乙酉,以“五经”特赐中式,授中书舍人,丙戌成进士,改庶吉士,官至江南布政使。若真诗、古文、词,少宗李贺,晚乃归心少陵,不屑栉比字句,依倚门户,惟其意所欲为,不古不今,自成一格。此本为张谦宜所编,共诗四千一百三首。
  △《心远堂诗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李{尉}撰。{尉}字坦园,高阳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大学士,谥文勤。是集为{尉}所自编,初刻于康熙辛亥,至于丁巳,又续广之。其论诗,谓王、李、锺、谭其词皆予,而所不予者,在其郊颦学步之流,持论最为平允。故集中诸作,皆冲和雅正,不为叫嚣之音,亦不蹈纤仄之习。其门人陈廷敬《序》,称其写一时交泰之盛,盖遭际盛时,故其诗有雍容太平之象,古人所谓台阁文章者,盖若是矣。
  △《聿修堂集》·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蓝润撰。润字海重,即墨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湖广布政使。润初名滋,《故国学进士题名碑》及《馆选录》,旧本皆作蓝滋。后官侍读时,乃赐今名。其为江南学政时,有《视学录》;为福建参政时,有《视闽纪略》;为广东参政时,有《入粤条议》;为江南按察使时,有《臬政纪略》。今皆未见,惟此集为其子孙钞传,诗、古文寥寥数首,皆应酬之作,殆非所长。
  △《寒松堂集》·九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魏象枢撰。象枢字环极,蔚州人。顺治丙戌进士,历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迁刑部尚书,以病乞休,圣祖御书“寒松堂”额以宠其归,卒谥敏果。其平生立朝端劲,为人望所归,讲学亦醇正笃实,无空谈标榜之习,文章朴直,亦如其为人。惟其子学诚编此集时,意在于先人手泽,一字无遗,遂细大不捐,几盈百卷,未免有榛苦勿翦之憾耳。
  △《且亭诗集》·(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杨思圣撰。思圣字犹龙,钜鹿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四川布政使。申涵光所作《小传》,称有《且亭诗》七集,然不着其卷数,此本乃思圣既殁,其子履吉所编,凡诗八百馀首,其入蜀诸作,刻意摹杜,而刻画之痕未化也。
  △《梦吟集》·一卷、《续集》·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王天春撰。天春字鲁源,济宁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兵部侍郎。致仕后惟以吟咏自娱,故此集皆畅所欲言,颇多率句。
  △《昆林小品》·三卷、《昆林外集》·(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撰。裔介有《孝经注义》,已着录。此其杂着诸篇,集外别行者也。《小品》分上、中、下卷,《外集》则剞劂未竟,尚不分卷。裔介学宗朱子,着有《约言录》、《知统录》等书。而此集于二氏之学,亦若有取焉。岂晚耽禅悦耶?其文间有俚语,颇沿宋人语类馀派,而时露古质,亦复可观;至骈体则非所擅长,虽无作可矣。
  △《四思堂文集》·八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傅维鳞撰。维鳞有《明书》,已着录。是集奏疏一卷,记序杂着二卷,诗五卷。所载如《更役法》、《严巡方》、《考核诸疏》及《屯田苦民书》诸作,颇有侃直之风,至《士传民语诸谣曲》,尽明末兵荒流离之状,然统其全集观之,则颇伤粗率,盖天性耿直,直抒胸臆,不甚留意于文章云。
  △《燕川渔唱诗》·二卷、《植斋文集》·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傅维云撰。维云字培公,号霄影,灵寿人。明吏部尚书永淳之子,虽生于贵族,而恬退不求仕进,早岁即弃举子业,以诗文自娱,迹其品度,当属胜流。然是集所录,大抵应酬之作,罕逢高唱,岂并文章视为粗迹欤?
  △《倚雉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窦遴奇撰。遴奇字松涛,大名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佥都御史。是编为其友贺应旌所编,凡文五卷,诗六卷,词一卷。“倚雉”者,其所居堂名也。
  △《王文靖集》·二十四卷、《附录》·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熙撰。熙字子撰,一字胥廷,宛平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大学士,谥文靖。是集,为其子克昌所编。凡奏疏二卷,颂赋一卷,诗六卷,文十五卷,以自作年谱及行状、志铭、碑传附录于末。前有其门人张玉书、吴震方二《序》。又有朱彝尊《序》,核其词意,皆熙在时所作,而标题亦称其谥,或刊版者追改也。
  △《佳山堂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冯溥撰。溥字易斋,益都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大学士。康熙己未,召试博学鸿词。溥与高阳李{尉}、宝坻杜臻、昆山叶方霭四人同为阅卷官,得人最盛,故毛奇龄等为作集《序》,皆称门人。其诗则未为精诣也。
  △《林屋文稿》·十六卷、《诗稿》·十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宋徵舆撰。徵舆字辕文,华亭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徵舆为诸生时,与陈子龙、李雯等倡几社,以古学相砥砺,所作以博赡见长,其才气睥睨一世,而精炼不及子龙,故声誉亦稍亚之云。
  △《慎斋遇集》·五卷、《莅楚学记》·一卷、《日怀堂奏疏》·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蒋永修撰。永修有《孝经集解》,已着录。是集裒其平生之文,名曰《遇集》,言即所遇而成文也。中多记贵州、湖广风土,盖永修初官应山县知县,继官平越府知府,终官湖广提学副使也。其《学记》则康熙十九年提学时作,《奏疏》则官刑科给事中时所上。《江南通志》称其在应山,有守御功;在平越,清丈苗民虚税八千有奇;在湖广,振兴文教,楚风为之一变,列于《宦绩传》中云。
  △《潜沧集》·七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余一元撰。一元字占一,号潜沧,山海卫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礼部郎中。是集,卷一为《四书解》,卷二至卷六为《杂文》,卷七为《诗》。其《次韵答张筑夫诗》,有“良知自是姚江旨,躬秉几亭夫子传”句。附载张赠诗,有“姚江绝学重开辟,直续良知两字传”句。盖其学出于陈龙正,集中所谓“几亭师者”,龙正别号也。故其《四书解》中,以小学为格物,而深讥《朱子补传》为非。犹宗王守仁之说,而小变之者也。是集,其所自编,卷端有凡例六条,述所以编次之意甚详,然诗文皆不入格。观其自编而自发凡例,或自誉,或自恕,俨如删纂他人之集者。是于古来着述体裁,皆未及考,则所作可略见矣。
  △《安雅堂诗》、《安雅堂拾遗诗》(皆无卷数),《安雅堂拾遗文》·二卷、附《二乡亭词》·四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国朝宋琬撰。琬有《永平府志》,已着录。案王士祯《池北偶谈》曰:“康熙以来,诗人无出南施、北宋之右,宣城施闰章愚山、莱阳宋琬荔裳也。”又曰:“宋浙江后诗,颇拟放翁,五古歌行,时闯杜、韩之奥,康熙壬子春,在京师求余,定其诗笔为三十卷。其秋,与余先后入蜀,予归之明年,宋以臬使入觐,蜀乱,妻孥皆寄成都,宋郁郁没于京邸,此集不知流落何地矣。”又《渔洋诗话》曰:“康熙庚辰,余官刑部尚书,荔裳之子思勃来京师,以《入蜀集》相示,亟录而存之,集中古选诗歌行,气格深稳,余多补入《感旧集》。”云云。今三十卷之本,久已散佚,所谓《入蜀集》者,其后人亦无传本。此本题《安雅堂诗》者,不分卷数,有来集之、蒋超二《序》,皆题顺治庚子,盖犹少作;题《安雅堂拾遗诗》者,与其文集、词集,皆乾隆丙辰其族孙邦宪所刻,掇拾残剩,非但珠砾并陈,亦恐真赝莫别,均不足见琬所长,其视闰章,盖有幸有不幸矣。
  △《退集》·二十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敬撰。敬字退,江宁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巡按湖南。是集诗词十二卷,奏疏及杂着九卷。诗集《自序》,谓必深知元气流行,使心口之间律吕相合,以于喜怒哀乐之正,盖即白沙、定山之宗旨。文集《自序》谓:按楚时审录尽心,至于甘澍大降。死囚为兵劫去,自请归狱。亦未免好自誉矣。
  △《西山集》·九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能鳞撰。能鳞有《诗经传说取裁》,已着录。是集凡文八卷,诗一卷。能鳞喜谈理学,其诗文多率尔操觚,体裁未尽合于古。
  △《冯定远集》·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冯班撰。班有《钝吟杂集》,已着录。班与其兄舒皆以诗名一时,称海虞“二冯”。其侄冯武,作《所评〈才调集〉凡例》,称舒之论诗,讲起承转合最严;而班之论诗,则欲化去起承转合。定法微有不同,然二人皆以晚唐为宗,由温、李以上溯齐、梁。故《才调集》外,又有《玉台新咏评本》,盖其渊源在二书也,其说力排严羽,尤不取江西宗派,持论亦时有独到,然所作则不出于昆体,大抵情思有馀,而风格未高,纤佻绮靡,均所不免。是集凡《定远小集》二卷,《钝吟集》三卷,《别集》一卷,《钝吟馀集》一卷,《集外诗》一卷;又《乐府》一卷,《游仙诗》一卷,《钝吟文稿》一卷,亦附于末。其中论诗之说,多可取,惟《日记》所论吴或《韵补》一条,推为奥入鬼神,则失之远矣。
  △《文襄公别录》·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之芳撰。之芳有《文襄奏疏》,已着录。是书首《行间纪略》二卷,次《军旅纪略》二卷,皆讨耿精忠时文移,次《文告纪事》二卷,皆居官时告谕之文。
  △《拟故宫词》·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宇昭撰。宇昭不知何许人。是集凡诗四十首。《序》称,顺治丁亥春月,寓止燕都,遇长春寺僧,乃明宦者,因从闲话,得故宫遗事四十条。其词不甚工,注亦止寥寥数条。
  △《春树草堂集》·六卷(监察御史孟生蕙家藏本)
  国朝杜恒灿撰。恒灿字杜若,号苍舒,三原人。顺治戊子副榜贡生,考职授通判,未仕而卒。其卒也,宁都魏禧表其墓,关中李因笃为作“传”,皆悼惜其才。是编凡诗二卷,文四卷,涂乙纵横,犹当时原稿,中多代人之作,盖恒灿历为郎廷极、贾汉复、梁化凤诸人客,毕生出入幕府中,故以卖文为活,所作富赡有馀,而多不修饰,殆亦由于取办仓卒也。
  △《屺思台文集》·八卷、《诗集》·一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子壮撰。子壮字克猷,黄冈人。明崇祯庚午举人,困公车者几二十年,至顺治己丑,乃进士第一人及第,授翰林院修撰。子壮制艺,与熊伯龙齐名。雄厚排,凌轹一切;其诗古文亦以气胜,然精华果锐,已销耗于八比之中。又年仅四十四而卒,未能于登第之后,复殚心于古学,纯以天资用事,往往或失之粗豪。二其翼者两其足,予之角者去其齿,固亦事理之恒耳。是编为其孙永锡等所刻,《寿序》、《贺序》,连篇累牍,而独不载其《对策》,恐所拾掇亦未必子壮意也。
  △《熊学士诗文集》·三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熊伯龙撰。伯龙字次侯,号锺陵,汉阳人。顺治己丑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读学士。其古文较胜刘子壮,诗虽直抒胸臆,而五言古体,亦时有淳古之音,惟刊版漫漶,篇叶倒乱,遂至于断烂不可读。
  △《志壑堂诗》·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唐梦赉撰。梦赉字济武,淄川人。顺治己丑进士,官翰林院检讨。是编,为新城王士祯所定,间有士祯评识。前有士祯《序》,称其文近于蒙庄,诗近于东坡。慈溪姜宸英《序》亦言,读其经世之言,所为筹饷、积、铜钞、改漕之法,嘉谟硕画,凿凿皆可见之施行,皆兼序其诗文集。而是集有诗无文,盖其集中之一种也。其诗运思颇深挚,吐属亦颇温雅,然较其才力,则稍谢士祯及赵执信、田雯诸人。
  △《耿岩文选》·(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珩撰。珩字昭子,海宁人。康熙甲辰会试第一人,殿试二甲第一人,授内阁中书舍人。己未,荐举博学鸿词,召试授编修。是集,皆所作杂文,不标卷帙,但以体分。其目录题《耿岩文钞初集》,而卷端则题《耿岩文选》。每篇自为起讫,不相联属,疑校刊未竟之本,偶然印行,非其全也。其文平易近人,大抵规仿庐陵,而尚未能入室。
  △《乐圃诗集》·七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颜光敏撰。光敏字逊甫,一字修来,曲阜人。康熙丁未进士,官至吏部考功司郎中。此集为王士祯所定,版心题曰《十子诗略》,盖士祯尝选商邱宋荦、阳王又旦、安邱曹贞吉、黄冈叶封、德州田雯、谢重辉、晋江丁炜、江阴曹禾、江都汪懋麟及光敏之诗,共编一集,而十人各为卷帙,其版亦分藏于各家,往往别本单行。版心所题,犹其全编之总名也。
  △《汤潜文集节要》·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彭定求编。定求有《周忠介公遗事》,已着录。《汤斌文集》有《汤子遗书》诸刻;定求又择其切于身心者,仿聂豹《南轩节要》之例,纂为此编。定求,斌门人也。《苏州府志》载其有《儒门法语》、《蒙正录》、《南匀诗文集》,而不及此书,殆修志时偶未见与。
  △《宝纶堂集》·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缵曾撰。缵曾有《滇行纪程》,已着录。是集,乐府规仿旧文,七言古诗,多学初唐四杰之体,皆拟议而未能变化。
  △《漫馀草》·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庭撰。庭有《理学辨》,已着录。其所为诗,有《秋间三仕》、《二西诸草》。是集刻于康熙戊辰,乃其晚岁所订,时年已八十有二矣。凡五百馀首,大约近体多于古体。七律一种又多于诸体。其曰“漫馀”者,《自序》云:“余诗之漫久矣。此无非漫之馀也。”
  △《循寄堂诗稿》·(无卷数,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廷景撰。廷景字山辉,富平人。顺治己丑进士,官至河南布政司参政。是集先名《澄溆堂诗》,后改今名,编次不分体裁,惟以年月为前后,《自序》二篇,一作于河南,一作于里居之时。其诗结字铸句,皆未坚纟致,古体尤风骨未就。
  △《鹤静堂集》·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茂源撰。茂源字宿来,号釜山,华亭人。顺治已丑进士,官至处州府知府。是集前十四卷为诗,后五卷为文,所作葩藻丽缛,沿齐、梁之馀艳。其《同郡五君咏》中所称夏允彝、陈子龙、李雯三人,皆其几社旧友,而才力尚不逮子龙等也。
  △《贻清堂集》·十三卷、《补遗》·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张习孔撰。习孔有《谷卧馀》,已着录。是集凡诗八卷,附以诗馀;《补遗》凡文三卷,诗一卷。多直抒胸臆,无明末钩棘纤佻之习。施闰章“序”其诗,盖其趋向为近也。
  △《愿学堂集》·二十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灿撰。灿字星公,临潼人。顺治己亥进士,官至南康府知府。是集凡文十八卷,诗二卷,诗格宏敞,颇胜于文,然规无唐音,浮声多而切响少,犹袭“北地”之旧调者也。
  △《月岩集》·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礼撰。礼字情井,号月岩,宜黄人。是集文四卷,诗一卷,其文力摹欧、苏,顿挫曲折,颇为形似;诗则多不入格,盖殚力于古文,而吟咏其馀事也。
  △《容诗集》·十卷、《辛卯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爽撰。爽字子度,钱塘人。集中有《嘉禾哭冢宰宝摩徐公诗》,宝摩,徐石麒字,则爽为国初人;所谓“辛卯集”者,顺治八年作也。其诗刻于学古,亦刻于用意,而摹拟雕凿之痕,俱不能化。此本不知何人所抄,每卷或仅三四首,非出删节,即由掇拾,亦非其完本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燕香斋文集》·四卷、《诗集》·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刘馀撰。馀字申徵,号玉吾,又号“燕香居士”,宛平人。其自称滨宛者,先世滨州人也。前明万历丙辰进士,官兵部左侍郎;入国朝,官至户部尚书。是集为其子芳所编。每篇之末,皆有评语,如坊刻时文之式。后附《馀行略》,犹前人所有之例。至附以其妻之“行略”、其父母之“墓志”,则非古法矣。   △《金文通集》·二十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之俊撰。之俊字岂凡,吴江人。前明万历己未进士,入国朝,官至中和殿大学士,文通其谥也。之俊为茅坤之外孙,故其文摹仿唐、宋,一遵坤法;又与陈名夏相善,凡有所作,大抵名夏定之,见于《自序》甚详。   △《灌研斋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元鼎撰。元鼎字梅公,吉水人。前明天启壬戌进士,入国朝,官至兵部左侍郎。所着诗文凡三十卷,统名之曰《石园集》。此集杂文四卷,乃其中之一种也。其曰“灌研斋”者,陆廷灿《南屯阝笔记》称,元鼎家有古研,五瓣如梅花,质如黄玉,相传为灌婴庙瓦,故以名斋,因以名集。考曾敏行《独醒杂志》,称赣之雩都尉厅后,旧有灌婴庙,临其池上,庙毁,瓴甓堕池中,岁年不可计矣,因
刀镊工取半瓦以为砺石,人见而异之,遂求其瓦为研,于是有“灌瓦”之名云云。则亦非元鼎之创目也。   △《用六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刁包撰。包有《易酌》,已着录。是集包所手编,自谓有得于《易》,故取永贞之义,以“用六”为名,其中如《寄魏环极书》,称砥砺躬行,不欲以议论争胜;《希圣堂学规》,多留意于洒扫应对,语皆平易近人。又谓时文之士,不知考究史事,昧于治乱之原。每举《春秋纲目书法》,风谕学者,在讲学家中,较空谈心性者,特为笃实,然持论每多苛刻,如裴度、韩愈皆悬度其事,力加诋毁,殊失《春秋》善善从长之意。又如《重修秦王庙疏》,多引委巷无稽之言,不知折衷于古,亦其所短也。   △《秀岩集》·三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胡世安撰。世安有《大易则通》,已着录。是集凡诗二十二卷,文九卷,前有顺治丙戌世安《自序》云:“己卯秋以前稿,因罹兵燹,露电委之,顷检其存者汇录成帙。甲申春以前诗曰《秀岩存咏》,以后曰《石芝轩集》,杂文曰《客竹居偶存》、《石芝轩续存》。盖裒四小集以为一编,卷首别载所着书名,分逸目、存目。其逸目凡十六种,存目凡十九种,中已刻者十种,今所见者《异鱼图赞笺》、《
禊帖综闻》、《操缦录》,数种而已。   △《澹友轩集》·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薛所蕴撰。所蕴字子展,前明崇祯戊辰进士,入国朝,官至礼部侍郎。是集凡杂文百馀篇,乃其归田后所手定,前有刘正宗《序》,谓其直抒胸臆,意必准情,言必择雅。盖所蕴文主典质,谨守绳墨,规规不失尺寸,故正宗云然。然未能神明于规矩之外也。   △《桴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薛所蕴撰。是编乃其诗集,其子奋生等所录。奋生即王士祯诗所谓“十载雕虫稍擅名,未曾缚学长征。他年我若登三事,但乞萧郎作骑兵”者是也。集刊于顺治癸巳,其门人彭志古《跋》,称其诗创辟似王建,蕴藉似张籍,豪纵似李白,悲壮似杜甫,盖弟子尊师之词也。   △《搜遗稿》·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彭宾撰。宾字燕又,一字穆如,华亭人。前明崇祯庚午举人,入国朝,官汝宁府推官,宾少入几社,与夏允彝、陈子龙友善,而文章则各成一格。殁后遗稿散佚,康熙后壬寅,其孙士超始从乱帙中,掇拾残剩,录为此编,凡文三卷,诗一卷。   △《青溪遗稿》·二十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国朝程正揆撰。正揆有《读书偶然录》,已着录。是集凡诗十六卷,文十一卷
,序一卷,附《奇梦录》一卷。正揆少从董其昌游,故颇工于画。集中亦多题画、论画之作。王士祯《序》,称其《江山卧游图》,散在人间者,有数百本,士祯亦藏其二;又有《题正揆画》诗,盖当时亦重其笔墨也。其诗文则不出其乡公安、竟陵之习。其《浮记》一篇,殆类小说,《奇梦记》一卷,益荒诞矣。   △《己亥存稿》·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孙承泽撰。承泽有《尚书集解》,已着录。此编乃其文稿,顺治己亥解官退居时作也。   △《浮集》·十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陈之遴撰。之遴字素,海宁人。太学进士题名作海盐人,疑其寄籍也。前明崇祯丁丑进士,授编修,升中允;国朝官至宏文院大学士,顺治十三年,以交结近侍拟斩,免死谪戍尚阳堡。是集前有《自序》,起康熙丙午,盖戍所编次也。其诗才藻有馀,而不出前后七子之格。   △《静惕堂诗集》·四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溶撰。溶有《崇祯五十宰相传》,已着录。溶记诵淹博,诗文亦富,然其集初无定本,篇帙多寡不一,有作三十卷者,有作正集八卷,续集三卷者,皆不知何人所编。此本为雍正乙巳刊行,凡古今体诗几四千首,乃其外孙朱丕ρ所裒辑,溶生平吟咏,盖具在于是矣
。   △《粤游草》·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曹溶撰。是集,乃其顺治丙申、丁酉,官广东时所作。凡古体三十首,近体二百八十一首,已编入《静惕堂集》中,此乃其初出别行之本。   △《橘洲诗集》·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范士楫撰。士楫字箕生,定兴人。前明崇祯丁丑进士,入国朝,官至吏部郎中。是集,皆其顺治乙酉以后之作,其诗尚染明季伪体。卷首《自序》一篇,故为奥涩,亦当时习气也。   △《犀崖文集》·二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易学实撰。学实字去浮,雩都人,前明崇祯己卯举人。是集,学实所自编,其文一往有骏气,而微伤于剽。   △《湖堂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易学实撰。是编乃其诗集,第一卷曰《湖山诗》,二卷曰《北征诗》,三卷曰《南归诗》,四卷曰《寓情诗》,五卷曰《赠怀诗》,六卷曰《离忧诗》,皆入国朝以后作也。   △《且园近集》·四卷、《且园近诗》·五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王岱撰。岱字山长,湘潭人。前明崇祯己卯举人,入国朝,官随州学正;康熙己未,尝荐举博学鸿词。其杂文题曰《近集》,盖以别于《近诗》,然集非文之专名,古例具存,分隶殊未允也。《近诗》
之末,有《楚书侄编校且园集竣》一首,则两编皆岱所自定。其名“且园”者,《近集》中有《且园记》,称康熙丙午七月,就随州任,黉宫有隙地,宅而园之曰“且园”,故以名其集云。   △《了{艹}文集》·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岱撰。是集九卷,皆杂文;第八卷则全录募疏,殊失删汰,其文雅俗相参,而好为诟詈之词,犹明末门户之馀习。   △《内省斋文集》·三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汤来贺撰。来贺字佐平,改字念平,号惕,南丰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官至广东按察司佥事;明亡归里,主白鹿书院讲席以终。其文多以砥砺薄俗,警劝愚蒙,故词多质朴,务求尽意而后止。江右之俗,无不尊其乡先生。而来贺论王彦章为忠于贼,不可为死节,独深斥欧阳修《新五代史》之非。则为明季降闯诸人而发,所谓有为而言之者也。   △《古处堂集》·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高尔俨撰。尔俨字岱舆,静海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授编修;入国朝,官至大学士,谥文端。是集,大抵应酬之作,亦尚沿明季之馀习。   △《亭文集》·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廷铨撰。廷铨有《南征纪略》,已着录。是集为其门人慕天颜所编。国初景运光明,
人才蔚起,廷铨文笔虽未能与一时作者抗衡,而平正通达,究无纤仄噍杀之音,盖时会之盛为之也。   △《薪斋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吕阳撰。阳字全五,无锡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入国朝,官至浙江布政司参议。是集凡诗一卷,文六卷,歌行、赋、诗馀,又为一卷。   △《读史亭诗集》·十六卷、《文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彭而述撰。而述字禹峰,邓州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授阳曲县知县;入国朝,官至贵州巡抚,终于南布政使。而述久历边陲,所为诗文,皆雄奇峭拔,不受前人羁勒,而不免才多之患。朱彝尊《序》,谓其人所应有尽有,人所应无不尽无,斯评当矣。   △《道山堂前集》·四卷、《后集》·七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轼撰。轼字静机,侯官人。前明崇祯庚辰进士,入国朝,官至广西苍梧道。是编前集文一卷,诗三卷,诗馀附之。后集文二卷,诗三卷,诗馀二卷。轼诗文皆清婉和雅,特未深厚,七言古体,亦多未谐音节,盖非其所长。   △《山围堂集》·二十三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宗圭撰。宗圭字圭甫,号瞻亭,前明崇祯壬午举人;入国朝,官乌程县知县。是集,前十卷皆史论,自“春秋”迄于元代,名
曰《读史卮言》。十一卷至十七卷皆诗,十八卷至二十卷为序记,二十一卷、二十二卷为《续读史卮言》,乃专论明代君臣,二十三卷为杂着,亦史论之馀也。宗圭留心史学,其褒讥颇平允,无《读史管见》诸书,好为诋诃吹索之弊;至论明事,仍载建文出亡诸语,则野史传疑,尚未经订定故耳。   △《石居士集》·十五卷、《诗》·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名夏撰。名夏字百史,溧阳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入国朝,官至大学士,缘事伏诛。此集卷首有名夏顺治三年《自序》,而集中《贺成青毡冢宰序》,称顺治九年,则集成之后,又有所增续矣。集中祭其师项煜文,历称煜之智与煜之忠,又云吾师不死于雠,而死于贼,殊乖公论。厥后归命国朝,弃瑕录用,复以怙权罹法。御制《人臣警心录》即为名夏所作,至今为鉴。其立身盖不足称,特以当时着作,商榷典制,足资考核,故遗集流布,尚在人间。今亦姑存其目,而并辨其颠倒是非之失,俾来者无惑焉。   △《栖阁诗》·十六卷、《拾遗》·三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高珩撰。珩字葱佩,号念东,晚号“紫霞道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入国朝,官至刑部侍郎。王士祯《居易录》,称其生平撰着,不减万篇。是
集,为赵执信所编;又《拾遗》三卷,则宋弼所辑。其诗多率意而成,故往往近元、白《长庆集》体。   △《栖阁诗略》·(无卷数,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高珩撰。此集犹抄写之本,以各体编次,不分卷数,题曰男之る、之驹同校阅,盖未刻全集以前,其家录存之稿也。   △《诚正斋集》·八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上官钅立撰。钅立字三立,号松石,翼城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入国朝,官至副都御史,终于太常寺卿。是集,自一卷至五卷之前半为杂文,五卷后半至六卷皆诗,七卷以后又皆文,且第六卷诗集未完,又杂以对联,其编次殊为无法。其诗文惟意所如,不可绳以格律。   △《青箱堂文集》·三十三卷、《诗集》·三十三卷(直隶总督采进本)国朝王崇简撰。崇简有《冬夜笺记》,已着录。崇简练习掌故,为礼官,尝议移祀北岳于浑源州,今其疏具在集中。然其文类皆平近流易,徐乾学《序》,谓其卮词谰语,无非仁义道德,殆不免于微词。诗集以编年为次,始于天启丙寅,迄于国朝康熙戊午,盖莱阳宋琬所删定也。   △《东村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呈祥撰。呈祥字其旋,一字吉津,号木斋,г化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改庶吉士;入国朝,官
至詹事府少詹事。是编,诗文各五卷,诗分十集,曰《邸中稿》,《使程自删》、《木斋诗稿》、《游中山草》、《唐城草》、《秋寻草》、《南游诗》、《纪行诗》、《秋游诗》、《东村诗》,集前各有小序,查慎行《序》,称其与李攀龙、王士祯,前后鼎足,今观所作,慎行非定评也。   △《蕉林诗集》·(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梁清标撰。清标字玉立,清苑人。前明崇祯癸未进士,改庶吉士;入国朝,官至保和殿大学士。所着诗稿,各以古近体为分,不列卷次,其诗作于明季者,多感概讽刺之言,及入本朝以后,则氵风氵风乎舂容之音矣。   △《东谷集》·三十四卷、《归庸集》·四卷、《桑榆集》·三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白允谦撰。允谦有《学言》,已着录。此集为其子方鸿等所编刊,自顺治十八年辛丑,作于致仕以前者,曰《东谷集》,共“诗”正、续二十二卷,“文”正、续十二卷;自康熙元年壬寅至丁未作于致仕之后者,曰《归庸集》,共诗文四卷。自戊申至壬子,晚年所作者,曰《桑榆集》,共诗文三卷。允谦刻意讲学,故所作直抒胸臆,不以文字求工也。   △《陈士业全集》·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宏绪撰。宏绪有《江城名迹录》,已着
录。是编凡分六种,曰《石庄初集》六卷,《寒崖近稿》二卷,《敦宿堂留稿》二卷,《鸿桷集》二卷,《鸿桷续集》二卷,《恒山存稿》二卷。《石庄集》断自甲申以前,馀集多甲申以后之作。   △《九山游草》·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确撰。确有《平寇志》,已着录。是编皆其纪游之作。九山者,雅山、苦竹山、汤山、观山、龙湫山、晕顶山、高冠山、益山、独山也。皆在当湖海滨,确随所游历,各纪以诗,汇为此编。   △《梅花百咏》·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李确撰。是编,乃确甲申以后遁迹龙湫山中,一月间咏梅花七律百首。《自序》谓:“寄一枝于山中,有同枯树,感三生于石上,恍睹残魂。”大抵以愁苦之词寄意,然咏梅本为尘劫,衍至百首,尤难为工。宋张洽、元冯子振,皆有是作,而皆不免利钝互见,则亦不必好为苟难矣。   △《二槐草存》·(无卷数,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王撰。字介人,嘉兴人。王卓《今世说》尝记其还妾一事,称为厚德;又称其少失学,《论》、《孟》不卒读,识字而已,弱冠偶览《琵琶记》,欣然会意,曰此无难,吾亦能之,即据案,唔唔学填词,竟合调。自后学不稍懈,工词曲,又进攻诗。然贫日甚,抱膝苦吟
,落落不问家人产云云。则亦姚士之流矣,天、崇之间,诗归盛行,人沿竟陵流派,毅然独尚唐音,尝以“前路夕阳外,行人春草中”句,为陈子龙所赏。殁后无子,遗稿多佚,是本乃朱彝尊所选定者也。   △《直木堂诗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本昼撰。本昼字天岳,号寒泉子,居绍兴平阳寺。此集乃其晚年所着,凡诗四百馀首,其诗不作禅语,绝无僧家蔬┺气。故李邺嗣《序》曰:“非有人作序,几不知为曲录座上人也。”馀姚黄宗羲,称其五律上入王、孟之室,次不落犬复以下,则似稍过矣。   △《南耕草堂诗稿》·(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亮武撰。亮武字渭公,号南耕,宜兴人。其填词有名于时,诗不多见。此集乃其读书庐山时所作,凡一百八首,题曰第二集;后又附以《甲子岁诗》十八首,题曰第三集;盖残阙不完之稿也。集中有谢文德翼作《诗序诗》,而集首只有蒋超、陈维崧“二序”,德翼《序》,当在第一集内,今佚之也。   △《南雷文定》·十一卷、《文约》·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宗羲撰。宗羲有《周易象数论》,已着录。其所作古文,旧有《南雷文案》、《吾悔》、《撰杖》、《吾山》等集,晚年手自删削,名曰《文定》,
后更刊存四卷,故名曰《文约》云。   △《紫峰集》·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杜越撰。越字君异,号紫峰,容城人。前明诸生,康熙己未,荐举博学鸿词,以老疾,未及赴试而罢。是集,乃其门人杨湛等所编,凡诗四卷,诗馀附焉,杂文共十卷。越受业于定兴鹿善继,平生惟以砥砺行谊,讲明道学为事,故乡里推为耆宿,而文章则非所长。湛等所编,既多录应酬代笔之作,又不甚谙体例,其杂录中有《龙王庙募缘》一篇,乃七言古诗,而编于文中,其所作祠联、壁联、书斋联,一一备载,尤为冗杂。《玉山雅集》载联额,别自有义,非此之谓也。   △《白茅堂集》·四十六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景星撰。景星有《黄公说字》,已着录。景星着述甚富。初有《童子集》三卷,《愿学集》八卷,《书目》十卷,皆崇祯壬午以前作,明末毁于寇。《顾氏列传》十五卷,《阮嗣宗咏怀诗注》二卷,《李长吉诗注》四卷,《读史集论》九卷,《<贝覃>池录》一百十八卷,《南渡集》、《来耕集》共七十三卷,皆崇祯癸未以后作;康熙丙午毁于火,仅《南渡》、《来耕》二集,存十之三四,乙酉、丙戌之间,又有《登楼集》、《避地泖淀集》亦皆散佚。是集,为其子畅所辑,而
其子昌编次音释之。凡赋骚一卷,乐府一卷,诗二十二卷,文二十卷。景星记诵淹博,才气尤纵横不羁,诗文雄赡,亦一时之霸才;而细大不捐,榛苦勿翦,其后人收拾遗稿,又不甚别裁,傅毅之不能自休,陆机之才多为患,殆俱有焉。   △《溉堂前集》·九卷、《续集》·六卷、《后集》·六卷、《诗馀》·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枝蔚撰。枝蔚字豹人,三原人。康熙己未,举博学宏词,以老病不能入试,授中书舍人,罢归。枝蔚于甲申闯贼乱时,曾结里中少年杀贼,失足堕土坎中,幸不死。后至广陵学贾,三置千金,既而僦居董相祠,扃户读书,刻意为歌诗。此集题曰《溉堂》,即所僦居处也。前集十卷,各以体分,续集六卷,则起康熙丙午止戊午;后集六卷,起己未还山以后迄丙寅。皆编年为次。诗馀则以“小令”、“中调”为一卷。“长调”为一卷,枝蔚在当时名甚重,然诗本秦声,多激壮之词。大抵如昔人评苏轼词,如“铜将军、铁绰板唱大江东去”也。   △《五公山人集》·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馀撰。馀本姓宓,先世为王氏,后因不复改,字申之,一字介祺,直隶新城人。明末避乱易州五公山,因号“五公山人”。后流寓献县,子孙遂为献县人。馀在前
明为诸生,受知于桐城左光斗,故喜谈气节。其学则出自容城孙奇逢、定兴杜越,以砥砺品行,讲求经济为主,故立身孤介刻苦,有古独行之风;然恒以谈兵说剑为事,又精于技击,喜通任侠,不甚循儒者绳墨。其诗文亦皆不入格,考证尤疏。如谓西洋呼“月”为“老瓦”,杜诗“莫笑田家老瓦盆”,即月盆也;如月琴、月台之类取其形似,按欧逻巴人,至明万历间利玛窦,始入中国,杜甫何自识其译语?又谓古诗“为乐当及时,焉能待来滋。”“滋”为草名,又名“繁缕”易于滋长,即藤也。按古诗本作“来兹”,字本《吕氏春秋》,“今兹”、“来兹”,犹“今年”、“明年”,高诱注甚明。馀殆见误本古诗,“兹”字加水,因生曲说。又题《水亭印薮》,称本《说文正讹》、《玉篇》诸书,周伯琦《六书正讹》,论虽偏僻,犹是篆体,顾野王、孙强之《玉篇》则全是隶书,何与摹印之事,亦太不详检矣。   △《二曲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容撰。容有《四书反身录》,已着录。集为门人王心敬所编,每卷分标篇目,曰《悔过自新说》,曰《学髓》,曰《两庠汇语》,曰《靖江语要》,曰《锡山语要》,曰《传心录》,曰《体用全学》,曰《读书次第》,曰《东行述》、曰《南行
述》,曰《东林书院会语》,曰《匡时要务》,曰《关中书院会约》,曰《答问》,曰《富平答问》,曰《观感录》,皆其讲学教授之语,或出自着,或门弟子所辑,凡十六种,本各自为书,故卷前间录原“序”。其第十六至二十二卷,则容所着杂文也。二十三卷以下,曰《襄城记异》,乃容父可从,明末从汪乔年击流寇战殁,容建祠襄城,有闻鬼语之事,各作诗文记之,而刘宗泗裒辑成帙者。曰《义林记》,则记容招魂葬父事,亦宗泗所辑。曰《李氏家乘》、曰《贤母祠记》,则皆为可从及容母彭氏所作传记、诗文,而《富平惠{龙}嗣汇》次之,刊集时并以编入。盖用宋人附录之例,然卷帙繁重,而无关容之着作,殊为疣赘。   △《聪山集》·十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申涵光撰。涵光字孚孟,亦作符孟,又曰孟和,复自号曰凫盟,取与“符孟”字音近也。永年人,明太仆寺丞佳允之子,顺治中恩贡生。是编,首列年谱、传志一卷,次文三卷,诗八卷,附《荆园小语》一卷,《荆园进语》一卷,皆所作语录也。   △《蒿集》·三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张尔岐撰。尔岐有《周易说略》,已着录。是集尔岐所自定,凡杂文七十篇,大抵才锋骏利,纵横曼衍,多似苏轼,而持论
不免驳杂。盖尔岐之专门名家,究在郑氏学也。   △《龛遗稿》·一卷(编修郑际唐家藏本)   国朝梁春晖撰。春晖字时皇,号淑三,福建长乐人。考《淳熙三山志》,龛山即龙龛山,在长乐县南千溪潭上,有归洞、望海亭、香炉峰诸胜。春晖晚年卜居其地,以吟咏自娱,故以名集。此本乃雍正癸卯其孙澄漪所录,末有澄漪《跋》,称初名《龛吟稿》,尝谋锓版而力未逮。藏┑既久,不幸为虫鼠所戕,剥蚀断烂,至不可读,细加检录,得其首尾完具者,仅十之一二,裒为一卷,颜曰《龛遗稿》云。   △《茂绿轩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梦游撰。梦游字与治,江宁人。前明诸生,曹学刻《十二代诗选》,尝录其诗,题曰《偶存稿》。至顺治庚子,梦游既卒,施闰章又广为收辑,合学所刻,得五百四十二篇,删其什二,定为此本。梦游与葛一龙、邢诸人相倡和,诗格皆近中晚。闰章《序》,称诗学胜才,梦游诗才胜学,亦二人之定评也。   △《苎二集》·十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吴懋谦撰。懋谦字六益,松江人。早从陈子龙、李雯诸人游,故力追七子之派,称诗多以汉、魏、盛唐为宗,然时有蹶张之失。   △《水田居士文集》·五卷(江西
巡抚采进本)   国朝贺贻孙撰。贻孙有《诗触》,已着录。是集有文无诗,所作皆跌宕自喜,其《与艾千子书》云:“文章贵有妙悟,而能悟者,必于古人文集之外,别有自得。”是虽针砭东乡之言,而贻孙所以自命者,亦大略可见。特一气挥写,过于雄快,亦不免于太尽之患也。   △《ウ修斋稿》·一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萧企昭撰。企昭有《性理谱》,已着录。是集凡文三十二篇,前有其兄广昭《序》,述企昭始末甚详。企昭为学之梗概,则见于《与熊赐履书》中,盖无所师承,而笃志自立之士也。然企昭虽尊法朱子,排斥王氏,而心平气和,无明人喧之习。故与赐履书中,有某平昔讲学,不欲立门户,肆口耳之语。其《东林要录·序》曰:“当其始也,出于士大夫意见之相岐,声名之相夺,而其后也,与国家之大命随之。”其《同时尚论录书》后曰:“当日东林、魏之门户,牢结而不可破,一胜一败,正不敌邪,遂至杀戮忠良,剥削元气,感召灾,酝酿盗贼,虽食小人之肉,而寝其皮,宁足以纾其恨哉。然而小人不足责也,彼所称为君子者,持意见,快恩雠,以和衷易处之事,为谇语相加之行,激而生端,祸贻于国,又安得尽归罪于小人乎?”均可谓平心之论,至其文章,则不及汪琬
诸人之深厚。观所着《性理谱》中《论读书》之《序》,称始于小学、“四书”、“五经”;而《性理大全》、《二程遗书》、《朱子文集》、《语类》、《鲁斋遗书》、《薛氏读书录》、《胡氏居业录》、《高子遗书》次之;《西山大学衍义》又次之;《通鉴纲目》、《十七史详节》、《吾学编》又次之,韩文、欧文、陶诗、杜诗,文章正宗,及宋金华《归震川文集》又次之。则其学问根柢可见矣。   △《藕湾全集》·二十九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仁熙撰。仁熙有《雪堂墨品》,已着录。其诗凡初集十卷,二集十卷,馀九卷则文集也。初集作于前明,身经离乱,多悲苦之音,大旨宗尚北地、太仓、历下诸人,未脱摹仿之迹。其论诗,谓时弊虽深,慎勿相救,公安救历下,至于佻;竟陵救公安,陷于孱。其《与王昊庐论文书》,谓归太仆之文秀善而衷于宋氏之理,秀善则易柔,衷于宋氏则理信而诎于气。又谓琅琊、历下,与毗陵、归安,两家角立,毗陵、归安之流,几欲驾琅琊、历下而上之。然徒以其秀善婉媚,沓迤千里,白苇平畴者,又安能服琅琊诸君子,制作诸大篇哉?观其持论,可知其生平宗旨矣。   △《芝在堂集》·十五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醇骥撰。醇骥有《古本大学解
》,已着录。是集凡诗六卷,杂文九卷。其《自序》云:“奉嘉、隆间二三名人集,要去其袭迹,以近古为是,不能作宋、元下廉纤支折语。”又作《锺惺、谭元春传》,谓学王、李未至,袭风格,备铿锵,犹俟诸三馀,俭儒苦古帙浩繁,便援公安、竟陵,而以其窍鸣也。观其所论,可知其所宗法矣。   △《织斋集钞》·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焕章撰。焕章字象先,号织斋,山东乐安人。前明诸生,后弃举子业,专肆力于诗文古词,所着有《龙湾集》、《无学堂集》、《老树村集》,凡百馀万言,后合诸集而刊削之,定为此本。其文跌宕排,气机颇壮,而汪洋纵放,未免一泻无馀。至于明季忠烈诸臣,多为立传,其表微阐幽,亦可谓留意史学,然所载不能一一审核。如周遇吉妻《周夫人传》,载李自成攻宁武,遇吉数大败之,追战陷重围,马蹶,公拔佩刀自杀,夫人贯重铠陷阵,连斩贼骁将,及闻遇吉死,亦自杀云云。案《明史》遇吉巷战被执,为贼丛射而死,实非自杀。其妻刘氏素勇彳建,率妇女数十人据山巅公廨,登屋而射贼,贼不敢逼,纵火焚之,阖家尽死。亦与焕章所载陷阵及自杀事不合;且佚其姓,但称周夫人,盖草莽传闻之词,随笔纪录,未足据为定论也。   △《谢程山集》·
十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谢文氵存撰。文氵存有《学庸切己录》,已着录。是集,初只《日录》三卷,《讲易义》三卷,《书》三卷,乃其门人甘京、黄采所编,乾隆乙丑文氵存元孙鸣谦又收合杂文遗稿,与新城涂登、陈道编为此本。甘京《序》称,其早习举子业,为诸生,年二十,学禅有所得,三十后始宗儒,越四十,始一以程、朱为宗,年六十七而卒。将卒,自作《墓志》曰:《大学》、《中庸》、《切己录》凡八九易稿始定,窃欲折衷先儒,期足以启发来学,自订所体验者《日录》三卷,易堂诸友节行文章为海内所重,某不自量,亦欲学其诗文,才短终不能就,而己学亦遂旁泄云云。盖文氵存生平以讲学为主,文章则其馀事耳。   △《燕峰文钞》·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费密撰。密字此度,成都人。遭张献忠之乱,弃家为道士,流寓吴江以终。王士祯诗所谓:“成都跛道士,万里下峨岷”者是也。士祯盛称其诗,而其文不甚着,今观是集,不涉王、李之摹拟,亦不涉袁、锺之纤仄,奇矫自喜,颇有可观。然往往好持异论,如《春秋论》,谓《春秋》为“三桓”而作,则举一废百。《明堂配上帝论》,兼斥郑康成、王肃之说,而以上帝为上世之帝,则经典从无此称。《鲁用天子礼乐
辨》,兼斥程子及杨慎所引《吕览》之说,而谓周公有王者之功,宜用王者之礼乐,成王之赐,未足为非,鲁人用之于群庙,乃为僭上。不知惟名与器不可假人,有王者之功,宜用王者之礼乐,然则有王者之功,亦可用王者之名号乎?是率天下而乱也。   △《虎溪渔叟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命清撰。命清字穆叔,临川人。是书前后无“序”、“跋”,惟冠以《临川县志》小传一篇,称其明末捍御土寇有方略,福王时,揭重熙荐充馆职,辞不就;入国朝,以布衣终。是集凡经论二卷,史论二卷,文二卷,诗三卷,词一卷。其经论称朱子,弃《子贡诗传》,《子夏诗序》,有骇于听闻。案朱子但尝驳诗序耳,其《子贡诗传》,至明始出,朱子乌得而见之?又谓鲁之《春秋》本用周正,孔子始改用夏正,以秦正建亥而吕不韦作月令,乃用夏时为例,是不特按之经文无一相合,且案《史记·秦始皇本纪》,吕不韦死在十二年,以十月为岁首,在二十六年;又《吕氏春秋·后序》,称岁在滩,乃始皇之八年,与改用亥正远不相及,引以为证,尤考之不详。史论颇多臆断,其诋诸葛诛马谡之非,及力袒王安石而深斥苏洵《辨奸论》,与吕公着《弹文》,尤不免颠倒是非。诗文亦皆不入格,盖倜傥自豪之
士,负气纵横,而学问则未能深造也。   △《徐太拙诗稿》·(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振芳撰。振芳字太拙,山东乐安人。是集,凡分三种,一曰《雪鸿草》,一曰《三素草》,一曰《楚萍草》。所作奇气坌涌,时出入于李贺、卢仝之间,而竟陵、公安之馀习,未尽湔除,故往往失之纤仄,变徵之声,酸吟激楚,其学谢翱而未成者与。   △《彭省庐文集》·七卷、《诗集》·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彭师度撰。师度字古晋,号省庐,华亭人。崇祯戊寅,吴下诸人为千英之会,毕集于虎邱,师度年十五,即席成《虎邱夜宴同人序》。吴伟业有江左三凤凰之目,盖谓师度及吴兆骞、陈维崧也。集中《兵谋》十馀篇,颇见用世之志,诗格沿间之派,富艳有馀。   △《蘧庐诗》·(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韩纯玉撰。纯玉字子蘧,别号蘧庐居士,归安人,明翰林韩敬之子也。敬以党附汤宾尹见摈于时,纯玉以是抱憾终身,不求仕进,其行踪略具所作《自序》及集中《癸丑五十生朝示儿诗》中。是集不分卷帙,但每体别编,中多凄楚之音,盖皆明季兵燹及国初江南初定,馀孽未平,山居避寇之作也。   △《省轩文钞》·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柴绍炳
撰。绍炳有《古韵通》,已着录。此集前有程其成《引》,称《古韵通》卷帙浩繁,艰于付梓,因先以部首诸作载于五卷,盖刻在《古韵通》之前也。绍炳在“西泠十子”中,文名最着,立身亦复端谨。集首有朱协咸所作《小传》,至称其殁后为冥官,盖当时重其行谊,故造作是说。其文大抵清快有馀,而根柢较薄。金石之文尤无法,如《张德声志》,篇首既曰:“余备馆甥于张氏,始与德声君游。”隔一行后又云:“德声姓张氏。”何其复也?且婿称馆甥,尤似典而非典也。又《张俊卿志》曰:“钱塘邑诸生也,张本武林华族”。钱塘、武林连缀而见,是一地耶,两地耶?其他往往似此,盖长于持论,而短于叙事云。   △《张秦亭诗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丹撰。丹字祖望,原名纲孙,钱塘人。与陆圻、柴绍炳、陈廷会、毛先舒、丁澎、吴百朋、孙治、沈谦、虞黄昊相倡和,称“西泠十子”,此集其晚年所刻,原名《从野堂集》。前有《自叙》一篇,述其游历所经,而诗格与之俱变。毛先舒称其悲凉沉远,矫然不群。朱彝尊亦谓,其五言古体,波澜老成,南北行旅诸篇,尤为奇崛。又尝批其《北归诗》云:“句何学杜,句句不袭杜,句句做,句句不做。”其倾挹甚至,故丹寄彝尊诗有:“
惭我诗词遘知己,思君杖履定登台”之句。今观全集,其七言古体,亦宕逸可诵,不独五言,特诸体未能悉称,律诗尤不免率易。   △《氵巽书》·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先舒撰。先舒有《声韵丛说》,已着录。是编皆所作杂文,诸篇之末,间附王猷定、柴绍炳、沈谦评语。先舒自记云:“惟三君语略载数条,以其为亡友之笔故也。”则是集乃先舒自订矣。中颇多考证之文,而不能皆有根据,其议礼尤多臆断,行笔颇隽爽,而不免于作态弄姿,大致好辨如毛奇龄,而才与学则皆不逮之。其《论太王好货好色》一篇,谓孟子意是而言非;《论说大人则藐之》一篇,又谓其言太过。犹王充、李觏之馀习;论“格物”为“格去物欲”,亦姚江之绪语。观其《答徐古周书》,称近于坐功颇有所窥,只是佛氏无所住,孟子不动心,又称住即是动,动即是住,无住则不动,不动则无住,其所学固可见矣。论韵诸书,用力较深,而亦未究其本原。如《答友人论韵学通指》二书,谓音当分古今,不当更分南北,其说为是;谓古三声不通用则非。与柴绍炳《论翻切》三书,专取合声,亦后来之捷法,必谓下一字不拘本部,则绍炳所辨饥、机,虺、灰,清、青诸字,先舒终不能难也。   △《思古堂集》·四卷(浙江
汪汝栗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前有康熙乙丑潘耒《序》,称所着有《氵巽书》、《匡林格物问答》、《圣学真语》、《东苑文钞》、《诗钞》凡若干册,不下数十万言,而复有此集。则此集之成,在诸书之后,而先舒裒刻其书十四种,乃以此集为首,殆自以晚年定本,故用为弁冕耶,然所见与早年等也。   △《东苑文钞》·二卷、《诗钞》·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先舒尝读书杭州之东园,即宋“东苑”故址,因以名其所作诗文。《文钞》凡三十三篇。其《赵盾论》,解“越境”为“出奔不归”,较前人所说为允;《方正学论》,责其当巽词以免十族,则其说刻而且迂,当生死呼吸之际,稍一转念瞻顾,岂复能抗节不挠?且成祖天性惨毒,瓜蔓之抄,亦不因此一语!至引侯君集谋反伏诛,乞免一子以存宗祀为例,尤为不伦。其《武成论》,谓圣人存“血流漂杵”一语,见纣之世臣捐躯报国者众,虽因鼎革之际,抗节死事者发,然未免附会经义,穿凿太过。《诗钞》凡九十六首,大抵音调浏亮,犹有七子之馀风焉。   △《小匡文钞》·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前有《自序》曰:“《小匡文钞》者,文皆小有所匡者也。”又自称谓求契于天心,怀其
意久,而后落笔。今观所录之文,大抵以口舌相辨难。如《刘璋论》,谓其召昭烈为智;《北地王论》,谓其杀妻子为忍;《谥议》,以秦始皇为合道;《驳王七出议》谓奉使南被杀,尸无处所,乃此议教人出妻之果报;《书三案论后》,谓梃击一事,诸臣当体神宗之意,不可罪郑贵妃;引申生不明骊姬之谮为证。《书魏冰叔文》,谓李国祯实死节之臣,不当诬以降贼。皆不足为训,未见果契于天心也。   △《蕊集》·一卷、《晚唱》·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国朝毛先舒撰。《蕊集》皆所作艳体。其曰“蕊”者,取古织锦词“蕊乱盘相间深,此意欲传传不得”也。《晚唱》,皆摹李商隐、李贺、温庭筠、韩四家之体,以别于初唐、盛唐之格,故以晚名焉。   △《学园集》·六卷、《续编》·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起撰。起有《墨经学》五种,已着录。《静志居诗话》,称起尝拟撰《明书》,绝笔于成化之设东厂。而曾王孙作起《墓志》,述其所撰书,又有《测杜少陵诗》一卷,《今国语》八卷,《宗门近录》二卷,今皆未见。此乃所着诗文集,为起门人曾安世所编,安世即王孙之子也。起天姿颖俊,笔力亦殊劲爽,然与金人瑞相善,故薰染亦深。其《与李炜书
》,自称近来评点《会真记》,颇多奇解,尝终夜不寐,求作者之意,知王实甫悲悯物情,立言变化,即其十六阕立名,上下相对,犹之乾与坤对,屯与蒙对,以《大易》之体而行《左氏》之法云云。其所见解颇与世所传人瑞《六才子书议论》相近也。   △《榆墩集选文》·九卷、《诗》·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世溥撰。世溥有《夏小正解》,已着录。是集前有熊人霖《序》,称仅存十之一,盖选本也。中间《诸葛武侯无成论》一篇,谓诸葛之出师,即周公居东之志,其尽瘁而无成功;则昭烈“如其不才,卿可自取”一言之也。又云:昭烈之疑忌,尽见生平深险毕露;又云:诸葛若久留在蜀,必有不利孺子之谗。又云:昭烈之有是言,则亮劝攻刘璋之言有以致之。一事之不仁,百行忠厚不足以盖之。亮始教备杀璋以取蜀,卒也致备疑其图禅以终身云云。其持论殊为偏激。昭烈君臣之契,光明磊落,为三代以后所仅有。永安托孤之言,亦出至诚,陈寿于《昭烈传》中,已极论之,即后主之于诸葛,始终尊信,亦未尝有毫之间言,何得因“卿可自取”一语,而遂谓其有所疑忌乎?至诸葛劝昭烈取蜀,则自三顾隆中时,已定其计,而昭烈卒用其策,以少延汉绪。若如所论,则昭烈生平与诸葛周旋者
,皆日在猜嫌疑忌之中,虽魏主之于司马懿,尚不忍出此,而谓鱼水相合者若是哉?文人好为翻案之说,殊非论古之正轨。王士祯为《居易录》,极斥其妄,固非太过矣。   △《筠集》·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范青撰。青字筠坚,上海人。是集分《北游草》、《北游续草》、《峡游草》、《金陵草》、《归田草》诸目。第一卷有《挽制府范承谟诗》十首,间载承谟殉难事迹,其末首有云“炙鸡过酹君知否,十九人中是一人。”盖尝为承谟之客者也。   △《橘苑诗抄》·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诸匡鼎撰。匡鼎字虎男,钱塘人。是编子目曰《橘苑诗抄》,而总题则曰《说诗堂集》,盖全集之一种也。匡鼎生于国初,犹及见“西泠十子”,故所作亦沿其流派,圆美有馀,而深厚不足。   △《安静子集》·十三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安致远撰。致远字静子,一名如磐,字拙石,寿光人,贡生。自顺治乙酉至康熙甲子,十五举不售,卒偃蹇以没。是集凡为文集九卷,曰《玉集》四卷,《纪城文稿》四卷,《[B270]音》一卷。《诗集》四卷:曰《柳村杂咏》二卷,《岳江草》、《倦游草》各一卷,总名之曰《纪城诗草》,而《岳江草》独标“卷六”字,似非完本。
《词集》一卷,曰《吴江旅啸》。《自序》谓:诗喜摩诘,文慕庐陵,爱其从容闲雅不事钩棘。故能不染明末纤诡之习,而精神魄力,亦未能凌跨诸家。   △《完玉堂诗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元撰。元字借山,浙江天童寺僧也。是编分十集,曰《东湖集》、《名山集》、《红椒集》、《紫柏集》、《太白集》、《绿琼集》、《京师百咏》、《晚香集》、《黄琮集》、《鹊南集》,每集为一卷,前有元《自序》及题辞二十馀则,其诗以清雅为宗,时有秀句。如“才怜孤峤远,斗转一峰迎。浅碧胶鱼沫,残红落雁声。水绕西施浣纱石,藏子敬读书山。二月草堂逢社燕,一春花事到山茶”等句,为卢元昌所赏,见卷首题辞。又如“一笛破寒渚,千帆凑夕阳。船如米家小,水似西偏。秋思啼づ集,归心落叶知。吟诗不闭梅花阁,怀古独登文选楼。才堪与世作蓍草,道在忘情似木鸡”等句,王士祯亦摘入《居易录》中。盖其居杭州时,曾结西溪吟社,所与酬倡者,皆一代胜流,耳濡目染,落笔自能远俗,但根柢不深,气味不免太薄耳。   △《冬关诗钞》·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通复撰。通复字文可,嘉兴人。少与曹溶同学,晚乃托迹于缁服,溶赠以诗,有“共排流俗论,
重起杜陵人”之句,盖其宗尚如此。《遗稿》多散佚,朱彝尊选《诗综》搜访不能得,至康熙己丑,其友人盛远等始为裒辑刊版,前三卷皆远所辑,后三卷则汪文桢、汪森兄弟所辑。前有远与森二《序》。通复以《春草诗》着名,远等取以压卷,然如“魂消南浦人将远,梦落西堂句忽成”之类,格落晚唐,非其至者也。   △《赖斋别集》·十四卷(内府藏本)   国朝僧通门撰。通门字牧,姓张氏,常熟人。明季祝于兴福禅林,寻主古南、鹤林、天童等寺。颇与士大夫游,故文士往往称之。是集为其同里毛晋所刊,凡杂文三卷,书启三卷,颂赞、偈语二卷,诗六卷。   △《西北文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毕振姬撰。振姬有《四州文献摘抄》,已着录。其文颇纵横有奇气,然剑拔弩张之状,亦觉太甚,其云西北文者,太原傅山所题,以东南之人谓之西北之文也。元好问《中州集》题词有曰:“邺下曹、刘气亻尽豪,江东诸谢韵尤高,若从华实评诗品,未便吴侬得锦袍。”傅山所题,盖犹是意。然文章公器,何限方隅,韩、柳皆非南人,欧、曾亦非北士,门户相夸,总拘墟之见耳。   △《涑水编》·五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翟凤翥撰。凤翥字象陆,闻喜人,顺治丙戌进士
,官至福建布政使。是集文四卷,诗一卷,因尝讲学于其乡之“涑水书院”,故题曰《涑水编》。卷首有徐元文《序》,称原集本六卷,第五为制义,今制义不知何人所删,目录内亦为镌去,故止存五卷云。   △《兰雪堂诗集》·三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谢宾王撰。宾王字起东,临淄人,顺治丙戌进士,官南康府推官。是集为未刻钞本,凡古体诗一卷,近体诗二卷,意兴颇遒,而骨格未就。卷首题王士祯评选,盖山左谈诗之士,罕不问津于士祯者,此其一也。   △《祓园集》·九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梁清远撰。清远有《雕邱杂录》,已着录。是集清远所自编,凡诗四卷,文四卷,词一卷。其诗直抒性情,颇能蝉蜕于习俗之外,而人所应无尽无,人所应有尚未能尽有也。   △《黄山诗留》·十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法若真撰。若真字汉儒,号黄石,一号黄山,胶州人。顺治乙酉,以“五经”特赐中式,授中书舍人,丙戌成进士,改庶吉士,官至江南布政使。若真诗、古文、词,少宗李贺,晚乃归心少陵,不屑栉比字句,依倚门户,惟其意所欲为,不古不今,自成一格。此本为张谦宜所编,共诗四千一百三首。   △《心远堂诗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李{尉}撰。{尉}字坦园,高阳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大学士,谥文勤。是集为{尉}所自编,初刻于康熙辛亥,至于丁巳,又续广之。其论诗,谓王、李、锺、谭其词皆予,而所不予者,在其郊颦学步之流,持论最为平允。故集中诸作,皆冲和雅正,不为叫嚣之音,亦不蹈纤仄之习。其门人陈廷敬《序》,称其写一时交泰之盛,盖遭际盛时,故其诗有雍容太平之象,古人所谓台阁文章者,盖若是矣。   △《聿修堂集》·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蓝润撰。润字海重,即墨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湖广布政使。润初名滋,《故国学进士题名碑》及《馆选录》,旧本皆作蓝滋。后官侍读时,乃赐今名。其为江南学政时,有《视学录》;为福建参政时,有《视闽纪略》;为广东参政时,有《入粤条议》;为江南按察使时,有《臬政纪略》。今皆未见,惟此集为其子孙钞传,诗、古文寥寥数首,皆应酬之作,殆非所长。   △《寒松堂集》·九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魏象枢撰。象枢字环极,蔚州人。顺治丙戌进士,历官至都察院左都御史,迁刑部尚书,以病乞休,圣祖御书“寒松堂”额以宠其归,卒谥敏果。其平生立朝端劲,为人望所归,讲学亦醇正笃实,无空谈标榜之习,文
章朴直,亦如其为人。惟其子学诚编此集时,意在于先人手泽,一字无遗,遂细大不捐,几盈百卷,未免有榛苦勿翦之憾耳。   △《且亭诗集》·(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杨思圣撰。思圣字犹龙,钜鹿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四川布政使。申涵光所作《小传》,称有《且亭诗》七集,然不着其卷数,此本乃思圣既殁,其子履吉所编,凡诗八百馀首,其入蜀诸作,刻意摹杜,而刻画之痕未化也。   △《梦吟集》·一卷、《续集》·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王天春撰。天春字鲁源,济宁人。顺治丙戌进士,官至兵部侍郎。致仕后惟以吟咏自娱,故此集皆畅所欲言,颇多率句。   △《昆林小品》·三卷、《昆林外集》·(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撰。裔介有《孝经注义》,已着录。此其杂着诸篇,集外别行者也。《小品》分上、中、下卷,《外集》则剞劂未竟,尚不分卷。裔介学宗朱子,着有《约言录》、《知统录》等书。而此集于二氏之学,亦若有取焉。岂晚耽禅悦耶?其文间有俚语,颇沿宋人语类馀派,而时露古质,亦复可观;至骈体则非所擅长,虽无作可矣。   △《四思堂文集》·八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傅维鳞撰。维鳞有《明书》,已着录。是
集奏疏一卷,记序杂着二卷,诗五卷。所载如《更役法》、《严巡方》、《考核诸疏》及《屯田苦民书》诸作,颇有侃直之风,至《士传民语诸谣曲》,尽明末兵荒流离之状,然统其全集观之,则颇伤粗率,盖天性耿直,直抒胸臆,不甚留意于文章云。   △《燕川渔唱诗》·二卷、《植斋文集》·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傅维云撰。维云字培公,号霄影,灵寿人。明吏部尚书永淳之子,虽生于贵族,而恬退不求仕进,早岁即弃举子业,以诗文自娱,迹其品度,当属胜流。然是集所录,大抵应酬之作,罕逢高唱,岂并文章视为粗迹欤?   △《倚雉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窦遴奇撰。遴奇字松涛,大名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佥都御史。是编为其友贺应旌所编,凡文五卷,诗六卷,词一卷。“倚雉”者,其所居堂名也。   △《王文靖集》·二十四卷、《附录》·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熙撰。熙字子撰,一字胥廷,宛平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大学士,谥文靖。是集,为其子克昌所编。凡奏疏二卷,颂赋一卷,诗六卷,文十五卷,以自作年谱及行状、志铭、碑传附录于末。前有其门人张玉书、吴震方二《序》。又有朱彝尊《序》,核其词意,皆熙在时所作,而
标题亦称其谥,或刊版者追改也。   △《佳山堂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冯溥撰。溥字易斋,益都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大学士。康熙己未,召试博学鸿词。溥与高阳李{尉}、宝坻杜臻、昆山叶方霭四人同为阅卷官,得人最盛,故毛奇龄等为作集《序》,皆称门人。其诗则未为精诣也。   △《林屋文稿》·十六卷、《诗稿》·十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宋徵舆撰。徵舆字辕文,华亭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徵舆为诸生时,与陈子龙、李雯等倡几社,以古学相砥砺,所作以博赡见长,其才气睥睨一世,而精炼不及子龙,故声誉亦稍亚之云。   △《慎斋遇集》·五卷、《莅楚学记》·一卷、《日怀堂奏疏》·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蒋永修撰。永修有《孝经集解》,已着录。是集裒其平生之文,名曰《遇集》,言即所遇而成文也。中多记贵州、湖广风土,盖永修初官应山县知县,继官平越府知府,终官湖广提学副使也。其《学记》则康熙十九年提学时作,《奏疏》则官刑科给事中时所上。《江南通志》称其在应山,有守御功;在平越,清丈苗民虚税八千有奇;在湖广,振兴文教,楚风为之一变,列于《宦绩传》中云。   △《潜沧集》
·七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余一元撰。一元字占一,号潜沧,山海卫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礼部郎中。是集,卷一为《四书解》,卷二至卷六为《杂文》,卷七为《诗》。其《次韵答张筑夫诗》,有“良知自是姚江旨,躬秉几亭夫子传”句。附载张赠诗,有“姚江绝学重开辟,直续良知两字传”句。盖其学出于陈龙正,集中所谓“几亭师者”,龙正别号也。故其《四书解》中,以小学为格物,而深讥《朱子补传》为非。犹宗王守仁之说,而小变之者也。是集,其所自编,卷端有凡例六条,述所以编次之意甚详,然诗文皆不入格。观其自编而自发凡例,或自誉,或自恕,俨如删纂他人之集者。是于古来着述体裁,皆未及考,则所作可略见矣。   △《安雅堂诗》、《安雅堂拾遗诗》(皆无卷数),《安雅堂拾遗文》·二卷、附《二乡亭词》·四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国朝宋琬撰。琬有《永平府志》,已着录。案王士祯《池北偶谈》曰:“康熙以来,诗人无出南施、北宋之右,宣城施闰章愚山、莱阳宋琬荔裳也。”又曰:“宋浙江后诗,颇拟放翁,五古歌行,时闯杜、韩之奥,康熙壬子春,在京师求余,定其诗笔为三十卷。其秋,与余先后入蜀,予归之明年,宋以臬使入觐,蜀乱,妻孥皆寄成
都,宋郁郁没于京邸,此集不知流落何地矣。”又《渔洋诗话》曰:“康熙庚辰,余官刑部尚书,荔裳之子思勃来京师,以《入蜀集》相示,亟录而存之,集中古选诗歌行,气格深稳,余多补入《感旧集》。”云云。今三十卷之本,久已散佚,所谓《入蜀集》者,其后人亦无传本。此本题《安雅堂诗》者,不分卷数,有来集之、蒋超二《序》,皆题顺治庚子,盖犹少作;题《安雅堂拾遗诗》者,与其文集、词集,皆乾隆丙辰其族孙邦宪所刻,掇拾残剩,非但珠砾并陈,亦恐真赝莫别,均不足见琬所长,其视闰章,盖有幸有不幸矣。   △《退集》·二十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敬撰。敬字退,江宁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巡按湖南。是集诗词十二卷,奏疏及杂着九卷。诗集《自序》,谓必深知元气流行,使心口之间律吕相合,以于喜怒哀乐之正,盖即白沙、定山之宗旨。文集《自序》谓:按楚时审录尽心,至于甘澍大降。死囚为兵劫去,自请归狱。亦未免好自誉矣。   △《西山集》·九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能鳞撰。能鳞有《诗经传说取裁》,已着录。是集凡文八卷,诗一卷。能鳞喜谈理学,其诗文多率尔操觚,体裁未尽合于古。   △《冯定远集》·十一卷(浙
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冯班撰。班有《钝吟杂集》,已着录。班与其兄舒皆以诗名一时,称海虞“二冯”。其侄冯武,作《所评〈才调集〉凡例》,称舒之论诗,讲起承转合最严;而班之论诗,则欲化去起承转合。定法微有不同,然二人皆以晚唐为宗,由温、李以上溯齐、梁。故《才调集》外,又有《玉台新咏评本》,盖其渊源在二书也,其说力排严羽,尤不取江西宗派,持论亦时有独到,然所作则不出于昆体,大抵情思有馀,而风格未高,纤佻绮靡,均所不免。是集凡《定远小集》二卷,《钝吟集》三卷,《别集》一卷,《钝吟馀集》一卷,《集外诗》一卷;又《乐府》一卷,《游仙诗》一卷,《钝吟文稿》一卷,亦附于末。其中论诗之说,多可取,惟《日记》所论吴或《韵补》一条,推为奥入鬼神,则失之远矣。   △《文襄公别录》·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之芳撰。之芳有《文襄奏疏》,已着录。是书首《行间纪略》二卷,次《军旅纪略》二卷,皆讨耿精忠时文移,次《文告纪事》二卷,皆居官时告谕之文。   △《拟故宫词》·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宇昭撰。宇昭不知何许人。是集凡诗四十首。《序》称,顺治丁亥春月,寓止燕都,遇长春寺僧,乃明宦者,因从闲话
,得故宫遗事四十条。其词不甚工,注亦止寥寥数条。   △《春树草堂集》·六卷(监察御史孟生蕙家藏本)   国朝杜恒灿撰。恒灿字杜若,号苍舒,三原人。顺治戊子副榜贡生,考职授通判,未仕而卒。其卒也,宁都魏禧表其墓,关中李因笃为作“传”,皆悼惜其才。是编凡诗二卷,文四卷,涂乙纵横,犹当时原稿,中多代人之作,盖恒灿历为郎廷极、贾汉复、梁化凤诸人客,毕生出入幕府中,故以卖文为活,所作富赡有馀,而多不修饰,殆亦由于取办仓卒也。   △《屺思台文集》·八卷、《诗集》·一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子壮撰。子壮字克猷,黄冈人。明崇祯庚午举人,困公车者几二十年,至顺治己丑,乃进士第一人及第,授翰林院修撰。子壮制艺,与熊伯龙齐名。雄厚排,凌轹一切;其诗古文亦以气胜,然精华果锐,已销耗于八比之中。又年仅四十四而卒,未能于登第之后,复殚心于古学,纯以天资用事,往往或失之粗豪。二其翼者两其足,予之角者去其齿,固亦事理之恒耳。是编为其孙永锡等所刻,《寿序》、《贺序》,连篇累牍,而独不载其《对策》,恐所拾掇亦未必子壮意也。   △《熊学士诗文集》·三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熊伯龙撰。伯龙字次侯,号锺陵
,汉阳人。顺治己丑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读学士。其古文较胜刘子壮,诗虽直抒胸臆,而五言古体,亦时有淳古之音,惟刊版漫漶,篇叶倒乱,遂至于断烂不可读。   △《志壑堂诗》·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唐梦赉撰。梦赉字济武,淄川人。顺治己丑进士,官翰林院检讨。是编,为新城王士祯所定,间有士祯评识。前有士祯《序》,称其文近于蒙庄,诗近于东坡。慈溪姜宸英《序》亦言,读其经世之言,所为筹饷、积、铜钞、改漕之法,嘉谟硕画,凿凿皆可见之施行,皆兼序其诗文集。而是集有诗无文,盖其集中之一种也。其诗运思颇深挚,吐属亦颇温雅,然较其才力,则稍谢士祯及赵执信、田雯诸人。   △《耿岩文选》·(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珩撰。珩字昭子,海宁人。康熙甲辰会试第一人,殿试二甲第一人,授内阁中书舍人。己未,荐举博学鸿词,召试授编修。是集,皆所作杂文,不标卷帙,但以体分。其目录题《耿岩文钞初集》,而卷端则题《耿岩文选》。每篇自为起讫,不相联属,疑校刊未竟之本,偶然印行,非其全也。其文平易近人,大抵规仿庐陵,而尚未能入室。   △《乐圃诗集》·七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颜光敏撰。光敏字逊甫,一字修来
,曲阜人。康熙丁未进士,官至吏部考功司郎中。此集为王士祯所定,版心题曰《十子诗略》,盖士祯尝选商邱宋荦、阳王又旦、安邱曹贞吉、黄冈叶封、德州田雯、谢重辉、晋江丁炜、江阴曹禾、江都汪懋麟及光敏之诗,共编一集,而十人各为卷帙,其版亦分藏于各家,往往别本单行。版心所题,犹其全编之总名也。   △《汤潜文集节要》·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彭定求编。定求有《周忠介公遗事》,已着录。《汤斌文集》有《汤子遗书》诸刻;定求又择其切于身心者,仿聂豹《南轩节要》之例,纂为此编。定求,斌门人也。《苏州府志》载其有《儒门法语》、《蒙正录》、《南匀诗文集》,而不及此书,殆修志时偶未见与。   △《宝纶堂集》·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缵曾撰。缵曾有《滇行纪程》,已着录。是集,乐府规仿旧文,七言古诗,多学初唐四杰之体,皆拟议而未能变化。   △《漫馀草》·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庭撰。庭有《理学辨》,已着录。其所为诗,有《秋间三仕》、《二西诸草》。是集刻于康熙戊辰,乃其晚岁所订,时年已八十有二矣。凡五百馀首,大约近体多于古体。七律一种又多于诸体。其曰“漫馀”者,《自序》云:“余诗之
漫久矣。此无非漫之馀也。”   △《循寄堂诗稿》·(无卷数,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廷景撰。廷景字山辉,富平人。顺治己丑进士,官至河南布政司参政。是集先名《澄溆堂诗》,后改今名,编次不分体裁,惟以年月为前后,《自序》二篇,一作于河南,一作于里居之时。其诗结字铸句,皆未坚纟致,古体尤风骨未就。   △《鹤静堂集》·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茂源撰。茂源字宿来,号釜山,华亭人。顺治已丑进士,官至处州府知府。是集前十四卷为诗,后五卷为文,所作葩藻丽缛,沿齐、梁之馀艳。其《同郡五君咏》中所称夏允彝、陈子龙、李雯三人,皆其几社旧友,而才力尚不逮子龙等也。   △《贻清堂集》·十三卷、《补遗》·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张习孔撰。习孔有《谷卧馀》,已着录。是集凡诗八卷,附以诗馀;《补遗》凡文三卷,诗一卷。多直抒胸臆,无明末钩棘纤佻之习。施闰章“序”其诗,盖其趋向为近也。   △《愿学堂集》·二十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灿撰。灿字星公,临潼人。顺治己亥进士,官至南康府知府。是集凡文十八卷,诗二卷,诗格宏敞,颇胜于文,然规无唐音,浮声多而切响少,犹袭“北地”之旧调者
也。   △《月岩集》·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礼撰。礼字情井,号月岩,宜黄人。是集文四卷,诗一卷,其文力摹欧、苏,顿挫曲折,颇为形似;诗则多不入格,盖殚力于古文,而吟咏其馀事也。   △《容诗集》·十卷、《辛卯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爽撰。爽字子度,钱塘人。集中有《嘉禾哭冢宰宝摩徐公诗》,宝摩,徐石麒字,则爽为国初人;所谓“辛卯集”者,顺治八年作也。其诗刻于学古,亦刻于用意,而摹拟雕凿之痕,俱不能化。此本不知何人所抄,每卷或仅三四首,非出删节,即由掇拾,亦非其完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