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七十七 集部三十 别集类存目四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少鹤诗集》·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武冈王”显槐撰。显槐,楚端王荣氵戒第三子、愍王显榕之弟,嘉靖十七年封。荣氵戒尝自称黄鹤道人,故显槐自号曰“少鹤”,嘉靖乙巳,显榕为其世子英所弑,世宗命显槐摄国事,事迹附见《明史·楚王植传》。此集乃其解政后,所自编也。《千顷堂书目》载,显槐尚有文集及续集八卷,今未之见,惟此集存。
  △《雁湖钓叟自在吟》·九卷、《附录》·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周撰。周字质斋,嘉兴人。屡试不售,自号“雁湖钓叟”。是集以年月先后编次,其诗皆率意直书,不拘格律,故名曰《自在吟》。末附录同时“题赠”一卷,并前“序”、“后跋”,皆称其子为观察,而不着其名。据王锡命、张大忠等题词,咸自称年侄,证以《太学题名碑》所载,知其子乃嘉靖乙未进士王俸,后官至都御史。是编前四卷,所称“北上寓京诸诗”,即俸官京师迎养时作也。
  △《十岳山人诗集》·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寅撰。寅字仲房,一字亮卿,歙县人。尝北走大梁,问诗于李梦阳。中年习禅,事古峰和尚。古峰曰:吾遍游海内五岳,今将遍历海外五岳,而后出世。寅闻其语而悦之,因自号“十岳山人”。是集,寅所自编。其诗音节宏亮,皆步趋北地之派,而铸语未坚,时多累句。
  △《边仲子诗》·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边习撰。习字仲学,济南人,户部尚书贡之次子。王士祯《论诗绝句》所谓“不及尚书有边习,犹传林雨忽沾衣”者是也。贡虽仕宦通显,而图籍以外无馀资,习竟贫困以没,仅存其七十岁客孙氏时诗一卷,本名《睡足轩集》,士祯与徐夜共选定之,附刻其父诗集后,改题今名。习诗远不及其父,尤多应俗之作,其《免李东阳》二诗,论虽公而评太讦,亦乖诗品,夜等特以名父之子,重之耳。
  △《世经堂集》·二十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徐阶撰。阶所编《武穆集》,已着录。是集文二十四卷,赋、颂、诗、词二卷,其中敷陈治体之文,皆能不诡于正,馀则未见所长。
  △《少湖文集》·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徐阶撰。是集乃阶外谪延平府推官时,三年秩满北上,延平士人裒其前后诸作,为之付梓。凡文五卷,语录一卷,诗一卷。大都应酬之文,十居六七,皆不足以传,特用志遗爱云尔。
  △《欧阳南野集》·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欧阳德撰。德字崇一,泰和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卒谥文庄。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集为其门人王宗沐所编,凡《内集》十卷,皆讲学之文;《外集》六卷,皆应制及章奏、案牍之文;《别集》十四卷,则应俗之诗文也。德之学,宗法姚江,故惟以提唱良知者为内,而馀则外之、别之云。
  △《南野文选》·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欧阳德撰。此本为隆庆中,其门人冯惟讷等所编。于全集仅十分取一,然德在朝着述,如《建储》、《灾异》诸疏,皆能言人所不能言,而是编不载,则惟讷等所录皆讲学之文故也,是可以观明儒之所尚矣。
  △《笠江集》·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潘恩撰。恩字子仁,上海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左都御史,谥恭定。事迹附见《明史·周延传》。是集为诸生聂叔颐所编,凡赋、诗五卷,策、表、笺、序、碑、记四卷,说、对、赞、志、铭、祭文及杂述三卷。前有陆树声《序》,称恩所着有《笠江集》,《笠江近稿》,皆已梓行。既没,而其子允哲、允端,合前后刻汇为《恭定全集》。今此本仍题曰《笠江集》,殆当时编集未成,故以“新序”冠于“旧本”欤?
  △《章介集》·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章衮撰。衮字汝明,临川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陕西按察司副使。是集首载《大学口义》、《中庸口义》各一卷,皆训释章句之语;三卷以下皆杂文,十卷为各体诗,而以《随笔》、《琐言》终焉。《琐言》者,衮所作语录也。其文疏爽,而颇乏体要。《序王临川集》几万言,极论新法之善,谓:元若能守而不变,孰非继述之善。又论:公以瞑眩之药,攻治之于先;司马公又以瞑眩之药,溃乱之于后,遂使国论屡摇,民心再扰云云。毅然翻久定之案,可谓桑梓情深矣。
  △《芝园定集》·五十一卷、《别集》·十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明张时彻撰。时彻有《善行录》,已着录。是集凡分二编:一曰《定集》,为赋诗二十卷,杂文二十七卷,史论四卷;一曰《别集》,为奏议五卷,公移六卷。诗文皆分体,而律诗中,又分《两京》、《藩臬》、《归田》三稿,《明史·艺文志》载:《芝园全集》八十五卷。考《浙江通志》,时彻尚有《芝园外集》,史盖合而总计之。然《浙江通志》载:《芝园定集》五十六卷,别集十一卷,外集二十四卷,与此卷数亦不合。或《定集》当为五十一卷,《别集》当为十一卷,《外集》当为二十四卷,共八十六卷,史误“八十六”为“八十五”;《通志》误“五十一”为“五十六”欤?其诗文不出常格,乐府喜用古题,而所拟诸篇,皆舍其本词而拟其增减,入乐之词,未免逐影而失形,史论尤多偏驳。
  △《疣赘录》·九卷、《续录》·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顾梦圭撰。梦圭字武祥,号雍里,昆山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江西右布政使。此集为梦圭所自编,同里归有光《序》之。末载《府志列传》及有光所撰《墓志》,则其五世孙登重刊时,所附入也。首二卷为《就正编》,乃其读书记之语,上卷论“五经”、“四书”,下卷皆杂论,而说经讲学者居多,大旨以心学为宗,阐王守仁之馀绪。考有光《序》中称:梦圭暇日,以所为文,名之曰《疣赘录》,则疣赘但其文集之名,不应冠于此书。《苏州府志》载:其有《北海》、《齐梁》、《武平》、《还山》诸稿,集中亦不标此名。意者四稿乃其诗集,与就正编皆别行,登重刊时,始合为一编,而仍袭其文集之名欤。文凡五卷,诗凡四卷,续录则文一卷有奇,而诗附焉。诗文皆平正通达,直抒胸臆,无钩章棘句之习,惟诗有捶字未坚者,盖当有明中叶,风气初更,学问移于“姚江”,而文章未移于“北地”,犹沿“长沙”旧格者也。
  △《北泉集》·(无卷数,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蓝田撰。田字玉甫,号北泉,即墨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河南道监察御史。事迹附见《明史·叶应骢传》。当张璁等希旨议大礼,田反覆抗论,凡七上章,受廷杖几殆。复纠劾陈不法事,直声动一时。今集中惟录《劾礼部尚书席书》一疏,不知何故。其他古近体诗及书记、杂文,亦未分卷。考《千顷堂书目》,田有《侍御集》十卷,又《东归唱和》一卷,则此本已非完书,且田生平可传者,在诸谏草,今章疏阙佚,则此本,非菁华所在矣。
  △《石比部集》·八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石英中撰。英中字子珍,上海人。嘉靖癸未进士,官刑部主事。是集凡诗三卷,文四卷。英在西曹,以受诬被囚,其《七宣纪梦》及《古乐府》等篇,皆狱中所作,颇磊落有气。尝自评其文,如赤手捕龙蛇,盖才情俊逸,而未能敛才就法者也。
  △《飞鸿亭集》·二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吴鹏撰。鹏字万里,秀水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吏部尚书。飞鸿亭者,鹏谢事娱老之所,因以名集。《千顷堂书目》作十二卷,此本实二十卷,盖黄虞稷误倒其文也。鹏常使安南,故集中有《征南行》诸篇,其诗文,多应酬之作,未能精汰,后有其孙维贞《跋》,称于奏疏外检得若干首,又云先有状谱之作,今是集俱不载,岂尚有阙佚耶?
  △《叶海峰文》·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叶良佩撰。良佩有《周易义丛》,已着录。《天台志》称:良佩所着,有《海峰堂前稿》十八卷。此册乃天一阁钞本,所载皆杂文,仅四十二页,盖后人所摘录,非其全集也。
  △《两崖集》·八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朱廷立撰。廷立有《盐政志》,已着录。是集凡诗四卷,文四卷,其门人兵部尚书刘体乾撰《墓志》,称其学出于“姚江”,而挤之者复出自“姚江”之流。今其文集内推尊王守仁甚至,而诗集中《东邻女》、《西邻妇》二首,详其词意,实有所托讽,意即指所谓挤之者欤?讲学而至相倾轧,不知所讲何学也。
  △《水西居士集》·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华钥撰。钥字德启,号水西,无锡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兵部郎中。是集诗二卷,文六卷,其诗多庆贺赠答之什,流丽有馀,而深厚不足,其文亦尚未成就。
  △《春诗集》·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狄冲撰。冲字仲虚,溧阳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南京工部郎中。是集分《未达》、《筮仕》、《南行》、《移滇》、《居筠》、《近游》、《金陵》七稿,其《拟李东阳乐府一百二首》,自谓神似,然全袭原题,篇模句仿,实床上床、屋下屋也。
  △《王凤林文集》·四卷、《诗集》·三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王从善撰。从善字承吉,号凤林,襄阳人。嘉靖癸未进士,官吏部考功司主事。是编乃其子之瑞所编,多牵率应酬之作,《千顷堂书目》不着录,殆偶未见欤。
  △《中川遗稿》·三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教撰。教字庸之,祥符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是集乃其子在阡所编,凡赋二卷,古今体诗十三卷,乐章及诗馀一卷,杂文十九卷,前有李濂《序》,称其学窥本原,志在康济,居尝语人曰:“吾赋性蹇拙,词翰诚非所长。”是教平日本不以诗文自命,故所作卷帙虽富,大抵纵笔所之,不甚翦裁结构也。
  △《水洲文集》·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魏良弼撰。良弼字师说,别号水洲,新建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礼科都给事中,以劾张璁为所中,削籍归;隆庆初,即家晋太常寺少卿致仕;天启初,追谥忠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南昌刘曰宁所删订,丰城熊剑化为刻于华亭。据其原目,凡《奏议》、《书简》、《语录》、《撰述》、《诗赋》等五卷,附录《碑记》、《行略》一卷。此本佚其第三卷之《语录》与其第四卷之《撰述》,仅存四卷,非完帙矣。原《序》称其学为阳明高弟,建言受杖者三,今《疏稿》具载一二卷中,盖亦刚直之士,词章则非所长也。
  △《东游集》·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黄金撰。金号莘溪,莆田人。嘉靖癸未进士,官山东新城县知县。是集即其赴新城时所作,自出京至济南,凡所游历,俱纪以诗,率皆浅易,又间以应酬杂着,若《贺施少府荣膺旌奖序》之类,错载于诗之前后,尤无体例。
  △《北海野人稿》·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祯撰。祯字德兆,号“北海野人”,安邱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吏部文选司郎中。《府志》称其免官归,日事吟咏,为文力追古作者,与李舜臣齐名,海内谓之李、黄。然明代他书,不甚着李、黄之名,疑《舆记》夸饰之词,未必确也。宋弼山《左明诗钞》,谓祯有《北上》及《户部》、《符台》诸集,是编仅钞存“骚赋”九首,五言古诗数十首,前后无“序”、“跋”,盖非全帙矣。
  △《漳文集》·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新芳撰。新芳字元德。别号漳,潞州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集为其门人杨世卿所编。前六卷为“杂文”,后二卷为“诗赋”,以“行状”、“墓志”附于后。其文讲学之作多至三卷,而他文宗旨亦不离乎是,其诗亦濂洛、风雅之派也。
  △《端简文集》·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郑晓撰。晓有《禹贡图说》,已着录。是编第一卷为《说经》,第二卷为“诗”,第三卷至八卷为“杂文”,第九卷至十二卷为“奏疏”。于奏疏中又分三类,首“淮扬”,次“兵部”,次“刑部”。晓熟谙典故,通达国体,志在经世,于韵语颇不多作,其文亦直抒所见,不以词藻求工,前有万历庚子彭梦祖《序》,称晓着作甚富,殁后惧累畀火,存者未及什一,其孙敬仲始为集,付梓云。
  △《娄子敬文集》·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娄枢撰。枢字子敬,河内人。嘉靖乙酉举人,官广宗县知县。集中杂着,颇留心经世之学。其《论〈资治通鉴〉》,专以首篇《命晋大夫为诸侯立论》,虽亦有所见,而以此一条遂欲尽《通鉴》之义,未免主持太过。至于《韩延寿、赵广汉考》,《甘陈功罪考》,《唐弃维州考》,则皆人人意中语耳。
  △《海樵先生集》·二十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陈鹤撰。鹤字鸣野,山阴人。案《浙江通志》:鹤,嘉靖乙酉举人,年十七,袭荫绍兴卫百户,非其志也,遂弃官称“山人”,则亦孤僻之士矣。是编赋一卷,古体诗四卷,近体诗九卷,文七卷。隆庆丁卯,其子以世职莅兵粤东,属南海卢梦阳、番禺黎民表校正编次。明自中叶以后,山人墨客,多以诗遨游公卿间,然有才者纤诡,使气者粗疏,体格芜杂,率同一辙。朱彝尊《诗话》称鹤才锋虽钝,而铸词差醇,似比诸家稍胜,考卢梦阳《序》,称其筑室飞来山麓,闭户伏枕,手不释卷,足不下床者七年。盖卷轴较多,故与枵腹拈韵者异也。其绝句颇为清隽,不止彝尊所摘律诗数联,然趁笔而出,往往利钝互陈,视孙一元《太白山人集》,尚未足旗鼓相当焉。
  △《长谷集》·十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徐献忠撰。献忠有《吴兴掌故》,已着录。是集赋一卷,诗三卷,文十一卷。嘉靖甲子,松江府知府袁汝是与其乡士大夫醵金刻之,编次者,其门人董宜阳也。朱彝尊《诗话》称:其诗冲澹无累句,所少者警拔。足为定评。至其《论松江加耗》、《守备》、《钱法》、《水利》诸书,条析利弊,皆颇详悉,在一乡亦足资考核焉。
  △《胥台集》·二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袁撰。有《世纬》,已着录。是编,诗不失体格,而特乏坚苍;文亦俊爽,而酝酿未免少薄。初为其嗣子尊尼所刊,诗文各十卷,题曰《袁永之集》。此本,为万历甲申衡藩所重刊,改题曰《胥台集》,实则一书,故《千顷堂书目》载:《袁永之集》二十卷,注作《胥台集》也。前有左长史郑复亨《序》,言衡府司理张炳忠为之甥,以是集贽于衡王,因为开雕云。
  △《赵浚谷集》·十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赵时春撰。时春有《平凉府志》,已着录。时春素以将略自命,不屑屑以诗文名,然《明史》本传,称其读书善︹记,文章豪肆,与唐顺之、王慎中齐名。今观其诗文,多慷慨自喜,不可拘以格律,胡松《序》所谓秦人而为秦声,亦其风气然也。然则史所谓文章豪肆者,长短俱在是矣。是集诗六卷,文十卷,皆编年而不分体。徐阶《序》称十六卷,与此集合。李开先《序》,则谓诗六卷,文九卷,凡十五卷。续有作者,当续入之。盖开先《序》在嘉靖乙丑,而阶《序》在万历庚辰。时春没后十五年,又有所续入也。
  △《别本浚谷集》·十七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赵时春撰。此本凡诗二卷,赋及杂文十五卷,有其甥周鉴《序》。《明史·艺文志》载,《时春集》作十七卷,即据此本也。
  △《岗选稿》·二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龚用卿撰。用卿字鸣治,怀安人。嘉靖丙戌进士第一,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是编:首赋,次词,次诗,次杂文。考古人以词为诗馀,今编入诗前,殊乖体例,所作亦大抵馆阁体也。
  △《东汇诗集》·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吕希周撰。希周字师旦,崇德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通政使。是集编于嘉靖甲寅,其子端甫《志》云:“始自乙酉,迄今甲寅,共诗一千二百八十九首。呈于太保东湖公,欣然命付之梓。”东湖,陆炳别号也,为希周门人。朱彝尊《诗话》云:“东汇于诗,亦沾沾自喜,其集不甚传。”由其子请论定于陆武惠也,同里曹秋岳侍郎,集明三百年名公手迹,装潢成册,多至七百家,《东汇杂诗》在焉:比集中所载者较胜。今详端甫《志》,希周家居至甲寅尚无恙,曹溶所集,当是其甲寅以后诗欤?
  △《陆篑斋集》·十卷、《外集》·二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
  明陆邦撰。邦有《篑斋杂着》,已着录。是集为郁天民所编,外集二卷,则附录“诰敕”、“志状”,及“赠送”、“诔奠”之文,与士民颂德之作也。徐阶志其墓,称邦读书耻为章句,尝曰:人心与事物不相离,舍事物而徒求诸心者,禅学也。逐事物而不求诸心者,俗学也。故集中有《〈传习录〉存疑》,不附和陆学;又有《〈诗传〉存疑》,亦不尽墨守朱学。持论可谓笃实,诗文则多近质朴,盖非所留意云。
  △《田叔禾集》·十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田汝成撰。汝成有《炎徼纪闻》,已着录。其全稿本名《豫阳集》,亦名《杨园集》。此集乃汝成晚年令其子艺蘅所编,凡诗文三百六十九首,五十以后所作,均不在是焉。汝成归田后,盘桓湖山,搜剔名胜,殊以风流自赏,其诗律队仗修整,颇自娟娟秀出,然使逢大敌,则未足相当,文体亦颇伤平易。
  △《玩芳堂摘稿》·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慎中撰。慎中有《遵岩文集》,已着录。此本乃嘉靖中江陵曹忭以御史巡按江西,取箧中所有慎中之文,校而刻之,仅一百首,故以摘稿为名。
  △《江午坡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江以达撰。以达字于顺,号午坡,贵溪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湖南提学副使(案《千顷堂书目》作福建提学,误。福建去湖广颇远,不至忤楚藩也),以忤楚藩系狱。后放归,病卒。《明史·文苑传》,附见《王慎中传》中。朱彝尊《静志居诗话》曰:“午坡以北地文,出庐陵、眉山之上。”又谓:“昌黎诗不逮文,尚染习气”云云。今考其语,见集中所载《张东沙集序》。然其《与霍渭崖论文书》云:模形者神遗,斫句者气索,景会者意脱,蕊繁者ぼ衰。譬诸画地为饼,以饣炎则难;刻木为人,束之衣冠,与之酬色笑,而施揖让则不可。其于正、嘉之时,剽窃摹拟之病,又未尝不知之,而趋向如是,何耶?
  △《刍荛录》·二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冯恩撰。恩字子仁,华亭人。嘉靖丙戌进士,官南京监察御史,以疏论张璁、汪钅宏、方献夫三人,下狱拟死。其子行可,刺血书疏请代死,谪戍雷州。越六年赦归。隆庆初,进大理寺丞,致仕,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文十五卷,诗五卷。恩为行人时,尝奉命劳两广总督王守仁,因从王守仁讲学。故其诗文得守仁馀绪为多,其最得名者,在《嘉靖壬辰彗星见应诏陈言》一疏;其被祸也,盖坐以上《言大臣德政律》,固非其罪。然恩为御史,抨击权奸,是其职也。至于所不抨击者,置之不论可矣。乃一一胪举所长,类乎荐牍。是既欲有所退,又欲有所进,卿相之简擢,台谏操之矣,此亦愤激一决,不暇择言。既乖政体,又授议者以间也,且称礼部尚书夏言、多蓄之学,不羁之才,驾驭任之,庶几救时宰相;礼部右侍郎顾鼎臣,警悟疏通,不局偏长,器足任重。核以二人本传,亦皆不确。盖其忠鲠之气,足贯金石,而立言则不必尽当,是固当分别观之者耳。
  △《少泉集》·三十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格撰。格字汝化,京山人。嘉靖丙戌进士,改庶吉士,出为分巡河北道按察司使佥事。世宗南巡,坐行宫火,杖黜;隆庆初,授太仆寺少卿,致仕。《明史·文苑传》附见《王廷陈传》末。《千顷堂书目》载:格《少泉集》十卷。今考此本,凡《诗选》十卷,《诗续选》八卷,《诗新选》六卷,《文选》五卷,《续文选》四卷,共三十三卷。黄虞稷盖仅得其诗选着录也。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其信口矢笔,合作者寡。今考王世贞《序》云:公于意非不能深,不欲使其淫于诗之外;于象非不能极,不欲使其游于见之表;才不可尽,则引矩以囿之;乱不胜靡,则为质以御之。详其语意,殆亦微词也欤?
  △《原文草》·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苏撰。有《旃琐语》,已着录。是编,乃其文集也。原分四卷,每卷又自分上下,词多骈丽,规仿文选,而真气不足以充之,在七子派中,又为旁支矣。
  △《原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苏撰。此编乃其诗集,大旨宗李攀龙之说,不肯作唐以后格,而亦不能变唐以前格,故音节琅琅,都无新意。
  △《岳石集》·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岳伦撰。伦字石,怀安卫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工部郎中,卒赠太常寺少卿。是集文三卷,诗二卷,附以其子《鲁讼冤疏》。案:集中最着之文,莫若《劾张璁、桂萼疏》。“疏”后,附世宗谕旨曰:“张璁着回家省改;桂萼革去散官,以尚书致仕。”然考璁、萼本传,璁之罢也,一由给事中陆粲,再由御史谭绩、端廷赦、唐愈贤,三由魏良弼、秦。萼之罢也,独由给事中陆粲。不见有伦劾罢二人之事,与史传绝不相符,疑以传疑可矣。
  △《金陵览胜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章恩撰。恩字元之,山阴人。是集,刻于嘉靖丙戌,皆五七言近体,多题咏名胜之作,其所列古迹,如桃花小岘及虎距关,皆志乘所未载,然才力稍弱,尚未足以摹写江山。
  △《别本罗念集》·十三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罗洪先撰。洪先有《冬游记》,已着录。是编,为嘉靖癸亥其同年滁阳胡松所刻。凡“书”二卷,“杂着”一卷,“序记”、“传状”、“铭”、“表”,各一卷,“祭文”及“杂文”二卷,“古、律诗”二卷,盖初刊之本,非其全帙也。
  △《松溪集》·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程文德撰。文德字舜敷,永康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吏部左侍郎,掌詹事府。调南京工部右侍郎,疏辞忤旨,除名归。万历中,追赠礼部尚书,谥文恭。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集第一卷,为对策、讲章,二卷为颂及古体诗,三卷为今体诗,四卷为奏疏、表,五卷为书,六卷为序,七卷为记、跋,八卷为祭文,九卷为传、志铭,十卷为杂着。诗非所长。奏疏内如《赈济疏》,所条陈便宜诸事,颇切明季时政之弊;又所奏《郊坛事例》,皆《明史》各志及《明会典》、王圻《续通考》所未载。考文德自述,谓私淑王子,盖亦讲良知之学者。如《寄诸生书》,称今古圣贤之道,不违其心;《复王畿书》,谓全真返初,以求放心;《跋阳明文录》,谓明德新民,无外无内之疑于禅者,非是。皆不免于回护。至其《论学》云:学问之道,必先立志,志既立,则行有定,格致诚正,戒惧慎独,别其涂辙,学问思辩,自不容已,是尚知以躬行实践为归。史称文德初从章懋游,后乃从王守仁,故与王畿辈之涉于禅悦者,差少异耳。
  △《程文恭遗稿》·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文德撰。此集二十二卷以前,皆文;二十一卷以后皆诗。较《松溪集》为赅备,然体格则一也。
  △《周汉中集》·四卷(内府藏本)
  明周显宗撰。显宗字子考,濮州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汉中府知府。是集前三卷为自稿,皆所着诗词、杂文;后一卷为《感寓录》,则随笔、记也。诗不入格,《感寓录》亦多杂禅语,以空悟为宗。
  △《南北奉使集》·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唐顺之撰。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着录。是编:一为《北奉使集》,乃其以职方郎中出核蓟镇兵籍时所作;一为《南奉使集》,乃视师江浙所作。两集俱载其筹边剿寇之事,先敕谕,次题疏,次启,次诗篇,前后皆无“序”、“跋”。
  △《陈后冈诗集》·一卷、《文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束撰,束字约之,鄞县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河南提学副使。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束与唐顺之为同年,共倡为初唐、六朝之作,以矫李、何之习,而所学不逮顺之。又自翰林改礼部主事,迨复官编修,旋即外调,恒忽忽不乐,年仅三十馀而卒,文章亦未成就。故顺之终以古文鸣,而束无称焉。诗集为顺之所编,皆嘉靖甲午、乙未、丁酉三年之作,其馀仅寥寥数首。文集为张时彻所刊,分京、楚、闽、洛四集,以居官之地名之。初刻于蜀中,又刻于吴郡。此本乃万历中,其同邑林可成所校刊也。
  △《燕诒录》·十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孙应奎撰。应奎字文卿,号蒙泉,馀姚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总理河道,后左迁山东布政使。《明史》附见建阳《孙应奎传》,而以馀姚孙应奎别之。盖与《胡松传》中附载绩溪胡松,均以同姓名合传也。是集,前三卷,皆忆言,其语录也;次书二卷,文二卷,诗三卷;次《河南存稿》二卷,《林居续稿》一卷,则诗文杂编焉。应奎受业于王守仁,讲良知之学,初官礼科给事中,疏劾汪钅宏,颇有直声。然其着作,则自成其为讲学家之诗文而已。
  △《胡庄肃集》·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胡松撰。松有《滁州志》,已着录。是集,惟第二卷末附载诗赋,馀俱杂着。考《明史》本传,松初以礼部郎,任山西提学副使,上边务十二事,帝嘉其忠恳,进左参政。巡抚江西时,会讨广东寇张琏,又援闽破倭,功绩甚伟。然其经世之文,惟《答翟中丞边事书》及《厚蓄》、《实塞》、《防边》、《制蛮》四篇,颇见谋略。馀皆不载集中,岂别有奏议集欤?其中《格物解》,谓心外无事,事外无心,盖从事于姚江之学者,其功名亦略相仿佛焉。卷首有凌约《东游稿序》,邬宗源、赵大纲《南浮稿序》,徐献忠《西游集序》,田汝成、徐渭《浙垣稿序》,殆各集别有专本,此其汇而刻之者也。
  △《别本胡庄肃集》·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胡松撰。是集凡文六卷,诗二卷,与六卷之本稍有增删,而大致相同。
  △《鹤田草堂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蔡程撰。程字亨之,临海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集,诗三卷,文七卷。程当王、李盛行之时,独无摹拟剽窃之习,可谓不转移于风气。然根柢颇薄,亦不能自树一帜。
  △《熊南沙文集》·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熊过撰。过有《周易象旨决录》,已着录。是集,乃隆庆戊辰其门人严清所刻。前四卷为疏、序、书、记,后四卷为题跋、引传、碑铭、祭文、杂着。过留心经学,其文章亦列名八才子中,然集中诸作,大抵应酬之文也。
  △《环溪集》·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沈恺撰。恺有《夜灯管测》,已着录。是集皆所着杂文,乃其门人任子龙所编。前有徐阶《序》,题曰《凤峰杂集序》。又有文徵明《序》,亦题曰《凤峰子诗稿序》。疑今名为后来所追改,而又佚其诗集欤。考《千顷堂书目》,别载《环溪集》二十六卷,则此非其全也。恺文章颇尚古雅,不肯作秦、汉以下语,而模仿太甚,遂与“北地”同归。
  △《闲居集》·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开先撰。开先有《中麓画品》,已着录。是集诗四卷,文八卷,皆归田后所作。其《自序》谓:年四十罢归田里,既无用世之心,又无名后之志,作不必工,信口直写,名其集曰《闲居》,以别居官时苦心也。嘉靖初,开先与王慎中、唐顺之、熊过、陈束、任瀚、赵时春、吕高,称八才子。其时慎中、顺之,倡议尽洗李、何剽拟之习,而开先与时春等复羽翼之。然开先雅以功名自负,既废以后,犹作《塞上曲》一百首,以寓其志。又末卷有《苏息民困或问及颜神事宜》,《渠私议》、《漯议》诸篇,亦尚汲汲于经世,不甚争文苑之名。故所作随笔挥洒,一篇或至数千言。其诗亦往往叠韵至百首,其持论确于李、何,而终不能夺李、何之坛坫,盖有由矣。
  △《蔡可泉集》·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蔡克廉撰。克廉字道卿,晋江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户部尚书。其文每篇皆系以时地,末缀以各体诗及案牍之文。万历初,其子应龙、应麟录而梓之。克廉少与乡人王慎中齐名,而其文乃远不及慎中。苏《序》称:克廉秉枢执钺时,慎中已ㄣ伏故园,日寻欧、曾之绪,而克廉方锐意事功。论者谓慎中“阒寂邱园,故文独工”云云。是当时已有定评矣。
  △《端肃公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葛守礼撰。守礼字与立,德平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左都御史,谥端肃。是集凡文九卷,诗一卷,邢侗为之《序》。
  △《知白堂稿》·十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翁溥撰。溥字德宏,诸暨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谥荣靖。是集乃其门人金元立、潘季驯所编。凡诗六卷,杂文八卷,其中奏疏十五篇,乃巡抚江西及为吏科时所上,皆无关大计,其馀亦大抵应酬之作。
  △《张静思文集》·十卷、《附录》·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选撰。选字舜举,无锡人。嘉靖己丑进士,授萧山知县,擢户科给事中。会太庙祭,世宗遣勋臣代行礼,选抗疏力谏,廷杖,削籍。隆庆初,复原官,终于通政司参议,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曾孙缵曾所编,凡文九卷,诗一卷,其末二卷,则附录居官政绩,及“碑铭”、“小传”也。
  △《氵交滨集》·十卷、《附录》·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蔡撰。有《氵交滨语录》,已着录。是集为其门人李登等所编,凡文六卷,诗四卷,铭赞之类附于诗末;附录二卷,则其朋友赠答与门人称颂之作也。早师真定张,入仕后师朝邑韩邦奇、增城湛若水。平居务讲学,立朝务气节,文章盖非所长云。
  △《崔笔山文集》·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崔涯撰。涯号笔山,太平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集自一卷至七卷,为“奏疏”及“杂着”,八卷为“古、今体诗”,九卷为《虎异》,十卷为《鹊异》,两卷之末,各附以颂德诗文。涯在当时有伉直声,而文章非其所长,诗尤不入格,所谓“虎异”者,涯巡视山西时,有虎自入神庙,为人所殪;“鹊异”者,涯巡视福建时,有叶氏为奴所杀,凭鹊以诉冤。涯皆自纪其事,而所属缙绅各歌颂之,因汇刊集后。昔猛虎渡河,刘宽以为偶然,而涯乃以恍惚之事,引为己功,人之度量相去,盖不可道里计矣。
  △《环碧斋诗集》·三卷、《尺牍》·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祝世禄撰。世禄有《环碧斋小言》,已着录。《西江志》称其工诗善草书,谈理独抒心得,今观其诗,格调颇伉爽,而简汰未严,尺牍更开三袁一派矣。所谓谈理独抒心得者,殆即指《小言》,已订正于杂家类中,兹不具论焉。
  △《司勋文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罗虞臣撰。虞臣字熙载,广东顺德人。嘉靖己丑进士,官吏部稽勋司主事。事迹附见《明史·刘世毅传》。虞臣以初任刑部主事,提牢时,宽假张延龄,为大猾刘东山所讦,下狱拷掠,斥为民;既归,结庐山中,读书纂述,年仅三十五而卒。然其他着作不传,惟是集存。其平生不屑为诗赋,故集中皆散体之文,自六卷以下,则采录所作家乘以足之,惟以《中官传》六七篇参杂其间耳。其文疏快有气,然皆率其才气,纵笔一往,未能范以法度也。冼桂奇《序》,以司马迁拟之,谈何容易乎!
  △《五岳山人集》·三十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黄省曾撰。省曾有《西洋朝贡典录》,已着录。是集凡赋诗十八卷,杂文二十卷。王世贞《序》称:其古今体诗,皆出自六代、三唐,于他文亦推许甚至。及其为《艺苑卮言》,则云勉之诗如假山,虽尔华整,大费人力。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亦谓其诗品太庸,沙砾盈前,无金可采。今观其集,两家之说不虚矣。中第二十卷为《客问》四十章,二十一卷、二十二卷为《拟诗外传》,二十三卷为《黄氏家语》,明人亦摘出别行。其客问、杂论、物理,多臆揣之说,《拟诗外传》,未免优孟衣冠,至《家语》创立篇名,俨同孔氏,抑又僭矣。
  △《蓉山集》·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董燧撰。燧字兆时,蓉山其号也,临川人。嘉靖辛卯举人,官至南京刑部郎中。燧少从王艮、聂豹讲良知之学,是集自首卷至六卷,皆其问答会语,七卷至十卷为诗,十一卷至十六卷为杂文。
  △《孔文谷诗集》·十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孔天允撰。天允字汝锡,号文谷,又号管涔山人,汾州人。嘉靖壬辰进士第二,于故事当授编修,以藩戚,外补陕西提学佥事,官至浙江布政司参政。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管涔山人如新调鹦鹉,虽复多言,舌音终强,盖深不取之。此集为同安洪朝选所刻,内《履霜集》一卷,《泽鸣稿》一卷,《渔嬉稿》以编年为次,自隆庆丁卯至万历戊寅十二年所作,分十二卷,校以浙江采进之本,佚阙尚多,非其完帙。考《千顷堂书目》,亦载《天允诗集》十四卷;则黄虞稷所见,即此本矣。
  △《孔文谷文集》·十六卷、《续集》·四卷、《诗集》·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孔天允撰。此本较其家刻,多文集二十卷,而诗则惟有《履霜集》、《渔嬉稿》、《阙泽鸣稿》一卷,所作《霞海》篇,亦不在其中。相其诗集版式,盖随作随刻,故传本多少不定也,焦《国史经籍志》,载《天允集》仅三卷,是即多所续增之明验矣。
  △《霞海篇》·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孔天允撰。是编乃其督学浙江时,案临台州所作,故以《霞海》为名,凡诗三十四首,力摹“三谢”而未成。如《望司成程公诗》起句曰:“瞻涂ㄕ来旌,邂逅欣遽斯。”以“ㄕ”字为“引领而望”之意,是不止札闼鸿休矣。
  △《山文集》·十卷、《诗集》·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冯汝弼撰。汝弼有《山杂记》,已着录。其官工科给事中时,论劾汪钅宏罪状,直声震动一时。其人足以不朽,其诗文则以人见重,非以词章传也。
  △《粤台稿》·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谢少南撰。少南字与槐,上元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河南布政司参政。是集乃其提学广西时所作,诗与文各一卷,诗尚不失清拔,文则未之逮也。《千顷堂书目》别载少南《河垣稿》一卷,《谪台稿》一卷,今未见传本,疑其佚矣。
  △《序芳园稿》·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伊撰。伊字子衡,平湖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广西按察司副使。是集为其甥沈懋孝所选,附以刘子伯批点,其诗时有清脱之致,而酝酿未深。
  △《菲泉存稿》·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来汝贤撰。汝贤字子禹,萧山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礼部主事。是集凡诗二卷,文六卷。末附许应元所撰《墓志》及姜宝所撰《诬枉记》,盖汝贤由丹阳知县,行取入都后,同僚谮其受金,为巡按御史所论劾,故作此以辩之。宝,即汝贤之门人也。《千顷堂书目》载此集作十六卷,疑或有《续集》而佚之。至云汝贤字汝禹,则“汝”字传写误耳。
  △《洛原遗稿》·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白悦撰。悦字贞夫,武进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江西按察司佥事。悦为尚书昂之孙,家世鼎贵,而独刻意学诗,句调华赡,神理颇清,视当时襞积者,差胜,特格律未能变化,往往雷同。
  △《蒋道林文粹》·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蒋信撰。信有《道林诸集》,已着录。是集,为其门人姚学闵所编。其文不事华藻,惟直抒胸臆,期于明畅而止。盖信尝从王守仁于龙场驿,后又从湛若水游,所重惟在于讲学耳。
  △《巾石遗编》·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吕怀撰。怀有《周易卦变图传》,已着录。据《千顷堂书目》所着,《巾石类稿》本三十卷,是集不知何人所编,皆掇拾于残剩之馀,寥寥数篇,不成卷帙,疑原本散佚,此或其子孙所录存也。
  △《闵午塘诗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闵如霖撰。如霖字师望,号午塘,乌程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是集为其门人吏部侍郎姚宏谟所编,诗多应酬之作,虽清圆而乏骨力,古体尤不擅长。《千顷堂书目》载,《午塘集》十六卷,殆尚有文集九卷,而佚之欤。
  △《冰玉堂缀逸稿》·二卷、《兰舟漫稿》·一卷、附《二馀词》·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如纶撰。如纶字德宣,号午江,太仓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福建布政司参议。文集为其子谦亨等所编,初稿本十卷,以弗戒于火,稿尽亡。谦亨搜求残剩,缉为二卷,故题曰《缀逸》。其诗别名《兰舟漫稿》,为如纶所自编,乃嘉靖甲辰服阕,补江西按察司佥事时,途中所作。其诗馀别名《二馀词》,亦如纶自编,二馀者,如纶别号也。
  △《包侍御集》·六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包节撰。节有《陕西行都司志》,已着录。是编,前二卷为《台中稿》,官御史时作;后四卷为《湟中稿》,戍庄浪时作。二编皆兼载诗文。节尝谓《文苑英华集》可以续《昭明文选》,因辑《苑诗类选》三十卷,故所作纤丽为多,大抵皆取材于是也。
  △《承启堂稿》·二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薇撰。薇字懋垣,海盐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礼科给事中。隆庆初,赠太常寺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门人严从简所编,凡“诗”七卷,“文”二十卷,附录“志铭”、“行状”、“墓表”、“传诔”一卷,末一卷,则其曾孙嘉徵“二疏”,并“行状”、“志铭”也。嘉徵字孚千,天启辛酉副榜贡生,官松溪县知县,尝劾魏忠贤十大罪。其疏,为世所传云。
  △《自知堂集》·二十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蔡汝楠撰。汝楠有《说经记》,已着录。是集诗七卷,文十七卷,其门人朱炳如所编。《明史》称汝楠初喜文章,从王慎中、唐顺之、高叔嗣、顾、皇甫氵孝兄弟游;中年复好讲学,与邹守益、罗洪先相善。诗格遂渐颓唐,颇有寿陵馀子,失其故步之讥。然汝楠才地本不足雁行王、唐诸人,亦不尽系于讲学之后,荒废吟咏也。
  △《泾林集》·八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周复俊撰。复俊有《东吴名贤记》,已着录。是集一名《六梅馆集》,凡诗三卷,杂文五卷,其诗皆有杨慎评语。据其孙元幸《跋》,盖慎戍南之时,与复俊遇于仙屯阝草堂,剧谈七昼夜,因为评定其诗。一梓于蜀中,再梓于玉田,后编入全集,评亦遂仍其旧云。
  △《龙全集》·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畿撰。畿字汝中,号龙,山阴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兵部武选司郎中,事迹具《明史·儒林传》。畿传王守仁良知之学,而渐失其本旨。如谓:虚寂微密,是千圣相传之秘,从此悟入,乃范围三教之宗。又谓:佛氏所说,本是吾儒大路,是不止阳儒而阴释矣。故史称其杂以禅机,亦不自讳。《史》又载:“畿尝言学当致知见性而已,应事有小过,不足累。”故在官不免干请,以不谨斥。盖王学末流之恣肆,实自畿始。《明史》虽收入《儒林传》,而称士之浮诞不逞者,率自名龙弟子云云。深着其弊,盖有由也。是集为其子应斌、应吉所编,凡语录八卷;书序、杂着、记说,共九卷;诗一卷;祭文、志状、表传二卷。其门人萧良刊之,丁宾又为重镌,而益以《大象义述》一卷,传志、祭文一卷。
  △《龙语录》·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畿撰。是编虽名语录,实即畿之文集,前有李贽《序》,谓之《龙集抄》,盖又经贽所品定也,合是二人以成此书,则书可知矣。
  △《王侍御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瑛撰。瑛字汝玉,无锡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编,为其子鸿胪寺主簿同所刊,盖欧大任所选定。前二卷为古体,后五卷为近体。前有《小传》,亦大任所作,末有崔铣《两巡纪行稿》,《跋》一篇。两巡者,一出理北直隶、山东、河南马政,一巡按福建也。集中无此标目,盖其诗已散入集中,铣《跋》无所附丽,故缀于后。郑启谟《序》题曰:《石沙漫稿》,亦与此本标题不同,则瑛世居石沙山,初以名集,同改题今名也。
  △《少峰草堂诗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林应亮撰。应亮字熙载,侯官人,人瑞翁春泽子也。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户部右侍郎,总督仓场。是集,《千顷堂书目》作二卷,此本仅一卷,其诗皆沿七子之派。
  △《寒屯阝集》·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苏志皋撰。志皋字德明,别号寒屯阝,固安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副都御史。此集凡诗二卷,杂文二卷,有汪来《后序》,称其尚有《巡抚奏议》十八卷、《译语》、《画跋》、《恒言》,各一卷,今并不传。
  △《东白草堂集》·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顾存仁撰。存仁有《太仆寺志》,已着录。是编诗,分四集,每集一卷。曰《使蜀初编》,存仁为给事中时作;曰《居庸内编》,曰《居庸外编》,曰《居庸别编》,存仁编管保安时作。《别编》末,《答罗太史》韵十首,自记作于吴中,盖当隆庆改元,存仁将起用时也。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其建言,受杖,起草时鬼近榻前,诘旦鸦鸣户上,无所畏缩,其劲直如是。故其诗亦称心而谈,罕锻炼之功云。
  △《期斋集》·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吕本撰。本字汝立,号南渠,又号期斋,馀姚人。初冒姓李,晚乃归宗。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安。本在位不久,即遭忧以归,遂不复出,家居数十年,以亭馆花竹之胜,擅名一时。是编,诗四卷,文十卷,为其子礼部主事元所编,大抵应酬之作,仍沿台阁之体。
  △《璞冈集》·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马汝彰撰。汝彰字存美,璞冈其号也,汲县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南右布政使。是编,乃汝彰所自编。垂没之时,其友人阴秉欲刻之,汝彰不可;汝彰没,其嗣子绳祖与其婿阮承谦始刻之,而秉为之《序》,其始末具载《序》中。凡文一卷,诗一卷,诗馀一卷,皆不擅长。盖其友、其子、其婿,均不及汝彰之自知也。
  △《许水部稿》·三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许应元撰。应元字子春,钱塘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广西布政使。是集乃应元官夔州知府时所自刊。以皆官郎署时所作,故仍以水部名集,凡诗一卷,文二卷。
  △《元光漫稿》·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徵撰。徵字诚之,湖广桃源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布政司参议。归田后结庐于元光洞,因以名集。其于律诗题曰“八句”,而不名律诗;于绝句题曰“四句”,而不名绝句。为唐、宋诸集,未见之例。诗多出韵,又不合洪武正韵,亦不知何说也。前《序》称六卷,而其书实止五卷,后馀一页,盖残阙之本,故今以五卷着录焉。
  △《荩心堂集》·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尚文撰。尚文字宝江,真定人。嘉靖壬辰武进士,累官福建总兵官,挂征蛮将军印,都督同知。明万历戊寅,广西桂林、柳州,苗犭童煽乱,马平犭童韦王朋率东瓯,大产诸蛮,攻掠屯阝落,尚文剿平之。是书所载,只当时奏疏、启,附以赠言、寿序之类。故标题《荩心堂集》,而以《征蛮纪略》为子目。然韦王朋与堡兵争斗之由,及要挟东瓯大产诸蛮事实,书中多不一叙,又十寨先后分合开设事宜,亦未能备载,均不及《明史·土司传》,及《广西通志》之详实。非纪事之书,与纪略之名,殊不相应。今从其总名,仍题曰《荩心堂集》,存其目于《集部》,庶不失实焉。
  △《白山房集》·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高应冕撰。应冕字文中,仁和人,嘉靖甲午举人,官光州知州。是集,序、记、杂文,凡八十七篇,中如《游闲公子》、《白先生》、《羲皇上人诸传》、《虞秦对曹交篇》诸文,大抵构虚托喻,游戏笔墨。惟《纵囚一辨》,差为有见云。
  △《求志斋言草》·三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瀚撰。瀚号龙岳,秀水人,嘉靖甲午举人,官至廉州府知府。是集兼载诗文,词颇质实,而微嫌钝置。前有薛侨《序》,称所着学论十篇,尤其平日所自得。今在第十七卷中。然皆宋儒所常言,无所阐发也。
  △《孙文恪集》·二十卷、《附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孙升撰。升字志高,馀姚人,燧之子也,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是集,文十四卷,诗六卷,其子钅龙等所编。有《与人论诗文书》云:李空同步武古人,学李譬则燕途入秦,车辙所历,可循而至。又云:空同与何大复辩论,诋其好词乖法之失。何氏亦尝诋李,谓其作疏卤,间涉于宋。总之,负气求胜,各不相下。观于是言,可以知其瓣香所在矣。附录一卷,乃其继室杨文俪作。文俪,仁和人,工部员外郎应獬之女。诸子成进士者四人;钅龙,铤、钅广皆至尚书,钅宗至太仆寺卿,皆文俪教之。盖有明一代,以女子而工科举之文者,文俪一人而已。诗其馀事也。
  △《西野遗稿》·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玑撰。玑字邦在,号西野,丰城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是集,前有何钅堂《序》,称玑文稿多毁于火,仲孙自茂掇拾其仅存者,裒为五帙授梓。此本多至十四卷,又崇祯中,其曾孙九畴所刻也。凡文十卷,诗三卷,杂着一卷,诗中以古体与五言古风,分为二目,殊乖体例。
  △《文肃集》·二十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赵贞吉撰。贞吉,字孟静,内江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文渊阁大学士,谥文肃。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六卷,文十七卷。贞吉学以释氏为宗,姜宝为之《序》曰:今世论学者,多阴采二氏之微妙,而阳讳其名,公于此能言之,敢言之,又讼言之、昌言之,而不少避忌。盖其所见真,所论当,人固莫得而訾议也。其持论可谓悍矣。
  △《骆两溪集》·十四卷、《附录》·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骆文盛撰。文盛,字质甫,武康人。嘉靖乙未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初,蔡汝楠刻其诗集七卷,并为之评点。卷首汝楠《序》,即为诗集而作。此集,益以杂文、笔记七卷,盖杨鹤所续增也。其诗文皆于浅弱之中,时有清远之致,盖文盛官翰林时,以不附严嵩,遂移疾不出,后贫病垂死,有以千金求居间者,尚力挥之,至殁无以葬。事具吴尚文《序》,及卷末尚文书事中。是其胸次本高,故吐言不俗,特编次者,欲取卷帙之富,未能尽翦其榛苦耳。
  △《奚囊蠹馀》·十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张瀚撰。瀚有《台省疏稿》,已着录。是集,赋一卷,诗九卷,记一卷,杂着一卷,墓志二卷,行状、行略一卷,祭文一卷,书二卷。瀚于万历中以忤张居正罢归,颇着风节。《浙江通志》称其善书法,工点染,诗文庄严典则,归之尔雅;然集中酬赠牵率,什居六七,虽平正无瑕,而殊少酝酿。其《自序》谓:奔走四方二十馀年,每以一囊自随,凡所得简札、诗帖,俱纳其中。积久蠹蚀,因取其字画稍全,章句可读者,录出成帙,故名曰《奚囊蠹馀》云。
  △《琏川诗集》·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施峻撰。峻字平叔,归安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青州府知府。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平叔以七律自诩,然殊不见好。诸体过修边幅,未免气馁。是集,有顾应祥《序》,亦谓唐以后诗,音调格律相尚,锻炼益工,其气益弱,亦似微致不满焉。
  △《陈梧冈集》·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尧撰。尧字敬甫,号梧冈,南通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明史·艺文志》载:尧文集五卷,诗集三卷。是集乃文二卷,诗二卷,与《志》不符,然首尾完具,篇次分明,《志》盖偶沿《千顷堂书目》之误也。其文朴直不支,而微伤太质,其诗又逊于文。
  △《骊山集》·十四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赵统撰。统有《杜律意注》,已着录;是集乃杨光训所编。集中自谓:“嘉靖丁未,误雠陷狱,近三十年,多为诗。万历癸酉恤归,仍岁为一集。”此本凡赋及诗九卷,文一卷,杂着二卷,诗话二卷,总题曰《骊山集》,似光训有所删汰也。前有朱勤{艹美}《序》,称其命意搜微,多出己见。大都骨力莽苍,学殖淹博,稍稍融透,莫难雁行献吉。然则明讥其未融透矣,何不悟而犹刊以弁集也?
  △《方山文录》·二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薛应撰。应有《四书人物考》,已着录。是集为应所自编。其学初出于邵宝,后从泰和欧阳德,德,姚江派也。又从高陵吕冉,冉,河东派也。故所见出入朱、陆之间。然先入为主,宗良知者居多。集中论学之语,互有醇疵,盖由于此。至其《职势论》中称:“党锢兴,而汉社屋;玄谈盛,而晋室倾;清流浊,而唐祚移;学禁作,而宋舟覆。其初文雅雍容,议论标致,不过起于一二人之猎胜。而其究乃致怨恶沸腾于寰中,干戈相寻于海内,而溃败不可收拾”云云。若于七八十年之前,预见讲学之亡明者,则笃论也。其文章当李、何崛起之时,独毅然不变于风气。然应以时文擅长,古文特自抒胸臆,惟意所如。故往往轻快有馀,少停蓄深厚之意,如十五卷《费文通传》,称公生成化癸卯三月十四日,距卒六十有六年。初娶娄氏,以产卒;继娶金吴都御史女,复卒,俱赠夫人。五子:长某,次某,云云。此志状之文,非传之体,于文格亦多未合,所谓不践迹,亦不入于室者欤。所作史论,如汉武帝、苏轼诸篇,特为平允。而《汉文帝论》中,称贾生不死,文帝终必用之。《贾谊论》中又称,文帝终不能用之。取快笔端,自相矛盾,亦不可尽据为典要也。
  △《两城集》·二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靳学颜撰。学颜字子愚,济宁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吏部左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前有于若瀛《序》,称所着有《闲存集》、《两城集》、《荒稿园志》等部。殁后所存,仅十之二三。其子需等复裒辑为:诗十四卷,文六卷,即此本也。其诗格律清整,而蹊径尚存,不脱历下流派,文则偶然挥洒而已。
  △《嵩阳集》·(无卷数,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刘绘撰。绘字子素,一字少质,光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重庆府知府。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首赋、次诗、次书、次疏,复以诗赋殿后,而不分卷帙,盖编次未定,旋作旋刊,明人文集,往往多如是也。其诗局度颇宏整,而乏深致,文不加修饰,畅所欲言,如《春秋补传序》云:古之注经者务简,后之注经者务繁;古之注经者务简而经益明,后之注经者务繁而经益晦。六经之注,莫不皆然,而《春秋》为甚。持论颇为平允。至劾夏言一疏,但以不戴所赐香叶冠激世宗之怒,则非谏臣之体,案《明史·夏言本传》称,赐香叶束巾,言谓人臣非法服不受。帝积愤欲去言,严嵩因得间之。至言得罪下狱,帝犹及前不戴香冠事。据此,则绘是疏或当有所受之欤?
  △《王氏存笥稿》·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维桢撰。维桢字允宁,华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明史·文苑传》附见《李梦阳传》中。《千顷堂书目》载:维桢《存笥稿》二十卷,又全集四十二卷。今全集未见传本,惟此集存,乃其友馀姚孙升所编也。前十六卷为杂文,后四卷为古今体诗。升《序》称:其文法司马迁,诗法汉、魏,近体尤宗杜氏。朱彝尊《静志居诗话》,则谓七律滞钝,五言有句无篇。今观其集,彝尊之论为允。胡应麟又称:其文矫健胜其诗,亦不尽然。
  △《天山草堂存稿》·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何维柏撰。维柏字乔仲,南海人。嘉靖乙未进士,改庶吉士,授监察御史,坐劾严嵩,廷杖,除名。隆庆初,复原官,累迁南京礼部尚书,谥端恪,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文六卷,诗二卷。文集中有《讲义》、《语录》二种,皆以《白沙绪论》为宗。其诗亦多讲学语,盖维柏尝从陈献章游也。朱彝尊《明诗综》谓其《乞休诗》云:“乐事尚饶新岁月,胜游不改旧山。”乃侍其父与乡人,为九老会时所作。今考《乞休诗》为万历丙子,得旨归老之作。而和其父与九老韵七律二首,则作于嘉靖戊申,乃劾严嵩后削籍归里时作。彝尊徵引偶误,殆亦未见此集欤。
  △《金斋集》·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宋诺撰。诺字子重,号金斋,故城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兖州府知府。是集,文三卷,诗一卷,而别以策对、书启之类附入诗后。其《历官条教》,又标《政绩》一目,体例颇为糅杂,集中大抵宦游应酬之作。
  △《沈凤冈集》·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沈良才撰。良才字凤冈,泰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其为吏科给事中时,尝疏劾严嵩,颇见风采,诗则尚未成家。
  △《陈文冈集》·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陈撰。,鄢陵人,文冈其字也。嘉靖乙未进士,官至甘肃巡抚。是集诗文多率笔,奏疏亦多迂论。
  △《省中稿》·二卷、《二台稿》二卷、《归田稿》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明许撰。字仲贻,上元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尚宝司卿。《二台稿》、《归田稿》皆诗集,惟《省中稿》兼有杂文。诗格颇爽俊,当其合处,时得古人之意;而失于芟择,多参以应俗之作,遂不免沙中金屑之憾。《千顷堂书目》载,所作尚有《武林稿》一卷。此本不载,或装缉者偶佚欤?
  △《徐阳溪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徐灿撰。灿字文华,后更字本充,号阳溪,奉新人。嘉靖丁酉举人,尝馆于严嵩家,一日嵩与朝官燕,方献酬,客皆跪受爵,灿遂慨然辞归,盖亦知几之士,较贤于张{角}。平生喜讲良知之学,故其文皆质俚,诗亦类“《击壤集》派”。
  △《见沧文集》·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茅瓒撰。瓒字见沧,钱塘人。嘉靖戊戌进士第一,官至吏部左侍郎。是集为其门人赵应元所编,而其子藉吉校刊之,第一卷为廷对策,二卷至七卷为各体诗,八卷以下皆杂文,大抵应俗之作也。
  △《袁文荣诗略》·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袁炜撰。炜字懋中,慈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谥文荣。事迹附见《明史·严讷传》。史称:炜才思敏捷,帝半夜出片纸,命撰青词,举笔立成。遇中外献瑞,辄极词颂美。帝畜一猫死,命儒臣撰词以醮。炜词有“化狮作龙”语,帝大喜。其诡词媚上多类此。时谓李春芳、严讷、郭朴及炜为“青词宰相”。又称:炜自负能文,见他人所作,稍不当意,辄肆诋诮。馆阁士出其门者,斥辱尤不堪,故人皆畏而恶之。是编首,题门人王犀登校。盖犀登以山人游炜之门也。申时行《序》称,炜所为诗甚多,岁久散逸。其孙景祖、景高搜遗草,得若干首,名之曰《诗略》,案《明史·艺文志》,袁炜诗集八卷,是炜别有全集。此其选本,故题曰《诗略》耳。集中佳句寥寥,不识何以狂傲如是。又两卷无一应制之作,殆犀登削之耶?
  △《爱吾庐集》·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徐良傅撰。良傅字子弼,东乡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吏科给事中,以言事斥为民。其门人汤显祖所作传,载其行履颇详。集凡八卷,诗体略近七子,气度安雅,而风骨不足以振之。古文则序多至数十篇,而论、碑、记、祭文,仅得六篇。第八卷中,题曰:瑞金杨于庄采补,疑本有散佚,而后人掇拾刊行之,非其全也。
  △《崇兰馆集》·二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莫如忠撰。如忠字子良,华亭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浙江布政使。告归,杜门着书,年至八十馀乃卒。《明史·文苑传》附载《董其昌传》中。其诗颇具唐音,五言近体尤多佳句。文则应俗之作居多,惟题跋十馀则,颇为雅令。案:如忠精于赏鉴,流传墨迹,题识最多,此所收犹未尽也。
  △《陈两湖集》·三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昌积撰。昌积号两湖,泰和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尚宝司少卿,兼翰林院学士。尝手删其文为《龙津稿》,后其子文扬、文振又益以古今体诗,合为此集。其诗文悉才调富有,而驰骤自喜,细大不捐。
  △《松风轩藏稿》·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昌积撰。此集《千顷堂书目》不着录,盖其初刻未定之本也。
  △《已宽堂集》·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鎏撰。鎏字子兼,号雨泉,吴县人,自署曰颍川,从郡望也。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四川提学副使,署布政使。是集所载诗,自嘉靖壬辰至万历乙亥,计四十四年之作,篇什虽多,颇伤芜杂。前有岷王定耀《序》,言其子出《已宽堂诗文》二编,而此帙有诗无文,盖不全之本也。然《千顷堂书目》已作四卷,则文集之佚久矣。
  △《钱永州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钱芹撰。芹字懋文,号泮泉,海盐人,琦之次子也。嘉靖戊戌进士,官至永州府知府,故以永州名集。首列奏疏二卷,颇切当时利弊,其《斥异端》一条,盖为陶仲文而发也。惟其学出自湛若水,后乃改从王守仁,故于姚江一派,推挹颇深,持论不无少偏云。
  △《华阳漫稿》·十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章焕撰。焕有《平倭四疏》,已着录。其官总督南京仓储副都御史时,以赴任迟延,言者劾其怠慢君命,逮治,谪戍广东。卷中题“罗浮山人”,盖在粤时所自号也。集为其子德基所编,凡奏疏四卷,杂文九卷,诗一卷,而以德基从戍时赋诗百馀首,附于末。
  △《天目山斋岁编》·二十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吴维岳撰。维岳字峻伯,孝丰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右都御史,巡抚贵州。《明史·文苑传》附见《王世贞传》中,为嘉靖广五子之一。是集皆其读书天目山时,吟咏倡和之作,分年编次,起嘉靖己亥,讫壬戌,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峻伯诗如铅刀土花,不堪洒削。虽诋之太过,然覆核斯集,其论亦非无因也。
  △《白华楼藏稿》·十一卷、《续稿》·十五卷、《吟稿》·八卷、《玉芝山房稿》·二十二卷、《耄年录》·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茅坤撰。坤有《徐海本末》,已着录。是编《藏稿》、《续稿》皆其杂着之文,《吟稿》则皆诗也。《玉芝山房稿》文十六卷,诗六卷,《耄年录》则诗文杂编,不复分类。坤刻意摹司马迁、欧阳修之文,喜跌宕激射,所选《史记钞》、《八家文钞》、《欧阳史钞》,即其生平之宗旨。然根柢少薄,摹拟有迹。秦、汉文之有窠臼,自李梦阳始;唐、宋文之亦有窠臼,则自坤始。故施于制义则为别调独弹,而古文之品,终不能与唐顺之、归有光诸人抗颜而行也。至《耄年录》,则精力既衰,颓唐自放,益非复壮盛之时,刻意为文之旧矣。
  △《大拙堂集》·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载鸣撰。载鸣,字虚卿,泰和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通政使。是集前六卷为杂文,后二卷为诗,末一卷为杂着,载鸣为杨士奇之裔。士奇,泰和人。嘉靖戊戌《题名碑录》亦作泰和人,而卷首称庐陵杨载鸣,盖署古郡名也。
  △《大司空遗稿》·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绍儒撰。绍儒字师孔,南海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尚书。是集文八卷,诗二卷。诗皆嘉靖四十年以后,至万历八年以前之作。其文有意刻画韩、柳,而往往失之粗率。诗则音调谐美,亦学唐格而过于摹拟者也。
  △《让溪甲集》·四卷、《乙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游震得撰。震得,字汝潜,婺源人。嘉靖戊戌进士,授行人,擢监察御史,以疏谏世宗好方士,廷杖谪外。后官至左副都御史,巡抚福建,以兴化失守罢归。再起督辖南京粮储,震得少与欧阳德、邹守益诸人游,故颇讲姚江之学。然《与王畿书》,多所规正,犹异于末派之狂禅。兴化之役,由指挥欧阳深孤军战没,震得封疆大臣,不能不为法受恶。且所荐谭纶、刘显、戚继光诸人,卒皆有所建立,故论者或恕焉。是集其所手定,甲集四卷,皆讲学之语,乙集十卷,则诗、文、杂着也。
  △《鸡土集》·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刘乾撰。乾字仲坤,号易,保定人。嘉靖戊戌进士,官国子监丞。是集诗、词二卷,赋、记、杂文四卷。其以“鸡土”命名者,《自序》谓梦入太极宫见玉鸡,以为文章之兆,其说颇荒唐不经,诗文亦不入格。而《梦上天诗》、《梦戚赋》、《纪梦文》诸篇,乃屡屡见之集中,何其好说梦欤?
  △《青峰存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汪柏撰。柏字廷节,号青峰,浮梁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光禄寺卿。其文气度恬雅,无剽窃摹拟之病,而微嫌其弱。诗亦学宋格而未成。盖不囿于李、何之门径,而其力又不足以胜之也。集为其侄思聪所刻,第一卷为表、论,第二卷为诗歌、乐府、词,三卷以下皆杂文,编次殊为错乱。思聪《序》称,柏历官广、浙,正当海寇猖獗之时,经略海防,不啻数万言,居常自谓:应酬文字,虽蒙士大夫许可,不过空言。此则身当其事,曲中机宜,异时修海防者,吾言恐不可废。讠誊写成帙,以呈大参王公及巡海林公。未及领回,此后无缘复取云云。则此集所存,原非柏惬意之作矣。
  △《同春堂遗稿》·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刘熠撰。熠字元丽,海盐人。嘉靖庚子举人,官至监察御史。是集乃崇祯丁丑,其曾孙江南布政司参政泓所编。国朝顺治中,其元孙维栋始刻之。韵语皆非所长,古文亦不入格。
  △《泌园集》·三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董份撰。份字用均,泌园其号也,乌程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是集为其孙嗣茂所编,凡诗七卷,文三十卷。
  △《严文靖公集》·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严讷撰。讷有《春秋国华》,已着录。《明史》讷本传称:讷入直西苑,所撰青词皆称旨。然文格未能拔俗,集中亦大抵应酬之作,末附诗四十六首。朱彝尊录其《对月》一首于《明诗综》,与此本颇有异同,殆有所点窜欤?
  △《高文襄公集》·四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有《春秋正旨》,已着录。是编分《外制集》一卷,《纶扉内稿》一卷,《外稿》一卷,《献忱集》二卷,《政府书答》二卷,《掌铨题稿》十四卷,《南宫奏牍》二卷,《防边纪事》一卷,《伏戎纪事》一卷,《绥广纪事》一卷,《程士集》二卷,《本语》三卷,《春秋正旨》一卷,《大学直讲》一卷,《中庸直讲》一卷,《论语直讲》三卷,《问辩录》五卷,《病榻遗言》二卷,每类前各有题词。《明史·艺文志》作《献忱集》五卷,《诗文集》四十四卷。今《献忱集》即在卷内,而四十四卷中有文无诗,殊不可解。又别本四十二册,无卷数,以《问辩录》居首,内多《土蛮纪事》、《靖夷纪事》二种,馀皆相同。疑为初刻之本也。
  △《玉堂公草》·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高拱撰。是编首载《大学讲义》一卷,《中庸讲义》一卷,《论语讲义》三卷,皆嘉靖间藩邸所讲。次为《程士录》二卷,载嘉靖戊午及乙丑乡会录序及所撰程文,三场皆备,独无《易经》文,未喻其故。后为《献忱集》二卷,皆辞谢称贺诸表奏;次为《纶扉稿》一卷,则在政府时作也,皆已见全集。此盖初刻之本,故《纶扉外稿》不与焉。
  △《外制集》·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嘉靖乙巳,世宗令辅臣举编修二人、检讨三人,于中秘撰文官诰敕,拱时在列。是编乃其代言之稿也。前有《自序》,称掌诰敕者,初以阁学或翰詹掌贰。后乃属之两院供事官,至是始复翰林之旧云。
  △《政府书答》·四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皆录其为首辅时,与各省文武大僚尺牍。分《庚午防秋》、《款处北边》、《捷宣东塞》、《安绥广东》、《服贵番》、《各省应答》、《调处徐府》等七目。其文大都为筹酌时政而发。至徐阶一事,则全为自明心迹而设矣。
  △《万子迂谈》·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万衣撰。衣字章甫,浔阳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河南左布政使。是集《内编》一卷,通论天地造化之理,及古今人事之变;《诸经记》二卷,上卷专解五经之义,多杂采先儒之说,如论《朱子诗集传》一条,本之王应麟,《论淫诗》一条,本之王柏,《论春秋策书》之例十有五,而笔削之义有八一条,本之赵氵方者不一而足。然谓“六经”,皆厄于传疏,其宗旨未免偏僻。下卷专论律吕,其云十分为寸,则三分损益之法不可行。以之规西山之误,则颇为明确。其《迂谈外篇》一卷,杂论兵制、屯盐等事。又文三卷,诗一卷,书启一卷,皆不过直抒胸臆,不复计其工拙矣。
  △《履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万士和撰。士和字思节,宜兴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恭。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词三卷,杂文九卷。其官江西、贵州、湖广、山东,以至为宗伯时事迹,颇散见于其中。然过任自然,罕铸词之功,盖士和受业唐顺之,能不染七子雕绘之习?而殚心吏事,又未能竟其业也。
  △《瞿文懿制敕稿》·一卷、《制科集》·四卷、《诗文集》·十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瞿景淳撰。景淳字师道,号昆湖,常熟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右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汝稷所编,首卷《制稿》十一篇,《敕稿》二十七篇,盖即《明史·艺文志》所谓《瞿景淳内制集》也。其制科集四卷,皆应试策论诸作。诗文集十六卷,则文居其十五卷,诗赋一卷,特附见备体而已。景淳清介自持,史载其与严嵩论胡宗宪,及不撰陆炳妻诰词,皆触忤权奸,无所惮畏。其制义亦名一时,至今有王、唐、瞿、薛之称,古文则非所擅长也。
  △《石龙诗草》·四卷、《附刻》·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徐学诗撰。学诗字以言,别号龙川,上虞人。嘉靖甲辰进士,授刑部主事,迁郎中。以劾严嵩父子罢职。隆庆初,起南京通政司参议,未上而卒;赠大理寺少卿。学诗不以诗名,而所作音节颇清亮,盖尝与李攀龙相赠答,故流派与之相近,遗稿多阙字,邑人黄之璧为补入,以圈别之,后二卷,则附刻《劾嵩疏稿》及传略诸篇。
  △《山带阁集》·三十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朱曰藩撰。曰藩字子价,号射陂,宝应人,南布政司参政应登之子。嘉靖甲辰进士,官至九江府知府。是集诗十五卷,杂文十八卷。应登诗仿李梦阳,曰藩则法杨慎,尝因所知,通讯滇南,慎为选其诗七十馀首品题之。其在金陵,悬慎画像于寓斋,集中有《人日瞻礼升公像诗》是也。然其诗丽,仅得慎之一体。王世贞《艺苑卮言》谓其如高座道人,忽作番语,则诋之太甚矣。
  △《石室秘抄》·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魏文夜撰。文夜字德章,侯官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广西按察司使。是集初刊于万历丙戌,崇祯庚午,其孙定海知县汝为又重刊之,凡杂着二卷,皆读书论古之作。其中如《驳方孝孺之疑子华子》,则未睹晁公武及朱子说;谓王充假蔡邕以自重,则未考充为肃宗时人,不免疏舛。第三卷为诗,五卷、六卷为杂文,中《征支罗记》、《征龙洲记》、《松潘备兵本末》,叙其战功颇详。福州道山下,有朱子所书“石室清隐”字,文夜家近山麓,遂以名其集云。
  △《白雪楼诗集》·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李攀龙撰。攀龙有《诗学事类》,已着录。此集刻于嘉靖癸亥,犹在《沧溟集》之前,前有魏棠《序》,又有拟古乐府《序》二篇,一为历城许邦才撰,一为攀龙自序。盖当时特以乐府相夸,然而后来受诟厉者,亦惟乐府最甚焉。
  △《李沧溟集选》·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攀龙撰,宋光庭所选。光庭,莆田人,始末未详。王、李二家,皆以诗擅长,文则不逮诗远甚,攀龙之文,尤不逮王世贞。光庭乃独选其文,可谓不善持择矣。每卷之首,皆题曰《补注李沧溟集》,而书实无注,亦不可解。
  △《敬所文集》·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宗沐撰。宗沐有《海运详考》,已着录。此集自一卷至十卷,为序、颂、书、启,曰《内编》;十一卷至二十卷为诗、论、碑、赋、说、传、书后、约、策问、祭文、行状、铭志、讲义,曰《别编》;二十一卷至三十卷,为奏疏、杂着、文移,曰《外编》。《明史·艺文志》载:宗沐奏疏四卷,文集三十卷,此本止三十卷,而奏疏在焉,卷首题门人张位选集。然则史所载者其全集,此为位所编定欤?抑其奏疏,又有集外别行之本,史并载之也?
  △《师暇裒言》·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吴桂芳撰。桂芳字子实,新建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工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总督两广时所自编,时方御倭,故题曰《师暇裒言》。其文平正通达,无钩章棘句之习,而亦无警策。盖犹沿台阁旧体,诗力摹唐调,亦颇宏敞,而有学步太甚者。如陈子昂有“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句,桂芳送张玉亭虑囚淮上,袭用其调曰:“王仁非好杀,之子慎祥刑。”非所谓拟议变化之道也。
  △《五鹊别集》·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卢宁撰。宁字献子,号冠岩,南海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登州府知府。宁受业黄佐之门,佐《乐典序》即所作也。是集乃其官南京刑部时,讲学新泉精舍,其门人程子明所刻,及守登州,所属黄县知县刘珙又重刻之。以宁先有《五鹊台集》,故此以别集名,凡诗一卷,文一卷,皆凑泊成篇,不能入格。
  △《崇质堂集》·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万实撰。万实字少虚,南丰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浙江按察司副使,其为给事中时,尝疏论权改官,盖亦骨鲠之士。是集凡诗九卷,文十一卷,《江西通志》称:所作奏疏别名《恬仕录》,徐龙川《序》,而此集末亦载有奏疏三卷,盖其初别本单行,后又编入集中也。万实传姚江之说,其文体平正,不事锤,犹讲学家之格。其诗颇学韦、柳,意取清妍,虽风骨未就,而姿致可观,则其天分之高也。
  △《小海存稿》·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冯觐撰。觐字晋叔,别号小海,海宁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广东按察司副使。是集诗三卷,文五卷,乃其子有翼所编。张瀚《序》,称其简易明鬯,不假雕琢,颇非溢美;然才地颇弱,未足名家。集中有《庚戌言兵事书》,乃觐为兵部郎时所作,以上丁汝夔者。中有《请就京城外土城遗址,增筑外罗城,以备不虞》一条,其后竟筑外城,说者谓功成于许论,而不知觐已发其端也。
  △《太乙诗集》·五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炼撰。炼字伯纯,武功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湖南按察司佥事。其集曰太乙者,太乙,山名,在武功。王维所谓,“太乙近天都”也。炼以自号,因以名集。其诗源出长庆,而更加率易。如云:“一种勋庸一代贤,蜚声满路势熏天,凭君回首寰中事,若个豪华过百年”之类,殊不类诗格。至如:“能使机衡在我,从他造物弄人”等句,则愈涉俗矣。
  △《无闻堂稿》·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赵钅弋撰。钅弋有《古今原始》,已着录。是集凡文十二卷,诗五卷,乃其子鸿赐所编。林树声为作《墓志》,称其《几希图说》、《辟方士论》、《讲学诸说》,皆阐明理道,发前人所未发。今惟《几希图说》见集中,馀皆不载。盛汝谦为作《行状》,载《自祭文》一篇,集中亦不载,盖亦简汰而存者也。钅弋学出姚江,主良知之说。文颇磊落自喜,而亦微近七子之派。
  △《郭东山文集》·七卷、《诗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郭文周撰。文周字景复,号东山,福安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巡按广东。其文集多应酬之作,诗分前后二卷,前卷为《南畿稿》,后卷为《菊边闲谭集》、《解组稿》。
  △《百川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孙楼撰。楼字子虚,常熟人。嘉靖丙午举人,官湖州府推官。工于制义,与胡友信、瞿景淳等相上下。诗、古文,则非专门也。
  △《贻安堂集》·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春芳撰。春芳字子实,号石麓,福建兴化人。嘉靖丁未进士第一,官至中极殿大学士,谥文定。事迹具《明史》本传。春芳与严讷、郭朴、袁炜,同有“青词宰相”之目。史具载于《袁炜传》中,然所作皆不传。是集为其子茂材所编。疏、表、序记之文居多,诗则不满一卷。李戴、于慎行、朱赓、李维桢为之《序》,皆谓春芳不规规以文墨见长,是以其存草仅如此云。
  △《太岳集》·四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居正撰。居正有《书经直解》,已着录。神宗初年,居正独持国柄,后毁誉不一,迄无定评。要其振作有为之功,与威福自擅之罪,俱不能相掩。至文章本非所长,集中奏疏、启最多,皆在庙堂时论事之作,往往纵笔而成,未尝有所锻炼也。
  △《馀清堂稿》·三十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汪钅堂撰。钅堂字远峰,鄞县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礼部尚书,掌詹事府,兼翰林院学士。是集诗八卷,文二十四卷。考《千顷堂书目》,钅堂有《馀清堂稿》十二卷,今未见其本,又有《馀清堂定稿》三十二卷,即此编也。
  △《念初堂稿》·四卷、《续集》·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陈嘉谟撰。嘉谟,庐陵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四川按察司副使,隆庆庚午移疾归;召为湖广布政司左参政,不起,优游林下以终。其诗始于嘉靖丁未,终于万历癸卯,往来仕宦者二十三年,而闲居者三十三年,故多自之言。《序》引邵子《击壤集》自拟,而诗中屡引陈献章语,其旨趣可知也。
  △《友庆堂合稿》·七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时槐撰。时槐有《广仁类编》,已着录,是集凡书二卷,序、记、传、墓志一卷,语录一卷,说、跋及《石经大学略义》一卷,杂着、诗、词一卷。诗词不多作,亦非所长,文皆讲学之语,而兼出入于老、庄之间,明季所谓心学者也。其《石经大学略义》,自云出于贾逵,而表章于郑晓;且称王守仁《大学古本》一依注疏之旧,味其文字,旨趣亦未甚莹,似不无错简云云。不知郑晓所传,乃丰坊之伪本。诸儒考证已明,谲妄毕露。时槐更嘘其残烬,误之甚矣。
  △《周叔夜集》·十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周思兼撰。思兼有《学道记言》,已着录。思兼以循吏着,然史称其少有文名。是集为王世贞所删定,文颇学三苏,诗则七子之流派也。
  △《凤洲笔记》·二十四卷、《续集》·四卷、《后集》·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贞撰。世贞有《山堂别集》,已着录。是集乃隆庆己巳黄美中所编。前有美中《序》,称世贞着作不能尽见,会从其侄孙少川子得此集,因编刻以公天下,盖当时摘选之本也。然命诗文曰《笔记》,其称名可谓不伦矣。
  △《州稿选》·十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贞撰。沈一贯选。一贯有《易学》,已着录,世贞才大学博,自谓靡所不有,方成大家,故其正、续四部稿,颇伤芜杂。晚年悔其少作,而未及手自删定。一贯是编,别裁澄汰,意在撷其菁华,而宗旨所归,仍尊秦、汉,而薄唐、宋,终未能弃短取长也。
  △《文恪集》·二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林廉撰。廉字贞恒,闽县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谥文恪。事迹附见《明史·林瀚传》。是集诗六卷,文十六卷,末附王世贞、王犀登所撰《传》二篇。《千顷堂书目》载:《林廉学士文集》十六卷,诗集六卷,集名不同,然卷数皆相合,盖即此本,疑廉殁后重刻,改题其谥也。
  △《三洲诗脍》·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沈淮撰。淮字伯,仁和人,嘉靖丁未进士。是集前后无“序”、“跋”,亦无目录,其完阙不可考。诗则体格尚未成就,累句亦多。
  △《金舆山房稿》·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殷士儋撰。士儋字正夫,号棠川,历城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庄。事迹附见《明史·赵贞吉传》。是集为其门人于慎行所编,凡诗、颂二卷,文十一卷,讲义一卷。士儋与李攀龙游,今观其诗文,盖直以乡曲之谊相周旋耳,其投契不在文章也。
  △《道峰集》·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章适撰。适字景南,道峰其号也,兰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礼科给事中,以《疏请景、裕二王出阁讲读》,忤旨告归。是集乃适殁之后,其乡人所刊。凡诗五卷,杂着一卷,而奏疏一篇冠于首,盖当时以此一事重之也。诗颇娟雅,而酝酿不深,王世贞《序》,称其在陶、韦之间,则过矣。
  △《彭比部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彭辂撰。辂字子殷,海盐人。嘉靖丁未进士,官南京刑部主事,以察典罢归。集为其子润宏所编。焦称:其于七子盛时,意气高简,不少贬以就俗。今观集中,多与王世贞酬答之作,体格亦近七子。所言不尽然也。
  △《华阳馆文集》·十七卷、《续集》·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宋仪望撰。仪望字望之,永丰人。嘉靖丁未进士,授吴县知县,徵拜御史。以劾胡宗宪、阮鹗,忤严嵩,贬夷陵州判。嵩败,擢霸州兵备佥事,后官至大理寺卿;卒以忤张居正被劾归,事迹具《明史》本传。仪望少师聂豹,故其学以王守仁为宗,集中如《刻阳明文集》、《文粹》等“序”,足以见其大旨,其《从祀或问》亦即为守仁配享事作。故史称守仁从祀,仪望有力焉。其集凡文十二卷,诗五卷。续集第一卷,题曰《内篇》,即《从祀或问》;第二卷,则其督学福建时训饬士子条规。其文本名《华阳馆集》,其诗则别名《河东集》,此本合为一编,总题曰《华阳馆文集》,殆其后人所并欤。
  △《华阳文集》·十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宋仪望撰。《千顷堂书目》载,《华阳馆文集》十二卷,又诗集十四卷,此集皆其杂文,卷数亦相合,盖犹仪望之原本。惟许宗鲁、张献翼诸人,所作诗集序,皆附录集末,未喻何故。或装辑者误欤?然重编之本,仅有诗五卷,则十四卷之本久佚矣。又疑以诸“序”无所附丽,故缀之文集末也。
  △《太函集》·一百二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道昆撰。道昆有《五车霏玉》,已着录。是编刻于万历辛卯,凡文一百六卷,诗十四卷,卷首有《自序》及目录六卷。道昆名在后五子中,最高自标置,丹阳姜宝以翰林出提学四川,道经楚省,三人会饮于黄鹤楼。伯玉举杯大言曰:‘蜀人如苏轼者,文章一字不通,当以劣等处之。’众皆腭睨。”云云。其狂诞殊甚,然文章实皆伪体。沈德符《敝帚轩剩语》云:王、李初起,道昆尚未得与其列,后以张居正心膂骤贵,其副墨行世,暴得时名,世贞力引之,世遂称元美、伯玉。汪文刻意摹古,时援古语以证今事,往往格不畅,其病大抵与历下同。世贞晚年甚不服之,尝云:“子心服江陵之功,而不敢言,以世所曹恶也;子心诽太函之文,而不敢言,以世所曹好也。无奈此二屈事何?”云云。其论颇为切中。德符又称张居正父七十,世贞、道昆俱有幛词,世贞刻集中。六七年居正败,遂削去。道昆垂殁自刻全集,在居正身后十年,而全载此文,不窜去一字,稍存雅道。云云。今案:《封柱国少师张公七十寿序》一首,见此集第十二卷中,则德符之言为信。然以居正父为众父父,至比之于苍苍之不言,究不可以为训也。
  △《副墨》·五卷(内府藏本)
  明汪道昆撰。是集刻于《太函集》之前。《千顷堂书目》载,作二十四卷。此本五卷,殆非完帙。又载道昆尚有《太函遗书》二卷,今亦未见传本。
  △《汪次公集》·十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汪道贯撰。道贯字仲淹,休宁人,道昆弟也。其名因道昆而着,故李维桢作《序》,以王世懋为比。然道昆固不及世贞,道贯才力亦不及世懋也。
  △《江右诗稿》·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李先芳撰。先芳有《读书私记》,已着录。宋弼山《左明诗钞》称其有《李氏山房诗录》,不着卷数。邢侗《来禽馆集》有《先芳行状》,称所着《东岱山房稿》三十卷。此集总题为《东岱山房诗录》,而子目则作《江右诗稿》,盖其集中之一种,嘉靖戊申,知新喻县时作也。“嘉隆诗社”,先芳首倡,厥后王、李踵兴,遂摈斥先芳,不与七子之列,继以先芳愤激,乃收之广五子中。于慎行称其诗与李攀龙异曲同工,邢侗亦称:“历下名愈高,濮阳苦为所掩。然修戈待Я,未尝一日忘于鳞。”今观其诗,才力实出攀龙下。慎行等以乡曲情均,不欲分左右,袒耳。明末攻七子者,遂欲以跻攀龙之上,非笃论也。
  △《李氏山房诗选》·六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李先芳撰。此本乃皇甫氵方所选,分体编次,亦间有评语,盖非其全集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少鹤诗集》·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武冈王”显槐撰。显槐,楚端王荣氵戒第三子、愍王显榕之弟,嘉靖十七年封。荣氵戒尝自称黄鹤道人,故显槐自号曰“少鹤”,嘉靖乙巳,显榕为其世子英所弑,世宗命显槐摄国事,事迹附见《明史·楚王植传》。此集乃其解政后,所自编也。《千顷堂书目》载,显槐尚有文集及续集八卷,今未之见,惟此集存。   △《雁湖钓叟自在吟》·九卷、《附录》·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周撰。周字质斋,嘉兴人。屡试不售,自号“雁湖钓叟”。是集以年月先后编次,其诗皆率意直书,不拘格律,故名曰《自在吟》。末附录同时“题赠”一卷,并前“序”、“后跋”,皆称其子为观察,而不着其名。据王锡命、张大忠等题词,咸自称年侄,证以《太学题名碑》所载,知其子乃嘉靖乙未进士王俸,后官至都御史。是编前四卷,所称“北上寓京诸诗”,即俸官京师迎养时作也。   △《十岳山人诗集》·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寅撰。寅字仲房,一字亮卿,歙县人。尝北走大梁,问诗于李梦阳。中年习禅,事古峰和尚。古峰曰:吾遍游海内五岳,今将遍历海外五岳,而后出世。寅闻其语而悦之,因自号“十岳山人”。是集,寅所自编
。其诗音节宏亮,皆步趋北地之派,而铸语未坚,时多累句。   △《边仲子诗》·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边习撰。习字仲学,济南人,户部尚书贡之次子。王士祯《论诗绝句》所谓“不及尚书有边习,犹传林雨忽沾衣”者是也。贡虽仕宦通显,而图籍以外无馀资,习竟贫困以没,仅存其七十岁客孙氏时诗一卷,本名《睡足轩集》,士祯与徐夜共选定之,附刻其父诗集后,改题今名。习诗远不及其父,尤多应俗之作,其《免李东阳》二诗,论虽公而评太讦,亦乖诗品,夜等特以名父之子,重之耳。   △《世经堂集》·二十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徐阶撰。阶所编《武穆集》,已着录。是集文二十四卷,赋、颂、诗、词二卷,其中敷陈治体之文,皆能不诡于正,馀则未见所长。   △《少湖文集》·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徐阶撰。是集乃阶外谪延平府推官时,三年秩满北上,延平士人裒其前后诸作,为之付梓。凡文五卷,语录一卷,诗一卷。大都应酬之文,十居六七,皆不足以传,特用志遗爱云尔。   △《欧阳南野集》·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欧阳德撰。德字崇一,泰和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卒谥文庄。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集为其门人王
宗沐所编,凡《内集》十卷,皆讲学之文;《外集》六卷,皆应制及章奏、案牍之文;《别集》十四卷,则应俗之诗文也。德之学,宗法姚江,故惟以提唱良知者为内,而馀则外之、别之云。   △《南野文选》·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欧阳德撰。此本为隆庆中,其门人冯惟讷等所编。于全集仅十分取一,然德在朝着述,如《建储》、《灾异》诸疏,皆能言人所不能言,而是编不载,则惟讷等所录皆讲学之文故也,是可以观明儒之所尚矣。   △《笠江集》·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潘恩撰。恩字子仁,上海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左都御史,谥恭定。事迹附见《明史·周延传》。是集为诸生聂叔颐所编,凡赋、诗五卷,策、表、笺、序、碑、记四卷,说、对、赞、志、铭、祭文及杂述三卷。前有陆树声《序》,称恩所着有《笠江集》,《笠江近稿》,皆已梓行。既没,而其子允哲、允端,合前后刻汇为《恭定全集》。今此本仍题曰《笠江集》,殆当时编集未成,故以“新序”冠于“旧本”欤?   △《章介集》·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章衮撰。衮字汝明,临川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陕西按察司副使。是集首载《大学口义》、《中庸口义》各一卷,皆训释章句之语;三
卷以下皆杂文,十卷为各体诗,而以《随笔》、《琐言》终焉。《琐言》者,衮所作语录也。其文疏爽,而颇乏体要。《序王临川集》几万言,极论新法之善,谓:元若能守而不变,孰非继述之善。又论:公以瞑眩之药,攻治之于先;司马公又以瞑眩之药,溃乱之于后,遂使国论屡摇,民心再扰云云。毅然翻久定之案,可谓桑梓情深矣。   △《芝园定集》·五十一卷、《别集》·十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明张时彻撰。时彻有《善行录》,已着录。是集凡分二编:一曰《定集》,为赋诗二十卷,杂文二十七卷,史论四卷;一曰《别集》,为奏议五卷,公移六卷。诗文皆分体,而律诗中,又分《两京》、《藩臬》、《归田》三稿,《明史·艺文志》载:《芝园全集》八十五卷。考《浙江通志》,时彻尚有《芝园外集》,史盖合而总计之。然《浙江通志》载:《芝园定集》五十六卷,别集十一卷,外集二十四卷,与此卷数亦不合。或《定集》当为五十一卷,《别集》当为十一卷,《外集》当为二十四卷,共八十六卷,史误“八十六”为“八十五”;《通志》误“五十一”为“五十六”欤?其诗文不出常格,乐府喜用古题,而所拟诸篇,皆舍其本词而拟其增减,入乐之词,未免逐影而失形,史论尤多偏驳。   
△《疣赘录》·九卷、《续录》·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顾梦圭撰。梦圭字武祥,号雍里,昆山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江西右布政使。此集为梦圭所自编,同里归有光《序》之。末载《府志列传》及有光所撰《墓志》,则其五世孙登重刊时,所附入也。首二卷为《就正编》,乃其读书记之语,上卷论“五经”、“四书”,下卷皆杂论,而说经讲学者居多,大旨以心学为宗,阐王守仁之馀绪。考有光《序》中称:梦圭暇日,以所为文,名之曰《疣赘录》,则疣赘但其文集之名,不应冠于此书。《苏州府志》载:其有《北海》、《齐梁》、《武平》、《还山》诸稿,集中亦不标此名。意者四稿乃其诗集,与就正编皆别行,登重刊时,始合为一编,而仍袭其文集之名欤。文凡五卷,诗凡四卷,续录则文一卷有奇,而诗附焉。诗文皆平正通达,直抒胸臆,无钩章棘句之习,惟诗有捶字未坚者,盖当有明中叶,风气初更,学问移于“姚江”,而文章未移于“北地”,犹沿“长沙”旧格者也。   △《北泉集》·(无卷数,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蓝田撰。田字玉甫,号北泉,即墨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河南道监察御史。事迹附见《明史·叶应骢传》。当张璁等希旨议大礼,田反覆抗论,凡七上章,受
廷杖几殆。复纠劾陈不法事,直声动一时。今集中惟录《劾礼部尚书席书》一疏,不知何故。其他古近体诗及书记、杂文,亦未分卷。考《千顷堂书目》,田有《侍御集》十卷,又《东归唱和》一卷,则此本已非完书,且田生平可传者,在诸谏草,今章疏阙佚,则此本,非菁华所在矣。   △《石比部集》·八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石英中撰。英中字子珍,上海人。嘉靖癸未进士,官刑部主事。是集凡诗三卷,文四卷。英在西曹,以受诬被囚,其《七宣纪梦》及《古乐府》等篇,皆狱中所作,颇磊落有气。尝自评其文,如赤手捕龙蛇,盖才情俊逸,而未能敛才就法者也。   △《飞鸿亭集》·二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吴鹏撰。鹏字万里,秀水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吏部尚书。飞鸿亭者,鹏谢事娱老之所,因以名集。《千顷堂书目》作十二卷,此本实二十卷,盖黄虞稷误倒其文也。鹏常使安南,故集中有《征南行》诸篇,其诗文,多应酬之作,未能精汰,后有其孙维贞《跋》,称于奏疏外检得若干首,又云先有状谱之作,今是集俱不载,岂尚有阙佚耶?   △《叶海峰文》·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叶良佩撰。良佩有《周易义丛》,已着录。《天台志》称:良佩所着
,有《海峰堂前稿》十八卷。此册乃天一阁钞本,所载皆杂文,仅四十二页,盖后人所摘录,非其全集也。   △《两崖集》·八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明朱廷立撰。廷立有《盐政志》,已着录。是集凡诗四卷,文四卷,其门人兵部尚书刘体乾撰《墓志》,称其学出于“姚江”,而挤之者复出自“姚江”之流。今其文集内推尊王守仁甚至,而诗集中《东邻女》、《西邻妇》二首,详其词意,实有所托讽,意即指所谓挤之者欤?讲学而至相倾轧,不知所讲何学也。   △《水西居士集》·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华钥撰。钥字德启,号水西,无锡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兵部郎中。是集诗二卷,文六卷,其诗多庆贺赠答之什,流丽有馀,而深厚不足,其文亦尚未成就。   △《春诗集》·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狄冲撰。冲字仲虚,溧阳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南京工部郎中。是集分《未达》、《筮仕》、《南行》、《移滇》、《居筠》、《近游》、《金陵》七稿,其《拟李东阳乐府一百二首》,自谓神似,然全袭原题,篇模句仿,实床上床、屋下屋也。   △《王凤林文集》·四卷、《诗集》·三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王从善撰。从善字承吉,号凤林,襄阳人
。嘉靖癸未进士,官吏部考功司主事。是编乃其子之瑞所编,多牵率应酬之作,《千顷堂书目》不着录,殆偶未见欤。   △《中川遗稿》·三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教撰。教字庸之,祥符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是集乃其子在阡所编,凡赋二卷,古今体诗十三卷,乐章及诗馀一卷,杂文十九卷,前有李濂《序》,称其学窥本原,志在康济,居尝语人曰:“吾赋性蹇拙,词翰诚非所长。”是教平日本不以诗文自命,故所作卷帙虽富,大抵纵笔所之,不甚翦裁结构也。   △《水洲文集》·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魏良弼撰。良弼字师说,别号水洲,新建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礼科都给事中,以劾张璁为所中,削籍归;隆庆初,即家晋太常寺少卿致仕;天启初,追谥忠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南昌刘曰宁所删订,丰城熊剑化为刻于华亭。据其原目,凡《奏议》、《书简》、《语录》、《撰述》、《诗赋》等五卷,附录《碑记》、《行略》一卷。此本佚其第三卷之《语录》与其第四卷之《撰述》,仅存四卷,非完帙矣。原《序》称其学为阳明高弟,建言受杖者三,今《疏稿》具载一二卷中,盖亦刚直之士,词章则非所长也。   △《东游集》·一卷(浙江汪启淑
家藏本)   明黄金撰。金号莘溪,莆田人。嘉靖癸未进士,官山东新城县知县。是集即其赴新城时所作,自出京至济南,凡所游历,俱纪以诗,率皆浅易,又间以应酬杂着,若《贺施少府荣膺旌奖序》之类,错载于诗之前后,尤无体例。   △《北海野人稿》·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祯撰。祯字德兆,号“北海野人”,安邱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吏部文选司郎中。《府志》称其免官归,日事吟咏,为文力追古作者,与李舜臣齐名,海内谓之李、黄。然明代他书,不甚着李、黄之名,疑《舆记》夸饰之词,未必确也。宋弼山《左明诗钞》,谓祯有《北上》及《户部》、《符台》诸集,是编仅钞存“骚赋”九首,五言古诗数十首,前后无“序”、“跋”,盖非全帙矣。   △《漳文集》·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新芳撰。新芳字元德。别号漳,潞州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集为其门人杨世卿所编。前六卷为“杂文”,后二卷为“诗赋”,以“行状”、“墓志”附于后。其文讲学之作多至三卷,而他文宗旨亦不离乎是,其诗亦濂洛、风雅之派也。   △《端简文集》·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郑晓撰。晓有《禹贡图说》,已着录。是编第一卷为《说经》,第
二卷为“诗”,第三卷至八卷为“杂文”,第九卷至十二卷为“奏疏”。于奏疏中又分三类,首“淮扬”,次“兵部”,次“刑部”。晓熟谙典故,通达国体,志在经世,于韵语颇不多作,其文亦直抒所见,不以词藻求工,前有万历庚子彭梦祖《序》,称晓着作甚富,殁后惧累畀火,存者未及什一,其孙敬仲始为集,付梓云。   △《娄子敬文集》·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娄枢撰。枢字子敬,河内人。嘉靖乙酉举人,官广宗县知县。集中杂着,颇留心经世之学。其《论〈资治通鉴〉》,专以首篇《命晋大夫为诸侯立论》,虽亦有所见,而以此一条遂欲尽《通鉴》之义,未免主持太过。至于《韩延寿、赵广汉考》,《甘陈功罪考》,《唐弃维州考》,则皆人人意中语耳。   △《海樵先生集》·二十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陈鹤撰。鹤字鸣野,山阴人。案《浙江通志》:鹤,嘉靖乙酉举人,年十七,袭荫绍兴卫百户,非其志也,遂弃官称“山人”,则亦孤僻之士矣。是编赋一卷,古体诗四卷,近体诗九卷,文七卷。隆庆丁卯,其子以世职莅兵粤东,属南海卢梦阳、番禺黎民表校正编次。明自中叶以后,山人墨客,多以诗遨游公卿间,然有才者纤诡,使气者粗疏,体格芜杂,率同一辙。朱彝尊《
诗话》称鹤才锋虽钝,而铸词差醇,似比诸家稍胜,考卢梦阳《序》,称其筑室飞来山麓,闭户伏枕,手不释卷,足不下床者七年。盖卷轴较多,故与枵腹拈韵者异也。其绝句颇为清隽,不止彝尊所摘律诗数联,然趁笔而出,往往利钝互陈,视孙一元《太白山人集》,尚未足旗鼓相当焉。   △《长谷集》·十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徐献忠撰。献忠有《吴兴掌故》,已着录。是集赋一卷,诗三卷,文十一卷。嘉靖甲子,松江府知府袁汝是与其乡士大夫醵金刻之,编次者,其门人董宜阳也。朱彝尊《诗话》称:其诗冲澹无累句,所少者警拔。足为定评。至其《论松江加耗》、《守备》、《钱法》、《水利》诸书,条析利弊,皆颇详悉,在一乡亦足资考核焉。   △《胥台集》·二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袁撰。有《世纬》,已着录。是编,诗不失体格,而特乏坚苍;文亦俊爽,而酝酿未免少薄。初为其嗣子尊尼所刊,诗文各十卷,题曰《袁永之集》。此本,为万历甲申衡藩所重刊,改题曰《胥台集》,实则一书,故《千顷堂书目》载:《袁永之集》二十卷,注作《胥台集》也。前有左长史郑复亨《序》,言衡府司理张炳忠为之甥,以是集贽于衡王,因为开雕云。   △《赵浚谷集》
·十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赵时春撰。时春有《平凉府志》,已着录。时春素以将略自命,不屑屑以诗文名,然《明史》本传,称其读书善︹记,文章豪肆,与唐顺之、王慎中齐名。今观其诗文,多慷慨自喜,不可拘以格律,胡松《序》所谓秦人而为秦声,亦其风气然也。然则史所谓文章豪肆者,长短俱在是矣。是集诗六卷,文十卷,皆编年而不分体。徐阶《序》称十六卷,与此集合。李开先《序》,则谓诗六卷,文九卷,凡十五卷。续有作者,当续入之。盖开先《序》在嘉靖乙丑,而阶《序》在万历庚辰。时春没后十五年,又有所续入也。   △《别本浚谷集》·十七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赵时春撰。此本凡诗二卷,赋及杂文十五卷,有其甥周鉴《序》。《明史·艺文志》载,《时春集》作十七卷,即据此本也。   △《岗选稿》·二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龚用卿撰。用卿字鸣治,怀安人。嘉靖丙戌进士第一,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是编:首赋,次词,次诗,次杂文。考古人以词为诗馀,今编入诗前,殊乖体例,所作亦大抵馆阁体也。   △《东汇诗集》·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吕希周撰。希周字师旦,崇德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通政使。是集编于嘉靖甲
寅,其子端甫《志》云:“始自乙酉,迄今甲寅,共诗一千二百八十九首。呈于太保东湖公,欣然命付之梓。”东湖,陆炳别号也,为希周门人。朱彝尊《诗话》云:“东汇于诗,亦沾沾自喜,其集不甚传。”由其子请论定于陆武惠也,同里曹秋岳侍郎,集明三百年名公手迹,装潢成册,多至七百家,《东汇杂诗》在焉:比集中所载者较胜。今详端甫《志》,希周家居至甲寅尚无恙,曹溶所集,当是其甲寅以后诗欤?   △《陆篑斋集》·十卷、《外集》·二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   明陆邦撰。邦有《篑斋杂着》,已着录。是集为郁天民所编,外集二卷,则附录“诰敕”、“志状”,及“赠送”、“诔奠”之文,与士民颂德之作也。徐阶志其墓,称邦读书耻为章句,尝曰:人心与事物不相离,舍事物而徒求诸心者,禅学也。逐事物而不求诸心者,俗学也。故集中有《〈传习录〉存疑》,不附和陆学;又有《〈诗传〉存疑》,亦不尽墨守朱学。持论可谓笃实,诗文则多近质朴,盖非所留意云。   △《田叔禾集》·十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田汝成撰。汝成有《炎徼纪闻》,已着录。其全稿本名《豫阳集》,亦名《杨园集》。此集乃汝成晚年令其子艺蘅所编,凡诗文三百六十九首,五
十以后所作,均不在是焉。汝成归田后,盘桓湖山,搜剔名胜,殊以风流自赏,其诗律队仗修整,颇自娟娟秀出,然使逢大敌,则未足相当,文体亦颇伤平易。   △《玩芳堂摘稿》·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慎中撰。慎中有《遵岩文集》,已着录。此本乃嘉靖中江陵曹忭以御史巡按江西,取箧中所有慎中之文,校而刻之,仅一百首,故以摘稿为名。   △《江午坡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江以达撰。以达字于顺,号午坡,贵溪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湖南提学副使(案《千顷堂书目》作福建提学,误。福建去湖广颇远,不至忤楚藩也),以忤楚藩系狱。后放归,病卒。《明史·文苑传》,附见《王慎中传》中。朱彝尊《静志居诗话》曰:“午坡以北地文,出庐陵、眉山之上。”又谓:“昌黎诗不逮文,尚染习气”云云。今考其语,见集中所载《张东沙集序》。然其《与霍渭崖论文书》云:模形者神遗,斫句者气索,景会者意脱,蕊繁者ぼ衰。譬诸画地为饼,以饣炎则难;刻木为人,束之衣冠,与之酬色笑,而施揖让则不可。其于正、嘉之时,剽窃摹拟之病,又未尝不知之,而趋向如是,何耶?   △《刍荛录》·二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冯恩撰。恩字子仁,华亭人。
嘉靖丙戌进士,官南京监察御史,以疏论张璁、汪钅宏、方献夫三人,下狱拟死。其子行可,刺血书疏请代死,谪戍雷州。越六年赦归。隆庆初,进大理寺丞,致仕,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文十五卷,诗五卷。恩为行人时,尝奉命劳两广总督王守仁,因从王守仁讲学。故其诗文得守仁馀绪为多,其最得名者,在《嘉靖壬辰彗星见应诏陈言》一疏;其被祸也,盖坐以上《言大臣德政律》,固非其罪。然恩为御史,抨击权奸,是其职也。至于所不抨击者,置之不论可矣。乃一一胪举所长,类乎荐牍。是既欲有所退,又欲有所进,卿相之简擢,台谏操之矣,此亦愤激一决,不暇择言。既乖政体,又授议者以间也,且称礼部尚书夏言、多蓄之学,不羁之才,驾驭任之,庶几救时宰相;礼部右侍郎顾鼎臣,警悟疏通,不局偏长,器足任重。核以二人本传,亦皆不确。盖其忠鲠之气,足贯金石,而立言则不必尽当,是固当分别观之者耳。   △《少泉集》·三十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格撰。格字汝化,京山人。嘉靖丙戌进士,改庶吉士,出为分巡河北道按察司使佥事。世宗南巡,坐行宫火,杖黜;隆庆初,授太仆寺少卿,致仕。《明史·文苑传》附见《王廷陈传》末。《千顷堂书目》载:格《少泉集》十卷
。今考此本,凡《诗选》十卷,《诗续选》八卷,《诗新选》六卷,《文选》五卷,《续文选》四卷,共三十三卷。黄虞稷盖仅得其诗选着录也。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其信口矢笔,合作者寡。今考王世贞《序》云:公于意非不能深,不欲使其淫于诗之外;于象非不能极,不欲使其游于见之表;才不可尽,则引矩以囿之;乱不胜靡,则为质以御之。详其语意,殆亦微词也欤?   △《原文草》·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苏撰。有《旃琐语》,已着录。是编,乃其文集也。原分四卷,每卷又自分上下,词多骈丽,规仿文选,而真气不足以充之,在七子派中,又为旁支矣。   △《原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苏撰。此编乃其诗集,大旨宗李攀龙之说,不肯作唐以后格,而亦不能变唐以前格,故音节琅琅,都无新意。   △《岳石集》·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岳伦撰。伦字石,怀安卫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工部郎中,卒赠太常寺少卿。是集文三卷,诗二卷,附以其子《鲁讼冤疏》。案:集中最着之文,莫若《劾张璁、桂萼疏》。“疏”后,附世宗谕旨曰:“张璁着回家省改;桂萼革去散官,以尚书致仕。”然考璁、萼本传,璁之罢也,一由给事中陆粲,再由
御史谭绩、端廷赦、唐愈贤,三由魏良弼、秦。萼之罢也,独由给事中陆粲。不见有伦劾罢二人之事,与史传绝不相符,疑以传疑可矣。   △《金陵览胜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章恩撰。恩字元之,山阴人。是集,刻于嘉靖丙戌,皆五七言近体,多题咏名胜之作,其所列古迹,如桃花小岘及虎距关,皆志乘所未载,然才力稍弱,尚未足以摹写江山。   △《别本罗念集》·十三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罗洪先撰。洪先有《冬游记》,已着录。是编,为嘉靖癸亥其同年滁阳胡松所刻。凡“书”二卷,“杂着”一卷,“序记”、“传状”、“铭”、“表”,各一卷,“祭文”及“杂文”二卷,“古、律诗”二卷,盖初刊之本,非其全帙也。   △《松溪集》·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程文德撰。文德字舜敷,永康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吏部左侍郎,掌詹事府。调南京工部右侍郎,疏辞忤旨,除名归。万历中,追赠礼部尚书,谥文恭。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集第一卷,为对策、讲章,二卷为颂及古体诗,三卷为今体诗,四卷为奏疏、表,五卷为书,六卷为序,七卷为记、跋,八卷为祭文,九卷为传、志铭,十卷为杂着。诗非所长。奏疏内如《赈济疏》,所条
陈便宜诸事,颇切明季时政之弊;又所奏《郊坛事例》,皆《明史》各志及《明会典》、王圻《续通考》所未载。考文德自述,谓私淑王子,盖亦讲良知之学者。如《寄诸生书》,称今古圣贤之道,不违其心;《复王畿书》,谓全真返初,以求放心;《跋阳明文录》,谓明德新民,无外无内之疑于禅者,非是。皆不免于回护。至其《论学》云:学问之道,必先立志,志既立,则行有定,格致诚正,戒惧慎独,别其涂辙,学问思辩,自不容已,是尚知以躬行实践为归。史称文德初从章懋游,后乃从王守仁,故与王畿辈之涉于禅悦者,差少异耳。   △《程文恭遗稿》·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文德撰。此集二十二卷以前,皆文;二十一卷以后皆诗。较《松溪集》为赅备,然体格则一也。   △《周汉中集》·四卷(内府藏本)   明周显宗撰。显宗字子考,濮州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汉中府知府。是集前三卷为自稿,皆所着诗词、杂文;后一卷为《感寓录》,则随笔、记也。诗不入格,《感寓录》亦多杂禅语,以空悟为宗。   △《南北奉使集》·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唐顺之撰。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着录。是编:一为《北奉使集》,乃其以职方郎中出核蓟镇兵籍时
所作;一为《南奉使集》,乃视师江浙所作。两集俱载其筹边剿寇之事,先敕谕,次题疏,次启,次诗篇,前后皆无“序”、“跋”。   △《陈后冈诗集》·一卷、《文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束撰,束字约之,鄞县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河南提学副使。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束与唐顺之为同年,共倡为初唐、六朝之作,以矫李、何之习,而所学不逮顺之。又自翰林改礼部主事,迨复官编修,旋即外调,恒忽忽不乐,年仅三十馀而卒,文章亦未成就。故顺之终以古文鸣,而束无称焉。诗集为顺之所编,皆嘉靖甲午、乙未、丁酉三年之作,其馀仅寥寥数首。文集为张时彻所刊,分京、楚、闽、洛四集,以居官之地名之。初刻于蜀中,又刻于吴郡。此本乃万历中,其同邑林可成所校刊也。   △《燕诒录》·十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孙应奎撰。应奎字文卿,号蒙泉,馀姚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总理河道,后左迁山东布政使。《明史》附见建阳《孙应奎传》,而以馀姚孙应奎别之。盖与《胡松传》中附载绩溪胡松,均以同姓名合传也。是集,前三卷,皆忆言,其语录也;次书二卷,文二卷,诗三卷;次《河南存稿》二卷,《林居续稿》一卷,则诗文杂编焉。应奎受
业于王守仁,讲良知之学,初官礼科给事中,疏劾汪钅宏,颇有直声。然其着作,则自成其为讲学家之诗文而已。   △《胡庄肃集》·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胡松撰。松有《滁州志》,已着录。是集,惟第二卷末附载诗赋,馀俱杂着。考《明史》本传,松初以礼部郎,任山西提学副使,上边务十二事,帝嘉其忠恳,进左参政。巡抚江西时,会讨广东寇张琏,又援闽破倭,功绩甚伟。然其经世之文,惟《答翟中丞边事书》及《厚蓄》、《实塞》、《防边》、《制蛮》四篇,颇见谋略。馀皆不载集中,岂别有奏议集欤?其中《格物解》,谓心外无事,事外无心,盖从事于姚江之学者,其功名亦略相仿佛焉。卷首有凌约《东游稿序》,邬宗源、赵大纲《南浮稿序》,徐献忠《西游集序》,田汝成、徐渭《浙垣稿序》,殆各集别有专本,此其汇而刻之者也。   △《别本胡庄肃集》·八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胡松撰。是集凡文六卷,诗二卷,与六卷之本稍有增删,而大致相同。   △《鹤田草堂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蔡程撰。程字亨之,临海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集,诗三卷,文七卷。程当王、李盛行之时,独无摹拟剽窃之习,可谓不转移于风气。然根柢颇
薄,亦不能自树一帜。   △《熊南沙文集》·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熊过撰。过有《周易象旨决录》,已着录。是集,乃隆庆戊辰其门人严清所刻。前四卷为疏、序、书、记,后四卷为题跋、引传、碑铭、祭文、杂着。过留心经学,其文章亦列名八才子中,然集中诸作,大抵应酬之文也。   △《环溪集》·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沈恺撰。恺有《夜灯管测》,已着录。是集皆所着杂文,乃其门人任子龙所编。前有徐阶《序》,题曰《凤峰杂集序》。又有文徵明《序》,亦题曰《凤峰子诗稿序》。疑今名为后来所追改,而又佚其诗集欤。考《千顷堂书目》,别载《环溪集》二十六卷,则此非其全也。恺文章颇尚古雅,不肯作秦、汉以下语,而模仿太甚,遂与“北地”同归。   △《闲居集》·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开先撰。开先有《中麓画品》,已着录。是集诗四卷,文八卷,皆归田后所作。其《自序》谓:年四十罢归田里,既无用世之心,又无名后之志,作不必工,信口直写,名其集曰《闲居》,以别居官时苦心也。嘉靖初,开先与王慎中、唐顺之、熊过、陈束、任瀚、赵时春、吕高,称八才子。其时慎中、顺之,倡议尽洗李、何剽拟之习,而开先与时春等复羽翼之
。然开先雅以功名自负,既废以后,犹作《塞上曲》一百首,以寓其志。又末卷有《苏息民困或问及颜神事宜》,《渠私议》、《漯议》诸篇,亦尚汲汲于经世,不甚争文苑之名。故所作随笔挥洒,一篇或至数千言。其诗亦往往叠韵至百首,其持论确于李、何,而终不能夺李、何之坛坫,盖有由矣。   △《蔡可泉集》·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蔡克廉撰。克廉字道卿,晋江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户部尚书。其文每篇皆系以时地,末缀以各体诗及案牍之文。万历初,其子应龙、应麟录而梓之。克廉少与乡人王慎中齐名,而其文乃远不及慎中。苏《序》称:克廉秉枢执钺时,慎中已ㄣ伏故园,日寻欧、曾之绪,而克廉方锐意事功。论者谓慎中“阒寂邱园,故文独工”云云。是当时已有定评矣。   △《端肃公集》·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葛守礼撰。守礼字与立,德平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左都御史,谥端肃。是集凡文九卷,诗一卷,邢侗为之《序》。   △《知白堂稿》·十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翁溥撰。溥字德宏,诸暨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谥荣靖。是集乃其门人金元立、潘季驯所编。凡诗六卷,杂文八卷,其中奏疏十五篇,乃巡抚江西及为吏科时
所上,皆无关大计,其馀亦大抵应酬之作。   △《张静思文集》·十卷、《附录》·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选撰。选字舜举,无锡人。嘉靖己丑进士,授萧山知县,擢户科给事中。会太庙祭,世宗遣勋臣代行礼,选抗疏力谏,廷杖,削籍。隆庆初,复原官,终于通政司参议,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曾孙缵曾所编,凡文九卷,诗一卷,其末二卷,则附录居官政绩,及“碑铭”、“小传”也。   △《氵交滨集》·十卷、《附录》·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蔡撰。有《氵交滨语录》,已着录。是集为其门人李登等所编,凡文六卷,诗四卷,铭赞之类附于诗末;附录二卷,则其朋友赠答与门人称颂之作也。早师真定张,入仕后师朝邑韩邦奇、增城湛若水。平居务讲学,立朝务气节,文章盖非所长云。   △《崔笔山文集》·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崔涯撰。涯号笔山,太平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集自一卷至七卷,为“奏疏”及“杂着”,八卷为“古、今体诗”,九卷为《虎异》,十卷为《鹊异》,两卷之末,各附以颂德诗文。涯在当时有伉直声,而文章非其所长,诗尤不入格,所谓“虎异”者,涯巡视山西时,有虎自入神庙,为人所殪;“鹊异”
者,涯巡视福建时,有叶氏为奴所杀,凭鹊以诉冤。涯皆自纪其事,而所属缙绅各歌颂之,因汇刊集后。昔猛虎渡河,刘宽以为偶然,而涯乃以恍惚之事,引为己功,人之度量相去,盖不可道里计矣。   △《环碧斋诗集》·三卷、《尺牍》·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祝世禄撰。世禄有《环碧斋小言》,已着录。《西江志》称其工诗善草书,谈理独抒心得,今观其诗,格调颇伉爽,而简汰未严,尺牍更开三袁一派矣。所谓谈理独抒心得者,殆即指《小言》,已订正于杂家类中,兹不具论焉。   △《司勋文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罗虞臣撰。虞臣字熙载,广东顺德人。嘉靖己丑进士,官吏部稽勋司主事。事迹附见《明史·刘世毅传》。虞臣以初任刑部主事,提牢时,宽假张延龄,为大猾刘东山所讦,下狱拷掠,斥为民;既归,结庐山中,读书纂述,年仅三十五而卒。然其他着作不传,惟是集存。其平生不屑为诗赋,故集中皆散体之文,自六卷以下,则采录所作家乘以足之,惟以《中官传》六七篇参杂其间耳。其文疏快有气,然皆率其才气,纵笔一往,未能范以法度也。冼桂奇《序》,以司马迁拟之,谈何容易乎!   △《五岳山人集》·三十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黄省曾撰
。省曾有《西洋朝贡典录》,已着录。是集凡赋诗十八卷,杂文二十卷。王世贞《序》称:其古今体诗,皆出自六代、三唐,于他文亦推许甚至。及其为《艺苑卮言》,则云勉之诗如假山,虽尔华整,大费人力。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亦谓其诗品太庸,沙砾盈前,无金可采。今观其集,两家之说不虚矣。中第二十卷为《客问》四十章,二十一卷、二十二卷为《拟诗外传》,二十三卷为《黄氏家语》,明人亦摘出别行。其客问、杂论、物理,多臆揣之说,《拟诗外传》,未免优孟衣冠,至《家语》创立篇名,俨同孔氏,抑又僭矣。   △《蓉山集》·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董燧撰。燧字兆时,蓉山其号也,临川人。嘉靖辛卯举人,官至南京刑部郎中。燧少从王艮、聂豹讲良知之学,是集自首卷至六卷,皆其问答会语,七卷至十卷为诗,十一卷至十六卷为杂文。   △《孔文谷诗集》·十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孔天允撰。天允字汝锡,号文谷,又号管涔山人,汾州人。嘉靖壬辰进士第二,于故事当授编修,以藩戚,外补陕西提学佥事,官至浙江布政司参政。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管涔山人如新调鹦鹉,虽复多言,舌音终强,盖深不取之。此集为同安洪朝选所刻,内《履霜集》一卷,《泽鸣
稿》一卷,《渔嬉稿》以编年为次,自隆庆丁卯至万历戊寅十二年所作,分十二卷,校以浙江采进之本,佚阙尚多,非其完帙。考《千顷堂书目》,亦载《天允诗集》十四卷;则黄虞稷所见,即此本矣。   △《孔文谷文集》·十六卷、《续集》·四卷、《诗集》·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孔天允撰。此本较其家刻,多文集二十卷,而诗则惟有《履霜集》、《渔嬉稿》、《阙泽鸣稿》一卷,所作《霞海》篇,亦不在其中。相其诗集版式,盖随作随刻,故传本多少不定也,焦《国史经籍志》,载《天允集》仅三卷,是即多所续增之明验矣。   △《霞海篇》·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孔天允撰。是编乃其督学浙江时,案临台州所作,故以《霞海》为名,凡诗三十四首,力摹“三谢”而未成。如《望司成程公诗》起句曰:“瞻涂ㄕ来旌,邂逅欣遽斯。”以“ㄕ”字为“引领而望”之意,是不止札闼鸿休矣。   △《山文集》·十卷、《诗集》·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冯汝弼撰。汝弼有《山杂记》,已着录。其官工科给事中时,论劾汪钅宏罪状,直声震动一时。其人足以不朽,其诗文则以人见重,非以词章传也。   △《粤台稿》·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谢少
南撰。少南字与槐,上元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河南布政司参政。是集乃其提学广西时所作,诗与文各一卷,诗尚不失清拔,文则未之逮也。《千顷堂书目》别载少南《河垣稿》一卷,《谪台稿》一卷,今未见传本,疑其佚矣。   △《序芳园稿》·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伊撰。伊字子衡,平湖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广西按察司副使。是集为其甥沈懋孝所选,附以刘子伯批点,其诗时有清脱之致,而酝酿未深。   △《菲泉存稿》·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来汝贤撰。汝贤字子禹,萧山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礼部主事。是集凡诗二卷,文六卷。末附许应元所撰《墓志》及姜宝所撰《诬枉记》,盖汝贤由丹阳知县,行取入都后,同僚谮其受金,为巡按御史所论劾,故作此以辩之。宝,即汝贤之门人也。《千顷堂书目》载此集作十六卷,疑或有《续集》而佚之。至云汝贤字汝禹,则“汝”字传写误耳。   △《洛原遗稿》·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白悦撰。悦字贞夫,武进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江西按察司佥事。悦为尚书昂之孙,家世鼎贵,而独刻意学诗,句调华赡,神理颇清,视当时襞积者,差胜,特格律未能变化,往往雷同。   △《蒋道林文粹》·九卷(两
江总督采进本)   明蒋信撰。信有《道林诸集》,已着录。是集,为其门人姚学闵所编。其文不事华藻,惟直抒胸臆,期于明畅而止。盖信尝从王守仁于龙场驿,后又从湛若水游,所重惟在于讲学耳。   △《巾石遗编》·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吕怀撰。怀有《周易卦变图传》,已着录。据《千顷堂书目》所着,《巾石类稿》本三十卷,是集不知何人所编,皆掇拾于残剩之馀,寥寥数篇,不成卷帙,疑原本散佚,此或其子孙所录存也。   △《闵午塘诗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闵如霖撰。如霖字师望,号午塘,乌程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是集为其门人吏部侍郎姚宏谟所编,诗多应酬之作,虽清圆而乏骨力,古体尤不擅长。《千顷堂书目》载,《午塘集》十六卷,殆尚有文集九卷,而佚之欤。   △《冰玉堂缀逸稿》·二卷、《兰舟漫稿》·一卷、附《二馀词》·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如纶撰。如纶字德宣,号午江,太仓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福建布政司参议。文集为其子谦亨等所编,初稿本十卷,以弗戒于火,稿尽亡。谦亨搜求残剩,缉为二卷,故题曰《缀逸》。其诗别名《兰舟漫稿》,为如纶所自编,乃嘉靖甲辰服阕,补江西按察司佥事时,
途中所作。其诗馀别名《二馀词》,亦如纶自编,二馀者,如纶别号也。   △《包侍御集》·六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包节撰。节有《陕西行都司志》,已着录。是编,前二卷为《台中稿》,官御史时作;后四卷为《湟中稿》,戍庄浪时作。二编皆兼载诗文。节尝谓《文苑英华集》可以续《昭明文选》,因辑《苑诗类选》三十卷,故所作纤丽为多,大抵皆取材于是也。   △《承启堂稿》·二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薇撰。薇字懋垣,海盐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礼科给事中。隆庆初,赠太常寺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门人严从简所编,凡“诗”七卷,“文”二十卷,附录“志铭”、“行状”、“墓表”、“传诔”一卷,末一卷,则其曾孙嘉徵“二疏”,并“行状”、“志铭”也。嘉徵字孚千,天启辛酉副榜贡生,官松溪县知县,尝劾魏忠贤十大罪。其疏,为世所传云。   △《自知堂集》·二十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蔡汝楠撰。汝楠有《说经记》,已着录。是集诗七卷,文十七卷,其门人朱炳如所编。《明史》称汝楠初喜文章,从王慎中、唐顺之、高叔嗣、顾、皇甫氵孝兄弟游;中年复好讲学,与邹守益、罗洪先相善。诗格遂渐颓唐,颇有寿陵
馀子,失其故步之讥。然汝楠才地本不足雁行王、唐诸人,亦不尽系于讲学之后,荒废吟咏也。   △《泾林集》·八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周复俊撰。复俊有《东吴名贤记》,已着录。是集一名《六梅馆集》,凡诗三卷,杂文五卷,其诗皆有杨慎评语。据其孙元幸《跋》,盖慎戍南之时,与复俊遇于仙屯阝草堂,剧谈七昼夜,因为评定其诗。一梓于蜀中,再梓于玉田,后编入全集,评亦遂仍其旧云。   △《龙全集》·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畿撰。畿字汝中,号龙,山阴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兵部武选司郎中,事迹具《明史·儒林传》。畿传王守仁良知之学,而渐失其本旨。如谓:虚寂微密,是千圣相传之秘,从此悟入,乃范围三教之宗。又谓:佛氏所说,本是吾儒大路,是不止阳儒而阴释矣。故史称其杂以禅机,亦不自讳。《史》又载:“畿尝言学当致知见性而已,应事有小过,不足累。”故在官不免干请,以不谨斥。盖王学末流之恣肆,实自畿始。《明史》虽收入《儒林传》,而称士之浮诞不逞者,率自名龙弟子云云。深着其弊,盖有由也。是集为其子应斌、应吉所编,凡语录八卷;书序、杂着、记说,共九卷;诗一卷;祭文、志状、表传二卷。其门人萧良刊之
,丁宾又为重镌,而益以《大象义述》一卷,传志、祭文一卷。   △《龙语录》·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畿撰。是编虽名语录,实即畿之文集,前有李贽《序》,谓之《龙集抄》,盖又经贽所品定也,合是二人以成此书,则书可知矣。   △《王侍御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瑛撰。瑛字汝玉,无锡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编,为其子鸿胪寺主簿同所刊,盖欧大任所选定。前二卷为古体,后五卷为近体。前有《小传》,亦大任所作,末有崔铣《两巡纪行稿》,《跋》一篇。两巡者,一出理北直隶、山东、河南马政,一巡按福建也。集中无此标目,盖其诗已散入集中,铣《跋》无所附丽,故缀于后。郑启谟《序》题曰:《石沙漫稿》,亦与此本标题不同,则瑛世居石沙山,初以名集,同改题今名也。   △《少峰草堂诗集》·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林应亮撰。应亮字熙载,侯官人,人瑞翁春泽子也。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户部右侍郎,总督仓场。是集,《千顷堂书目》作二卷,此本仅一卷,其诗皆沿七子之派。   △《寒屯阝集》·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苏志皋撰。志皋字德明,别号寒屯阝,固安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副都御史。此
集凡诗二卷,杂文二卷,有汪来《后序》,称其尚有《巡抚奏议》十八卷、《译语》、《画跋》、《恒言》,各一卷,今并不传。   △《东白草堂集》·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顾存仁撰。存仁有《太仆寺志》,已着录。是编诗,分四集,每集一卷。曰《使蜀初编》,存仁为给事中时作;曰《居庸内编》,曰《居庸外编》,曰《居庸别编》,存仁编管保安时作。《别编》末,《答罗太史》韵十首,自记作于吴中,盖当隆庆改元,存仁将起用时也。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其建言,受杖,起草时鬼近榻前,诘旦鸦鸣户上,无所畏缩,其劲直如是。故其诗亦称心而谈,罕锻炼之功云。   △《期斋集》·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吕本撰。本字汝立,号南渠,又号期斋,馀姚人。初冒姓李,晚乃归宗。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安。本在位不久,即遭忧以归,遂不复出,家居数十年,以亭馆花竹之胜,擅名一时。是编,诗四卷,文十卷,为其子礼部主事元所编,大抵应酬之作,仍沿台阁之体。   △《璞冈集》·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马汝彰撰。汝彰字存美,璞冈其号也,汲县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南右布政使。是编,乃汝彰所自编。垂没之时,其友人阴秉欲刻
之,汝彰不可;汝彰没,其嗣子绳祖与其婿阮承谦始刻之,而秉为之《序》,其始末具载《序》中。凡文一卷,诗一卷,诗馀一卷,皆不擅长。盖其友、其子、其婿,均不及汝彰之自知也。   △《许水部稿》·三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许应元撰。应元字子春,钱塘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广西布政使。是集乃应元官夔州知府时所自刊。以皆官郎署时所作,故仍以水部名集,凡诗一卷,文二卷。   △《元光漫稿》·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徵撰。徵字诚之,湖广桃源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布政司参议。归田后结庐于元光洞,因以名集。其于律诗题曰“八句”,而不名律诗;于绝句题曰“四句”,而不名绝句。为唐、宋诸集,未见之例。诗多出韵,又不合洪武正韵,亦不知何说也。前《序》称六卷,而其书实止五卷,后馀一页,盖残阙之本,故今以五卷着录焉。   △《荩心堂集》·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尚文撰。尚文字宝江,真定人。嘉靖壬辰武进士,累官福建总兵官,挂征蛮将军印,都督同知。明万历戊寅,广西桂林、柳州,苗犭童煽乱,马平犭童韦王朋率东瓯,大产诸蛮,攻掠屯阝落,尚文剿平之。是书所载,只当时奏疏、启,附以赠言、寿序之类。
故标题《荩心堂集》,而以《征蛮纪略》为子目。然韦王朋与堡兵争斗之由,及要挟东瓯大产诸蛮事实,书中多不一叙,又十寨先后分合开设事宜,亦未能备载,均不及《明史·土司传》,及《广西通志》之详实。非纪事之书,与纪略之名,殊不相应。今从其总名,仍题曰《荩心堂集》,存其目于《集部》,庶不失实焉。   △《白山房集》·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高应冕撰。应冕字文中,仁和人,嘉靖甲午举人,官光州知州。是集,序、记、杂文,凡八十七篇,中如《游闲公子》、《白先生》、《羲皇上人诸传》、《虞秦对曹交篇》诸文,大抵构虚托喻,游戏笔墨。惟《纵囚一辨》,差为有见云。   △《求志斋言草》·三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瀚撰。瀚号龙岳,秀水人,嘉靖甲午举人,官至廉州府知府。是集兼载诗文,词颇质实,而微嫌钝置。前有薛侨《序》,称所着学论十篇,尤其平日所自得。今在第十七卷中。然皆宋儒所常言,无所阐发也。   △《孙文恪集》·二十卷、《附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孙升撰。升字志高,馀姚人,燧之子也,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是集,文十四卷,诗六卷,其子钅龙等所编。有《与人论诗文书》云:李空同
步武古人,学李譬则燕途入秦,车辙所历,可循而至。又云:空同与何大复辩论,诋其好词乖法之失。何氏亦尝诋李,谓其作疏卤,间涉于宋。总之,负气求胜,各不相下。观于是言,可以知其瓣香所在矣。附录一卷,乃其继室杨文俪作。文俪,仁和人,工部员外郎应獬之女。诸子成进士者四人;钅龙,铤、钅广皆至尚书,钅宗至太仆寺卿,皆文俪教之。盖有明一代,以女子而工科举之文者,文俪一人而已。诗其馀事也。   △《西野遗稿》·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玑撰。玑字邦在,号西野,丰城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是集,前有何钅堂《序》,称玑文稿多毁于火,仲孙自茂掇拾其仅存者,裒为五帙授梓。此本多至十四卷,又崇祯中,其曾孙九畴所刻也。凡文十卷,诗三卷,杂着一卷,诗中以古体与五言古风,分为二目,殊乖体例。   △《文肃集》·二十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赵贞吉撰。贞吉,字孟静,内江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文渊阁大学士,谥文肃。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六卷,文十七卷。贞吉学以释氏为宗,姜宝为之《序》曰:今世论学者,多阴采二氏之微妙,而阳讳其名,公于此能言之,敢言之,又讼言之、昌言之,而不少避忌。盖其所见真,
所论当,人固莫得而訾议也。其持论可谓悍矣。   △《骆两溪集》·十四卷、《附录》·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骆文盛撰。文盛,字质甫,武康人。嘉靖乙未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初,蔡汝楠刻其诗集七卷,并为之评点。卷首汝楠《序》,即为诗集而作。此集,益以杂文、笔记七卷,盖杨鹤所续增也。其诗文皆于浅弱之中,时有清远之致,盖文盛官翰林时,以不附严嵩,遂移疾不出,后贫病垂死,有以千金求居间者,尚力挥之,至殁无以葬。事具吴尚文《序》,及卷末尚文书事中。是其胸次本高,故吐言不俗,特编次者,欲取卷帙之富,未能尽翦其榛苦耳。   △《奚囊蠹馀》·十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张瀚撰。瀚有《台省疏稿》,已着录。是集,赋一卷,诗九卷,记一卷,杂着一卷,墓志二卷,行状、行略一卷,祭文一卷,书二卷。瀚于万历中以忤张居正罢归,颇着风节。《浙江通志》称其善书法,工点染,诗文庄严典则,归之尔雅;然集中酬赠牵率,什居六七,虽平正无瑕,而殊少酝酿。其《自序》谓:奔走四方二十馀年,每以一囊自随,凡所得简札、诗帖,俱纳其中。积久蠹蚀,因取其字画稍全,章句可读者,录出成帙,故名曰《奚囊蠹馀》云。   △《琏川诗集》·八卷
(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施峻撰。峻字平叔,归安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青州府知府。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平叔以七律自诩,然殊不见好。诸体过修边幅,未免气馁。是集,有顾应祥《序》,亦谓唐以后诗,音调格律相尚,锻炼益工,其气益弱,亦似微致不满焉。   △《陈梧冈集》·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尧撰。尧字敬甫,号梧冈,南通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明史·艺文志》载:尧文集五卷,诗集三卷。是集乃文二卷,诗二卷,与《志》不符,然首尾完具,篇次分明,《志》盖偶沿《千顷堂书目》之误也。其文朴直不支,而微伤太质,其诗又逊于文。   △《骊山集》·十四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赵统撰。统有《杜律意注》,已着录;是集乃杨光训所编。集中自谓:“嘉靖丁未,误雠陷狱,近三十年,多为诗。万历癸酉恤归,仍岁为一集。”此本凡赋及诗九卷,文一卷,杂着二卷,诗话二卷,总题曰《骊山集》,似光训有所删汰也。前有朱勤{艹美}《序》,称其命意搜微,多出己见。大都骨力莽苍,学殖淹博,稍稍融透,莫难雁行献吉。然则明讥其未融透矣,何不悟而犹刊以弁集也?   △《方山文录》·二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
薛应撰。应有《四书人物考》,已着录。是集为应所自编。其学初出于邵宝,后从泰和欧阳德,德,姚江派也。又从高陵吕冉,冉,河东派也。故所见出入朱、陆之间。然先入为主,宗良知者居多。集中论学之语,互有醇疵,盖由于此。至其《职势论》中称:“党锢兴,而汉社屋;玄谈盛,而晋室倾;清流浊,而唐祚移;学禁作,而宋舟覆。其初文雅雍容,议论标致,不过起于一二人之猎胜。而其究乃致怨恶沸腾于寰中,干戈相寻于海内,而溃败不可收拾”云云。若于七八十年之前,预见讲学之亡明者,则笃论也。其文章当李、何崛起之时,独毅然不变于风气。然应以时文擅长,古文特自抒胸臆,惟意所如。故往往轻快有馀,少停蓄深厚之意,如十五卷《费文通传》,称公生成化癸卯三月十四日,距卒六十有六年。初娶娄氏,以产卒;继娶金吴都御史女,复卒,俱赠夫人。五子:长某,次某,云云。此志状之文,非传之体,于文格亦多未合,所谓不践迹,亦不入于室者欤。所作史论,如汉武帝、苏轼诸篇,特为平允。而《汉文帝论》中,称贾生不死,文帝终必用之。《贾谊论》中又称,文帝终不能用之。取快笔端,自相矛盾,亦不可尽据为典要也。   △《两城集》·二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明靳学颜撰。学颜字子愚,济宁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吏部左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前有于若瀛《序》,称所着有《闲存集》、《两城集》、《荒稿园志》等部。殁后所存,仅十之二三。其子需等复裒辑为:诗十四卷,文六卷,即此本也。其诗格律清整,而蹊径尚存,不脱历下流派,文则偶然挥洒而已。   △《嵩阳集》·(无卷数,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刘绘撰。绘字子素,一字少质,光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重庆府知府。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首赋、次诗、次书、次疏,复以诗赋殿后,而不分卷帙,盖编次未定,旋作旋刊,明人文集,往往多如是也。其诗局度颇宏整,而乏深致,文不加修饰,畅所欲言,如《春秋补传序》云:古之注经者务简,后之注经者务繁;古之注经者务简而经益明,后之注经者务繁而经益晦。六经之注,莫不皆然,而《春秋》为甚。持论颇为平允。至劾夏言一疏,但以不戴所赐香叶冠激世宗之怒,则非谏臣之体,案《明史·夏言本传》称,赐香叶束巾,言谓人臣非法服不受。帝积愤欲去言,严嵩因得间之。至言得罪下狱,帝犹及前不戴香冠事。据此,则绘是疏或当有所受之欤?   △《王氏存笥稿》·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维桢
撰。维桢字允宁,华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南京国子监祭酒。《明史·文苑传》附见《李梦阳传》中。《千顷堂书目》载:维桢《存笥稿》二十卷,又全集四十二卷。今全集未见传本,惟此集存,乃其友馀姚孙升所编也。前十六卷为杂文,后四卷为古今体诗。升《序》称:其文法司马迁,诗法汉、魏,近体尤宗杜氏。朱彝尊《静志居诗话》,则谓七律滞钝,五言有句无篇。今观其集,彝尊之论为允。胡应麟又称:其文矫健胜其诗,亦不尽然。   △《天山草堂存稿》·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何维柏撰。维柏字乔仲,南海人。嘉靖乙未进士,改庶吉士,授监察御史,坐劾严嵩,廷杖,除名。隆庆初,复原官,累迁南京礼部尚书,谥端恪,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文六卷,诗二卷。文集中有《讲义》、《语录》二种,皆以《白沙绪论》为宗。其诗亦多讲学语,盖维柏尝从陈献章游也。朱彝尊《明诗综》谓其《乞休诗》云:“乐事尚饶新岁月,胜游不改旧山。”乃侍其父与乡人,为九老会时所作。今考《乞休诗》为万历丙子,得旨归老之作。而和其父与九老韵七律二首,则作于嘉靖戊申,乃劾严嵩后削籍归里时作。彝尊徵引偶误,殆亦未见此集欤。   △《金斋集》·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宋诺撰。诺字子重,号金斋,故城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兖州府知府。是集,文三卷,诗一卷,而别以策对、书启之类附入诗后。其《历官条教》,又标《政绩》一目,体例颇为糅杂,集中大抵宦游应酬之作。   △《沈凤冈集》·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沈良才撰。良才字凤冈,泰州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兵部右侍郎,其为吏科给事中时,尝疏劾严嵩,颇见风采,诗则尚未成家。   △《陈文冈集》·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陈撰。,鄢陵人,文冈其字也。嘉靖乙未进士,官至甘肃巡抚。是集诗文多率笔,奏疏亦多迂论。   △《省中稿》·二卷、《二台稿》二卷、《归田稿》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明许撰。字仲贻,上元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尚宝司卿。《二台稿》、《归田稿》皆诗集,惟《省中稿》兼有杂文。诗格颇爽俊,当其合处,时得古人之意;而失于芟择,多参以应俗之作,遂不免沙中金屑之憾。《千顷堂书目》载,所作尚有《武林稿》一卷。此本不载,或装缉者偶佚欤?   △《徐阳溪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徐灿撰。灿字文华,后更字本充,号阳溪,奉新人。嘉靖丁酉举人,尝馆于严嵩家,一日嵩与朝官燕,方献酬,客皆跪受爵,灿遂慨然辞
归,盖亦知几之士,较贤于张{角}。平生喜讲良知之学,故其文皆质俚,诗亦类“《击壤集》派”。   △《见沧文集》·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茅瓒撰。瓒字见沧,钱塘人。嘉靖戊戌进士第一,官至吏部左侍郎。是集为其门人赵应元所编,而其子藉吉校刊之,第一卷为廷对策,二卷至七卷为各体诗,八卷以下皆杂文,大抵应俗之作也。   △《袁文荣诗略》·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袁炜撰。炜字懋中,慈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谥文荣。事迹附见《明史·严讷传》。史称:炜才思敏捷,帝半夜出片纸,命撰青词,举笔立成。遇中外献瑞,辄极词颂美。帝畜一猫死,命儒臣撰词以醮。炜词有“化狮作龙”语,帝大喜。其诡词媚上多类此。时谓李春芳、严讷、郭朴及炜为“青词宰相”。又称:炜自负能文,见他人所作,稍不当意,辄肆诋诮。馆阁士出其门者,斥辱尤不堪,故人皆畏而恶之。是编首,题门人王犀登校。盖犀登以山人游炜之门也。申时行《序》称,炜所为诗甚多,岁久散逸。其孙景祖、景高搜遗草,得若干首,名之曰《诗略》,案《明史·艺文志》,袁炜诗集八卷,是炜别有全集。此其选本,故题曰《诗略》耳。集中佳句寥寥,不识何以狂傲如是。又
两卷无一应制之作,殆犀登削之耶?   △《爱吾庐集》·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徐良傅撰。良傅字子弼,东乡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吏科给事中,以言事斥为民。其门人汤显祖所作传,载其行履颇详。集凡八卷,诗体略近七子,气度安雅,而风骨不足以振之。古文则序多至数十篇,而论、碑、记、祭文,仅得六篇。第八卷中,题曰:瑞金杨于庄采补,疑本有散佚,而后人掇拾刊行之,非其全也。   △《崇兰馆集》·二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莫如忠撰。如忠字子良,华亭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浙江布政使。告归,杜门着书,年至八十馀乃卒。《明史·文苑传》附载《董其昌传》中。其诗颇具唐音,五言近体尤多佳句。文则应俗之作居多,惟题跋十馀则,颇为雅令。案:如忠精于赏鉴,流传墨迹,题识最多,此所收犹未尽也。   △《陈两湖集》·三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昌积撰。昌积号两湖,泰和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尚宝司少卿,兼翰林院学士。尝手删其文为《龙津稿》,后其子文扬、文振又益以古今体诗,合为此集。其诗文悉才调富有,而驰骤自喜,细大不捐。   △《松风轩藏稿》·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昌积撰。此集《千顷堂书目》
不着录,盖其初刻未定之本也。   △《已宽堂集》·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鎏撰。鎏字子兼,号雨泉,吴县人,自署曰颍川,从郡望也。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四川提学副使,署布政使。是集所载诗,自嘉靖壬辰至万历乙亥,计四十四年之作,篇什虽多,颇伤芜杂。前有岷王定耀《序》,言其子出《已宽堂诗文》二编,而此帙有诗无文,盖不全之本也。然《千顷堂书目》已作四卷,则文集之佚久矣。   △《钱永州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钱芹撰。芹字懋文,号泮泉,海盐人,琦之次子也。嘉靖戊戌进士,官至永州府知府,故以永州名集。首列奏疏二卷,颇切当时利弊,其《斥异端》一条,盖为陶仲文而发也。惟其学出自湛若水,后乃改从王守仁,故于姚江一派,推挹颇深,持论不无少偏云。   △《华阳漫稿》·十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章焕撰。焕有《平倭四疏》,已着录。其官总督南京仓储副都御史时,以赴任迟延,言者劾其怠慢君命,逮治,谪戍广东。卷中题“罗浮山人”,盖在粤时所自号也。集为其子德基所编,凡奏疏四卷,杂文九卷,诗一卷,而以德基从戍时赋诗百馀首,附于末。   △《天目山斋岁编》·二十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
吴维岳撰。维岳字峻伯,孝丰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右都御史,巡抚贵州。《明史·文苑传》附见《王世贞传》中,为嘉靖广五子之一。是集皆其读书天目山时,吟咏倡和之作,分年编次,起嘉靖己亥,讫壬戌,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峻伯诗如铅刀土花,不堪洒削。虽诋之太过,然覆核斯集,其论亦非无因也。   △《白华楼藏稿》·十一卷、《续稿》·十五卷、《吟稿》·八卷、《玉芝山房稿》·二十二卷、《耄年录》·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茅坤撰。坤有《徐海本末》,已着录。是编《藏稿》、《续稿》皆其杂着之文,《吟稿》则皆诗也。《玉芝山房稿》文十六卷,诗六卷,《耄年录》则诗文杂编,不复分类。坤刻意摹司马迁、欧阳修之文,喜跌宕激射,所选《史记钞》、《八家文钞》、《欧阳史钞》,即其生平之宗旨。然根柢少薄,摹拟有迹。秦、汉文之有窠臼,自李梦阳始;唐、宋文之亦有窠臼,则自坤始。故施于制义则为别调独弹,而古文之品,终不能与唐顺之、归有光诸人抗颜而行也。至《耄年录》,则精力既衰,颓唐自放,益非复壮盛之时,刻意为文之旧矣。   △《大拙堂集》·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载鸣撰。载鸣,字虚卿,泰和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通政使。
是集前六卷为杂文,后二卷为诗,末一卷为杂着,载鸣为杨士奇之裔。士奇,泰和人。嘉靖戊戌《题名碑录》亦作泰和人,而卷首称庐陵杨载鸣,盖署古郡名也。   △《大司空遗稿》·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绍儒撰。绍儒字师孔,南海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尚书。是集文八卷,诗二卷。诗皆嘉靖四十年以后,至万历八年以前之作。其文有意刻画韩、柳,而往往失之粗率。诗则音调谐美,亦学唐格而过于摹拟者也。   △《让溪甲集》·四卷、《乙集》·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游震得撰。震得,字汝潜,婺源人。嘉靖戊戌进士,授行人,擢监察御史,以疏谏世宗好方士,廷杖谪外。后官至左副都御史,巡抚福建,以兴化失守罢归。再起督辖南京粮储,震得少与欧阳德、邹守益诸人游,故颇讲姚江之学。然《与王畿书》,多所规正,犹异于末派之狂禅。兴化之役,由指挥欧阳深孤军战没,震得封疆大臣,不能不为法受恶。且所荐谭纶、刘显、戚继光诸人,卒皆有所建立,故论者或恕焉。是集其所手定,甲集四卷,皆讲学之语,乙集十卷,则诗、文、杂着也。   △《鸡土集》·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刘乾撰。乾字仲坤,号易,保定人。嘉靖戊戌进士,官国子监丞
。是集诗、词二卷,赋、记、杂文四卷。其以“鸡土”命名者,《自序》谓梦入太极宫见玉鸡,以为文章之兆,其说颇荒唐不经,诗文亦不入格。而《梦上天诗》、《梦戚赋》、《纪梦文》诸篇,乃屡屡见之集中,何其好说梦欤?   △《青峰存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汪柏撰。柏字廷节,号青峰,浮梁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光禄寺卿。其文气度恬雅,无剽窃摹拟之病,而微嫌其弱。诗亦学宋格而未成。盖不囿于李、何之门径,而其力又不足以胜之也。集为其侄思聪所刻,第一卷为表、论,第二卷为诗歌、乐府、词,三卷以下皆杂文,编次殊为错乱。思聪《序》称,柏历官广、浙,正当海寇猖獗之时,经略海防,不啻数万言,居常自谓:应酬文字,虽蒙士大夫许可,不过空言。此则身当其事,曲中机宜,异时修海防者,吾言恐不可废。讠誊写成帙,以呈大参王公及巡海林公。未及领回,此后无缘复取云云。则此集所存,原非柏惬意之作矣。   △《同春堂遗稿》·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刘熠撰。熠字元丽,海盐人。嘉靖庚子举人,官至监察御史。是集乃崇祯丁丑,其曾孙江南布政司参政泓所编。国朝顺治中,其元孙维栋始刻之。韵语皆非所长,古文亦不入格。   △《泌园集》·
三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董份撰。份字用均,泌园其号也,乌程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是集为其孙嗣茂所编,凡诗七卷,文三十卷。   △《严文靖公集》·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严讷撰。讷有《春秋国华》,已着录。《明史》讷本传称:讷入直西苑,所撰青词皆称旨。然文格未能拔俗,集中亦大抵应酬之作,末附诗四十六首。朱彝尊录其《对月》一首于《明诗综》,与此本颇有异同,殆有所点窜欤?   △《高文襄公集》·四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有《春秋正旨》,已着录。是编分《外制集》一卷,《纶扉内稿》一卷,《外稿》一卷,《献忱集》二卷,《政府书答》二卷,《掌铨题稿》十四卷,《南宫奏牍》二卷,《防边纪事》一卷,《伏戎纪事》一卷,《绥广纪事》一卷,《程士集》二卷,《本语》三卷,《春秋正旨》一卷,《大学直讲》一卷,《中庸直讲》一卷,《论语直讲》三卷,《问辩录》五卷,《病榻遗言》二卷,每类前各有题词。《明史·艺文志》作《献忱集》五卷,《诗文集》四十四卷。今《献忱集》即在卷内,而四十四卷中有文无诗,殊不可解。又别本四十二册,无卷数,以《问辩录》居首,内多《土蛮纪事》
、《靖夷纪事》二种,馀皆相同。疑为初刻之本也。   △《玉堂公草》·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高拱撰。是编首载《大学讲义》一卷,《中庸讲义》一卷,《论语讲义》三卷,皆嘉靖间藩邸所讲。次为《程士录》二卷,载嘉靖戊午及乙丑乡会录序及所撰程文,三场皆备,独无《易经》文,未喻其故。后为《献忱集》二卷,皆辞谢称贺诸表奏;次为《纶扉稿》一卷,则在政府时作也,皆已见全集。此盖初刻之本,故《纶扉外稿》不与焉。   △《外制集》·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嘉靖乙巳,世宗令辅臣举编修二人、检讨三人,于中秘撰文官诰敕,拱时在列。是编乃其代言之稿也。前有《自序》,称掌诰敕者,初以阁学或翰詹掌贰。后乃属之两院供事官,至是始复翰林之旧云。   △《政府书答》·四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皆录其为首辅时,与各省文武大僚尺牍。分《庚午防秋》、《款处北边》、《捷宣东塞》、《安绥广东》、《服贵番》、《各省应答》、《调处徐府》等七目。其文大都为筹酌时政而发。至徐阶一事,则全为自明心迹而设矣。   △《万子迂谈》·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万衣撰。衣字章甫,浔阳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河南
左布政使。是集《内编》一卷,通论天地造化之理,及古今人事之变;《诸经记》二卷,上卷专解五经之义,多杂采先儒之说,如论《朱子诗集传》一条,本之王应麟,《论淫诗》一条,本之王柏,《论春秋策书》之例十有五,而笔削之义有八一条,本之赵氵方者不一而足。然谓“六经”,皆厄于传疏,其宗旨未免偏僻。下卷专论律吕,其云十分为寸,则三分损益之法不可行。以之规西山之误,则颇为明确。其《迂谈外篇》一卷,杂论兵制、屯盐等事。又文三卷,诗一卷,书启一卷,皆不过直抒胸臆,不复计其工拙矣。   △《履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万士和撰。士和字思节,宜兴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谥文恭。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词三卷,杂文九卷。其官江西、贵州、湖广、山东,以至为宗伯时事迹,颇散见于其中。然过任自然,罕铸词之功,盖士和受业唐顺之,能不染七子雕绘之习?而殚心吏事,又未能竟其业也。   △《瞿文懿制敕稿》·一卷、《制科集》·四卷、《诗文集》·十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瞿景淳撰。景淳字师道,号昆湖,常熟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右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汝稷所编,首卷《制稿》十一
篇,《敕稿》二十七篇,盖即《明史·艺文志》所谓《瞿景淳内制集》也。其制科集四卷,皆应试策论诸作。诗文集十六卷,则文居其十五卷,诗赋一卷,特附见备体而已。景淳清介自持,史载其与严嵩论胡宗宪,及不撰陆炳妻诰词,皆触忤权奸,无所惮畏。其制义亦名一时,至今有王、唐、瞿、薛之称,古文则非所擅长也。   △《石龙诗草》·四卷、《附刻》·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徐学诗撰。学诗字以言,别号龙川,上虞人。嘉靖甲辰进士,授刑部主事,迁郎中。以劾严嵩父子罢职。隆庆初,起南京通政司参议,未上而卒;赠大理寺少卿。学诗不以诗名,而所作音节颇清亮,盖尝与李攀龙相赠答,故流派与之相近,遗稿多阙字,邑人黄之璧为补入,以圈别之,后二卷,则附刻《劾嵩疏稿》及传略诸篇。   △《山带阁集》·三十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朱曰藩撰。曰藩字子价,号射陂,宝应人,南布政司参政应登之子。嘉靖甲辰进士,官至九江府知府。是集诗十五卷,杂文十八卷。应登诗仿李梦阳,曰藩则法杨慎,尝因所知,通讯滇南,慎为选其诗七十馀首品题之。其在金陵,悬慎画像于寓斋,集中有《人日瞻礼升公像诗》是也。然其诗丽,仅得慎之一体。王世贞《艺苑卮
言》谓其如高座道人,忽作番语,则诋之太甚矣。   △《石室秘抄》·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魏文夜撰。文夜字德章,侯官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广西按察司使。是集初刊于万历丙戌,崇祯庚午,其孙定海知县汝为又重刊之,凡杂着二卷,皆读书论古之作。其中如《驳方孝孺之疑子华子》,则未睹晁公武及朱子说;谓王充假蔡邕以自重,则未考充为肃宗时人,不免疏舛。第三卷为诗,五卷、六卷为杂文,中《征支罗记》、《征龙洲记》、《松潘备兵本末》,叙其战功颇详。福州道山下,有朱子所书“石室清隐”字,文夜家近山麓,遂以名其集云。   △《白雪楼诗集》·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李攀龙撰。攀龙有《诗学事类》,已着录。此集刻于嘉靖癸亥,犹在《沧溟集》之前,前有魏棠《序》,又有拟古乐府《序》二篇,一为历城许邦才撰,一为攀龙自序。盖当时特以乐府相夸,然而后来受诟厉者,亦惟乐府最甚焉。   △《李沧溟集选》·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攀龙撰,宋光庭所选。光庭,莆田人,始末未详。王、李二家,皆以诗擅长,文则不逮诗远甚,攀龙之文,尤不逮王世贞。光庭乃独选其文,可谓不善持择矣。每卷之首,皆题曰《补注李沧溟集》,而
书实无注,亦不可解。   △《敬所文集》·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宗沐撰。宗沐有《海运详考》,已着录。此集自一卷至十卷,为序、颂、书、启,曰《内编》;十一卷至二十卷为诗、论、碑、赋、说、传、书后、约、策问、祭文、行状、铭志、讲义,曰《别编》;二十一卷至三十卷,为奏疏、杂着、文移,曰《外编》。《明史·艺文志》载:宗沐奏疏四卷,文集三十卷,此本止三十卷,而奏疏在焉,卷首题门人张位选集。然则史所载者其全集,此为位所编定欤?抑其奏疏,又有集外别行之本,史并载之也?   △《师暇裒言》·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吴桂芳撰。桂芳字子实,新建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工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总督两广时所自编,时方御倭,故题曰《师暇裒言》。其文平正通达,无钩章棘句之习,而亦无警策。盖犹沿台阁旧体,诗力摹唐调,亦颇宏敞,而有学步太甚者。如陈子昂有“王师非乐战,之子慎佳兵”句,桂芳送张玉亭虑囚淮上,袭用其调曰:“王仁非好杀,之子慎祥刑。”非所谓拟议变化之道也。   △《五鹊别集》·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卢宁撰。宁字献子,号冠岩,南海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登州府知府。宁受
业黄佐之门,佐《乐典序》即所作也。是集乃其官南京刑部时,讲学新泉精舍,其门人程子明所刻,及守登州,所属黄县知县刘珙又重刻之。以宁先有《五鹊台集》,故此以别集名,凡诗一卷,文一卷,皆凑泊成篇,不能入格。   △《崇质堂集》·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万实撰。万实字少虚,南丰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浙江按察司副使,其为给事中时,尝疏论权改官,盖亦骨鲠之士。是集凡诗九卷,文十一卷,《江西通志》称:所作奏疏别名《恬仕录》,徐龙川《序》,而此集末亦载有奏疏三卷,盖其初别本单行,后又编入集中也。万实传姚江之说,其文体平正,不事锤,犹讲学家之格。其诗颇学韦、柳,意取清妍,虽风骨未就,而姿致可观,则其天分之高也。   △《小海存稿》·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冯觐撰。觐字晋叔,别号小海,海宁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广东按察司副使。是集诗三卷,文五卷,乃其子有翼所编。张瀚《序》,称其简易明鬯,不假雕琢,颇非溢美;然才地颇弱,未足名家。集中有《庚戌言兵事书》,乃觐为兵部郎时所作,以上丁汝夔者。中有《请就京城外土城遗址,增筑外罗城,以备不虞》一条,其后竟筑外城,说者谓功成于许论,而不知觐已发其端
也。   △《太乙诗集》·五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炼撰。炼字伯纯,武功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湖南按察司佥事。其集曰太乙者,太乙,山名,在武功。王维所谓,“太乙近天都”也。炼以自号,因以名集。其诗源出长庆,而更加率易。如云:“一种勋庸一代贤,蜚声满路势熏天,凭君回首寰中事,若个豪华过百年”之类,殊不类诗格。至如:“能使机衡在我,从他造物弄人”等句,则愈涉俗矣。   △《无闻堂稿》·十七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赵钅弋撰。钅弋有《古今原始》,已着录。是集凡文十二卷,诗五卷,乃其子鸿赐所编。林树声为作《墓志》,称其《几希图说》、《辟方士论》、《讲学诸说》,皆阐明理道,发前人所未发。今惟《几希图说》见集中,馀皆不载。盛汝谦为作《行状》,载《自祭文》一篇,集中亦不载,盖亦简汰而存者也。钅弋学出姚江,主良知之说。文颇磊落自喜,而亦微近七子之派。   △《郭东山文集》·七卷、《诗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郭文周撰。文周字景复,号东山,福安人。嘉靖甲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巡按广东。其文集多应酬之作,诗分前后二卷,前卷为《南畿稿》,后卷为《菊边闲谭集》、《解组稿》。   △《百川集
》·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孙楼撰。楼字子虚,常熟人。嘉靖丙午举人,官湖州府推官。工于制义,与胡友信、瞿景淳等相上下。诗、古文,则非专门也。   △《贻安堂集》·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李春芳撰。春芳字子实,号石麓,福建兴化人。嘉靖丁未进士第一,官至中极殿大学士,谥文定。事迹具《明史》本传。春芳与严讷、郭朴、袁炜,同有“青词宰相”之目。史具载于《袁炜传》中,然所作皆不传。是集为其子茂材所编。疏、表、序记之文居多,诗则不满一卷。李戴、于慎行、朱赓、李维桢为之《序》,皆谓春芳不规规以文墨见长,是以其存草仅如此云。   △《太岳集》·四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居正撰。居正有《书经直解》,已着录。神宗初年,居正独持国柄,后毁誉不一,迄无定评。要其振作有为之功,与威福自擅之罪,俱不能相掩。至文章本非所长,集中奏疏、启最多,皆在庙堂时论事之作,往往纵笔而成,未尝有所锻炼也。   △《馀清堂稿》·三十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汪钅堂撰。钅堂字远峰,鄞县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礼部尚书,掌詹事府,兼翰林院学士。是集诗八卷,文二十四卷。考《千顷堂书目》,钅堂有《馀清堂稿》
十二卷,今未见其本,又有《馀清堂定稿》三十二卷,即此编也。   △《念初堂稿》·四卷、《续集》·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陈嘉谟撰。嘉谟,庐陵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四川按察司副使,隆庆庚午移疾归;召为湖广布政司左参政,不起,优游林下以终。其诗始于嘉靖丁未,终于万历癸卯,往来仕宦者二十三年,而闲居者三十三年,故多自之言。《序》引邵子《击壤集》自拟,而诗中屡引陈献章语,其旨趣可知也。   △《友庆堂合稿》·七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时槐撰。时槐有《广仁类编》,已着录,是集凡书二卷,序、记、传、墓志一卷,语录一卷,说、跋及《石经大学略义》一卷,杂着、诗、词一卷。诗词不多作,亦非所长,文皆讲学之语,而兼出入于老、庄之间,明季所谓心学者也。其《石经大学略义》,自云出于贾逵,而表章于郑晓;且称王守仁《大学古本》一依注疏之旧,味其文字,旨趣亦未甚莹,似不无错简云云。不知郑晓所传,乃丰坊之伪本。诸儒考证已明,谲妄毕露。时槐更嘘其残烬,误之甚矣。   △《周叔夜集》·十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周思兼撰。思兼有《学道记言》,已着录。思兼以循吏着,然史称其少有文名。是集为王世贞所删定,文
颇学三苏,诗则七子之流派也。   △《凤洲笔记》·二十四卷、《续集》·四卷、《后集》·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贞撰。世贞有《山堂别集》,已着录。是集乃隆庆己巳黄美中所编。前有美中《序》,称世贞着作不能尽见,会从其侄孙少川子得此集,因编刻以公天下,盖当时摘选之本也。然命诗文曰《笔记》,其称名可谓不伦矣。   △《州稿选》·十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贞撰。沈一贯选。一贯有《易学》,已着录,世贞才大学博,自谓靡所不有,方成大家,故其正、续四部稿,颇伤芜杂。晚年悔其少作,而未及手自删定。一贯是编,别裁澄汰,意在撷其菁华,而宗旨所归,仍尊秦、汉,而薄唐、宋,终未能弃短取长也。   △《文恪集》·二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林廉撰。廉字贞恒,闽县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谥文恪。事迹附见《明史·林瀚传》。是集诗六卷,文十六卷,末附王世贞、王犀登所撰《传》二篇。《千顷堂书目》载:《林廉学士文集》十六卷,诗集六卷,集名不同,然卷数皆相合,盖即此本,疑廉殁后重刻,改题其谥也。   △《三洲诗脍》·八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沈淮撰。淮字伯,仁和人,
嘉靖丁未进士。是集前后无“序”、“跋”,亦无目录,其完阙不可考。诗则体格尚未成就,累句亦多。   △《金舆山房稿》·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殷士儋撰。士儋字正夫,号棠川,历城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武英殿大学士,谥文庄。事迹附见《明史·赵贞吉传》。是集为其门人于慎行所编,凡诗、颂二卷,文十一卷,讲义一卷。士儋与李攀龙游,今观其诗文,盖直以乡曲之谊相周旋耳,其投契不在文章也。   △《道峰集》·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章适撰。适字景南,道峰其号也,兰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礼科给事中,以《疏请景、裕二王出阁讲读》,忤旨告归。是集乃适殁之后,其乡人所刊。凡诗五卷,杂着一卷,而奏疏一篇冠于首,盖当时以此一事重之也。诗颇娟雅,而酝酿不深,王世贞《序》,称其在陶、韦之间,则过矣。   △《彭比部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彭辂撰。辂字子殷,海盐人。嘉靖丁未进士,官南京刑部主事,以察典罢归。集为其子润宏所编。焦称:其于七子盛时,意气高简,不少贬以就俗。今观集中,多与王世贞酬答之作,体格亦近七子。所言不尽然也。   △《华阳馆文集》·十七卷、《续集》·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   明宋仪望撰。仪望字望之,永丰人。嘉靖丁未进士,授吴县知县,徵拜御史。以劾胡宗宪、阮鹗,忤严嵩,贬夷陵州判。嵩败,擢霸州兵备佥事,后官至大理寺卿;卒以忤张居正被劾归,事迹具《明史》本传。仪望少师聂豹,故其学以王守仁为宗,集中如《刻阳明文集》、《文粹》等“序”,足以见其大旨,其《从祀或问》亦即为守仁配享事作。故史称守仁从祀,仪望有力焉。其集凡文十二卷,诗五卷。续集第一卷,题曰《内篇》,即《从祀或问》;第二卷,则其督学福建时训饬士子条规。其文本名《华阳馆集》,其诗则别名《河东集》,此本合为一编,总题曰《华阳馆文集》,殆其后人所并欤。   △《华阳文集》·十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宋仪望撰。《千顷堂书目》载,《华阳馆文集》十二卷,又诗集十四卷,此集皆其杂文,卷数亦相合,盖犹仪望之原本。惟许宗鲁、张献翼诸人,所作诗集序,皆附录集末,未喻何故。或装辑者误欤?然重编之本,仅有诗五卷,则十四卷之本久佚矣。又疑以诸“序”无所附丽,故缀之文集末也。   △《太函集》·一百二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汪道昆撰。道昆有《五车霏玉》,已着录。是编刻于万历辛卯,凡文一百六卷,诗十四卷,卷首有
《自序》及目录六卷。道昆名在后五子中,最高自标置,丹阳姜宝以翰林出提学四川,道经楚省,三人会饮于黄鹤楼。伯玉举杯大言曰:‘蜀人如苏轼者,文章一字不通,当以劣等处之。’众皆腭睨。”云云。其狂诞殊甚,然文章实皆伪体。沈德符《敝帚轩剩语》云:王、李初起,道昆尚未得与其列,后以张居正心膂骤贵,其副墨行世,暴得时名,世贞力引之,世遂称元美、伯玉。汪文刻意摹古,时援古语以证今事,往往格不畅,其病大抵与历下同。世贞晚年甚不服之,尝云:“子心服江陵之功,而不敢言,以世所曹恶也;子心诽太函之文,而不敢言,以世所曹好也。无奈此二屈事何?”云云。其论颇为切中。德符又称张居正父七十,世贞、道昆俱有幛词,世贞刻集中。六七年居正败,遂削去。道昆垂殁自刻全集,在居正身后十年,而全载此文,不窜去一字,稍存雅道。云云。今案:《封柱国少师张公七十寿序》一首,见此集第十二卷中,则德符之言为信。然以居正父为众父父,至比之于苍苍之不言,究不可以为训也。   △《副墨》·五卷(内府藏本)   明汪道昆撰。是集刻于《太函集》之前。《千顷堂书目》载,作二十四卷。此本五卷,殆非完帙。又载道昆尚有《太函遗书》二卷,今亦未见传本。   
△《汪次公集》·十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汪道贯撰。道贯字仲淹,休宁人,道昆弟也。其名因道昆而着,故李维桢作《序》,以王世懋为比。然道昆固不及世贞,道贯才力亦不及世懋也。   △《江右诗稿》·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李先芳撰。先芳有《读书私记》,已着录。宋弼山《左明诗钞》称其有《李氏山房诗录》,不着卷数。邢侗《来禽馆集》有《先芳行状》,称所着《东岱山房稿》三十卷。此集总题为《东岱山房诗录》,而子目则作《江右诗稿》,盖其集中之一种,嘉靖戊申,知新喻县时作也。“嘉隆诗社”,先芳首倡,厥后王、李踵兴,遂摈斥先芳,不与七子之列,继以先芳愤激,乃收之广五子中。于慎行称其诗与李攀龙异曲同工,邢侗亦称:“历下名愈高,濮阳苦为所掩。然修戈待Я,未尝一日忘于鳞。”今观其诗,才力实出攀龙下。慎行等以乡曲情均,不欲分左右,袒耳。明末攻七子者,遂欲以跻攀龙之上,非笃论也。   △《李氏山房诗选》·六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李先芳撰。此本乃皇甫氵方所选,分体编次,亦间有评语,盖非其全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