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七十五 集部二十八 别集类存目二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明宣宗诗文》·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按《明史·艺文志》载《宣宗文集》四十四卷,今未见传本。此册仅《广寒殿记》一篇、《玉簪花赋》一首、诗歌词曲三十九首,非其全帙也。朱彝尊《明诗综》所录宣宗诗,多此册所未载,意者彝尊尚及见其集欤?
  △《御制回文诗》·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氵桂家藏本)
  案此集载朱当氵眄所辑《国朝典故》中,惟题曰“御制”,不着朝代。《明史·艺文志》不着录,不知何帝所作。其诗以春夏秋冬四景为题,有龙文、连环、八卦诸体,凡二十八首。盖偶然游戏之作,流传于外,与他书宣示颁赐,见诸国史者有殊,故史不载也。
  △《元宫词》·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自序》,称“永乐元年钦赐余家一老妪,年七十矣,乃元宫之乳姆。女知宫中事为最悉。闲尝细访之,一一备陈其事。故余诗中所录,皆元宫之实事”云云。末题“永乐四年夏四月朔日,兰雪轩制”。后有《毛晋跋》,亦不知为何许人。案朱彝尊《静志居诗话》曰:“《元宫词》百首,宛平刘效祖序,称周恭王所撰。”考定王以洪武十四年之国,洪熙元年薨。序题永乐四年,则为定王无疑矣。定王名肃,太祖第五子也。《明史·周王肃传》用彝尊之说,盖以所考为允矣。诗凡一百首。其中如《东风吹绽牡丹芽》一首、《灯月交光照绮罗》一首、《玉京凉早是初秋》一首、《深宫春暖日初长》一首、《二十馀年备掖庭》一首、《月明深院有霜华》一首、《珊枕冷象牙床》一首、《金鸭烧残午夜香》一首、《恻恻轻寒透凤帏》一首、《憔悴花容只自知》一首、《小楼春浅杏花寒》一首、《御沟春水碧如天》一首、《燕子泥香红杏雨》一首、《春情只在两眉尖》一首、《白露横空殿宇凉》一首、《纤纤初月鹅黄嫩》一首、《梦觉银台画烛残》一首、《晓灯垂焰落银》一首,寻常宫怨之词。殆居五分之一。非惟语意重复,且历代可以通用,不必定属于元,颇为冗泛。其他切元事者皆无注释,后人亦不尽解,不及杨允孚《氵栾京杂咏》多矣。
  △《枫林集》·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朱升撰。升有《周易旁注》,已着录。是编前八卷皆诗文,而以《官诰》及《太祖手敕》编入第一卷首,与升文相连,殊为非体。第九卷载《徽州府志》本传一首、廖道南所撰《诗赞》一首,并《翼运节略》十馀则。第十卷为《附录》,皆当时投赠诗文也。升于明兴之初,参赞帷幄,兼知制诰,一切典制,多出其手,与陶安、宋濂等名望相埒。陈敬则《明廷杂记》尝称其李善长、徐达、常遇春、刘基四诰,惜《明文衡》未及收入。《明史》本传载太祖大封功臣,制词多升撰,时称典核,盖据是文。然统观全集,文章乃非所长。诗学《击壤集》而不成,颇近鄙俚。故朱彝尊《明诗综》绝不登其一字,况升身本元臣,曾膺爵禄,而《贺平浙东赋序》肆言丑诋,毫无故君旧国之思,是尤不可为训也。
  △《槎翁集》·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刘崧撰。崧有《槎翁诗集》,已着录。是编乃其文集,罗允升所校正,而吉安知府徐士元为之刊版。其文颇伤流易,殊不及其诗。
  △《野庄集》·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王钝撰。钝字士鲁,太康人,元至正丙午进士。洪武初徵授礼部主事,历官浙江布政使。建文中召为户部尚书。燕王篡立,仍故官。后以布政使勒致仕。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二卷、文四卷,皆未能入格。前有《王崇庆序》,谓嘉靖中其后裔曰朝献者,始谋梓之。盖集中多称建文为今上皇帝,故靖难后惧触语禁,久而不敢出也。
  △《沧浪棹歌》·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陶宗仪撰。宗仪有《国风尊经》,已着录。是编诗词合为一卷。前有正德丁丑松江《唐锦序》,称其集不传,惟得此一卷为宗仪所自编。今考其中诗词皆已载《南村集》中。惟《题卞庄子刺虎图》七言古诗一首、《题岳王庙》七言长律十四韵一首,为《南村集》所未载耳。又《对月》七言律诗“甘旨未能娱彩侍”句,《南村集》作“娱彩服”,疑此本为误。《南浦词序》中“一水并九山,南过村外以入于海”句,《南村集》作“一水兼九山”,则《南村集》误也。
  △《危学士全集》·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危素撰。素有《草庐年谱》,已着录。其原集本五十卷,世久无传。明归有光得其手稿,因编为《说学斋稿》,凡一百三十馀篇。又所作诗名《林集》,乃纳新所编。此本文十三卷、诗一卷,乃其乡人取二集汇辑而成。虽名全集,实非原本。故今仍录《说学斋稿》、《林集》以存其旧,此本则附《存目》焉。
  △《元释集》·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释克新撰。克新姓余氏,字仲铭,自号江左外史,又称为雪庐和尚,鄱阳人。元末住嘉兴水西寺。洪武初召至南京,尝奉诏往西域招谕吐番。所着有《雪庐南询稿》。此本别题《元释集》,仅古今体诗六十馀首。考赖良《大雅集》载有克新诗四首,而此本皆无之。盖后人于《雪庐集》中摘录抄存,非其全稿也。
  △《爱礼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驷撰。驷字宗道,龙人。洪武初徵秀才入试者八千人,驷为第一,授都御史,寻坐事徙滇卒。门人私谥爱礼先生,故以名集。凡文三卷、诗二卷、《中庸说》一卷、书启三卷、附录一卷。驷宗陈淳之学,诗文多涉性理,略似语录之体。《中庸说》乃讲授口义,亦无所发明。集为弘治六年浙江参政林进卿所刊。附录《慎独翁行状》,纪驷父宝与驷平生行实颇具,乃其门人漳州陈拯所述。又附《赵先生书》一首。则驷之师赵彦进也。
  △《坦斋文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刘三吾撰。三吾字如孙,自号坦坦翁,茶陵人,洪武中官翰林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案郑晓、雷礼、王世贞并谓三吾于洪武三十年以罪诛死。蒋一葵又谓三吾以作大诰漏言赐死。《明史》则称以考试不实戍边,建文初召还。今集中有《赖下御制大明一统赋》,实建文时所撰,与《史》相合。是晓等所载皆不确。知其集在明代不甚传,故以晓等熟于掌故者亦未之见矣。此本乃成化中桐江俞荩官茶陵时所刊。万历戊寅,茶陵知州韩城贾缘又重刊之。三吾于洪武中典司文章,颇被恩遇。然其文钩棘而浅近,未能凌轹一时也。
  △《一斋集》·十六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朱善撰。善有《诗解颐》,已着录。是集首载聂铉所作《墓志》,称名善继。然集中自称曰朱善,而《诗经解颐》亦题曰朱善,则“继”字殆刊本误也。是编《前集》十卷,《后集》五卷。又《广游集》一卷,附刊于后。善以文章为明太祖所知。然核其品第,究不能与宋濂诸人雁行。
  △《甘白集》·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撰。字子宣,苏州人。明初以儒士徵,授水部郎中,旋放归。见集中所作其妻《沈氏广志》。而其《祭西平侯文》则自署“南滇池渔课司大使”。是洪武末又尝官南,故集中每自称“滇池老渔”也。集为正统丁卯其子收所编。文体修洁,而未造深厚。如在嘉、隆以后则为雅音,在元、明之间则未能与诸家壁垒相当也。
  △《秫坡诗稿》·七卷、《附录》·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黎贞撰。贞字彦晦,秫坡其自号也,新会人。洪武初举邑训导,不就。坐事戍辽东,寻放归。《明史·文苑传》附见《孙ナ传》中。是集初刻于嘉靖庚戌,岁久散佚。国朝康熙丙寅,其后人搜辑重刊。凡诗词赋三卷、杂文四卷,卷八附以赠言。贞少从孙ナ学诗,ナ集即其所编次。虽所造未深,而风格尚为遒上。惜此本掇拾于残阙之馀,其菁华已不概见矣。
  △《竹居集》·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王珙撰。珙字廷,常熟人。是集为其曾孙仲申所辑,其六世孙古始刊版。朱彝尊《明诗综》不载其名,盖偶未见也。其诗多用《洪武正韵》,盖当时功令使然。大致出入于月泉吟社一派,亦时有秀句。而边幅单窘,兴象未深,数首之后,语意略同。观卷中绝无古体,其根柢可知矣。
  △《别本袁海叟诗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袁凯撰。凯有全集,已着录。此本乃正德元年陆深同李梦阳所删定,而何景明授其门人孙继芳刊于松江,深及梦阳、景明各为之序。其版久佚,今所存者传钞之本也。后有万历己丑《王俞跋》,已佚其前半,不能考见始末。惟篇终有“偶续前刊,辄附数言”之语,似乎俞又有所续入。然题下多注“选入诗综”字,又似朱彝尊以后之本,非其旧编矣。
  △《安分斋集》·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郑本忠撰。本忠自号安分先生,鄞县人。洪武癸丑举明经,不起。郡教授赵思盛荐,授昌国训导,寻升秦府教授。是集乃永乐中其子复言、永言所编。凡记三卷、序二卷、赋诗四卷、杂文一卷。《宁波府志》称本忠少笃学,从乡先生舒卓受《尚书》。方国珍据浙东三郡,擅爵禄人,本忠义不食其粟,杜门不仕。益务综览,涵濡氵亭蓄,为文必中矩度。又称同时有郑恕者,字本忠,亦为昌国训导。建文四年,靖难兵至,不屈死。事载《逊国名臣传》,疑为一人。然考是集诗文有作于永乐间者,姓字官爵偶尔相同,未可合而为一也。
  △《三畏斋集》·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朱吉撰。吉字季宁,吴县人。洪武初官中书舍人。是集凡诗二卷、杂文二卷。据其《后序》,当时盖尝刊版。今印本久佚,惟抄本存。元末明初,作者林立,吉之所着,殊未能伯仲其间,所以世不甚传欤。
  △《新本白石山房稿》·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孟兼撰。孟兼有《白石山房逸稿》,已着录。是编乃其十一世孙思煌所重编。《思煌序》称孟兼旧有《白石山房文稿》二十卷,与《蜀山遗集》并遭回禄,无片纸只字之存。及观焦《国史经籍志》,载《孟兼集》六卷,乃知万历初犹存文渊阁。(案书虽名《国史经籍志》,实钞合诸史《艺文志》及诸家书目而成,非明文渊阁所贮之书,杨士奇、张萱二目可以互勘,思煌此语殆误,谨附订于此。)然秘之内府,人间不得而观。兹不过残编断简中采而辑之,仅存什一于千百云云。今计编中五言古诗九首、七言古诗三首、排律一首、五言律三首、七言律六首、七言绝句四首、乐歌八章、联句二首、记四首、行状二首、传一首、杂文一首,皆掇拾他书而得者。附以诸家跋语,分为二卷。其三卷至五卷皆载同时投赠及后人诗文传志。卷帙虽增于旧本,而孟兼之着作则无所增也。
  △《静集》·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张羽撰。羽有《静居集》,已着录。此本删存原集四分之一,改名《静集》,不知何人所选,其去取未为精当。
  △《陈竹山文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诚撰。诚有《使西域记》,已着录。是集分内、外二篇。《内篇》二卷,皆其奉使时所撰述,仅文十馀首、诗一百三十馀首。《外篇》二卷,则皆当时投赠诗文并其先世诸状也。
  △《退遗稿》·七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邓林撰。林初名彝,又名观善,字士齐,后成祖为改今名,新会人。洪武丙子举人,任浔州府贵县教谕。秩满入京,预修《永乐大典》。凡五年,出为南昌教授。后又秩满试高等,迁吏部主事。宣宗时以事谪杭州。在杭多湖山之游,倡和甚富,田汝成作《西湖志》多采之。此本乃太常寺少卿会稽陈贽为广东参议时掇拾遗稿而成也。
  △《尹讷遗稿》·八卷、《附录》·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尹昌隆撰。昌隆字彦谦,泰和人,洪武丁丑进士,永乐二年擢左春坊右中允,改礼部主事。为尚书吕震诬构见杀,事迹具《明史》本传。昌隆死非其罪,史称其为厉鬼以报震。然当燕王构逆之初,昌隆即劝惠帝以禅让,其说甚谬。燕王篡立之后,独以是奏得贷死,则其人亦不甚可重。是集为其八世孙应中所梓,邹元标序之。《附录》二卷,则载其诏敕、行状、序传之属也。传中称为中允时进讲,有《穿杨集》,仁宗命其家录进,中途舟覆没于水云云。朱彝尊《明诗综》只称有集而不载其名,盖未见此本。然所选《送孟潜阳先生教授邵武府学》五言古诗一首,是编亦不录。盖采自他书,编此集者又未见也。
  △《黄介集》·十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黄淮撰。淮有《省愆集》,已着录。案《千顷堂书目》载淮所着有《介集》、《归田稿》,均不着卷数。此本总名《介集》,而分《退直》、《入觐》、《归田》三稿。疑黄虞稷未见此本,但据传闻载入也。据《目录》,本十二卷。今第七卷已佚,故以十一卷着录焉。
  △《冢宰文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张ヨ撰。ヨ有《南机务钞黄》,已着录。此集为嘉靖中富平训导王道所编。《道序》称烽火之馀,仅存什一于千百,盖其所遗者仅此也。卷首有道所纂《宦绩》一篇,言ヨ以永乐之故,勺水不入口,如是者七日,终于吏部后堂。考《明史》本传,成祖咎建文之改官制者,乃令ヨ解职务,月给半俸居京师。ヨ惧,自经于吏部后堂。妻子相牵,投池中死。道所云云,固善善从长之意,然非其实也。
  △《王天游集》·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达撰。达有《笔畴》,已着录。是集乃其门人王孚所编。卷末又有其门人《翟厚跋》,谓其馆阁钜制及《诸子辨》等篇,咸未见录,乃重为增补编次,仍为十卷云云。则厚所重定,非孚之旧本矣。据孚称达所着有《天游小稿》、《梅花百咏》、《古今孝子赞》,俱已梓行。《诗书二经心法》,学者多传之。又有《耐轩杂录》五卷、《问津集》一卷、《南归集》一卷、《通书发明》一卷、《天游诗集》十卷、《文集》三十卷,今皆未见。惟《景仰撮书》一卷、《笔畴》二卷,附于此集之末者,今尚有别本行世,盖即从此集抄出云。
  △《黄忠宣集》·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黄福撰。福字如锡,号后乐翁,昌邑人,洪武甲子举人,官至南京户部尚书,兼掌兵部,参赞留都机务,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琮所编。冠以奉使安南水程,殊乖体例。馀多手札公牍,皆不入格。盖福本以政续传也。
  △《坦文集》·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梁本之撰。本之名混,以字行,坦其别号也。泰和人。洪武中为瑞州府学训导,迁溧阳教谕,改鲁王府纪善。本之与其兄潜齐名。萧称所作泓氵亭澄深,端重典则,盖庄人学者之文。然规模与其兄相近,骨力根柢则皆不及其兄也。
  △《桐屿集》·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释德祥撰。德祥字麟洲,号止,钱塘人。洪武中住持径山。吴之鲸《武林梵刹志》称德祥以《西园诗》忤上意。今观集中所载《夏日西园》一律,有“热时无处可乘凉”,又有“林木三年未得长”诸句,语意颇近讥讽,之鲸说当有所据。都穆《南濠诗话》曰:“国初诗僧称宗泐、来复。同时有德祥者,亦工于诗。其《送僧东游诗》云:‘与秋别寺,同月夜行船。’《咏蝉》云:‘玉貂名并出,黄雀患相连。’泐、复不能道也”云云。今案《送僧》一联,乃四灵之末派;《咏蝉》一联,尤落滞相。穆之所品,殊属乖方。朱彝尊《明诗综》于此集虽多所采录,然气格薄弱,终不能与泐等并驱也。卷首有福建布政使富春《姚肇序》,称诗集一卷。今本实四卷,又集外诗一首。其为何人所分析,则不可考矣。
  △《松月集》·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释睿略撰。睿略字道权,号简,苏州人。尝以“松月”匾其轩,人呼为松月翁,因以名集。前有洪武癸酉《俞贞序》。后载姚广孝《塔铭》,称其诗格高趣远,绝肖唐人制作,无一点尘俗气。今观其集,大致亦承九僧、四灵之派,而陶冶之力则不及古人。故边幅浅狭,意言并尽。五首以外,规模略同。广孝之言未为笃论也。
  △《林公辅集》·三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林右撰。右字公辅,临海人。洪武中官中书舍人,进春坊大学士,辅导皇太孙,以事谪中都教授。是集多记序酬应之作,惟题后数则间及史事,亦无特识。至于故国旧君,动多诋斥。其视徐铉撰《李煜碑》但陈运数有归者,用心之厚薄尤相去远矣。
  △《逃虚子集》·十一卷、《类稿补遗》·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明姚广孝撰。广孝,长洲人。初为僧,名道衍,字斯道。洪武中以僧宗泐荐,选侍燕邸。燕王谋逆,资其策力居多。篡立之后,乃使复姓赐今名。爵至资善大夫、太子少师,封荣国公。然迄未改僧服。事迹具《明史》本传。广孝为高启北郭十友之一。所着初名《独集》,没后吴人合刻其诗文,曰《逃虚子集》。后人掇拾放佚,谓之《补遗》。其诗清新婉约,颇存古调,然与严嵩《钤山堂集》同为儒者所羞称。是非之公,终古不可掩也。附载《道馀录》二卷,持论尤无忌惮。《姑苏志》曰:“姚荣国着《道馀录》,专诋程、朱。少师亡后,其友人张洪谓人曰:‘少师与我厚,今死矣,无以报之。但每见《道馀录》,辄为焚弃’。”云云。是其书之妄谬,虽亲匿者不能曲讳矣。
  △《光集》·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王宾撰。宾字仲光,长洲人。博闻强记,尤精医学。隐居奉母,以孝行称。少与姚广孝相善。《吴中往哲记》称“广孝既贵,归访宾,宾弗与见。方盥,掩面而走”。黄姬水《贫士传》所记相同。《明史·广孝传》中亦略载其事。然观宾集有所作《赈灾记》,称广孝为少师,铺陈功德甚至。宾没后,广孝为之传,亦极称誉。是两人交契,终始如一。盖流俗欲推尊宾者造作此言,殊非事实。集凡文一卷,后附诸家赞颂及《吴中古迹诗》一卷。诗共一百三十七首,各有小序。其文务为奇崛之语,间伤冗赘,未能成家。诗词亦颇伤流易。卷首记唐钰、林德二事,全录旧文,而无所论断。或宾尝手书此二节,后人不考,误编入集欤。
  △《别本东里文集》·二十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杨士奇撰。士奇有《代言录》,已着录。是集记二卷、序六卷、题跋四卷、碑铭十卷、杂文三卷。末一卷题曰《方外》,凡为二氏所作悉别编焉,盖用杨杰《无为集》例,疑即《怀麓堂诗话》所谓士奇自定之本。以不及全集之完备,故附存其目焉。
  △《胡文穆集》·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胡广撰。广有《胡文穆杂着》,已着录。是集其裔孙张书等所刻。凡诗八卷、应制诗文一卷、各体文七卷、题跋二卷、《扈从诗》及《扈从北征日记》一卷,其第十九卷即所谓《杂着》也。朱彝尊《明诗综》录其《杨白花》一首,谓世传袁景文赋此题。盖缘让皇逊国而作,不无故主之思。集中过颜平原、文信国、余青阳祠,辄有吊古之作。其题宋思陵所书《洛神赋》,词意凄惋,不类牧猪奴云云。似有意为广湔洗。又卷首《米嘉绩序》,极论靖难之事,斥死节诸臣之非,而以广之迎降为是。然公论久定,要非可以他说解也。集中论汉高祖初入关,秦王子婴献传国玺。王莽篡汉,亦从孺子婴取传国玺。其受传相似,所谓天时,非人力所致。又论李若水乃宋之贼,岂可以列之《忠义》,《宋史》失讨贼之公云云。持论殊为倒置。惟记《高昌碑》有裨史事,《李元忠神道碑》所载事迹颇详,亦足备唐史之阙耳。
  △《节集》·八卷、《续编》·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高得撰。得字节,钱塘人,迁居临安。洪武间有司以文学荐,三为校官。永乐初擢为宗人府经历,充《永乐大典》副总裁。是集首杂着一卷,次各体诗七卷。邹济《墓志》谓其生平稿多不存,故所录仅止于此。《志》又称得与修《永乐大典》,分掌《三礼》,编摩有方。今核所纂《三礼》诸条,于前人经说,去取尚为精审。盖亦博识之士。其诗文以清丽为宗,如曲涧回溪,莹澈见底,而一往清激,尚少氵亭蓄之致。《姚广孝序》乃以“江汉奔流,曲折千里”拟之,过其实矣。
  △《存轩集》·(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赵友同撰。友同字彦如,浦江人,徙居长洲。洪武末官华亭训导。永乐初用荐授御医,与修《永乐大典》、《五经大全》诸书。集首结衔称修职郎、太医院御医兼文渊阁副总裁。盖明初官制如此也。其集皆赋颂记序杂文,而无诗,共一百四十四翻。篇首虽标“卷一”,而书中实不分卷数。其文沿南宋馀习,颇为平衍,在明初未为作手。
  △《澹然集》·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敬宗撰。敬宗字光世,号澹然居士,慈人。永乐甲申进士。选庶吉士,预修《永乐大典》。官至国子监祭酒,赠礼部侍郎,谥文定。事迹具《明史》本传。敬宗与李时勉同举进士,同时为南北祭酒。时勉立朝刚劲,而待诸生则平恕;敬宗亦立身端直,而待诸生则甚严。然同以德望为士林师范,世不得而优劣之。惟文章质朴太甚,又逊于时勉耳。所着诗文集,《明史·艺文志》作十八卷。此本乃万历四十四年慈知县吴门陈其柱所编,仅诗三卷、文二卷,亦非完本也。
  △《寅集》·三卷、《外集》·四卷、《附录》·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明罗肃撰。肃字汝敬,号寅,以字行,庐陵人,永乐甲申进士,官至陕西巡抚。是集为其玄孙廷相所编。诗文无诡僻之习,亦无精深之致。《外集》四卷,皆诰敕、像赞、诔祭之词。《附录》一卷,为《桃林四景》诗文,盖罗氏聚族之地也。
  △《觉非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罗亨信撰。亨信字用实,号乐素,东莞人,永乐甲申进士,官至左副都御史。亨信居谏垣有直声。其巡抚大同、宣府,值英宗北狩,捍城有功。生平着述,每不留稿。是集乃其后人收拾散逸,而邱、祁顺为之诠次。其中颂美中官之文至十馀篇,编录者略不删汰,殊不可解也。
  △《西墅集》·十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曾撰。字子,永丰人,永乐甲申进士第一,官至少詹事。文章捷敏,信笔千百言立就。刘昌《悬笥琐探》称成祖尝御试《天马歌》,文先成,词旨浏亮,成祖赐以玛瑙带,其思速可见。然集中一题百首,往往才气用事,而按切肌理,不耐推敲,是亦速成之过也。此本乃万历中永丰知县德清吴期所选录,虽颇为简汰,而菁华终鲜。郑瑗《井观琐言》曰:“曾子诗,佳处不减昆体。”曹安《谰言长语》亦曰:“曾学士《巢睫集》,绝似唐人。”殆未确焉。
  △《东墅诗集》·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周述撰。述字崇述,东墅其别号也,吉水人,永乐甲申进士,官至左春坊左庶子,事迹具《明史》本传。述及第时,与从弟孟简同榜,成祖至比之二苏。史亦称其文章雅赡,然其诗不出当时台阁之体也。
  △《质文集》·(无卷数,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章敞撰。敞字尚文,会稽人,永乐甲申进士,由庶吉士授刑部主事,官至礼部侍郎,尝与修《永乐大典》及《五经》、《四书》、《性理大全》,事迹具《明史》本传。其集本四十卷,其子瑾等所编。因倭乱散失,兹编所存不及十之二三,乃其裔孙元纶所辑也。凡赋四篇;诗百馀首;文仅三篇,二篇为记,一篇为叙;又一篇并不标题。皆错杂于诗中,殊无伦次。又《明诗综》载敞《长安雪夜归兴》绝句,集中无之,则舛漏亦殊不少。末附录《祝寿诗》一卷,亦非古法也。
  △《南斋摘稿》·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魏骥撰。骥字仲房,号南斋,萧山人,永乐乙酉举人,以进士副榜授松江训导,召修《永乐大典》,擢太常寺博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谥文靖,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其孙婿福建布政使钱塘洪锺所编。《前集》四卷,两京居官时所作;《后集》六卷,自景泰辛未归田至成化辛卯所作。盖骥年九十八始卒,故身历七朝,各有着述也。前有《锺序》云:“公为文,一本诸性情所发,初不事雕刻,务奇巧。其稿具存,皆公亲书。但其简帙浩繁,未易遍刻。再阅原稿,凡题上有点注者,皆公墨迹。玩其词意,皆有益于事者也。因摘取以付诸梓,名曰《摘稿》。”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别载有《骥前后集》二十卷,盖其未摘之全稿,今未见传本,其存佚不可考矣。
  △《东冈集》·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柯暹撰。暹字启晖,更字用晦,建德人。永乐乙酉领乡荐,年仅十六。明年与修《永乐大典》,选入翰林。知机宜文字,进《元兔诗》,授户科给事中。以三殿灾,应诏陈言,谪交州知州。累迁南按察使,致仕归。事迹附见《明史·邹缉传》。是集乃暹晚年所手订。《刘定之序》称其诗文奇崛,出人意表。今观所作,文豪迈有馀,而落笔太快,少氵萦洄氵亭蓄之致;诗亦矢口即成,不耐咀咏;是亦登科太早,才高学浅之效欤。
  △《石潭存稿》·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刘髦撰。髦有《易传撮要》,已着录。是编上卷为诗,中卷即《易传撮要》,下卷为《义方录》。《义方录》者,皆寄其子定之之手札,而定之汇卒成编者也。
  △《若金集》·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彭百炼撰。百炼字若金,泰和人,永乐乙未进士,官至广西道监察御史。是编前有《任敬敏序》,称遗文分为十四卷。而是编仅二卷,文三十九首、诗四首,后附他人所为碑志题咏而已。考其族孙《敏求跋》,盖散佚之馀,后复重抄成帙也。
  △《岁寒集》·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孙撰。字原贞,以字行,德兴人,永乐乙未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是编乃其孙孚吉等所编,凡文一卷、诗一卷。前有《李东阳序》,称其诗平正通达,无钩棘险怪之态。今观诸作,大抵纯任自然,不事结构,韩愈所谓“此诗有何好有何恶”也。
  △《芳洲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循撰。循字德遵,泰和人,永乐乙未进士第一,官至户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英宗复辟,谪戍铁岭。石亨败后,循上疏自讼,诏放还。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其裔孙以跃所辑。《附录》一卷,则谕祭文、志铭、祭文、免诗、乞恩复官疏及祀乡贤文移。首列奏对而无章疏。其自讼疏本传尚载其略,乃削而不存,未喻何故,殆久而佚其稿耶。
  △《东行百咏集句》·九卷、附《芳洲年谱》·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明陈循撰。是编乃其被谪东行时集古人诗句以成七绝。初得三百首,复叠和其韵至千馀首。集句皆不着姓名,颇多窜易牵就。和韵诸作,更多累句。后附《年谱》一卷,乃其门人王翔所录。当时敕谕及循所进诗颂,俱载入其中,亦非体例也。
  △《袜线集》·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萧仪撰。仪字德容,乐安人,永乐乙未进士,官吏部主事,以疏论迁都北京不便,忤旨见杀,《明史》附见《夏原吉传》中。是集乃其子超进所编。据其原目,凡文十卷、诗十卷。此本仅十五卷,盖诗佚其五卷矣。其文有纡徐曲折之致,而意境不深。其诗为朱彝尊《明诗综》所不录,殆偶未见欤。
  △《半隐集》·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陈衡撰。衡字克平,淳安人,永乐丁酉举人,官亳州学正。是集序四卷、记一卷、说一卷、诗四卷,附杂文于后。末有其甥方汉所撰行状。诗文皆不入格,与明初诸人为未能方轨并鹜也。
  △《石溪文集》·七卷、《附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周叙撰。叙字功叙,吉水人,永乐戊戌进士,官至南京翰林院侍讲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诗三卷、赋颂词一卷、文三卷,又以诰敕志传为《附录》一卷。史称叙初选庶吉士,作《黄鹦鹉赋》称旨,得授编修。今观所作,虽有舂容宏敞之气,而不免失之肤廓。盖台阁一派,至是渐成矣。其集编次无法,至以五言六句别标一体,区之古诗之外,而五言长律反入于古诗之中,殊乖体例。
  △《寻乐文集》·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习经撰。经字嘉言,号寅清居士,晚自号寻乐翁,新喻人,永乐戊戌进士,官至詹事府詹事。经于成祖时亦以试《黄鹦鹉赋》称旨,擢授编修。其赋今在集中。又有《皇都大一统赋》,朱彝尊撰《日下旧闻》未经收入,盖未见此集也。集为其子兴化府同知襄所编。其文结构颇有法,而意境太狭,往往失于枯寂,未可云似澹而腴。诗则七言长句,清婉颇似东阳,而他体未能悉称也。
  △《松瞿集》·二十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曾鹤龄撰。鹤龄字延年,一字延之,泰和人,永乐辛丑进士第一,官至侍讲学士。诗多牵率之作,命意不深,而措词结局,往往为韵所窘,殆非所擅长。文则说理明畅,次序有法,大抵规无欧阳,颇近王直《抑集》,而沉着则不及也。直为作墓志,于其文章亦无所称誉云。
  △《河汾诗集》·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薛撰。有《读书录》,已着录。是集第一卷载赋五篇,馀皆古今体诗。其孙礻基于成化间裒拾遗稿而成,门人阎禹锡为之序。今考所载诗赋,皆已编入全集中,此犹其初出别行之本也。
  △《啸台集》·二十卷、《木天清气集》·十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明高秉撰。秉一名廷礼,字彦恢,号漫士,福建长乐人,永乐间自布衣徵为翰林待诏,升典籍,《明史·文苑传》附见《林鸿传》中,“闽中十子”之一也。其山居时所作名《啸台集》,入京后所作名《木天清气集》。秉尝选《唐诗品汇》,专主唐音,实与闽县林鸿共开晋安一派。沿习既久,学者剽窃形似,日益庸廓,并创始者受诟厉焉。今观《啸台集》诗八百首,尚稍见风骨。至《木天清气集》六百六十馀首,大率应酬冗长之作。“清气”之云,殆名不副实。其初与林鸿齐名,日久论定,鸿集尚见传录,而秉集几于覆瓿,盖亦有由矣。
  △《道山集》·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郑棠撰。棠字叔美,浦阳人,永乐中官翰林院检讨。是集编次猥杂。第一卷为赋;二卷为辞颂、铭赞、四言五言古体诗、歌行、乐府、七言绝句、填词,而附以论二篇;三卷为记序,而附以五七言律诗、五言绝句,后又附以杂文,殊漫无体例。卷四为经筵讲义,卷五、卷六为《元史评》,以杂着附入,则固唐以来例也。棠以文章选入翰林,由典籍至检讨,而于诗殊不擅长。朱彝尊作《明诗综》,不登一字,盖非疏漏矣。
  △《恒轩集》·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韩经撰。经字本常,山阴人,宋太尉琦之十二世孙。以行谊称于乡里。屡徵不出,家居教授以终。是集为其子监察御史阳所编,凡古体诗二卷、近体诗四卷。语多质直,主于抒写己意而止,非屑屑以文字求工者也。
  △《西涧文集》·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熊直撰。直字敬方,吉水人。永乐中举人,以子概贵,赠右都御史。是集诗二卷、文十四卷。有宣德五年《杨士奇序》称:“苏明允父子,一时皆有文名。而明允老成岿然,时号老苏,其官位竟不显。暨子贵,乃进身后之命。敬方亦今之明允乎?”今观其文,视明初宋濂、王,去之尚远,似未容上拟眉山也。
  △《凤鸣后集》·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郑楷撰。楷字叔度,浦阳人,官蜀府左长史。是集第一卷中载近体诗数首,馀皆杂文。前后无序跋。其曰《后集》,当尚有《前集》也。朱彝尊《明诗综》载义门郑氏有延、大、、桐四人,而不及楷。今观其《谢银钞笺》中称家长兄,则楷为弟。殆因不以诗名,故彝尊佚之,抑或偶未之见耶。
  △《贯珠编贝集》·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沈行撰。行字履德,钱塘人。是编前有《魏骥序》,则当在永乐、宣德间也。是编皆集句之诗,兼取唐、宋、元人之作。“贯珠”言其声之和,“编贝”言其材之富,然牵强凑合,在所不免。视后来《香屑集》之类,其工巧自然,百不及一矣。
  △《敝帚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陈益撰。益字启行,自号行素,高安人,永乐间以五经教授于其乡,至景泰甲戌始卒。是集乃弘治乙未其子杨所刊,后毁于火,万历中其裔孙德又重刊之。所载皆古今体诗,杂文仅寥寥数篇。其意境颇清,而歉于深厚,文亦如之。末以同时诸人哀免之作别为一卷,附于集末,则皆德所裒集也。
  △《草窗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刘溥撰。溥字原博,草窗其别号也,长洲人,宣德初授惠民局副使,后调太医院吏目,事迹具《明史·文苑传》。史称溥耻以医自名,日以吟咏为事。其诗初拟西昆,晚更奇纵,与汤允、苏平、苏正、沈愚、王淮、晏铎、邹亮、蒋志、王贞庆等称“景泰十才子”,而溥为之首。今九人之集皆未见,惟溥集存。溥际“土木之变”,忠愤悱恻之意,时见于诗,亦颇有足取者。故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其在彼法中犹为差胜。然溥尝语客云“不读二万卷书,看溥诗不得”,则虚╂太甚矣。宋人云“不读万卷书,不行万里路,看杜诗不得”,溥乃更加一倍乎。
  △《廖恭敏佚稿》·一卷、《附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廖庄撰。庄字安止,号东山,吉水人,宣德庚戌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谥恭敏,事迹具《明史》本传。庄为给事中时,尝劾辅臣杨士奇纵子稷恃势稔恶事,下狱。士奇固良相,而溺爱其子,庇之实甚。当其权位严重之日,已为言人所不敢言。景泰中疏请同群臣朝见上皇于南宫,又言皇侄犹子也,宜令亲儒臣,诵经书,以系人心,回天意。疏上,廷杖,贬官定羌驿丞。当新故嫌疑之际,尤为言人所难言。其劲节孤忠,足以震动一世。而文章则非所专门,所着有《东山居士集》,日久散佚,惟《自序》尚存。《千顷堂书目》则载庄《渔梁集》二卷,今亦惟存其《自序》。是两集皆亡,黄虞稷特据所徵各家书目载之耳。此本为庄裔孙仲蔚及其里人李日东所辑,仅奏疏五篇,其大要已见于本传。杂文二十篇、诗五首,则又草草应酬之作,庄固不必藉是以传。《附录》一卷,皆祭文、碑志之属,庄亦不必藉是为重也。
  △《澹轩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马愉撰。愉字性和,临朐人,宣德丁未进士第一,正统五年以侍讲学士入直文渊阁,官至礼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杨溥传》。愉没后,诗文散失。成化庚子,山东参政邢居正命青州知府刘时勉裒集遗亡而刊之。凡诗赋四卷、杂文三卷,第六卷又有歌诗错杂其中。盖随得随编,故先后无序。诗多酬应之作,或佳者多佚耶。然史称愉端重简默,门无私谒,论事务宽厚。又载其清理滞狱及善处蕃使二事,绝不称及其着作,盖不以文采见也。
  △《别本澹轩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马愉撰。愉集散佚之后,其乡人都御史迟翔凤购得残本,更于愉家掇拾逸作,补葺刻之,故题曰《续刻》。目中注“续刻”字者,皆翔凤所增也。
  △《尚约居士集》·(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萧撰。字孟勤,泰和人,宣德丁未进士,官至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兼翰林院学士,事迹附见《明史·陈循传》。案为萧鹏举之子,鹏举学诗于刘崧,不坠其家法。史称其学问该博,文章尔雅。其门人邱《序》,称其文正大光明,不为浮诞奇崛,盖洪、宣间台阁之体大率如是也。
  △《淡轩稿》·十二卷、《补遗》·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林文撰。文字恒简,莆田人,宣德庚戌进士,官至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学士,谥襄敏。是集诗三卷、文七卷,其十一、十二两卷乃附录诰敕及行状、神道碑。《补遗》一卷,则又其诗文杂着。凡有二本,初刻者为其孙岳州同知希范,重刻者为其曾孙南京大理寺寺正炳章。此本即炳章所校也。
  △《吴竹坡文集》·五卷、《诗集》·二十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节撰。节字与俭,竹坡其号也,安成人,宣德庚戌进士,官至太常寺卿,兼侍读学士。是集为其七世孙琦所刊。后附彭华所作行状,称“其为文章,援笔即就,多至数千言,滔滔不竭,无刻苦艰窘态。于诗五七言古今体随题命意,开合起伏,不拘拘摹拟,而自合矩度”云云。今观其诗文,皆直抒胸臆,纵笔所如,无不自达之意。华所论颇得其真。而氵亭蓄深厚,亦遂不及古人。所谓不践迹亦不入室者欤。
  △《川文集》·六卷、附《恭愍遗文》·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锺复撰。复字彦彰,川其号也,永丰人,宣德癸丑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讲。其诗文不出当时台阁之体。末附其子同遗文四篇,一曰《直言安国疏》,二曰《送叔祖士杰之任序》,三曰《送伯氏世桢南归序》,四曰《友兰轩诗跋》。同,字世京,号待时,景泰辛未进士,官至贵州道监察御史,以疏争建储下诏狱。一时献媚求荣者,欲借以倾动英宗,锻炼炮烙,备极惨毒。而同义不负故主,卒无一语连南内,竟拷毙于狱。天下悲之。事迹具《明史》本传。卷末又附墓志一篇,章纶为撰文,廖庄为书丹皆与同时建言受祸,幸而未死者也。志称同在狱所作诗文稿,纶藏于枕畔,为狱卒窃去,故所存止此。忠臣着作,理宜甄录。以寥寥不成卷帙,故附存其目于此,示表章焉。
  △《松冈集》·十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姜洪撰。洪字启洪,号松冈,江西乐安人,宣德癸丑进士,改庶吉士,除检讨,升修撰,以疾乞归。是集序二卷、记一卷、歌诗二卷、赋颂铭赞表一卷、近体诗五卷。文颇平淡,诗亦妥,而步趋东里,得其形似,格律未能遒上也。
  △《畏庵集》·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周旋撰。旋字中规,别号畏庵,永嘉人,正统丙辰进士第一,官至左春坊左庶子。是集凡诗赋五卷、杂文五卷。乐清章纶为之序,称其典雅闲淡。然在当时,犹驰驱于流辈之中,未能自辟蹊径。
  △《桐山诗集》·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王伟撰。伟字士英,攸县人,正统丙辰进士,官至兵部侍郎。事迹附见《明史·于谦传》。伟所着有《诗学正蒙》,久已散佚。其《桐山文集》,繁昌吴琛序刻之,今亦未见。此集凡诗九卷,又以伟《引疾告归疏》及赠行之作为《附录》一卷,乃其弟杰所录,其子添桢所重刊出。史称伟喜任智术,既为于谦所引,恐人目己为朋附,乃密奏谦短,冀以自异,后卒以谦党罢官,盖反覆不常之士。又称其年十四,随父戍宣府,宣宗巡边,献《安边颂》,得补安州学生,则亦俊才。然诗多率意酬应,乏研炼之功,盖才士之文往往如斯矣。
  △《呆斋集》·四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定之撰。定之有《易经图释》,已着录。是集《前稿》十六卷、《存稿》二十四卷,皆分类编录。如《代祀录》、《永新人物录》、《经筵讲章》、《策略》,皆在其中。而乡会三场试卷,亦皆附列。《续稿》五卷,则成化乙酉以后所作,不复分类,以一岁为一卷焉。《明史》本传称定之以文学名一时。尝有中旨命制《元宵诗》,内使却立以俟,据案伸纸,立成绝句百首。又尝一日草九制,笔不停书。有质宋人名字者,就列其世次,若谱系然。人服其敏博。然其榛苦勿翦,亦由于此。李东阳《怀麓堂诗话》曰:“刘文安公不甚喜为诗,纵其学力,往往有出语奇崛,用事精当者。如《英庙免歌》、《石锺山歌》等篇,皆可传诵,读者择而观之可也。”其言可谓婉而章矣。
  △《完诗集》·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惟篇首有《吴宽序》,称完先生刘公,少为刑部。属出佥山西按察司事,居三载,弃官归吴中。所与倡和者,武功徐公,参政祝公及隐士沈石田数人。考《江南通志·人物·文苑类》中载,刘珏字廷美,长洲人,正统三年举人,官至山西按察司佥事,老而好学,工于唐律,时人称为“刘八句”。所叙仕履,与《宽序》合。又《艺文类》中载,《完诗集》,长洲刘珏撰,与书名亦合,则此集盖珏所作。然其诗有亮节而乏微情,不能如《志》所称也。
  △《刘文介公集》·三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刘俨撰。俨字宣化,吉水人,正统壬戌进士第一,累官太常寺少卿、春坊大学士,掌院事,《明史》附见《周叙传》。称其景泰中典顺天乡试,力持公道,黜大学士陈循、王文之子,几得危祸,盖刚正不挠之士也。是集策表讲章一卷、记四卷、序十四卷、杂着六卷、五七言古今体诗五卷,尚沿台阁旧体,无疵累之可括,亦无精华之可挹。
  △《姚文敏集》·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姚夔撰。夔字大章,桐庐人,正统壬戌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本名《[B243]矗堆稿》,后其子玺刊版,改题此名。夔一代名臣,风裁岳岳,不愧古人,而诗文乃直抒胸臆,不中绳度。如《寄弟诗》云:“嫩韭蒸来香满口,一冫食午膳倍寻常”,太不以词藻为工矣。此所谓人各有能有不能也。
  △《兰轩集》·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沈彬撰。彬字原质,武康人,正统壬戌进士,官至刑部郎中。其居官以︹着,不以诗文自鸣,遗稿亦多散佚。没后百有馀年,至隆庆己巳,其乡人周维新始序而刻之,以墓志、墓表诸篇附于后。
  △《静轩集》·十三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陈宜撰。宜字公宜,静轩其号也,泰和人,正统壬戌进士,官至兵部侍郎。路璧所作《宜小传》,称有《金台集》、《金陵集》、《滇南集》、《金台晚集》存于家。此本其季子佩所编录累朝诰敕、家谱、序与绅投赠之作,共为七卷,冠于前,并以为佩而作者附载卷内。自第八卷以后,始为宜所着诗文。编次殊无体例。
  △《商文毅公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一名《素集》。明商辂撰。辂有《商文毅疏稿略》,已着录。是编为万历中淳安知县汉阳刘体元所编,凡文九卷、诗一卷,多馆阁应酬之作,不出当时单缓之体。
  △《べ竹堂稿》·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叶盛撰。盛有《叶文庄奏议》已着录。是集乃盛所自订,凡诗词四卷、文四卷。诗词皆非所长,文有劲直之气,稍胜于诗,然亦无杰构,惟碑志诸篇什尚颇整饬有法耳。
  △《卞郎中诗集》·七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卞荣撰。荣字华伯,江阴人,正统乙丑进士,官至户部郎中。荣在景泰间,盛有诗名。居郎署二十年。朝骑甫归,持牍乞诗者拥塞户限,日应百篇。汤沐《公馀日录》盛称其“状元自是渴睡汉,宰相须用读书人”一联,以为虽有剪裁,浑无痕迹,盖亦俊才。然所作大半皆酬赠哀免之章,亦多浅率,盖得之太易也。是集为其门人无锡吴键所刊,附以杂文十馀首,亦非所长。李东阳《怀麓堂诗话》曰:“诗在卷册中易看,入集便难看。古人诗集非大家数,除选出者鲜有可观。卞户部华伯在景泰间盛有诗名,对客挥翰,敏捷无比。近刻为全集,殆不逮所闻。”是当时已有公论矣。
  △《白沙诗教解》·十卷、附《诗教外传》·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陈献章撰,湛若水注。献章有《白沙集》,若水有《二礼经传测》,皆已着录。《白沙诗教》凡一百六十六篇,皆阐发性理之作。《诗教外传》则皆献章语录之类,足与诗相发明者。若水以类排纂,各为之标目。献章于诗家为别调,不妨存备一格。若水务尊师说,必以为风雅正宗,至别撰此书以行。言之似乎成理,而实则不然。王士祯《居易录》曰:“如欲讲学,何不竟作语录。”可谓要言不烦矣。
  △《彭文宪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彭时撰。时有《可斋杂记》,已着录。其集原本十卷,岁久散佚。此本乃其六世从孙笃福所刊,掇拾残剩,取盈卷帙,不足见所长矣。
  △《刘古直集》·十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刘撰。字叔温,号古直,寿光人,正统戊辰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谥文和,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子太常寺卿钅允所编,凡诗五卷、文十一卷、志表祭文附于末。当万安、刘吉等朋比乱政之时,颇能持正。故本传称“安贪狡,吉阴刻。为稍优,顾喜谈论,人目为狂躁”。又《万安传》称“在内阁者刘吉、刘。安为首辅,与南人相党附。与尚书尹、王越又以北人为党,互相倾轧。然疏浅而安深鸷,故卒不能胜”。则亦一客气用事,轻率不检者耳。朱彝尊《明诗综》谓其诗率意涂写,不事翦裁,盖肖其为人也。彝尊又引李东阳语,谓“公于诗,兴之所到,笔不能阁,而无毫点缀呻吟之病”云云。考《东阳序》中无此语,其语乃在《王承裕序》中。考此本二序皆五页,版心号数相同,装缉者互易其末页。彝尊以仁裕语为东阳语,知所见之本,二序亦互易末页矣。
  △《王端毅文集》·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恕撰。恕有《玩易意见》,已着录。是集乃嘉靖壬子祥符李濂所编。前六卷为文集,平实浅显,无所雕饰,如其为人。《乔世宁序》称当时以为其文无假英藻,而质厚有馀;不务以闳辨,而归准于躬行。又最称其《答刘太保书》。第七卷即《玩易意见》,八卷曰《石渠意见》,九卷曰《意见拾遗》,皆说经之语,各有别本单行。濂用李石《方舟集》例,又编入集中也。
  △《鸣秋集》·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赵迪撰。迪字景哲,怀安人,自号白湖小隐。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余宪《百家诗》以迪为山人。徐庸《湖海耆英集》载其《元夕应制诗》。徐泰《明风雅》则云迪宜阳人,官吏部侍郎。然《鸣秋集》有景泰五年迪仲子壮《后序》,中云先人值时多故,投老林泉。而同时闽人均有《免鸣秋山人诗》。则二徐所云,自是别一人矣。”是集即其仲子壮所编。前载《林志序》,称其古诗不下魏晋,而诸作则醇乎唐。今考其诗,古体颇为薄弱,志说殊诬。律诗谐畅,差有唐音,然亦晋安一派也。
  △《王文肃集》·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亻与撰。亻与有《毗陵志》,已着录。此集亦名《思轩稿》。卷首载李东阳所作传,谓其官吏部尚书时,上疏陈八事,多见采纳。今其疏不见集中,止存《经筵进讲》、《文华进讲》二卷。殆有所避而不载欤,抑东阳溢美也。
  △《王太傅集》·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王越撰。越字世昌,县人,景泰辛未进士,官至兵部尚书,以功封威宁伯,谥襄敏。此集称王太傅者,其赠官也。考《明史》越本传,功名颇有可观。惟以前结汪直,后依李广,为士论所轻。是集分体编辑,附录杂文。前有嘉靖九年吴江吴洪《序》,称其遗稿散佚不传,有郢人高德崇录所见闻,刻之于学舍,乃行于世。后越曾孙绍思,别辑全集。其跋中所称“在楚有太傅诗文集”者,即此本也。
  △《王襄敏集》·二卷、《续集》·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王越撰。是编即其曾孙绍思所辑。第一卷为疏议,皆处置边务及奏报捷音。第二卷为杂文。《续集》一卷,为诗及诗馀,而以李东阳所作墓志、崔铣所作神道碑,附录于末。越本魁杰之才,其诗文有河朔激壮之音,而往往伤于粗率。
  △《野文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宣撰。宣字师尼,野其别号也,崇仁人。景泰癸酉举人,授左军督府经历,坐劾长官不法系狱,十年始得释。改中府,升镇远府知府,道病卒。其文落落有气,而格律未严。是集乃其门人王君谟等所编,未经刊行,其玄孙道南复订正藏于家。前有道南《自述颠末》一篇。
  △《奉使录》·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宁撰。宁有《方洲集》,已着录。是集乃宁天顺四年出使朝鲜所作,已编入《方洲集》内。此其初出别行之本也。上卷首叙奉使召对及奏稿数篇,馀皆途中留题之作。下卷则至朝鲜以后篇什,题曰《皇华集》,注云“朝鲜刻本”。前有《崔恒序》,乃奉国王李柔命编次而序之者也。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载宁两使朝鲜,水馆星邮,留题殆遍。馆伴朴元亨诗篇唱和,殊不相下。及偕登太平馆楼,宁成七律六十韵。元亨诵至“溪流残白春前雪,柳折新黄夜半风”之句,乃阁笔曰“不敢属和矣”。然其诗纵调骋情,才思虽捷,而少沉思,故王世贞谓宁诗如小棹急流,一瞬而过,无复雅观也。
  △《彭文思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彭华撰。华字彦实,安福人,景泰甲戌进士,官至吏部侍郎,入内阁,逾年以风疾去,卒谥文思,事迹附见《明史·万安传》。所着有《素集》九卷。《李东阳序》称其文严整峭洁,力追古作者。今未见传本。此本为其六世孙笃福所编,视原集仅十之三矣。
  △《耻集》·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陈炜撰。炜字文曜,别号耻,闽县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浙江左布政使。炜风裁峻整,为御史时劾罢锦衣指挥门达。在江西平反疑狱,为民兴利除弊,具有实绩。诗文非所注意。是集乃正德初其从子墀为东莞知县时所刊,嘉靖中其孙全之复补辑之,而以赞免诸诗附于其末。
  △《礼庭吟》·二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明孔承庆撰。承庆字永祚,曲阜人,至圣六十代孙也。年三十一,未及袭封而卒。其外祖王惟善为裒其遗诗以成此集,有景泰间同郡许彬《序》,又有天顺丁丑长洲刘铉《序》,岁久散佚。康熙庚辰,衍圣公孔毓圻检校先世遗稿,又得而重刊之。
  △《耕石斋石田集》·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沈周撰。周有《石田杂记》,已着录。是集乃瞿式耜所删定,凡诗八卷、文一卷。其诗与华汝德本互有出入,文则华本所未收。然周诗犹以天趣胜,文则更非所长,徒为赘疣矣。
  △《桂坡集》·十五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左赞撰。赞字时翊,南城人,天顺丁丑进士,官至广东布政使。是编凡《前集》五卷、《后集》八卷,皆诗赋杂文,而以所作《方外》诸篇别为一卷,附于末,盖用杨杰《无为集》例。至于《乐府》一卷之中,如《关山月》、《杨白华》之类,皆古题,而忽以词曲续其后,则从来无此体例。殆以宋人词曲亦标乐府之名,故合为一。不知源流递变,格律各殊,不可以宋之乐府竟当古乐府也。赞尝删定《李觏集》,盖亦颇留心诗古文者。然所作质朴而不能健,清浅而不能腴,其于古格,仅仅具体云尔。
  △《别本彭惠安公文集》·七卷、《附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彭韶撰。韶有《政训》,已着录。所着诗文名《从吾滞稿》,已散佚不存。是集乃御史陈时周所重编,已多所刊削,非尽精要。《附录》一卷,则杨守陈、陈献章等赠言及府志传论也。
  △《馀力稿》·十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徐贯撰。贯字元一,淳安人,天顺丁丑进士,官至工部尚书,谥康懿。是集乃贯所自定,前有弘治己未《自序》。其子颐初刊于舒城,间有遗佚。嘉靖壬子,其次子健ヘ归州时,复增订梓行。诗文皆平实,亦大半应酬之作也。
  △《栗遗稿》·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郑环撰。环字瑶夫,号栗,仁和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太常寺少卿。是集有其子《孟绳跋》,称环集本十卷,不戒于火,兹集乃其搜辑另编者。杨守陈作环墓碑,称其文章典雅赡密。今此本所存无多,体亦不备,不足以见其全。守陈所论,难遽定其确否也。
  △《东白集》·二十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张元祯撰。元祯五岁能诗,宁靖王召见,名之曰元徵。巡抚韩雍为改今名,字廷祥,南昌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掌詹事府。天启初追谥文裕。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文二十三卷,末卷则附录事实祭文。元祯以讲学为事。其在讲筵,请增讲《太极图》、《西铭》、《通书》。夫帝王之学,与儒者异,讵可舍治乱兴亡之戒,而谈理气之本原。史称后辈册笑其迂阔,殆非无因矣。其诗文朴无华,亦刻意摹拟宋儒,得其形似也。
  △《定集》·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悦撰。悦字时敏,华亭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谥庄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一卷、文四卷,大抵流易有馀,而颇乏隽永之味。
  △《巽川集》·十六卷、《附录》·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祁顺撰。顺字致和,巽川其号也,东莞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江西左布政使。其集前载有韵之文,次为诗词,次为散体,末附张元正所作墓志、贾宏所作墓表,各为一卷。
  △《东园诗集续编》·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纪撰。纪有《东园文集》,已着录。是编其诗集也。初,纪子主一、主敬尝编其诗为十二卷,今未见传本。此本乃其少子忠辑遗篇,故题曰《续集》。集中如“古堑斜连江树没,饥乌恒傍野人飞”、“桥头雨歇径初溜,天际收山渐多”等句,亦颇有南宋风格,然亦止于如此耳。
  △《东泷遗稿》·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彭教撰。教字敷五,号东泷,吉水人,天顺甲申进士第一,官至翰林院侍讲。集中诗文,类多应酬之作。《李东阳序》云:“敷五年仅四十馀,编摩考校之外,无由自试,而文又不尽其蕴。”盖亦微词也。
  △《闵庄懿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闵撰。字朝英,乌程人,天顺甲申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左都御史,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其诗集。集中七言律诗多至六卷,大抵皆酬赠之作。盖老成持重,治狱平允,为当代名臣,后以不阿刘瑾告归。其立身自有本末,吟咏则非所留意云。
  △《桃溪净稿》·八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谢铎撰。铎有《赤城论谏录》,已着录。是集凡诗四十五卷、文三十九卷。盖李东阳因其旧本再取而芟之,故以《桃溪净稿》为名。然瑕瑜参半,犹不能悉为刊除也。
  △《沧洲集》·十卷、《续集》·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张泰撰。泰字亨父,太仓人,天顺甲申进士,官至翰林院修撰,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泰为人恬淡,独喜为诗。初与李东阳齐名。后东阳久持文柄,所学弥老弥深,而泰不幸早终,未及成就,故声华销歇,世不复称。今观是集,大抵圆转流便,而短于含蓄,正如清水半湾,洮洮易尽,视东阳《怀麓堂集》实相去迳庭。故东阳作序亦云:“将极于古人,而不意其遽止云。”
  △《西山类稿》·五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谢复撰。复字一阳,祁门人。少从吴与弼游,与陈献章为同门友,而笃实胜于献章。故集中有《书献章诗后》一篇,颇诋其晚涉于佛、老。其宗旨可见。然其诗文则不出讲学之门径,与谈艺家又别论云。
  △《陈剩夫集》·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陈真晟撰。真晟字晦德,改字剩夫,又自号曰布衣,家本泉州,以父隶镇海卫戍籍,遂为漳州人。天顺中,尝诣阙上书,献所撰《程朱正学纂要》,兼上书执政,均不见收。又上书当路,献所撰《正教正考会通》,亦不见省而罢。又作《学校正教文庙配享疏》,拟诣阙再上,未及行而卒。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集乃真晟卒后其乡人林祺所编。康熙己丑,仪封张伯行官福建巡抚,乃为序而刻之。所献二书,今皆载集中。其《程朱正学纂要》,首为《程氏学制》。次为《推明朱子兼补之法》。次为《心学图说》,其图凡二,一为六十四卦圆图,图下大书一“心”字;一为《太极图》,图下亦大书“心”字。次为《立师说》、《补正学》、《辅皇储》、《隆教本》、《振风教》五条。其《正教正考会要》首列《朱子学校贡举私议》,次《敕谕大略》,次《程氏学制》,次《吕氏乡约》,次《德业过违》二条,次《立师》、《考德》、《考文》三条。大意以为天下之事莫大乎此。故次卷载所上当路书曰:“朱子抱哭其书四百年矣,曾无一人怜而省之者。此魏鹤山、真西山、许鲁斋、吴草庐诸儒不能无大罪也。既读其书,宗其道,则实吾师也、父也。岂有视父师之哭而弟子能恝然耶?”又谓宋、元两朝皆以不用程、朱之学,故上干天怒,夺其命以与明,持论颇僻。又《题玉堂赏花集后》,诋讠其执政,谓不赏其《程朱纂要》,而群聚赏花,后世不免谓之俗相,尤为褊激。林雍作真晟行实,称其既无所遇,每四顾徨,不能自释,亦异乎寻孔、颜之乐者矣。
  △《履坦幽怀集》·二卷(编修祝德麟家藏本)
  明祝淇撰。淇字汝渊,号梦窗,海宁人。以子萃贵,封刑部主事。《明诗综》作“祝祺”,云“或作淇”。此本乃其家刻,明作“淇”字,则《诗综》误也。是集为馀姚胡培所编,凡文一卷,诗一卷。
  △《思元集》·十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桑悦撰。悦有《桑子庸言》,已着录。是编赋一卷、文八卷、诗六卷、诗馀一卷,附刻一卷,则悦之志传也。史称悦为人怪妄,敢为大言以欺人。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悦在长沙,着《庸言》,自诩穷究天人之际,非儒者所知,又自称其诗根于太极。则史所云怪妄,不虚也。所作《两都赋》,有名于时,然去班固、张衡实不可道里计。而夸诞如是,浅之乎其为人矣。
  △《氵来水集》·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文洪撰。洪字功大,号希素,长洲人,成化乙酉举人,官氵来水县教谕,故以名集。洪为待诏徵明之祖,故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长洲文氏,世载其德,希素先生实始之。”诗饶有恬淡之致。是集案洪《自序》称,检前后所作,汰之得百篇,盖所自编。然此本末附遗文七篇,则后来又有增入,非手定之旧稿矣。
  △《龙皋文集》·十九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陆简撰。简字伯廉,号治斋,龙皋其别号也,武进人,成化丙戌进士,官至詹事府少詹事。是集有文无诗,冠以日讲直解及经筵讲章。李东阳为撰墓志,称其文缜密峻洁,力追古作,而不轻应接,有求之经岁而不得者,又云所着已累百数十卷。今所存者仅若此,则知其佚者多也。其文义蕴未深,而平正朴实,于长沙一派为近。盖何、李未出之前,文格大率如是也。
  △《东海文集》·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弼撰。弼字汝弼,华亭人,成化丙戌进士,官至南安府知府,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集前四卷皆杂文,后一卷皆附录吊免铭赞之作。考《吴钺序》,称其子辑录诗文若干卷,则其文原与诗合刻,此本偶佚其半也。弼工草书,为世所重。其文则直抒胸臆,不事锻炼。李东阳《怀麓堂诗话》载,弼自评其书不如诗,诗不如文,以为英雄欺人之语。诚笃论云。
  △《东皋文集》·十三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陆渊之撰。渊之字克深,上虞人,成化丙戌进士,官至河南布政使。是集为其门人王汝邻所刻。前有其门人《刘瑞序》曰:“读先生之文者,知其大可也。乃若较声律,评矩,区区于文字家者,亦浅之乎知先生矣。”殆微词欤。
  △《张文僖公文集》·十四卷、《诗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明张撰。字启昭,南城人,成化己丑进士第一,官至礼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其子浙江布政使元锡所刊。前有嘉靖元年《邵宝序》,谓此书本名《柏崖集》。刻成而赐谥之命至,遂以名之。然本传不言有谥,或偶漏欤。立朝颇着风节,而其文多应酬之作。末附《瀛涯胜览》及《北行录》、《西行录》,皆缕述见闻,无所考证。其诗近体多于古体,而七言近体尤多于五言。是足验其所得矣。
  △《使东日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董越撰。越有《朝鲜赋》,已着录。是集乃弘治元年越为朝鲜颁诏正使途中纪行之诗。考越奉使时官庶子,而刻本首行结衔乃作儒林郎大理寺。“寺”字以下刊版元刂灭,不可辨其姓名,疑或校刊者所题欤。
  △《太和堂集》·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屠勋撰。勋字元勋,平湖人,成化己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谥康僖。是编诗四卷、文二卷,以神道碑、墓志附于末。《陈懿典序》称合刻屠氏家藏二集,盖其子应有《兰晖堂集》,当日合为一编耳。
  △《交石类稿》·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吴文度撰。文度字宪之,应天人,成化壬辰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张泰传》。是集诗一卷、文二卷,皆词旨朴亻塞。盖文度官汀州知府时有惠政,汀州人为之刊行以志遗爱,是固不以词采论也。
  △《文温州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文林撰。林有《琅琊漫抄》,已着录。林尝为温州府知府,故其集以温州名。其中《陈马政》诸篇,皆官南京太仆寺丞时作。总题以温州,从所终也。
  △《孙清简公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孙需撰。需字孚吉,别号冰檗翁,德兴人,成化壬辰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谥清简,事迹附见《明史·孙原贞传》。需初为南京御史,以劾妖僧继晓,廷杖调外。为礼部尚书,又忤刘瑾罢官。以风节着。巡抚河南、陕西、郧阳,抑权贵,绥流亡,尤具有循绩。诗文则非所长。是集初名《冰檗稿》,其孙世良改今名。末有隆庆庚午世良记曰:“壬戌循例至京师奉遗稿。请瞿昆湖、姜晋斋摘其尤者得四帙。丁卯过常郡,谋诸王百,更为分门别类,厘为上下二卷。是刻岂欲上匹大方,持示海内,第俾子孙异日有所取以承藉云耳。”其言笃实,想见需之家法。《王世贞序》谓其诗文冲然而不为藻采,淡然而若无深思,亦有微词焉。
  △《石淙稿》·十九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杨一清撰。一清有《关中奏题稿》,已着录。考《明史·艺文志》载《一清奏议》三十卷、《石淙类稿》四十五卷、诗二十卷。今所传《关中奏题稿》已与三十卷之数不符。此本有诗无文,首《凤池稿》,次《省墓稿》,次《礻覃后稿》,次《西巡稿》,次《北行稿》,次《容台稿》,次《行台稿》,次《归田前稿》,次《自讼稿》,次《制府稿》,次《吏部稿》,次《玉堂稿》,次《归田后稿》,次《督府稿》,次《玉田后稿》,各以类分,止十九卷,与《艺文志》卷目亦不合。惟《督府稿》后别附简札一卷,当为文集中一种,装缉误入于此,史志或并此数之欤。
  △《东溪稿》·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邓庠撰。庠字宗周,宜章人,成化壬辰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尚书,终苏州巡抚。是编乃其诗集。凡《吟稿》五卷、《入觐联句录》一卷、《续稿》三卷、《别稿》一卷,而以石缶所作小传附焉。
  △《梅岩小稿》·三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张旭撰。旭字廷曙,休宁人,成化甲午举人,历官孝丰、伊阳、高明三县知县。是集凡诗二十二卷、文八卷。其诗长于集句,采摭成语,位置联络,往往如出自然。其所自作,则虽律调工整,而伤于剽利,盖学《长庆集》而不至者也。散体诸文,大抵应俗之作矣。
  △《东田漫稿》·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马中锡撰。中锡字天禄,别号东田,故城人,成化乙未进士,官至左都御史。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师言所编。同邑孙绪序之,称其诗卑者亦迈许浑,高者当在刘长卿、陆龟蒙之列。而其末力诋窃片语,ㄎ数字,规规于声韵步骤,摹仿愈工,背驰愈远。盖为李梦阳而发。其排斥北地,未为不当。然中锡诗格,实出入于《剑南集》中,精神魄力,尚不能逮梦阳也。
  △《别本东田集》·十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马中锡撰。是集为国朝康熙丁亥,中锡乡人贾棠所刊,凡文五卷、诗十卷。案《嵩阳杂识》曰:“李空同与韩贯道草疏,刘瑾切齿,必欲置之死,赖康浒西营救而脱。后浒西得罪,空同议论稍过严,人作《中山狼传》以诋之。”王士祯《居易录》亦称中锡《中山狼传》为刺李梦阳负康海而作。今其文在第五卷中。然海以救梦阳坐累,梦阳特未营救之耳。未尝逞凶反噬,如传所云云也。疑中锡别有所指,而好事者以康、李为同时之人,又有相负一事,附会其说也。
  △《滇南行稿》·四卷、《附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苏章撰。章字文简,号崖,馀干人,成化乙未进士,官至延平府知府。初,章官兵部主事时,因星变事劾妖僧继晓、方士李孜省,谪姚安通判。因裒其所作共为一集,故以《滇南行稿》为名。末附词四阕、《祭胡敬斋》文一首。《附录》一卷,则其行实及诸家题跋与入祀乡贤文卷也。章少问学于陈献章之门。尝出胡居仁于狱,与吴与弼亦友善。盖亦刻意讲学者,故所作皆率意而成,不能入格云。
  △《七星诗文存》·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鸿撰。鸿字表,泰和人。以居七星坳,自号七星居士。成化丁酉举人。屡上公车不第,遂放游山水以终。是集为泰和知县区时行所编。前有正德五年《罗钦顺序》。其文风格疏畅,多自抒抑塞磊落之怀。诗则率意而成,兴寄颇浅。五言绝句中《西州词》第一首,乃全录《西州古词》四句,殊不可解。疑或手书是诗,其后人不考而误收也。
  △《碧川文选》·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杨守撰。守字惟立,号碧川,鄞县人,成化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左侍郎,加尚书衔致仕,事迹附见《明史·杨守陈传》。按《明分省人物考》云:“《碧川文抄》二十九卷,《杂文储稿》又若干卷。”此本为其外孙陆所刻。前有《陈琳序》曰:“杨公自摘手稿凡一百五十三篇,藏于家,陆君厘为四卷”云云。则此为守手定之本矣。《明人物考》又云:“守尝书数语于遗稿曰:‘学文师韩吏部,学道师程伊川。’”然其文才力萎弱,不能规无韩笔也。
  △《西征集》·(无卷数,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林俊撰。俊有《见素文集》,已着录。是集皆其正德四年再起官四川巡抚,平定巴夔土寇时作,故以“西征”为名,凡诗歌一百二篇、跋二篇、赋一篇、书二十三篇、祭文二十四篇、序四篇、记五篇,末附戴锦所撰《西征传》,述靖乱始末颇详。
  △《半江集》·十五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赵宽撰。宽字栗夫,号半江,吴江人,成化辛丑进士,官至广东按察使。是集初为其邑人王思诚所刊,王守仁、费宏皆为之序。《守仁序》不载卷数,但惜其遗稿散佚。《宏序》称诗六卷,文如之。此本凡诗八卷、文七卷,盖其仲子礻龠掇拾补辑,又增三卷也。
  △《柴墟斋集》·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储撰。字静夫,号柴墟,泰州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户部侍郎。刘瑾用事,引疾归。瑾诛,复起,调南京吏部侍郎。卒谥文懿。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集为其曾孙耀所刊,诗五卷、序文三卷、墓志一卷、杂着二卷、奏疏一卷、书简三卷。尝与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相倡和。其诗规仿陶、韦,文亦恬雅,至于才力富健,则不及梦阳等也。
  △《虚斋先生遗集》·十卷(编修祝德麟家藏本)
  明祝萃撰。萃字维真,海宁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广东布政司参政。是集文五卷、诗五卷。文颇舂容,诗亦妥帖,盖成、弘间台阁体之也。
  △《蔡文庄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蔡清撰。清有《易经蒙引》,已着录。其集凡有二本,一为石崖葛氏所刊,即《明史·艺文志》所载五卷之本;一即此本,乾隆壬戌其族孙廷魁所重刊也。自一卷至五卷,仍其旧文而重订其目,又搜辑墨迹遗稿为《补遗》一卷。附以其孙邦驹所集事迹及志书传序为《附录》二卷。集中有《与孙九峰书》,述宁王宸濠讥其不能诗文。《廷魁序》中因反覆辨论,历诋古来文士,而以清之诗文为着作之极轨。夫文以载道,不易之论也。然自战国以下,即已岐为二途,或以义理传,或以词藻见,如珍错之于菽粟、锦绣之于布帛,势不能偏废其一。故谓清之着作主于讲学明道,不必以声偶为诗,以绘为文,此公论也。谓文章必以清为正轨,而汉以来作者皆不足以为诗文,则主持太过矣。《廷魁序》又称以家藏《密箴》、善本《太极图说》、《河洛私见》三种附焉,而此本无之。盖本各自为书,故或附载或别行也。
  △《雪洲文集》·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瓒撰。瓒字公献,仪真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侍郎。是集乃其子襄所刊。自一卷至六卷为诗,自七卷至十二卷为文,十三、十四两卷题曰《续集》,诗文并列,盖补遗也。诗多伉厉之响,文亦意境未深。集中载为山东巡抚时荐劾方面各官疏,于所纠之人,俱阙其名,殆不欲暴人之短耶。
  △《雨村集》·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周东撰。东字伯震,号雨村,阜城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大理寺少卿。以伉直忤刘瑾。时钅番将变,乃使勘事陕西。会乱作,死之。是集诗一卷、杂文一卷,其后二卷为《正论》八篇,盖东所着之子书,编以入集。诗文皆不甚留意。《正论》多刺时之语,盖亦发愤而着书。然东之足不朽者,终在气节也。
  △《松筹堂集》·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循吉撰。循吉有《苏州府纂修识异》,已着录。其平生诗文杂着几及千卷,芜累颇甚。是集虽经别裁,尚多俗体。盖循吉任诞不羁,故其词往往近俳云。
  △《都下赠僧诗》·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循吉好与方外游。成化丙午,大给祠牒,吴僧多集京师。其所识缁流,时或往访。比其还也,各赋诗以送之,因录为一通。吴宽跋其后。后二年,循吉复摹宽书,刻之持定塔院。
  △《菊花百咏》·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以菊花种类,各案其名,系以七言绝句,分为十一类。《天文类》自《满天星》以下三首,《地理类》自《岳州红》以下三首,《人物类》自《状元红》以下二十一首,《宫室类》《金楼子》一首,《珍宝类》自《银绞丝》以下七首,《时令类》自《海棠春》以下六首,《花木类》自《白牡丹》以下三十二首,《身体类》自《金宝相》以下三首,《鸟兽类》自《金凤仙》以下十三首,《衣服类》自《黄叠罗》以下十四首,《器用类》自《蘸金香》以下十八首。
  △《斋中拙咏》·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凡古今体诗二十一首,皆循吉官礼部主事,以病乞归,将发京师,及至家后所作,又以成化甲辰、丙午至弘治戊申所作联句诗六首附于末。徐景凤汇刻循吉所着为《南峰逸稿》,此其一种也。
  △《灯窗末艺》·一卷、《攒眉集》·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皆所作古文。合两集仅四十馀首,颇宕逸有奇气,而纵横曼衍,亦多不入格。徐景凤亦尝刻入《南峰逸稿》中。
  △《东所文集》·十三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诩撰。诩有《白沙遗言》,已着录。是集凡杂文十卷、诗三卷。其学出于新会,故所为《白沙文集序》、《白沙遗言纂要序》、《周礼重言重意互注序》及《学记与友人往复》诸书,大抵皆本陈氏之说。
  △《南海杂咏》·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张诩撰。是集杂咏广州古迹,分为九门。每题之下,各列小序,皆摭志乘为之,无所纠正。诗亦罕逢新语。
  △《李大集》·二十卷、《附录》·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李承箕撰。承箕字世卿,嘉鱼人。读书大山,自号大居士。成化丙午举人。尝徒步至岭南,从陈献章游。及归,遂隐居黄公山,不复仕进。《明史·儒林传》附载于《献章传》末。是编乃其弟立卿所刻。《明史·艺文志》载《大集》二十卷,与此本合。前十二卷为诗,后八卷为杂文。《附录》一卷,则墓表、行状及陈献章所赠诗文。前有其兄承芳所作《采菊稿引》。《采菊稿》者,即献章所赠古诗凡十三首,装潢成卷,以其首句有“采菊”二字,因以名焉。然此宜入《附录》,乃以冠诸简端,盖欲假献章以重承箕,殊非体例。且重不重系乎其人,亦不系乎其师也。
  △《费文宪集选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费宏撰。宏字子充,铅山人,成化丁未进士第一,官至史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谥文宪,事迹具《明史》本传。所着《鹅湖摘稿》本二十卷。此本乃徐阶、刘同升所选录,非全帙也。
  △《湘皋集》·三十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蒋冕撰。冕字敬所(案《明史》本传,冕字敬之,然编首王宗沐、黄佐、陈邦、吕调阳四序俱称敬所,同时之人不应有误,疑《明史》乃刊本之讹),全州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谥文定,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分奏对四卷、奏疏三卷、附录召对及经筵讲章敕谕等稿一卷、诗八卷、词一卷、序记等杂文十六卷。冕当正德之末,主昏政怠,独持正不挠。凡所建白,俱切时务。嘉靖初大礼议起,冕固执为人后之说,卒龃龉以去。丰裁岳岳,在当时不愧名臣。其诗文则未能挺出也。
  △《别本熊峰集》·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石缶撰。缶有全集十卷,已着录。案朱彝尊《明诗综》,称缶所着名《恒阳集》。曲周令皇甫氵方删定为四卷,诗仅一百九十馀首。今此集题作《熊峰先生集》,前后无序跋,诗亦一百九十馀首。而《诗综》所录惟《春日杂言》、《秋莲曲》、《会昌宫词》三首在集中,其《送邵国贤》、《芟田行》、《春渡滹沱》诸篇皆未之载。疑此为初刊别行之本,非氵方所选,故集名亦各不同。然卷数篇数又合,殊不可解。今未见原刻,其同异莫能详也。以此虽旧本,而不及康熙中所刻新本之赅备。故录其新本,而此本附《存目》焉。
  △《堇山集》·十五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李堂撰。堂字时升,鄞县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工部右侍郎、总理漕河。鄞有赤堇山,即《越绝书》所谓“赤堇之溪,涸而出铜”者。堂居其侧,故以名集。其文根据未深,持论颇多臆断。
  △《西轩效唐集录》·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丁养浩撰。养浩字师孟,别号西轩,仁和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南布政使。是集诗八卷、文四卷。其名“效唐”者,盖取法唐人之意,然殊不类唐音也。
  △《峰类稿》·二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毛纪撰。纪有《密勿稿》,已着录。是集乃纪致仕后所手定。前十八卷为文,后八卷为诗。朱彝尊《明诗综》载纪有《头类稿》,盖即此编。校刊偶疏误以“峰”字为“头”字也。
  △《赤城集》·二十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夏钅侯撰。钅侯字德树,天台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大理寺左评事,事迹附见《明史·夏埙传》。其诗欲为别调,而转乖雅则。文亦惟意所如,不可绳以古法。史称钅侯弘治四年谒选时,疏请复李文祥、罗伦官,并请罢大学士刘吉,忤旨下狱。后官评事时,又疏论赋敛、徭役、马政、盐课利弊及宗藩、戚里侵渔状。盖亦谠正之士,非专意于词章者也。
  △《西巡类稿》·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吴廷举撰。廷举字献臣,梧州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尚书,谥清惠。事迹具《明史》本传。此集乃其正德初官广东按察司副使时,巡历省治以西诸郡所上奏疏及往来文牍诗词之类,故曰《西巡类稿》。《明史》言其发中官潘忠罪,为忠反讦下诏狱。刘瑾矫诏枷之,几死。今观此编,廷举所上凡十疏,内有劾岷王府内监陈鹤称令旨差往广东,违法乘驿骚扰;又奏各省盐务差内监查盘者,因敛银内进;又有人事银以贿各衙门,贺礼银以贿司礼监。此三者并科扰百姓,请敕御史体察。而盘查广东盐库之内监韦将盐课尽解京,令广东无以充军饷。其事不可行。其关涉于内官者不过如此,无发潘忠罪事。编首有《刘瑞序》云:“逆瑾切齿于君,其党探望风旨诬奏,即械下锦衣卫狱,枷吏部门左,垂死而后释之。”瑞,廷举同时人,其言必得实,然则史传疑误也。
  △《月湖集》·四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廉撰。廉字方震,丰城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谥文恪,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编凡分六集。以所作岁月核之,《月湖净稿》十九卷、《续稿》二卷、《遗稿》一卷,当在前;《月湖四稿》十卷、《五稿》七卷、《六稿》七卷,当在后。原本次序颠倒,盖编次偶误也。廉以气节称,而其父崇尝从吴与弼游,因亦喜讲学。请颁薛《读书录》于同朝,请跻周、程、张、朱于汉、唐诸儒上,皆其所奏。故其诗多涉理路,其文亦概似语录云。
  △《程念斋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程楷撰。楷字念斋,饶州人,成化丁未进士,改庶吉士。是集末有《方跋》,称其家居时所着有《东楼南楼日录》,游太学时有《屏岚书屋稿》,官翰林时有《来英亭稿》,皆散落不存。此本乃其郡人史简所摘抄,凡文七卷、诗词八卷。古文具有间架,而酝酿未深;诗词亦多率意之作,不留心于陶炼。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明宣宗诗文》·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按《明史·艺文志》载《宣宗文集》四十四卷,今未见传本。此册仅《广寒殿记》一篇、《玉簪花赋》一首、诗歌词曲三十九首,非其全帙也。朱彝尊《明诗综》所录宣宗诗,多此册所未载,意者彝尊尚及见其集欤?   △《御制回文诗》·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氵桂家藏本)   案此集载朱当氵眄所辑《国朝典故》中,惟题曰“御制”,不着朝代。《明史·艺文志》不着录,不知何帝所作。其诗以春夏秋冬四景为题,有龙文、连环、八卦诸体,凡二十八首。盖偶然游戏之作,流传于外,与他书宣示颁赐,见诸国史者有殊,故史不载也。   △《元宫词》·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自序》,称“永乐元年钦赐余家一老妪,年七十矣,乃元宫之乳姆。女知宫中事为最悉。闲尝细访之,一一备陈其事。故余诗中所录,皆元宫之实事”云云。末题“永乐四年夏四月朔日,兰雪轩制”。后有《毛晋跋》,亦不知为何许人。案朱彝尊《静志居诗话》曰:“《元宫词》百首,宛平刘效祖序,称周恭王所撰。”考定王以洪武十四年之国,洪熙元年薨。序题永乐四年,则为定王无疑矣。定王名肃,太祖第五子也。《明史·周王肃传》
用彝尊之说,盖以所考为允矣。诗凡一百首。其中如《东风吹绽牡丹芽》一首、《灯月交光照绮罗》一首、《玉京凉早是初秋》一首、《深宫春暖日初长》一首、《二十馀年备掖庭》一首、《月明深院有霜华》一首、《珊枕冷象牙床》一首、《金鸭烧残午夜香》一首、《恻恻轻寒透凤帏》一首、《憔悴花容只自知》一首、《小楼春浅杏花寒》一首、《御沟春水碧如天》一首、《燕子泥香红杏雨》一首、《春情只在两眉尖》一首、《白露横空殿宇凉》一首、《纤纤初月鹅黄嫩》一首、《梦觉银台画烛残》一首、《晓灯垂焰落银》一首,寻常宫怨之词。殆居五分之一。非惟语意重复,且历代可以通用,不必定属于元,颇为冗泛。其他切元事者皆无注释,后人亦不尽解,不及杨允孚《氵栾京杂咏》多矣。   △《枫林集》·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朱升撰。升有《周易旁注》,已着录。是编前八卷皆诗文,而以《官诰》及《太祖手敕》编入第一卷首,与升文相连,殊为非体。第九卷载《徽州府志》本传一首、廖道南所撰《诗赞》一首,并《翼运节略》十馀则。第十卷为《附录》,皆当时投赠诗文也。升于明兴之初,参赞帷幄,兼知制诰,一切典制,多出其手,与陶安、宋濂等名望相埒。陈敬则《明廷杂记》尝称
其李善长、徐达、常遇春、刘基四诰,惜《明文衡》未及收入。《明史》本传载太祖大封功臣,制词多升撰,时称典核,盖据是文。然统观全集,文章乃非所长。诗学《击壤集》而不成,颇近鄙俚。故朱彝尊《明诗综》绝不登其一字,况升身本元臣,曾膺爵禄,而《贺平浙东赋序》肆言丑诋,毫无故君旧国之思,是尤不可为训也。   △《槎翁集》·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刘崧撰。崧有《槎翁诗集》,已着录。是编乃其文集,罗允升所校正,而吉安知府徐士元为之刊版。其文颇伤流易,殊不及其诗。   △《野庄集》·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王钝撰。钝字士鲁,太康人,元至正丙午进士。洪武初徵授礼部主事,历官浙江布政使。建文中召为户部尚书。燕王篡立,仍故官。后以布政使勒致仕。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二卷、文四卷,皆未能入格。前有《王崇庆序》,谓嘉靖中其后裔曰朝献者,始谋梓之。盖集中多称建文为今上皇帝,故靖难后惧触语禁,久而不敢出也。   △《沧浪棹歌》·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陶宗仪撰。宗仪有《国风尊经》,已着录。是编诗词合为一卷。前有正德丁丑松江《唐锦序》,称其集不传,惟得此一卷为宗仪所自编。今考其中诗词皆已
载《南村集》中。惟《题卞庄子刺虎图》七言古诗一首、《题岳王庙》七言长律十四韵一首,为《南村集》所未载耳。又《对月》七言律诗“甘旨未能娱彩侍”句,《南村集》作“娱彩服”,疑此本为误。《南浦词序》中“一水并九山,南过村外以入于海”句,《南村集》作“一水兼九山”,则《南村集》误也。   △《危学士全集》·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危素撰。素有《草庐年谱》,已着录。其原集本五十卷,世久无传。明归有光得其手稿,因编为《说学斋稿》,凡一百三十馀篇。又所作诗名《林集》,乃纳新所编。此本文十三卷、诗一卷,乃其乡人取二集汇辑而成。虽名全集,实非原本。故今仍录《说学斋稿》、《林集》以存其旧,此本则附《存目》焉。   △《元释集》·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释克新撰。克新姓余氏,字仲铭,自号江左外史,又称为雪庐和尚,鄱阳人。元末住嘉兴水西寺。洪武初召至南京,尝奉诏往西域招谕吐番。所着有《雪庐南询稿》。此本别题《元释集》,仅古今体诗六十馀首。考赖良《大雅集》载有克新诗四首,而此本皆无之。盖后人于《雪庐集》中摘录抄存,非其全稿也。   △《爱礼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驷撰。驷字宗道
,龙人。洪武初徵秀才入试者八千人,驷为第一,授都御史,寻坐事徙滇卒。门人私谥爱礼先生,故以名集。凡文三卷、诗二卷、《中庸说》一卷、书启三卷、附录一卷。驷宗陈淳之学,诗文多涉性理,略似语录之体。《中庸说》乃讲授口义,亦无所发明。集为弘治六年浙江参政林进卿所刊。附录《慎独翁行状》,纪驷父宝与驷平生行实颇具,乃其门人漳州陈拯所述。又附《赵先生书》一首。则驷之师赵彦进也。   △《坦斋文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刘三吾撰。三吾字如孙,自号坦坦翁,茶陵人,洪武中官翰林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案郑晓、雷礼、王世贞并谓三吾于洪武三十年以罪诛死。蒋一葵又谓三吾以作大诰漏言赐死。《明史》则称以考试不实戍边,建文初召还。今集中有《赖下御制大明一统赋》,实建文时所撰,与《史》相合。是晓等所载皆不确。知其集在明代不甚传,故以晓等熟于掌故者亦未之见矣。此本乃成化中桐江俞荩官茶陵时所刊。万历戊寅,茶陵知州韩城贾缘又重刊之。三吾于洪武中典司文章,颇被恩遇。然其文钩棘而浅近,未能凌轹一时也。   △《一斋集》·十六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朱善撰。善有《诗解颐》,已着录。是集首载聂铉所作《墓志》,称名
善继。然集中自称曰朱善,而《诗经解颐》亦题曰朱善,则“继”字殆刊本误也。是编《前集》十卷,《后集》五卷。又《广游集》一卷,附刊于后。善以文章为明太祖所知。然核其品第,究不能与宋濂诸人雁行。   △《甘白集》·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撰。字子宣,苏州人。明初以儒士徵,授水部郎中,旋放归。见集中所作其妻《沈氏广志》。而其《祭西平侯文》则自署“南滇池渔课司大使”。是洪武末又尝官南,故集中每自称“滇池老渔”也。集为正统丁卯其子收所编。文体修洁,而未造深厚。如在嘉、隆以后则为雅音,在元、明之间则未能与诸家壁垒相当也。   △《秫坡诗稿》·七卷、《附录》·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黎贞撰。贞字彦晦,秫坡其自号也,新会人。洪武初举邑训导,不就。坐事戍辽东,寻放归。《明史·文苑传》附见《孙ナ传》中。是集初刻于嘉靖庚戌,岁久散佚。国朝康熙丙寅,其后人搜辑重刊。凡诗词赋三卷、杂文四卷,卷八附以赠言。贞少从孙ナ学诗,ナ集即其所编次。虽所造未深,而风格尚为遒上。惜此本掇拾于残阙之馀,其菁华已不概见矣。   △《竹居集》·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王珙撰。珙字廷,常熟人。是集为其
曾孙仲申所辑,其六世孙古始刊版。朱彝尊《明诗综》不载其名,盖偶未见也。其诗多用《洪武正韵》,盖当时功令使然。大致出入于月泉吟社一派,亦时有秀句。而边幅单窘,兴象未深,数首之后,语意略同。观卷中绝无古体,其根柢可知矣。   △《别本袁海叟诗集》·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袁凯撰。凯有全集,已着录。此本乃正德元年陆深同李梦阳所删定,而何景明授其门人孙继芳刊于松江,深及梦阳、景明各为之序。其版久佚,今所存者传钞之本也。后有万历己丑《王俞跋》,已佚其前半,不能考见始末。惟篇终有“偶续前刊,辄附数言”之语,似乎俞又有所续入。然题下多注“选入诗综”字,又似朱彝尊以后之本,非其旧编矣。   △《安分斋集》·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郑本忠撰。本忠自号安分先生,鄞县人。洪武癸丑举明经,不起。郡教授赵思盛荐,授昌国训导,寻升秦府教授。是集乃永乐中其子复言、永言所编。凡记三卷、序二卷、赋诗四卷、杂文一卷。《宁波府志》称本忠少笃学,从乡先生舒卓受《尚书》。方国珍据浙东三郡,擅爵禄人,本忠义不食其粟,杜门不仕。益务综览,涵濡氵亭蓄,为文必中矩度。又称同时有郑恕者,字本忠,亦为昌国训导。建文四年,靖难兵
至,不屈死。事载《逊国名臣传》,疑为一人。然考是集诗文有作于永乐间者,姓字官爵偶尔相同,未可合而为一也。   △《三畏斋集》·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朱吉撰。吉字季宁,吴县人。洪武初官中书舍人。是集凡诗二卷、杂文二卷。据其《后序》,当时盖尝刊版。今印本久佚,惟抄本存。元末明初,作者林立,吉之所着,殊未能伯仲其间,所以世不甚传欤。   △《新本白石山房稿》·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孟兼撰。孟兼有《白石山房逸稿》,已着录。是编乃其十一世孙思煌所重编。《思煌序》称孟兼旧有《白石山房文稿》二十卷,与《蜀山遗集》并遭回禄,无片纸只字之存。及观焦《国史经籍志》,载《孟兼集》六卷,乃知万历初犹存文渊阁。(案书虽名《国史经籍志》,实钞合诸史《艺文志》及诸家书目而成,非明文渊阁所贮之书,杨士奇、张萱二目可以互勘,思煌此语殆误,谨附订于此。)然秘之内府,人间不得而观。兹不过残编断简中采而辑之,仅存什一于千百云云。今计编中五言古诗九首、七言古诗三首、排律一首、五言律三首、七言律六首、七言绝句四首、乐歌八章、联句二首、记四首、行状二首、传一首、杂文一首,皆掇拾他书而得者。附以诸家跋语,分为
二卷。其三卷至五卷皆载同时投赠及后人诗文传志。卷帙虽增于旧本,而孟兼之着作则无所增也。   △《静集》·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张羽撰。羽有《静居集》,已着录。此本删存原集四分之一,改名《静集》,不知何人所选,其去取未为精当。   △《陈竹山文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诚撰。诚有《使西域记》,已着录。是集分内、外二篇。《内篇》二卷,皆其奉使时所撰述,仅文十馀首、诗一百三十馀首。《外篇》二卷,则皆当时投赠诗文并其先世诸状也。   △《退遗稿》·七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邓林撰。林初名彝,又名观善,字士齐,后成祖为改今名,新会人。洪武丙子举人,任浔州府贵县教谕。秩满入京,预修《永乐大典》。凡五年,出为南昌教授。后又秩满试高等,迁吏部主事。宣宗时以事谪杭州。在杭多湖山之游,倡和甚富,田汝成作《西湖志》多采之。此本乃太常寺少卿会稽陈贽为广东参议时掇拾遗稿而成也。   △《尹讷遗稿》·八卷、《附录》·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尹昌隆撰。昌隆字彦谦,泰和人,洪武丁丑进士,永乐二年擢左春坊右中允,改礼部主事。为尚书吕震诬构见杀,事迹具《明史》本传。昌隆死非其罪,史称
其为厉鬼以报震。然当燕王构逆之初,昌隆即劝惠帝以禅让,其说甚谬。燕王篡立之后,独以是奏得贷死,则其人亦不甚可重。是集为其八世孙应中所梓,邹元标序之。《附录》二卷,则载其诏敕、行状、序传之属也。传中称为中允时进讲,有《穿杨集》,仁宗命其家录进,中途舟覆没于水云云。朱彝尊《明诗综》只称有集而不载其名,盖未见此本。然所选《送孟潜阳先生教授邵武府学》五言古诗一首,是编亦不录。盖采自他书,编此集者又未见也。   △《黄介集》·十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黄淮撰。淮有《省愆集》,已着录。案《千顷堂书目》载淮所着有《介集》、《归田稿》,均不着卷数。此本总名《介集》,而分《退直》、《入觐》、《归田》三稿。疑黄虞稷未见此本,但据传闻载入也。据《目录》,本十二卷。今第七卷已佚,故以十一卷着录焉。   △《冢宰文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张ヨ撰。ヨ有《南机务钞黄》,已着录。此集为嘉靖中富平训导王道所编。《道序》称烽火之馀,仅存什一于千百,盖其所遗者仅此也。卷首有道所纂《宦绩》一篇,言ヨ以永乐之故,勺水不入口,如是者七日,终于吏部后堂。考《明史》本传,成祖咎建文之改官制者,乃令
ヨ解职务,月给半俸居京师。ヨ惧,自经于吏部后堂。妻子相牵,投池中死。道所云云,固善善从长之意,然非其实也。   △《王天游集》·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达撰。达有《笔畴》,已着录。是集乃其门人王孚所编。卷末又有其门人《翟厚跋》,谓其馆阁钜制及《诸子辨》等篇,咸未见录,乃重为增补编次,仍为十卷云云。则厚所重定,非孚之旧本矣。据孚称达所着有《天游小稿》、《梅花百咏》、《古今孝子赞》,俱已梓行。《诗书二经心法》,学者多传之。又有《耐轩杂录》五卷、《问津集》一卷、《南归集》一卷、《通书发明》一卷、《天游诗集》十卷、《文集》三十卷,今皆未见。惟《景仰撮书》一卷、《笔畴》二卷,附于此集之末者,今尚有别本行世,盖即从此集抄出云。   △《黄忠宣集》·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黄福撰。福字如锡,号后乐翁,昌邑人,洪武甲子举人,官至南京户部尚书,兼掌兵部,参赞留都机务,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为其子琮所编。冠以奉使安南水程,殊乖体例。馀多手札公牍,皆不入格。盖福本以政续传也。   △《坦文集》·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梁本之撰。本之名混,以字行,坦其别号也。泰和人。洪武中为瑞州府学
训导,迁溧阳教谕,改鲁王府纪善。本之与其兄潜齐名。萧称所作泓氵亭澄深,端重典则,盖庄人学者之文。然规模与其兄相近,骨力根柢则皆不及其兄也。   △《桐屿集》·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释德祥撰。德祥字麟洲,号止,钱塘人。洪武中住持径山。吴之鲸《武林梵刹志》称德祥以《西园诗》忤上意。今观集中所载《夏日西园》一律,有“热时无处可乘凉”,又有“林木三年未得长”诸句,语意颇近讥讽,之鲸说当有所据。都穆《南濠诗话》曰:“国初诗僧称宗泐、来复。同时有德祥者,亦工于诗。其《送僧东游诗》云:‘与秋别寺,同月夜行船。’《咏蝉》云:‘玉貂名并出,黄雀患相连。’泐、复不能道也”云云。今案《送僧》一联,乃四灵之末派;《咏蝉》一联,尤落滞相。穆之所品,殊属乖方。朱彝尊《明诗综》于此集虽多所采录,然气格薄弱,终不能与泐等并驱也。卷首有福建布政使富春《姚肇序》,称诗集一卷。今本实四卷,又集外诗一首。其为何人所分析,则不可考矣。   △《松月集》·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释睿略撰。睿略字道权,号简,苏州人。尝以“松月”匾其轩,人呼为松月翁,因以名集。前有洪武癸酉《俞贞序》。后载姚广孝《塔铭》,称其
诗格高趣远,绝肖唐人制作,无一点尘俗气。今观其集,大致亦承九僧、四灵之派,而陶冶之力则不及古人。故边幅浅狭,意言并尽。五首以外,规模略同。广孝之言未为笃论也。   △《林公辅集》·三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林右撰。右字公辅,临海人。洪武中官中书舍人,进春坊大学士,辅导皇太孙,以事谪中都教授。是集多记序酬应之作,惟题后数则间及史事,亦无特识。至于故国旧君,动多诋斥。其视徐铉撰《李煜碑》但陈运数有归者,用心之厚薄尤相去远矣。   △《逃虚子集》·十一卷、《类稿补遗》·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明姚广孝撰。广孝,长洲人。初为僧,名道衍,字斯道。洪武中以僧宗泐荐,选侍燕邸。燕王谋逆,资其策力居多。篡立之后,乃使复姓赐今名。爵至资善大夫、太子少师,封荣国公。然迄未改僧服。事迹具《明史》本传。广孝为高启北郭十友之一。所着初名《独集》,没后吴人合刻其诗文,曰《逃虚子集》。后人掇拾放佚,谓之《补遗》。其诗清新婉约,颇存古调,然与严嵩《钤山堂集》同为儒者所羞称。是非之公,终古不可掩也。附载《道馀录》二卷,持论尤无忌惮。《姑苏志》曰:“姚荣国着《道馀录》,专诋程、朱。少师亡后,其友人张洪谓人曰
:‘少师与我厚,今死矣,无以报之。但每见《道馀录》,辄为焚弃’。”云云。是其书之妄谬,虽亲匿者不能曲讳矣。   △《光集》·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王宾撰。宾字仲光,长洲人。博闻强记,尤精医学。隐居奉母,以孝行称。少与姚广孝相善。《吴中往哲记》称“广孝既贵,归访宾,宾弗与见。方盥,掩面而走”。黄姬水《贫士传》所记相同。《明史·广孝传》中亦略载其事。然观宾集有所作《赈灾记》,称广孝为少师,铺陈功德甚至。宾没后,广孝为之传,亦极称誉。是两人交契,终始如一。盖流俗欲推尊宾者造作此言,殊非事实。集凡文一卷,后附诸家赞颂及《吴中古迹诗》一卷。诗共一百三十七首,各有小序。其文务为奇崛之语,间伤冗赘,未能成家。诗词亦颇伤流易。卷首记唐钰、林德二事,全录旧文,而无所论断。或宾尝手书此二节,后人不考,误编入集欤。   △《别本东里文集》·二十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杨士奇撰。士奇有《代言录》,已着录。是集记二卷、序六卷、题跋四卷、碑铭十卷、杂文三卷。末一卷题曰《方外》,凡为二氏所作悉别编焉,盖用杨杰《无为集》例,疑即《怀麓堂诗话》所谓士奇自定之本。以不及全集之完备,故附存其目焉。   
△《胡文穆集》·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胡广撰。广有《胡文穆杂着》,已着录。是集其裔孙张书等所刻。凡诗八卷、应制诗文一卷、各体文七卷、题跋二卷、《扈从诗》及《扈从北征日记》一卷,其第十九卷即所谓《杂着》也。朱彝尊《明诗综》录其《杨白花》一首,谓世传袁景文赋此题。盖缘让皇逊国而作,不无故主之思。集中过颜平原、文信国、余青阳祠,辄有吊古之作。其题宋思陵所书《洛神赋》,词意凄惋,不类牧猪奴云云。似有意为广湔洗。又卷首《米嘉绩序》,极论靖难之事,斥死节诸臣之非,而以广之迎降为是。然公论久定,要非可以他说解也。集中论汉高祖初入关,秦王子婴献传国玺。王莽篡汉,亦从孺子婴取传国玺。其受传相似,所谓天时,非人力所致。又论李若水乃宋之贼,岂可以列之《忠义》,《宋史》失讨贼之公云云。持论殊为倒置。惟记《高昌碑》有裨史事,《李元忠神道碑》所载事迹颇详,亦足备唐史之阙耳。   △《节集》·八卷、《续编》·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高得撰。得字节,钱塘人,迁居临安。洪武间有司以文学荐,三为校官。永乐初擢为宗人府经历,充《永乐大典》副总裁。是集首杂着一卷,次各体诗七卷。邹济《墓志》谓其生平稿多
不存,故所录仅止于此。《志》又称得与修《永乐大典》,分掌《三礼》,编摩有方。今核所纂《三礼》诸条,于前人经说,去取尚为精审。盖亦博识之士。其诗文以清丽为宗,如曲涧回溪,莹澈见底,而一往清激,尚少氵亭蓄之致。《姚广孝序》乃以“江汉奔流,曲折千里”拟之,过其实矣。   △《存轩集》·(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赵友同撰。友同字彦如,浦江人,徙居长洲。洪武末官华亭训导。永乐初用荐授御医,与修《永乐大典》、《五经大全》诸书。集首结衔称修职郎、太医院御医兼文渊阁副总裁。盖明初官制如此也。其集皆赋颂记序杂文,而无诗,共一百四十四翻。篇首虽标“卷一”,而书中实不分卷数。其文沿南宋馀习,颇为平衍,在明初未为作手。   △《澹然集》·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敬宗撰。敬宗字光世,号澹然居士,慈人。永乐甲申进士。选庶吉士,预修《永乐大典》。官至国子监祭酒,赠礼部侍郎,谥文定。事迹具《明史》本传。敬宗与李时勉同举进士,同时为南北祭酒。时勉立朝刚劲,而待诸生则平恕;敬宗亦立身端直,而待诸生则甚严。然同以德望为士林师范,世不得而优劣之。惟文章质朴太甚,又逊于时勉耳。所着诗文集,《明史·艺文志》作
十八卷。此本乃万历四十四年慈知县吴门陈其柱所编,仅诗三卷、文二卷,亦非完本也。   △《寅集》·三卷、《外集》·四卷、《附录》·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明罗肃撰。肃字汝敬,号寅,以字行,庐陵人,永乐甲申进士,官至陕西巡抚。是集为其玄孙廷相所编。诗文无诡僻之习,亦无精深之致。《外集》四卷,皆诰敕、像赞、诔祭之词。《附录》一卷,为《桃林四景》诗文,盖罗氏聚族之地也。   △《觉非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罗亨信撰。亨信字用实,号乐素,东莞人,永乐甲申进士,官至左副都御史。亨信居谏垣有直声。其巡抚大同、宣府,值英宗北狩,捍城有功。生平着述,每不留稿。是集乃其后人收拾散逸,而邱、祁顺为之诠次。其中颂美中官之文至十馀篇,编录者略不删汰,殊不可解也。   △《西墅集》·十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曾撰。字子,永丰人,永乐甲申进士第一,官至少詹事。文章捷敏,信笔千百言立就。刘昌《悬笥琐探》称成祖尝御试《天马歌》,文先成,词旨浏亮,成祖赐以玛瑙带,其思速可见。然集中一题百首,往往才气用事,而按切肌理,不耐推敲,是亦速成之过也。此本乃万历中永丰知县德清吴期所选录,虽
颇为简汰,而菁华终鲜。郑瑗《井观琐言》曰:“曾子诗,佳处不减昆体。”曹安《谰言长语》亦曰:“曾学士《巢睫集》,绝似唐人。”殆未确焉。   △《东墅诗集》·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周述撰。述字崇述,东墅其别号也,吉水人,永乐甲申进士,官至左春坊左庶子,事迹具《明史》本传。述及第时,与从弟孟简同榜,成祖至比之二苏。史亦称其文章雅赡,然其诗不出当时台阁之体也。   △《质文集》·(无卷数,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章敞撰。敞字尚文,会稽人,永乐甲申进士,由庶吉士授刑部主事,官至礼部侍郎,尝与修《永乐大典》及《五经》、《四书》、《性理大全》,事迹具《明史》本传。其集本四十卷,其子瑾等所编。因倭乱散失,兹编所存不及十之二三,乃其裔孙元纶所辑也。凡赋四篇;诗百馀首;文仅三篇,二篇为记,一篇为叙;又一篇并不标题。皆错杂于诗中,殊无伦次。又《明诗综》载敞《长安雪夜归兴》绝句,集中无之,则舛漏亦殊不少。末附录《祝寿诗》一卷,亦非古法也。   △《南斋摘稿》·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魏骥撰。骥字仲房,号南斋,萧山人,永乐乙酉举人,以进士副榜授松江训导,召修《永乐大典》,擢太常寺
博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谥文靖,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为其孙婿福建布政使钱塘洪锺所编。《前集》四卷,两京居官时所作;《后集》六卷,自景泰辛未归田至成化辛卯所作。盖骥年九十八始卒,故身历七朝,各有着述也。前有《锺序》云:“公为文,一本诸性情所发,初不事雕刻,务奇巧。其稿具存,皆公亲书。但其简帙浩繁,未易遍刻。再阅原稿,凡题上有点注者,皆公墨迹。玩其词意,皆有益于事者也。因摘取以付诸梓,名曰《摘稿》。”黄虞稷《千顷堂书目》别载有《骥前后集》二十卷,盖其未摘之全稿,今未见传本,其存佚不可考矣。   △《东冈集》·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柯暹撰。暹字启晖,更字用晦,建德人。永乐乙酉领乡荐,年仅十六。明年与修《永乐大典》,选入翰林。知机宜文字,进《元兔诗》,授户科给事中。以三殿灾,应诏陈言,谪交州知州。累迁南按察使,致仕归。事迹附见《明史·邹缉传》。是集乃暹晚年所手订。《刘定之序》称其诗文奇崛,出人意表。今观所作,文豪迈有馀,而落笔太快,少氵萦洄氵亭蓄之致;诗亦矢口即成,不耐咀咏;是亦登科太早,才高学浅之效欤。   △《石潭存稿》·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刘髦撰。髦有《易传撮
要》,已着录。是编上卷为诗,中卷即《易传撮要》,下卷为《义方录》。《义方录》者,皆寄其子定之之手札,而定之汇卒成编者也。   △《若金集》·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彭百炼撰。百炼字若金,泰和人,永乐乙未进士,官至广西道监察御史。是编前有《任敬敏序》,称遗文分为十四卷。而是编仅二卷,文三十九首、诗四首,后附他人所为碑志题咏而已。考其族孙《敏求跋》,盖散佚之馀,后复重抄成帙也。   △《岁寒集》·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孙撰。字原贞,以字行,德兴人,永乐乙未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是编乃其孙孚吉等所编,凡文一卷、诗一卷。前有《李东阳序》,称其诗平正通达,无钩棘险怪之态。今观诸作,大抵纯任自然,不事结构,韩愈所谓“此诗有何好有何恶”也。   △《芳洲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陈循撰。循字德遵,泰和人,永乐乙未进士第一,官至户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英宗复辟,谪戍铁岭。石亨败后,循上疏自讼,诏放还。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其裔孙以跃所辑。《附录》一卷,则谕祭文、志铭、祭文、免诗、乞恩复官疏及祀乡贤文移。首列奏对而无章疏。其自讼疏本传尚载其略,乃削而不存,未喻何故,殆久
而佚其稿耶。   △《东行百咏集句》·九卷、附《芳洲年谱》·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明陈循撰。是编乃其被谪东行时集古人诗句以成七绝。初得三百首,复叠和其韵至千馀首。集句皆不着姓名,颇多窜易牵就。和韵诸作,更多累句。后附《年谱》一卷,乃其门人王翔所录。当时敕谕及循所进诗颂,俱载入其中,亦非体例也。   △《袜线集》·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萧仪撰。仪字德容,乐安人,永乐乙未进士,官吏部主事,以疏论迁都北京不便,忤旨见杀,《明史》附见《夏原吉传》中。是集乃其子超进所编。据其原目,凡文十卷、诗十卷。此本仅十五卷,盖诗佚其五卷矣。其文有纡徐曲折之致,而意境不深。其诗为朱彝尊《明诗综》所不录,殆偶未见欤。   △《半隐集》·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陈衡撰。衡字克平,淳安人,永乐丁酉举人,官亳州学正。是集序四卷、记一卷、说一卷、诗四卷,附杂文于后。末有其甥方汉所撰行状。诗文皆不入格,与明初诸人为未能方轨并鹜也。   △《石溪文集》·七卷、《附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周叙撰。叙字功叙,吉水人,永乐戊戌进士,官至南京翰林院侍讲学士,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诗三卷、赋颂词
一卷、文三卷,又以诰敕志传为《附录》一卷。史称叙初选庶吉士,作《黄鹦鹉赋》称旨,得授编修。今观所作,虽有舂容宏敞之气,而不免失之肤廓。盖台阁一派,至是渐成矣。其集编次无法,至以五言六句别标一体,区之古诗之外,而五言长律反入于古诗之中,殊乖体例。   △《寻乐文集》·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习经撰。经字嘉言,号寅清居士,晚自号寻乐翁,新喻人,永乐戊戌进士,官至詹事府詹事。经于成祖时亦以试《黄鹦鹉赋》称旨,擢授编修。其赋今在集中。又有《皇都大一统赋》,朱彝尊撰《日下旧闻》未经收入,盖未见此集也。集为其子兴化府同知襄所编。其文结构颇有法,而意境太狭,往往失于枯寂,未可云似澹而腴。诗则七言长句,清婉颇似东阳,而他体未能悉称也。   △《松瞿集》·二十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曾鹤龄撰。鹤龄字延年,一字延之,泰和人,永乐辛丑进士第一,官至侍讲学士。诗多牵率之作,命意不深,而措词结局,往往为韵所窘,殆非所擅长。文则说理明畅,次序有法,大抵规无欧阳,颇近王直《抑集》,而沉着则不及也。直为作墓志,于其文章亦无所称誉云。   △《河汾诗集》·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薛撰。
有《读书录》,已着录。是集第一卷载赋五篇,馀皆古今体诗。其孙礻基于成化间裒拾遗稿而成,门人阎禹锡为之序。今考所载诗赋,皆已编入全集中,此犹其初出别行之本也。   △《啸台集》·二十卷、《木天清气集》·十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明高秉撰。秉一名廷礼,字彦恢,号漫士,福建长乐人,永乐间自布衣徵为翰林待诏,升典籍,《明史·文苑传》附见《林鸿传》中,“闽中十子”之一也。其山居时所作名《啸台集》,入京后所作名《木天清气集》。秉尝选《唐诗品汇》,专主唐音,实与闽县林鸿共开晋安一派。沿习既久,学者剽窃形似,日益庸廓,并创始者受诟厉焉。今观《啸台集》诗八百首,尚稍见风骨。至《木天清气集》六百六十馀首,大率应酬冗长之作。“清气”之云,殆名不副实。其初与林鸿齐名,日久论定,鸿集尚见传录,而秉集几于覆瓿,盖亦有由矣。   △《道山集》·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郑棠撰。棠字叔美,浦阳人,永乐中官翰林院检讨。是集编次猥杂。第一卷为赋;二卷为辞颂、铭赞、四言五言古体诗、歌行、乐府、七言绝句、填词,而附以论二篇;三卷为记序,而附以五七言律诗、五言绝句,后又附以杂文,殊漫无体例。卷四为经筵讲义,卷
五、卷六为《元史评》,以杂着附入,则固唐以来例也。棠以文章选入翰林,由典籍至检讨,而于诗殊不擅长。朱彝尊作《明诗综》,不登一字,盖非疏漏矣。   △《恒轩集》·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韩经撰。经字本常,山阴人,宋太尉琦之十二世孙。以行谊称于乡里。屡徵不出,家居教授以终。是集为其子监察御史阳所编,凡古体诗二卷、近体诗四卷。语多质直,主于抒写己意而止,非屑屑以文字求工者也。   △《西涧文集》·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熊直撰。直字敬方,吉水人。永乐中举人,以子概贵,赠右都御史。是集诗二卷、文十四卷。有宣德五年《杨士奇序》称:“苏明允父子,一时皆有文名。而明允老成岿然,时号老苏,其官位竟不显。暨子贵,乃进身后之命。敬方亦今之明允乎?”今观其文,视明初宋濂、王,去之尚远,似未容上拟眉山也。   △《凤鸣后集》·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郑楷撰。楷字叔度,浦阳人,官蜀府左长史。是集第一卷中载近体诗数首,馀皆杂文。前后无序跋。其曰《后集》,当尚有《前集》也。朱彝尊《明诗综》载义门郑氏有延、大、、桐四人,而不及楷。今观其《谢银钞笺》中称家长兄,则楷为弟。殆因不以诗
名,故彝尊佚之,抑或偶未之见耶。   △《贯珠编贝集》·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沈行撰。行字履德,钱塘人。是编前有《魏骥序》,则当在永乐、宣德间也。是编皆集句之诗,兼取唐、宋、元人之作。“贯珠”言其声之和,“编贝”言其材之富,然牵强凑合,在所不免。视后来《香屑集》之类,其工巧自然,百不及一矣。   △《敝帚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陈益撰。益字启行,自号行素,高安人,永乐间以五经教授于其乡,至景泰甲戌始卒。是集乃弘治乙未其子杨所刊,后毁于火,万历中其裔孙德又重刊之。所载皆古今体诗,杂文仅寥寥数篇。其意境颇清,而歉于深厚,文亦如之。末以同时诸人哀免之作别为一卷,附于集末,则皆德所裒集也。   △《草窗集》·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刘溥撰。溥字原博,草窗其别号也,长洲人,宣德初授惠民局副使,后调太医院吏目,事迹具《明史·文苑传》。史称溥耻以医自名,日以吟咏为事。其诗初拟西昆,晚更奇纵,与汤允、苏平、苏正、沈愚、王淮、晏铎、邹亮、蒋志、王贞庆等称“景泰十才子”,而溥为之首。今九人之集皆未见,惟溥集存。溥际“土木之变”,忠愤悱恻之意,时见于诗,亦颇有足取者。故
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其在彼法中犹为差胜。然溥尝语客云“不读二万卷书,看溥诗不得”,则虚╂太甚矣。宋人云“不读万卷书,不行万里路,看杜诗不得”,溥乃更加一倍乎。   △《廖恭敏佚稿》·一卷、《附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廖庄撰。庄字安止,号东山,吉水人,宣德庚戌进士,官至刑部左侍郎,谥恭敏,事迹具《明史》本传。庄为给事中时,尝劾辅臣杨士奇纵子稷恃势稔恶事,下狱。士奇固良相,而溺爱其子,庇之实甚。当其权位严重之日,已为言人所不敢言。景泰中疏请同群臣朝见上皇于南宫,又言皇侄犹子也,宜令亲儒臣,诵经书,以系人心,回天意。疏上,廷杖,贬官定羌驿丞。当新故嫌疑之际,尤为言人所难言。其劲节孤忠,足以震动一世。而文章则非所专门,所着有《东山居士集》,日久散佚,惟《自序》尚存。《千顷堂书目》则载庄《渔梁集》二卷,今亦惟存其《自序》。是两集皆亡,黄虞稷特据所徵各家书目载之耳。此本为庄裔孙仲蔚及其里人李日东所辑,仅奏疏五篇,其大要已见于本传。杂文二十篇、诗五首,则又草草应酬之作,庄固不必藉是以传。《附录》一卷,皆祭文、碑志之属,庄亦不必藉是为重也。   △《澹轩集》·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马愉撰。愉字性和,临朐人,宣德丁未进士第一,正统五年以侍讲学士入直文渊阁,官至礼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杨溥传》。愉没后,诗文散失。成化庚子,山东参政邢居正命青州知府刘时勉裒集遗亡而刊之。凡诗赋四卷、杂文三卷,第六卷又有歌诗错杂其中。盖随得随编,故先后无序。诗多酬应之作,或佳者多佚耶。然史称愉端重简默,门无私谒,论事务宽厚。又载其清理滞狱及善处蕃使二事,绝不称及其着作,盖不以文采见也。   △《别本澹轩集》·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马愉撰。愉集散佚之后,其乡人都御史迟翔凤购得残本,更于愉家掇拾逸作,补葺刻之,故题曰《续刻》。目中注“续刻”字者,皆翔凤所增也。   △《尚约居士集》·(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萧撰。字孟勤,泰和人,宣德丁未进士,官至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兼翰林院学士,事迹附见《明史·陈循传》。案为萧鹏举之子,鹏举学诗于刘崧,不坠其家法。史称其学问该博,文章尔雅。其门人邱《序》,称其文正大光明,不为浮诞奇崛,盖洪、宣间台阁之体大率如是也。   △《淡轩稿》·十二卷、《补遗》·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林文撰。文字恒简,莆田人,宣德庚戌进士,
官至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学士,谥襄敏。是集诗三卷、文七卷,其十一、十二两卷乃附录诰敕及行状、神道碑。《补遗》一卷,则又其诗文杂着。凡有二本,初刻者为其孙岳州同知希范,重刻者为其曾孙南京大理寺寺正炳章。此本即炳章所校也。   △《吴竹坡文集》·五卷、《诗集》·二十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节撰。节字与俭,竹坡其号也,安成人,宣德庚戌进士,官至太常寺卿,兼侍读学士。是集为其七世孙琦所刊。后附彭华所作行状,称“其为文章,援笔即就,多至数千言,滔滔不竭,无刻苦艰窘态。于诗五七言古今体随题命意,开合起伏,不拘拘摹拟,而自合矩度”云云。今观其诗文,皆直抒胸臆,纵笔所如,无不自达之意。华所论颇得其真。而氵亭蓄深厚,亦遂不及古人。所谓不践迹亦不入室者欤。   △《川文集》·六卷、附《恭愍遗文》·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锺复撰。复字彦彰,川其号也,永丰人,宣德癸丑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讲。其诗文不出当时台阁之体。末附其子同遗文四篇,一曰《直言安国疏》,二曰《送叔祖士杰之任序》,三曰《送伯氏世桢南归序》,四曰《友兰轩诗跋》。同,字世京,号待时,景泰辛未进士,官至贵州道监察御史,以疏争建储下诏狱
。一时献媚求荣者,欲借以倾动英宗,锻炼炮烙,备极惨毒。而同义不负故主,卒无一语连南内,竟拷毙于狱。天下悲之。事迹具《明史》本传。卷末又附墓志一篇,章纶为撰文,廖庄为书丹皆与同时建言受祸,幸而未死者也。志称同在狱所作诗文稿,纶藏于枕畔,为狱卒窃去,故所存止此。忠臣着作,理宜甄录。以寥寥不成卷帙,故附存其目于此,示表章焉。   △《松冈集》·十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姜洪撰。洪字启洪,号松冈,江西乐安人,宣德癸丑进士,改庶吉士,除检讨,升修撰,以疾乞归。是集序二卷、记一卷、歌诗二卷、赋颂铭赞表一卷、近体诗五卷。文颇平淡,诗亦妥,而步趋东里,得其形似,格律未能遒上也。   △《畏庵集》·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周旋撰。旋字中规,别号畏庵,永嘉人,正统丙辰进士第一,官至左春坊左庶子。是集凡诗赋五卷、杂文五卷。乐清章纶为之序,称其典雅闲淡。然在当时,犹驰驱于流辈之中,未能自辟蹊径。   △《桐山诗集》·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王伟撰。伟字士英,攸县人,正统丙辰进士,官至兵部侍郎。事迹附见《明史·于谦传》。伟所着有《诗学正蒙》,久已散佚。其《桐山文集》,繁昌吴琛序刻之,
今亦未见。此集凡诗九卷,又以伟《引疾告归疏》及赠行之作为《附录》一卷,乃其弟杰所录,其子添桢所重刊出。史称伟喜任智术,既为于谦所引,恐人目己为朋附,乃密奏谦短,冀以自异,后卒以谦党罢官,盖反覆不常之士。又称其年十四,随父戍宣府,宣宗巡边,献《安边颂》,得补安州学生,则亦俊才。然诗多率意酬应,乏研炼之功,盖才士之文往往如斯矣。   △《呆斋集》·四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刘定之撰。定之有《易经图释》,已着录。是集《前稿》十六卷、《存稿》二十四卷,皆分类编录。如《代祀录》、《永新人物录》、《经筵讲章》、《策略》,皆在其中。而乡会三场试卷,亦皆附列。《续稿》五卷,则成化乙酉以后所作,不复分类,以一岁为一卷焉。《明史》本传称定之以文学名一时。尝有中旨命制《元宵诗》,内使却立以俟,据案伸纸,立成绝句百首。又尝一日草九制,笔不停书。有质宋人名字者,就列其世次,若谱系然。人服其敏博。然其榛苦勿翦,亦由于此。李东阳《怀麓堂诗话》曰:“刘文安公不甚喜为诗,纵其学力,往往有出语奇崛,用事精当者。如《英庙免歌》、《石锺山歌》等篇,皆可传诵,读者择而观之可也。”其言可谓婉而章矣。   △《完诗集
》·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惟篇首有《吴宽序》,称完先生刘公,少为刑部。属出佥山西按察司事,居三载,弃官归吴中。所与倡和者,武功徐公,参政祝公及隐士沈石田数人。考《江南通志·人物·文苑类》中载,刘珏字廷美,长洲人,正统三年举人,官至山西按察司佥事,老而好学,工于唐律,时人称为“刘八句”。所叙仕履,与《宽序》合。又《艺文类》中载,《完诗集》,长洲刘珏撰,与书名亦合,则此集盖珏所作。然其诗有亮节而乏微情,不能如《志》所称也。   △《刘文介公集》·三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刘俨撰。俨字宣化,吉水人,正统壬戌进士第一,累官太常寺少卿、春坊大学士,掌院事,《明史》附见《周叙传》。称其景泰中典顺天乡试,力持公道,黜大学士陈循、王文之子,几得危祸,盖刚正不挠之士也。是集策表讲章一卷、记四卷、序十四卷、杂着六卷、五七言古今体诗五卷,尚沿台阁旧体,无疵累之可括,亦无精华之可挹。   △《姚文敏集》·八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姚夔撰。夔字大章,桐庐人,正统壬戌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文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本名《[B243]矗堆稿》,后其子玺刊版,改题此名。夔一代
名臣,风裁岳岳,不愧古人,而诗文乃直抒胸臆,不中绳度。如《寄弟诗》云:“嫩韭蒸来香满口,一冫食午膳倍寻常”,太不以词藻为工矣。此所谓人各有能有不能也。   △《兰轩集》·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沈彬撰。彬字原质,武康人,正统壬戌进士,官至刑部郎中。其居官以︹着,不以诗文自鸣,遗稿亦多散佚。没后百有馀年,至隆庆己巳,其乡人周维新始序而刻之,以墓志、墓表诸篇附于后。   △《静轩集》·十三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陈宜撰。宜字公宜,静轩其号也,泰和人,正统壬戌进士,官至兵部侍郎。路璧所作《宜小传》,称有《金台集》、《金陵集》、《滇南集》、《金台晚集》存于家。此本其季子佩所编录累朝诰敕、家谱、序与绅投赠之作,共为七卷,冠于前,并以为佩而作者附载卷内。自第八卷以后,始为宜所着诗文。编次殊无体例。   △《商文毅公集》·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一名《素集》。明商辂撰。辂有《商文毅疏稿略》,已着录。是编为万历中淳安知县汉阳刘体元所编,凡文九卷、诗一卷,多馆阁应酬之作,不出当时单缓之体。   △《べ竹堂稿》·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叶盛撰。盛有《叶文庄奏议》已着录。
是集乃盛所自订,凡诗词四卷、文四卷。诗词皆非所长,文有劲直之气,稍胜于诗,然亦无杰构,惟碑志诸篇什尚颇整饬有法耳。   △《卞郎中诗集》·七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卞荣撰。荣字华伯,江阴人,正统乙丑进士,官至户部郎中。荣在景泰间,盛有诗名。居郎署二十年。朝骑甫归,持牍乞诗者拥塞户限,日应百篇。汤沐《公馀日录》盛称其“状元自是渴睡汉,宰相须用读书人”一联,以为虽有剪裁,浑无痕迹,盖亦俊才。然所作大半皆酬赠哀免之章,亦多浅率,盖得之太易也。是集为其门人无锡吴键所刊,附以杂文十馀首,亦非所长。李东阳《怀麓堂诗话》曰:“诗在卷册中易看,入集便难看。古人诗集非大家数,除选出者鲜有可观。卞户部华伯在景泰间盛有诗名,对客挥翰,敏捷无比。近刻为全集,殆不逮所闻。”是当时已有公论矣。   △《白沙诗教解》·十卷、附《诗教外传》·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陈献章撰,湛若水注。献章有《白沙集》,若水有《二礼经传测》,皆已着录。《白沙诗教》凡一百六十六篇,皆阐发性理之作。《诗教外传》则皆献章语录之类,足与诗相发明者。若水以类排纂,各为之标目。献章于诗家为别调,不妨存备一格。若水务尊师说,必以为风
雅正宗,至别撰此书以行。言之似乎成理,而实则不然。王士祯《居易录》曰:“如欲讲学,何不竟作语录。”可谓要言不烦矣。   △《彭文宪集》·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彭时撰。时有《可斋杂记》,已着录。其集原本十卷,岁久散佚。此本乃其六世从孙笃福所刊,掇拾残剩,取盈卷帙,不足见所长矣。   △《刘古直集》·十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刘撰。字叔温,号古直,寿光人,正统戊辰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谥文和,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子太常寺卿钅允所编,凡诗五卷、文十一卷、志表祭文附于末。当万安、刘吉等朋比乱政之时,颇能持正。故本传称“安贪狡,吉阴刻。为稍优,顾喜谈论,人目为狂躁”。又《万安传》称“在内阁者刘吉、刘。安为首辅,与南人相党附。与尚书尹、王越又以北人为党,互相倾轧。然疏浅而安深鸷,故卒不能胜”。则亦一客气用事,轻率不检者耳。朱彝尊《明诗综》谓其诗率意涂写,不事翦裁,盖肖其为人也。彝尊又引李东阳语,谓“公于诗,兴之所到,笔不能阁,而无毫点缀呻吟之病”云云。考《东阳序》中无此语,其语乃在《王承裕序》中。考此本二序皆五页,版心号数相同,装缉者互易
其末页。彝尊以仁裕语为东阳语,知所见之本,二序亦互易末页矣。   △《王端毅文集》·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恕撰。恕有《玩易意见》,已着录。是集乃嘉靖壬子祥符李濂所编。前六卷为文集,平实浅显,无所雕饰,如其为人。《乔世宁序》称当时以为其文无假英藻,而质厚有馀;不务以闳辨,而归准于躬行。又最称其《答刘太保书》。第七卷即《玩易意见》,八卷曰《石渠意见》,九卷曰《意见拾遗》,皆说经之语,各有别本单行。濂用李石《方舟集》例,又编入集中也。   △《鸣秋集》·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赵迪撰。迪字景哲,怀安人,自号白湖小隐。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谓:“余宪《百家诗》以迪为山人。徐庸《湖海耆英集》载其《元夕应制诗》。徐泰《明风雅》则云迪宜阳人,官吏部侍郎。然《鸣秋集》有景泰五年迪仲子壮《后序》,中云先人值时多故,投老林泉。而同时闽人均有《免鸣秋山人诗》。则二徐所云,自是别一人矣。”是集即其仲子壮所编。前载《林志序》,称其古诗不下魏晋,而诸作则醇乎唐。今考其诗,古体颇为薄弱,志说殊诬。律诗谐畅,差有唐音,然亦晋安一派也。   △《王文肃集》·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王亻与撰。亻
与有《毗陵志》,已着录。此集亦名《思轩稿》。卷首载李东阳所作传,谓其官吏部尚书时,上疏陈八事,多见采纳。今其疏不见集中,止存《经筵进讲》、《文华进讲》二卷。殆有所避而不载欤,抑东阳溢美也。   △《王太傅集》·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王越撰。越字世昌,县人,景泰辛未进士,官至兵部尚书,以功封威宁伯,谥襄敏。此集称王太傅者,其赠官也。考《明史》越本传,功名颇有可观。惟以前结汪直,后依李广,为士论所轻。是集分体编辑,附录杂文。前有嘉靖九年吴江吴洪《序》,称其遗稿散佚不传,有郢人高德崇录所见闻,刻之于学舍,乃行于世。后越曾孙绍思,别辑全集。其跋中所称“在楚有太傅诗文集”者,即此本也。   △《王襄敏集》·二卷、《续集》·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王越撰。是编即其曾孙绍思所辑。第一卷为疏议,皆处置边务及奏报捷音。第二卷为杂文。《续集》一卷,为诗及诗馀,而以李东阳所作墓志、崔铣所作神道碑,附录于末。越本魁杰之才,其诗文有河朔激壮之音,而往往伤于粗率。   △《野文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宣撰。宣字师尼,野其别号也,崇仁人。景泰癸酉举人,授左军督府经历,坐劾长
官不法系狱,十年始得释。改中府,升镇远府知府,道病卒。其文落落有气,而格律未严。是集乃其门人王君谟等所编,未经刊行,其玄孙道南复订正藏于家。前有道南《自述颠末》一篇。   △《奉使录》·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宁撰。宁有《方洲集》,已着录。是集乃宁天顺四年出使朝鲜所作,已编入《方洲集》内。此其初出别行之本也。上卷首叙奉使召对及奏稿数篇,馀皆途中留题之作。下卷则至朝鲜以后篇什,题曰《皇华集》,注云“朝鲜刻本”。前有《崔恒序》,乃奉国王李柔命编次而序之者也。朱彝尊《静志居诗话》载宁两使朝鲜,水馆星邮,留题殆遍。馆伴朴元亨诗篇唱和,殊不相下。及偕登太平馆楼,宁成七律六十韵。元亨诵至“溪流残白春前雪,柳折新黄夜半风”之句,乃阁笔曰“不敢属和矣”。然其诗纵调骋情,才思虽捷,而少沉思,故王世贞谓宁诗如小棹急流,一瞬而过,无复雅观也。   △《彭文思集》·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彭华撰。华字彦实,安福人,景泰甲戌进士,官至吏部侍郎,入内阁,逾年以风疾去,卒谥文思,事迹附见《明史·万安传》。所着有《素集》九卷。《李东阳序》称其文严整峭洁,力追古作者。今未见传本。此本为其六世孙笃福所编
,视原集仅十之三矣。   △《耻集》·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陈炜撰。炜字文曜,别号耻,闽县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浙江左布政使。炜风裁峻整,为御史时劾罢锦衣指挥门达。在江西平反疑狱,为民兴利除弊,具有实绩。诗文非所注意。是集乃正德初其从子墀为东莞知县时所刊,嘉靖中其孙全之复补辑之,而以赞免诸诗附于其末。   △《礼庭吟》·二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明孔承庆撰。承庆字永祚,曲阜人,至圣六十代孙也。年三十一,未及袭封而卒。其外祖王惟善为裒其遗诗以成此集,有景泰间同郡许彬《序》,又有天顺丁丑长洲刘铉《序》,岁久散佚。康熙庚辰,衍圣公孔毓圻检校先世遗稿,又得而重刊之。   △《耕石斋石田集》·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沈周撰。周有《石田杂记》,已着录。是集乃瞿式耜所删定,凡诗八卷、文一卷。其诗与华汝德本互有出入,文则华本所未收。然周诗犹以天趣胜,文则更非所长,徒为赘疣矣。   △《桂坡集》·十五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左赞撰。赞字时翊,南城人,天顺丁丑进士,官至广东布政使。是编凡《前集》五卷、《后集》八卷,皆诗赋杂文,而以所作《方外》诸篇别为一卷,附于末,盖用
杨杰《无为集》例。至于《乐府》一卷之中,如《关山月》、《杨白华》之类,皆古题,而忽以词曲续其后,则从来无此体例。殆以宋人词曲亦标乐府之名,故合为一。不知源流递变,格律各殊,不可以宋之乐府竟当古乐府也。赞尝删定《李觏集》,盖亦颇留心诗古文者。然所作质朴而不能健,清浅而不能腴,其于古格,仅仅具体云尔。   △《别本彭惠安公文集》·七卷、《附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彭韶撰。韶有《政训》,已着录。所着诗文名《从吾滞稿》,已散佚不存。是集乃御史陈时周所重编,已多所刊削,非尽精要。《附录》一卷,则杨守陈、陈献章等赠言及府志传论也。   △《馀力稿》·十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徐贯撰。贯字元一,淳安人,天顺丁丑进士,官至工部尚书,谥康懿。是集乃贯所自定,前有弘治己未《自序》。其子颐初刊于舒城,间有遗佚。嘉靖壬子,其次子健ヘ归州时,复增订梓行。诗文皆平实,亦大半应酬之作也。   △《栗遗稿》·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郑环撰。环字瑶夫,号栗,仁和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太常寺少卿。是集有其子《孟绳跋》,称环集本十卷,不戒于火,兹集乃其搜辑另编者。杨守陈作环墓碑,称其文
章典雅赡密。今此本所存无多,体亦不备,不足以见其全。守陈所论,难遽定其确否也。   △《东白集》·二十四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张元祯撰。元祯五岁能诗,宁靖王召见,名之曰元徵。巡抚韩雍为改今名,字廷祥,南昌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掌詹事府。天启初追谥文裕。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文二十三卷,末卷则附录事实祭文。元祯以讲学为事。其在讲筵,请增讲《太极图》、《西铭》、《通书》。夫帝王之学,与儒者异,讵可舍治乱兴亡之戒,而谈理气之本原。史称后辈册笑其迂阔,殆非无因矣。其诗文朴无华,亦刻意摹拟宋儒,得其形似也。   △《定集》·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悦撰。悦字时敏,华亭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谥庄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凡诗一卷、文四卷,大抵流易有馀,而颇乏隽永之味。   △《巽川集》·十六卷、《附录》·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祁顺撰。顺字致和,巽川其号也,东莞人,天顺庚辰进士,官至江西左布政使。其集前载有韵之文,次为诗词,次为散体,末附张元正所作墓志、贾宏所作墓表,各为一卷。   △《东园诗集续编》·八卷(浙江范懋柱家
天一阁藏本)   明郑纪撰。纪有《东园文集》,已着录。是编其诗集也。初,纪子主一、主敬尝编其诗为十二卷,今未见传本。此本乃其少子忠辑遗篇,故题曰《续集》。集中如“古堑斜连江树没,饥乌恒傍野人飞”、“桥头雨歇径初溜,天际收山渐多”等句,亦颇有南宋风格,然亦止于如此耳。   △《东泷遗稿》·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彭教撰。教字敷五,号东泷,吉水人,天顺甲申进士第一,官至翰林院侍讲。集中诗文,类多应酬之作。《李东阳序》云:“敷五年仅四十馀,编摩考校之外,无由自试,而文又不尽其蕴。”盖亦微词也。   △《闵庄懿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闵撰。字朝英,乌程人,天顺甲申进士,官至南京刑部尚书、左都御史,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其诗集。集中七言律诗多至六卷,大抵皆酬赠之作。盖老成持重,治狱平允,为当代名臣,后以不阿刘瑾告归。其立身自有本末,吟咏则非所留意云。   △《桃溪净稿》·八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谢铎撰。铎有《赤城论谏录》,已着录。是集凡诗四十五卷、文三十九卷。盖李东阳因其旧本再取而芟之,故以《桃溪净稿》为名。然瑕瑜参半,犹不能悉为刊除也。   △《沧洲集
》·十卷、《续集》·二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张泰撰。泰字亨父,太仓人,天顺甲申进士,官至翰林院修撰,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泰为人恬淡,独喜为诗。初与李东阳齐名。后东阳久持文柄,所学弥老弥深,而泰不幸早终,未及成就,故声华销歇,世不复称。今观是集,大抵圆转流便,而短于含蓄,正如清水半湾,洮洮易尽,视东阳《怀麓堂集》实相去迳庭。故东阳作序亦云:“将极于古人,而不意其遽止云。”   △《西山类稿》·五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谢复撰。复字一阳,祁门人。少从吴与弼游,与陈献章为同门友,而笃实胜于献章。故集中有《书献章诗后》一篇,颇诋其晚涉于佛、老。其宗旨可见。然其诗文则不出讲学之门径,与谈艺家又别论云。   △《陈剩夫集》·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陈真晟撰。真晟字晦德,改字剩夫,又自号曰布衣,家本泉州,以父隶镇海卫戍籍,遂为漳州人。天顺中,尝诣阙上书,献所撰《程朱正学纂要》,兼上书执政,均不见收。又上书当路,献所撰《正教正考会通》,亦不见省而罢。又作《学校正教文庙配享疏》,拟诣阙再上,未及行而卒。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集乃真晟卒后其乡人林祺所编。康熙己丑,仪封张伯行官福
建巡抚,乃为序而刻之。所献二书,今皆载集中。其《程朱正学纂要》,首为《程氏学制》。次为《推明朱子兼补之法》。次为《心学图说》,其图凡二,一为六十四卦圆图,图下大书一“心”字;一为《太极图》,图下亦大书“心”字。次为《立师说》、《补正学》、《辅皇储》、《隆教本》、《振风教》五条。其《正教正考会要》首列《朱子学校贡举私议》,次《敕谕大略》,次《程氏学制》,次《吕氏乡约》,次《德业过违》二条,次《立师》、《考德》、《考文》三条。大意以为天下之事莫大乎此。故次卷载所上当路书曰:“朱子抱哭其书四百年矣,曾无一人怜而省之者。此魏鹤山、真西山、许鲁斋、吴草庐诸儒不能无大罪也。既读其书,宗其道,则实吾师也、父也。岂有视父师之哭而弟子能恝然耶?”又谓宋、元两朝皆以不用程、朱之学,故上干天怒,夺其命以与明,持论颇僻。又《题玉堂赏花集后》,诋讠其执政,谓不赏其《程朱纂要》,而群聚赏花,后世不免谓之俗相,尤为褊激。林雍作真晟行实,称其既无所遇,每四顾徨,不能自释,亦异乎寻孔、颜之乐者矣。   △《履坦幽怀集》·二卷(编修祝德麟家藏本)   明祝淇撰。淇字汝渊,号梦窗,海宁人。以子萃贵,封刑部主事。《明诗综》
作“祝祺”,云“或作淇”。此本乃其家刻,明作“淇”字,则《诗综》误也。是集为馀姚胡培所编,凡文一卷,诗一卷。   △《思元集》·十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桑悦撰。悦有《桑子庸言》,已着录。是编赋一卷、文八卷、诗六卷、诗馀一卷,附刻一卷,则悦之志传也。史称悦为人怪妄,敢为大言以欺人。朱彝尊《静志居诗话》称悦在长沙,着《庸言》,自诩穷究天人之际,非儒者所知,又自称其诗根于太极。则史所云怪妄,不虚也。所作《两都赋》,有名于时,然去班固、张衡实不可道里计。而夸诞如是,浅之乎其为人矣。   △《氵来水集》·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文洪撰。洪字功大,号希素,长洲人,成化乙酉举人,官氵来水县教谕,故以名集。洪为待诏徵明之祖,故朱彝尊《静志居诗话》云:“长洲文氏,世载其德,希素先生实始之。”诗饶有恬淡之致。是集案洪《自序》称,检前后所作,汰之得百篇,盖所自编。然此本末附遗文七篇,则后来又有增入,非手定之旧稿矣。   △《龙皋文集》·十九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陆简撰。简字伯廉,号治斋,龙皋其别号也,武进人,成化丙戌进士,官至詹事府少詹事。是集有文无诗,冠以日讲直解及经筵讲章。李东阳
为撰墓志,称其文缜密峻洁,力追古作,而不轻应接,有求之经岁而不得者,又云所着已累百数十卷。今所存者仅若此,则知其佚者多也。其文义蕴未深,而平正朴实,于长沙一派为近。盖何、李未出之前,文格大率如是也。   △《东海文集》·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弼撰。弼字汝弼,华亭人,成化丙戌进士,官至南安府知府,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集前四卷皆杂文,后一卷皆附录吊免铭赞之作。考《吴钺序》,称其子辑录诗文若干卷,则其文原与诗合刻,此本偶佚其半也。弼工草书,为世所重。其文则直抒胸臆,不事锻炼。李东阳《怀麓堂诗话》载,弼自评其书不如诗,诗不如文,以为英雄欺人之语。诚笃论云。   △《东皋文集》·十三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陆渊之撰。渊之字克深,上虞人,成化丙戌进士,官至河南布政使。是集为其门人王汝邻所刻。前有其门人《刘瑞序》曰:“读先生之文者,知其大可也。乃若较声律,评矩,区区于文字家者,亦浅之乎知先生矣。”殆微词欤。   △《张文僖公文集》·十四卷、《诗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明张撰。字启昭,南城人,成化己丑进士第一,官至礼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
其子浙江布政使元锡所刊。前有嘉靖元年《邵宝序》,谓此书本名《柏崖集》。刻成而赐谥之命至,遂以名之。然本传不言有谥,或偶漏欤。立朝颇着风节,而其文多应酬之作。末附《瀛涯胜览》及《北行录》、《西行录》,皆缕述见闻,无所考证。其诗近体多于古体,而七言近体尤多于五言。是足验其所得矣。   △《使东日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董越撰。越有《朝鲜赋》,已着录。是集乃弘治元年越为朝鲜颁诏正使途中纪行之诗。考越奉使时官庶子,而刻本首行结衔乃作儒林郎大理寺。“寺”字以下刊版元刂灭,不可辨其姓名,疑或校刊者所题欤。   △《太和堂集》·六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屠勋撰。勋字元勋,平湖人,成化己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谥康僖。是编诗四卷、文二卷,以神道碑、墓志附于末。《陈懿典序》称合刻屠氏家藏二集,盖其子应有《兰晖堂集》,当日合为一编耳。   △《交石类稿》·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吴文度撰。文度字宪之,应天人,成化壬辰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张泰传》。是集诗一卷、文二卷,皆词旨朴亻塞。盖文度官汀州知府时有惠政,汀州人为之刊行以志遗爱,是固不以词采论也。   △
《文温州集》·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文林撰。林有《琅琊漫抄》,已着录。林尝为温州府知府,故其集以温州名。其中《陈马政》诸篇,皆官南京太仆寺丞时作。总题以温州,从所终也。   △《孙清简公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孙需撰。需字孚吉,别号冰檗翁,德兴人,成化壬辰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谥清简,事迹附见《明史·孙原贞传》。需初为南京御史,以劾妖僧继晓,廷杖调外。为礼部尚书,又忤刘瑾罢官。以风节着。巡抚河南、陕西、郧阳,抑权贵,绥流亡,尤具有循绩。诗文则非所长。是集初名《冰檗稿》,其孙世良改今名。末有隆庆庚午世良记曰:“壬戌循例至京师奉遗稿。请瞿昆湖、姜晋斋摘其尤者得四帙。丁卯过常郡,谋诸王百,更为分门别类,厘为上下二卷。是刻岂欲上匹大方,持示海内,第俾子孙异日有所取以承藉云耳。”其言笃实,想见需之家法。《王世贞序》谓其诗文冲然而不为藻采,淡然而若无深思,亦有微词焉。   △《石淙稿》·十九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杨一清撰。一清有《关中奏题稿》,已着录。考《明史·艺文志》载《一清奏议》三十卷、《石淙类稿》四十五卷、诗二十卷。今所传《关中奏题稿》已与三十卷之数不符。此本
有诗无文,首《凤池稿》,次《省墓稿》,次《礻覃后稿》,次《西巡稿》,次《北行稿》,次《容台稿》,次《行台稿》,次《归田前稿》,次《自讼稿》,次《制府稿》,次《吏部稿》,次《玉堂稿》,次《归田后稿》,次《督府稿》,次《玉田后稿》,各以类分,止十九卷,与《艺文志》卷目亦不合。惟《督府稿》后别附简札一卷,当为文集中一种,装缉误入于此,史志或并此数之欤。   △《东溪稿》·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邓庠撰。庠字宗周,宜章人,成化壬辰进士,官至南京户部尚书,终苏州巡抚。是编乃其诗集。凡《吟稿》五卷、《入觐联句录》一卷、《续稿》三卷、《别稿》一卷,而以石缶所作小传附焉。   △《梅岩小稿》·三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张旭撰。旭字廷曙,休宁人,成化甲午举人,历官孝丰、伊阳、高明三县知县。是集凡诗二十二卷、文八卷。其诗长于集句,采摭成语,位置联络,往往如出自然。其所自作,则虽律调工整,而伤于剽利,盖学《长庆集》而不至者也。散体诸文,大抵应俗之作矣。   △《东田漫稿》·六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马中锡撰。中锡字天禄,别号东田,故城人,成化乙未进士,官至左都御史。事迹具《明史》本传。
是集为其子师言所编。同邑孙绪序之,称其诗卑者亦迈许浑,高者当在刘长卿、陆龟蒙之列。而其末力诋窃片语,ㄎ数字,规规于声韵步骤,摹仿愈工,背驰愈远。盖为李梦阳而发。其排斥北地,未为不当。然中锡诗格,实出入于《剑南集》中,精神魄力,尚不能逮梦阳也。   △《别本东田集》·十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马中锡撰。是集为国朝康熙丁亥,中锡乡人贾棠所刊,凡文五卷、诗十卷。案《嵩阳杂识》曰:“李空同与韩贯道草疏,刘瑾切齿,必欲置之死,赖康浒西营救而脱。后浒西得罪,空同议论稍过严,人作《中山狼传》以诋之。”王士祯《居易录》亦称中锡《中山狼传》为刺李梦阳负康海而作。今其文在第五卷中。然海以救梦阳坐累,梦阳特未营救之耳。未尝逞凶反噬,如传所云云也。疑中锡别有所指,而好事者以康、李为同时之人,又有相负一事,附会其说也。   △《滇南行稿》·四卷、《附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苏章撰。章字文简,号崖,馀干人,成化乙未进士,官至延平府知府。初,章官兵部主事时,因星变事劾妖僧继晓、方士李孜省,谪姚安通判。因裒其所作共为一集,故以《滇南行稿》为名。末附词四阕、《祭胡敬斋》文一首。《附录》一卷,则其行实
及诸家题跋与入祀乡贤文卷也。章少问学于陈献章之门。尝出胡居仁于狱,与吴与弼亦友善。盖亦刻意讲学者,故所作皆率意而成,不能入格云。   △《七星诗文存》·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鸿撰。鸿字表,泰和人。以居七星坳,自号七星居士。成化丁酉举人。屡上公车不第,遂放游山水以终。是集为泰和知县区时行所编。前有正德五年《罗钦顺序》。其文风格疏畅,多自抒抑塞磊落之怀。诗则率意而成,兴寄颇浅。五言绝句中《西州词》第一首,乃全录《西州古词》四句,殊不可解。疑或手书是诗,其后人不考而误收也。   △《碧川文选》·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杨守撰。守字惟立,号碧川,鄞县人,成化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左侍郎,加尚书衔致仕,事迹附见《明史·杨守陈传》。按《明分省人物考》云:“《碧川文抄》二十九卷,《杂文储稿》又若干卷。”此本为其外孙陆所刻。前有《陈琳序》曰:“杨公自摘手稿凡一百五十三篇,藏于家,陆君厘为四卷”云云。则此为守手定之本矣。《明人物考》又云:“守尝书数语于遗稿曰:‘学文师韩吏部,学道师程伊川。’”然其文才力萎弱,不能规无韩笔也。   △《西征集》·(无卷数,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   明林俊撰。俊有《见素文集》,已着录。是集皆其正德四年再起官四川巡抚,平定巴夔土寇时作,故以“西征”为名,凡诗歌一百二篇、跋二篇、赋一篇、书二十三篇、祭文二十四篇、序四篇、记五篇,末附戴锦所撰《西征传》,述靖乱始末颇详。   △《半江集》·十五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赵宽撰。宽字栗夫,号半江,吴江人,成化辛丑进士,官至广东按察使。是集初为其邑人王思诚所刊,王守仁、费宏皆为之序。《守仁序》不载卷数,但惜其遗稿散佚。《宏序》称诗六卷,文如之。此本凡诗八卷、文七卷,盖其仲子礻龠掇拾补辑,又增三卷也。   △《柴墟斋集》·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储撰。字静夫,号柴墟,泰州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户部侍郎。刘瑾用事,引疾归。瑾诛,复起,调南京吏部侍郎。卒谥文懿。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集为其曾孙耀所刊,诗五卷、序文三卷、墓志一卷、杂着二卷、奏疏一卷、书简三卷。尝与李梦阳、何景明、徐祯卿相倡和。其诗规仿陶、韦,文亦恬雅,至于才力富健,则不及梦阳等也。   △《虚斋先生遗集》·十卷(编修祝德麟家藏本)   明祝萃撰。萃字维真,海宁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广东布政司参政。是
集文五卷、诗五卷。文颇舂容,诗亦妥帖,盖成、弘间台阁体之也。   △《蔡文庄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蔡清撰。清有《易经蒙引》,已着录。其集凡有二本,一为石崖葛氏所刊,即《明史·艺文志》所载五卷之本;一即此本,乾隆壬戌其族孙廷魁所重刊也。自一卷至五卷,仍其旧文而重订其目,又搜辑墨迹遗稿为《补遗》一卷。附以其孙邦驹所集事迹及志书传序为《附录》二卷。集中有《与孙九峰书》,述宁王宸濠讥其不能诗文。《廷魁序》中因反覆辨论,历诋古来文士,而以清之诗文为着作之极轨。夫文以载道,不易之论也。然自战国以下,即已岐为二途,或以义理传,或以词藻见,如珍错之于菽粟、锦绣之于布帛,势不能偏废其一。故谓清之着作主于讲学明道,不必以声偶为诗,以绘为文,此公论也。谓文章必以清为正轨,而汉以来作者皆不足以为诗文,则主持太过矣。《廷魁序》又称以家藏《密箴》、善本《太极图说》、《河洛私见》三种附焉,而此本无之。盖本各自为书,故或附载或别行也。   △《雪洲文集》·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黄瓒撰。瓒字公献,仪真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侍郎。是集乃其子襄所刊。自一卷至六卷为诗,自七卷至十二卷为文,十
三、十四两卷题曰《续集》,诗文并列,盖补遗也。诗多伉厉之响,文亦意境未深。集中载为山东巡抚时荐劾方面各官疏,于所纠之人,俱阙其名,殆不欲暴人之短耶。   △《雨村集》·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周东撰。东字伯震,号雨村,阜城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大理寺少卿。以伉直忤刘瑾。时钅番将变,乃使勘事陕西。会乱作,死之。是集诗一卷、杂文一卷,其后二卷为《正论》八篇,盖东所着之子书,编以入集。诗文皆不甚留意。《正论》多刺时之语,盖亦发愤而着书。然东之足不朽者,终在气节也。   △《松筹堂集》·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循吉撰。循吉有《苏州府纂修识异》,已着录。其平生诗文杂着几及千卷,芜累颇甚。是集虽经别裁,尚多俗体。盖循吉任诞不羁,故其词往往近俳云。   △《都下赠僧诗》·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循吉好与方外游。成化丙午,大给祠牒,吴僧多集京师。其所识缁流,时或往访。比其还也,各赋诗以送之,因录为一通。吴宽跋其后。后二年,循吉复摹宽书,刻之持定塔院。   △《菊花百咏》·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以菊花种类,各案其名,系以七言绝句,分为十一类。《
天文类》自《满天星》以下三首,《地理类》自《岳州红》以下三首,《人物类》自《状元红》以下二十一首,《宫室类》《金楼子》一首,《珍宝类》自《银绞丝》以下七首,《时令类》自《海棠春》以下六首,《花木类》自《白牡丹》以下三十二首,《身体类》自《金宝相》以下三首,《鸟兽类》自《金凤仙》以下十三首,《衣服类》自《黄叠罗》以下十四首,《器用类》自《蘸金香》以下十八首。   △《斋中拙咏》·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凡古今体诗二十一首,皆循吉官礼部主事,以病乞归,将发京师,及至家后所作,又以成化甲辰、丙午至弘治戊申所作联句诗六首附于末。徐景凤汇刻循吉所着为《南峰逸稿》,此其一种也。   △《灯窗末艺》·一卷、《攒眉集》·一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杨循吉撰。皆所作古文。合两集仅四十馀首,颇宕逸有奇气,而纵横曼衍,亦多不入格。徐景凤亦尝刻入《南峰逸稿》中。   △《东所文集》·十三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诩撰。诩有《白沙遗言》,已着录。是集凡杂文十卷、诗三卷。其学出于新会,故所为《白沙文集序》、《白沙遗言纂要序》、《周礼重言重意互注序》及《学记与友人往复》诸书,大抵皆本
陈氏之说。   △《南海杂咏》·十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张诩撰。是集杂咏广州古迹,分为九门。每题之下,各列小序,皆摭志乘为之,无所纠正。诗亦罕逢新语。   △《李大集》·二十卷、《附录》·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李承箕撰。承箕字世卿,嘉鱼人。读书大山,自号大居士。成化丙午举人。尝徒步至岭南,从陈献章游。及归,遂隐居黄公山,不复仕进。《明史·儒林传》附载于《献章传》末。是编乃其弟立卿所刻。《明史·艺文志》载《大集》二十卷,与此本合。前十二卷为诗,后八卷为杂文。《附录》一卷,则墓表、行状及陈献章所赠诗文。前有其兄承芳所作《采菊稿引》。《采菊稿》者,即献章所赠古诗凡十三首,装潢成卷,以其首句有“采菊”二字,因以名焉。然此宜入《附录》,乃以冠诸简端,盖欲假献章以重承箕,殊非体例。且重不重系乎其人,亦不系乎其师也。   △《费文宪集选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费宏撰。宏字子充,铅山人,成化丁未进士第一,官至史部尚书、华盖殿大学士,谥文宪,事迹具《明史》本传。所着《鹅湖摘稿》本二十卷。此本乃徐阶、刘同升所选录,非全帙也。   △《湘皋集》·三十三卷(浙江孙仰曾家
藏本)   明蒋冕撰。冕字敬所(案《明史》本传,冕字敬之,然编首王宗沐、黄佐、陈邦、吕调阳四序俱称敬所,同时之人不应有误,疑《明史》乃刊本之讹),全州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谥文定,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分奏对四卷、奏疏三卷、附录召对及经筵讲章敕谕等稿一卷、诗八卷、词一卷、序记等杂文十六卷。冕当正德之末,主昏政怠,独持正不挠。凡所建白,俱切时务。嘉靖初大礼议起,冕固执为人后之说,卒龃龉以去。丰裁岳岳,在当时不愧名臣。其诗文则未能挺出也。   △《别本熊峰集》·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石缶撰。缶有全集十卷,已着录。案朱彝尊《明诗综》,称缶所着名《恒阳集》。曲周令皇甫氵方删定为四卷,诗仅一百九十馀首。今此集题作《熊峰先生集》,前后无序跋,诗亦一百九十馀首。而《诗综》所录惟《春日杂言》、《秋莲曲》、《会昌宫词》三首在集中,其《送邵国贤》、《芟田行》、《春渡滹沱》诸篇皆未之载。疑此为初刊别行之本,非氵方所选,故集名亦各不同。然卷数篇数又合,殊不可解。今未见原刻,其同异莫能详也。以此虽旧本,而不及康熙中所刻新本之赅备。故录其新本,而此本附《存目》焉。  
 △《堇山集》·十五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李堂撰。堂字时升,鄞县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工部右侍郎、总理漕河。鄞有赤堇山,即《越绝书》所谓“赤堇之溪,涸而出铜”者。堂居其侧,故以名集。其文根据未深,持论颇多臆断。   △《西轩效唐集录》·十二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丁养浩撰。养浩字师孟,别号西轩,仁和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南布政使。是集诗八卷、文四卷。其名“效唐”者,盖取法唐人之意,然殊不类唐音也。   △《峰类稿》·二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毛纪撰。纪有《密勿稿》,已着录。是集乃纪致仕后所手定。前十八卷为文,后八卷为诗。朱彝尊《明诗综》载纪有《头类稿》,盖即此编。校刊偶疏误以“峰”字为“头”字也。   △《赤城集》·二十三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夏钅侯撰。钅侯字德树,天台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大理寺左评事,事迹附见《明史·夏埙传》。其诗欲为别调,而转乖雅则。文亦惟意所如,不可绳以古法。史称钅侯弘治四年谒选时,疏请复李文祥、罗伦官,并请罢大学士刘吉,忤旨下狱。后官评事时,又疏论赋敛、徭役、马政、盐课利弊及宗藩、戚里侵渔状。盖亦谠正之士,非专意于词章者也
。   △《西巡类稿》·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吴廷举撰。廷举字献臣,梧州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尚书,谥清惠。事迹具《明史》本传。此集乃其正德初官广东按察司副使时,巡历省治以西诸郡所上奏疏及往来文牍诗词之类,故曰《西巡类稿》。《明史》言其发中官潘忠罪,为忠反讦下诏狱。刘瑾矫诏枷之,几死。今观此编,廷举所上凡十疏,内有劾岷王府内监陈鹤称令旨差往广东,违法乘驿骚扰;又奏各省盐务差内监查盘者,因敛银内进;又有人事银以贿各衙门,贺礼银以贿司礼监。此三者并科扰百姓,请敕御史体察。而盘查广东盐库之内监韦将盐课尽解京,令广东无以充军饷。其事不可行。其关涉于内官者不过如此,无发潘忠罪事。编首有《刘瑞序》云:“逆瑾切齿于君,其党探望风旨诬奏,即械下锦衣卫狱,枷吏部门左,垂死而后释之。”瑞,廷举同时人,其言必得实,然则史传疑误也。   △《月湖集》·四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廉撰。廉字方震,丰城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南京礼部尚书,谥文恪,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编凡分六集。以所作岁月核之,《月湖净稿》十九卷、《续稿》二卷、《遗稿》一卷,当在前;《月湖四稿》十卷、《五稿》
七卷、《六稿》七卷,当在后。原本次序颠倒,盖编次偶误也。廉以气节称,而其父崇尝从吴与弼游,因亦喜讲学。请颁薛《读书录》于同朝,请跻周、程、张、朱于汉、唐诸儒上,皆其所奏。故其诗多涉理路,其文亦概似语录云。   △《程念斋集》·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程楷撰。楷字念斋,饶州人,成化丁未进士,改庶吉士。是集末有《方跋》,称其家居时所着有《东楼南楼日录》,游太学时有《屏岚书屋稿》,官翰林时有《来英亭稿》,皆散落不存。此本乃其郡人史简所摘抄,凡文七卷、诗词八卷。古文具有间架,而酝酿未深;诗词亦多率意之作,不留心于陶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