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三十一 子部四十一 杂家类存目八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帝皇龟鉴》·三十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旧本题宋王钦若撰,钦若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考宋以来史志书目皆不着录。详检其文,即《册府元龟》中帝王一部。卷首钦若序,即原书之总类也。伪妄剽窃之书,本不足辨,而既有传本,恐滋疑误,是以存而论之焉。
  △《徽言》·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司马光编。光手抄诸子史集精语,置诸座右以自警。自题其首云“迂叟年六十八”,盖元初为相时也。后有陈振孙跋,载光自题其末云,余此书类举人抄书,然举子所抄猎其辞,余所抄核其意,举人志科名,余志道德。今是编已失其题末,未知陈氏所载为全文否。又陈氏称自《国语》以下六书,今惟《国语》、《家语》、《韩诗外传》、《孟子》、《荀子》五书,疑有佚阙。又每条下间有题识数字者,卷末又列所欲取书名二十二种,盖未完之稿,后人以光手书重之耳。
  △《卧游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宋朱吕祖谦撰。祖谦有《古周易》,已着录。是书前有嘉定九年王深源序,后有嘉靖壬午顾元庆跋。凡四十五则,前二十一则全录刘义庆《世说新语》,次十八则全录苏轼杂着及《陶潜集》,惟后二则不知为谁语。其言参差不伦,了无取义,祖谦必不如是之陋。此本出陈继儒《普秘笈》中,殆明人依托也。
  △《经子法语》·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洪迈撰。迈有《史记法语》,已着录。迈兄弟并以词科起家,此书盖即摘经子新颖字句以备程试之用者。凡易一卷,书二卷,诗三卷,周礼二卷,礼记四卷,《仪礼》、《公羊传》、《梁传》、《孟子》、《荀子》、《列子》、《国语》、《太玄经》各一卷,庄子四卷。体例略如类书,但不分门目,与经义绝不相涉。朱彝尊以《易法语》一卷、《诗法语》一卷之类散入《经义考》各门之中,题曰未见,未免失考矣。
  △《文苑英华钞》·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高似孙编。似孙有《剡录》,已着录。是编乃采摘《文苑英华》中典雅字句可供文章之用者,仿洪迈《经子法语》之例,钞合成帙。刻本仍以原目为次,不分卷数。以似孙原序考之,当时实分四卷也。其中以诸本参校,如吕令开《莲峰赋》,别本皆作气开秋爽,此本作气涵秋爽。贾至《早朝诗》别本皆作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此本作共沐恩波凤池里,终朝默默侍君王。李群玉《黄陵庙诗》别本皆作回风日暮吹芳芷,此本作东风日暮吹香芷,皆小有异同。韩愈《汴州东西水门记》别本俱作请纪成绩,此本作皆请纪其成绩,又遂极其危句此本作遂持危,亦皆《韩集举正》、《韩文考异》所未载,其搜罗亦颇该洽。自序谓周必大奉敕校《文苑英华》,是书有助焉。然摘录不具首尾,仅为词科之学尔。
  △《养生杂纂》·二十二卷、附《月览》·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周守忠撰。守忠号{容木},(案{容木}古文松字。)不知何许人。初以养生宜忌之事按月编录,名《日月览》。后于嘉定壬午又广为《杂纂》。首为总叙三篇,次以事类分为十三部。后人以《月览》附刻于后,其为一书,总题曰《养生杂类》,非其本名也。
  △《石屏新语》·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旧题宋戴复古撰。复古字式之,天台黄岩人。居南塘石屏山,因以自号。是编以《石屏新语》为名,则当为复古所手着。乃编中惟录张询《古五代新说》、陈郁《藏一话腴》二种,而多所删节,当是后人依托其名,抄撮成帙也。
  △《补妒记》·八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旧本题曰京兆王绩编,不着时代。案晁公武《读书志》载有此书一卷,谓不知何人所辑。陈振孙《书录解题》亦有此书,称王绩撰。因古有宋虞之《妒记》,今不传,故补之。其题名与此相合,当即振孙所见之本。其书自一卷至六卷纪商、周迄五季妒妇之事,第七卷曰杂妒,谓淫乱而妒及事涉神怪者,第八卷曰总叙,乃要说文章。自氵京张续《妒妇赋》以下并阙,故振孙所称治妒二方已无之。然振孙既云古《妒记》不传,而书中又有采自《妒记》者,不知何据,殆于类书剽取之。至第七卷内宋仁宗尚、杨二美人事,乃注云见《宋史》,则明人已有所附益,非复宋代原书矣。
  △《古今艺苑谈概上集》·六卷、《下集》·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俞文豹撰。案文豹宋人,所着《吹剑录外集》,已着录。此编多引明代诸书,盖伪托也。书中杂采故实,无所辨论,每条下各列书名,而疏舛特甚。如邹忌妻妾事出《战国策》,而注曰《十二国春秋》;列子攫金于市事,末增吏大笑之四字;当为无知书贾抄撮说部,伪立新名也。
  △《澄怀录》·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周密撰。密有《志雅堂杂钞》,已着录。是书采唐宋诸人所纪登涉之胜与旷达之语,汇为一编。皆节载原文,而注书名其下,亦《世说新语》之流别,而稍变其体例者也。明人喜摘录清谈,目为小品,滥觞所自,盖在此书矣。
  △《女教书》·四卷(永乐大典本)
  元许熙载撰。熙载字献臣,彰德相州人,参知政事有壬之父也。是编集经书及先儒之言,凡有关于女教者,分为六篇,曰内训,曰昏礼,曰妇道,曰母仪,曰孝行,曰贞节。
  △《景行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元史弼编。弼字君佐,自号紫微老人,博野人。官至福建行省平章政事,封鄂国公。事迹具《元史·本传》。是编成于至元丁亥,所录格言百馀条,多剽掇《省心录》之语。前有弼自序,其词潦倒可笑,似出妄人所依托。复有明瞿佑序,称宣德戊申侍太师英国公坐,因问经史中警句可资观览而切于修省者,谨写一编拜献,以供清暇之一顾。末题门下士瞿佑手录,时年八十有二,词亦庸劣,佑似不应至此。考成化丙戌木讷作佑归田诗话序,虽有太师英国张公延为西宾之语,然佑自序作于洪熙乙巳,称老与农圃为徒,亦窃归田之号,又称辍耕陇上,箕踞桑阴,则洪熙时已返江南矣,安得宣德戊申尚作客张辅家哉?其为假名于佑,尤显然矣。后又有正德乙亥镇远侯顾士隆重刊序,嘉靖甲午衡王重刊序,盖皆因仍伪本,不及考核耳。
  △《有官龟鉴》·十九卷(永乐大典本)
  元苏霖撰。霖有《书法钩玄》,已着录。是编采前人服官事迹,汇为一书。凡分四十类,皆以四字标题,如辅相君王、赞翼皇储之类,颇涉于俗。且既有陈善闭邪,又有绳愆纠谬、直言极谏之类,亦病于复。体例殊为猥难,所引诸书,惟有元诸人言行采自家传墓志者,间为他书所未载,其馀经史子集皆人所习见,论断尤罕所发明,殊无可采也。
  △《忍经》·一卷(永乐大典本)
  元吴亮撰。亮字明卿,钱塘人。前有冯寅序,称吴君精于经术吏事,至元癸巳解海运元幕之任,恬淡自居,于纂述历代帝王世系之暇,思其平生行己惟一忍字。会集群书中格言大训,以为一编。所采皆习见之书,盖姑以见意云尔。
  △《闲博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诸家书目亦不着录,大都述先正格言及达观保生之事。卷中有一条,称吾乡沈持要詹事今年已八十有三,耳目聪明云云。持要乃沈枢之字。枢,德清人,则此书似当为宋南渡后湖州人所撰。然书末复有二条,一称皇朝修《经世大典》云云,一称圣朝郊祀祝文,天子以下止右丞相得预名云云。《经世大典》成于元文宗至顺二年,据《元史·百官志》,专任右丞相亦自至顺元年始,则此书之成又当在至顺以后矣。观卷中采摘旧事,往往直录原文,沈持要一条,疑亦从他书抄撮,未及改正,其实乃元末人所作也。
  △《女红馀志》·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龙辅撰。据原序所称,乃武康常阳之妻。序不题年月,不知何许人也。上卷皆采掇新艳字句。阳序称外父为兰陵守元度公后,家多异书,细君女红中馈之暇辄阅之,择其当意者编成四十卷。属余游宦京师,细君精差其最佳者手录之,仅四十之一云云。然皆不着出典,又无一语为诸书所经见,殆《仙散录》之流。下卷皆辅所作小诗,亦浅弱不足采录。钱希言戏瑕称为好事者所依托,则明人已灼知其伪。毛晋乃刻之《诗词杂俎》中,失考甚矣。
  △《诚斋杂记》·二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元林坤撰。前有永嘉周达卿序,称坤字载卿,会稽人。曾官翰林,所着书凡十二种,此乃其一。诚斋,坤所自号也。作序年月题丙戌嘉平,不署纪元。书中引聂碧窗诗,与古人并列。聂为元初道士,则是书在后矣。中皆剽掇各家小说,割裂,而不着出典。如昆仑奴磨勒一事,分于五处载之,其陋可知也。
  △《琅记》·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元伊世珍撰,语皆荒诞猥琐。书首载张华为建安从事,遇仙人引至石室,多奇书。问其地,曰琅福地也。注出《玄观手抄》,其命名之义盖取乎此。然《玄观手抄》竟亦不知为何书。其馀所引书名,大抵真伪相杂,盖亦《仙散录》之类。钱希言戏瑕以为明桑怿所伪托,其必有所据矣。
  △《观善书》·二十卷(永乐大典本)
  明仁孝皇后撰。书成于永乐三年。其所采辑兼及三教,盖意主劝戒下愚,不及所作《内训》之纯粹也。
  △《臣鉴》·三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宣宗皇帝撰,有宣德元年四月御制序。取春秋迄金、元人臣事迹,分善可为法、恶可为戒二类。而宋之张俊亦在善可为法类,品第似未尽允也。
  △《外戚事鉴》·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千顷堂书目》有明宣宗《御制外戚事鉴》五卷。于汉以下历代戚里之臣,举其善恶之迹,并其终所得吉凶,类而列之,得七十九人。宣德元年四月书成,皇亲各赐一本。此本所载,大略相符,然所列止五十六人,而书亦只二卷。殆后人有窜改合并,非其原书矣。
  △《君鉴》·五十卷(内府藏本)
  明景皇帝撰。景泰四年成书,有御制序。亦分善可为法、恶可为戒二类,与宣宗臣鉴相同。而自二十九卷及三十五卷皆纪明祖宗之事,则用范祖禹《帝学》例也。
  △《昭鉴录》·十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洪武初奉敕撰。案《千顷堂书目》曰,太祖尝命礼部尚书陶凯等采录汉、唐以下藩王善恶以为鉴戒,编辑未竟,复诏秦王傅文原吉、翰林编修王亻巽、国子博士李叔元、助教朱复、录事蒋子杰等续修之洪武六年书成太子赞善宋濂为序,即此编也。然虞稷称其书五卷,又称一作二卷,此本十一卷,而善可为法止于元,其后有先善后恶一门,而恶可为戒仅止于宋,似尚阙一卷。不知虞稷何以云然也。
  △《永鉴录》·二卷(永乐大典本)
  明洪武中奉敕撰。凡分六目;一曰笃亲亲之义;一曰失亲亲之义,训朝廷也;一曰善可为法;一曰恶可为戒;一曰立功国家;一曰被奸陷害,训诸王也。每条各举古事,而以俗语演之,取其易通晓也。
  △《历代驸马录》·二卷(永乐大典本)
  明洪武中奉敕撰。其书取自汉至宋尚主之人,各叙其善恶事迹,以示法戒,亦演以俗语。
  △《公子书》·三卷(永乐大典本)
  明洪武中熊鼎等奉敕撰。采摭古事,分为三类。一良臣门,一忠臣门,一奸臣门。其词较《永鉴录》尤俚浅,盖以训开国武臣之子弟,故务取通俗云。
  △《帝王宝范》·三卷(永乐大典本)
  明马顺孙撰。顺孙,江南人。洪武中布衣。是书杂采经史,分类编辑,其目二十有三。当太祖开创之初,尝进于朝,冀采以定制作,兴礼乐。然择焉不精,语焉不详,徒为老生之常谈而已。《千顷堂书目》载此书作六十卷,今考《永乐大典》所载实止三卷。虽编录时或有合并,不应悬绝至此,殆黄虞稷未见原书也。
  △《使规》·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洪撰。永乐四年洪以行人司行人奉使往谕缅甸,着有《南夷书》,已着录。此书亦是时所作,采古人奉使事迹,勒为一编。分十有六类,曰忠信,曰节义,曰廉介,曰谦德,曰博古,曰文学,曰识量,曰智虑,曰威仪,曰说辞,曰举贤,曰咨访,曰服善,曰详慎,曰勇略,曰警戒。各列事实于前,而断以己意。末为使缅附录,纪当日往返情形,并载所与缅酋书六篇。
  △《景仰撮书》·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达撰。达有《笔畴》,已着录。是书一名《尚论篇》,取古人可为师法者凡五十二事。皆前列旧文,后系以论,率肤浅无意义,又出《笔畴》之下矣。
  △《学范》·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谦撰。谦有《六书本义》,已着录。是书分六门;一曰教范,言训导子弟之法;二曰读范,列所应读之书;三曰点范,皆批点经书凡例;四曰作范,论作文;五曰书范,论笔法;六曰杂范,论琴砚、鼎彝、字画印章之类。谦颇以小学名,而此书所述至为陋,杂范一门,尤为不伦。盖家塾训蒙之式,用以私课子弟耳,悬以为学者定范,则谬矣。
  △《纲常懿范》·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周是修撰。是修初名德,以字行,泰和人。洪武中举明经,由霍邱训导改衡府纪善。燕王兵入死之。事迹具《明史·本传》。乾隆四十一年赐谥节愍。是编前有自序,称因闲居,感其母彭氏教以忠孝大端,因采辑前言往行,凡十六门,曰明王、良相、名将、循吏、忠烈、纯孝、女德、友悌、交契、儒宗、才杰、世昌、清隐、联芳、德报、同居,通一千三百九十有六条。解缙作是修墓志,杨士奇作《是修传》,亦皆称其尝撰是书,与此本合。史称其尝辑古今忠节事为《观感录》,与此不同,或一书而二名欤?案是修授命成仁,争光日月。作此书以培植纲常,行不愧言,尤足以风动百世。自宜录之以传久远。然核其所述,大抵荒陋鄙,类村塾野老稍知字义者所为,殊不似是修之笔。殆原书久佚,而其后人赝补之,如张九龄《千秋金鉴录》类也。故今惟录其文集,而是书则附存目焉。
  △《为善阴骘》·十卷(内府藏本)
  明永乐十三年官撰颁行,前有成祖自制序。所采共百六十五条,各以四字标题,加之论断,并系以诗。
  △《政训》·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彭韶编。韶字凤仪,莆田人。天顺丁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谥惠安。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凡文公政训一卷,皆采掇《朱子语类》中论政之语。西山政训,则真德秀《西山集》中所载帅长沙及知泉州日告谕官僚之文也。西山政训之末,旧附心、政二经,见张悦序中。此本乃陈继儒刻入《宝颜堂秘笈》者,因心、政二经有别本自行,故所存仅此二卷云。
  △《闻见类纂小史》·十四卷(浙江范懋柱天一阁藏本)
  明魏撰。字达卿,鄞县人。官石城县训导。是书内篇十七,皆记人伦文行之足为世法者。外篇七,记神鬼外国诸事。续篇一,皆杂说。篇各有序有论。大抵据所见闻载之。虽采摭颇繁,而多伤于俚。
  △《食色绅言》·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皆春居士撰,不着名氏。考明本《瀛奎律髓》有成化丁亥新安守龙遵叙,自称皆春居士,疑即遵作也。其书凡饮食绅言一卷,勉人戒杀;男女绅言一卷,勉人节欲。皆摭取前人成语及佛经、道藏诸书。
  △《奚囊手镜》·十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杨循吉撰。循吉有《苏州府纂修识异》,已着录。循吉好蓄异书,闻有秘本,必购求缮写。是编荟卒诸类书,颇称博赡,而门目未分,茫无体例。刘凤、王世贞曾分得其稿,后遂散佚。《明史·艺文志》作二十卷,此止十三卷,不知为凤家之半部,抑世贞家之半部也。
  △《诸子纂要》·八卷(内府藏本)
  明黎尧卿编。尧卿,忠州人。弘治癸丑进士。其书杂抄诸子之文,以备科举之用。仿高秉《唐诗品汇》例,分正宗、接武、馀响之类,尤为效颦。秉之品诗,论者已多异议,况以其例品诸子乎?
  △《俨山外纪》·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着录。此书载《学海类编》中,乃曹溶于深《俨山堂外集》之中随意摘录数十条,改题此名,非深自着之书也。
  △《续观感录》·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方鹏撰。鹏有《昆山人物志》,已着录。自序谓明初周是修尝作《观感录》,纪古今孝义之事,其书不传,因复为此以续之。凡事迹显着者不录,其人微而事隐,非世所恒见者则录之,欲使愚夫愚妇皆知观感而兴起焉。然仅据所见摘录,故搜罗未为该博云。
  △《物异考》·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方凤撰。凤有《方改亭奏草》,已着录。是书载水异、火异、眚异、木异、金石异、人异、虫异凡七条。历代灾异见于正史、杂史者不可胜纪,凤于每条举二三事,真所谓挂一漏万矣。
  △《祷雨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钱琦撰。琦有《钱子测语》,已着录。是书因嘉靖乙巳岁旱,乃辑录古来修德致雨之事,以告守土之官,意在规讽,其持论未为不正。然自桑林之祷至马之撤土龙,皆归本人事。而自郁林石牛以下乃徵引小说,侈谈神怪,荡然全失其本旨,非惟自乱其例,实亦自秽其书矣。
  △《欣赏编》·(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徐中行序,但称沈润卿。以《千顷堂书目》考之,乃沈津所编,润卿其字也。所着《邓尉山志》,已着录。序中所云茅子康伯续者,亦不着其名。卷中有茅一相补阅字,盖即其人矣。序称书十卷,然实止八册,不分卷数。序称始于诗法,终于修真,而书中诗品、词评乃在第三册,尤颠舛无绪。所载书出陶宗仪《说郛》者十之八九,皆移易其名,其《说郛》所无一二种,亦皆妄增姓氏,别立标目,非其本书。至于改窜屠隆《碑帖考》,尤多舛戾。《说郛》一百卷,名见孙作所撰《陶宗仪传》。世所行本,已非其旧,此更剽窃而变乱之,风益下矣。
  △《诸子品节》·五十卷(通行本)
  明陈深编。深有《周礼训隽》,已着录。是书杂抄诸子,分内品、外品、小品。内品为老子、庄子、荀子、商子、鬼谷子、管子、韩子、墨子;外品为晏子、子华子、孔丛子、尹文子、文子、桓子、关尹子、列子、屈原、司马相如、扬子、吕览、孙子、尉缭子、陆贾新语、贾谊新书、淮南子;小品为说苑、论衡、中论。又以桓谭陈时政疏、崔政论、班彪王命论、窦融奉光武及责隗嚣二书、贾谊吊屈原赋、司马相如、扬雄诸赋及谕巴蜀檄、难蜀父老、剧秦美新诸文,错列其中,尤为庞杂。盖书肆陋本也。
  △《翼学编》·十三卷(内府藏本)
  明朱应奎撰。应奎字丽明,广汉人。考太学进士题名碑,嘉靖辛丑科有朱应奎,锦衣卫籍,不知即其人否也。其书以《大学》格致、诚正、修齐、治平分类,而杂载碎事,名实殊为乖迕。如格致类所载花九锡、四香阁之属,猥琐至极,而谓足翼《大学》乎?
  △《谈资》·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秦鸣雷撰。鸣雷字子豫,临海人。嘉靖甲辰进士第一,官至南京吏部尚书。其书采录古事,不分门类,亦不次时代,不注出典,庞杂参错,莫喻其去取之意。如齐王木履一事,乃苏轼艾子之戏言,亦据为实事录之,其无所别择可知矣。
  △《广仁类编》·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时槐撰。时槐字子植,号塘南,安福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太仆寺少卿,出为陕西布政使参政,中察典罢归。后起为太常寺卿,不赴,卒于家。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书分笃伦、德政、惠济、活物四类,各摭故实配隶之,时亦及因果报应之说。盖神道设教,以劝喻颛蒙,故不尽为儒者之言也。
  △《学圃萱苏》·六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陈耀文编。耀文有《经典稽疑》,已着录。是编杂录诸书新异之语,不立门目,亦无所考订,盖随阅随钞,自备谈资而已。初耀文官陕西时,纂此书,以署后亭有双桧,题曰《桧林杂志》。归里后补辑成帙,取萱草忘忧、皋苏释劳之义,改题此名云。
  △《初潭集》·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李贽撰。贽有《九正易因》,已着录。此乃所集说部,分类凡五:曰夫妇,曰父子,曰兄弟,曰君臣,曰朋友。每类之中又各有子目,皆杂采古人事迹,加以评语。其名曰初潭者,言落龙潭时即纂此书,故以为名。大抵主儒、释合一之说。狂诞谬戾,虽粗识字义者皆知其妄,而明季乃盛行其书,当时人心风俗之败坏,亦大概可睹矣。
  △《读升庵集》·二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李贽编。是编裒集杨慎诸书,分类编次。凡采录诗文三卷,节录十七卷,去取毫无义例。且贽为狂纵之禅徒,慎则博洽之文士,道不相同,亦未必为之编辑。序文浅陋,尤不类贽笔。殆万历间贽名正盛之时,坊人假以射利者耳。
  △《续自警编》·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希宪撰。希宪字毅所,金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应天巡抚。是书续宋赵善《自警编》而作,杂采自宋至明格言善事,分类记载。然编次丛脞,纲目混淆。目列十六卷,而书止八卷,检其所载门目,又一一无差。至以修身、修己分为二门,又以考正祀典、考复古礼入之将帅门中,而末一卷乃全录山林放旷之词,非复儒者修省语,尤为庞杂。
  △《牧鉴》·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昱撰。昱字子晦,别号东,汀州人。是书以经史百家之言有关政治者,裒辑成帙。为类凡四,曰治本、治体、应事、接人。类各有目,凡三十有五。目又各分上、中、下,上述经传,中纪古人政迹,下摭儒先议论。每类首缀小序一篇,其馀别无论断。嘉靖乙卯,汀州府同知李仲亻巽序而刊之。所徵引甚略,大抵随意摭拾,无关体要。意其为书帕本也。
  △《芸心识馀》·七卷、《续》·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其力撰。其力字克相,号芸心子,通海人。官南京户部司务。其书成于嘉靖辛酉。凡禽鸟、兽畜、龙蛇、虫鼠、鱼鳖五部,分门隶事。每事标题于前,杂列故实而附以论断,庞杂割裂,殊无可观,持论尤多猥鄙。观所列引用书目,以《明道集》、《读书录》之经传,以《尔雅》与《真仙宝诰》同列之图注,以《说文》、《续文章正宗》入之类书,甚至《汉书》之外又有《汉史》,《开元遗事》之外又有《天宝遗事》,如斯之类,指不胜屈,殆不足与辨。
  △《烟霞小说》·二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陆贻孙编。贻孙,苏州人。是书仿曾忄造《类说》之例,删取《稗官杂记》凡十二种。中如杨循吉《吴中故语》、黄晔《篷轩记》、马愈《日抄》、杜琼《纪善录》、王凝斋《名臣录》、陆延枝《说听六种》,逸事琐闻,尚资考论。至陆粲《庚巳编》、徐祯卿《异林》、祝允明《语怪编》、《猥谈》、杨仪《异纂》、陆灼《艾子后语》六种,则神怪不经之事矣。
  △《阅古随笔续》·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穆文熙撰。文熙有《七雄策纂》,已着录。是编杂采诸子之文,而又不着其所出。惟卷首总列其所采书目、体例殊谬。所录亦皆习见。首页题《正续阅古随笔》,而书中题《阅古随笔续》,盖尚有正集,今未之见。
  △《诸子汇函》·二十六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归有光编。有光有《易经渊旨》,已着录。是编以自周至明子书每人采录数条,多有本非子书而摘录他书数语称以子书者,且改易名目,诡怪不经。如屈原谓之玉虚子,宋玉谓之鹿子,江乙谓之嚣嚣子,鲁仲连谓之三柱子,淳于髡谓之波弄子,孔求谓之子家子,张孟谈谓之岁寒子,顿弱谓之首山子,甘罗谓之潼山子,貌辨谓之幌子,陆贾谓之阳子,贾谊谓之金门子,董仲舒谓之桂岩子,韩婴谓之封龙子,东方朔谓之吉子,刘向谓之青藜子,崔谓之岈子,桓谭谓之荆山子,王充谓之委宛子,黄宪谓之慎阳子,仲长统谓之黉山子,王符谓之回中子,桓宽谓之贞山子,曹植谓之镜机子,束谓之白子,嵇康谓之灵源子,刘勰谓之门子,陆机谓之于山子,刘昼谓之石匏子,李翱谓之协律子,罗隐谓之灵擘子,石介谓之长春子。皆荒唐鄙诞,莫可究诘。有光亦何至于是也。
  △《困学纂言》·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撰。┉字孟敬,丰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浙江按察司副使。是编乃隆庆庚午┉为肥乡知县时所刊。分十二门,曰学问,曰立志,曰存心,曰精思,曰实践,曰谨言,曰敬事,曰求师,曰取友,曰读书,曰作文,曰举业。皆采摭古人议论近于讲学者,分类次叙。然讲学及于作文,抑已末矣,作文之外又别立举业一门,其说尤未免于杂也。
  △《灼艾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书前亦无序例。据高儒《百川书志》云,九沙山人万表灼艾时所集也。表有《海冠议》,已着录。是编凡分正、续、馀、别四集,每集各分上、下卷。采辑唐、宋以来说部,每书只载一二条,或四五条,略似曾忄造《类说》,而详博则不及之也。
  △《百家类纂》·四十卷(内府藏本)
  明沈津编。案明有两沈津,其正德中作《邓尉山志》及《欣赏编》者乃苏州人,此沈津慈人,嘉靖中官含山县教谕。是书所录,自周、秦诸子下逮于明,殊为冗滥。同时尚书张时彻所作《说林》亦与焉,殆未闻《昭明文选》不录何逊之义也。
  △《警心类编》·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位撰。位有《问奇集》,已着录。是书乃其罢相后所辑,故多老氏谦退之旨,佛氏因果之谈。
  △《天池秘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徐渭编,武林孙一观校。案渭,嘉靖中人,有《笔元要旨》,已着录。是编所载如叶向高、陈继儒之类皆在其后,渭安得见其诗文?盖即一观所辑,伪托于渭也。其书体例驳杂,标目诡异。前六卷为总集:一曰韵萃,诸体诗也;二曰调隽,词也;三曰籁叶,乐府歌行也;四曰丽华,赋也;五曰笔华,杂文也;六曰志林,传也;后六卷为小说:一曰谈芬,清言也;二曰旷述,杂事也;三曰谐史,诙嘲语也;四曰别纪,志怪也;五曰致品,分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子目;六曰清则,分花典、香禅、茗谈、觞政四子目,皆明季山人强作雅态之语。四库之中无类可入,以其杂出不伦,附之杂家类焉。
  △《六鉴举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元卿撰。元卿有《大象观》,已着录。是编成于万历丙午。取帝鉴、相鉴、言鉴、牧鉴、鉴、闺鉴六书,各撮取其文,合为一帙。漏略殊甚,不足以言着作。
  △《古今名贤说海》·二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前有隆庆辛未自序一首,题曰飞来山人。所录皆明人说部,分为十集,以十干标目。自陆粲《庚巳编》以下凡二十二种,种各一卷,皆删节之本,非其完书。考明陆楫有《古今说海》一百四十二卷,此似得其残阙之板,伪刻序目以售欺者也。
  △《名贤汇语》·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前亦有隆庆辛未自序,亦称飞来山人。序词鄙陋,疑为坊贾之笔。其书节录明人小说二十种,种为一卷,皆题曰某地某人言,尤为杜撰。殆又从《古今名贤说海》而变幻之耳。
  △《历代小史》·一百五卷(内府藏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首有沔阳陈文烛序,称侍御李公所集,而中丞赵公刻之,皆不着其名字里籍,不知为何许人也。其书盖欲仿曾忄造《类说》之例,杂采野史,每书删存数条,凡一百五种,以一种为一卷,中间时代颠倒,漫无端绪。盖当时书帕之本,以校刊付之吏胥者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帝皇龟鉴》·三十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旧本题宋王钦若撰,钦若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考宋以来史志书目皆不着录。详检其文,即《册府元龟》中帝王一部。卷首钦若序,即原书之总类也。伪妄剽窃之书,本不足辨,而既有传本,恐滋疑误,是以存而论之焉。   △《徽言》·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司马光编。光手抄诸子史集精语,置诸座右以自警。自题其首云“迂叟年六十八”,盖元初为相时也。后有陈振孙跋,载光自题其末云,余此书类举人抄书,然举子所抄猎其辞,余所抄核其意,举人志科名,余志道德。今是编已失其题末,未知陈氏所载为全文否。又陈氏称自《国语》以下六书,今惟《国语》、《家语》、《韩诗外传》、《孟子》、《荀子》五书,疑有佚阙。又每条下间有题识数字者,卷末又列所欲取书名二十二种,盖未完之稿,后人以光手书重之耳。   △《卧游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宋朱吕祖谦撰。祖谦有《古周易》,已着录。是书前有嘉定九年王深源序,后有嘉靖壬午顾元庆跋。凡四十五则,前二十一则全录刘义庆《世说新语》,次十八则全录苏轼杂着及《陶潜集》,惟后二则不知为谁语。其言参差不伦,了无取义,祖谦必不如
是之陋。此本出陈继儒《普秘笈》中,殆明人依托也。   △《经子法语》·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洪迈撰。迈有《史记法语》,已着录。迈兄弟并以词科起家,此书盖即摘经子新颖字句以备程试之用者。凡易一卷,书二卷,诗三卷,周礼二卷,礼记四卷,《仪礼》、《公羊传》、《梁传》、《孟子》、《荀子》、《列子》、《国语》、《太玄经》各一卷,庄子四卷。体例略如类书,但不分门目,与经义绝不相涉。朱彝尊以《易法语》一卷、《诗法语》一卷之类散入《经义考》各门之中,题曰未见,未免失考矣。   △《文苑英华钞》·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高似孙编。似孙有《剡录》,已着录。是编乃采摘《文苑英华》中典雅字句可供文章之用者,仿洪迈《经子法语》之例,钞合成帙。刻本仍以原目为次,不分卷数。以似孙原序考之,当时实分四卷也。其中以诸本参校,如吕令开《莲峰赋》,别本皆作气开秋爽,此本作气涵秋爽。贾至《早朝诗》别本皆作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此本作共沐恩波凤池里,终朝默默侍君王。李群玉《黄陵庙诗》别本皆作回风日暮吹芳芷,此本作东风日暮吹香芷,皆小有异同。韩愈《汴州东西水门记》别本俱作请纪成绩,此本作皆请纪其成绩
,又遂极其危句此本作遂持危,亦皆《韩集举正》、《韩文考异》所未载,其搜罗亦颇该洽。自序谓周必大奉敕校《文苑英华》,是书有助焉。然摘录不具首尾,仅为词科之学尔。   △《养生杂纂》·二十二卷、附《月览》·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周守忠撰。守忠号{容木},(案{容木}古文松字。)不知何许人。初以养生宜忌之事按月编录,名《日月览》。后于嘉定壬午又广为《杂纂》。首为总叙三篇,次以事类分为十三部。后人以《月览》附刻于后,其为一书,总题曰《养生杂类》,非其本名也。   △《石屏新语》·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旧题宋戴复古撰。复古字式之,天台黄岩人。居南塘石屏山,因以自号。是编以《石屏新语》为名,则当为复古所手着。乃编中惟录张询《古五代新说》、陈郁《藏一话腴》二种,而多所删节,当是后人依托其名,抄撮成帙也。   △《补妒记》·八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旧本题曰京兆王绩编,不着时代。案晁公武《读书志》载有此书一卷,谓不知何人所辑。陈振孙《书录解题》亦有此书,称王绩撰。因古有宋虞之《妒记》,今不传,故补之。其题名与此相合,当即振孙所见之本。其书自一卷至六卷纪商、周迄五季妒妇之事,第
七卷曰杂妒,谓淫乱而妒及事涉神怪者,第八卷曰总叙,乃要说文章。自氵京张续《妒妇赋》以下并阙,故振孙所称治妒二方已无之。然振孙既云古《妒记》不传,而书中又有采自《妒记》者,不知何据,殆于类书剽取之。至第七卷内宋仁宗尚、杨二美人事,乃注云见《宋史》,则明人已有所附益,非复宋代原书矣。   △《古今艺苑谈概上集》·六卷、《下集》·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俞文豹撰。案文豹宋人,所着《吹剑录外集》,已着录。此编多引明代诸书,盖伪托也。书中杂采故实,无所辨论,每条下各列书名,而疏舛特甚。如邹忌妻妾事出《战国策》,而注曰《十二国春秋》;列子攫金于市事,末增吏大笑之四字;当为无知书贾抄撮说部,伪立新名也。   △《澄怀录》·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周密撰。密有《志雅堂杂钞》,已着录。是书采唐宋诸人所纪登涉之胜与旷达之语,汇为一编。皆节载原文,而注书名其下,亦《世说新语》之流别,而稍变其体例者也。明人喜摘录清谈,目为小品,滥觞所自,盖在此书矣。   △《女教书》·四卷(永乐大典本)   元许熙载撰。熙载字献臣,彰德相州人,参知政事有壬之父也。是编集经书及先儒之言,凡有关于女教者,分为六篇
,曰内训,曰昏礼,曰妇道,曰母仪,曰孝行,曰贞节。   △《景行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元史弼编。弼字君佐,自号紫微老人,博野人。官至福建行省平章政事,封鄂国公。事迹具《元史·本传》。是编成于至元丁亥,所录格言百馀条,多剽掇《省心录》之语。前有弼自序,其词潦倒可笑,似出妄人所依托。复有明瞿佑序,称宣德戊申侍太师英国公坐,因问经史中警句可资观览而切于修省者,谨写一编拜献,以供清暇之一顾。末题门下士瞿佑手录,时年八十有二,词亦庸劣,佑似不应至此。考成化丙戌木讷作佑归田诗话序,虽有太师英国张公延为西宾之语,然佑自序作于洪熙乙巳,称老与农圃为徒,亦窃归田之号,又称辍耕陇上,箕踞桑阴,则洪熙时已返江南矣,安得宣德戊申尚作客张辅家哉?其为假名于佑,尤显然矣。后又有正德乙亥镇远侯顾士隆重刊序,嘉靖甲午衡王重刊序,盖皆因仍伪本,不及考核耳。   △《有官龟鉴》·十九卷(永乐大典本)   元苏霖撰。霖有《书法钩玄》,已着录。是编采前人服官事迹,汇为一书。凡分四十类,皆以四字标题,如辅相君王、赞翼皇储之类,颇涉于俗。且既有陈善闭邪,又有绳愆纠谬、直言极谏之类,亦病于复。体例殊为猥难
,所引诸书,惟有元诸人言行采自家传墓志者,间为他书所未载,其馀经史子集皆人所习见,论断尤罕所发明,殊无可采也。   △《忍经》·一卷(永乐大典本)   元吴亮撰。亮字明卿,钱塘人。前有冯寅序,称吴君精于经术吏事,至元癸巳解海运元幕之任,恬淡自居,于纂述历代帝王世系之暇,思其平生行己惟一忍字。会集群书中格言大训,以为一编。所采皆习见之书,盖姑以见意云尔。   △《闲博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诸家书目亦不着录,大都述先正格言及达观保生之事。卷中有一条,称吾乡沈持要詹事今年已八十有三,耳目聪明云云。持要乃沈枢之字。枢,德清人,则此书似当为宋南渡后湖州人所撰。然书末复有二条,一称皇朝修《经世大典》云云,一称圣朝郊祀祝文,天子以下止右丞相得预名云云。《经世大典》成于元文宗至顺二年,据《元史·百官志》,专任右丞相亦自至顺元年始,则此书之成又当在至顺以后矣。观卷中采摘旧事,往往直录原文,沈持要一条,疑亦从他书抄撮,未及改正,其实乃元末人所作也。   △《女红馀志》·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龙辅撰。据原序所称,乃武康常阳之妻。序不题年月,不知何许人也。上卷皆采掇新艳字
句。阳序称外父为兰陵守元度公后,家多异书,细君女红中馈之暇辄阅之,择其当意者编成四十卷。属余游宦京师,细君精差其最佳者手录之,仅四十之一云云。然皆不着出典,又无一语为诸书所经见,殆《仙散录》之流。下卷皆辅所作小诗,亦浅弱不足采录。钱希言戏瑕称为好事者所依托,则明人已灼知其伪。毛晋乃刻之《诗词杂俎》中,失考甚矣。   △《诚斋杂记》·二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元林坤撰。前有永嘉周达卿序,称坤字载卿,会稽人。曾官翰林,所着书凡十二种,此乃其一。诚斋,坤所自号也。作序年月题丙戌嘉平,不署纪元。书中引聂碧窗诗,与古人并列。聂为元初道士,则是书在后矣。中皆剽掇各家小说,割裂,而不着出典。如昆仑奴磨勒一事,分于五处载之,其陋可知也。   △《琅记》·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元伊世珍撰,语皆荒诞猥琐。书首载张华为建安从事,遇仙人引至石室,多奇书。问其地,曰琅福地也。注出《玄观手抄》,其命名之义盖取乎此。然《玄观手抄》竟亦不知为何书。其馀所引书名,大抵真伪相杂,盖亦《仙散录》之类。钱希言戏瑕以为明桑怿所伪托,其必有所据矣。   △《观善书》·二十卷(永乐大典本)   明仁孝皇
后撰。书成于永乐三年。其所采辑兼及三教,盖意主劝戒下愚,不及所作《内训》之纯粹也。   △《臣鉴》·三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宣宗皇帝撰,有宣德元年四月御制序。取春秋迄金、元人臣事迹,分善可为法、恶可为戒二类。而宋之张俊亦在善可为法类,品第似未尽允也。   △《外戚事鉴》·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千顷堂书目》有明宣宗《御制外戚事鉴》五卷。于汉以下历代戚里之臣,举其善恶之迹,并其终所得吉凶,类而列之,得七十九人。宣德元年四月书成,皇亲各赐一本。此本所载,大略相符,然所列止五十六人,而书亦只二卷。殆后人有窜改合并,非其原书矣。   △《君鉴》·五十卷(内府藏本)   明景皇帝撰。景泰四年成书,有御制序。亦分善可为法、恶可为戒二类,与宣宗臣鉴相同。而自二十九卷及三十五卷皆纪明祖宗之事,则用范祖禹《帝学》例也。   △《昭鉴录》·十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洪武初奉敕撰。案《千顷堂书目》曰,太祖尝命礼部尚书陶凯等采录汉、唐以下藩王善恶以为鉴戒,编辑未竟,复诏秦王傅文原吉、翰林编修王亻巽、国子博士李叔元、助教朱复、录事蒋子杰等续修之洪武六年书成太子赞善宋
濂为序,即此编也。然虞稷称其书五卷,又称一作二卷,此本十一卷,而善可为法止于元,其后有先善后恶一门,而恶可为戒仅止于宋,似尚阙一卷。不知虞稷何以云然也。   △《永鉴录》·二卷(永乐大典本)   明洪武中奉敕撰。凡分六目;一曰笃亲亲之义;一曰失亲亲之义,训朝廷也;一曰善可为法;一曰恶可为戒;一曰立功国家;一曰被奸陷害,训诸王也。每条各举古事,而以俗语演之,取其易通晓也。   △《历代驸马录》·二卷(永乐大典本)   明洪武中奉敕撰。其书取自汉至宋尚主之人,各叙其善恶事迹,以示法戒,亦演以俗语。   △《公子书》·三卷(永乐大典本)   明洪武中熊鼎等奉敕撰。采摭古事,分为三类。一良臣门,一忠臣门,一奸臣门。其词较《永鉴录》尤俚浅,盖以训开国武臣之子弟,故务取通俗云。   △《帝王宝范》·三卷(永乐大典本)   明马顺孙撰。顺孙,江南人。洪武中布衣。是书杂采经史,分类编辑,其目二十有三。当太祖开创之初,尝进于朝,冀采以定制作,兴礼乐。然择焉不精,语焉不详,徒为老生之常谈而已。《千顷堂书目》载此书作六十卷,今考《永乐大典》所载实止三卷。虽编录时或有合并,不应悬绝至此,殆黄虞稷未见原书也。
  △《使规》·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洪撰。永乐四年洪以行人司行人奉使往谕缅甸,着有《南夷书》,已着录。此书亦是时所作,采古人奉使事迹,勒为一编。分十有六类,曰忠信,曰节义,曰廉介,曰谦德,曰博古,曰文学,曰识量,曰智虑,曰威仪,曰说辞,曰举贤,曰咨访,曰服善,曰详慎,曰勇略,曰警戒。各列事实于前,而断以己意。末为使缅附录,纪当日往返情形,并载所与缅酋书六篇。   △《景仰撮书》·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达撰。达有《笔畴》,已着录。是书一名《尚论篇》,取古人可为师法者凡五十二事。皆前列旧文,后系以论,率肤浅无意义,又出《笔畴》之下矣。   △《学范》·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谦撰。谦有《六书本义》,已着录。是书分六门;一曰教范,言训导子弟之法;二曰读范,列所应读之书;三曰点范,皆批点经书凡例;四曰作范,论作文;五曰书范,论笔法;六曰杂范,论琴砚、鼎彝、字画印章之类。谦颇以小学名,而此书所述至为陋,杂范一门,尤为不伦。盖家塾训蒙之式,用以私课子弟耳,悬以为学者定范,则谬矣。   △《纲常懿范》·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周是修撰。是修初名德,以字行
,泰和人。洪武中举明经,由霍邱训导改衡府纪善。燕王兵入死之。事迹具《明史·本传》。乾隆四十一年赐谥节愍。是编前有自序,称因闲居,感其母彭氏教以忠孝大端,因采辑前言往行,凡十六门,曰明王、良相、名将、循吏、忠烈、纯孝、女德、友悌、交契、儒宗、才杰、世昌、清隐、联芳、德报、同居,通一千三百九十有六条。解缙作是修墓志,杨士奇作《是修传》,亦皆称其尝撰是书,与此本合。史称其尝辑古今忠节事为《观感录》,与此不同,或一书而二名欤?案是修授命成仁,争光日月。作此书以培植纲常,行不愧言,尤足以风动百世。自宜录之以传久远。然核其所述,大抵荒陋鄙,类村塾野老稍知字义者所为,殊不似是修之笔。殆原书久佚,而其后人赝补之,如张九龄《千秋金鉴录》类也。故今惟录其文集,而是书则附存目焉。   △《为善阴骘》·十卷(内府藏本)   明永乐十三年官撰颁行,前有成祖自制序。所采共百六十五条,各以四字标题,加之论断,并系以诗。   △《政训》·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彭韶编。韶字凤仪,莆田人。天顺丁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谥惠安。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凡文公政训一卷,皆采掇《朱子语类》中论政之语。西山政训,则真德秀
《西山集》中所载帅长沙及知泉州日告谕官僚之文也。西山政训之末,旧附心、政二经,见张悦序中。此本乃陈继儒刻入《宝颜堂秘笈》者,因心、政二经有别本自行,故所存仅此二卷云。   △《闻见类纂小史》·十四卷(浙江范懋柱天一阁藏本)   明魏撰。字达卿,鄞县人。官石城县训导。是书内篇十七,皆记人伦文行之足为世法者。外篇七,记神鬼外国诸事。续篇一,皆杂说。篇各有序有论。大抵据所见闻载之。虽采摭颇繁,而多伤于俚。   △《食色绅言》·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皆春居士撰,不着名氏。考明本《瀛奎律髓》有成化丁亥新安守龙遵叙,自称皆春居士,疑即遵作也。其书凡饮食绅言一卷,勉人戒杀;男女绅言一卷,勉人节欲。皆摭取前人成语及佛经、道藏诸书。   △《奚囊手镜》·十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杨循吉撰。循吉有《苏州府纂修识异》,已着录。循吉好蓄异书,闻有秘本,必购求缮写。是编荟卒诸类书,颇称博赡,而门目未分,茫无体例。刘凤、王世贞曾分得其稿,后遂散佚。《明史·艺文志》作二十卷,此止十三卷,不知为凤家之半部,抑世贞家之半部也。   △《诸子纂要》·八卷(内府藏本)   明黎尧卿编。尧卿,忠州人
。弘治癸丑进士。其书杂抄诸子之文,以备科举之用。仿高秉《唐诗品汇》例,分正宗、接武、馀响之类,尤为效颦。秉之品诗,论者已多异议,况以其例品诸子乎?   △《俨山外纪》·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着录。此书载《学海类编》中,乃曹溶于深《俨山堂外集》之中随意摘录数十条,改题此名,非深自着之书也。   △《续观感录》·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方鹏撰。鹏有《昆山人物志》,已着录。自序谓明初周是修尝作《观感录》,纪古今孝义之事,其书不传,因复为此以续之。凡事迹显着者不录,其人微而事隐,非世所恒见者则录之,欲使愚夫愚妇皆知观感而兴起焉。然仅据所见摘录,故搜罗未为该博云。   △《物异考》·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方凤撰。凤有《方改亭奏草》,已着录。是书载水异、火异、眚异、木异、金石异、人异、虫异凡七条。历代灾异见于正史、杂史者不可胜纪,凤于每条举二三事,真所谓挂一漏万矣。   △《祷雨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钱琦撰。琦有《钱子测语》,已着录。是书因嘉靖乙巳岁旱,乃辑录古来修德致雨之事,以告守土之官,意在规讽,其持论未为不正。然自桑
林之祷至马之撤土龙,皆归本人事。而自郁林石牛以下乃徵引小说,侈谈神怪,荡然全失其本旨,非惟自乱其例,实亦自秽其书矣。   △《欣赏编》·(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徐中行序,但称沈润卿。以《千顷堂书目》考之,乃沈津所编,润卿其字也。所着《邓尉山志》,已着录。序中所云茅子康伯续者,亦不着其名。卷中有茅一相补阅字,盖即其人矣。序称书十卷,然实止八册,不分卷数。序称始于诗法,终于修真,而书中诗品、词评乃在第三册,尤颠舛无绪。所载书出陶宗仪《说郛》者十之八九,皆移易其名,其《说郛》所无一二种,亦皆妄增姓氏,别立标目,非其本书。至于改窜屠隆《碑帖考》,尤多舛戾。《说郛》一百卷,名见孙作所撰《陶宗仪传》。世所行本,已非其旧,此更剽窃而变乱之,风益下矣。   △《诸子品节》·五十卷(通行本)   明陈深编。深有《周礼训隽》,已着录。是书杂抄诸子,分内品、外品、小品。内品为老子、庄子、荀子、商子、鬼谷子、管子、韩子、墨子;外品为晏子、子华子、孔丛子、尹文子、文子、桓子、关尹子、列子、屈原、司马相如、扬子、吕览、孙子、尉缭子、陆贾新语、贾谊新书、淮南子;小品为说苑、论衡、中论。又以桓
谭陈时政疏、崔政论、班彪王命论、窦融奉光武及责隗嚣二书、贾谊吊屈原赋、司马相如、扬雄诸赋及谕巴蜀檄、难蜀父老、剧秦美新诸文,错列其中,尤为庞杂。盖书肆陋本也。   △《翼学编》·十三卷(内府藏本)   明朱应奎撰。应奎字丽明,广汉人。考太学进士题名碑,嘉靖辛丑科有朱应奎,锦衣卫籍,不知即其人否也。其书以《大学》格致、诚正、修齐、治平分类,而杂载碎事,名实殊为乖迕。如格致类所载花九锡、四香阁之属,猥琐至极,而谓足翼《大学》乎?   △《谈资》·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秦鸣雷撰。鸣雷字子豫,临海人。嘉靖甲辰进士第一,官至南京吏部尚书。其书采录古事,不分门类,亦不次时代,不注出典,庞杂参错,莫喻其去取之意。如齐王木履一事,乃苏轼艾子之戏言,亦据为实事录之,其无所别择可知矣。   △《广仁类编》·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时槐撰。时槐字子植,号塘南,安福人。嘉靖丁未进士,官至太仆寺少卿,出为陕西布政使参政,中察典罢归。后起为太常寺卿,不赴,卒于家。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书分笃伦、德政、惠济、活物四类,各摭故实配隶之,时亦及因果报应之说。盖神道设教,以劝喻颛蒙,故不尽为儒者之言
也。   △《学圃萱苏》·六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陈耀文编。耀文有《经典稽疑》,已着录。是编杂录诸书新异之语,不立门目,亦无所考订,盖随阅随钞,自备谈资而已。初耀文官陕西时,纂此书,以署后亭有双桧,题曰《桧林杂志》。归里后补辑成帙,取萱草忘忧、皋苏释劳之义,改题此名云。   △《初潭集》·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李贽撰。贽有《九正易因》,已着录。此乃所集说部,分类凡五:曰夫妇,曰父子,曰兄弟,曰君臣,曰朋友。每类之中又各有子目,皆杂采古人事迹,加以评语。其名曰初潭者,言落龙潭时即纂此书,故以为名。大抵主儒、释合一之说。狂诞谬戾,虽粗识字义者皆知其妄,而明季乃盛行其书,当时人心风俗之败坏,亦大概可睹矣。   △《读升庵集》·二十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李贽编。是编裒集杨慎诸书,分类编次。凡采录诗文三卷,节录十七卷,去取毫无义例。且贽为狂纵之禅徒,慎则博洽之文士,道不相同,亦未必为之编辑。序文浅陋,尤不类贽笔。殆万历间贽名正盛之时,坊人假以射利者耳。   △《续自警编》·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希宪撰。希宪字毅所,金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应天巡抚。是书
续宋赵善《自警编》而作,杂采自宋至明格言善事,分类记载。然编次丛脞,纲目混淆。目列十六卷,而书止八卷,检其所载门目,又一一无差。至以修身、修己分为二门,又以考正祀典、考复古礼入之将帅门中,而末一卷乃全录山林放旷之词,非复儒者修省语,尤为庞杂。   △《牧鉴》·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昱撰。昱字子晦,别号东,汀州人。是书以经史百家之言有关政治者,裒辑成帙。为类凡四,曰治本、治体、应事、接人。类各有目,凡三十有五。目又各分上、中、下,上述经传,中纪古人政迹,下摭儒先议论。每类首缀小序一篇,其馀别无论断。嘉靖乙卯,汀州府同知李仲亻巽序而刊之。所徵引甚略,大抵随意摭拾,无关体要。意其为书帕本也。   △《芸心识馀》·七卷、《续》·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陈其力撰。其力字克相,号芸心子,通海人。官南京户部司务。其书成于嘉靖辛酉。凡禽鸟、兽畜、龙蛇、虫鼠、鱼鳖五部,分门隶事。每事标题于前,杂列故实而附以论断,庞杂割裂,殊无可观,持论尤多猥鄙。观所列引用书目,以《明道集》、《读书录》之经传,以《尔雅》与《真仙宝诰》同列之图注,以《说文》、《续文章正宗》入之类书,甚至《汉书》之外又
有《汉史》,《开元遗事》之外又有《天宝遗事》,如斯之类,指不胜屈,殆不足与辨。   △《烟霞小说》·二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陆贻孙编。贻孙,苏州人。是书仿曾忄造《类说》之例,删取《稗官杂记》凡十二种。中如杨循吉《吴中故语》、黄晔《篷轩记》、马愈《日抄》、杜琼《纪善录》、王凝斋《名臣录》、陆延枝《说听六种》,逸事琐闻,尚资考论。至陆粲《庚巳编》、徐祯卿《异林》、祝允明《语怪编》、《猥谈》、杨仪《异纂》、陆灼《艾子后语》六种,则神怪不经之事矣。   △《阅古随笔续》·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穆文熙撰。文熙有《七雄策纂》,已着录。是编杂采诸子之文,而又不着其所出。惟卷首总列其所采书目、体例殊谬。所录亦皆习见。首页题《正续阅古随笔》,而书中题《阅古随笔续》,盖尚有正集,今未之见。   △《诸子汇函》·二十六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明归有光编。有光有《易经渊旨》,已着录。是编以自周至明子书每人采录数条,多有本非子书而摘录他书数语称以子书者,且改易名目,诡怪不经。如屈原谓之玉虚子,宋玉谓之鹿子,江乙谓之嚣嚣子,鲁仲连谓之三柱子,淳于髡谓之波弄子,孔求谓之子家子,张孟谈谓之岁
寒子,顿弱谓之首山子,甘罗谓之潼山子,貌辨谓之幌子,陆贾谓之阳子,贾谊谓之金门子,董仲舒谓之桂岩子,韩婴谓之封龙子,东方朔谓之吉子,刘向谓之青藜子,崔谓之岈子,桓谭谓之荆山子,王充谓之委宛子,黄宪谓之慎阳子,仲长统谓之黉山子,王符谓之回中子,桓宽谓之贞山子,曹植谓之镜机子,束谓之白子,嵇康谓之灵源子,刘勰谓之门子,陆机谓之于山子,刘昼谓之石匏子,李翱谓之协律子,罗隐谓之灵擘子,石介谓之长春子。皆荒唐鄙诞,莫可究诘。有光亦何至于是也。   △《困学纂言》·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撰。┉字孟敬,丰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浙江按察司副使。是编乃隆庆庚午┉为肥乡知县时所刊。分十二门,曰学问,曰立志,曰存心,曰精思,曰实践,曰谨言,曰敬事,曰求师,曰取友,曰读书,曰作文,曰举业。皆采摭古人议论近于讲学者,分类次叙。然讲学及于作文,抑已末矣,作文之外又别立举业一门,其说尤未免于杂也。   △《灼艾集》·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书前亦无序例。据高儒《百川书志》云,九沙山人万表灼艾时所集也。表有《海冠议》,已着录。是编凡分正、续、馀、别四集,每集各分上、下卷
。采辑唐、宋以来说部,每书只载一二条,或四五条,略似曾忄造《类说》,而详博则不及之也。   △《百家类纂》·四十卷(内府藏本)   明沈津编。案明有两沈津,其正德中作《邓尉山志》及《欣赏编》者乃苏州人,此沈津慈人,嘉靖中官含山县教谕。是书所录,自周、秦诸子下逮于明,殊为冗滥。同时尚书张时彻所作《说林》亦与焉,殆未闻《昭明文选》不录何逊之义也。   △《警心类编》·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位撰。位有《问奇集》,已着录。是书乃其罢相后所辑,故多老氏谦退之旨,佛氏因果之谈。   △《天池秘集》·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徐渭编,武林孙一观校。案渭,嘉靖中人,有《笔元要旨》,已着录。是编所载如叶向高、陈继儒之类皆在其后,渭安得见其诗文?盖即一观所辑,伪托于渭也。其书体例驳杂,标目诡异。前六卷为总集:一曰韵萃,诸体诗也;二曰调隽,词也;三曰籁叶,乐府歌行也;四曰丽华,赋也;五曰笔华,杂文也;六曰志林,传也;后六卷为小说:一曰谈芬,清言也;二曰旷述,杂事也;三曰谐史,诙嘲语也;四曰别纪,志怪也;五曰致品,分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四子目;六曰清则,分花典、香禅、茗谈、觞政四子目
,皆明季山人强作雅态之语。四库之中无类可入,以其杂出不伦,附之杂家类焉。   △《六鉴举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元卿撰。元卿有《大象观》,已着录。是编成于万历丙午。取帝鉴、相鉴、言鉴、牧鉴、鉴、闺鉴六书,各撮取其文,合为一帙。漏略殊甚,不足以言着作。   △《古今名贤说海》·二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前有隆庆辛未自序一首,题曰飞来山人。所录皆明人说部,分为十集,以十干标目。自陆粲《庚巳编》以下凡二十二种,种各一卷,皆删节之本,非其完书。考明陆楫有《古今说海》一百四十二卷,此似得其残阙之板,伪刻序目以售欺者也。   △《名贤汇语》·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前亦有隆庆辛未自序,亦称飞来山人。序词鄙陋,疑为坊贾之笔。其书节录明人小说二十种,种为一卷,皆题曰某地某人言,尤为杜撰。殆又从《古今名贤说海》而变幻之耳。   △《历代小史》·一百五卷(内府藏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首有沔阳陈文烛序,称侍御李公所集,而中丞赵公刻之,皆不着其名字里籍,不知为何许人也。其书盖欲仿曾忄造《类说》之例,杂采野史,每书删存数条,凡一百五种,以一种为一卷
,中间时代颠倒,漫无端绪。盖当时书帕之本,以校刊付之吏胥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