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十六 子部二十六 谱录类存目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铜剑赞》·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梁江淹撰。淹字文通,济阳考城人。官至散骑常侍左卫将军。封醴陵侯。谥曰宪。事迹具《梁书》本传。齐永明中,掘地得古铜剑,淹因诠次剑事,考古人铸兵用铜,后世铸兵用铁原委,以为之赞。虽文止一篇,然《宋史·艺文志》、《文献通考》皆着于录,故附存其目焉。
  △《衣生剑记》·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子章有《衣生易解》,已着录。是编皆记剑事,分上、下二篇。前有自序,谓上篇据剑之实者纪之。下卷则纪其寓言,如《庄子》所谓天子剑、诸侯剑之类是也。
  △《剑》·二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钱希言撰。希言字简栖,吴县人。是编所载皆历代剑事,亦陶弘景《刀剑录》之流。而采摭繁芜,分类亦嫌冗琐。
  △《别本考古图》·十卷(内府藏本)
  宋吕大临撰。大临《原书》十六卷,已着录。此本无续图及释文,乃元大德己亥茶陵陈翼子所重刊。附以诸家之考证,已非吕氏之旧,且亦自多谬误。如河南张氏<音戈>敦条下云,愚案前惟盖存,又云形制与伯百父敦相似,而无耳,图像亦非盖形,必是谬误。今考所云惟盖存者,乃中言父旅敦正作盖形,此条原文但有形制与伯百父敦略相似字,无惟盖存字,翼子云云,非所刻大临原本佚脱惟盖存三字,即误连上文为一条,以原文不讹为讹也。明万历中,遂州郑朴重刊之。新都杨明时绘图及摹篆,而题其首曰元默斋罗更翁考订。今考卷前陈才子序,称吾弟翼甫,广吕公好古素志,属罗兄更翁临本,且更翁刻以传世,并采诸老辨证,附左方,则似绘图刊版并考证皆出更翁。至翼子序则云,命友临本,刊讹刻传,且采诸君子辨证附其下,或嗤予元刂精刍狗之器云云。则似临图及篆者为更翁,增考证者实翼子。两序皆语意蹇涩,其出谁手,竟不可明。今既未见茶陵刊版作何题署,姑阙疑焉可矣。
  △《绍兴内府古器评》·二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张抡撰。抡字材甫,履贯未详。周密《武林旧事》载乾道三年三月高宗幸聚景园,知阁张抡进柳梢青词,蒙宣赐。淳熙六年三月再幸聚景园,抡进壶中天慢词,赐金杯盘法锦。是年九月,孝宗幸绛华宫,抡进临江仙词,则亦能文之士。又王应麟《玉海》曰,张抡为《易卦补遗》,其说曰,易以初上二爻为定体,以中四爻为变。系辞谓之中爻,先儒谓之互体。所谓杂物撰德,辨是与非,八卦互成,刚柔相易之道,非此无见焉。则抡亦留心于经术。又,张端义《贵耳集》曰,孝宗朝幸臣虽多,其读书作文不减儒生,应制燕间,未可轻视。当仓卒翰墨之奉,岂容宿撰。其人有曾觌、龙大渊、张抡、徐本中、王忭、刘弼,当时士大夫,少有不游曾、龙、张、徐之门者,则抡亦狎客之流。然《宋史·佞亻幸传》仅有曾觌、龙大渊、王忭,不列抡等,则但以词章邀宠,未乱政也。是书宋以来诸家书目皆不着录。据书末毛晋跋称,晋得于范景文,景文得于于奕正。至奕正从何得之,则莫明所自。上卷凡九十八事,下卷凡九十七事,皆汉以前物。汉以后者惟梁中大同博山炉一器。其中如上卷之周文王鼎、商若癸鼎、父辛鼎、商持刀祖乙卣、周召父彝、商父辛尊、商父癸尊、商父庚觚、商持刀父已鼎、周淮父卣、周虎、周季父鼎、周南宫中鼎、商癸鼎、商瞿鼎、商贯耳弓壶、商亚虎父丁鼎、商祖戊尊、商兄癸卣、周己酉方彝、周觚棱壶、周女鼎、商子孙父辛彝、周叔液鼎、商父巳鼎、周宰辟父敦、周刺公敦、周孟皇父彝,下卷如商冀父辛卣、周举巳尊,商父丁尊、周仲丁壶、商父巳尊、商象形饕餮鼎、商龙凤方尊、周牺尊、商伯伸鼎、商夔龙饕餮鼎、周节鼎、周中鼎、周妇氏鼎、商提梁田凤卣、汉麟瓶、周虬纽钟、周乐司徒卣、汉兽耳圆壶、汉提梁小匾壶、商祖丙爵、商子孙巳爵、周仲父鼎,皆即《博古图》之文,割剥点窜,词义往往不通。其他诸器,亦皆《博古图》所载,惟上卷商虎乳彝、周言鼎、周尹鼎、周兽足鼎,下卷商祖癸鼎、周乙父鼎、周公命鼎、周方鼎、商立戈父辛鼎、商父辛鼎,为《博古图》所不收而已。考《馆阁续录》所载南渡后古器储藏秘省者,凡四百十八事,淳熙以后续降付四十事,别有不知名者二十三事。嘉定以后续降付八十三事。与此书所录,数既不符,而此书所载商冀父辛卣、父辛鼎、周南宫中鼎、周女鼎,皆嘉定十八年十一月所续降付,何以先着录于绍兴中?其为明代妄人剽《博古图》而伪作,更无疑义。毛晋刻入《津逮秘书》,盖未详考其文也。
  △《焦山古鼎考》·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题云王士禄图释,林佶增益。实则张潮所辑也。潮字山来,徽州人。《焦山古鼎》,久已不存,世仅传其铭识。士禄所据者,程邃之本。佶所据者,徐勃之本。二本互有得失,潮则又就寺中重刻石本为之,益失真矣。
  △《古奇器录》·一卷(内府藏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着录。是书杂录古人奇器名目,各标出处。末附以江东藏书目录,经第一,理学第二,史第三,古书第四,诸子第五,文集第六,诗集第七,类书第八,杂史第九,地志第十,韵书第十一,小学医学第十二,杂流第十三,又特为制书一类。其义例与历代书目颇有不同。盖深以意为之,非古法也。
  △《古器具名》·二卷、附《古器总说》·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胡文焕编。文焕有《文会堂琴谱》,已着录。是书于每一古器,各绘一图。先以《博古图》、《考古图》,次以欣赏编。欣赏编者,即抄袭《说郛》内之《古玉图》也。《古玉图》元人朱德润编,有德润自序。刻《说郛》者既失其序,而沈润卿欣赏编又没所自来。文焕此书,遂直以为据。欣赏编讹以传讹,其无所考证可见。况博古、考古二图所载甚备,乃每器仅择其一,亦不知其何取。末附总说一卷,则全袭《博古图》之文,益为鄙。《博古图》成于宣和禁绝史学之日,引据原疏,文焕不能考定,乃剽窃割裂,又从而汨乱之。其钩摹古篆,亦不解古人笔法,尤误谬百出。不知而作,其此书之谓欤。
  △《分宜清玩谱》·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取严嵩家藏┑书画器玩之目,汇为一册,亦钤山籍官簿之类也。所纪皆摘珍异者录之,非其全籍。然古琴而至五十余张,亦何止元载之胡椒八百斛乎?
  △《古玉图谱》·一百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龙大渊等奉敕撰。《宋史·艺文志》不载。他家着录者皆未之及。尤袤《遂初堂书目》有《谱录》一门,自《博古》、《考古图》外,尚有李伯时《古器图》、晏氏《辨古图》、《八宝记》、《玉玺谱》诸目,亦无是书之名。朱泽民《古玉图》作于元时,亦不言曾见是书。莫审其所自来。今即其前列修书诸臣职衔,以史传考证,舛互之处,不可枚举。案宋制,凡修书处有提举监修、详定、编修诸职名,从无总裁、副总裁之称,其可疑一也。宋制,翰林学士承旨以学士久次者为之。《宋史·佞亻幸传》载龙大渊绍兴中为建王内知客,孝宗受禅,自左武大夫除枢密副都承旨,知ト门事,出为江东总管。是大渊官本武阶,不应为是职。又提举嵩山崇福宫下加一使字,宋制亦无此名。且传称大渊于乾道四年死,此书作于淳熙三年,在大渊死后九年,何得尚领修纂之事?其可疑二也。又宇文粹中列衔称翰林直学士,考南宋《馆阁录》及《翰院题名记》,自乾道至淳熙,仅有王淮、崔敦诗、胡元质、周必大、程叔达诸人,无粹中之名。其可疑三也。又《宋史·佞亻幸传》载曾觌字纯甫,汴人,绍兴中为建王内知客。孝宗以潜邸旧人,除权知ト门事,淳熙元年除开府仪同三司,六年加少保,醴泉观使。今是书既作于淳熙三年,而于觌之列衔仅称检校工部侍郎,转无仪同三司之称,且考《宋志》检校官一十九,但有检校尚书,从无检校侍郎者,殊为不合。其可疑四也。张抡即明人所称作《绍兴内府古器评》者,《武林旧事》称为知ト张抡,盖其官为知ト门事,亦武臣之职。而是书乃作提举徽猷阁。按徽猷阁为哲宗御书阁,据《宋志》只设有学士、待制、直阁,并无提举一官。若提举秘阁则当用宰执,又非抡所应为。显为不考宋制,因知ト而附会之。其可疑五也。《宋志》皇城司但有当官,无提举之名。此作提举皇城司事张青,与志不合。其可疑六也。又士禄列衔称带御器械忠州防御使,直宝文阁。叶盛列衔称带御器械汝州团练使,直敷文阁。案带御器械防御团练皆环卫武臣所授阶官,而直阁为文臣贴职,南宋一代,从未有以加武职者。其可疑七也。北宋有太常礼仪院,元丰定官制,已归并太常寺,南渡无礼仪院之名,而此又有太常礼仪院使钱万选,其可疑八也。《书画谱》引陈善《杭州志》,载刘松年于宁宗朝进《耕织图》称旨,赐金带。此书作于淳熙初,距宁宗即位尚二十年,而已云赐金带,其可疑九也。《图绘宝鉴》称李唐官成忠郎,画院待诏,而此乃作儒林郎,既不相合,且唐在徽宗朝已入画院,建炎中以邵宏渊荐,授待诏,《图绘宝鉴》称其时已年近八十,淳熙距建炎五十年,不应其人尚存,其可疑十也。《画史会要》称马远为光、宁朝待诏,陈善杭州志称夏圭为宁宗朝待诏,今淳熙初已有其名,时代不符,其可疑十一也。《宋志》枢密院无都事,工部无司务,文思院只有提辖监管监门诸职,无掌院之名,种种乖错不合,其可疑十二也。此必后人假托宋时官本,又伪造衔名以证之,而不加考据,妄为捃摭,遂致舛错乖互,不能自掩其迹。其亦不善作伪者矣。
  △《泉志》·十五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宋洪遵撰。遵有《翰苑群书》,已着录。是书汇辑历代钱图,分为九品,自皇王偏霸以及荒外之国,凡有文字可纪,形象可绘者,莫不毕载,颇为详博。然历代之钱,不能尽传于后代。遵自序称尝得古泉百有馀品,是遵所目验,宜为之图。他如周太公泉形圜函方,犹有汉食货志可据;若虞、夏、商泉,何由识而图之。且《汉志》云太公为圜函方形,则前无是形可知。遵乃使虞、夏、商尽作周泉形,不亦谬耶?至道书天帝用泉,语本俚妄,遵亦以意而绘形,则其诞弥甚矣。是又务求详博之过也。
  △《百宝总珍集》·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考其书中所记,乃南宋临安市贾所编也。所载金珠玉石以及器用等类,具详出产价值,及真伪形状。每种前载七言绝句一首,取便记诵,词皆猥鄙。首载玉玺一条,非可估易之物,尤为不伦。
  △《燕几图》·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宋黄伯思撰。考伯思为北宋时人,卒于徽宗初年。此本前有自序,乃题绍熙甲寅十二月丙午,则南宋光宗之五年。如谓为绍圣之误,则绍圣四年起甲戌尽丁丑,实无甲寅。前乎此者,甲寅为神宗熙宁七年,后乎此者,甲寅为高宗绍兴二十四年,亦皆不相及。又伯思字长睿,而序末题林居士黄长睿伯思序,以字为名,以名为字,尤舛误颠倒,殆后人所依托也。其法初以几长七尺者二,长五尺二寸五分者二,长三尺五寸者二,皆广一尺七寸五分,高二尺八寸,纵横错综,而列之为二十体,变为四十名。谓之骰子桌,取其六数也。后增一几,易名七星。衍为二十五体,变为六十八名,各标目而系以说,盖闲适者游戏之具。陶宗仪已收之《说郛》中,此后人录出别行之本也。
  △《槎居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黄鹤撰。鹤字修翎,宜兴人。嘉靖己未进士。所居宅名槎居,有仰陶亭、空中阁诸胜,皆自出意匠为之。此谱乃叙其宫室器服构造之制,而各系以铭。语意纤仄,体近俳谐,其一点园铭,尤为鄙俚。
  △《蝶几谱》·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严撰。有《松弦馆琴谱》,已着录。是编因《燕几图》而变通之。《燕几》以方几长短相参,此则以句股之形作三角相错,形如蝶翅,故曰《蝶几》。其式有三,其制有六,其数十有三,其变化之式凡一百有馀,较《燕几图》颇巧云。
  △《文苑四先生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锺岳秀撰。岳秀字泰华,自署曰江右人,其邑里则未详也。是编仿苏易简《文房四谱》而稍广之。所采自唐韩愈《毛颖传》以下,凡为笔墨研纸而作者,分体编辑。其事迹则随文附见,而岳秀所自作者亦载焉。体例纤仄。采摭尤为芜杂,远不及苏氏书也。
  △《歙砚志》·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江贞撰。贞字吉夫,婺源人。官绍兴府教授。其书以饶州守叶良贵与其弟东昌守良器所撰《砚志》及贞族祖逊《砚谱》参订成编。大约皆以宋治平《歙砚谱》、洪适《砚说》为蓝本,而稍增益之也。
  △《程氏墨苑》·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君房撰。君房,歙县人。是编以所制诸墨,摹画成图,分为六类,曰元工,曰舆地,曰人官,曰物华,曰儒箴,曰缁黄。每类各分上、下二卷,雕镂题识,颇为精巧,与方于鲁《墨谱》斗新角异,实两不相下。考沈德符《飞凫语》,略载方、程两人以名相轧为深雠。程墨尝介内廷,进之神宗,方于鲁恨之。程以不良死,实方之力。真墨妖,亦墨兵也。姜绍书《韵石斋笔谈》则云方、程以治墨互相角胜,方汇《墨谱》倩名手为图,刻画研精,细入毫,程作《墨苑》以矫之。盖于鲁微时,曾受造墨法于君房,仍假馆授粲。程有妾颇美丽,其妻妒而出之,正方所慕,令媒者辗转谋娶,程讼之有司,遂成隙。未几程坐杀人系狱,疑方阴嗾之,故《墨苑》内绘中山狼以诋方焉。二书所载虽情事稍殊,而其为构衅则一。夫以松煤小技而互相倾陷若此,方之倾险固不足道,程必百计以图报,是何所见之未广乎?
  △《方氏墨谱》·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方于鲁撰。于鲁初名大激,后以字行,改字建元,歙县人。初亦颇学为诗,汪道昆与之联姻,招入丰干社,奖饰甚至。后得程君房墨法,乃改而制墨,与君房相轧,弯弓射羿,世两讥焉。此编乃所作《墨谱》。首列同时诸人投赠之作,下分国宝、国华、博古、博物、法宝、鸿宝六类。上自符玺圭璧,下至杂佩,凡三百八十五式,摹绘精细,各系题赞,亦备列真草隶篆之文,颇为工巧。然其意主于炫耀以求名,故所绘仅墨之形制,与程氏争胜于刻镂间耳,于墨法未尝一讲也。
  △《雪堂墨品》·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张仁熙撰。仁熙字长人,号藕湾,广济人。是编乃宋荦为黄州通判时,仁熙品其所藏之墨。以《漫堂墨品》所纪年月推之,盖作于康熙辛亥。自方中正牛舌墨以下凡三十六种,意以配苏轼雪堂试墨三十六丸也。
  △《漫堂墨品》·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宋荦撰。荦有《沧浪小志》,已着录。荦所藏墨,张仁熙既为品次。越十四年,为康熙甲子,又积得三十四丸,各列形状款识,与前品体例略同。惟兼载相赠之人与墨之铢两轻重,其文差详。然二书所载皆明中叶以后墨,无古制也。
  △《曹氏墨林》·二卷(通行本)
  国朝曹素功编。素功字圣臣,歙县人。岁贡生。工于制墨。所制紫玉光、天琛、苍龙珠、天瑞、豹囊、丛赏、青麟髓、千秋光、笔花、岱、寥天一、薇露、浣香玉、五珏文、露紫英、漱金、大国香、兰烟诸品,仅十八种。不似方、程诸家以夸多斗巧为事,而大抵适于实用,故士大夫颇重之。是编即一时投赠诗文,素功裒辑成帙者也。
  △《冠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顾孟容撰。孟容,钱塘人。是书统载历代冠制。如孔子制司寇冠、杏坛冠、燕居冠,颜、闵、冉、仲制德行冠,曾子制进礼冠,子思制思美冠,孟子制缁布冠,均不见传记,殊为杜撰。又每冠必绘之为图,若亲见其形制者,虚诞尤甚。卷首有永乐甲辰刑部员外郎尤芳序,谓孟容多艺能,凡所制冠,必遵古制,亦不考之甚矣。
  △《冠图》·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后亦无序跋。以其书考之,即顾孟容之《冠谱》。作伪者别立新名,而故隐作者之姓字也。
  △《汝水巾谱》·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术旬撰。术旬字均焉,自号汝水居士,辽简王植七世孙。由辅国中尉换授镇江府通判,迁户部主事。此书载古今巾式凡三十二图,自华阳巾以下十三种,或采古书,或徵画籍,而仿为之。然叙次多舛略,如折上巾、葛巾、幅巾,其尺幅形制,皆可考见,乃略而不叙。又明制本有软巾诸色,及俗尚之凌等巾,亦俱失于登载。至贝叶巾以下十九种,则无所证据,皆术旬以意创为之耳。
  △《香国》·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毛晋撰。晋有《毛诗陆疏广要》,已着录。是编杂录香事,或着所出,或不着所出,皆陈因习见之词,亦多庞杂割裂。如狄香一条云,洒扫清枕席,芬以狄香。,履也。狄香,外国之香也。注曰,见张衡同声歌。案洒扫二句,实同声歌之语。履也以下,乃后人解释之文,岂得曰见同声歌乎?全书大抵似此,不足据也。
  △《素园石谱》·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林有麟撰。有麟有《青莲舫琴雅》,已着录。是编乃有麟于所居素园辟玄池馆以聚奇石。因采宣和以后石之见于往籍者凡百种,具绘为图,缀以前人题咏。始蜀中永宁石,终于松江普照寺达摩石。大抵以意摹写,未必能一一肖其真也。
  △《石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郁撰。字开之,松江人。是书成于万历丁巳。杂录古来石名,颇无伦次。又多剽取类书杂记,至屠隆、陈继儒之语亦据为典故,则大略可睹矣。
  △《怪石赞》·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宋荦撰。昔苏轼作《怪石供》,而齐安之石遂名天下。荦官黄州通判时,得其佳者十有六,各为制名。一曰宜春胜,一曰达摩影,一曰紫鸳覆卵,一曰寒潭秋藻,一曰红蜀锦,一曰朱霞笼月,一曰鬼面石,一曰玉贝叶,一曰三台象,一曰双白眼,一曰红虾蟆,一曰鸲瞿眼,一曰玉蟾蜍,一曰杨妃瘢,一曰赛猫睛,一曰冰天月。各纪其状而系以赞,成于康熙四年。
  △《观石后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奇龄有《仲氏易》,已着录。是编皆记其客福建时所得寿山诸石,一一详其形色,凡四十有九。自序谓尝见友人高兆作《观石一录》,流传人间,故此曰《后录》。其记寿山之石,明谢在杭始言之,然未之见。后山僧偶磨为印,亦不甚着名。国朝陈自浴乃赍粮开斫,大着于世,其事在康熙戊申。考古人印惟铜玉最伙。顾氏《印薮》或间注绿宝石印,亦不知其为何宝石。其以灯光冻石作印,则始于文彭,国朝初已久行于世,不待康熙七年陈自浴始采而鬻之。奇龄第据所见言之耳。
  △《汉甘泉宫瓦记》·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林佶撰。佶字吉人,侯官人。康熙乙卯举人。直武英殿壬辰特赐进士,授内阁中书。此瓦乃佶之兄侗得于陕西石门山中,琢以为研,今其后人犹藏之。瓦背一印,外圆而中以格斗界之。字随格斗作三角形,其文曰长生未央。世亦多有拓本。王士祯诗注及此卷末张潮跋均以为长生甘泉四字,误也。
  ──右“谱录类”器物之属,三十一部,二百十九卷,皆附《存目》。
  △《茶寮记》·一卷(内府藏本)
  明陆树声撰。树声有《平泉题跋》,已着录。树声初入翰林,与严嵩不合。罢归后张居正柄国,欲招致之,亦不肯就。此编即其家居之时与终南山僧明亮同试天池茶而作。分人品、品泉、烹点、尝茶、茶候、茶侣、茶勋七则,均寥寥数言,姑以寄意而已,不足以资考核也。
  △《茶约》·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何彬然撰。彬然字文长,一字宁野,蕲州人。是书成于万历己未。略仿陆羽《茶经》之例,分种法、审候、采撷、就制、收贮、择水、候汤、器具、丽饮九则,后又附茶九难一则。
  △《别本茶经》·三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曰玉茗堂主人阅。玉茗堂主人,汤显祖之别号也。显祖有《五侯青》,《字海》已着录。是编取陆羽之书合为一卷,后附《水辨》、《外集》各一卷,然编次无法,疏舛颇多。如皇甫冉送陆鸿渐山人采茶诗,讹为皇甫曾。欧阳修大明水、浮槎山水二记,列东坡《志林》之后。雀舌下材一条出沈括《梦溪笔谈》,题下失注书名,连于唐人张又《新煎茶水记》之后,遂似又新之作。皮日休《茶中杂咏》序删诗存序,以冠篇首,改名《茶经序》。《陆羽传》删去《唐书》旧赞,别加童史氏承叙赞语。冗杂颠倒,毫无体例,显祖似不至此,殆庸劣坊贾托名欤。
  △《茶董》·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夏树芳撰。树芳字茂卿,江阴人。是编杂录南北朝至宋、金茶事,不及采造煎试之法,但摭诗句启实,然疏漏特甚,舛误亦多。其曰《茶董》者,以《世说记》干宝为鬼之董狐,袭其文也。前有陈继儒序,卷首又题继儒补,其气类如是,则其书不足诘矣。
  △《茗笈》·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屠本撰。本有《闽中海错疏》,已着录。是编杂论茗事。上卷分溯源、得地、乘时、揆制、藏茗、品泉、候火、定汤八章,下卷分点瀹、辨器、申忌、防滥、戒淆、相宜、衡鉴、元赏八章,每章多引诸书论茶之语,而前引以赞,后系以评。又取陆羽《茶经》分冠各篇,顶格书之,其他诸书皆亚一格书之。然割裂,已非《茶经》之全文。点瀹二章,并无《茶经》可引,则竟阙之。核其体例,似疏解《茶经》,又不似疏解《茶经》,似增删《茶经》,又不似增删《茶经》,纷纭错乱,殊不解其何意也。
  △《茗史》·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万邦宁撰。邦宁,奉节人。天启壬戌进士。是书不载焙造煎试诸法,惟杂采古今茗事。多从类书撮录而成,未为博奥。
  △《茶疏》·一卷(内府藏本)
  明许次纾撰。次纾字然明,钱塘人。是书凡三十九则,论采摘收贮烹点之法颇详。中间择水一条,误以金山顶上井为中泠泉,考证殊为疏舛。
  △《茶史》·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国朝刘源长撰。源长字介祉,淮安人。是编上卷记茶品,下卷记饮茶,其分子目三十,冗碎殊甚。卷端题名,自称曰八十翁。盖暮年颐养,姑以寄意而已,不足以言着书也。
  △《水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徐献忠撰。献忠有《吴兴掌故集》,已着录。是编皆品煎茶之水。上卷为总论,一曰源,二曰清,三曰流,四曰甘,五曰寒,六曰品,七曰杂说。下卷详记诸水,自上池水至金山寒穴泉,目录列三十四名,而书中多喷雾崖瀑、万县西山包泉、阳县天师泉、潼川盐亭县飞龙泉、遂宁县灵泉五名。盖目录偶脱。又麻姑山神功泉,目录在铁筛泉后,而书则居前,亦误倒也。其上卷第六篇中驳陆羽所品虎邱石水及二瀑水、吴松江水、张又新所品淮水,第七篇中驳羽煮水初沸调以盐味之说,亦自有见,然时有自相矛盾者。如上卷论瀑水不可饮,下卷乃列喷雾崖瀑,引张商英之说以为偏宜煮茗。下卷济南诸泉条中,论珍珠泉涌出珠泡为山气太盛,不可饮,天台桐柏宫水条,又谓涌起如珠,甘冽入品。恐亦一时兴到之言,不必尽为典要也。旧本题曰《水品全帙》,立名殊不可解。考田崇衡、蒋灼二跋皆称《水品》,无全帙字,疑书仅一册,藏┑家插架题签,于《水品》下写全帙字,传写者误连为书名也。今从旧跋,仍题曰《水品》焉。
  △《煮泉小品》·一卷(内府藏本)
  明田艺衡撰。艺衡有《大明同文集》,已着录。是书凡分十类,一源泉,二石流,三清寒,四甘香,五宜茶,六灵水,七异泉,八江水,九井水,十绪谈。大抵原本旧文,未能标异于《水品》、《茶经》之外。
  △《汤品》·(无卷数,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分十六品。首为煎法,以老嫩言者凡三品。次为注法,以缓急言者凡三品。次以器标者凡五品。次以薪论者凡五品。大抵成书,不足以资观览。
  △《酒谱》·一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临安徐炬撰,不着时代。所载赐条中有洪武南市十四楼及顾佐奏禁挟妓事,是明人也。其序自云,采唐汝阳王等十三家书而成。然引据每多讹舛,如以梁刘孝标松子玉浆、卫卿液二句为送酒与苏轼之启,以魏武帝何以解忧、惟有杜康二句为出焦赣《易林》,以月泉吟社村歌聒耳乌盐角、社酒柔情玉练槌二句与李白遥看汉水鸭头绿、正似葡萄初泼醅二句皆为杜甫诗,以《水经注》刘白堕之事为出《五斗先生传》,以前定录松醪春之名为东坡诗。如斯之类,几于条条有之,亦可谓不学无术矣。
  △《酒史》·六卷(内府藏本)
  明冯时化撰。前有隆庆庚申赵惟卿序,称时化字应龙,别号与川,晚自号无怀山人,而不着其里籍。其书分酒系、酒品、酒献、酒述、酒馀、酒考,皆酒之诗文与故实,然舛陋殊甚。其酒考中一条云,羽觞见王右军,其《兰亭序》云,羽觞随波,则其他可知矣。卷末载吴淑《事类赋》中《酒赋》一篇,以补其遗,题曰燕山居士,亦不知其为何许人也。又浙江鲍士恭家别本,其文并同,而改题曰徐渭撰。案书中所载有袁宏道《觞政酒评》,渭集虽宏道所编,然宏道实不及见渭,渭何由收宏道作乎?其为坊贾伪题明矣。
  △《觞政》·一卷(内府藏本)
  明袁宏道撰。宏道字无学,公安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吏部稽勋司郎中。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书纪觞政凡十六则。前有宏道引语,谓采古科之简正者,附以新条,为醉乡甲令。朱国桢《涌幢小品》曰,袁中郎不善饮而好谈饮,着有《觞政》一篇,即此书也。
  △《酒概》·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沈撰。自题曰震旦醚民父。前有自序一首,则称曰褐之父。沈沈,名号诡谲,不知何许人。每卷所署校正姓氏,皆称海陵,则刻于泰州者也。其书仿陆羽《茶经》之体,以类酒事。一卷三目,曰酒、名、器。二卷七目,曰释、法、造、出、称、量、饮。三卷六目,曰评、僻、寄、缘、事、异。四卷六目,曰功、德、戒、乱、令、文。杂引诸书,体例丛碎,至以孔子为酒圣,阮籍、陶潜、王绩、邵雍为四配,尤妄诞矣。
  △《酒部汇考》·十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卷三末载国朝康熙三十年禁止直隶所属地方以蒸酒糜米谷上谕一条,当为近人所着矣。所录自经史以及稗乘诗词凡涉于酒者徵采颇富。分为汇考六卷,总论一卷,纪事五卷,杂录、外编各一卷,艺文四卷。然编次错杂,殊乏体裁。每卷之首,空前二行,而以酒部汇考为子目。意其欲辑类书而未成,此其一门之稿也。
  △《疏食谱》·一卷(内府藏本)
  明汪士贤《山居杂志》载此书,题曰清漳陈达叟撰,不着时代。《千顷堂书目》亦作达叟,题曰宋人。考左圭《百川学海》载有此书,则宋人无疑。然《百川学海》所刻,其序自称本心翁,而书前标题乃作门人清漳友善书堂陈达叟编,则达叟乃编其师之书,非所自撰也。所载食品二十种,各系以赞,皆粗粝草具,故曰疏食。《千顷堂书目》加草作蔬,失其旨矣。
  △《饮膳正要》·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和斯辉撰。和斯辉官饮膳太医,其始末未详。是编前有天历三年进书奏,称世祖设掌饮膳太医四人。于《本草》内选无毒,无相反,可久食,补益药味,与饮食相宜,调和五味。及以每日所造珍品御膳,所职何人,所用何物,标注于历,以验后效。和斯辉自延间选充是职,因以进用奇珍异馔,汤膏煎造,及诸家本草名医方术,并日所必用肉果菜,取其性味补益者,集成一书。虞集奉敕为之序。所言皆当时之制,其中如邹店井水之类,颇足以资考证。惟神仙服食一门,词多荒诞耳。
  △《易牙遗意》·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旧本题元韩奕撰。奕字公望,平江人。生于元文宗时,入明遁迹不仕,终于布衣。是编仿《古食经》之遗,上卷为酝造、脯、蔬菜三类,下卷为笼造、炉造、糕饼、汤饼、斋食、果实、诸汤、诸药八类。周履靖校刊,称为当时豪家所珍。考奕与王宾、王履齐名,明初称吴中三高士,未必营心刀俎若此,或好事者伪撰,托名于奕耶。周氏《夷门广牍》、胡氏《格致丛书》、曹氏《学海类编》所载古书,十有九伪,大抵不足据也。
  △《饮食须知》·八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元贾铭撰。铭,海宁人,自号华山老人。元时尝官万户。入明已百岁,太祖召见,问其平日颐养之法。对云,要在慎饮食。因以此书进览,赐宴礼部而回。至百有六岁乃卒。书中所载,自水火以及蔬果诸物,各疏其反忌,皆从诸家本草中摘叙成书。自序谓物性有相反相忌,《本草》疏注各物,皆损益相半,令人莫可适从,兹专选其反忌,汇成一编。然别无出于《本草》之外者,不足取也。
  △《馔史》·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旧本题曰元人,亦臆度之也。其书杂记饮食故事。所采如《酉阳杂俎》、《东京梦华录》、《武林旧事》之类,大抵习见。又以《馔史》为名,而波及食量,已为支蔓。乃并刘邕嗜痂,权长孺嗜爪甲,鲜于叔明嗜臭虫事,亦并阑入。皆与馔无涉,益乖体例矣。
  △《天厨聚珍妙馔集》·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着撰人名氏。所言皆制造饮食法度科例,分类编次。有汝阳史维泉序,曰,东原鬻书,李顺之购得善本,目之曰《天厨聚珍妙馔集》,将锓梓以广其传。盖旧有其书,而李顺之刻之,为题此名,当时已不知谁所作矣。
  △《居常饮馔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曹寅撰。寅字子清,号楝亭,镶蓝旗汉军。康熙中巡视两淮盐政,加通政司衔,是编以前代所传饮膳之法,汇成一编。一曰宋王灼糖霜谱,二、三曰宋东Т叟粥品及粉面品,四曰元倪瓒泉史,五曰元海滨逸叟制脯法,六曰明王叔承酿录,七曰明释智舷茗笺,八、九曰明灌畦老叟蔬香谱及制蔬品法。中间糖霜谱,寅已别刻入所辑楝亭十种,其他亦颇散见于《说郛》诸书云。
  ──右“谱录类”食谱之属,二十三部,六十四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唐昌玉蕊辨证》·一卷(内府藏本)
  宋周必大撰。必大有《玉堂杂记》,已着录。唐昌观玉蕊花,传自唐时。宋祁疑为琼花,黄庭坚以为花,必大以为皆非是,故记所目验者辨证之。原载《平园集》中。此本乃毛晋摘出,刻入《津逮秘书》者也。
  △《琼花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端撰。端字惟正,鄞县人。成化间寓居扬州。是集采摭前人琼花篇什,汇为一编,以备故实。首冠杜ヵ《琼花记》,故或题曰杜ヵ《琼花谱》。考ヵ,宋人,字叔高,端平初以布衣召入馆阁校雠,此本载及元,明,非ヵ作也。又钱曾《读书敏求记》载《琼花考》一卷,成化丁未杨端木辑,与此本序文年月合,当即一人一书,钱曾衍一木字耳。范钦天一阁所藏别有《扬州琼花集》,以杂文为一卷,诗为一卷,词为一卷,盖即因此本而分析其卷帙,亦题曰杨端,则木字为误增审矣。
  △《天彭牡丹谱》·一卷(内府藏本)
  宋陆游撰。游有《入蜀记》,已着录。是编记蜀天彭花事之盛,已载《渭南文集》第四十二卷。此其别行之本也。
  △《亳州牡丹志》·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千顷堂书目》列朱统A11《牡丹志》后,疑亦统A11作也。亳之牡丹始薛蕙,亳之《牡丹志》始薛凤翔。此本与凤翔书不同,而简略殊甚。后附牡丹杂事四条。第一条称神隐者,乃明宁王权之别号。第二条称上皇召至骊山,当为唐玄宗。第三条称太祖断宫嫔腕者,不知为明为宋,大抵齐东之语。第四条乃张牡丹会事。皆与亳州无与,不审何以载入也。
  △《牡丹史》·四卷(内府藏本)
  明薛凤翔撰。凤翔字公仪,亳州人。由例贡仕至鸿胪寺少卿。明时亳中牡丹最盛,凤翔家园种艺尤多,因着是编,盖本欧阳修谱而推广之。然记一花木之微,至于规仿史例,为纪、表、书、传、外传、别传、花考、神异、方术、艺文等目,则明人粉饰之习,不及修谱之简质有体矣。
  △《香雪林集》·二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思义编。思义有《宋史纂要》,已着录。是编凡梅图二卷,咏梅诗词文赋二十二卷,终以画梅图谱二卷。
  △《兰谱》·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王贵学撰。贵学字进叔,临江人。谱凡六则,一曰品第之等,二曰灌溉之候,三曰分析之法,四曰沙泥之宜,五曰爱养之地,六曰兰品之产。贵学不知何许人。是书诸家书目亦皆不着录,惟见于陶宗仪《说郛》。王世贞尝云,《兰谱》惟宋王进叔本为最善,盖即指《说郛》本也。此本为毛晋所刊,盖得诸金坛于锵者。然视《说郛》本尚少三十馀条,则已非完书矣。
  △《兰易》·一卷、附录《兰易十二翼》·一卷、《兰史》·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是书上卷为《兰易》,一名《天根易》,题宋鹿亭翁撰。朱彝尊《经义考》载其自序云,《兰易》始于复,故曰天根。又载冯京序云,《兰易》一卷,受之四明山中田父,书端称鹿亭翁着。按《郡县志》,山有鹿亭,今迷不知处,无问作者姓氏矣,要是宋代隐者云云。此本已无自序,盖传写佚之。其书以复、临、泰、大壮、、乾、后、Т、否观、剥、坤十二月卦为兰消长之机,每卦各缀以词,其文如彖,下又各系以词,其文如象传,备述出纳栽培之法,盖戏仿《周易》为《兰谱》耳。又附口诀二条,兰月令十二章,不知谁作。下卷为《兰易十二翼》,述养兰宜忌十二条,题曰蕈溪子,考《经义考》载冯京序,此本题曰蕈溪子,则蕈溪子即京也。其序称鹿亭翁为宋代隐者,则非宋之冯京,当别一人而同姓名矣。末为《兰史》一卷,亦题蕈溪子撰。首列兰表,依汉书古今人表例,分列九等,而下中、下下二等,阙而不录。次为兰本纪,所列凡三种。次为兰世家,所列凡十一种。次为兰列传,所列凡二十种。次为兰外纪,所列凡九种。次为兰外传,所列凡五种。盖鹿亭翁戏拟经,京既戏拟传,又戏拟史也。其《兰易》为词人狡犭会之作,与《易》义本无所涉,朱彝尊列之拟经门中,殊乖体例。今并改列之谱录,庶存其真焉。
  △《艺菊志》·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国朝陆廷灿撰。廷灿有《续茶经》,已着录。廷灿居南朔镇,在槎溪之上,艺菊数亩,王为绘《艺菊图》,一时多为题咏。廷灿因广徵菊事,以作此志。凡分六类,曰考,曰谱,曰法,曰文,曰诗,曰词,而以艺菊图题词附之。
  △《茶花谱》·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朴静子撰,不着名氏。前有康熙己亥自序,盖其官漳州时所作也。茶花盛于闽南,而以日本洋种为尤胜。是编上卷为花品,凡四十三种。其文欲以新隽冷峭学屠隆、陈继儒之步,而纤佻弥甚。如叙虎斑曰,经红纬白,依稀借机杼于阴阳,非锦之一种而何。不然,驺虞仁兽,血迹安从掩异文?补录雄品,风来树底,莫教咆哮于芳丛云云。是何等语乎?中卷为咏花之作,凡七言绝句六十七首。下卷则种植之法也。
  △《永昌二芳记》·三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张志淳撰。志淳自号南园野人,南籍,江宁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户部侍郎。坐刘瑾党,勒致仕。其名见《明史·焦芳传》中,然无事迹可见,疑亦康海王九思之类也。是编以永昌所产山茶、杜鹃二花为一谱。上卷山茶花品三十六种,中卷杜鹃花品二十种,下卷则二花之故实诗文。其论踯躅、山榴、杜鹃之名自唐已无别,谓杜鹃但可名山石榴,不可名踯躅。踯躅为杜鹃别种,其花攒为大朵,非若杜鹃小朵各开,俗名映山红,无所谓黄紫碧者。韩愈、元稹、梅尧臣诗并误,其考证亦不苟也。
  △《瓶花谱》·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谦德撰。谦德后改名丑,有《清河书画舫》,已着录。是书首品瓶,次品花以及折枝插贮等事,而终以护瓶。据书首自序,盖其稚龄所作也。
  △《荔支通谱》·十六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邓庆き撰。庆き字道协,福州人。是书以诸家荔支谱辑为一篇,故曰通谱。凡蔡襄谱一卷,徐勃谱七卷,庆き所自为谱六卷,附宋珏谱一卷,曹蕃谱一卷。蔡谱尚已,徐谱所收如《十八娘别传》之类,邓谱所收如《鲍山荔支梦》之类,皆近传奇。宋谱福业诸说,不脱明人小品习气。曹谱差简质,犹有古格。
  △《┺梅谱》·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释真一撰。真一居杭州法华山龙归坞,其地多┺,梅花亦极盛,因各为作谱,书成于天启七年。
  △《澹圃芋纪》·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德周撰。赵士骏复增定之。德周字齐庄,鄞县人。万历壬子举人。官高唐县知县。士骏字西星,亦鄞县人。其书专纪芋魁典故,凡十类,一名,二艺,三食,四忌,五事,六论,七诗,八赋,九谣,十方,采摭颇详。
  △《竹谱》·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陈鼎撰。鼎有《东林列传》,已着录。此书记竹之异者凡六十条。
  △《笺卉》·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菘撰。菘字绮园,歙县人。黄山僧雪花尝以黄山所产诸卉绘为图,宋荦为题句。菘因各为作笺,凡三十五条。
  △《苔谱》·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汪宪撰。宪有《说文系传考异》,已着录。是编杂录苔之文句故实。卷一曰释名卷,二曰总叙苔,卷三曰诸品苔,卷四、卷五曰苔生处所,卷六曰杂录。
  △《学圃杂疏》·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着录。兹编皆记其圃中所有暨闻见所及者,分花、果、蔬、瓜、豆、竹六类,各疏其品目及栽植之法。大致以花为主,而草木之类则从略。书止一卷,《续说郛》以花疏、果疏各分为卷者非也。
  △《群芳谱》·三十卷(内府藏本)
  明王象晋撰。象晋字荩臣,山东新城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浙江右布政使。是书凡天谱三卷,岁谱四卷,谱一卷,蔬谱二卷,果谱四卷,茶竹谱三卷,桑麻葛苎谱一卷,药谱三卷,木谱三卷,花谱三卷,卉谱二卷,鹤鱼谱一卷。略于种植而详于疗治之法与典故艺文,割裂,颇无足取。圣祖仁皇帝诏儒臣删其春驳,正其舛谬,复为拾遗补阙,成《广群芳谱》一书,昭示万世。覆视是编,真已陈之土苴矣。
  △《汝南圃史》·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周文华撰。文华字含章,苏州人。前有万历庚申陈元素序,称之曰光禄君。不知为光禄何官也。文华自序,称因见允斋《花史》,嫌其未备,补葺是书。凡分月令栽种花果、木果、水果、木本花、条刺花、草木花、竹木草、蔬菜、瓜豆十二门,皆叙述栽种之法,间以诗词。大抵就江南所有言之,故河北婆,岭表荔支之属,亦不着录。较他书剽刂陈言,侈陈珍怪者较为切实。惟分部多有未确,如西瓜不入瓜豆而入水果,枸杞不入条刺而入菜蔬,皆非其类。
  △《花史左编》·二十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路撰。路字仲遵,嘉兴人。此书皆载花之品目故实,分类编辑。属辞隶事,多涉佻纤,不出明季小品之习。《浙江通志》载王路《花史》二十四卷,有天启元年李日华序。今此本二十七卷,无日华序,而前有陈继儒序,与路所作小引,皆称二十四卷。又此本二十五卷花之友,二十七卷花之器,皆题潭宣猷驭子补,二十二卷花麈,题百花主人辑。则路书本二十四卷,此三卷乃后人所补入,而刊书者并为一目耳。又路小序称此书为左编,别有右编为花之辞翰,约一十二卷,盖有其名而未成书者也。
  △《花史》·十卷(内府藏本)
  明吴彦匡撰。彦匡爵里未详。是书盖本常熟蒋养《花编》,松江曹介人《花品》二书推而广之,得百有馀种,每一花为一类,各加神品、妙品、佳品、能品、具品、逸品标目,附以前人遗事及咏花诗歌。大都以意为之,所品第不必皆确也。
  △《花里活》·三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陈诗教撰。诗教字四可,秀水人。是编辑古今花卉故实,按代分编,然皆因袭陈言,别无奇僻,考证尤多疏漏。如云五代梁有王彦章,吴亦有王彦章,不知杨行密之将乃王茂章,后归梁改名景仁,并无所谓王彦章者,其舛谬率皆此类。至《花里活》之名盖用李贺诗秦宫一生花里活句,然秦宫何人,而可以援自比乎?失考甚矣。
  △《倦圃莳植记》·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溶撰。溶有《崇祯五十宰相传》,已着录。兹编乃溶自山西阳和道归里,筑室范蠡湖上,名曰倦圃,多植花木其间,因记其圃中所有。分花卉二卷,竹树一卷,各疏其名品故实,及种植之法。溶学本赡博,故引据多有可观,惟下语颇涉纤仄,尚未脱明季小品积习。前有自序,题康熙甲子。案溶卒于康熙二十四年乙丑,年八十三,则此书乃其晚年游戏之笔也。
  △《北墅抱瓮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高士奇撰。士奇有《春秋地名考略》,已着录。此书前有康熙庚午自序,乃其告归后所作,北墅者,所居别业之名也。墅中莳植花木颇多,士奇因取果树卉竹蔬茹药蔓之类,各疏其形色品状,以为此编,凡二百二十二种,其叙录颇为详备。
  △《名花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西湖居易主人撰,不着名氏,亦无序跋。其书杂抄《群芳谱》之类而成,盖近人作。所列凡九十二种,而附以瓶花诀、盆种诀、十二月花木诀。所言种植之法,挂漏不详,间附故实,尤冗杂无绪。观其开卷叙梅一段,字句凡鄙,引用谬误,不过粗识文义之人,偶然抄录成册耳。
  △《衣生马记》·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子章有《衣生易解》,已着录。是编摭载籍中所记马事,分上、下二篇。援引颇博,皆着所采书名,较明人他说部颇有根据。唯以宛马为晋泰始时所献,不知汉时已有之;又以果下马为出于《魏志》,不知亦载于《汉书》,捃拾未免稍略耳。
  △《虎荟》·六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着录。是编末有黄庭凤跋,谓继儒病疟,王犀登贻以虎苑一帙佩之,而疟愈,遂为是书。凡所引用,多拉杂无伦。若《周礼》司尊彝,裸用虎彝、隹彝,《汉书》履虎尾纟句履之类,与谈虎无涉,亦皆漫为牵缀,真所谓无关体要者也。
  △《画眉笔谈》·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均撰。均字康畴,歙县人。此书皆记豢养画眉鸟之事,本不足道,然养鹰诸法,古人着录。姑存其目,以备博物之一端。
  △《晴川蟹录》·四卷、《后录》·四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孙之撰。之所辑《尚书大传》,已着录。是编搜采蟹之诗文故实,分谱录、事录、文录、诗录四门,后录又分事典、赋咏、食宪、拾遗四门。掇拾,冗杂无绪,在晴川八识之中,最为下乘。远不逮傅肱、高似孙二家书也。
  △《蛇谱》·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鼎撰。此书记蛇之异者凡六十三则,大抵皆蛮荒异怪之谈,不为徵信。其五十三则以后,皆录《山海经》之文,尤为剿说。
  △《禽虫述》·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闽中袁达德撰。徐勃《笔精》云,《山居杂卷》中《禽虫述》一卷,乃闽中袁达撰。达字德修,程荣署曰袁达德。传之后世,谁能辨其姓名乎?案《千顷堂书目》载此书,亦云袁达字德修,闽县人,正德癸酉举人,官贵溪县知县,降补湖广都司经历,与勃语相合。然则此书实出袁达,刊本误衍德字也。其书述禽虫名义典故,兼仿《禽经》、《埤雅》之体,联络成文,亦或间以排偶,但有章段,不分门目,亦无注释,不免为之学。
  △《虫天志》·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沈宏正撰。宏正,嘉定人。是书集鸟兽虫鱼异事,分为六部。庄子云,惟虫能虫,惟虫能天,书之命名盖取于此。
  △《乌衣香牒》·四卷、《春驹小谱》·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邦彦撰。邦彦字世南。此本题匏庐道人,其自号也。海宁人。康熙癸未进士,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乌衣香牒》皆采摭燕事。凡分八门,前有乾隆戊午邦彦自序云,分为三卷。而此多一卷,疑刊刻之时分四卷,以均页数,而序则未及追改耳。《春驹小谱》皆采摭蝶事,分为五门。盖欲仿宋人《蟹录》之例,以为谈助。然罗虽广,而考核多疏。一时寄兴之作,固不暇于精审也。──右“谱录类”草木鸟兽虫鱼之属,三十五部,二百二卷,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铜剑赞》·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梁江淹撰。淹字文通,济阳考城人。官至散骑常侍左卫将军。封醴陵侯。谥曰宪。事迹具《梁书》本传。齐永明中,掘地得古铜剑,淹因诠次剑事,考古人铸兵用铜,后世铸兵用铁原委,以为之赞。虽文止一篇,然《宋史·艺文志》、《文献通考》皆着于录,故附存其目焉。   △《衣生剑记》·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子章有《衣生易解》,已着录。是编皆记剑事,分上、下二篇。前有自序,谓上篇据剑之实者纪之。下卷则纪其寓言,如《庄子》所谓天子剑、诸侯剑之类是也。   △《剑》·二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钱希言撰。希言字简栖,吴县人。是编所载皆历代剑事,亦陶弘景《刀剑录》之流。而采摭繁芜,分类亦嫌冗琐。   △《别本考古图》·十卷(内府藏本)   宋吕大临撰。大临《原书》十六卷,已着录。此本无续图及释文,乃元大德己亥茶陵陈翼子所重刊。附以诸家之考证,已非吕氏之旧,且亦自多谬误。如河南张氏<音戈>敦条下云,愚案前惟盖存,又云形制与伯百父敦相似,而无耳,图像亦非盖形,必是谬误。今考所云惟盖存者,乃中言父旅敦正作盖形,此条原文但有形制与伯百
父敦略相似字,无惟盖存字,翼子云云,非所刻大临原本佚脱惟盖存三字,即误连上文为一条,以原文不讹为讹也。明万历中,遂州郑朴重刊之。新都杨明时绘图及摹篆,而题其首曰元默斋罗更翁考订。今考卷前陈才子序,称吾弟翼甫,广吕公好古素志,属罗兄更翁临本,且更翁刻以传世,并采诸老辨证,附左方,则似绘图刊版并考证皆出更翁。至翼子序则云,命友临本,刊讹刻传,且采诸君子辨证附其下,或嗤予元刂精刍狗之器云云。则似临图及篆者为更翁,增考证者实翼子。两序皆语意蹇涩,其出谁手,竟不可明。今既未见茶陵刊版作何题署,姑阙疑焉可矣。   △《绍兴内府古器评》·二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张抡撰。抡字材甫,履贯未详。周密《武林旧事》载乾道三年三月高宗幸聚景园,知阁张抡进柳梢青词,蒙宣赐。淳熙六年三月再幸聚景园,抡进壶中天慢词,赐金杯盘法锦。是年九月,孝宗幸绛华宫,抡进临江仙词,则亦能文之士。又王应麟《玉海》曰,张抡为《易卦补遗》,其说曰,易以初上二爻为定体,以中四爻为变。系辞谓之中爻,先儒谓之互体。所谓杂物撰德,辨是与非,八卦互成,刚柔相易之道,非此无见焉。则抡亦留心于经术。又,张端义《贵耳集》曰,孝宗朝幸臣虽多,其读书
作文不减儒生,应制燕间,未可轻视。当仓卒翰墨之奉,岂容宿撰。其人有曾觌、龙大渊、张抡、徐本中、王忭、刘弼,当时士大夫,少有不游曾、龙、张、徐之门者,则抡亦狎客之流。然《宋史·佞亻幸传》仅有曾觌、龙大渊、王忭,不列抡等,则但以词章邀宠,未乱政也。是书宋以来诸家书目皆不着录。据书末毛晋跋称,晋得于范景文,景文得于于奕正。至奕正从何得之,则莫明所自。上卷凡九十八事,下卷凡九十七事,皆汉以前物。汉以后者惟梁中大同博山炉一器。其中如上卷之周文王鼎、商若癸鼎、父辛鼎、商持刀祖乙卣、周召父彝、商父辛尊、商父癸尊、商父庚觚、商持刀父已鼎、周淮父卣、周虎、周季父鼎、周南宫中鼎、商癸鼎、商瞿鼎、商贯耳弓壶、商亚虎父丁鼎、商祖戊尊、商兄癸卣、周己酉方彝、周觚棱壶、周女鼎、商子孙父辛彝、周叔液鼎、商父巳鼎、周宰辟父敦、周刺公敦、周孟皇父彝,下卷如商冀父辛卣、周举巳尊,商父丁尊、周仲丁壶、商父巳尊、商象形饕餮鼎、商龙凤方尊、周牺尊、商伯伸鼎、商夔龙饕餮鼎、周节鼎、周中鼎、周妇氏鼎、商提梁田凤卣、汉麟瓶、周虬纽钟、周乐司徒卣、汉兽耳圆壶、汉提梁小匾壶、商祖丙爵、商子孙巳爵、周仲父鼎,皆即《博古图》之文,割剥
点窜,词义往往不通。其他诸器,亦皆《博古图》所载,惟上卷商虎乳彝、周言鼎、周尹鼎、周兽足鼎,下卷商祖癸鼎、周乙父鼎、周公命鼎、周方鼎、商立戈父辛鼎、商父辛鼎,为《博古图》所不收而已。考《馆阁续录》所载南渡后古器储藏秘省者,凡四百十八事,淳熙以后续降付四十事,别有不知名者二十三事。嘉定以后续降付八十三事。与此书所录,数既不符,而此书所载商冀父辛卣、父辛鼎、周南宫中鼎、周女鼎,皆嘉定十八年十一月所续降付,何以先着录于绍兴中?其为明代妄人剽《博古图》而伪作,更无疑义。毛晋刻入《津逮秘书》,盖未详考其文也。   △《焦山古鼎考》·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题云王士禄图释,林佶增益。实则张潮所辑也。潮字山来,徽州人。《焦山古鼎》,久已不存,世仅传其铭识。士禄所据者,程邃之本。佶所据者,徐勃之本。二本互有得失,潮则又就寺中重刻石本为之,益失真矣。   △《古奇器录》·一卷(内府藏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着录。是书杂录古人奇器名目,各标出处。末附以江东藏书目录,经第一,理学第二,史第三,古书第四,诸子第五,文集第六,诗集第七,类书第八,杂史第九,地志第十,韵书第十一,小学医学第
十二,杂流第十三,又特为制书一类。其义例与历代书目颇有不同。盖深以意为之,非古法也。   △《古器具名》·二卷、附《古器总说》·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胡文焕编。文焕有《文会堂琴谱》,已着录。是书于每一古器,各绘一图。先以《博古图》、《考古图》,次以欣赏编。欣赏编者,即抄袭《说郛》内之《古玉图》也。《古玉图》元人朱德润编,有德润自序。刻《说郛》者既失其序,而沈润卿欣赏编又没所自来。文焕此书,遂直以为据。欣赏编讹以传讹,其无所考证可见。况博古、考古二图所载甚备,乃每器仅择其一,亦不知其何取。末附总说一卷,则全袭《博古图》之文,益为鄙。《博古图》成于宣和禁绝史学之日,引据原疏,文焕不能考定,乃剽窃割裂,又从而汨乱之。其钩摹古篆,亦不解古人笔法,尤误谬百出。不知而作,其此书之谓欤。   △《分宜清玩谱》·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取严嵩家藏┑书画器玩之目,汇为一册,亦钤山籍官簿之类也。所纪皆摘珍异者录之,非其全籍。然古琴而至五十余张,亦何止元载之胡椒八百斛乎?   △《古玉图谱》·一百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宋龙大渊等奉敕撰。《宋史·艺文志》不载。他家着录者皆未之
及。尤袤《遂初堂书目》有《谱录》一门,自《博古》、《考古图》外,尚有李伯时《古器图》、晏氏《辨古图》、《八宝记》、《玉玺谱》诸目,亦无是书之名。朱泽民《古玉图》作于元时,亦不言曾见是书。莫审其所自来。今即其前列修书诸臣职衔,以史传考证,舛互之处,不可枚举。案宋制,凡修书处有提举监修、详定、编修诸职名,从无总裁、副总裁之称,其可疑一也。宋制,翰林学士承旨以学士久次者为之。《宋史·佞亻幸传》载龙大渊绍兴中为建王内知客,孝宗受禅,自左武大夫除枢密副都承旨,知ト门事,出为江东总管。是大渊官本武阶,不应为是职。又提举嵩山崇福宫下加一使字,宋制亦无此名。且传称大渊于乾道四年死,此书作于淳熙三年,在大渊死后九年,何得尚领修纂之事?其可疑二也。又宇文粹中列衔称翰林直学士,考南宋《馆阁录》及《翰院题名记》,自乾道至淳熙,仅有王淮、崔敦诗、胡元质、周必大、程叔达诸人,无粹中之名。其可疑三也。又《宋史·佞亻幸传》载曾觌字纯甫,汴人,绍兴中为建王内知客。孝宗以潜邸旧人,除权知ト门事,淳熙元年除开府仪同三司,六年加少保,醴泉观使。今是书既作于淳熙三年,而于觌之列衔仅称检校工部侍郎,转无仪同三司之称,且考《宋志》
检校官一十九,但有检校尚书,从无检校侍郎者,殊为不合。其可疑四也。张抡即明人所称作《绍兴内府古器评》者,《武林旧事》称为知ト张抡,盖其官为知ト门事,亦武臣之职。而是书乃作提举徽猷阁。按徽猷阁为哲宗御书阁,据《宋志》只设有学士、待制、直阁,并无提举一官。若提举秘阁则当用宰执,又非抡所应为。显为不考宋制,因知ト而附会之。其可疑五也。《宋志》皇城司但有当官,无提举之名。此作提举皇城司事张青,与志不合。其可疑六也。又士禄列衔称带御器械忠州防御使,直宝文阁。叶盛列衔称带御器械汝州团练使,直敷文阁。案带御器械防御团练皆环卫武臣所授阶官,而直阁为文臣贴职,南宋一代,从未有以加武职者。其可疑七也。北宋有太常礼仪院,元丰定官制,已归并太常寺,南渡无礼仪院之名,而此又有太常礼仪院使钱万选,其可疑八也。《书画谱》引陈善《杭州志》,载刘松年于宁宗朝进《耕织图》称旨,赐金带。此书作于淳熙初,距宁宗即位尚二十年,而已云赐金带,其可疑九也。《图绘宝鉴》称李唐官成忠郎,画院待诏,而此乃作儒林郎,既不相合,且唐在徽宗朝已入画院,建炎中以邵宏渊荐,授待诏,《图绘宝鉴》称其时已年近八十,淳熙距建炎五十年,不应其人尚存,其
可疑十也。《画史会要》称马远为光、宁朝待诏,陈善杭州志称夏圭为宁宗朝待诏,今淳熙初已有其名,时代不符,其可疑十一也。《宋志》枢密院无都事,工部无司务,文思院只有提辖监管监门诸职,无掌院之名,种种乖错不合,其可疑十二也。此必后人假托宋时官本,又伪造衔名以证之,而不加考据,妄为捃摭,遂致舛错乖互,不能自掩其迹。其亦不善作伪者矣。   △《泉志》·十五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宋洪遵撰。遵有《翰苑群书》,已着录。是书汇辑历代钱图,分为九品,自皇王偏霸以及荒外之国,凡有文字可纪,形象可绘者,莫不毕载,颇为详博。然历代之钱,不能尽传于后代。遵自序称尝得古泉百有馀品,是遵所目验,宜为之图。他如周太公泉形圜函方,犹有汉食货志可据;若虞、夏、商泉,何由识而图之。且《汉志》云太公为圜函方形,则前无是形可知。遵乃使虞、夏、商尽作周泉形,不亦谬耶?至道书天帝用泉,语本俚妄,遵亦以意而绘形,则其诞弥甚矣。是又务求详博之过也。   △《百宝总珍集》·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考其书中所记,乃南宋临安市贾所编也。所载金珠玉石以及器用等类,具详出产价值,及真伪形状。每种前载七言绝句一首,取便记诵,词
皆猥鄙。首载玉玺一条,非可估易之物,尤为不伦。   △《燕几图》·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宋黄伯思撰。考伯思为北宋时人,卒于徽宗初年。此本前有自序,乃题绍熙甲寅十二月丙午,则南宋光宗之五年。如谓为绍圣之误,则绍圣四年起甲戌尽丁丑,实无甲寅。前乎此者,甲寅为神宗熙宁七年,后乎此者,甲寅为高宗绍兴二十四年,亦皆不相及。又伯思字长睿,而序末题林居士黄长睿伯思序,以字为名,以名为字,尤舛误颠倒,殆后人所依托也。其法初以几长七尺者二,长五尺二寸五分者二,长三尺五寸者二,皆广一尺七寸五分,高二尺八寸,纵横错综,而列之为二十体,变为四十名。谓之骰子桌,取其六数也。后增一几,易名七星。衍为二十五体,变为六十八名,各标目而系以说,盖闲适者游戏之具。陶宗仪已收之《说郛》中,此后人录出别行之本也。   △《槎居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黄鹤撰。鹤字修翎,宜兴人。嘉靖己未进士。所居宅名槎居,有仰陶亭、空中阁诸胜,皆自出意匠为之。此谱乃叙其宫室器服构造之制,而各系以铭。语意纤仄,体近俳谐,其一点园铭,尤为鄙俚。   △《蝶几谱》·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严撰。有《松弦馆琴谱》,已
着录。是编因《燕几图》而变通之。《燕几》以方几长短相参,此则以句股之形作三角相错,形如蝶翅,故曰《蝶几》。其式有三,其制有六,其数十有三,其变化之式凡一百有馀,较《燕几图》颇巧云。   △《文苑四先生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锺岳秀撰。岳秀字泰华,自署曰江右人,其邑里则未详也。是编仿苏易简《文房四谱》而稍广之。所采自唐韩愈《毛颖传》以下,凡为笔墨研纸而作者,分体编辑。其事迹则随文附见,而岳秀所自作者亦载焉。体例纤仄。采摭尤为芜杂,远不及苏氏书也。   △《歙砚志》·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江贞撰。贞字吉夫,婺源人。官绍兴府教授。其书以饶州守叶良贵与其弟东昌守良器所撰《砚志》及贞族祖逊《砚谱》参订成编。大约皆以宋治平《歙砚谱》、洪适《砚说》为蓝本,而稍增益之也。   △《程氏墨苑》·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君房撰。君房,歙县人。是编以所制诸墨,摹画成图,分为六类,曰元工,曰舆地,曰人官,曰物华,曰儒箴,曰缁黄。每类各分上、下二卷,雕镂题识,颇为精巧,与方于鲁《墨谱》斗新角异,实两不相下。考沈德符《飞凫语》,略载方、程两人以名相轧为深雠。程墨尝介内廷,进之神宗,方
于鲁恨之。程以不良死,实方之力。真墨妖,亦墨兵也。姜绍书《韵石斋笔谈》则云方、程以治墨互相角胜,方汇《墨谱》倩名手为图,刻画研精,细入毫,程作《墨苑》以矫之。盖于鲁微时,曾受造墨法于君房,仍假馆授粲。程有妾颇美丽,其妻妒而出之,正方所慕,令媒者辗转谋娶,程讼之有司,遂成隙。未几程坐杀人系狱,疑方阴嗾之,故《墨苑》内绘中山狼以诋方焉。二书所载虽情事稍殊,而其为构衅则一。夫以松煤小技而互相倾陷若此,方之倾险固不足道,程必百计以图报,是何所见之未广乎?   △《方氏墨谱》·六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方于鲁撰。于鲁初名大激,后以字行,改字建元,歙县人。初亦颇学为诗,汪道昆与之联姻,招入丰干社,奖饰甚至。后得程君房墨法,乃改而制墨,与君房相轧,弯弓射羿,世两讥焉。此编乃所作《墨谱》。首列同时诸人投赠之作,下分国宝、国华、博古、博物、法宝、鸿宝六类。上自符玺圭璧,下至杂佩,凡三百八十五式,摹绘精细,各系题赞,亦备列真草隶篆之文,颇为工巧。然其意主于炫耀以求名,故所绘仅墨之形制,与程氏争胜于刻镂间耳,于墨法未尝一讲也。   △《雪堂墨品》·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张仁熙撰。仁熙字长人,号藕
湾,广济人。是编乃宋荦为黄州通判时,仁熙品其所藏之墨。以《漫堂墨品》所纪年月推之,盖作于康熙辛亥。自方中正牛舌墨以下凡三十六种,意以配苏轼雪堂试墨三十六丸也。   △《漫堂墨品》·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宋荦撰。荦有《沧浪小志》,已着录。荦所藏墨,张仁熙既为品次。越十四年,为康熙甲子,又积得三十四丸,各列形状款识,与前品体例略同。惟兼载相赠之人与墨之铢两轻重,其文差详。然二书所载皆明中叶以后墨,无古制也。   △《曹氏墨林》·二卷(通行本)   国朝曹素功编。素功字圣臣,歙县人。岁贡生。工于制墨。所制紫玉光、天琛、苍龙珠、天瑞、豹囊、丛赏、青麟髓、千秋光、笔花、岱、寥天一、薇露、浣香玉、五珏文、露紫英、漱金、大国香、兰烟诸品,仅十八种。不似方、程诸家以夸多斗巧为事,而大抵适于实用,故士大夫颇重之。是编即一时投赠诗文,素功裒辑成帙者也。   △《冠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顾孟容撰。孟容,钱塘人。是书统载历代冠制。如孔子制司寇冠、杏坛冠、燕居冠,颜、闵、冉、仲制德行冠,曾子制进礼冠,子思制思美冠,孟子制缁布冠,均不见传记,殊为杜撰。又每冠必绘之为图,若亲见其形制者,虚诞尤甚
。卷首有永乐甲辰刑部员外郎尤芳序,谓孟容多艺能,凡所制冠,必遵古制,亦不考之甚矣。   △《冠图》·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后亦无序跋。以其书考之,即顾孟容之《冠谱》。作伪者别立新名,而故隐作者之姓字也。   △《汝水巾谱》·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术旬撰。术旬字均焉,自号汝水居士,辽简王植七世孙。由辅国中尉换授镇江府通判,迁户部主事。此书载古今巾式凡三十二图,自华阳巾以下十三种,或采古书,或徵画籍,而仿为之。然叙次多舛略,如折上巾、葛巾、幅巾,其尺幅形制,皆可考见,乃略而不叙。又明制本有软巾诸色,及俗尚之凌等巾,亦俱失于登载。至贝叶巾以下十九种,则无所证据,皆术旬以意创为之耳。   △《香国》·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毛晋撰。晋有《毛诗陆疏广要》,已着录。是编杂录香事,或着所出,或不着所出,皆陈因习见之词,亦多庞杂割裂。如狄香一条云,洒扫清枕席,芬以狄香。,履也。狄香,外国之香也。注曰,见张衡同声歌。案洒扫二句,实同声歌之语。履也以下,乃后人解释之文,岂得曰见同声歌乎?全书大抵似此,不足据也。   △《素园石谱》·四卷(浙江汪启
淑家藏本)   明林有麟撰。有麟有《青莲舫琴雅》,已着录。是编乃有麟于所居素园辟玄池馆以聚奇石。因采宣和以后石之见于往籍者凡百种,具绘为图,缀以前人题咏。始蜀中永宁石,终于松江普照寺达摩石。大抵以意摹写,未必能一一肖其真也。   △《石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郁撰。字开之,松江人。是书成于万历丁巳。杂录古来石名,颇无伦次。又多剽取类书杂记,至屠隆、陈继儒之语亦据为典故,则大略可睹矣。   △《怪石赞》·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宋荦撰。昔苏轼作《怪石供》,而齐安之石遂名天下。荦官黄州通判时,得其佳者十有六,各为制名。一曰宜春胜,一曰达摩影,一曰紫鸳覆卵,一曰寒潭秋藻,一曰红蜀锦,一曰朱霞笼月,一曰鬼面石,一曰玉贝叶,一曰三台象,一曰双白眼,一曰红虾蟆,一曰鸲瞿眼,一曰玉蟾蜍,一曰杨妃瘢,一曰赛猫睛,一曰冰天月。各纪其状而系以赞,成于康熙四年。   △《观石后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奇龄有《仲氏易》,已着录。是编皆记其客福建时所得寿山诸石,一一详其形色,凡四十有九。自序谓尝见友人高兆作《观石一录》,流传人间,故此曰《后录》。其记寿山之石,明谢在杭
始言之,然未之见。后山僧偶磨为印,亦不甚着名。国朝陈自浴乃赍粮开斫,大着于世,其事在康熙戊申。考古人印惟铜玉最伙。顾氏《印薮》或间注绿宝石印,亦不知其为何宝石。其以灯光冻石作印,则始于文彭,国朝初已久行于世,不待康熙七年陈自浴始采而鬻之。奇龄第据所见言之耳。   △《汉甘泉宫瓦记》·一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林佶撰。佶字吉人,侯官人。康熙乙卯举人。直武英殿壬辰特赐进士,授内阁中书。此瓦乃佶之兄侗得于陕西石门山中,琢以为研,今其后人犹藏之。瓦背一印,外圆而中以格斗界之。字随格斗作三角形,其文曰长生未央。世亦多有拓本。王士祯诗注及此卷末张潮跋均以为长生甘泉四字,误也。   ──右“谱录类”器物之属,三十一部,二百十九卷,皆附《存目》。   △《茶寮记》·一卷(内府藏本)   明陆树声撰。树声有《平泉题跋》,已着录。树声初入翰林,与严嵩不合。罢归后张居正柄国,欲招致之,亦不肯就。此编即其家居之时与终南山僧明亮同试天池茶而作。分人品、品泉、烹点、尝茶、茶候、茶侣、茶勋七则,均寥寥数言,姑以寄意而已,不足以资考核也。   △《茶约》·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何彬然撰。彬然字文长,一字
宁野,蕲州人。是书成于万历己未。略仿陆羽《茶经》之例,分种法、审候、采撷、就制、收贮、择水、候汤、器具、丽饮九则,后又附茶九难一则。   △《别本茶经》·三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曰玉茗堂主人阅。玉茗堂主人,汤显祖之别号也。显祖有《五侯青》,《字海》已着录。是编取陆羽之书合为一卷,后附《水辨》、《外集》各一卷,然编次无法,疏舛颇多。如皇甫冉送陆鸿渐山人采茶诗,讹为皇甫曾。欧阳修大明水、浮槎山水二记,列东坡《志林》之后。雀舌下材一条出沈括《梦溪笔谈》,题下失注书名,连于唐人张又《新煎茶水记》之后,遂似又新之作。皮日休《茶中杂咏》序删诗存序,以冠篇首,改名《茶经序》。《陆羽传》删去《唐书》旧赞,别加童史氏承叙赞语。冗杂颠倒,毫无体例,显祖似不至此,殆庸劣坊贾托名欤。   △《茶董》·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夏树芳撰。树芳字茂卿,江阴人。是编杂录南北朝至宋、金茶事,不及采造煎试之法,但摭诗句启实,然疏漏特甚,舛误亦多。其曰《茶董》者,以《世说记》干宝为鬼之董狐,袭其文也。前有陈继儒序,卷首又题继儒补,其气类如是,则其书不足诘矣。   △《茗笈》·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屠本撰。本有《闽中海错疏》,已着录。是编杂论茗事。上卷分溯源、得地、乘时、揆制、藏茗、品泉、候火、定汤八章,下卷分点瀹、辨器、申忌、防滥、戒淆、相宜、衡鉴、元赏八章,每章多引诸书论茶之语,而前引以赞,后系以评。又取陆羽《茶经》分冠各篇,顶格书之,其他诸书皆亚一格书之。然割裂,已非《茶经》之全文。点瀹二章,并无《茶经》可引,则竟阙之。核其体例,似疏解《茶经》,又不似疏解《茶经》,似增删《茶经》,又不似增删《茶经》,纷纭错乱,殊不解其何意也。   △《茗史》·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万邦宁撰。邦宁,奉节人。天启壬戌进士。是书不载焙造煎试诸法,惟杂采古今茗事。多从类书撮录而成,未为博奥。   △《茶疏》·一卷(内府藏本)   明许次纾撰。次纾字然明,钱塘人。是书凡三十九则,论采摘收贮烹点之法颇详。中间择水一条,误以金山顶上井为中泠泉,考证殊为疏舛。   △《茶史》·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国朝刘源长撰。源长字介祉,淮安人。是编上卷记茶品,下卷记饮茶,其分子目三十,冗碎殊甚。卷端题名,自称曰八十翁。盖暮年颐养,姑以寄意而已,不足以言着书也。   △《水品》·二卷(浙江
巡抚采进本)   明徐献忠撰。献忠有《吴兴掌故集》,已着录。是编皆品煎茶之水。上卷为总论,一曰源,二曰清,三曰流,四曰甘,五曰寒,六曰品,七曰杂说。下卷详记诸水,自上池水至金山寒穴泉,目录列三十四名,而书中多喷雾崖瀑、万县西山包泉、阳县天师泉、潼川盐亭县飞龙泉、遂宁县灵泉五名。盖目录偶脱。又麻姑山神功泉,目录在铁筛泉后,而书则居前,亦误倒也。其上卷第六篇中驳陆羽所品虎邱石水及二瀑水、吴松江水、张又新所品淮水,第七篇中驳羽煮水初沸调以盐味之说,亦自有见,然时有自相矛盾者。如上卷论瀑水不可饮,下卷乃列喷雾崖瀑,引张商英之说以为偏宜煮茗。下卷济南诸泉条中,论珍珠泉涌出珠泡为山气太盛,不可饮,天台桐柏宫水条,又谓涌起如珠,甘冽入品。恐亦一时兴到之言,不必尽为典要也。旧本题曰《水品全帙》,立名殊不可解。考田崇衡、蒋灼二跋皆称《水品》,无全帙字,疑书仅一册,藏┑家插架题签,于《水品》下写全帙字,传写者误连为书名也。今从旧跋,仍题曰《水品》焉。   △《煮泉小品》·一卷(内府藏本)   明田艺衡撰。艺衡有《大明同文集》,已着录。是书凡分十类,一源泉,二石流,三清寒,四甘香,五宜茶,六灵水,七异泉,
八江水,九井水,十绪谈。大抵原本旧文,未能标异于《水品》、《茶经》之外。   △《汤品》·(无卷数,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分十六品。首为煎法,以老嫩言者凡三品。次为注法,以缓急言者凡三品。次以器标者凡五品。次以薪论者凡五品。大抵成书,不足以资观览。   △《酒谱》·一卷(内府藏本)   旧本题临安徐炬撰,不着时代。所载赐条中有洪武南市十四楼及顾佐奏禁挟妓事,是明人也。其序自云,采唐汝阳王等十三家书而成。然引据每多讹舛,如以梁刘孝标松子玉浆、卫卿液二句为送酒与苏轼之启,以魏武帝何以解忧、惟有杜康二句为出焦赣《易林》,以月泉吟社村歌聒耳乌盐角、社酒柔情玉练槌二句与李白遥看汉水鸭头绿、正似葡萄初泼醅二句皆为杜甫诗,以《水经注》刘白堕之事为出《五斗先生传》,以前定录松醪春之名为东坡诗。如斯之类,几于条条有之,亦可谓不学无术矣。   △《酒史》·六卷(内府藏本)   明冯时化撰。前有隆庆庚申赵惟卿序,称时化字应龙,别号与川,晚自号无怀山人,而不着其里籍。其书分酒系、酒品、酒献、酒述、酒馀、酒考,皆酒之诗文与故实,然舛陋殊甚。其酒考中一条云,羽觞见王右军,其《兰亭序》
云,羽觞随波,则其他可知矣。卷末载吴淑《事类赋》中《酒赋》一篇,以补其遗,题曰燕山居士,亦不知其为何许人也。又浙江鲍士恭家别本,其文并同,而改题曰徐渭撰。案书中所载有袁宏道《觞政酒评》,渭集虽宏道所编,然宏道实不及见渭,渭何由收宏道作乎?其为坊贾伪题明矣。   △《觞政》·一卷(内府藏本)   明袁宏道撰。宏道字无学,公安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吏部稽勋司郎中。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书纪觞政凡十六则。前有宏道引语,谓采古科之简正者,附以新条,为醉乡甲令。朱国桢《涌幢小品》曰,袁中郎不善饮而好谈饮,着有《觞政》一篇,即此书也。   △《酒概》·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沈撰。自题曰震旦醚民父。前有自序一首,则称曰褐之父。沈沈,名号诡谲,不知何许人。每卷所署校正姓氏,皆称海陵,则刻于泰州者也。其书仿陆羽《茶经》之体,以类酒事。一卷三目,曰酒、名、器。二卷七目,曰释、法、造、出、称、量、饮。三卷六目,曰评、僻、寄、缘、事、异。四卷六目,曰功、德、戒、乱、令、文。杂引诸书,体例丛碎,至以孔子为酒圣,阮籍、陶潜、王绩、邵雍为四配,尤妄诞矣。   △《酒部汇考》·十八卷(江苏巡抚采
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卷三末载国朝康熙三十年禁止直隶所属地方以蒸酒糜米谷上谕一条,当为近人所着矣。所录自经史以及稗乘诗词凡涉于酒者徵采颇富。分为汇考六卷,总论一卷,纪事五卷,杂录、外编各一卷,艺文四卷。然编次错杂,殊乏体裁。每卷之首,空前二行,而以酒部汇考为子目。意其欲辑类书而未成,此其一门之稿也。   △《疏食谱》·一卷(内府藏本)   明汪士贤《山居杂志》载此书,题曰清漳陈达叟撰,不着时代。《千顷堂书目》亦作达叟,题曰宋人。考左圭《百川学海》载有此书,则宋人无疑。然《百川学海》所刻,其序自称本心翁,而书前标题乃作门人清漳友善书堂陈达叟编,则达叟乃编其师之书,非所自撰也。所载食品二十种,各系以赞,皆粗粝草具,故曰疏食。《千顷堂书目》加草作蔬,失其旨矣。   △《饮膳正要》·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和斯辉撰。和斯辉官饮膳太医,其始末未详。是编前有天历三年进书奏,称世祖设掌饮膳太医四人。于《本草》内选无毒,无相反,可久食,补益药味,与饮食相宜,调和五味。及以每日所造珍品御膳,所职何人,所用何物,标注于历,以验后效。和斯辉自延间选充是职,因以进用奇珍异馔,汤膏煎造,及
诸家本草名医方术,并日所必用肉果菜,取其性味补益者,集成一书。虞集奉敕为之序。所言皆当时之制,其中如邹店井水之类,颇足以资考证。惟神仙服食一门,词多荒诞耳。   △《易牙遗意》·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旧本题元韩奕撰。奕字公望,平江人。生于元文宗时,入明遁迹不仕,终于布衣。是编仿《古食经》之遗,上卷为酝造、脯、蔬菜三类,下卷为笼造、炉造、糕饼、汤饼、斋食、果实、诸汤、诸药八类。周履靖校刊,称为当时豪家所珍。考奕与王宾、王履齐名,明初称吴中三高士,未必营心刀俎若此,或好事者伪撰,托名于奕耶。周氏《夷门广牍》、胡氏《格致丛书》、曹氏《学海类编》所载古书,十有九伪,大抵不足据也。   △《饮食须知》·八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元贾铭撰。铭,海宁人,自号华山老人。元时尝官万户。入明已百岁,太祖召见,问其平日颐养之法。对云,要在慎饮食。因以此书进览,赐宴礼部而回。至百有六岁乃卒。书中所载,自水火以及蔬果诸物,各疏其反忌,皆从诸家本草中摘叙成书。自序谓物性有相反相忌,《本草》疏注各物,皆损益相半,令人莫可适从,兹专选其反忌,汇成一编。然别无出于《本草》之外者,不足取也。   △《
馔史》·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旧本题曰元人,亦臆度之也。其书杂记饮食故事。所采如《酉阳杂俎》、《东京梦华录》、《武林旧事》之类,大抵习见。又以《馔史》为名,而波及食量,已为支蔓。乃并刘邕嗜痂,权长孺嗜爪甲,鲜于叔明嗜臭虫事,亦并阑入。皆与馔无涉,益乖体例矣。   △《天厨聚珍妙馔集》·一卷(永乐大典本)   不着撰人名氏。所言皆制造饮食法度科例,分类编次。有汝阳史维泉序,曰,东原鬻书,李顺之购得善本,目之曰《天厨聚珍妙馔集》,将锓梓以广其传。盖旧有其书,而李顺之刻之,为题此名,当时已不知谁所作矣。   △《居常饮馔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曹寅撰。寅字子清,号楝亭,镶蓝旗汉军。康熙中巡视两淮盐政,加通政司衔,是编以前代所传饮膳之法,汇成一编。一曰宋王灼糖霜谱,二、三曰宋东Т叟粥品及粉面品,四曰元倪瓒泉史,五曰元海滨逸叟制脯法,六曰明王叔承酿录,七曰明释智舷茗笺,八、九曰明灌畦老叟蔬香谱及制蔬品法。中间糖霜谱,寅已别刻入所辑楝亭十种,其他亦颇散见于《说郛》诸书云。   ──右“谱录类”食谱之属,二十三部,六十四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
《唐昌玉蕊辨证》·一卷(内府藏本)   宋周必大撰。必大有《玉堂杂记》,已着录。唐昌观玉蕊花,传自唐时。宋祁疑为琼花,黄庭坚以为花,必大以为皆非是,故记所目验者辨证之。原载《平园集》中。此本乃毛晋摘出,刻入《津逮秘书》者也。   △《琼花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端撰。端字惟正,鄞县人。成化间寓居扬州。是集采摭前人琼花篇什,汇为一编,以备故实。首冠杜ヵ《琼花记》,故或题曰杜ヵ《琼花谱》。考ヵ,宋人,字叔高,端平初以布衣召入馆阁校雠,此本载及元,明,非ヵ作也。又钱曾《读书敏求记》载《琼花考》一卷,成化丁未杨端木辑,与此本序文年月合,当即一人一书,钱曾衍一木字耳。范钦天一阁所藏别有《扬州琼花集》,以杂文为一卷,诗为一卷,词为一卷,盖即因此本而分析其卷帙,亦题曰杨端,则木字为误增审矣。   △《天彭牡丹谱》·一卷(内府藏本)   宋陆游撰。游有《入蜀记》,已着录。是编记蜀天彭花事之盛,已载《渭南文集》第四十二卷。此其别行之本也。   △《亳州牡丹志》·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千顷堂书目》列朱统A11《牡丹志》后,疑亦统A11作也。亳之牡丹始薛蕙,亳之《牡丹志
》始薛凤翔。此本与凤翔书不同,而简略殊甚。后附牡丹杂事四条。第一条称神隐者,乃明宁王权之别号。第二条称上皇召至骊山,当为唐玄宗。第三条称太祖断宫嫔腕者,不知为明为宋,大抵齐东之语。第四条乃张牡丹会事。皆与亳州无与,不审何以载入也。   △《牡丹史》·四卷(内府藏本)   明薛凤翔撰。凤翔字公仪,亳州人。由例贡仕至鸿胪寺少卿。明时亳中牡丹最盛,凤翔家园种艺尤多,因着是编,盖本欧阳修谱而推广之。然记一花木之微,至于规仿史例,为纪、表、书、传、外传、别传、花考、神异、方术、艺文等目,则明人粉饰之习,不及修谱之简质有体矣。   △《香雪林集》·二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思义编。思义有《宋史纂要》,已着录。是编凡梅图二卷,咏梅诗词文赋二十二卷,终以画梅图谱二卷。   △《兰谱》·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王贵学撰。贵学字进叔,临江人。谱凡六则,一曰品第之等,二曰灌溉之候,三曰分析之法,四曰沙泥之宜,五曰爱养之地,六曰兰品之产。贵学不知何许人。是书诸家书目亦皆不着录,惟见于陶宗仪《说郛》。王世贞尝云,《兰谱》惟宋王进叔本为最善,盖即指《说郛》本也。此本为毛晋所刊,盖得诸金坛于锵者。
然视《说郛》本尚少三十馀条,则已非完书矣。   △《兰易》·一卷、附录《兰易十二翼》·一卷、《兰史》·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是书上卷为《兰易》,一名《天根易》,题宋鹿亭翁撰。朱彝尊《经义考》载其自序云,《兰易》始于复,故曰天根。又载冯京序云,《兰易》一卷,受之四明山中田父,书端称鹿亭翁着。按《郡县志》,山有鹿亭,今迷不知处,无问作者姓氏矣,要是宋代隐者云云。此本已无自序,盖传写佚之。其书以复、临、泰、大壮、、乾、后、Т、否观、剥、坤十二月卦为兰消长之机,每卦各缀以词,其文如彖,下又各系以词,其文如象传,备述出纳栽培之法,盖戏仿《周易》为《兰谱》耳。又附口诀二条,兰月令十二章,不知谁作。下卷为《兰易十二翼》,述养兰宜忌十二条,题曰蕈溪子,考《经义考》载冯京序,此本题曰蕈溪子,则蕈溪子即京也。其序称鹿亭翁为宋代隐者,则非宋之冯京,当别一人而同姓名矣。末为《兰史》一卷,亦题蕈溪子撰。首列兰表,依汉书古今人表例,分列九等,而下中、下下二等,阙而不录。次为兰本纪,所列凡三种。次为兰世家,所列凡十一种。次为兰列传,所列凡二十种。次为兰外纪,所列凡九种。次为兰外传,所列凡五种。盖鹿亭翁戏拟
经,京既戏拟传,又戏拟史也。其《兰易》为词人狡犭会之作,与《易》义本无所涉,朱彝尊列之拟经门中,殊乖体例。今并改列之谱录,庶存其真焉。   △《艺菊志》·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国朝陆廷灿撰。廷灿有《续茶经》,已着录。廷灿居南朔镇,在槎溪之上,艺菊数亩,王为绘《艺菊图》,一时多为题咏。廷灿因广徵菊事,以作此志。凡分六类,曰考,曰谱,曰法,曰文,曰诗,曰词,而以艺菊图题词附之。   △《茶花谱》·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朴静子撰,不着名氏。前有康熙己亥自序,盖其官漳州时所作也。茶花盛于闽南,而以日本洋种为尤胜。是编上卷为花品,凡四十三种。其文欲以新隽冷峭学屠隆、陈继儒之步,而纤佻弥甚。如叙虎斑曰,经红纬白,依稀借机杼于阴阳,非锦之一种而何。不然,驺虞仁兽,血迹安从掩异文?补录雄品,风来树底,莫教咆哮于芳丛云云。是何等语乎?中卷为咏花之作,凡七言绝句六十七首。下卷则种植之法也。   △《永昌二芳记》·三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张志淳撰。志淳自号南园野人,南籍,江宁人。成化甲辰进士,官至户部侍郎。坐刘瑾党,勒致仕。其名见《明史·焦芳传》中,然无事迹可见,疑亦康海王九
思之类也。是编以永昌所产山茶、杜鹃二花为一谱。上卷山茶花品三十六种,中卷杜鹃花品二十种,下卷则二花之故实诗文。其论踯躅、山榴、杜鹃之名自唐已无别,谓杜鹃但可名山石榴,不可名踯躅。踯躅为杜鹃别种,其花攒为大朵,非若杜鹃小朵各开,俗名映山红,无所谓黄紫碧者。韩愈、元稹、梅尧臣诗并误,其考证亦不苟也。   △《瓶花谱》·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谦德撰。谦德后改名丑,有《清河书画舫》,已着录。是书首品瓶,次品花以及折枝插贮等事,而终以护瓶。据书首自序,盖其稚龄所作也。   △《荔支通谱》·十六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邓庆き撰。庆き字道协,福州人。是书以诸家荔支谱辑为一篇,故曰通谱。凡蔡襄谱一卷,徐勃谱七卷,庆き所自为谱六卷,附宋珏谱一卷,曹蕃谱一卷。蔡谱尚已,徐谱所收如《十八娘别传》之类,邓谱所收如《鲍山荔支梦》之类,皆近传奇。宋谱福业诸说,不脱明人小品习气。曹谱差简质,犹有古格。   △《┺梅谱》·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释真一撰。真一居杭州法华山龙归坞,其地多┺,梅花亦极盛,因各为作谱,书成于天启七年。   △《澹圃芋纪》·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杨德周撰。赵士
骏复增定之。德周字齐庄,鄞县人。万历壬子举人。官高唐县知县。士骏字西星,亦鄞县人。其书专纪芋魁典故,凡十类,一名,二艺,三食,四忌,五事,六论,七诗,八赋,九谣,十方,采摭颇详。   △《竹谱》·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陈鼎撰。鼎有《东林列传》,已着录。此书记竹之异者凡六十条。   △《笺卉》·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菘撰。菘字绮园,歙县人。黄山僧雪花尝以黄山所产诸卉绘为图,宋荦为题句。菘因各为作笺,凡三十五条。   △《苔谱》·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汪宪撰。宪有《说文系传考异》,已着录。是编杂录苔之文句故实。卷一曰释名卷,二曰总叙苔,卷三曰诸品苔,卷四、卷五曰苔生处所,卷六曰杂录。   △《学圃杂疏》·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着录。兹编皆记其圃中所有暨闻见所及者,分花、果、蔬、瓜、豆、竹六类,各疏其品目及栽植之法。大致以花为主,而草木之类则从略。书止一卷,《续说郛》以花疏、果疏各分为卷者非也。   △《群芳谱》·三十卷(内府藏本)   明王象晋撰。象晋字荩臣,山东新城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浙江右布政使。是书凡天谱三卷,岁
谱四卷,谱一卷,蔬谱二卷,果谱四卷,茶竹谱三卷,桑麻葛苎谱一卷,药谱三卷,木谱三卷,花谱三卷,卉谱二卷,鹤鱼谱一卷。略于种植而详于疗治之法与典故艺文,割裂,颇无足取。圣祖仁皇帝诏儒臣删其春驳,正其舛谬,复为拾遗补阙,成《广群芳谱》一书,昭示万世。覆视是编,真已陈之土苴矣。   △《汝南圃史》·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周文华撰。文华字含章,苏州人。前有万历庚申陈元素序,称之曰光禄君。不知为光禄何官也。文华自序,称因见允斋《花史》,嫌其未备,补葺是书。凡分月令栽种花果、木果、水果、木本花、条刺花、草木花、竹木草、蔬菜、瓜豆十二门,皆叙述栽种之法,间以诗词。大抵就江南所有言之,故河北婆,岭表荔支之属,亦不着录。较他书剽刂陈言,侈陈珍怪者较为切实。惟分部多有未确,如西瓜不入瓜豆而入水果,枸杞不入条刺而入菜蔬,皆非其类。   △《花史左编》·二十七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路撰。路字仲遵,嘉兴人。此书皆载花之品目故实,分类编辑。属辞隶事,多涉佻纤,不出明季小品之习。《浙江通志》载王路《花史》二十四卷,有天启元年李日华序。今此本二十七卷,无日华序,而前有陈继儒序,与路所作小
引,皆称二十四卷。又此本二十五卷花之友,二十七卷花之器,皆题潭宣猷驭子补,二十二卷花麈,题百花主人辑。则路书本二十四卷,此三卷乃后人所补入,而刊书者并为一目耳。又路小序称此书为左编,别有右编为花之辞翰,约一十二卷,盖有其名而未成书者也。   △《花史》·十卷(内府藏本)   明吴彦匡撰。彦匡爵里未详。是书盖本常熟蒋养《花编》,松江曹介人《花品》二书推而广之,得百有馀种,每一花为一类,各加神品、妙品、佳品、能品、具品、逸品标目,附以前人遗事及咏花诗歌。大都以意为之,所品第不必皆确也。   △《花里活》·三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陈诗教撰。诗教字四可,秀水人。是编辑古今花卉故实,按代分编,然皆因袭陈言,别无奇僻,考证尤多疏漏。如云五代梁有王彦章,吴亦有王彦章,不知杨行密之将乃王茂章,后归梁改名景仁,并无所谓王彦章者,其舛谬率皆此类。至《花里活》之名盖用李贺诗秦宫一生花里活句,然秦宫何人,而可以援自比乎?失考甚矣。   △《倦圃莳植记》·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溶撰。溶有《崇祯五十宰相传》,已着录。兹编乃溶自山西阳和道归里,筑室范蠡湖上,名曰倦圃,多植花木其间,因记其圃
中所有。分花卉二卷,竹树一卷,各疏其名品故实,及种植之法。溶学本赡博,故引据多有可观,惟下语颇涉纤仄,尚未脱明季小品积习。前有自序,题康熙甲子。案溶卒于康熙二十四年乙丑,年八十三,则此书乃其晚年游戏之笔也。   △《北墅抱瓮录》·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高士奇撰。士奇有《春秋地名考略》,已着录。此书前有康熙庚午自序,乃其告归后所作,北墅者,所居别业之名也。墅中莳植花木颇多,士奇因取果树卉竹蔬茹药蔓之类,各疏其形色品状,以为此编,凡二百二十二种,其叙录颇为详备。   △《名花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西湖居易主人撰,不着名氏,亦无序跋。其书杂抄《群芳谱》之类而成,盖近人作。所列凡九十二种,而附以瓶花诀、盆种诀、十二月花木诀。所言种植之法,挂漏不详,间附故实,尤冗杂无绪。观其开卷叙梅一段,字句凡鄙,引用谬误,不过粗识文义之人,偶然抄录成册耳。   △《衣生马记》·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郭子章撰。子章有《衣生易解》,已着录。是编摭载籍中所记马事,分上、下二篇。援引颇博,皆着所采书名,较明人他说部颇有根据。唯以宛马为晋泰始时所献,不知汉时已有之;又以果下马为
出于《魏志》,不知亦载于《汉书》,捃拾未免稍略耳。   △《虎荟》·六卷(内府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着录。是编末有黄庭凤跋,谓继儒病疟,王犀登贻以虎苑一帙佩之,而疟愈,遂为是书。凡所引用,多拉杂无伦。若《周礼》司尊彝,裸用虎彝、隹彝,《汉书》履虎尾纟句履之类,与谈虎无涉,亦皆漫为牵缀,真所谓无关体要者也。   △《画眉笔谈》·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均撰。均字康畴,歙县人。此书皆记豢养画眉鸟之事,本不足道,然养鹰诸法,古人着录。姑存其目,以备博物之一端。   △《晴川蟹录》·四卷、《后录》·四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孙之撰。之所辑《尚书大传》,已着录。是编搜采蟹之诗文故实,分谱录、事录、文录、诗录四门,后录又分事典、赋咏、食宪、拾遗四门。掇拾,冗杂无绪,在晴川八识之中,最为下乘。远不逮傅肱、高似孙二家书也。   △《蛇谱》·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鼎撰。此书记蛇之异者凡六十三则,大抵皆蛮荒异怪之谈,不为徵信。其五十三则以后,皆录《山海经》之文,尤为剿说。   △《禽虫述》·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闽中袁达德撰。
徐勃《笔精》云,《山居杂卷》中《禽虫述》一卷,乃闽中袁达撰。达字德修,程荣署曰袁达德。传之后世,谁能辨其姓名乎?案《千顷堂书目》载此书,亦云袁达字德修,闽县人,正德癸酉举人,官贵溪县知县,降补湖广都司经历,与勃语相合。然则此书实出袁达,刊本误衍德字也。其书述禽虫名义典故,兼仿《禽经》、《埤雅》之体,联络成文,亦或间以排偶,但有章段,不分门目,亦无注释,不免为之学。   △《虫天志》·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沈宏正撰。宏正,嘉定人。是书集鸟兽虫鱼异事,分为六部。庄子云,惟虫能虫,惟虫能天,书之命名盖取于此。   △《乌衣香牒》·四卷、《春驹小谱》·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邦彦撰。邦彦字世南。此本题匏庐道人,其自号也。海宁人。康熙癸未进士,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乌衣香牒》皆采摭燕事。凡分八门,前有乾隆戊午邦彦自序云,分为三卷。而此多一卷,疑刊刻之时分四卷,以均页数,而序则未及追改耳。《春驹小谱》皆采摭蝶事,分为五门。盖欲仿宋人《蟹录》之例,以为谈助。然罗虽广,而考核多疏。一时寄兴之作,固不暇于精审也。──右“谱录类”草木鸟兽虫鱼之属,三十五部,二百二卷,皆附《
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