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十四 子部二十四 艺术类存目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山水松石格》·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梁孝元皇帝撰。案是书《宋·艺文志》始着录。其文凡鄙,不类六朝人语。且元帝之画,《南史》载有宣尼像,《金楼子》载有职贡图,《历代名画记》载有《蕃客入朝图》、《游春苑图》、《鹿图》、《师利图》、《鹣鹤陂泽图》、《芙蓉湖醮鼎图》,《贞观画史》载有文殊像,是其擅长,惟在人物。故姚最《续画品录》惟称湘东王殿下工于像人,特尽神妙。未闻以山水松石传,安有此书也?
  △《后画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唐释彦撰。前有彦自序,称为帝京寺录,就所见长安名画,系以品题,凡三十七人,盖以续姚最之书者。序题贞观九年,故称阎立本犹为司平太常伯,然末一人为广陵郡仓曹参军李凑。考张彦远《名画记》,李凑,林甫之侄也。初为广陵仓曹,天宝中贬明州象山尉。尤工绮罗人物,为时惊绝。则凑为明皇时人。彦远在太宗之世,何以能预录之乎?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曰,僧之评,最为谬误,传写又复脱错,殊不足看也。是真本尚不足重,无论伪本矣。
  △《续画品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唐李嗣真撰。案《旧唐书》,李嗣真,滑州匡城人。永昌中拜御史中丞知大夫事,为来俊臣所陷,配流岭南。万岁通天中徵还,行至桂阳卒。此本前题结衔为御史大夫,而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亦称为李大夫,与《旧唐书》合,彦远又称嗣真为尹琳弟子,善画佛道鬼神。琳,高宗时人,时代亦符。当即其人也。是书名载《唐·艺文志》,朱景元《唐朝名画录》序,称嗣真空录人名,而不记其善恶,无品格高下,与此本体例合。然《名画记》引李嗣真云,曹不兴以一蝇辄擅重价,列于上品,恐为未当。况拂蝇之事,一说是杨修,谢赫黜卫进曹,是涉贵耳之论云云。凡数条。又李绅《尚书故实》亦引嗣真云,顾画屈居第一,然虎头又伏卫协画北风图,是嗣真之书又本有论断,同出唐人而所言互异。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载嗣真《名画记》一卷,又《画人名》一卷,岂彦远所引为《名画记》之文,而此为《画人名》耶。然嗣真唐人,而称梁元帝为湘东殿下,仍同姚最之文。其序又云,今之所载,并谢赫之所遗,转不及最一字,恐嗣真原本已佚,明人剽姚最之书,稍为附益,伪托于嗣真耳。《法书要录》载嗣真《后书品》一卷,所载八十一人,分为十等,各有叙录,又有评有赞,条理秩然。计其《画品》体例,亦必一律,不应草草如此。是尤作伪之明证矣。
  △《画学秘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唐王维撰。词作骈体,而句格皆似南宋人语。王缙编维集,亦不载此篇。明焦《国史经籍志》始着于录,盖近代依托也。明人收入维集,失考甚矣。
  △《山水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唐李成撰。案《宋史·李觉传》,载李成字咸熙,本京兆长安人,唐末徙家青州。工画山水,周枢密王朴将荐其能。会朴卒,郁郁不得志。乾德中,司农卿卫融知陈州,召之,成因挈族而往。刘道醇《宋朝名画评》又载其开宝中举进士,集于春官,邵博《闻见后录》亦称国初营邱李成画山水,然则成为宋人,题唐者误矣。是书《宋志》及晁、陈书目皆不着录,宋人诸家画录亦不言成有是书。殆后人依托其文与《王氏画苑》所载嘉定中李澄叟《山水诀》大同小异。大抵庸俗画工有是口诀,辗转相传,互有损益,随意伪题古人耳。
  △《宣和论画杂评》·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此本为《王氏画苑》所载,题宋徽宗皇帝御撰。勘验其文,即《宣和画谱》中诸论也。明人丛书,往往如是,亦拙于作伪矣。
  △《华光梅谱》·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宋僧仲仁撰。考邓椿《画继》曰,仲仁,会稽人,住衡州华光山。陶宗仪《书史会要》曰,华光长老酷好梅花,方丈植梅数本。每花放时,移床其下,吟咏终日。偶月夜见窗间疏影横斜,萧然可爱,遂以笔规其状。因此好写,得其三昧。黄庭坚诗曰:雅闻华光能墨梅,更乞一枝洗烦恼。此华光画梅所以传也。然庭坚又尝题其平沙远水,则不止能画梅矣。此书盖后人因仲仁之名,依托为之。其口诀一则,词旨凡鄙。其取象一则,附会于太极阴阳奇偶,旁涉讲学家门径,尤乖画家萧散之趣。末有补之总论一则,华光指迷一则。补之即杨无咎字,南宋高宗时始以画梅着。曾敏行《独醒杂志》,载绍兴初有华光寺僧来居清江慧力寺,士人扬补之、谭逢原与之往来,乃得仲仁之传。仲仁在元间、不应先引其说。至华光着书,乃又自引华光之书,其谬尤不待辨矣。
  △《金壶记》·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僧适之撰。适之始末未详,案《拾遗记》载周时浮提国献书生二人,有金壶,壶中墨汁,洒水石皆成篆籀或科斗文字。记之取名,盖出于此。适之原有《金壶字考》一卷,取书之异音者以类相从,标题二字而音其下,其书具有条理。是书杂述书体及能书人名,乃颇为芜杂。如项籍记姓名,扬雄心画之类,杂叙于五十六种书体内,殊为不类。又皆不着出处,亦乖传信之道也。
  △《画山水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宋李澄叟撰。澄叟始末不可考。惟序未自称湘中人,序题嘉定辛巳六月,而中称盘礴乎其间者六十馀年,则高宗末年人,至宁宗时犹存矣。其论画谓南渡以后有李、萧二君,考南渡后画手李姓者不下数十人,萧姓者则无,所考莫详所指。又澄叟仅及绍兴之末,而泛说一条中乃称绍兴中有一晚进,亦殊矛盾。考《画史会要》载元有李澄叟,湘中人,自幼观湘中山水,长游三峡、夔门,或水或陆,尽得其态,写之水墨,甚有妙悟。作《山水诀》一卷。人名、书名与此皆合,惟时代与书中违异。今勘验书中所载,皆世传李成画《山水诀》之文,而小变其字句,始原本散佚,妄人剿李成之书,伪撰此本,又误以为宋人,故全然牾。《王氏画苑》乃与成书并收之,亦失于互勘矣。
  △《竹谱详录》·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元李ぅ撰。ぅ《竹谱》十卷,已于《永乐大典》中采辑着录。此钞其百分之一,乃改题曰《详录》,亻真亦甚矣。
  △《书法钩玄》·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元苏霖撰。霖字子启,镇江人。是书取前人论书之语,始汉扬雄,终宋刘辰翁,凡六十五条。略具梗概,未为该备。其去取亦未精审。
  △《字学新书摘抄》·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元刘惟志撰。惟志,达州人。仕履未详。是编摘录古人论书之语,分四目。曰六书,曰六体,曰书法,曰书评,简略殊甚。详其书名,似先有《字学新书》而惟志摘钞之也。
  △《画纪补遗》·二卷,《元画纪》·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不着撰人名氏。载宋高宗以后元至正以前诸画家,颇多舛错。如马远之父名公显,足名逵,乃以逵为远之弟,以公显为远之孙,并云传家学不逮厥祖,颠倒甚矣。其他脱漏,更指不胜屈也。
  △《法书通释》·二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明张绅撰。绅字士行,一曰字仲绅,《书史会要》但称为山东人,洪武中官浙江布政使。不详为山东何地之人,亦不详其出身。考《明史·吴伯宗传》附载鲍恂事,称洪武十五年吉安余诠、高邮张长年、登州张绅并以明经老成为礼部主事所荐,召至京。恂长年皆以老病辞归。惟绅授县教谕,寻召为右佥都御史,终浙江左布政使。则绅乃登州人,以荐举起家也。是书分十篇,曰八法,曰结构,曰执使,曰篇段,曰从古,曰立式,曰辨体,曰名称,曰利器,曰总论。皆汇集晋、唐以来名论,亦间及苏轼、黄庭坚、姜夔、吾衍之说,所取古人碑帖,只及唐而止,然皆习见之文。立式篇辨古无真书之名,锺、王楷书皆是隶法一条,足正近代俗之陋。其所引法书《瘗鹤铭》前后两见,一列之小楷,一列之大楷,殆校录偶疏耶。案《静志居诗话》曰:张绅工大小篆,精于赏鉴。法书名画,多所品题。撰《法书通释》一卷。今检此本,实为两卷,盖朱彝尊偶误记也。
  △《书学会编》·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黄瑜编。瑜字廷美,华亭人。案明有两黄瑜,皆字廷美,皆景泰天顺间人。其一为黄佐之祖,有《双槐岁抄》,别着录。此黄瑜则天顺六年官肇庆府知府,此书即其在肇庆所刻也。凡四种,一为刘次庄《法帖释文》,一为米芾《书史》,一为黄伯思《法帖刊误》,一为曹士冕《法帖谱系》。无一字之考证,而讹脱至不可读,盖书帕本耳。
  △《书纂》·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惟卷首有翠渠病叟自序。考《明史·儒林传》载周瑛字梁石,莆田人。成化己丑进士,官至四川右布政使。学者称翠渠先生。其号与自序合。又《明史·艺文志》载周瑛书纂五卷,与此本书名卷数并合,盖即瑛书也。分原始、辨体、考法、会通、择佐使五篇。原始篇论六书,辨体篇论古籀、篆、隶、草八分、飞白诸体及历代沿革,考法篇论手法、笔法、书法、会通篇论诸家书,择佐使篇、论笔、墨、纸、砚。大抵掇拾旧文,故名曰纂。自序称其长孙南凤年十有一,作书以授之,故所录多浅近易明云。
  △《书辑》·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着录。是书分为六篇,一曰述通,二曰典通,三曰释通,四曰笔论,五曰体位,六曰古今训。凡所采用诸书,皆胪列于首,而复以法帖源流一篇附其后,尝自书勒石。
  △《明书画史》·三卷、《元朝遗佚附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刘璋撰。璋字圭甫,嘉定人。是书成于正德乙亥。载洪武以来善书画者得三百七十馀人,而释子六人并缀于末。又附元代名家及五季、宋、金之姓氏隐僻者九人,别为一卷。每人寥寥数言,不备本末,粗具梗概而已。
  △《平泉题跋》·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陆树声撰。树声字与吉,平泉其别号也。南直隶华亭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此编皆其题跋书画之文。万历庚寅,其门人黄来、包林芳等别辑刊行,后附以杂着四则。
  △《画苑》·十卷、《画苑补益》·四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画苑》十卷,明王世贞编。《画苑补益》四卷,詹景凤编。世贞有《山堂别集》,已着录。景凤字东图,休宁人。由举人官至平乐府通判。世贞所录,凡谢赫《古画品录》一卷,李嗣真《续画品录》一卷,沙门彦《后画录》一卷,姚最《续画品》一卷,裴孝源《贞观公私画史》一卷,沈括《图画歌》一篇,荆浩《笔法记》一篇,王维《山水论》一篇,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十卷,刘道醇《宋朝名画评》三卷,朱景元《唐朝名画录》一卷,陈询直《五代名画补遗》一卷,(案:此书刘道醇作陈询直,乃沿《文献通考》之误,语详本条下。)邓椿《画继》十卷,黄休复《益州名画录》三卷,米芾《海岳画史》一卷,计十五篇。景凤所补,凡梁元帝《山水松石格》一篇,王维《画山水秘诀》一篇,荆浩《论画山水赋》一篇,李成《山水诀》一篇,郭熙《林泉高致》一卷,淳思《画论》一卷,《纪艺》一卷,宣和《论画杂评》一卷,韩纯全《山水纯全集》一卷,李澄叟《画山水诀》一卷,无名氏《论画山水歌》一篇,李チ《画品》一卷,华光和尚《梅谱》一卷、李ぅ《竹谱详录》一卷,张退公《墨竹记》一篇,董《广川画跋》六卷。计十六种。
  △《王氏书苑》·十卷、《书苑补益》·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是书亦明王世贞编,詹景凤续编。初,世贞纂《古书家言》多至八十馀卷。抚郧阳时,择取十数种付梓,版藏襄阳郡斋。因水涨漂失,寻复以刻本五种畀王元贞,翻刻于金陵,题曰《王氏书苑》。万历辛卯,元贞与詹景凤续刻八种,题曰《书苑补益》。世贞《书苑》五种,曰张彦远《法书要录》十卷,米芾《海岳书史》一卷,苏霖《书法钩玄》四卷,黄伯思《东观馀论》二卷,黄讠乃《东观馀论附录》一卷。《景凤补益》八种,曰孙过庭《书谱》一卷,姜夔《续书谱》一卷,米芾《宝章待访录》一卷,欧阳修《试笔》一卷,宋高宗《翰墨志》一卷,曹士冕《法帖谱系杂说》二卷,吾邱衍《学古编》二卷,刘惟志《字学新书摘抄》一卷。诸书皆有别本单行,世贞特裒合刻版,遂自立名目,是则明人锢习,虽贤者不免矣。朱国贞《涌幢小品》曰:王州不善书,好谈书法。其言曰,吾腕有鬼,吾眼有神。此说一倡,于是不善画者好谈画,不善诗文者好谈诗文,极于禅玄,莫不皆然。古语云: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吾友董思白,于书画一时独步,然对人绝不齿及也。其诋讠其世贞至矣。然世贞品题书画,赏鉴家实不以为谬,殆以好谈致谤欤。如此书及《画苑》,皆其好谈之一徵也。
  △《州山人题跋》·七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王世贞撰。考《州四部稿》有杂文跋、墨迹跋、墨刻跋、画跋、佛经跋诸类,此本惟墨迹跋三卷,墨刻跋四卷。其文与稿中所载又颇详略不同,疑当时抄撮以成帙,其后又经删定入集。如《集古录》有真迹、集本之殊也。
  △《中麓画品》·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李开先撰。开先字伯华,中麓其号也,章邱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明史·文苑传》附载陈束传中。称其性好蓄书,藏书之名闻天下。今其书目不传,乃传其《画品》。大致仿谢赫、姚最之例,品明一代之画,分为五品,每品之中,优劣兼陈。王士祯《香祖笔记》曰:章邱李中麓太常,藏书画极富,自负赏鉴,尝作《画品》,次第明人,以戴文进、吴伟、陶成、杜堇为第一等,倪瓒、庄麟为次等,而沈周、唐寅居四等,持论与吴人颇异。王州与之善,尝言过中麓草堂,尽观所藏画,无一佳者。而中麓谓文进画高过元人,不及宋人,亦未足为定论也云云。则是编之持论偏僻,可知矣。
  △《笔元要旨》·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徐渭撰。渭字文清,后更字文长,山阴人。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编论书,专以运笔为主,大概诸米氏。
  △《吴郡丹青志》·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犀登撰。犀登字百,吴县人。嘉靖中布衣。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编所载,神品一人,曰沈周;附三人,曰周之父恒,伯贞,恒之师杜琼。妙品四人,曰宋克、唐寅、文徵明、张灵。附四人,曰徵明之子嘉,侄伯仁,曰朱生、周官。能品四人,曰夏昶、夏、周臣、仇英。逸品三人,曰刘珏、陈淳、陈栝。遗耆三人,曰黄公望、赵原、陈惟允。栖旅二人,曰徐贲、张羽。闺秀一人,曰仇氏。各为传赞,词皆纤佻。至以仇氏善画为牝鸡之晨,亦可谓不善数典矣。
  △《绘林题识》·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显节编。显节始末未详。万历中,秀水周履靖钩摹古今名画勒于石,题曰《绘林》。一时文士多有题识。显节汇次成帙,凡四十二人。显节亦在其中。
  △《海内名家工画能事》·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凤翼撰。凤翼有《梦占类考》,已着录。是编采辑前人论画绪言,然语多浅近,仅可以教俗工。中有戴逵、王维论画之辞,尤出于依托,凤翼不能辨也。
  △《画禅》·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明释莲儒撰。莲儒自称白石山衲子,其始末未详。自跋谓古尊宿六十馀家,见于《王氏画苑》及夏士良《图绘宝鉴》,则嘉隆以后人矣。所纪自惠觉以下迄智海,凡缁流之能画者皆列焉。然元僧中如绝照之见于《俟集》,天然之见于《林屋漫稿》,枯林之见于《桂隐集》,南岳及莲公之见于《梧溪集》,镜塘之见于《玩斋集》者,悉佚不载。则其挂漏尚多矣。
  △《湖州竹派》·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释莲儒撰。记文同画竹之派凡二十人。莲儒在明中叶以后,而书中称山谷为余作诗云云,又称余问子瞻云云,而后乃及金、元诸人。时代殊相剌谬。今以所载考之。其李公择妹、苏轼二条乃米芾《画史》之文,黄斌老、黄彝、张昌嗣、文氏、杨吉老、程堂六条乃邓椿《画继》之文,刘仲怀、王士英、蔡、李ぅ、李士行、乔达、李倜、周尧敏、姚雪心、盛昭十条乃夏文彦《图绘宝鉴》之文,吴璜、虞仲文、柯九思、僧溥光四条乃陶宗仪《画史会要》之文,皆剽窃原书。不遗一字。惟赵令庇、俞澄、苏大年三条未知其剽自何书耳。可谓拙于作伪。陈继儒收之《汇秘笈》中,亦失考甚矣。
  △《竹赖画媵》·一卷、《续画媵》·一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明李日华撰。日华有《梅墟先生别录》,已着录。是书皆裒录其题画之作。谓之媵者,作画而附以诗文,如送女而媵以娣侄也。所载诸诗有云霜落蒹葭水国寒,浪花影上渔竿。画成未拟人将去,茶熟香温且自看。又云梦压春寒睡起迟,一林疏雨褪燕脂。诗翁艇子无人见,只有飞来白鹭鸶。又云江乡风物正秋初,山影沈沈树影疏。野老惯游浑不觉,有人天上忆鲈鱼。又云树影苔痕湿不分,栗留声隔几重。沙弥诗梦浑无定,又在沧江野水滨。如此之类,虽风骨未高,而亦潇洒有韵。惟数首以外,语意略同,七律尤颓唐伤格。且有以偶题五字,亦登梨枣,如晚山无限好句,恐未足当枫落吴江冷矣。
  △《墨君题语》·二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
  明项圣谟编。圣谟字孔彰,秀水人。是编皆题咏墨竹之文。上卷为李肇亨作,下卷为李日华作。肇亨字会嘉,嘉兴人,日华之子也。
  △《画说》·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莫是龙撰。是龙字卿,以字行,更字廷韩,华亭人,莫如忠之子也。万历中以贡入国学。《明史·文苑传》附见董其昌传中。其论画以李成为北宗,王维为南宗,而于维尤无间然。又谓有轮廓而无皴法,谓之无笔;有皴法而无轻重、向背、明晦,谓之无墨。颇合画家宗旨。特所录仅十五条,不为详尽。其末一条谓师赵大年、江贯道、北苑、子昂、大李将军、郭忠恕、李成,集其大成,自出机轴。再四五年,文、沈二君不能独步吾吴矣云云。不知其所指何人也。
  △《笔道通会》·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朱象衡编。象衡字朗初,秀水人。是编推广徐渭《笔元要旨》而作,中多述丰坊之语。华亭唐文献为之序。末有象衡自跋:余性稍慧,于法书名迹辨之不爽毫。其言颇近于夸。米芾、黄伯思精鉴入神,论者尚有同异,此事谈何容易乎?
  △《宝绘录》·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泰阶撰。泰阶字爰平,上海人。万历己未进士。其家有宝绘楼,自言多得名画真迹,操论甚高。然如曹不兴画,据南齐谢赫《古画品录》,已仅见其一龙首,不知泰阶何缘得其《海戍图》。又顾恺之、陆探微、展子虔、张僧繇,卷轴累累,皆前古之所未睹,其阎立本、吴道元、王维、李思训、郑虔诸人,以朝代相次,仅厕名第六、七卷中,几以多而见轻矣,揆以事理,似乎不近。且所列历代诸家跋语,如出一手,亦复可疑也。
  △《游鹤堂墨薮》·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周之士撰。之士字士贵,自号四明居士,齐兴人。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列之书家传中,然亦惟采瞿九思序此书之语,是其始末无可考矣。书中称董其昌为恩师,则其昌弟子也。其书上卷论字体源流及笔法大旨,排唐而宗晋。下卷评书家优劣,所称明代能书诸家,俨然以己名列其中。亦可谓躁于自表矣。
  △《书画史》·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着录。此编杂录书画家琐碎之事,间及名迹。所载阙略不备,无裨考证。如载岐阳石鼓、王祥卧冰处、刘蜕文冢之类,亦多伤于泛滥。末附以书画金汤四则,一善趣,一恶魔,一庄严,一落劫,各举十数事以为品骘,尤不脱小品陋习。盖一时风尚使然也。
  △《唐诗画谱》·五卷(内府藏本)
  明黄凤池撰。凤池,徽州人。是书刊于天启中。取唐人五六七言绝句诗各五十首,绘为图谱,而以原诗书于左方。凡三卷。末二卷为花鸟谱,但有图而无诗。则凤池自集其画,附诗谱以行也。
  △《画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沈与文撰。与文自称姑馀山人。是编所载画家,起唐王维,迄元商琦,仅十九人。后附宋叶梦得《评画行》一篇。与文为之注。
  △《画谱》·六卷(内府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首唐六如《画谱》一卷,次《五言唐诗画谱》一卷,次《六言唐诗画谱》一卷,次《七言唐诗画谱》一卷,次《木本花谱》一卷,次《草本花谱》一卷,次扇谱一卷。谱首各有小序,盖明季坊本也。
  △《草书集韵》·五卷(内府藏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取汉章帝以下至于元人草法,依韵编次。每字之下,各注其人。其编次用洪武正韵。盖明人作也。
  △《研山斋墨迹集览》·一卷、《法书集览》·三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国朝孙承泽撰。承泽有《尚书集解》,已着录。是书前有小序,即《庚子销夏记》之序,其文亦与《庚子销夏记》同,惟前后编次颇异,盖即《销夏记》之稿本也。后附元人破临安所得宋书画目一卷,前亦有承泽序。今本《销夏录》无之。核其所列,即元王恽《玉堂嘉话》之文。殆以与《秋涧集》重出,故始载之而终删之欤?
  △《无声诗史》·七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姜绍书撰。绍书字二酉,丹阳人。所着《韵石斋笔谈》,自称前明尝为南京工部郎,其阶则不可考矣。是编辑前明画家,自洪武以至崇祯,为四卷,附以女史一卷。自卷六以下则或真迹不存,或品格未高,偶然点染,不以画名者,亦附着焉。后有嘉兴李光英跋,谓乡人李芳与同时褚勋均未载入,颇以挂漏为憾。然是书采摭博而叙述无法,如倪瓒以明初尚存,故列之明代矣。王铎已归命国朝,官至礼部尚书,亦列之明代,是何例乎?刘基之传,即曰公鼎彝之迹载在国史,兹不复赘矣。岳正一传,乃全述直谏之事。张灵一传,亦备述狂诞之行。连篇累牍,于绘事了无关涉,又何例也?至于末附其子彦初一传,称其写山水小景,颇具倪、黄邱壑。盖不学而能,尤为创见。童乌不秀,是以附载法言,以十七岁之少年方学渲染,即列传于古人之中,抑又异矣。
  △《书学汇编》·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万斯同撰。斯同有《读礼质疑》,已着录。是编录历代善书之人,上自仓颉,下迄明季,共一千五十四人。其中如皇甫规妻,旧云不知何氏,此据张怀《书断》,知其姓马。后魏江式请定《正文字疏》,称汉讲学大夫秦近,小学元士爰礼,此据《汉书》以为王莽时官。董羽谓刘德即刘表,为书家之祖,此据《三国志》云表字景升,非德。宣和《书谱》称詹思远史亡其系,此据《晋书》知为应璩之孙,詹字曰思远。谱又称王邃行书有羲、献法,此据《晋书》知邃为元帝时人,在羲、献之前。又称陈达为陈人,刘珉为北齐人,此据史知达为晋人,珉为南齐人。又称唐有卢革、杨书,此据史言革、皆不知学,未必真迹。又称南唐有李霄远,此据《十国春秋》知为李萧远。《宋史》鲍由,此以为即鲍慎由,避孝宗讳。以及模扌兰亭之《说断》从褚遂良,元祖帖之《说断》为南唐元宗,皆颇有考证。然此书作于国初,迨康熙中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出,则此为沧海之一粟矣。
  △《画法年纪》·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郭础撰。础字石公,江都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顺德府知府。是编纪历代善画人名,自晋以迄于国朝,附载古画品目。卷帙太狭,未免挂漏。
  △《草韵汇编》·二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陶南望编。南望字逊亭,上海人。是书成于康熙中。辑录秦程邈迄明朱克诚,共三百四十一家。草法分韵编次,其平、上、去三韵乃南望手辑,入声一韵则其友人侯昌言等续订。盖本《辨疑》、《汇辨》诸书,稍加正,然传刻失真,恐未足据为模范也。
  △《石村画诀》·一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国朝孔衍┉撰。衍┉字石村,曲阜人。是书皆自记其作画之法。
  △《历代画家姓氏韵编》·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仲清撰。仲清字咸三,号松壑,嘉兴人。工绘事,尤长于画蝶,有咏蝶诗三百首。此书首卷为帝王藩封之善画者。末为释、道、闺秀、外国,其中则取画家姓氏依韵编次,取便寻检,无所考证也。
  △《研山斋图绘集览》·三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卷首有退翁小序。退翁,孙承泽别号也。然集中多称先宫保公评云云,疑承泽采掇旧文,为古来画家作传,草创未竟,其后人抄录成帙,因以所作画跋附缀于后,成此编也。其书于古来画家,先叙本末,后述所见真迹,附以跋语。上卷起顾恺之讫包鼎,共四十二家,末附不知姓名《洛神图》一则。下卷起苏轼讫邹之麟,亦四十二家,末附总题明四家画册一则,及题冬日赏菊卷二则。自序称八十二老人,则又在《庚子销夏记》之后,为其晚年所记矣。原本目录以王宰、卫贤、边鸾三人连名,而以《石榴猴鼠图》、《花竹禽石图》、《高士图》三画并列,勘验书中所载,则宰迹不传,石榴猴鼠二图属鸾,《高士图》属贤,与目互异。又目录终于明四家,而书末冬日赏菊卷乃轶不载,当时草草编辑,此亦明验。且其文已多具《庚子销夏记》中,此特其随笔记录之初稿,其中同异之处,皆以《庚子销夏记》为长,故附存其目,不复录焉。
  △《汉溪书法通解》·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戈守智撰。守智字达夫,平湖人。是集成于乾隆庚午。采录古人论书之语,分述古、执笔、运笔、结字、诀法、谱序六门。冠以述古篇,则守智之所自撰。大致欲仿窦Н《述书赋》,而淹贯宏通终不逮古也。
  △《国朝画徵录》·三卷、《续录》·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庚撰。庚有《通鉴纲目释地纠谬》,已着录。是编记国朝画家,每人各为小传。然时代太近,其人多未经论定,不尽足徵。
  △《月湖读画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梁撰。梁,震泽人。是编以所见名画各为品评。其中宋、元人画,仅寥寥数轴,馀皆明代及近时人也。其笔墨蹊径则全仿李日华《六研斋笔记》、《紫桃轩杂缀》诸书云。
  △《艳雪斋书品》·二卷、《画苑》·二卷、《笔墨纸砚谱》·一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与所作诗评词曲评合为一帙,犹为未竟之稿。皆抄撮旧文,以备观览,无一字之发明。
  ──右“艺术类”书画之属,五十二部,二百一十一卷,皆附《存目》。
  △《琴谱正传》·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题明无锡宋仕校正,杨嘉森编。后又有梧冈道人黄献跋,称少学琴于司礼监太监戴某,刻谱以广其传。案黄虞稷《千顷堂书目》有黄献梧冈《琴谱》十卷,注云,献字仲贤,广西平乐人,宪宗时为中官。嘉靖丙午陈经序。今此本目止六卷,亦无陈经序,而有嘉靖辛酉总督漕运都御史吉阳何迁序。称培杨子持梧冈《琴谱》并无锡宋君七曲示之云云。则此书盖黄献原本,杨嘉森等所重刻,而并其卷数。其卷首列三十八势,及详明字母等篇,鄙俚尤甚,当亦嘉森等所增入也。又献序自称宏治丙辰进入内府,则为孝宗时中官。虞稷称宪宗时者,或偶误欤?
  △《琴谱大全》·十卷(通行本)
  明杨表正撰。表正号西峰,延平人。是书汇录琴谱诸调,考正音文,注明指法。搜采视他本颇广,初刊于万历元年。此本又其后增以新曲,校正重刊者也。
  △《文会堂琴谱》·六卷(通行本)
  明胡文焕撰。文焕字德甫,号全,一号抱琴居士,钱塘人。是书刻于万历丙申,凡分十八条,皆论琴。后十一条,多论鼓琴之事。卷首有自序云,谱多不同,琴师炫新,改换名目,欺弊非一。然琴独尚浙操者,犹曲之有海盐也。今余此谱,皆新传之浙操,其间首自创制,末附鄙见,以文会堂别之,恐滥厕于丛恶间也。
  △《理性元雅》·六卷(内府藏本)
  明张廷玉撰。廷玉字汝光,号石初,延安人。万历庚戌进士,官至工部郎中。是编为所作琴谱。琴凡四式,曲凡百篇。有本调、正调、别调、指法、调法、研注诸门。又别谱鼓瑟之法,案律取音,案音协调,合一十有二曲为一卷,以附于后。
  △《青莲舫琴雅》·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林有麟编。有麟字仁甫,华亭人,太仆寺卿景之子。以父荫,官至龙安府知府。凡古琴之制度、名称、典故、赋咏,是编悉为采录,而《琴谱》反黜不录。盖隶事之书,非审音之书也。据有麟自序,乃万历癸丑游西泖时所作,青莲舫盖其舟名。序云就行笥中书籍采录,然一舟所贮,卷轴几何,其言似未可信也。
  △《伯牙心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抡撰。抡号桐,又号鹤溆,江宁人。书中客窗新语一曲,称汤显祖作。神化引一曲,称李如真作,则万历以后人也。凡宫音三曲,商音六曲,角音三曲,徵音七曲,羽音三曲,商角音三曲,慢宫调一曲,黄锺调一曲,凄凉调一曲,清商调二曲,有词者六,无词者二十三,每词各有解题,词旨浅拙。至谓墨子为梁惠王时人,其陋可想矣。
  △《太古遗音》·(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抡撰。卷首系四言赞一篇。其中上古琴样一篇,自伏羲、神农迄刘伯温,凡三十四人之琴,皆绘之为图,不经殊甚。又绘锺子期像,而以己像厕其后,尤为妄诞。焦《经籍志》有《太古遗音》四卷,称袁均哲着,今未之见。或抡窃其书而改窜之,未可知也。
  △《操缦录》·十卷(内府藏本)
  国朝胡世安撰。世安有《大易则通》,已着录。是书专辨丝音,杂引古书为证,兼及诗赋,分为四门。曰离音弋载,统论声律。曰乐统博稽,论琴。曰遗音缀笔,论瑟。曰丝系衍记,论琵琶、筝、箜篌。丝音可谓大备。然主于泛收故实,未必能通悬解也。
  △《溪山琴况》·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徐撰。,太仓人。是书共二十四则,专论琴声。
  △《琴学心声》·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庄臻凤撰。臻凤号ア,江宁人。其书专论琴声。先考律吕之源,次辨指法之误,又自制新谱十二曲,增入旧调之中。并以同时赠诗附焉。
  △《琴谈》·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国朝程允基撰。允基字寓山,徽州人。是编上卷为集论,所述皆为鼓琴诸法及其工拙得失。惟所论奇法馀指要直,内法上徽得声,颇识指法之妙,与松风阁诸谱不同。其馀七要十要之法,则人所共知也。下卷惟纪琴之故实,取备谈资而已,无关琴理。
  △《琴学内篇》·一卷、《外篇》·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庭栋撰。庭栋有《易准》,已着录。是书分内、外二篇。内篇论琴律正变倍半之理,及定徽转调之法;外篇则荟萃古今琴说,而以己意断其是非也。管律与弦度,其生声取分,本不相通,以律合琴,本原已谬。蔡元定谓琴纟并定七弦只可弹黄锺一均,朱子谓季通不能琴,弹出便不可行,庭栋乃取《律吕新书》所论而一一比附之,误矣。其制弦篇云,律有十二,弦仅有七,以为转轸便可换调,终不尽合当用之律,必须因正变半律之数俱制为弦,随调更张之。此正朱子之所讥,而庭栋不知也。立调篇云,黄大太三律以一弦为宫,夹姑二律以二弦为宫,仲蕤林三律以三弦为宫,夷南二律以四弦为宫,无应二律以五弦为宫,说盖本之赵孟ぽ《琴原》。然丝数之巨细多寡,无可增减,如一弦既定为黄锺者,不得又目之为大吕、太簇,是以有随调制弦之说以迁就之。今考书中五调统十二宫图,所列每弦正倍变之别有十二通。七弦则八十四,如一弦有黄大太及黄变四律,而大吕正律又因宫正与羽徵角商倍而分为五,太簇正律又因宫正徵倍而分为二,黄变又因羽徵角商倍而分为四,不知庭栋何以能尽别之?是亦臆说而已矣。──右“艺术类”琴谱之属,十二部四十九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宣和集古印史》·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来行学刊。行学字颜叔,杭州人。自序称耕于石箐山畔,桐棺裂,得朱一函,内蜀锦重封《宣和印史》一卷,素丝玉轴,朱印墨书,盖南渡以来好事家所宝以自殉者。考辑录古印,始于宋晁克一之《集古印格》。其书一卷,见于《郡斋读书志》。此书则自宋以来诸家书目所不载。惟吾衍《学古编》末有明隆庆二年罗浮山樵附录五条,其世存古今图印谱式条内载有《宣和印谱》四卷,计其年月,适在此书初出之时。然则即据此本以载入?非古有是书矣。况桐棺易朽,何以南宋至明犹存?其为依托,显然明白。末二行附题所制印色之价,某种若干,尤为猥鄙。屠隆作序极称之,殊非定论也。
  △《古今印史》·一卷(内府藏本)
  明徐官撰。官字元懋,吴县人。魏校之门人也。校作《六书精蕴》,以篆改隶,又以古篆改小篆,穿凿附会,务以诡激取名。官承其师说,谬为高论。于摹印一事,动引六书为词,而实于摹印无所解,于六书亦无所解。许慎《说文·序》载摹印之书别为一体,名曰缪篆,而汉人之印传于今者,不啻千百,往往与小篆不符。如小篆文借镏为刘,通朋为凤,而顾氏《印薮》载汉刘凤印乃直作隶书刘凤字者,不一而足。盖古之印章,所以示信,欲人辨识,务肖本形,使改诸葛亮为诸葛谅,改韩愈为韩,人已不知为谁矣。况如官之所论,动以钟鼎古文镌之哉!他如称古篆首列仓颉篇,其书《隋志》已佚,官何由睹?又称隶书宜结体微方,当一一翻篆为之,是汉、魏碑刻全然乖谬。又称比干盘铬、季札墓碑皆为孔子真迹,季札碑姑无论,比干墓中之盘,夫子何自书之?又称尝见宋版说文为徐铉所书,其弟锴校正,锴卒于南唐,安得预刻宋版?甚至谓县字取系A7倒A8之意,假借为州县字,所以言民之倒悬。其谬妄更不足辨矣。
  △《印薮》·六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顾从德撰。从德字汝修,上海人。是编搜罗古印,摹刻成谱。首尚方诸玺,次官印,次私印,以四声部分为次,检阅颇便。凡所收录,自其家以及好事者所藏曾经寓目者,咸以朱摹其文,而详载其释文形制于下。至前人所集如王俅之《啸堂集古录》、赵孟ぽ之《印史》、吾衍之《学古编》、杨遵之《集古印谱》等书,并采掇以备考订。前有隆庆壬申沈明臣序,称从德所藏玉印一百六十有奇,铜印一千六百有奇,可谓至富。序又云,集印者太原王常幼安氏,今卷前亦题曰王常延年编,顾从德汝修氏校,盖同时编次之人也。是书初名《集古印谱》,王犀登始易之曰《印薮》,说见从德自序云。
  △《印史》·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何通撰。通字不违,松江人。是书成于万历中,取历代名人各为刻一私印,而略附小传于下。秦十九人,西汉二百二十一人,东汉二百六人,蜀十八人,吴七人,魏二十八人,晋八十一人,宋七人,齐二人,梁九人,北魏六人,周二人,隋十三人,唐一百七十八人,五代十一人,宋一百二十人,元十四人。其去取颇不可解。如秦以李斯为首,公孙鞅次之,二人行事无足取,且鞅在斯前,不知何以颠倒。四皓仅取东园公、绮里季,不知何所优劣。汉有孔仅、桑宏羊,唐有李义府、许敬宗、高力士,五代有敬新磨,亦不知何以甄录。其印欲仿汉刻,而多违汉法。如二名分为两行,复姓乃作回文,不知汉印二名复姓皆不割裂其文也。又参以钟鼎之文,不知汉印之不合小篆者,多兼用隶法,不用古篆也。班固曰班固孟坚,王粲曰仲宣王粲,汉印无此文法也。刘字、亮字,《说文》所无,参以隶法是矣。庾亮、陈亮乃作谅字,王凝之从小篆矣。李阳冰乃又作凝字,不又自乱其例乎。大抵拘于俗工之配合,而全未考古耳。
  △《印存初集》·二卷、《印存玄览》·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胡正言撰。正言字曰从,海阳人。前明尝官武英殿中书舍人,以摹印名一时。是编其印谱也。初集以朱印之,别名《玄览》者则以墨印之。大抵名字印十之八,斋阁印十之一,镌成语者十之一。自明中叶,篆刻分文彭、何震二家,文以秀雅为宗,其末流伤于武媚,无复古意。何以苍劲为宗,其末流破碎楂牙,备诸恶状。正言欲矫两家之失,独以端重为主,颇合古人摹印之法;而学之者失于板滞,又为土偶之衣冠矣。
  ──右“艺术类”篆刻之属,五部,二十四卷,皆附《存目》。
  △《适情录》·二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林应龙编。应龙字翔之,永嘉人。尝充礼部儒士。是书成于嘉靖乙酉。前八卷载日本僧虚中所传《弈谱》三百八十四图,第九卷以下为外篇。补遗图说则应龙所录也。
  △《弈史》·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犀登撰。犀登有《吴郡丹青志》,已着录。是编历述古来弈品,叙次颇为简洁。其末附辨论一则,驳诸书附会神奇之说,亦颇中理。
  △《弈律》·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王思任撰。思任字季重,山阴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江西按察司佥事。是编定弈棋禁令,各以明代律文列前,而以弈者所犯附会比照之。分笞、杖、徒三等,纳赎有差,凡四十二条。夫弈以消闲遣兴,而限以苛例,使拘苦万状,动辄得咎。斯亦不韵之极矣,无论其所定当否也。
  △《秋仙遗谱》·十二卷(内府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皆弈图也。前冠以马融《围棋赋》、班固《弈旨》、张拟《棋经》、刘仲甫《棋法》及《围棋》十诀。前集八卷,后集四卷。验其版式,盖明刊本也。
  △《射书》·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顾煜撰。煜字铭柏,自题曰西神矍圃。案无锡有西神山,则无锡人也。其仕履无考。是编掇拾群书论射之言,汇为一书。卷首载明代武科制诏疏议数条,次射法,次射式,次马射,次射礼。其射法、射式中所引之书多注秘授二字,而不详所从来,射礼考则首载明代考试武生仪。又摭拾三礼及《吴越春秋》、《白虎通》、《初学记》数则,而以袁黄《兵制考》、黄道周《马政考》、劳堪《马说》及前人诗赋数篇杂缀其后,体例颇为芜杂。
  △《射义新书》·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道生撰。道生,海宁人。是编上卷杂引《礼记》、《周礼》及各子史中言射之事,抄撮故实,无所发明。下卷则专言射诀,而所引《祗武编》、《纪效新书》、《武经节要》、《射家心法》四种,亦皆纸上空谈,无济于用。末附杂记数则,载养由基神射法,具列咒词、符,尤怪诞不经矣。
  △《壶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孝元撰。孝元字松桥,滑县人。嘉靖中官都司经历。其书以投壶之法,图之为谱。凡十八目,一百三十馀式。虽非礼经古制,亦技艺之一种也。
  △《壶史》·三卷(内府藏本)
  明郭元鸿撰。元鸿,泰和人。是书成于万历丁丑。以投壶为射礼之遗,为之考订。首引群书,次载司马光谱,次列所创新名。
  △《五木经》·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唐李翱撰。记樗υ之戏,元革为之注。其法有图有例。考陈氏《书录解题》,载《五木经》一卷并图例,今图例已佚,非全书矣。程大昌《演繁露》疑所述与史语不合,然谓樗υ久废不传,赖有此文而五木之形制齿数粗亦可考。顾大韶作《五木经辨》,则谓按以古六博格五之法,殊相缪戾。知此经是翱所戏作,借古樗υ卢白雉犊之名以行打马之法,实非古之五木。所引《后汉书·梁冀传注》及《列子·杨朱篇注》,考证甚详。合二人所论观之,则是书为翱自出新意明矣。
  △《丸经》·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序称宋徽宗、金章宗皆爱捶丸。序末云,述为《丸经》增注简(案:简字句意未完,疑下脱一中字,谨附识于此。)谅好事者从而歌咏之,则经注本一人所作。其书借击球之事以寓意,文词颇有可观。序称龙集壬午,似为元至正二年作也。
  △《双陆谱》·一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了角道人撰。前有元林子益序,称双陆之戏始于陈思王。道人来闽,随动而应,无不胜者。一日遗此书而去,竟泯其迹,于是人以了角仙称之,得是谱者用之如神矣云云。其书有图,有例,有论,于进退弃取之机,言之颇详。──右“艺术类”杂技之属,十一部,四十八卷,皆附《存目》。
  (案:射法,《汉志》入兵家,《文献通考》则入杂技艺,今从之。象经、弈品,《隋志》亦入兵家,谓智角胜负,古兵法之遗也。然相去远矣,今亦归之杂技,不从其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山水松石格》·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梁孝元皇帝撰。案是书《宋·艺文志》始着录。其文凡鄙,不类六朝人语。且元帝之画,《南史》载有宣尼像,《金楼子》载有职贡图,《历代名画记》载有《蕃客入朝图》、《游春苑图》、《鹿图》、《师利图》、《鹣鹤陂泽图》、《芙蓉湖醮鼎图》,《贞观画史》载有文殊像,是其擅长,惟在人物。故姚最《续画品录》惟称湘东王殿下工于像人,特尽神妙。未闻以山水松石传,安有此书也?   △《后画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唐释彦撰。前有彦自序,称为帝京寺录,就所见长安名画,系以品题,凡三十七人,盖以续姚最之书者。序题贞观九年,故称阎立本犹为司平太常伯,然末一人为广陵郡仓曹参军李凑。考张彦远《名画记》,李凑,林甫之侄也。初为广陵仓曹,天宝中贬明州象山尉。尤工绮罗人物,为时惊绝。则凑为明皇时人。彦远在太宗之世,何以能预录之乎?张彦远《历代名画记》曰,僧之评,最为谬误,传写又复脱错,殊不足看也。是真本尚不足重,无论伪本矣。   △《续画品录》·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唐李嗣真撰。案《旧唐书》,李嗣真,滑州匡城人。永昌中拜御史中丞知大夫事,为来俊
臣所陷,配流岭南。万岁通天中徵还,行至桂阳卒。此本前题结衔为御史大夫,而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亦称为李大夫,与《旧唐书》合,彦远又称嗣真为尹琳弟子,善画佛道鬼神。琳,高宗时人,时代亦符。当即其人也。是书名载《唐·艺文志》,朱景元《唐朝名画录》序,称嗣真空录人名,而不记其善恶,无品格高下,与此本体例合。然《名画记》引李嗣真云,曹不兴以一蝇辄擅重价,列于上品,恐为未当。况拂蝇之事,一说是杨修,谢赫黜卫进曹,是涉贵耳之论云云。凡数条。又李绅《尚书故实》亦引嗣真云,顾画屈居第一,然虎头又伏卫协画北风图,是嗣真之书又本有论断,同出唐人而所言互异。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载嗣真《名画记》一卷,又《画人名》一卷,岂彦远所引为《名画记》之文,而此为《画人名》耶。然嗣真唐人,而称梁元帝为湘东殿下,仍同姚最之文。其序又云,今之所载,并谢赫之所遗,转不及最一字,恐嗣真原本已佚,明人剽姚最之书,稍为附益,伪托于嗣真耳。《法书要录》载嗣真《后书品》一卷,所载八十一人,分为十等,各有叙录,又有评有赞,条理秩然。计其《画品》体例,亦必一律,不应草草如此。是尤作伪之明证矣。   △《画学秘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唐王维撰。词作骈体,而句格皆似南宋人语。王缙编维集,亦不载此篇。明焦《国史经籍志》始着于录,盖近代依托也。明人收入维集,失考甚矣。   △《山水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唐李成撰。案《宋史·李觉传》,载李成字咸熙,本京兆长安人,唐末徙家青州。工画山水,周枢密王朴将荐其能。会朴卒,郁郁不得志。乾德中,司农卿卫融知陈州,召之,成因挈族而往。刘道醇《宋朝名画评》又载其开宝中举进士,集于春官,邵博《闻见后录》亦称国初营邱李成画山水,然则成为宋人,题唐者误矣。是书《宋志》及晁、陈书目皆不着录,宋人诸家画录亦不言成有是书。殆后人依托其文与《王氏画苑》所载嘉定中李澄叟《山水诀》大同小异。大抵庸俗画工有是口诀,辗转相传,互有损益,随意伪题古人耳。   △《宣和论画杂评》·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此本为《王氏画苑》所载,题宋徽宗皇帝御撰。勘验其文,即《宣和画谱》中诸论也。明人丛书,往往如是,亦拙于作伪矣。   △《华光梅谱》·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宋僧仲仁撰。考邓椿《画继》曰,仲仁,会稽人,住衡州华光山。陶宗仪《书史会要》曰,华光长老酷好梅花,方丈植梅数本。
每花放时,移床其下,吟咏终日。偶月夜见窗间疏影横斜,萧然可爱,遂以笔规其状。因此好写,得其三昧。黄庭坚诗曰:雅闻华光能墨梅,更乞一枝洗烦恼。此华光画梅所以传也。然庭坚又尝题其平沙远水,则不止能画梅矣。此书盖后人因仲仁之名,依托为之。其口诀一则,词旨凡鄙。其取象一则,附会于太极阴阳奇偶,旁涉讲学家门径,尤乖画家萧散之趣。末有补之总论一则,华光指迷一则。补之即杨无咎字,南宋高宗时始以画梅着。曾敏行《独醒杂志》,载绍兴初有华光寺僧来居清江慧力寺,士人扬补之、谭逢原与之往来,乃得仲仁之传。仲仁在元间、不应先引其说。至华光着书,乃又自引华光之书,其谬尤不待辨矣。   △《金壶记》·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僧适之撰。适之始末未详,案《拾遗记》载周时浮提国献书生二人,有金壶,壶中墨汁,洒水石皆成篆籀或科斗文字。记之取名,盖出于此。适之原有《金壶字考》一卷,取书之异音者以类相从,标题二字而音其下,其书具有条理。是书杂述书体及能书人名,乃颇为芜杂。如项籍记姓名,扬雄心画之类,杂叙于五十六种书体内,殊为不类。又皆不着出处,亦乖传信之道也。   △《画山水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宋
李澄叟撰。澄叟始末不可考。惟序未自称湘中人,序题嘉定辛巳六月,而中称盘礴乎其间者六十馀年,则高宗末年人,至宁宗时犹存矣。其论画谓南渡以后有李、萧二君,考南渡后画手李姓者不下数十人,萧姓者则无,所考莫详所指。又澄叟仅及绍兴之末,而泛说一条中乃称绍兴中有一晚进,亦殊矛盾。考《画史会要》载元有李澄叟,湘中人,自幼观湘中山水,长游三峡、夔门,或水或陆,尽得其态,写之水墨,甚有妙悟。作《山水诀》一卷。人名、书名与此皆合,惟时代与书中违异。今勘验书中所载,皆世传李成画《山水诀》之文,而小变其字句,始原本散佚,妄人剿李成之书,伪撰此本,又误以为宋人,故全然牾。《王氏画苑》乃与成书并收之,亦失于互勘矣。   △《竹谱详录》·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元李ぅ撰。ぅ《竹谱》十卷,已于《永乐大典》中采辑着录。此钞其百分之一,乃改题曰《详录》,亻真亦甚矣。   △《书法钩玄》·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元苏霖撰。霖字子启,镇江人。是书取前人论书之语,始汉扬雄,终宋刘辰翁,凡六十五条。略具梗概,未为该备。其去取亦未精审。   △《字学新书摘抄》·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元刘惟志撰。惟志,达州
人。仕履未详。是编摘录古人论书之语,分四目。曰六书,曰六体,曰书法,曰书评,简略殊甚。详其书名,似先有《字学新书》而惟志摘钞之也。   △《画纪补遗》·二卷,《元画纪》·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不着撰人名氏。载宋高宗以后元至正以前诸画家,颇多舛错。如马远之父名公显,足名逵,乃以逵为远之弟,以公显为远之孙,并云传家学不逮厥祖,颠倒甚矣。其他脱漏,更指不胜屈也。   △《法书通释》·二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明张绅撰。绅字士行,一曰字仲绅,《书史会要》但称为山东人,洪武中官浙江布政使。不详为山东何地之人,亦不详其出身。考《明史·吴伯宗传》附载鲍恂事,称洪武十五年吉安余诠、高邮张长年、登州张绅并以明经老成为礼部主事所荐,召至京。恂长年皆以老病辞归。惟绅授县教谕,寻召为右佥都御史,终浙江左布政使。则绅乃登州人,以荐举起家也。是书分十篇,曰八法,曰结构,曰执使,曰篇段,曰从古,曰立式,曰辨体,曰名称,曰利器,曰总论。皆汇集晋、唐以来名论,亦间及苏轼、黄庭坚、姜夔、吾衍之说,所取古人碑帖,只及唐而止,然皆习见之文。立式篇辨古无真书之名,锺、王楷书皆是隶法一条,足正近代俗之陋。其所引
法书《瘗鹤铭》前后两见,一列之小楷,一列之大楷,殆校录偶疏耶。案《静志居诗话》曰:张绅工大小篆,精于赏鉴。法书名画,多所品题。撰《法书通释》一卷。今检此本,实为两卷,盖朱彝尊偶误记也。   △《书学会编》·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黄瑜编。瑜字廷美,华亭人。案明有两黄瑜,皆字廷美,皆景泰天顺间人。其一为黄佐之祖,有《双槐岁抄》,别着录。此黄瑜则天顺六年官肇庆府知府,此书即其在肇庆所刻也。凡四种,一为刘次庄《法帖释文》,一为米芾《书史》,一为黄伯思《法帖刊误》,一为曹士冕《法帖谱系》。无一字之考证,而讹脱至不可读,盖书帕本耳。   △《书纂》·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惟卷首有翠渠病叟自序。考《明史·儒林传》载周瑛字梁石,莆田人。成化己丑进士,官至四川右布政使。学者称翠渠先生。其号与自序合。又《明史·艺文志》载周瑛书纂五卷,与此本书名卷数并合,盖即瑛书也。分原始、辨体、考法、会通、择佐使五篇。原始篇论六书,辨体篇论古籀、篆、隶、草八分、飞白诸体及历代沿革,考法篇论手法、笔法、书法、会通篇论诸家书,择佐使篇、论笔、墨、纸、砚。大抵掇拾旧文,故名曰纂。自序称其长孙南凤年十
有一,作书以授之,故所录多浅近易明云。   △《书辑》·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陆深撰。深有《南巡日录》,已着录。是书分为六篇,一曰述通,二曰典通,三曰释通,四曰笔论,五曰体位,六曰古今训。凡所采用诸书,皆胪列于首,而复以法帖源流一篇附其后,尝自书勒石。   △《明书画史》·三卷、《元朝遗佚附录》·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刘璋撰。璋字圭甫,嘉定人。是书成于正德乙亥。载洪武以来善书画者得三百七十馀人,而释子六人并缀于末。又附元代名家及五季、宋、金之姓氏隐僻者九人,别为一卷。每人寥寥数言,不备本末,粗具梗概而已。   △《平泉题跋》·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陆树声撰。树声字与吉,平泉其别号也。南直隶华亭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礼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此编皆其题跋书画之文。万历庚寅,其门人黄来、包林芳等别辑刊行,后附以杂着四则。   △《画苑》·十卷、《画苑补益》·四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画苑》十卷,明王世贞编。《画苑补益》四卷,詹景凤编。世贞有《山堂别集》,已着录。景凤字东图,休宁人。由举人官至平乐府通判。世贞所录,凡谢赫《古画品录》一卷,李嗣真《
续画品录》一卷,沙门彦《后画录》一卷,姚最《续画品》一卷,裴孝源《贞观公私画史》一卷,沈括《图画歌》一篇,荆浩《笔法记》一篇,王维《山水论》一篇,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十卷,刘道醇《宋朝名画评》三卷,朱景元《唐朝名画录》一卷,陈询直《五代名画补遗》一卷,(案:此书刘道醇作陈询直,乃沿《文献通考》之误,语详本条下。)邓椿《画继》十卷,黄休复《益州名画录》三卷,米芾《海岳画史》一卷,计十五篇。景凤所补,凡梁元帝《山水松石格》一篇,王维《画山水秘诀》一篇,荆浩《论画山水赋》一篇,李成《山水诀》一篇,郭熙《林泉高致》一卷,淳思《画论》一卷,《纪艺》一卷,宣和《论画杂评》一卷,韩纯全《山水纯全集》一卷,李澄叟《画山水诀》一卷,无名氏《论画山水歌》一篇,李チ《画品》一卷,华光和尚《梅谱》一卷、李ぅ《竹谱详录》一卷,张退公《墨竹记》一篇,董《广川画跋》六卷。计十六种。   △《王氏书苑》·十卷、《书苑补益》·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是书亦明王世贞编,詹景凤续编。初,世贞纂《古书家言》多至八十馀卷。抚郧阳时,择取十数种付梓,版藏襄阳郡斋。因水涨漂失,寻复以刻本五种畀王元贞,翻刻于金陵,题曰《王
氏书苑》。万历辛卯,元贞与詹景凤续刻八种,题曰《书苑补益》。世贞《书苑》五种,曰张彦远《法书要录》十卷,米芾《海岳书史》一卷,苏霖《书法钩玄》四卷,黄伯思《东观馀论》二卷,黄讠乃《东观馀论附录》一卷。《景凤补益》八种,曰孙过庭《书谱》一卷,姜夔《续书谱》一卷,米芾《宝章待访录》一卷,欧阳修《试笔》一卷,宋高宗《翰墨志》一卷,曹士冕《法帖谱系杂说》二卷,吾邱衍《学古编》二卷,刘惟志《字学新书摘抄》一卷。诸书皆有别本单行,世贞特裒合刻版,遂自立名目,是则明人锢习,虽贤者不免矣。朱国贞《涌幢小品》曰:王州不善书,好谈书法。其言曰,吾腕有鬼,吾眼有神。此说一倡,于是不善画者好谈画,不善诗文者好谈诗文,极于禅玄,莫不皆然。古语云:知者不言,言者不知。吾友董思白,于书画一时独步,然对人绝不齿及也。其诋讠其世贞至矣。然世贞品题书画,赏鉴家实不以为谬,殆以好谈致谤欤。如此书及《画苑》,皆其好谈之一徵也。   △《州山人题跋》·七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王世贞撰。考《州四部稿》有杂文跋、墨迹跋、墨刻跋、画跋、佛经跋诸类,此本惟墨迹跋三卷,墨刻跋四卷。其文与稿中所载又颇详略不同,疑当时抄撮以成
帙,其后又经删定入集。如《集古录》有真迹、集本之殊也。   △《中麓画品》·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李开先撰。开先字伯华,中麓其号也,章邱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明史·文苑传》附载陈束传中。称其性好蓄书,藏书之名闻天下。今其书目不传,乃传其《画品》。大致仿谢赫、姚最之例,品明一代之画,分为五品,每品之中,优劣兼陈。王士祯《香祖笔记》曰:章邱李中麓太常,藏书画极富,自负赏鉴,尝作《画品》,次第明人,以戴文进、吴伟、陶成、杜堇为第一等,倪瓒、庄麟为次等,而沈周、唐寅居四等,持论与吴人颇异。王州与之善,尝言过中麓草堂,尽观所藏画,无一佳者。而中麓谓文进画高过元人,不及宋人,亦未足为定论也云云。则是编之持论偏僻,可知矣。   △《笔元要旨》·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徐渭撰。渭字文清,后更字文长,山阴人。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编论书,专以运笔为主,大概诸米氏。   △《吴郡丹青志》·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犀登撰。犀登字百,吴县人。嘉靖中布衣。事迹具《明史·文苑传》。是编所载,神品一人,曰沈周;附三人,曰周之父恒,伯贞,恒之师杜琼。妙品四人,
曰宋克、唐寅、文徵明、张灵。附四人,曰徵明之子嘉,侄伯仁,曰朱生、周官。能品四人,曰夏昶、夏、周臣、仇英。逸品三人,曰刘珏、陈淳、陈栝。遗耆三人,曰黄公望、赵原、陈惟允。栖旅二人,曰徐贲、张羽。闺秀一人,曰仇氏。各为传赞,词皆纤佻。至以仇氏善画为牝鸡之晨,亦可谓不善数典矣。   △《绘林题识》·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显节编。显节始末未详。万历中,秀水周履靖钩摹古今名画勒于石,题曰《绘林》。一时文士多有题识。显节汇次成帙,凡四十二人。显节亦在其中。   △《海内名家工画能事》·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凤翼撰。凤翼有《梦占类考》,已着录。是编采辑前人论画绪言,然语多浅近,仅可以教俗工。中有戴逵、王维论画之辞,尤出于依托,凤翼不能辨也。   △《画禅》·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明释莲儒撰。莲儒自称白石山衲子,其始末未详。自跋谓古尊宿六十馀家,见于《王氏画苑》及夏士良《图绘宝鉴》,则嘉隆以后人矣。所纪自惠觉以下迄智海,凡缁流之能画者皆列焉。然元僧中如绝照之见于《俟集》,天然之见于《林屋漫稿》,枯林之见于《桂隐集》,南岳及莲公之见于《梧溪集》,镜塘之见于《玩斋
集》者,悉佚不载。则其挂漏尚多矣。   △《湖州竹派》·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明释莲儒撰。记文同画竹之派凡二十人。莲儒在明中叶以后,而书中称山谷为余作诗云云,又称余问子瞻云云,而后乃及金、元诸人。时代殊相剌谬。今以所载考之。其李公择妹、苏轼二条乃米芾《画史》之文,黄斌老、黄彝、张昌嗣、文氏、杨吉老、程堂六条乃邓椿《画继》之文,刘仲怀、王士英、蔡、李ぅ、李士行、乔达、李倜、周尧敏、姚雪心、盛昭十条乃夏文彦《图绘宝鉴》之文,吴璜、虞仲文、柯九思、僧溥光四条乃陶宗仪《画史会要》之文,皆剽窃原书。不遗一字。惟赵令庇、俞澄、苏大年三条未知其剽自何书耳。可谓拙于作伪。陈继儒收之《汇秘笈》中,亦失考甚矣。   △《竹赖画媵》·一卷、《续画媵》·一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明李日华撰。日华有《梅墟先生别录》,已着录。是书皆裒录其题画之作。谓之媵者,作画而附以诗文,如送女而媵以娣侄也。所载诸诗有云霜落蒹葭水国寒,浪花影上渔竿。画成未拟人将去,茶熟香温且自看。又云梦压春寒睡起迟,一林疏雨褪燕脂。诗翁艇子无人见,只有飞来白鹭鸶。又云江乡风物正秋初,山影沈沈树影疏。野老惯游浑不觉,有人天上
忆鲈鱼。又云树影苔痕湿不分,栗留声隔几重。沙弥诗梦浑无定,又在沧江野水滨。如此之类,虽风骨未高,而亦潇洒有韵。惟数首以外,语意略同,七律尤颓唐伤格。且有以偶题五字,亦登梨枣,如晚山无限好句,恐未足当枫落吴江冷矣。   △《墨君题语》·二卷(礼部尚书曹秀先家藏本)   明项圣谟编。圣谟字孔彰,秀水人。是编皆题咏墨竹之文。上卷为李肇亨作,下卷为李日华作。肇亨字会嘉,嘉兴人,日华之子也。   △《画说》·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莫是龙撰。是龙字卿,以字行,更字廷韩,华亭人,莫如忠之子也。万历中以贡入国学。《明史·文苑传》附见董其昌传中。其论画以李成为北宗,王维为南宗,而于维尤无间然。又谓有轮廓而无皴法,谓之无笔;有皴法而无轻重、向背、明晦,谓之无墨。颇合画家宗旨。特所录仅十五条,不为详尽。其末一条谓师赵大年、江贯道、北苑、子昂、大李将军、郭忠恕、李成,集其大成,自出机轴。再四五年,文、沈二君不能独步吾吴矣云云。不知其所指何人也。   △《笔道通会》·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朱象衡编。象衡字朗初,秀水人。是编推广徐渭《笔元要旨》而作,中多述丰坊之语。华亭唐文献为之序。末有象衡
自跋:余性稍慧,于法书名迹辨之不爽毫。其言颇近于夸。米芾、黄伯思精鉴入神,论者尚有同异,此事谈何容易乎?   △《宝绘录》·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泰阶撰。泰阶字爰平,上海人。万历己未进士。其家有宝绘楼,自言多得名画真迹,操论甚高。然如曹不兴画,据南齐谢赫《古画品录》,已仅见其一龙首,不知泰阶何缘得其《海戍图》。又顾恺之、陆探微、展子虔、张僧繇,卷轴累累,皆前古之所未睹,其阎立本、吴道元、王维、李思训、郑虔诸人,以朝代相次,仅厕名第六、七卷中,几以多而见轻矣,揆以事理,似乎不近。且所列历代诸家跋语,如出一手,亦复可疑也。   △《游鹤堂墨薮》·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周之士撰。之士字士贵,自号四明居士,齐兴人。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列之书家传中,然亦惟采瞿九思序此书之语,是其始末无可考矣。书中称董其昌为恩师,则其昌弟子也。其书上卷论字体源流及笔法大旨,排唐而宗晋。下卷评书家优劣,所称明代能书诸家,俨然以己名列其中。亦可谓躁于自表矣。   △《书画史》·一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着录。此编杂录书画家琐碎之事,间及名迹。所载阙略不备,
无裨考证。如载岐阳石鼓、王祥卧冰处、刘蜕文冢之类,亦多伤于泛滥。末附以书画金汤四则,一善趣,一恶魔,一庄严,一落劫,各举十数事以为品骘,尤不脱小品陋习。盖一时风尚使然也。   △《唐诗画谱》·五卷(内府藏本)   明黄凤池撰。凤池,徽州人。是书刊于天启中。取唐人五六七言绝句诗各五十首,绘为图谱,而以原诗书于左方。凡三卷。末二卷为花鸟谱,但有图而无诗。则凤池自集其画,附诗谱以行也。   △《画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沈与文撰。与文自称姑馀山人。是编所载画家,起唐王维,迄元商琦,仅十九人。后附宋叶梦得《评画行》一篇。与文为之注。   △《画谱》·六卷(内府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首唐六如《画谱》一卷,次《五言唐诗画谱》一卷,次《六言唐诗画谱》一卷,次《七言唐诗画谱》一卷,次《木本花谱》一卷,次《草本花谱》一卷,次扇谱一卷。谱首各有小序,盖明季坊本也。   △《草书集韵》·五卷(内府藏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取汉章帝以下至于元人草法,依韵编次。每字之下,各注其人。其编次用洪武正韵。盖明人作也。   △《研山斋墨迹集览》·一卷、《法书集览》·三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国朝
孙承泽撰。承泽有《尚书集解》,已着录。是书前有小序,即《庚子销夏记》之序,其文亦与《庚子销夏记》同,惟前后编次颇异,盖即《销夏记》之稿本也。后附元人破临安所得宋书画目一卷,前亦有承泽序。今本《销夏录》无之。核其所列,即元王恽《玉堂嘉话》之文。殆以与《秋涧集》重出,故始载之而终删之欤?   △《无声诗史》·七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姜绍书撰。绍书字二酉,丹阳人。所着《韵石斋笔谈》,自称前明尝为南京工部郎,其阶则不可考矣。是编辑前明画家,自洪武以至崇祯,为四卷,附以女史一卷。自卷六以下则或真迹不存,或品格未高,偶然点染,不以画名者,亦附着焉。后有嘉兴李光英跋,谓乡人李芳与同时褚勋均未载入,颇以挂漏为憾。然是书采摭博而叙述无法,如倪瓒以明初尚存,故列之明代矣。王铎已归命国朝,官至礼部尚书,亦列之明代,是何例乎?刘基之传,即曰公鼎彝之迹载在国史,兹不复赘矣。岳正一传,乃全述直谏之事。张灵一传,亦备述狂诞之行。连篇累牍,于绘事了无关涉,又何例也?至于末附其子彦初一传,称其写山水小景,颇具倪、黄邱壑。盖不学而能,尤为创见。童乌不秀,是以附载法言,以十七岁之少年方学渲染,即列传于古人之中
,抑又异矣。   △《书学汇编》·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万斯同撰。斯同有《读礼质疑》,已着录。是编录历代善书之人,上自仓颉,下迄明季,共一千五十四人。其中如皇甫规妻,旧云不知何氏,此据张怀《书断》,知其姓马。后魏江式请定《正文字疏》,称汉讲学大夫秦近,小学元士爰礼,此据《汉书》以为王莽时官。董羽谓刘德即刘表,为书家之祖,此据《三国志》云表字景升,非德。宣和《书谱》称詹思远史亡其系,此据《晋书》知为应璩之孙,詹字曰思远。谱又称王邃行书有羲、献法,此据《晋书》知邃为元帝时人,在羲、献之前。又称陈达为陈人,刘珉为北齐人,此据史知达为晋人,珉为南齐人。又称唐有卢革、杨书,此据史言革、皆不知学,未必真迹。又称南唐有李霄远,此据《十国春秋》知为李萧远。《宋史》鲍由,此以为即鲍慎由,避孝宗讳。以及模扌兰亭之《说断》从褚遂良,元祖帖之《说断》为南唐元宗,皆颇有考证。然此书作于国初,迨康熙中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出,则此为沧海之一粟矣。   △《画法年纪》·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国朝郭础撰。础字石公,江都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顺德府知府。是编纪历代善画人名,自晋以迄于国朝,附
载古画品目。卷帙太狭,未免挂漏。   △《草韵汇编》·二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陶南望编。南望字逊亭,上海人。是书成于康熙中。辑录秦程邈迄明朱克诚,共三百四十一家。草法分韵编次,其平、上、去三韵乃南望手辑,入声一韵则其友人侯昌言等续订。盖本《辨疑》、《汇辨》诸书,稍加正,然传刻失真,恐未足据为模范也。   △《石村画诀》·一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国朝孔衍┉撰。衍┉字石村,曲阜人。是书皆自记其作画之法。   △《历代画家姓氏韵编》·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仲清撰。仲清字咸三,号松壑,嘉兴人。工绘事,尤长于画蝶,有咏蝶诗三百首。此书首卷为帝王藩封之善画者。末为释、道、闺秀、外国,其中则取画家姓氏依韵编次,取便寻检,无所考证也。   △《研山斋图绘集览》·三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卷首有退翁小序。退翁,孙承泽别号也。然集中多称先宫保公评云云,疑承泽采掇旧文,为古来画家作传,草创未竟,其后人抄录成帙,因以所作画跋附缀于后,成此编也。其书于古来画家,先叙本末,后述所见真迹,附以跋语。上卷起顾恺之讫包鼎,共四十二家,末附不知姓名《洛神图》一则。下卷起
苏轼讫邹之麟,亦四十二家,末附总题明四家画册一则,及题冬日赏菊卷二则。自序称八十二老人,则又在《庚子销夏记》之后,为其晚年所记矣。原本目录以王宰、卫贤、边鸾三人连名,而以《石榴猴鼠图》、《花竹禽石图》、《高士图》三画并列,勘验书中所载,则宰迹不传,石榴猴鼠二图属鸾,《高士图》属贤,与目互异。又目录终于明四家,而书末冬日赏菊卷乃轶不载,当时草草编辑,此亦明验。且其文已多具《庚子销夏记》中,此特其随笔记录之初稿,其中同异之处,皆以《庚子销夏记》为长,故附存其目,不复录焉。   △《汉溪书法通解》·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戈守智撰。守智字达夫,平湖人。是集成于乾隆庚午。采录古人论书之语,分述古、执笔、运笔、结字、诀法、谱序六门。冠以述古篇,则守智之所自撰。大致欲仿窦Н《述书赋》,而淹贯宏通终不逮古也。   △《国朝画徵录》·三卷、《续录》·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庚撰。庚有《通鉴纲目释地纠谬》,已着录。是编记国朝画家,每人各为小传。然时代太近,其人多未经论定,不尽足徵。   △《月湖读画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梁撰。梁,震泽人。是编以所见名画各为品评。其
中宋、元人画,仅寥寥数轴,馀皆明代及近时人也。其笔墨蹊径则全仿李日华《六研斋笔记》、《紫桃轩杂缀》诸书云。   △《艳雪斋书品》·二卷、《画苑》·二卷、《笔墨纸砚谱》·一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与所作诗评词曲评合为一帙,犹为未竟之稿。皆抄撮旧文,以备观览,无一字之发明。   ──右“艺术类”书画之属,五十二部,二百一十一卷,皆附《存目》。   △《琴谱正传》·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题明无锡宋仕校正,杨嘉森编。后又有梧冈道人黄献跋,称少学琴于司礼监太监戴某,刻谱以广其传。案黄虞稷《千顷堂书目》有黄献梧冈《琴谱》十卷,注云,献字仲贤,广西平乐人,宪宗时为中官。嘉靖丙午陈经序。今此本目止六卷,亦无陈经序,而有嘉靖辛酉总督漕运都御史吉阳何迁序。称培杨子持梧冈《琴谱》并无锡宋君七曲示之云云。则此书盖黄献原本,杨嘉森等所重刻,而并其卷数。其卷首列三十八势,及详明字母等篇,鄙俚尤甚,当亦嘉森等所增入也。又献序自称宏治丙辰进入内府,则为孝宗时中官。虞稷称宪宗时者,或偶误欤?   △《琴谱大全》·十卷(通行本)   明杨表正撰。表正号西峰,延平人。是书汇录琴谱诸调,考正音文,注
明指法。搜采视他本颇广,初刊于万历元年。此本又其后增以新曲,校正重刊者也。   △《文会堂琴谱》·六卷(通行本)   明胡文焕撰。文焕字德甫,号全,一号抱琴居士,钱塘人。是书刻于万历丙申,凡分十八条,皆论琴。后十一条,多论鼓琴之事。卷首有自序云,谱多不同,琴师炫新,改换名目,欺弊非一。然琴独尚浙操者,犹曲之有海盐也。今余此谱,皆新传之浙操,其间首自创制,末附鄙见,以文会堂别之,恐滥厕于丛恶间也。   △《理性元雅》·六卷(内府藏本)   明张廷玉撰。廷玉字汝光,号石初,延安人。万历庚戌进士,官至工部郎中。是编为所作琴谱。琴凡四式,曲凡百篇。有本调、正调、别调、指法、调法、研注诸门。又别谱鼓瑟之法,案律取音,案音协调,合一十有二曲为一卷,以附于后。   △《青莲舫琴雅》·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林有麟编。有麟字仁甫,华亭人,太仆寺卿景之子。以父荫,官至龙安府知府。凡古琴之制度、名称、典故、赋咏,是编悉为采录,而《琴谱》反黜不录。盖隶事之书,非审音之书也。据有麟自序,乃万历癸丑游西泖时所作,青莲舫盖其舟名。序云就行笥中书籍采录,然一舟所贮,卷轴几何,其言似未可信也。   △《伯
牙心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抡撰。抡号桐,又号鹤溆,江宁人。书中客窗新语一曲,称汤显祖作。神化引一曲,称李如真作,则万历以后人也。凡宫音三曲,商音六曲,角音三曲,徵音七曲,羽音三曲,商角音三曲,慢宫调一曲,黄锺调一曲,凄凉调一曲,清商调二曲,有词者六,无词者二十三,每词各有解题,词旨浅拙。至谓墨子为梁惠王时人,其陋可想矣。   △《太古遗音》·(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抡撰。卷首系四言赞一篇。其中上古琴样一篇,自伏羲、神农迄刘伯温,凡三十四人之琴,皆绘之为图,不经殊甚。又绘锺子期像,而以己像厕其后,尤为妄诞。焦《经籍志》有《太古遗音》四卷,称袁均哲着,今未之见。或抡窃其书而改窜之,未可知也。   △《操缦录》·十卷(内府藏本)   国朝胡世安撰。世安有《大易则通》,已着录。是书专辨丝音,杂引古书为证,兼及诗赋,分为四门。曰离音弋载,统论声律。曰乐统博稽,论琴。曰遗音缀笔,论瑟。曰丝系衍记,论琵琶、筝、箜篌。丝音可谓大备。然主于泛收故实,未必能通悬解也。   △《溪山琴况》·一卷(内府藏本)   国朝徐撰。,太仓人。是书共二十四则,专论琴声。   △《琴学
心声》·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庄臻凤撰。臻凤号ア,江宁人。其书专论琴声。先考律吕之源,次辨指法之误,又自制新谱十二曲,增入旧调之中。并以同时赠诗附焉。   △《琴谈》·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国朝程允基撰。允基字寓山,徽州人。是编上卷为集论,所述皆为鼓琴诸法及其工拙得失。惟所论奇法馀指要直,内法上徽得声,颇识指法之妙,与松风阁诸谱不同。其馀七要十要之法,则人所共知也。下卷惟纪琴之故实,取备谈资而已,无关琴理。   △《琴学内篇》·一卷、《外篇》·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庭栋撰。庭栋有《易准》,已着录。是书分内、外二篇。内篇论琴律正变倍半之理,及定徽转调之法;外篇则荟萃古今琴说,而以己意断其是非也。管律与弦度,其生声取分,本不相通,以律合琴,本原已谬。蔡元定谓琴纟并定七弦只可弹黄锺一均,朱子谓季通不能琴,弹出便不可行,庭栋乃取《律吕新书》所论而一一比附之,误矣。其制弦篇云,律有十二,弦仅有七,以为转轸便可换调,终不尽合当用之律,必须因正变半律之数俱制为弦,随调更张之。此正朱子之所讥,而庭栋不知也。立调篇云,黄大太三律以一弦为宫,夹姑二律以二弦为宫,仲蕤林三律以
三弦为宫,夷南二律以四弦为宫,无应二律以五弦为宫,说盖本之赵孟ぽ《琴原》。然丝数之巨细多寡,无可增减,如一弦既定为黄锺者,不得又目之为大吕、太簇,是以有随调制弦之说以迁就之。今考书中五调统十二宫图,所列每弦正倍变之别有十二通。七弦则八十四,如一弦有黄大太及黄变四律,而大吕正律又因宫正与羽徵角商倍而分为五,太簇正律又因宫正徵倍而分为二,黄变又因羽徵角商倍而分为四,不知庭栋何以能尽别之?是亦臆说而已矣。──右“艺术类”琴谱之属,十二部四十九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宣和集古印史》·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来行学刊。行学字颜叔,杭州人。自序称耕于石箐山畔,桐棺裂,得朱一函,内蜀锦重封《宣和印史》一卷,素丝玉轴,朱印墨书,盖南渡以来好事家所宝以自殉者。考辑录古印,始于宋晁克一之《集古印格》。其书一卷,见于《郡斋读书志》。此书则自宋以来诸家书目所不载。惟吾衍《学古编》末有明隆庆二年罗浮山樵附录五条,其世存古今图印谱式条内载有《宣和印谱》四卷,计其年月,适在此书初出之时。然则即据此本以载入?非古有是书矣。况桐棺易朽,何以南宋至明犹存?其为依托,显然明白。末二行附题所制印色之
价,某种若干,尤为猥鄙。屠隆作序极称之,殊非定论也。   △《古今印史》·一卷(内府藏本)   明徐官撰。官字元懋,吴县人。魏校之门人也。校作《六书精蕴》,以篆改隶,又以古篆改小篆,穿凿附会,务以诡激取名。官承其师说,谬为高论。于摹印一事,动引六书为词,而实于摹印无所解,于六书亦无所解。许慎《说文·序》载摹印之书别为一体,名曰缪篆,而汉人之印传于今者,不啻千百,往往与小篆不符。如小篆文借镏为刘,通朋为凤,而顾氏《印薮》载汉刘凤印乃直作隶书刘凤字者,不一而足。盖古之印章,所以示信,欲人辨识,务肖本形,使改诸葛亮为诸葛谅,改韩愈为韩,人已不知为谁矣。况如官之所论,动以钟鼎古文镌之哉!他如称古篆首列仓颉篇,其书《隋志》已佚,官何由睹?又称隶书宜结体微方,当一一翻篆为之,是汉、魏碑刻全然乖谬。又称比干盘铬、季札墓碑皆为孔子真迹,季札碑姑无论,比干墓中之盘,夫子何自书之?又称尝见宋版说文为徐铉所书,其弟锴校正,锴卒于南唐,安得预刻宋版?甚至谓县字取系A7倒A8之意,假借为州县字,所以言民之倒悬。其谬妄更不足辨矣。   △《印薮》·六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顾从德撰。从德字汝修,上海人。是
编搜罗古印,摹刻成谱。首尚方诸玺,次官印,次私印,以四声部分为次,检阅颇便。凡所收录,自其家以及好事者所藏曾经寓目者,咸以朱摹其文,而详载其释文形制于下。至前人所集如王俅之《啸堂集古录》、赵孟ぽ之《印史》、吾衍之《学古编》、杨遵之《集古印谱》等书,并采掇以备考订。前有隆庆壬申沈明臣序,称从德所藏玉印一百六十有奇,铜印一千六百有奇,可谓至富。序又云,集印者太原王常幼安氏,今卷前亦题曰王常延年编,顾从德汝修氏校,盖同时编次之人也。是书初名《集古印谱》,王犀登始易之曰《印薮》,说见从德自序云。   △《印史》·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何通撰。通字不违,松江人。是书成于万历中,取历代名人各为刻一私印,而略附小传于下。秦十九人,西汉二百二十一人,东汉二百六人,蜀十八人,吴七人,魏二十八人,晋八十一人,宋七人,齐二人,梁九人,北魏六人,周二人,隋十三人,唐一百七十八人,五代十一人,宋一百二十人,元十四人。其去取颇不可解。如秦以李斯为首,公孙鞅次之,二人行事无足取,且鞅在斯前,不知何以颠倒。四皓仅取东园公、绮里季,不知何所优劣。汉有孔仅、桑宏羊,唐有李义府、许敬宗、高力士,五代有敬新磨,亦不
知何以甄录。其印欲仿汉刻,而多违汉法。如二名分为两行,复姓乃作回文,不知汉印二名复姓皆不割裂其文也。又参以钟鼎之文,不知汉印之不合小篆者,多兼用隶法,不用古篆也。班固曰班固孟坚,王粲曰仲宣王粲,汉印无此文法也。刘字、亮字,《说文》所无,参以隶法是矣。庾亮、陈亮乃作谅字,王凝之从小篆矣。李阳冰乃又作凝字,不又自乱其例乎。大抵拘于俗工之配合,而全未考古耳。   △《印存初集》·二卷、《印存玄览》·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胡正言撰。正言字曰从,海阳人。前明尝官武英殿中书舍人,以摹印名一时。是编其印谱也。初集以朱印之,别名《玄览》者则以墨印之。大抵名字印十之八,斋阁印十之一,镌成语者十之一。自明中叶,篆刻分文彭、何震二家,文以秀雅为宗,其末流伤于武媚,无复古意。何以苍劲为宗,其末流破碎楂牙,备诸恶状。正言欲矫两家之失,独以端重为主,颇合古人摹印之法;而学之者失于板滞,又为土偶之衣冠矣。   ──右“艺术类”篆刻之属,五部,二十四卷,皆附《存目》。   △《适情录》·二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林应龙编。应龙字翔之,永嘉人。尝充礼部儒士。是书成于嘉靖乙酉。前八卷载日本僧虚中所传
《弈谱》三百八十四图,第九卷以下为外篇。补遗图说则应龙所录也。   △《弈史》·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王犀登撰。犀登有《吴郡丹青志》,已着录。是编历述古来弈品,叙次颇为简洁。其末附辨论一则,驳诸书附会神奇之说,亦颇中理。   △《弈律》·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王思任撰。思任字季重,山阴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江西按察司佥事。是编定弈棋禁令,各以明代律文列前,而以弈者所犯附会比照之。分笞、杖、徒三等,纳赎有差,凡四十二条。夫弈以消闲遣兴,而限以苛例,使拘苦万状,动辄得咎。斯亦不韵之极矣,无论其所定当否也。   △《秋仙遗谱》·十二卷(内府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皆弈图也。前冠以马融《围棋赋》、班固《弈旨》、张拟《棋经》、刘仲甫《棋法》及《围棋》十诀。前集八卷,后集四卷。验其版式,盖明刊本也。   △《射书》·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顾煜撰。煜字铭柏,自题曰西神矍圃。案无锡有西神山,则无锡人也。其仕履无考。是编掇拾群书论射之言,汇为一书。卷首载明代武科制诏疏议数条,次射法,次射式,次马射,次射礼。其射法、射式中所引之书多注秘授二字,而不详所从来,射礼考则首载明代
考试武生仪。又摭拾三礼及《吴越春秋》、《白虎通》、《初学记》数则,而以袁黄《兵制考》、黄道周《马政考》、劳堪《马说》及前人诗赋数篇杂缀其后,体例颇为芜杂。   △《射义新书》·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道生撰。道生,海宁人。是编上卷杂引《礼记》、《周礼》及各子史中言射之事,抄撮故实,无所发明。下卷则专言射诀,而所引《祗武编》、《纪效新书》、《武经节要》、《射家心法》四种,亦皆纸上空谈,无济于用。末附杂记数则,载养由基神射法,具列咒词、符,尤怪诞不经矣。   △《壶谱》·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孝元撰。孝元字松桥,滑县人。嘉靖中官都司经历。其书以投壶之法,图之为谱。凡十八目,一百三十馀式。虽非礼经古制,亦技艺之一种也。   △《壶史》·三卷(内府藏本)   明郭元鸿撰。元鸿,泰和人。是书成于万历丁丑。以投壶为射礼之遗,为之考订。首引群书,次载司马光谱,次列所创新名。   △《五木经》·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唐李翱撰。记樗υ之戏,元革为之注。其法有图有例。考陈氏《书录解题》,载《五木经》一卷并图例,今图例已佚,非全书矣。程大昌《演繁露》疑所述与史语不合,然谓樗υ久废不
传,赖有此文而五木之形制齿数粗亦可考。顾大韶作《五木经辨》,则谓按以古六博格五之法,殊相缪戾。知此经是翱所戏作,借古樗υ卢白雉犊之名以行打马之法,实非古之五木。所引《后汉书·梁冀传注》及《列子·杨朱篇注》,考证甚详。合二人所论观之,则是书为翱自出新意明矣。   △《丸经》·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序称宋徽宗、金章宗皆爱捶丸。序末云,述为《丸经》增注简(案:简字句意未完,疑下脱一中字,谨附识于此。)谅好事者从而歌咏之,则经注本一人所作。其书借击球之事以寓意,文词颇有可观。序称龙集壬午,似为元至正二年作也。   △《双陆谱》·一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了角道人撰。前有元林子益序,称双陆之戏始于陈思王。道人来闽,随动而应,无不胜者。一日遗此书而去,竟泯其迹,于是人以了角仙称之,得是谱者用之如神矣云云。其书有图,有例,有论,于进退弃取之机,言之颇详。──右“艺术类”杂技之属,十一部,四十八卷,皆附《存目》。   (案:射法,《汉志》入兵家,《文献通考》则入杂技艺,今从之。象经、弈品,《隋志》亦入兵家,谓智角胜负,古兵法之遗也。然相去远矣,今亦归之杂技,不从其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