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百五 子部十五 医家类存目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素问运气图括定局立成》·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熊宗立撰。宗立字道轩,建阳人,刘剡之门人也。(剡永乐中人,有《四书通义》,已着录。)好讲阴阳医卜之术,是书以《素问》五运六气之说编为歌辞。又有天符岁会之说,以人生年之甲子,观其得病之日气运盛衰,决其生死。医家未有用其法者。盖本五运六气,以生克制化推其王相休囚而已,初无所徵验也。
  △《素问钞补正》·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丁瓒编。瓒字点白,镇江人。嘉靖丁丑进士,官至温州府知府。初,滑寿着《素问钞》,岁久传写多讹。瓒因其旧本,重为补正,复兼采王冰原注以明之。凡十二门,悉依寿书旧例,又以五运六气主客图并诊家枢要附于后。
  △《续素问钞》·九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机撰。机有《针灸问对》,已着录。是编因滑寿《素问钞》采王冰原注太略,因重为补录。凡所增入,以续字别之。九卷之中分上、中、下三部。上四卷,中一卷,下四卷,其标目悉依滑氏之旧。
  △《素问注证发微》·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马莳撰。莳字仲化,会稽人。其说据《汉志·内经》十八篇之文,以《素问》九卷、《灵枢》九卷当之。复引离合真邪论中九针九篇因而九之之文,定为九九八十一篇。以唐王冰分二十四卷为误,殊非大旨所关。其注亦无所发明,而于前人着述多所訾议,过矣。
  △《素问悬解》·十三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朝国朝黄元御撰。元御有《周易悬象》,已着录。是书谓《素问》八十一篇秦汉以后始着竹帛,传写屡更,不无错乱,因为参互校正。如本病论、刺志论、刺法论旧本皆谓已亡,元御则谓本病论在玉机真藏论中,刺志论则误入诊要经中论,刺法论则误入通评虚实论,未尝亡也。又谓经络论乃皮部论之后半篇,皮部论乃十二正经经络论之正文。如此则三奇经与气府论之前论、正经后论、奇经三脉无异。故取以补阙,仍复八十一篇之旧。考言经文错简者起于刘向之校《尚书》(见《汉·旧艺文志》),犹有古文可据也。疑经文脱简者始于郑玄之注《玉藻》(见证记注),然犹不敢移其次第。至北宋以后,始各以己意改古书,有所不通,辄言错简,六经遂几无完本。馀波所渐,刘梦鹏以此法说楚词。迨元御此注,并以此法说医经。而汉以来之旧帙,无能免于点窜者矣。揆诸古义,殆恐不然,其注则间有发明。如五运六气之南政、北政,旧注以甲己为南政,其馀八千为北政,元御则谓天地之气东西对待,南北平分,何南政之少而北政之多也。一日之中,天气昼南而夜北。一岁之中,天气夏南而冬北。则十二年中,三年在北,三年在东,三年在南,三年在西。在北则南面而布北方之政,是谓北政。天气自北而南升,在南则北面而布南方之政,是谓南政。天气自南而北升,则自卯而后,天气渐南,总以南政统之。自酉而后,天气渐北,总以北政统之。东西者左右之间气,故不可以言政。此南北二极之义,其论为前人所未及。然运气之说,特约举天道之大凡,不能执为定谱以施治疗,则亦如太极、无极之争耳。
  △《灵枢悬解》·九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是书亦以错简为说,谓经别前十三段为正经,后十五段为别经,乃经别之所以命名。而后十五段却误在经脉中,标本而误名卫气。四时气大半误入邪气,藏府病形论津液五别误名五癃津液别。此类甚多。乃研究《素问》,比栉其辞,使之脉络环通。案《灵枢》晚出,又非《素问》之比。说者谓唐人剽取《甲乙经》为之,不应与古书一例错简,亦姑存其说可也。
  △《图注难经》·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世贤撰。世贤字天成,宁波人,正德中名医也。《难经》旧有吴吕广、唐杨德操诸家注。宋嘉中,丁德用始于文义隐奥者各为之图,元滑寿作《本义》,亦有数图,然皆不备。世贤是编,于八十一篇篇篇有图,凡注所累言不尽者,可以披图而解。惟其中有文义显然,不必待图始解者,亦强足其数,稍为冗赘。其注亦循文敷衍,未造深微。
  △《难经经释》·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大椿撰。大椿有《神农本草经百种录》,已着录。是书以秦越人八十一《难经》有不合《内经》之旨者,援引经文以驳正之。考《难经》、《汉·艺文志》不载,《隋志》始着于录。虽未必越人之书,然三国已有吕博望注本,而张机《伤寒论》平脉篇中所称经说,今在第五难中,则亦后汉良医之所为。历代以来,与《灵枢》、《素问》并尊,绝无异论。大椿虽研究《内经》,未必学出古人上,遽相排斥,未见其然。况大椿所据者《内经》,而《素问》全元起本已佚其第七篇,唐王冰始称得旧本补之,宋林亿等校正,已称其天元纪大论以下与《素问》馀篇绝不相通,疑冰取阴阳大论以补所亡。至刺法本病二论,则冰本亦阙,其间字句异同,亿等又复有校改,注中题曰新校正皆是。则《素问》已为后人所乱,而《难经》反为古本。又滑寿《难经本义》列是书所引《内经》,而今本无之者,不止一条。则当时所见之本,与今亦不甚同。即有舛互,亦宜两存,遽执以驳《难经》之误,是何异谈六经者执开元改隶之本以驳汉博士耶?
  △《难经悬解》·二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难经》之出在《素问》之后,《灵枢》之前。故其中所引经文有今本所有载者(见滑寿《难经本义》)。然其文自三国以来不闻有所窜乱。元御亦谓旧本有讹,复多所更定,均所谓我用我法也。
  △《伤寒悬解》·十五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是书大旨,谓汉张机因针灸刺法已亡,而着《伤寒论》以治外感之疾。其理则岐、黄、越人之理,其法则因岐、黄、越人之针刺而变通之。立六经以治伤寒,从六气也。制汤丸以疗感伤,守五味也。凡《脉法》八十三章,《六经经证》以及入府传藏之里证误行汗吐下之坏病三百六十八章,外感之类证汗吐下宜忌八十六章,共五百三十七章,合百十三方。自晋王叔和混热病于伤寒,后来坊本杂出,又有传经为热,直中为寒之说,而伤寒亡矣,且简编亦多失次。因为解其《脉法》,详其经络,考其常变,辨其宜忌,凡旧文之讹乱者,悉为更定。末载驳正叔和序例一卷,以纠其失。其持论甚高。考《伤寒论》旧本经王叔和之编次,已乱其原次,元御以为错简,较为有据,与所改《素问》、《灵枢》、《难经》出自独断者不同。然果复张机之旧与否,亦别无佐证也。
  △《伤寒说意》·十一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元御既作《伤寒悬解》,谓论文简奥,非读者所能遽晓。乃会通大意,复着此书以开示初学之门径。
  △《金匮悬解》·二十二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元御谓张机着《金匮玉函经》以治内伤杂病,大旨主于扶阳气以为运化之本。自滋阴之说胜,而阳自阴升,阴由阳降之理迄无解者。因推明其意,以成此书。于四诊九候之法,言之颇详。
  △《长沙药解》·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张机《伤寒论》共一百十三方,《金匮玉函经》共一百七十五方,合二书所用之药共一百六十种。元御各为分析排纂,以药名药性为纲,而以某方用此药为目,各推其因证主疗之意,颇为详悉。然药有药之性味,此不易者也。用药有用药之经纬,此无定者也。此当论方,不当论药。但云某方有此药,为某证而用,某方有此药,又为某证而用,是犹求之于筌蹄也。
  △《图注脉诀》·四卷、《附方》·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世贤撰。是编因世传王叔和《脉诀》而为之图注。考晁公武《读书志》曰,《脉经》十卷,晋王叔和撰。唐甘伯宗《名医传》曰,叔和,西晋高平人。博通经方,精意诊处,尤好着述。其书纂岐伯、华陀等论脉要诀而成,叙阴阳表里,辨三部九候,分人迎、气口、神门,条十二经、二十四气、奇经八脉、五脏、六腑、三焦、四时之疴,凡九十七篇。《读书志》又曰,《脉诀》一卷,题曰王叔和撰,皆歌诀鄙浅之言,后人依托者,然最行于世云云。据此,则《脉经》为叔和作,《脉诀》出于伪撰。今《脉经》十卷,尚有明赵邸居敬堂所刊林亿校本,知公武之言不诬。世贤不考,误以《脉诀》为真叔和书而图注之。根柢先谬,其他可不必问矣。书末附方一卷,皆因脉以用药。然脉止七表八里九道,而病则变现无方,非二十四格所能尽。限以某脉某方,亦非圆通之论也。
  △《杜天师了证歌》·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唐杜光庭撰。光庭字圣宾,晚自号东瀛子。括苍人。应百篇举不第,入天台山为道士。僖宗幸蜀,召见。赐紫衣,充麟德殿文章应制。王建据蜀,赐号广成先生,除谏议大夫,进户部侍郎,后归老于青城山。此书题曰天师,据陶岳《五代史补》,亦王建时所称也。考光庭所着多神怪之谈,不闻以医显,此书殆出伪托,其词亦不类唐末五代人。钱曾《读书敏求记》以为真出光庭,殊失鉴别。其注称宋人高氏伍氏所作,而不题其名。后附《持脉备要论》三十篇,亦不知谁作,多引王叔和《脉诀》,而不知叔和有《脉经》,则北宋以后人矣。
  △《疮疡经验全书》·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宋窦汉卿撰。卷首署燕山窦汉卿。而申时行序乃称汉卿合肥人,以疡医行于宋庆历、祥符间,曾治太子疾愈,封为太师。所着有《窦太师全书》。其裔孙梦麟,亦工是术,因增订付梓云云。考《宋史·艺文志》不载此书,仅有《窦太师子午流注》一卷,亦不详窦为何名,疑其说出于附会。且其中治验皆梦麟所自述,或即梦麟私撰,托之乃祖也。国朝康熙丁酉,歙人洪瞻岩重刊,乃云得宋刻秘本校之,殆亦虚词。
  △《大本琼瑶发明神书》·二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旧本题赐太师刘真人撰,不着其名。前有崇宁元年序,则当为宋徽宗时人。然序称许昌滑君伯仁尝看经络专专(案:专专二字疑误,姑仍原本录之。)手足三阴三阳及任督也。观其图彰训释(案:图彰二字未详,今亦姑仍旧本),纲举目张云云。伯仁,滑寿字也,元人入明,《明史》载之方技传。崇宁中人何自见之,其伪可知矣。书中所言皆针灸之法及方药,盖庸妄者所托名也。
  △《崔真人脉诀》·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紫虚真人撰,东垣老人李杲校评。考紫虚真人为宋道士崔嘉彦。陶宗仪《辍耕录》称,宋淳熙中,南康崔紫虚隐君嘉彦,以《难经》于六难专言浮沉,九难专言迟数,故用为宗,以统七表八里,而总万病,即此书也。宋以来诸家书目不着录,焦《国史经籍志》始载之,《东垣十书》取以冠首。李时珍已附入《濒湖脉学》中。至其旁注之评语,真出李杲与否,则无可徵信矣。
  △《东垣十书》·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其中《辨惑论》三卷,《脾胃论》三卷,《兰室秘藏》三卷,实李杲之书。崔真人《脉诀》一卷,称杲批评。其馀六书,惟《汤液本草》三卷,《此事难知》二卷为王好古所撰,其学犹出于东垣。至朱震亨《局方发挥》一卷,《格致馀论》一卷,王履《医经溯洄集》一卷,齐德之《外科精义》二卷,皆与李氏之学渊源各别。概名为东垣之书,殊无所取。盖书肆刊本,取盈卷帙,不计其名实乖舛耳。
  △《珍珠囊指掌补遗药性赋》·四卷(侍郎金简购进本)
  旧本题金李杲撰。考《珍珠囊》为洁古老人张元素着,其书久已散佚。世传东垣《珍珠囊》乃后人所伪托,李时珍《本草纲目》辨之甚详。是编首载寒、热、温、平四赋,次及用药歌诀,俱浅俚不足观。盖庸医至陋之本,而亦托名于杲,妄矣。
  △《伤寒心镜》·一卷(通行本)
  一名张子和《心镜别集》,旧本题镇阳常德编。德不知何许人,亦不详其时代。考李濂《医史》张从正传后附记曰,《儒门事亲》十四卷,盖子和草创之,麻知几润色之,常仲明又摭其遗为《治法心要》。子和即从正之字,知几为麻革之字,仲明字义与德字相符。常仲明者,其即德欤?若然,则金兴定中人也。书凡七篇,首论河间双解散及子和增减之法,馀亦皆二家之绪论。
  △《伤寒心要》·一卷(通行本)
  旧本题都梁镏洪编。洪始末未详,大旨敷演刘完素之说。所列方凡十八。又有病后四方,与常德《伤寒心镜》皆后人裒辑,附入《河间六书》之末者。然掇拾残剩,无所发明。
  △《流注指微赋》·一卷(永乐大典本)
  元何若愚撰。若愚爵里未详。原注有云,《指微论》三卷,亦是何公所作。探经络之赜,原针刺之理,明荣卫之清浊,别孔穴之部分,然未广传于世,于内自取义以成此赋。则若愚先着指微论,又自约其义为此赋,便记诵也。今《指微论》不传,惟此赋载《永乐大典》中。
  △《如宜方》·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艾元英撰。元英,东平人。始末无考。此本为三山张士宁所刊。前有二序,一为至正乙未林兴祖作,一为至治癸亥吴德昭作。其书首列药石炮制总论,不过数十味,未免简略。第一卷述证,自中风至杂病凡三十类。第二卷载方,凡三百有馀。其曰如宜者,如某证宜用某汤,某证宜用某圆散是也。其说一定不移,未免执而不化。焦氏《经籍志》、高氏《百川书志》俱不着录,然相其版式,犹元代闽中所刊,非依托也。
  △《泰定养生主论》·十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元洞虚子王中阳撰。其书论婚孕老幼阴阳气运节宣之宜,并摘录脉证方剂以资调摄,取庄子宇泰定者发乎天光,及养生主之语名之。前有中阳自序,及至元戊寅段天序,盖正德间兵部郎中冒鸾所重刊也。后有杨易跋,谓《吴宽集》中载中阳为吴人,名,字均章,自号中阳老人。生元盛时。年四十,弃官归隐虞山之下。慕丹术,尤邃于医。
  △《类编南北经验医方大成》·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元文江孙允贤撰。本名《医方集成》,此本为钱曾也是园所藏,犹元时旧刻。目录末题至正癸未菊节进德书堂刊行。前有题识曰,《医方集成》一书,四方尚之久矣。本堂今得名医选取奇方,增入孙氏方中,俾得贯通,名曰《医方大成》云云。则坊贾所为,非允贤之旧矣。
  △《伤寒医鉴》·一卷(通行本)
  元马宗素撰。宗素始末未详。是书载《河间六书》中,皆采刘完素之说以驳朱肱《南阳活人书》,故每条之论皆先朱后刘。大旨皆以热病为伤寒,而喜寒凉,忌温热。然活人书往往用麻桂于夏月发泄之时,所以贻祸。若冬月真正伤寒,则非此不足以散阴邪,岂可专主于凉泄?未免矫枉过直,各执一偏之见矣。
  △《杂病治例》·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刘纯撰。纯有《玉机微义》,已着录。是书成于永乐戊子,末附兰室誓戒四则,叙其父橘泉翁受医术于朱震亨。纯承其家学,又从其乡冯庭、许宗鲁、邱克容游,尽得其法。因撮举纲要,着为一编,分七十二证,每证各标其攻补之法。盖皆其相传口诀,故略而弗详。初无刊本。成化己亥,上元县知县长安萧谦观政户部时,奉命赏军甘州,始从纯后人得其本,为锓版以传。
  △《伤寒治例》·一卷(通行本)
  明刘纯撰。其体例与《杂病治例》相同,不标六经,亦不分表里,但以现证九十五种为纲,而每证推其病源与其治法。亦成化己亥萧谦所刻也。
  △《医方选要》·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周文采编。李时珍《本草纲目》引作周良采,字之讹也。其里贯未详。是书乃其为蜀献王椿侍医时,承献王之命所作,则洪武中人也。每门皆抄录古方,而各冠以论。嘉靖二十三年,通政使顾可学奏进,诏礼部重录付梓,仍行两京各省翻刻。前有献王序及文采自序,并载礼部尚书费き题覆疏二篇,盖亦翻刻本也。
  △《袖珍小儿方》·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徐用宣撰。用宣,衢州人。《艺文志稿》作徽州人,盖字形相近而讹。其书以《脉诀》为首,《方论针灸图形》次之。总七十二门六百二十四方,采颇备,惟论断多袭旧文,无所发明耳。是书作于永乐中,嘉靖十一年赣抚钱宏重刊,以是书原本宋钱乙也。
  △《安老怀幼书》·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刘宇编。宇字志大,河南人。成化壬辰进士,官至山西按察司副使。初,宋咸淳中,陈直撰《养老奉亲书》。元大德间,邹钅续为《寿亲养老新书》。黄应紫合为一篇刻之。宇于成化戊戌得其本,宏治庚戌重为刊行,改名《安老书》,仍为三卷。后六年丙辰,复得川娄氏《恤幼集》,又补刻于后,总为四卷,题曰《安老怀幼书》。川娄氏,明洪武永乐间御医也,宇得之于其曾孙云。
  △《医学管见》·一卷(通行本)
  明何瑭撰。瑭号柏齐,怀庆人。弘治壬戌进士,官至南京右副都御史。谥文定。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书凡二十二篇,自记谓因读《素问》及《玉机微义》二书而作。其说皆主于大补大攻,非中和之道。其第十九篇论久病元气太虚,病气太盛,当以毒药攻之,尤不可训。其论金石药一条,则名言也。
  △《保婴撮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薜铠撰。铠字良武,吴县人。弘治中官太医院医士。是编分门纂辑,于幼科证治最为详悉。其论乳下婴儿有疾必调治其母,母病子病,母安子安。且云小儿苦于服药,亦当令母服之,药从乳传,其效自捷。皆前人所未发。其子太医院院使己,又以其所治验附于各门之后,皆低一格书之。后人集己遗书为《薛氏医案》,此书亦在其中。考卷首苏州府知府林懋举序,有请己纂而约之之语。疑铠但草创此书,其编纂成帙则实出己手。后人收入己书,盖由于此。此本为嘉靖丙辰所刊,犹未编《医案》以前单行之帙也。
  △《神应经》·一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陈会撰,刘瑾补辑。会字善同,称宏纲先生。瑾字永怀,号恒。均不知何许人。瑾所附论皆冠以臣字,亦不知何时进御本也。案宦官刘瑾,武宗时流毒海内,终以谋逆伏诛,断无人肯袭其姓名者,此书当在正德前矣。所论皆针灸之法,有歌诀,有图有说,传写讹谬,不甚可据。前有宗派图一页,称梓桑君席宏达九传至席华叔,十传至席信卿,十一传至会。会传二十四人,嫡传者二人,一曰康叔达,一即瑾也。又有席宏达誓词,谓传道者必盟天歃血,立誓以传,当于宗派图下注其姓名,如或妄传非人,私相付度,阴有天刑,明有阳谴云云。是直道家野谈耳。
  △《医开》·七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世相撰。世相字季邻,号清溪,蒲州人。吕冉之门人也。官延川县知县。是书凡分二十四类。首载或问数条,谓医学至丹溪而集大成,盖亦主滋阴降火之说者。
  △《医史》·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李濂撰。濂有《祥符人物志》,已着录。是编采录古来名医,自《左传》医和以下,迄元李杲,见于史传者五十五人。又采诸家文集所载,自宋张扩以下,迄于张养正,凡十人。其张机、王叔和、王冰、王履、戴原礼、葛应雷六人,则濂为之补传。每传之后,濂亦各附论断。然如医和诊晋侯而知赵孟之死,据和所称主不能御,吾是以云,盖以人事天道断之,而濂以为太素脉之祖。扁鹊传中赵简子、齐桓公、虢君各不同时,自为《史记》好奇之误,而濂不订正。葛洪自属道家,但偶集方书,不闻治验,乃一概收入。则陶宏景之撰《名医别录》,有功《本草》,何以见遗?褚澄遗书,伪托显然,乃不能辨别,反证为真本。至于宋僧智缘,本传但有善医二字,别无治验,特以太素脉知名,与张扩之具有医案者迥别。载之医家,尤为滥及,辽济鲁古亦更无一事可述,但以长亦能医,专事针灸二语,遽为立传,则当立传者又何限乎?濂他书颇可观,而此书乃冗杂特甚,殊不可解。惟其论仓公神医乃生五女而不生男,其师公乘阳庆亦年七十馀无子,以证医家无种子之术,其理为千古所未发,有足取焉。
  △《药镜》·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蒋仪撰。仪,嘉兴人。正德甲戌进士,其历官未详。是编前后无序跋。惟凡例谓医镜之镌,骈车海内。今梓药性,仍以镜名。其载药性,分温、热、平、寒为四部,各以俪语括其主治。后附拾遗、疏原、滋生三赋,以补所未备。词句鄙浅,徒便记诵而已。
  △《医学正传》·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虞抟撰。抟字天民,自号花溪恒德老人。义乌人。是书成于正德乙亥。其学以朱震亨为宗,而参以张机、孙思邈、李杲诸家之说,各选其方之精粹者次于《丹溪要语》之后,复为或问五十条以申明之。
  △《卫生集》·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周宏撰。宏始末未详。前有正德庚辰宏自序,复系以五言律诗一章,词颇近俚。其论外感法仲景,内伤法东垣,湿热法河间,杂病法丹溪,尚属持平之论。然亦大略如是,未可执为定法也。
  △《万氏家抄济世良方》·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万表编,其孙邦孚增辑。表有《海寇议》,已着录。邦孚字汝永,官都督佥事。是编原本抄集古方,分门别类,凡五卷。邦孚又益以经验诸方及脉诀药性,共为六卷,亦颇有可用之方。至首载吕仙降乩赠诗五首,以美是书,则语怪而不可训矣。
  △《摄生众妙方》·十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时彻编。时彻字维静,鄞县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张邦奇传》。是编分四十七门,标目繁碎。自序云,每见愈病之方,辄录而藏之。盖随时抄集而成,未为赅备。
  △《急救良方》·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时彻编。分三十九门,专为荒村僻壤之中不谙医术者而设。故药取易求,方皆简易,不甚推究脉证也。
  △《灵秘十八方加减》·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德府良医所良医济南胡嗣廉校编。前有嘉靖十七年可泉子序,云不知何人所辑,则嗣廉但校正编次耳,非所撰也。其书以世人多用《和剂局方》,不知加减之用。因以此十八方各详其因证加减之法,以便于用。然病机万变,相似者多,但据证以减药味,似非必中之道,仍与执《局方》者等也。十八方后又附补中益气汤等四方,共为二十二方,亦不知何人所加。或即嗣廉续入欤?
  △《心印绀珠经》·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汤卿撰。汤卿不知何许人。是书为嘉靖丁未嘉兴府知府赵瀛所校刊。上卷曰原道统,曰推运气,曰明形气,曰评脉法。下卷曰察病机,曰理伤寒,曰演治法,曰辨药性,曰十八剂。融会诸家之说,议论颇为纯正。惟以十八剂为主,而欲以轻清暑火解甘淡缓寒调夺湿补平荣涩和温数字该之,未免失之拘泥。
  △《运气易览》·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机撰。机有《针灸问对》,已着录。是编取《素问》中五运六气之说详加辨论,所衍各图,亦颇有发明。然治病自以脉证为主,拘泥司天在泉,终无当于经旨也。
  △《痘证理辨》·一卷、《附方》·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机撰。前列诸家治痘方法,后引浙中魏氏之说以辨之。自序云,嘉靖庚寅,痘灾盛行。因探索群书,见有论痘疮者,纂为一编。其论痘皆主于火。然痘虽胎火之毒,而虚实异禀,则攻补异宜。又多兼杂证,不可拘以一说也。
  △《养生类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吴正伦撰。正伦字子叙,自号春岩子,歙县人。郑若庸尝为作小传,则嘉靖中人也。是书上卷载导引诀、卫生歌及炼红铅秋石之法,下卷分春夏秋冬诸证宜忌合用方法,盖兼涉乎道家之说者也。
  △《志斋医论》·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高士撰。士字志斋,鄞县人。是书作于嘉靖中。上卷专论痘疹,下卷杂论阴阳六气,血脉虚实。其说云今之医者多非丹溪,而偏门方书盛行。则亦以朱氏为宗者矣。
  △《经验良方》·十一卷(通行本)
  明陈仕贤编。仕贤字邦宪,福清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副都御史。其书首载医旨脉诀药性,别为一卷。次为通治诸病门,如太乙紫金丹、牛黄清心丸之类。次分杂证五十二门,皆抄录旧方,无所论说。自序称,与通州医官孙宇考定而成云。
  △《丹溪心法附馀》·二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方广撰。广字约之,号古斋,休宁人。是书成于嘉靖丙申。因程用光所订朱震亨《丹溪心法》,赘列附录,与震亨本法或相矛盾。乃削其附录,独存一家之言,别以诸家方论与震亨相发明者,分缀各门之末。然均非震亨之原书矣。
  △《避水集验要方》·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董炳撰。炳字文化,泗州人。是编以常用有验之方,分类裒辑,无所阐发。其所用之药有积雪草者,《本草》所未详,特为具其图形,述其功效。然药类至多,惟在善用,正无取乎搜罗新异,自夸秘授也。其以《避水》名者,盖隆庆、丙寅淮水决,炳避居楼上以成是书。末附柳应聘撰《玉鹤翁传》一篇,备载炳父相治医事。玉鹤,相之自号,故炳又号怀鹤云。
  △《上池杂说》·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冯时可撰。时可有《左氏释》,已着录。此乃其杂论医学之书。大意主于温补,伸东垣而抑丹溪。亦偏于一隅之见者也。
  △《伤寒指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皇甫中撰。中字洲,仁和人。其书原始《内经》,发明仲景立法之意,于诸家议论独推陶华。第十三卷载节《杀车槌法》中,识于后云,先君菊泉与陶翁厥嗣廷桂善,尝得其所着《务寒琐言》及《杀车槌法》传心之秘旨云云。然节六书,至今为伤寒家所诟厉,则此书抑可知也。
  △《针灸大全》·十卷(内府藏本)
  明杨继洲编。继洲万历中医官。里贯未详。据其刊版于平阳,似即平阳人也。是书前有巡按山西御史赵文炳序,称文炳得痿Φ疾,继洲针之而愈。因取其家传《卫生针灸元机秘要》一书,补辑刊刻,易以今名。本朝顺治丁酉,平阳府知府李月桂以旧版残阙,复为补缀。其书以《素问》、《难经》为主,又肖铜人像,绘图立说,亦颇详赅,惟议论过于繁冗。
  △《医学六要》·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三锡撰。三锡字叔承,应天人。是编成于万历乙酉。以医学大端有六,分别论列。首四诊法一卷,次经络考一卷,次病机部二卷,次本草选六卷,次治法汇八卷,次运气略一卷。自谓博采群书,各汇其要。然杂录旧文,无所折衷。王肯堂叙以医圣称之,过矣。
  △《删补颐生微论》·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中梓撰。中梓字士材,华亭人。是编初稿定于万历戊午,已刊版行世。崇祯壬午又因旧本自订之,勒为此编。凡二十四篇,曰三奇,曰医宗,曰先天,曰后天,曰辨妄,曰审象,曰宣药,曰运气,曰脏腑,曰别证,曰四要,曰化源,曰知机,曰明治,曰风土,曰虚痨,曰邪祟,曰伤寒,曰广嗣,曰妇科,曰药性,曰医方,曰医药,曰感应,门类颇为冗杂。三奇论中兼及道书修炼,如去三尸行呵吸等法,皆非医家本术也。
  △《雷公炮制药性解》·六卷(通行本)
  旧本题明李中梓撰。凡金石部三十三种,果部十八种,部十一种,草部九十六种,木部五十七种,人部十种,禽兽部十八种,虫鱼部二十六种。每味之下各有论案。其称雷公云者,盖采炮炙论之文,别附于末。考宋雷《炮炙论》三卷,自元以来,久无专行之本,惟李时珍《本草纲目》载之差详。是篇所采犹未全备,不得冒雷公之名。又《江南通志》载中梓所着书有《伤寒括要》、《内经知要》、《本草通原》、《医宗必读》、《颐生微论》凡五种,独无是书。卷首有太医院订正姑苏文喜堂镌补字,亦坊刻炫俗之陋习。殆庸妄书贾随意裒集,因中梓有医名,故托之耳。
  △《鲁府秘方》·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刘应泰编。应泰尝为鲁王府侍医。其里贯未详。是书分福、寿、康、宁四集。首载五言赞一首,以颂鲁王。其馀皆分类隶方,亦罕奇秘。末载延生劝世等箴,尤与医药无关。前有万历甲午鲁王序。考《明史》诸王传,鲁荒王檀八世至敬王寿钅曾,于万历二十二年嗣封。是年岁在甲午,盖即寿钅曾,故其序自称鲁王八代孙也。
  △《普门医品》·四十八卷、附《医品补遗》·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明王化贞撰。化贞字肖乾,诸城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以偾事伏诛。事迹附见《明史·熊廷弼传》。是编摘录《本草纲目》诸方,参以诸家论述,详列病证,分类汇编。每门冠以总论,但有证候而不载诊法。其凡例谓是书为不知医者设,然望、闻、问、切,犹或审证未真,用药多舛。况舍脉而论方,则虚、实、寒、热之相似者,其误必多。执影响之见而苟冀一效,其贻误封疆,亦此学问矣。
  △《孙氏医案》·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孙泰来、孙明来同编。二人皆休宁孙一奎之子。是编即所辑《一奎医案》也。凡三吴治验二卷,新都治验二卷,宜兴治验一卷。不分证而分地,盖以治之先后为次。一奎深究医理,其议论多见于《赤水玄珠》、《医旨绪馀》,皆已着录。是编宗旨具载二书之中,且旁文多于正论,亦为冗漫。盖大意主于标榜医名,而不主于发挥医理也。
  △《河间六书》·二十七卷(通行本)
  明吴勉学编。勉学字肖愚,歙县人。是编裒辑金刘完素之书,凡《原病式》一卷,《宣明论方》十五卷,《保命集》三卷,《伤寒医鉴》一卷,《伤寒直格》三卷,《伤寒标本》二卷,附《伤寒心要》、《伤寒心镜》各一卷。名为六书,实八书也。其中多非完素所作,已分别各着于录。今存其总目于此,以不没勉学缀辑刊刻之功焉。
  △《折肱漫录》·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黄承昊撰。承昊字履素,号暗斋,秀水人。黄洪宪之子也。万历丙辰进士,官至福建按察使。承昊体羸善病,因参究医理,疏其所得以着是书。分养神、养气、医药三门。其论专主于补益,未免一偏。
  △《运气定论》·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董说撰。说有《易发》,已着录。是编凡四论八图。辨《素问》所论运气当在六元正纪大论,原文久佚。故晋皇甫谧作《甲乙经》,隋全元起注《素问》,皆云亡失。唐王冰始私采《阴阳大论》七篇补之,诡云秘藏书本。刘守真、杨子建递变其说,亦皆乖谬,因着此书以辟之。定以六气为经,五运为纬,气静运动,上下周流,天始于甲,地始于子,数穷六十,循环无端,其说甚辨。然运气之主病,犹之分野之占天,以为不验,亦有时而中;以为必验,又有时不然。天道远,人事迩,治病者求之望、闻、问、切,参以天时、地气,亦足得其概矣,正不必辨无证、无形之事也。
  △《针灸聚英》·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高武撰。武始末未详。是书以经络空穴类聚为一卷,各病取穴治法为一卷,诸论针灸法为一卷,各歌赋为一卷。凡诸书与《素问》、《难经》异同者,取其同而论其异,故以聚英名书。其所采,惟《铜人明堂子午》及《窦氏流注》等书,馀皆不录。
  △《针灸节要》·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高武撰。是书以《难经》、《素问》为主。《难经》首取行针补泻,次取井荣俞经合,次及经脉。《素问》首九针,次补泻,次诸法,次病刺,次经脉空穴。俱颠倒后先,于经文多割裂。
  △《简明医彀》·八卷(内府藏本)
  明孙志宏撰。志宏字台石,杭州人。是书卷首冠要言一十六则,议论亦平正。其馀案门列方,浅显易解,然未能尽医道之变化也。
  △《金秘论》·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梁流寓李药师撰。不知何许人。自序称唐李靖以三等法教士,故亦以三等法治病。药师之称,适符靖字,殆亦寓名欤?其书分十二门,皆论医目之法,故曰《金》,盖取佛书金刮眼之义也。
  △《扁鹊指归图》·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以脉证形色编为歌括,以便记诵。盖坊市俗医所为。
  △《证治大还》·四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治撰。治字三农,华亭人。是书凡证视近纂二卷,药理近考二卷,济阴近编五卷,幼幼近编四卷,医学近编二十卷,伤寒近编前集五卷,后集五卷。前有喻昌及治自序。治自谓五世业医,所着书有《璜溪医约解》、《医师寤言》、《外台秘典》、《脉药骊珠》各种,皆斟酌尽善,择其近要者付之梨枣。然是书杂录诸家议论证治,门类繁碎,殊少折衷。
  △《马师津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马元仪撰。元仪,苏州人。是编前有雍正壬子汪濂夫序,称元仪受学于间李士材、西昌喻嘉言。士材,李中梓之字。嘉言,喻昌之字。二人皆国初人,则元仪着书当在康熙初矣。其曰《马师津梁》者,盖元仪门人姜思吾传其抄本,濂夫追题此名,非其本目也。所论多原本旧文,大抵谨守绳尺,不敢放言高论,亦不能有所发明。所载诸方,或与所论不甚符。如中风一门,既知病由内虚,不属外邪,而附方仍多驱风涤痰,一切峻利之药。知其亦见寒医寒,见热医热,随时补救之技,非神明其意,运用自如者矣。
  △《张氏医通》·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璐撰。璐字路玉,号石顽,吴江人。是编取历代名家方论,汇次成编。门类先后,悉依王肯堂《证治准绳》。方药主治多本薛己《医案》、张介宾《景岳全书》而以己意参定之。凡古来相传之说,稍有晦滞者,皆削不录。其辞气未畅者,皆润色发挥,务阐其意。康熙乙酉,圣祖仁皇帝南巡,璐子以柔,以璐所着《本经逢原》、《诊宗三昧》、《伤寒缵绪论》及此书汇辑恭进,得旨留览。考璐自序,是书初名《医归》,未及刊行,佚其目科、痘疹二册。晚年命其子以倬重辑目科治例,以柔重辑《痘疹心传》,补成完帙,改题此名。时韩氏《医通》已久行于世,璐书名与相复。自序谓元氏集名长庆,白氏集亦名长庆,未尝混也。今刊本题《张氏医通》,盖亦以别于韩氏云。
  △《伤寒缵论》·二卷、《绪论》·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璐撰。取张机《伤寒论》重分其例,采喻昌《尚论篇》及各家之注为之发明,而参以己见,是曰《缵论》。又以原书残佚既多,证治不备,博搜前人之论以补之,是曰《绪论》。《缵论》先载原文,次附注释,末录正方一百十三首。《绪论》首载六经传变,合病并病,标本治法,及正伤寒以下四十证,又分别表里,如发热头痛,结胸自利之类,末录杂方一百二十馀道。其医通十六卷内,诸证毕备,不立伤寒一门。自序谓先有此二书别行,故不复衍也。康熙甲寅,林起龙刻方有执《伤寒论条辨》。其序有曰,钤槌活人类证者出,而斯道日茅塞矣。近之准绳金续焰参注宗印图经绪论五法手援诸刻,炫奇斗异,吊诡承讹,逞意簧鼓,任口杜撰,如狂犬吠,如野狐鸣。又曰,更可异者,本无一长,又未梦见条辨,止将尚论篇割裂纷更。称缵论者,譬之推粪蜣螂,自忘其臭,此书必不能传。即传不过供人笑骂涂抹云云。其诋讠其是书,不遗馀力。然亦不至如是之甚也。
  △《本经逢原》·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璐撰。其书以神农本经为主,而加以发明,兼及诸家治法。部分次第,悉依李氏《本草纲目》,而疏通大义,较为明显。自序云:濒湖博洽今古,尚尔舍本逐末仅以本经主治,冠列于首,以为存羊之意。缪氏仲醇,开凿经义,迥出诸家之上,而于委曲难明之处,则旁引别录等说,疏作经言,未免朱紫之混。盖时珍书多主考订,希雍书颇喜博辨,璐书则惟取发明性味,辨别功过,使制方者易明云。
  △《诊宗三昧》·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璐撰。是书专明脉理。首宗旨,次医学,次色脉,次脉位,次脉象,次经络,次师传,次口问,次逆顺,次异脉,次妇人,次婴儿。其医学篇有云,王氏《脉经》,全氏《太素》,多拾经语,溷厕杂说于中,偶一展卷,不无金屑入眼之憾。他如《紫虚四诊》,《丹溪指掌》,《扌婴宁枢要》,《濒湖脉学》,《士材正眼》等,要皆刻舟求剑,案图索骏之说。夫得心应手之妙,如风中鸟迹,水上月痕,苟非智慧辨才,乌能测其微于一毫端上哉!其言未免太自诩也。
  △《石室秘》·六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陈士铎撰。士铎字远公,山阴人。是书托名岐伯所传,张机、华佗等所发明,雷公所增补。凡分一百二十八法,议论诡异。所列之方,多不经见。称康熙丁卯遇岐伯诸人于京都,亲受其法。前有岐伯序,自题中清殿下宏宣秘无上天大帝真君。又有张机序,自题广蕴真人。方术家固多依托,然未有怪妄至此者,亦拙于作伪矣。
  △《李氏医鉴》·十卷、《续补》·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李文来编。文来字昌期,婺源人。初,休宁汪桓作《医方集解》、《本草备要》二书,浅显易明,颇行于世。康熙丙子,文来撮合两书,条分缕析,分类排纂,以成是书。名曰《李氏医鉴》,实则汪氏书也。又以杂证及伤寒有未备者,更辑为《续补》二卷。末附桓所作三焦命门辨一篇,称医鉴成,请正于桓,详校差讹,玉成完璧。更授以是篇,附刻卷末。则文来辑是书时,桓尚无恙,与所手定无异矣。
  △《医学汇纂指南》·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端木缙撰。缙字仪标,当涂人。是书成于康熙丁亥。摘取古今医书,荟萃成帙。每病之下,先详脉理,次病因,次现证,次治法,颇为明析。惟于《素问》五运六气,拘执过甚,未免失于泥古。又第七卷所列医案,惟载近人治验,而古法一概不录。虽医贵因时,又不免局于目见矣。
  △《济阴纲目》·十四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武之望撰。汪淇笺释。之望字叔卿,自署关中人。淇字澹漪,一字右子,钱塘人。是书所分门目,与《证治准绳》之女科相同,文亦全相因袭,非别有所发明。盖即王肯堂书加以评释圈点,以便检阅耳。
  △《保生碎事》·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汪淇撰。是书又名《济阴慈幼外编》,录小儿堕地时至七日内医疗之事。如拭口、断脐、浴儿、稀痘各法,寥寥数则,大约取其便于检用,非保婴之全书也。卷末一条云,随有《济阴纲目》及《慈幼纲目》即镌行。则是书之成,犹在《济阴纲目》之前。其《慈幼纲目》自谓即证治准绳之幼科,加以评释。今未见其本。
  △《释骨》·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彤撰。彤有《周官禄田考》,已着录。是编取《内经》所载人身诸骨,参以他书所说,胪而释之,中间多所辨正。如谓经筋篇足少阳之脉,循耳后上额角,额字乃头字之讹。谓曲角之角,经文刊本皆误作周,据气府论注改定。谓颔字说文作<函页>,与颐同训。<函页>盖自口内言之,如从口外言则两旁为颔,颔前为颐,两不相假,故《内经》无通称者。谓或骨之或乃古域字,引《说文》为证。谓齿数奇当为牡,偶当为牝,《说文》、《玉篇》并以牙为牡齿,恐误。谓曲牙二穴侠口旁四分,王冰以为颊车穴,恐非经义。谓高骨通指脊骨,不专指命门穴上一节。谓膺中有六穴,穴在骨间,则骨当有七。谓张介宾误以胁下为。谓<骨舌>骨即肩端骨。谓经脉篇斜下贯胛之胛乃胂字之讹。谓本腧篇肘内大骨,内字乃外字之讹,掌后两骨,骨字乃筋字之讹。谓掌后兑骨非手髁。谓壅骨在鱼际旁寸口前,非掌后高骨。谓楗即髀骨之直者。谓骨空论颏下为辅,下字乃上字之讹。谓刺腰痛论或骨在膝外廉,膝字乃<骨行>字之讹。其考证皆极精核,非惟正名物之舛,并可以纠针砭之谬。已载入所着《果堂集》,此其别行之本。序称为吴文球讲明经穴而作,则其本旨以谈医而起。今附存其目于医家焉。
  △《医学求真录总论》·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宫绣撰。宫绣宜黄人。是书成于乾隆庚午。据其凡例,称尝着《医学求真录》十六卷。别钞其篇首总论,勒为五卷,以标明其宗旨。议论亦明白易解,然不无臆脱。如论风土不齐,而云西北人不可温补,则未免胶柱而鼓瑟矣。
  △《成方切用》·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仪洛撰。仪洛字遵程,海盐人。此书为其《医学述》之第四种。取古今成方一千三百馀首,本经按证,加以论断。卷首载内经一十二方。第一卷至第十二卷每卷各有上下,分治气、理血、补养、氵啬固、表散、涌吐、攻下、消导、和解、表里、祛风、祛寒、消暑、燥湿、润燥、泻火、除痰、杀虫、经带、胎产、婴孩、痈疡、眼目、救急凡二十四门。卷末载勿药元诠七十四条,大旨谓古方不宜今用,故所录皆切于时用之方。凡例于汪桓《医方集解》颇有微词。然桓书浅略,亦可无庸掊击也。
  △《伤寒分经》·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仪洛撰。此书为其《医学述》之第五种,取喻嘉言所撰《尚论篇》重为订正。凡太阳经三篇,阳明经三篇,太阴经一篇,少阴经二篇,厥阴经一篇,春温三篇,夏热一篇,脉法二篇,诸方一篇,补卒病论一篇,秋燥一篇,共十有九篇。
  △《医贯砭》·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大椿撰。大椿有《神农本草百种录》,已着录。初,明赵献可作《医贯》,发明薛氏《医案》之说,以命门真水真火为主,以八味丸、六味丸二方通治各病。大椿以其偏驳,作此书辟之。考八味丸即《金匮要略》之肾气丸,本后汉张机之方。后北宋钱乙以小儿纯阳,乃去其肉桂、附子,以为幼科补剂,名六味丸。至明太医院使薛己,始专用二方,为补阳补阴要药,每加减以治诸病。其于调补虚损,未尝无效。献可传其绪论,而过于主持,遂尽废古人之经方。殆如执诚意正心以折冲御侮,理虽相贯,事有不行。大椿攻击其书,不为无理,惟词气过激,肆言辱詈,一字一句,索垢求瘢,亦未免有伤雅道。且献可说不能多验,今其书已不甚行,亦不必如是之诟争也。
  △《临证指南医案》·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叶桂撰。桂字天士,吴县人。以医术名于近时,然生平无所着述。是编乃门人取其方药治验,分门别类,集为一书,附以论断,未必尽桂本意也。
  △《得心录》·一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国朝李文渊撰。文渊有《左传评》,已着录。是编皆所制新方。前有自题云,古方不能尽中后人之病,后人不得尽泥古人之法,故名曰《得心录》。凡十九方。其敌参膏四方,案应补之证,委曲调剂,以他药代之,为贫不能具参者计。虽未必果能相代,然其用志可尚也。
  △《伤寒论条辨续注》·十二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郑重光撰。重光字在辛,歙县人。明万历中方有执作《伤寒论条辨》,号为精审。后喻昌因之作《尚论篇》,张璐因之作《伤寒缵论》,程嘉倩因之作《后条辨》,互有发明,亦各有出入。然诸书出而方氏之旧本遂微。重光为有执之里人,因取条辨原本,删其支词,复旁参喻昌等三家之说,以己意附益之,名曰《续注》。卷首仍题执中之名,明不忘所本之意也。
  △《医津筏》·一卷(通行本)
  国朝江之兰撰。之兰字含微,歙县人。是书凡十四篇,每篇以《内经》数语为主,而分条疏论于其后。
  △《四圣心源》·十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四圣者,黄帝、岐伯、秦越人、张机也。元御于《素问》、《灵枢》、《难经》、《伤寒论》、《金匮玉函经》五书,已各为之解,复融贯其旨,以为此书。其文极为博辩,而词胜于意者多。
  △《四圣悬枢》·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是书谓寒疫、温疫、痘病、疹病皆由于岁气,世皆以小儿之痘为胎毒,非也。若能因其将发而急表散之,则痘可以不出。其说为宋以来所未有。夫痘病之发,每一时而遍及远近,且轻则大概皆轻,重则大概皆重,则谓之岁气,亦非无理。然究由胎毒伏于内,岁气感于外,相触而发,必谓不系胎毒,何以小儿,同感岁气,而未出痘者乃病痘,已出痘者不病痘乎?是又未可举一废百也。
  △《素灵微蕴》·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其书以胎化、藏象、经脉、营卫、藏候、五色、五声、问法、诊法、医方为十篇,又病解十六篇,多附以医案。其说诋诃历代名医,无所不至。以钱乙为悖谬,以李杲为昏蒙,以刘完素、朱震亨为罪孽深重,擢难数。可谓之善骂矣。
  △《玉楸药解》·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玉楸者,元御别号也。是书谓诸家本草,其议论有可用者,有不可用者,乃别择而为此书。大抵高自位置,欲驾千古而上之。故于旧说多故立异同,以矜独解。
  △《脉因证治》·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其书按四时气候,详列诸病。先脉,次因,次证,次治,颇有条理,而分属处未免牵强。如霍乱、泄泻属夏三月,伤寒属冬三月,已为拘滞。至于以颠狂、惊痫、痔漏、脱肛分属冬、夏,益为无说矣。春三月之证,分别真阴、元阴、真阳、元阳,其意主先后天立说,亦牵合不能了了。案元朱震亨有《脉因证治》一书,国朝喻昌尝惜其不行,说见所撰《寓意草》。是书卷首无序,后有嘉禾石氏一跋,称岐黄家久奉为枕秘,因讹脱甚多,借得藏书家善本校录,似即震亨之书。然所载各方如左归丸、右归丸之类,皆出自张介宾《景岳全书》,而亦以古方目之。知其断非震亨所着矣。
  ○附录
  △《水牛经》·三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唐造父撰。造父未详何许人。原序有云,唐则天垂拱二年八月,收得水牛有病证。造父奏言,水牛与黄牛形貌相同,治法不等。若依黄牛用药,误矣。造父别立医书共四十五证,有方有论,并无差误,但其词俚陋。盖方技家闻古有善御之造父,误以为唐人而托之也。
  △《安骥集》·三卷(永乐大典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伪齐刘豫时刊书序曰,尚书兵部阜昌五年准内降付下都省奏,朝散大夫尚书户部郎中冯长宁等札子,成忠郎皇城司准备差遣卢元宾进呈司牧《安骥集方》四册。奉齐旨,可看详开印施行。长宁等窃谓国家乘宋后,不得已而用兵,故遣官市马于陇右,诏修马政。始命有司看详司牧《安骥集》方,开印以广其传云云。详其序意,则旧有此书,伪齐刊之耳。凡病各有图,药方附末。其所载王良百一歌及伯乐画烙图、十二经络图、马师皇五脏、八邪论,大抵方技依托之言。然其来则已久矣。
  △《类方马经》·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首有刑部员外郎姚江舒春序,称太监钱公总掌御马监,命本监中官之善于马者,取《马经》旧本,参以群书,日加考订,究脉络针穴之源委,校经方药石之君臣,极歌诀之周,尽方术之备,又增马援所进铜马表、铜马相法及腾驹牧养法诸条。书成,命寿诸梓云云。考太学题名碑,成化己丑有进士舒春,武功卫人。则所谓太监钱公者,当即宪宗朝之钱能也。
  △《司牧马经痊骥通玄论》·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东原兽医卞管勾集注。有三十九论,四十六说。于马之病源治诀,简明赅备。前有正德元年陕西苑马寺卿太原车霆序。《明史·艺文志》不着录,惟高儒《百川书志》有之,卷帙与此本合。所谓卞管勾者,其名则不可考矣。
  △《疗马集》·四卷、《附录》·一卷(内府藏本)
  明喻仁、喻杰同撰。仁杰皆六安州马医。其书方论颇简明。附录一卷,则医驼方也。
  △《痊骥集》·二卷(永乐大典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载通玄三十九论。病分五脏治之,各有方论,复附杂病诸方。今世疗马之剂,其源大略皆本此。
  ──右“医家类”九十四部,六百八十二卷,《附录》六部,二十五卷,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素问运气图括定局立成》·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熊宗立撰。宗立字道轩,建阳人,刘剡之门人也。(剡永乐中人,有《四书通义》,已着录。)好讲阴阳医卜之术,是书以《素问》五运六气之说编为歌辞。又有天符岁会之说,以人生年之甲子,观其得病之日气运盛衰,决其生死。医家未有用其法者。盖本五运六气,以生克制化推其王相休囚而已,初无所徵验也。   △《素问钞补正》·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丁瓒编。瓒字点白,镇江人。嘉靖丁丑进士,官至温州府知府。初,滑寿着《素问钞》,岁久传写多讹。瓒因其旧本,重为补正,复兼采王冰原注以明之。凡十二门,悉依寿书旧例,又以五运六气主客图并诊家枢要附于后。   △《续素问钞》·九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机撰。机有《针灸问对》,已着录。是编因滑寿《素问钞》采王冰原注太略,因重为补录。凡所增入,以续字别之。九卷之中分上、中、下三部。上四卷,中一卷,下四卷,其标目悉依滑氏之旧。   △《素问注证发微》·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马莳撰。莳字仲化,会稽人。其说据《汉志·内经》十八篇之文,以《素问》九卷、《灵枢》九卷当之。复引离合真邪论中九针九篇因而九之之
文,定为九九八十一篇。以唐王冰分二十四卷为误,殊非大旨所关。其注亦无所发明,而于前人着述多所訾议,过矣。   △《素问悬解》·十三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朝国朝黄元御撰。元御有《周易悬象》,已着录。是书谓《素问》八十一篇秦汉以后始着竹帛,传写屡更,不无错乱,因为参互校正。如本病论、刺志论、刺法论旧本皆谓已亡,元御则谓本病论在玉机真藏论中,刺志论则误入诊要经中论,刺法论则误入通评虚实论,未尝亡也。又谓经络论乃皮部论之后半篇,皮部论乃十二正经经络论之正文。如此则三奇经与气府论之前论、正经后论、奇经三脉无异。故取以补阙,仍复八十一篇之旧。考言经文错简者起于刘向之校《尚书》(见《汉·旧艺文志》),犹有古文可据也。疑经文脱简者始于郑玄之注《玉藻》(见证记注),然犹不敢移其次第。至北宋以后,始各以己意改古书,有所不通,辄言错简,六经遂几无完本。馀波所渐,刘梦鹏以此法说楚词。迨元御此注,并以此法说医经。而汉以来之旧帙,无能免于点窜者矣。揆诸古义,殆恐不然,其注则间有发明。如五运六气之南政、北政,旧注以甲己为南政,其馀八千为北政,元御则谓天地之气东西对待,南北平分,何南政之少而北政之多也。一日之中
,天气昼南而夜北。一岁之中,天气夏南而冬北。则十二年中,三年在北,三年在东,三年在南,三年在西。在北则南面而布北方之政,是谓北政。天气自北而南升,在南则北面而布南方之政,是谓南政。天气自南而北升,则自卯而后,天气渐南,总以南政统之。自酉而后,天气渐北,总以北政统之。东西者左右之间气,故不可以言政。此南北二极之义,其论为前人所未及。然运气之说,特约举天道之大凡,不能执为定谱以施治疗,则亦如太极、无极之争耳。   △《灵枢悬解》·九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是书亦以错简为说,谓经别前十三段为正经,后十五段为别经,乃经别之所以命名。而后十五段却误在经脉中,标本而误名卫气。四时气大半误入邪气,藏府病形论津液五别误名五癃津液别。此类甚多。乃研究《素问》,比栉其辞,使之脉络环通。案《灵枢》晚出,又非《素问》之比。说者谓唐人剽取《甲乙经》为之,不应与古书一例错简,亦姑存其说可也。   △《图注难经》·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世贤撰。世贤字天成,宁波人,正德中名医也。《难经》旧有吴吕广、唐杨德操诸家注。宋嘉中,丁德用始于文义隐奥者各为之图,元滑寿作《本义》,亦有数图,然皆不备
。世贤是编,于八十一篇篇篇有图,凡注所累言不尽者,可以披图而解。惟其中有文义显然,不必待图始解者,亦强足其数,稍为冗赘。其注亦循文敷衍,未造深微。   △《难经经释》·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大椿撰。大椿有《神农本草经百种录》,已着录。是书以秦越人八十一《难经》有不合《内经》之旨者,援引经文以驳正之。考《难经》、《汉·艺文志》不载,《隋志》始着于录。虽未必越人之书,然三国已有吕博望注本,而张机《伤寒论》平脉篇中所称经说,今在第五难中,则亦后汉良医之所为。历代以来,与《灵枢》、《素问》并尊,绝无异论。大椿虽研究《内经》,未必学出古人上,遽相排斥,未见其然。况大椿所据者《内经》,而《素问》全元起本已佚其第七篇,唐王冰始称得旧本补之,宋林亿等校正,已称其天元纪大论以下与《素问》馀篇绝不相通,疑冰取阴阳大论以补所亡。至刺法本病二论,则冰本亦阙,其间字句异同,亿等又复有校改,注中题曰新校正皆是。则《素问》已为后人所乱,而《难经》反为古本。又滑寿《难经本义》列是书所引《内经》,而今本无之者,不止一条。则当时所见之本,与今亦不甚同。即有舛互,亦宜两存,遽执以驳《难经》之误,是何异谈六经者执
开元改隶之本以驳汉博士耶?   △《难经悬解》·二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难经》之出在《素问》之后,《灵枢》之前。故其中所引经文有今本所有载者(见滑寿《难经本义》)。然其文自三国以来不闻有所窜乱。元御亦谓旧本有讹,复多所更定,均所谓我用我法也。   △《伤寒悬解》·十五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是书大旨,谓汉张机因针灸刺法已亡,而着《伤寒论》以治外感之疾。其理则岐、黄、越人之理,其法则因岐、黄、越人之针刺而变通之。立六经以治伤寒,从六气也。制汤丸以疗感伤,守五味也。凡《脉法》八十三章,《六经经证》以及入府传藏之里证误行汗吐下之坏病三百六十八章,外感之类证汗吐下宜忌八十六章,共五百三十七章,合百十三方。自晋王叔和混热病于伤寒,后来坊本杂出,又有传经为热,直中为寒之说,而伤寒亡矣,且简编亦多失次。因为解其《脉法》,详其经络,考其常变,辨其宜忌,凡旧文之讹乱者,悉为更定。末载驳正叔和序例一卷,以纠其失。其持论甚高。考《伤寒论》旧本经王叔和之编次,已乱其原次,元御以为错简,较为有据,与所改《素问》、《灵枢》、《难经》出自独断者不同。然果复张机之旧与否,亦别无
佐证也。   △《伤寒说意》·十一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元御既作《伤寒悬解》,谓论文简奥,非读者所能遽晓。乃会通大意,复着此书以开示初学之门径。   △《金匮悬解》·二十二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元御谓张机着《金匮玉函经》以治内伤杂病,大旨主于扶阳气以为运化之本。自滋阴之说胜,而阳自阴升,阴由阳降之理迄无解者。因推明其意,以成此书。于四诊九候之法,言之颇详。   △《长沙药解》·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张机《伤寒论》共一百十三方,《金匮玉函经》共一百七十五方,合二书所用之药共一百六十种。元御各为分析排纂,以药名药性为纲,而以某方用此药为目,各推其因证主疗之意,颇为详悉。然药有药之性味,此不易者也。用药有用药之经纬,此无定者也。此当论方,不当论药。但云某方有此药,为某证而用,某方有此药,又为某证而用,是犹求之于筌蹄也。   △《图注脉诀》·四卷、《附方》·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世贤撰。是编因世传王叔和《脉诀》而为之图注。考晁公武《读书志》曰,《脉经》十卷,晋王叔和撰。唐甘伯宗《名医传》曰,叔和,西晋高平人。博通经方,精意
诊处,尤好着述。其书纂岐伯、华陀等论脉要诀而成,叙阴阳表里,辨三部九候,分人迎、气口、神门,条十二经、二十四气、奇经八脉、五脏、六腑、三焦、四时之疴,凡九十七篇。《读书志》又曰,《脉诀》一卷,题曰王叔和撰,皆歌诀鄙浅之言,后人依托者,然最行于世云云。据此,则《脉经》为叔和作,《脉诀》出于伪撰。今《脉经》十卷,尚有明赵邸居敬堂所刊林亿校本,知公武之言不诬。世贤不考,误以《脉诀》为真叔和书而图注之。根柢先谬,其他可不必问矣。书末附方一卷,皆因脉以用药。然脉止七表八里九道,而病则变现无方,非二十四格所能尽。限以某脉某方,亦非圆通之论也。   △《杜天师了证歌》·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唐杜光庭撰。光庭字圣宾,晚自号东瀛子。括苍人。应百篇举不第,入天台山为道士。僖宗幸蜀,召见。赐紫衣,充麟德殿文章应制。王建据蜀,赐号广成先生,除谏议大夫,进户部侍郎,后归老于青城山。此书题曰天师,据陶岳《五代史补》,亦王建时所称也。考光庭所着多神怪之谈,不闻以医显,此书殆出伪托,其词亦不类唐末五代人。钱曾《读书敏求记》以为真出光庭,殊失鉴别。其注称宋人高氏伍氏所作,而不题其名。后附《持脉备要论》三十篇
,亦不知谁作,多引王叔和《脉诀》,而不知叔和有《脉经》,则北宋以后人矣。   △《疮疡经验全书》·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宋窦汉卿撰。卷首署燕山窦汉卿。而申时行序乃称汉卿合肥人,以疡医行于宋庆历、祥符间,曾治太子疾愈,封为太师。所着有《窦太师全书》。其裔孙梦麟,亦工是术,因增订付梓云云。考《宋史·艺文志》不载此书,仅有《窦太师子午流注》一卷,亦不详窦为何名,疑其说出于附会。且其中治验皆梦麟所自述,或即梦麟私撰,托之乃祖也。国朝康熙丁酉,歙人洪瞻岩重刊,乃云得宋刻秘本校之,殆亦虚词。   △《大本琼瑶发明神书》·二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旧本题赐太师刘真人撰,不着其名。前有崇宁元年序,则当为宋徽宗时人。然序称许昌滑君伯仁尝看经络专专(案:专专二字疑误,姑仍原本录之。)手足三阴三阳及任督也。观其图彰训释(案:图彰二字未详,今亦姑仍旧本),纲举目张云云。伯仁,滑寿字也,元人入明,《明史》载之方技传。崇宁中人何自见之,其伪可知矣。书中所言皆针灸之法及方药,盖庸妄者所托名也。   △《崔真人脉诀》·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紫虚真人撰,东垣老人李杲校评。考紫虚真人为宋道士
崔嘉彦。陶宗仪《辍耕录》称,宋淳熙中,南康崔紫虚隐君嘉彦,以《难经》于六难专言浮沉,九难专言迟数,故用为宗,以统七表八里,而总万病,即此书也。宋以来诸家书目不着录,焦《国史经籍志》始载之,《东垣十书》取以冠首。李时珍已附入《濒湖脉学》中。至其旁注之评语,真出李杲与否,则无可徵信矣。   △《东垣十书》·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其中《辨惑论》三卷,《脾胃论》三卷,《兰室秘藏》三卷,实李杲之书。崔真人《脉诀》一卷,称杲批评。其馀六书,惟《汤液本草》三卷,《此事难知》二卷为王好古所撰,其学犹出于东垣。至朱震亨《局方发挥》一卷,《格致馀论》一卷,王履《医经溯洄集》一卷,齐德之《外科精义》二卷,皆与李氏之学渊源各别。概名为东垣之书,殊无所取。盖书肆刊本,取盈卷帙,不计其名实乖舛耳。   △《珍珠囊指掌补遗药性赋》·四卷(侍郎金简购进本)   旧本题金李杲撰。考《珍珠囊》为洁古老人张元素着,其书久已散佚。世传东垣《珍珠囊》乃后人所伪托,李时珍《本草纲目》辨之甚详。是编首载寒、热、温、平四赋,次及用药歌诀,俱浅俚不足观。盖庸医至陋之本,而亦托名于杲,妄矣。   △《伤寒心镜》
·一卷(通行本)   一名张子和《心镜别集》,旧本题镇阳常德编。德不知何许人,亦不详其时代。考李濂《医史》张从正传后附记曰,《儒门事亲》十四卷,盖子和草创之,麻知几润色之,常仲明又摭其遗为《治法心要》。子和即从正之字,知几为麻革之字,仲明字义与德字相符。常仲明者,其即德欤?若然,则金兴定中人也。书凡七篇,首论河间双解散及子和增减之法,馀亦皆二家之绪论。   △《伤寒心要》·一卷(通行本)   旧本题都梁镏洪编。洪始末未详,大旨敷演刘完素之说。所列方凡十八。又有病后四方,与常德《伤寒心镜》皆后人裒辑,附入《河间六书》之末者。然掇拾残剩,无所发明。   △《流注指微赋》·一卷(永乐大典本)   元何若愚撰。若愚爵里未详。原注有云,《指微论》三卷,亦是何公所作。探经络之赜,原针刺之理,明荣卫之清浊,别孔穴之部分,然未广传于世,于内自取义以成此赋。则若愚先着指微论,又自约其义为此赋,便记诵也。今《指微论》不传,惟此赋载《永乐大典》中。   △《如宜方》·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艾元英撰。元英,东平人。始末无考。此本为三山张士宁所刊。前有二序,一为至正乙未林兴祖作,一为至治癸亥吴德昭作。其
书首列药石炮制总论,不过数十味,未免简略。第一卷述证,自中风至杂病凡三十类。第二卷载方,凡三百有馀。其曰如宜者,如某证宜用某汤,某证宜用某圆散是也。其说一定不移,未免执而不化。焦氏《经籍志》、高氏《百川书志》俱不着录,然相其版式,犹元代闽中所刊,非依托也。   △《泰定养生主论》·十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元洞虚子王中阳撰。其书论婚孕老幼阴阳气运节宣之宜,并摘录脉证方剂以资调摄,取庄子宇泰定者发乎天光,及养生主之语名之。前有中阳自序,及至元戊寅段天序,盖正德间兵部郎中冒鸾所重刊也。后有杨易跋,谓《吴宽集》中载中阳为吴人,名,字均章,自号中阳老人。生元盛时。年四十,弃官归隐虞山之下。慕丹术,尤邃于医。   △《类编南北经验医方大成》·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元文江孙允贤撰。本名《医方集成》,此本为钱曾也是园所藏,犹元时旧刻。目录末题至正癸未菊节进德书堂刊行。前有题识曰,《医方集成》一书,四方尚之久矣。本堂今得名医选取奇方,增入孙氏方中,俾得贯通,名曰《医方大成》云云。则坊贾所为,非允贤之旧矣。   △《伤寒医鉴》·一卷(通行本)   元马宗素撰。宗素始末未详。是书
载《河间六书》中,皆采刘完素之说以驳朱肱《南阳活人书》,故每条之论皆先朱后刘。大旨皆以热病为伤寒,而喜寒凉,忌温热。然活人书往往用麻桂于夏月发泄之时,所以贻祸。若冬月真正伤寒,则非此不足以散阴邪,岂可专主于凉泄?未免矫枉过直,各执一偏之见矣。   △《杂病治例》·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刘纯撰。纯有《玉机微义》,已着录。是书成于永乐戊子,末附兰室誓戒四则,叙其父橘泉翁受医术于朱震亨。纯承其家学,又从其乡冯庭、许宗鲁、邱克容游,尽得其法。因撮举纲要,着为一编,分七十二证,每证各标其攻补之法。盖皆其相传口诀,故略而弗详。初无刊本。成化己亥,上元县知县长安萧谦观政户部时,奉命赏军甘州,始从纯后人得其本,为锓版以传。   △《伤寒治例》·一卷(通行本)   明刘纯撰。其体例与《杂病治例》相同,不标六经,亦不分表里,但以现证九十五种为纲,而每证推其病源与其治法。亦成化己亥萧谦所刻也。   △《医方选要》·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周文采编。李时珍《本草纲目》引作周良采,字之讹也。其里贯未详。是书乃其为蜀献王椿侍医时,承献王之命所作,则洪武中人也。每门皆抄录古方,而各冠以论。嘉
靖二十三年,通政使顾可学奏进,诏礼部重录付梓,仍行两京各省翻刻。前有献王序及文采自序,并载礼部尚书费き题覆疏二篇,盖亦翻刻本也。   △《袖珍小儿方》·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徐用宣撰。用宣,衢州人。《艺文志稿》作徽州人,盖字形相近而讹。其书以《脉诀》为首,《方论针灸图形》次之。总七十二门六百二十四方,采颇备,惟论断多袭旧文,无所发明耳。是书作于永乐中,嘉靖十一年赣抚钱宏重刊,以是书原本宋钱乙也。   △《安老怀幼书》·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刘宇编。宇字志大,河南人。成化壬辰进士,官至山西按察司副使。初,宋咸淳中,陈直撰《养老奉亲书》。元大德间,邹钅续为《寿亲养老新书》。黄应紫合为一篇刻之。宇于成化戊戌得其本,宏治庚戌重为刊行,改名《安老书》,仍为三卷。后六年丙辰,复得川娄氏《恤幼集》,又补刻于后,总为四卷,题曰《安老怀幼书》。川娄氏,明洪武永乐间御医也,宇得之于其曾孙云。   △《医学管见》·一卷(通行本)   明何瑭撰。瑭号柏齐,怀庆人。弘治壬戌进士,官至南京右副都御史。谥文定。事迹具《明史·儒林传》。是书凡二十二篇,自记谓因读《素问》及《玉机
微义》二书而作。其说皆主于大补大攻,非中和之道。其第十九篇论久病元气太虚,病气太盛,当以毒药攻之,尤不可训。其论金石药一条,则名言也。   △《保婴撮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薜铠撰。铠字良武,吴县人。弘治中官太医院医士。是编分门纂辑,于幼科证治最为详悉。其论乳下婴儿有疾必调治其母,母病子病,母安子安。且云小儿苦于服药,亦当令母服之,药从乳传,其效自捷。皆前人所未发。其子太医院院使己,又以其所治验附于各门之后,皆低一格书之。后人集己遗书为《薛氏医案》,此书亦在其中。考卷首苏州府知府林懋举序,有请己纂而约之之语。疑铠但草创此书,其编纂成帙则实出己手。后人收入己书,盖由于此。此本为嘉靖丙辰所刊,犹未编《医案》以前单行之帙也。   △《神应经》·一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明陈会撰,刘瑾补辑。会字善同,称宏纲先生。瑾字永怀,号恒。均不知何许人。瑾所附论皆冠以臣字,亦不知何时进御本也。案宦官刘瑾,武宗时流毒海内,终以谋逆伏诛,断无人肯袭其姓名者,此书当在正德前矣。所论皆针灸之法,有歌诀,有图有说,传写讹谬,不甚可据。前有宗派图一页,称梓桑君席宏达九传至席华叔,十传至席信卿,
十一传至会。会传二十四人,嫡传者二人,一曰康叔达,一即瑾也。又有席宏达誓词,谓传道者必盟天歃血,立誓以传,当于宗派图下注其姓名,如或妄传非人,私相付度,阴有天刑,明有阳谴云云。是直道家野谈耳。   △《医开》·七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世相撰。世相字季邻,号清溪,蒲州人。吕冉之门人也。官延川县知县。是书凡分二十四类。首载或问数条,谓医学至丹溪而集大成,盖亦主滋阴降火之说者。   △《医史》·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李濂撰。濂有《祥符人物志》,已着录。是编采录古来名医,自《左传》医和以下,迄元李杲,见于史传者五十五人。又采诸家文集所载,自宋张扩以下,迄于张养正,凡十人。其张机、王叔和、王冰、王履、戴原礼、葛应雷六人,则濂为之补传。每传之后,濂亦各附论断。然如医和诊晋侯而知赵孟之死,据和所称主不能御,吾是以云,盖以人事天道断之,而濂以为太素脉之祖。扁鹊传中赵简子、齐桓公、虢君各不同时,自为《史记》好奇之误,而濂不订正。葛洪自属道家,但偶集方书,不闻治验,乃一概收入。则陶宏景之撰《名医别录》,有功《本草》,何以见遗?褚澄遗书,伪托显然,乃不能辨别,反证为真本。至
于宋僧智缘,本传但有善医二字,别无治验,特以太素脉知名,与张扩之具有医案者迥别。载之医家,尤为滥及,辽济鲁古亦更无一事可述,但以长亦能医,专事针灸二语,遽为立传,则当立传者又何限乎?濂他书颇可观,而此书乃冗杂特甚,殊不可解。惟其论仓公神医乃生五女而不生男,其师公乘阳庆亦年七十馀无子,以证医家无种子之术,其理为千古所未发,有足取焉。   △《药镜》·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蒋仪撰。仪,嘉兴人。正德甲戌进士,其历官未详。是编前后无序跋。惟凡例谓医镜之镌,骈车海内。今梓药性,仍以镜名。其载药性,分温、热、平、寒为四部,各以俪语括其主治。后附拾遗、疏原、滋生三赋,以补所未备。词句鄙浅,徒便记诵而已。   △《医学正传》·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虞抟撰。抟字天民,自号花溪恒德老人。义乌人。是书成于正德乙亥。其学以朱震亨为宗,而参以张机、孙思邈、李杲诸家之说,各选其方之精粹者次于《丹溪要语》之后,复为或问五十条以申明之。   △《卫生集》·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周宏撰。宏始末未详。前有正德庚辰宏自序,复系以五言律诗一章,词颇近俚。其论外感法仲景,内伤法东垣,湿热法河间,
杂病法丹溪,尚属持平之论。然亦大略如是,未可执为定法也。   △《万氏家抄济世良方》·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万表编,其孙邦孚增辑。表有《海寇议》,已着录。邦孚字汝永,官都督佥事。是编原本抄集古方,分门别类,凡五卷。邦孚又益以经验诸方及脉诀药性,共为六卷,亦颇有可用之方。至首载吕仙降乩赠诗五首,以美是书,则语怪而不可训矣。   △《摄生众妙方》·十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时彻编。时彻字维静,鄞县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张邦奇传》。是编分四十七门,标目繁碎。自序云,每见愈病之方,辄录而藏之。盖随时抄集而成,未为赅备。   △《急救良方》·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时彻编。分三十九门,专为荒村僻壤之中不谙医术者而设。故药取易求,方皆简易,不甚推究脉证也。   △《灵秘十八方加减》·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德府良医所良医济南胡嗣廉校编。前有嘉靖十七年可泉子序,云不知何人所辑,则嗣廉但校正编次耳,非所撰也。其书以世人多用《和剂局方》,不知加减之用。因以此十八方各详其因证加减之法,以便于用。然病机万变,相似者多,但据证以减药味,似非必中之
道,仍与执《局方》者等也。十八方后又附补中益气汤等四方,共为二十二方,亦不知何人所加。或即嗣廉续入欤?   △《心印绀珠经》·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李汤卿撰。汤卿不知何许人。是书为嘉靖丁未嘉兴府知府赵瀛所校刊。上卷曰原道统,曰推运气,曰明形气,曰评脉法。下卷曰察病机,曰理伤寒,曰演治法,曰辨药性,曰十八剂。融会诸家之说,议论颇为纯正。惟以十八剂为主,而欲以轻清暑火解甘淡缓寒调夺湿补平荣涩和温数字该之,未免失之拘泥。   △《运气易览》·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机撰。机有《针灸问对》,已着录。是编取《素问》中五运六气之说详加辨论,所衍各图,亦颇有发明。然治病自以脉证为主,拘泥司天在泉,终无当于经旨也。   △《痘证理辨》·一卷、《附方》·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汪机撰。前列诸家治痘方法,后引浙中魏氏之说以辨之。自序云,嘉靖庚寅,痘灾盛行。因探索群书,见有论痘疮者,纂为一编。其论痘皆主于火。然痘虽胎火之毒,而虚实异禀,则攻补异宜。又多兼杂证,不可拘以一说也。   △《养生类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吴正伦撰。正伦字子叙,自号春岩子,歙县人。郑若庸尝为作小传,
则嘉靖中人也。是书上卷载导引诀、卫生歌及炼红铅秋石之法,下卷分春夏秋冬诸证宜忌合用方法,盖兼涉乎道家之说者也。   △《志斋医论》·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高士撰。士字志斋,鄞县人。是书作于嘉靖中。上卷专论痘疹,下卷杂论阴阳六气,血脉虚实。其说云今之医者多非丹溪,而偏门方书盛行。则亦以朱氏为宗者矣。   △《经验良方》·十一卷(通行本)   明陈仕贤编。仕贤字邦宪,福清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副都御史。其书首载医旨脉诀药性,别为一卷。次为通治诸病门,如太乙紫金丹、牛黄清心丸之类。次分杂证五十二门,皆抄录旧方,无所论说。自序称,与通州医官孙宇考定而成云。   △《丹溪心法附馀》·二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方广撰。广字约之,号古斋,休宁人。是书成于嘉靖丙申。因程用光所订朱震亨《丹溪心法》,赘列附录,与震亨本法或相矛盾。乃削其附录,独存一家之言,别以诸家方论与震亨相发明者,分缀各门之末。然均非震亨之原书矣。   △《避水集验要方》·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董炳撰。炳字文化,泗州人。是编以常用有验之方,分类裒辑,无所阐发。其所用之药有积雪草者,《本草》所未详,特为具其图形,
述其功效。然药类至多,惟在善用,正无取乎搜罗新异,自夸秘授也。其以《避水》名者,盖隆庆、丙寅淮水决,炳避居楼上以成是书。末附柳应聘撰《玉鹤翁传》一篇,备载炳父相治医事。玉鹤,相之自号,故炳又号怀鹤云。   △《上池杂说》·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冯时可撰。时可有《左氏释》,已着录。此乃其杂论医学之书。大意主于温补,伸东垣而抑丹溪。亦偏于一隅之见者也。   △《伤寒指掌》·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皇甫中撰。中字洲,仁和人。其书原始《内经》,发明仲景立法之意,于诸家议论独推陶华。第十三卷载节《杀车槌法》中,识于后云,先君菊泉与陶翁厥嗣廷桂善,尝得其所着《务寒琐言》及《杀车槌法》传心之秘旨云云。然节六书,至今为伤寒家所诟厉,则此书抑可知也。   △《针灸大全》·十卷(内府藏本)   明杨继洲编。继洲万历中医官。里贯未详。据其刊版于平阳,似即平阳人也。是书前有巡按山西御史赵文炳序,称文炳得痿Φ疾,继洲针之而愈。因取其家传《卫生针灸元机秘要》一书,补辑刊刻,易以今名。本朝顺治丁酉,平阳府知府李月桂以旧版残阙,复为补缀。其书以《素问》、《难经》为主,又肖铜人像,绘图立说,亦颇
详赅,惟议论过于繁冗。   △《医学六要》·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三锡撰。三锡字叔承,应天人。是编成于万历乙酉。以医学大端有六,分别论列。首四诊法一卷,次经络考一卷,次病机部二卷,次本草选六卷,次治法汇八卷,次运气略一卷。自谓博采群书,各汇其要。然杂录旧文,无所折衷。王肯堂叙以医圣称之,过矣。   △《删补颐生微论》·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中梓撰。中梓字士材,华亭人。是编初稿定于万历戊午,已刊版行世。崇祯壬午又因旧本自订之,勒为此编。凡二十四篇,曰三奇,曰医宗,曰先天,曰后天,曰辨妄,曰审象,曰宣药,曰运气,曰脏腑,曰别证,曰四要,曰化源,曰知机,曰明治,曰风土,曰虚痨,曰邪祟,曰伤寒,曰广嗣,曰妇科,曰药性,曰医方,曰医药,曰感应,门类颇为冗杂。三奇论中兼及道书修炼,如去三尸行呵吸等法,皆非医家本术也。   △《雷公炮制药性解》·六卷(通行本)   旧本题明李中梓撰。凡金石部三十三种,果部十八种,部十一种,草部九十六种,木部五十七种,人部十种,禽兽部十八种,虫鱼部二十六种。每味之下各有论案。其称雷公云者,盖采炮炙论之文,别附于末。考宋雷《炮炙论》三卷,自元以
来,久无专行之本,惟李时珍《本草纲目》载之差详。是篇所采犹未全备,不得冒雷公之名。又《江南通志》载中梓所着书有《伤寒括要》、《内经知要》、《本草通原》、《医宗必读》、《颐生微论》凡五种,独无是书。卷首有太医院订正姑苏文喜堂镌补字,亦坊刻炫俗之陋习。殆庸妄书贾随意裒集,因中梓有医名,故托之耳。   △《鲁府秘方》·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刘应泰编。应泰尝为鲁王府侍医。其里贯未详。是书分福、寿、康、宁四集。首载五言赞一首,以颂鲁王。其馀皆分类隶方,亦罕奇秘。末载延生劝世等箴,尤与医药无关。前有万历甲午鲁王序。考《明史》诸王传,鲁荒王檀八世至敬王寿钅曾,于万历二十二年嗣封。是年岁在甲午,盖即寿钅曾,故其序自称鲁王八代孙也。   △《普门医品》·四十八卷、附《医品补遗》·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明王化贞撰。化贞字肖乾,诸城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以偾事伏诛。事迹附见《明史·熊廷弼传》。是编摘录《本草纲目》诸方,参以诸家论述,详列病证,分类汇编。每门冠以总论,但有证候而不载诊法。其凡例谓是书为不知医者设,然望、闻、问、切,犹或审证未真,用药多舛。况舍脉而论方,则虚、实、寒、
热之相似者,其误必多。执影响之见而苟冀一效,其贻误封疆,亦此学问矣。   △《孙氏医案》·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孙泰来、孙明来同编。二人皆休宁孙一奎之子。是编即所辑《一奎医案》也。凡三吴治验二卷,新都治验二卷,宜兴治验一卷。不分证而分地,盖以治之先后为次。一奎深究医理,其议论多见于《赤水玄珠》、《医旨绪馀》,皆已着录。是编宗旨具载二书之中,且旁文多于正论,亦为冗漫。盖大意主于标榜医名,而不主于发挥医理也。   △《河间六书》·二十七卷(通行本)   明吴勉学编。勉学字肖愚,歙县人。是编裒辑金刘完素之书,凡《原病式》一卷,《宣明论方》十五卷,《保命集》三卷,《伤寒医鉴》一卷,《伤寒直格》三卷,《伤寒标本》二卷,附《伤寒心要》、《伤寒心镜》各一卷。名为六书,实八书也。其中多非完素所作,已分别各着于录。今存其总目于此,以不没勉学缀辑刊刻之功焉。   △《折肱漫录》·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黄承昊撰。承昊字履素,号暗斋,秀水人。黄洪宪之子也。万历丙辰进士,官至福建按察使。承昊体羸善病,因参究医理,疏其所得以着是书。分养神、养气、医药三门。其论专主于补益,未免一偏。   △《运气定
论》·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董说撰。说有《易发》,已着录。是编凡四论八图。辨《素问》所论运气当在六元正纪大论,原文久佚。故晋皇甫谧作《甲乙经》,隋全元起注《素问》,皆云亡失。唐王冰始私采《阴阳大论》七篇补之,诡云秘藏书本。刘守真、杨子建递变其说,亦皆乖谬,因着此书以辟之。定以六气为经,五运为纬,气静运动,上下周流,天始于甲,地始于子,数穷六十,循环无端,其说甚辨。然运气之主病,犹之分野之占天,以为不验,亦有时而中;以为必验,又有时不然。天道远,人事迩,治病者求之望、闻、问、切,参以天时、地气,亦足得其概矣,正不必辨无证、无形之事也。   △《针灸聚英》·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高武撰。武始末未详。是书以经络空穴类聚为一卷,各病取穴治法为一卷,诸论针灸法为一卷,各歌赋为一卷。凡诸书与《素问》、《难经》异同者,取其同而论其异,故以聚英名书。其所采,惟《铜人明堂子午》及《窦氏流注》等书,馀皆不录。   △《针灸节要》·三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高武撰。是书以《难经》、《素问》为主。《难经》首取行针补泻,次取井荣俞经合,次及经脉。《素问》首九针,次补泻,次诸法,次病刺,次经
脉空穴。俱颠倒后先,于经文多割裂。   △《简明医彀》·八卷(内府藏本)   明孙志宏撰。志宏字台石,杭州人。是书卷首冠要言一十六则,议论亦平正。其馀案门列方,浅显易解,然未能尽医道之变化也。   △《金秘论》·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旧本题梁流寓李药师撰。不知何许人。自序称唐李靖以三等法教士,故亦以三等法治病。药师之称,适符靖字,殆亦寓名欤?其书分十二门,皆论医目之法,故曰《金》,盖取佛书金刮眼之义也。   △《扁鹊指归图》·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以脉证形色编为歌括,以便记诵。盖坊市俗医所为。   △《证治大还》·四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治撰。治字三农,华亭人。是书凡证视近纂二卷,药理近考二卷,济阴近编五卷,幼幼近编四卷,医学近编二十卷,伤寒近编前集五卷,后集五卷。前有喻昌及治自序。治自谓五世业医,所着书有《璜溪医约解》、《医师寤言》、《外台秘典》、《脉药骊珠》各种,皆斟酌尽善,择其近要者付之梨枣。然是书杂录诸家议论证治,门类繁碎,殊少折衷。   △《马师津梁》·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马元仪撰。元仪,苏州人。是编前有雍正壬子汪濂
夫序,称元仪受学于间李士材、西昌喻嘉言。士材,李中梓之字。嘉言,喻昌之字。二人皆国初人,则元仪着书当在康熙初矣。其曰《马师津梁》者,盖元仪门人姜思吾传其抄本,濂夫追题此名,非其本目也。所论多原本旧文,大抵谨守绳尺,不敢放言高论,亦不能有所发明。所载诸方,或与所论不甚符。如中风一门,既知病由内虚,不属外邪,而附方仍多驱风涤痰,一切峻利之药。知其亦见寒医寒,见热医热,随时补救之技,非神明其意,运用自如者矣。   △《张氏医通》·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璐撰。璐字路玉,号石顽,吴江人。是编取历代名家方论,汇次成编。门类先后,悉依王肯堂《证治准绳》。方药主治多本薛己《医案》、张介宾《景岳全书》而以己意参定之。凡古来相传之说,稍有晦滞者,皆削不录。其辞气未畅者,皆润色发挥,务阐其意。康熙乙酉,圣祖仁皇帝南巡,璐子以柔,以璐所着《本经逢原》、《诊宗三昧》、《伤寒缵绪论》及此书汇辑恭进,得旨留览。考璐自序,是书初名《医归》,未及刊行,佚其目科、痘疹二册。晚年命其子以倬重辑目科治例,以柔重辑《痘疹心传》,补成完帙,改题此名。时韩氏《医通》已久行于世,璐书名与相复。自序谓元氏集名长庆,白氏
集亦名长庆,未尝混也。今刊本题《张氏医通》,盖亦以别于韩氏云。   △《伤寒缵论》·二卷、《绪论》·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璐撰。取张机《伤寒论》重分其例,采喻昌《尚论篇》及各家之注为之发明,而参以己见,是曰《缵论》。又以原书残佚既多,证治不备,博搜前人之论以补之,是曰《绪论》。《缵论》先载原文,次附注释,末录正方一百十三首。《绪论》首载六经传变,合病并病,标本治法,及正伤寒以下四十证,又分别表里,如发热头痛,结胸自利之类,末录杂方一百二十馀道。其医通十六卷内,诸证毕备,不立伤寒一门。自序谓先有此二书别行,故不复衍也。康熙甲寅,林起龙刻方有执《伤寒论条辨》。其序有曰,钤槌活人类证者出,而斯道日茅塞矣。近之准绳金续焰参注宗印图经绪论五法手援诸刻,炫奇斗异,吊诡承讹,逞意簧鼓,任口杜撰,如狂犬吠,如野狐鸣。又曰,更可异者,本无一长,又未梦见条辨,止将尚论篇割裂纷更。称缵论者,譬之推粪蜣螂,自忘其臭,此书必不能传。即传不过供人笑骂涂抹云云。其诋讠其是书,不遗馀力。然亦不至如是之甚也。   △《本经逢原》·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璐撰。其书以神农本经为主,而加以发明,兼及
诸家治法。部分次第,悉依李氏《本草纲目》,而疏通大义,较为明显。自序云:濒湖博洽今古,尚尔舍本逐末仅以本经主治,冠列于首,以为存羊之意。缪氏仲醇,开凿经义,迥出诸家之上,而于委曲难明之处,则旁引别录等说,疏作经言,未免朱紫之混。盖时珍书多主考订,希雍书颇喜博辨,璐书则惟取发明性味,辨别功过,使制方者易明云。   △《诊宗三昧》·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璐撰。是书专明脉理。首宗旨,次医学,次色脉,次脉位,次脉象,次经络,次师传,次口问,次逆顺,次异脉,次妇人,次婴儿。其医学篇有云,王氏《脉经》,全氏《太素》,多拾经语,溷厕杂说于中,偶一展卷,不无金屑入眼之憾。他如《紫虚四诊》,《丹溪指掌》,《扌婴宁枢要》,《濒湖脉学》,《士材正眼》等,要皆刻舟求剑,案图索骏之说。夫得心应手之妙,如风中鸟迹,水上月痕,苟非智慧辨才,乌能测其微于一毫端上哉!其言未免太自诩也。   △《石室秘》·六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陈士铎撰。士铎字远公,山阴人。是书托名岐伯所传,张机、华佗等所发明,雷公所增补。凡分一百二十八法,议论诡异。所列之方,多不经见。称康熙丁卯遇岐伯诸人于京都,亲受其法。前有
岐伯序,自题中清殿下宏宣秘无上天大帝真君。又有张机序,自题广蕴真人。方术家固多依托,然未有怪妄至此者,亦拙于作伪矣。   △《李氏医鉴》·十卷、《续补》·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李文来编。文来字昌期,婺源人。初,休宁汪桓作《医方集解》、《本草备要》二书,浅显易明,颇行于世。康熙丙子,文来撮合两书,条分缕析,分类排纂,以成是书。名曰《李氏医鉴》,实则汪氏书也。又以杂证及伤寒有未备者,更辑为《续补》二卷。末附桓所作三焦命门辨一篇,称医鉴成,请正于桓,详校差讹,玉成完璧。更授以是篇,附刻卷末。则文来辑是书时,桓尚无恙,与所手定无异矣。   △《医学汇纂指南》·八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端木缙撰。缙字仪标,当涂人。是书成于康熙丁亥。摘取古今医书,荟萃成帙。每病之下,先详脉理,次病因,次现证,次治法,颇为明析。惟于《素问》五运六气,拘执过甚,未免失于泥古。又第七卷所列医案,惟载近人治验,而古法一概不录。虽医贵因时,又不免局于目见矣。   △《济阴纲目》·十四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武之望撰。汪淇笺释。之望字叔卿,自署关中人。淇字澹漪,一字右子,钱塘人。是书所分门目,与《证治准绳
》之女科相同,文亦全相因袭,非别有所发明。盖即王肯堂书加以评释圈点,以便检阅耳。   △《保生碎事》·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汪淇撰。是书又名《济阴慈幼外编》,录小儿堕地时至七日内医疗之事。如拭口、断脐、浴儿、稀痘各法,寥寥数则,大约取其便于检用,非保婴之全书也。卷末一条云,随有《济阴纲目》及《慈幼纲目》即镌行。则是书之成,犹在《济阴纲目》之前。其《慈幼纲目》自谓即证治准绳之幼科,加以评释。今未见其本。   △《释骨》·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彤撰。彤有《周官禄田考》,已着录。是编取《内经》所载人身诸骨,参以他书所说,胪而释之,中间多所辨正。如谓经筋篇足少阳之脉,循耳后上额角,额字乃头字之讹。谓曲角之角,经文刊本皆误作周,据气府论注改定。谓颔字说文作<函页>,与颐同训。<函页>盖自口内言之,如从口外言则两旁为颔,颔前为颐,两不相假,故《内经》无通称者。谓或骨之或乃古域字,引《说文》为证。谓齿数奇当为牡,偶当为牝,《说文》、《玉篇》并以牙为牡齿,恐误。谓曲牙二穴侠口旁四分,王冰以为颊车穴,恐非经义。谓高骨通指脊骨,不专指命门穴上一节。谓膺中有六
穴,穴在骨间,则骨当有七。谓张介宾误以胁下为。谓<骨舌>骨即肩端骨。谓经脉篇斜下贯胛之胛乃胂字之讹。谓本腧篇肘内大骨,内字乃外字之讹,掌后两骨,骨字乃筋字之讹。谓掌后兑骨非手髁。谓壅骨在鱼际旁寸口前,非掌后高骨。谓楗即髀骨之直者。谓骨空论颏下为辅,下字乃上字之讹。谓刺腰痛论或骨在膝外廉,膝字乃<骨行>字之讹。其考证皆极精核,非惟正名物之舛,并可以纠针砭之谬。已载入所着《果堂集》,此其别行之本。序称为吴文球讲明经穴而作,则其本旨以谈医而起。今附存其目于医家焉。   △《医学求真录总论》·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宫绣撰。宫绣宜黄人。是书成于乾隆庚午。据其凡例,称尝着《医学求真录》十六卷。别钞其篇首总论,勒为五卷,以标明其宗旨。议论亦明白易解,然不无臆脱。如论风土不齐,而云西北人不可温补,则未免胶柱而鼓瑟矣。   △《成方切用》·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仪洛撰。仪洛字遵程,海盐人。此书为其《医学述》之第四种。取古今成方一千三百馀首,本经按证,加以论断。卷首载内经一十二方。第一卷至第十二卷每卷各有上下,分治气、理血、补养、氵啬固、表散、涌吐、攻下
、消导、和解、表里、祛风、祛寒、消暑、燥湿、润燥、泻火、除痰、杀虫、经带、胎产、婴孩、痈疡、眼目、救急凡二十四门。卷末载勿药元诠七十四条,大旨谓古方不宜今用,故所录皆切于时用之方。凡例于汪桓《医方集解》颇有微词。然桓书浅略,亦可无庸掊击也。   △《伤寒分经》·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仪洛撰。此书为其《医学述》之第五种,取喻嘉言所撰《尚论篇》重为订正。凡太阳经三篇,阳明经三篇,太阴经一篇,少阴经二篇,厥阴经一篇,春温三篇,夏热一篇,脉法二篇,诸方一篇,补卒病论一篇,秋燥一篇,共十有九篇。   △《医贯砭》·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大椿撰。大椿有《神农本草百种录》,已着录。初,明赵献可作《医贯》,发明薛氏《医案》之说,以命门真水真火为主,以八味丸、六味丸二方通治各病。大椿以其偏驳,作此书辟之。考八味丸即《金匮要略》之肾气丸,本后汉张机之方。后北宋钱乙以小儿纯阳,乃去其肉桂、附子,以为幼科补剂,名六味丸。至明太医院使薛己,始专用二方,为补阳补阴要药,每加减以治诸病。其于调补虚损,未尝无效。献可传其绪论,而过于主持,遂尽废古人之经方。殆如执诚意正心以折冲御侮,理虽相贯,事
有不行。大椿攻击其书,不为无理,惟词气过激,肆言辱詈,一字一句,索垢求瘢,亦未免有伤雅道。且献可说不能多验,今其书已不甚行,亦不必如是之诟争也。   △《临证指南医案》·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叶桂撰。桂字天士,吴县人。以医术名于近时,然生平无所着述。是编乃门人取其方药治验,分门别类,集为一书,附以论断,未必尽桂本意也。   △《得心录》·一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国朝李文渊撰。文渊有《左传评》,已着录。是编皆所制新方。前有自题云,古方不能尽中后人之病,后人不得尽泥古人之法,故名曰《得心录》。凡十九方。其敌参膏四方,案应补之证,委曲调剂,以他药代之,为贫不能具参者计。虽未必果能相代,然其用志可尚也。   △《伤寒论条辨续注》·十二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郑重光撰。重光字在辛,歙县人。明万历中方有执作《伤寒论条辨》,号为精审。后喻昌因之作《尚论篇》,张璐因之作《伤寒缵论》,程嘉倩因之作《后条辨》,互有发明,亦各有出入。然诸书出而方氏之旧本遂微。重光为有执之里人,因取条辨原本,删其支词,复旁参喻昌等三家之说,以己意附益之,名曰《续注》。卷首仍题执中之名,明不忘所本之意
也。   △《医津筏》·一卷(通行本)   国朝江之兰撰。之兰字含微,歙县人。是书凡十四篇,每篇以《内经》数语为主,而分条疏论于其后。   △《四圣心源》·十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四圣者,黄帝、岐伯、秦越人、张机也。元御于《素问》、《灵枢》、《难经》、《伤寒论》、《金匮玉函经》五书,已各为之解,复融贯其旨,以为此书。其文极为博辩,而词胜于意者多。   △《四圣悬枢》·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是书谓寒疫、温疫、痘病、疹病皆由于岁气,世皆以小儿之痘为胎毒,非也。若能因其将发而急表散之,则痘可以不出。其说为宋以来所未有。夫痘病之发,每一时而遍及远近,且轻则大概皆轻,重则大概皆重,则谓之岁气,亦非无理。然究由胎毒伏于内,岁气感于外,相触而发,必谓不系胎毒,何以小儿,同感岁气,而未出痘者乃病痘,已出痘者不病痘乎?是又未可举一废百也。   △《素灵微蕴》·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其书以胎化、藏象、经脉、营卫、藏候、五色、五声、问法、诊法、医方为十篇,又病解十六篇,多附以医案。其说诋诃历代名医,无所不至。以钱乙为悖谬,以李杲为昏蒙,以刘完素
、朱震亨为罪孽深重,擢难数。可谓之善骂矣。   △《玉楸药解》·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玉楸者,元御别号也。是书谓诸家本草,其议论有可用者,有不可用者,乃别择而为此书。大抵高自位置,欲驾千古而上之。故于旧说多故立异同,以矜独解。   △《脉因证治》·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其书按四时气候,详列诸病。先脉,次因,次证,次治,颇有条理,而分属处未免牵强。如霍乱、泄泻属夏三月,伤寒属冬三月,已为拘滞。至于以颠狂、惊痫、痔漏、脱肛分属冬、夏,益为无说矣。春三月之证,分别真阴、元阴、真阳、元阳,其意主先后天立说,亦牵合不能了了。案元朱震亨有《脉因证治》一书,国朝喻昌尝惜其不行,说见所撰《寓意草》。是书卷首无序,后有嘉禾石氏一跋,称岐黄家久奉为枕秘,因讹脱甚多,借得藏书家善本校录,似即震亨之书。然所载各方如左归丸、右归丸之类,皆出自张介宾《景岳全书》,而亦以古方目之。知其断非震亨所着矣。   ○附录   △《水牛经》·三卷(永乐大典本)   旧本题唐造父撰。造父未详何许人。原序有云,唐则天垂拱二年八月,收得水牛有病证。造父奏言,水牛与黄牛形貌相同,治法不等。
若依黄牛用药,误矣。造父别立医书共四十五证,有方有论,并无差误,但其词俚陋。盖方技家闻古有善御之造父,误以为唐人而托之也。   △《安骥集》·三卷(永乐大典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伪齐刘豫时刊书序曰,尚书兵部阜昌五年准内降付下都省奏,朝散大夫尚书户部郎中冯长宁等札子,成忠郎皇城司准备差遣卢元宾进呈司牧《安骥集方》四册。奉齐旨,可看详开印施行。长宁等窃谓国家乘宋后,不得已而用兵,故遣官市马于陇右,诏修马政。始命有司看详司牧《安骥集》方,开印以广其传云云。详其序意,则旧有此书,伪齐刊之耳。凡病各有图,药方附末。其所载王良百一歌及伯乐画烙图、十二经络图、马师皇五脏、八邪论,大抵方技依托之言。然其来则已久矣。   △《类方马经》·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首有刑部员外郎姚江舒春序,称太监钱公总掌御马监,命本监中官之善于马者,取《马经》旧本,参以群书,日加考订,究脉络针穴之源委,校经方药石之君臣,极歌诀之周,尽方术之备,又增马援所进铜马表、铜马相法及腾驹牧养法诸条。书成,命寿诸梓云云。考太学题名碑,成化己丑有进士舒春,武功卫人。则所谓太监钱公者,当即宪宗朝之钱能也。   △《
司牧马经痊骥通玄论》·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东原兽医卞管勾集注。有三十九论,四十六说。于马之病源治诀,简明赅备。前有正德元年陕西苑马寺卿太原车霆序。《明史·艺文志》不着录,惟高儒《百川书志》有之,卷帙与此本合。所谓卞管勾者,其名则不可考矣。   △《疗马集》·四卷、《附录》·一卷(内府藏本)   明喻仁、喻杰同撰。仁杰皆六安州马医。其书方论颇简明。附录一卷,则医驼方也。   △《痊骥集》·二卷(永乐大典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载通玄三十九论。病分五脏治之,各有方论,复附杂病诸方。今世疗马之剂,其源大略皆本此。   ──右“医家类”九十四部,六百八十二卷,《附录》六部,二十五卷,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