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九十八 子部八 儒家类存目四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大学辨业》·四卷、《圣经学规纂》·二卷、《论学》·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李恭撰。恭有《周易传注》,已着录。是编发明古《大学》之法,以辨俗学之非,大旨与其《大学传注》同。首总论《大学》,次辨后儒所论《小学》、《大学》,次论《小学》,次辨后儒改易《大学》原本,次《大学》原文及全篇解,次《大学》之道至致知格物解,次辨后儒格物解,次其本乱至此谓知之至也解,次申论格物,次所谓诚其意者至末解,次申解全篇。其所争在以格物为周礼三物。其谓孔子之时,古《大学》教法所谓六德、六行、六艺者,规矩尚存,故格物之学人人所习,不必再言。惟以明德、亲民标其宗要,以诚意指其入手功夫而已。格物一传,可不必补。其说较他家为巧,故当时学者多称之。《圣经学规纂》二卷,则摘录四书、五经之言学者,申明其说。《论学》二卷,则录朋友问难之语。其凡例所谓《辨业》意有不尽者入之《学规》,《学规》意有不尽者入之《论学》是也。
  △《小学稽业》·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李恭撰。其序谓朱子《小学》所载天道、性命,上达也;亲迎、朝觐,年及壮强者也。以及居官、告老诸条,皆非幼童事,且无分于《大学》。乃别辑此编。卷一为小学四字韵语,括其总纲,以便诵读。卷二为食食能言,六年教数方名,七年别男女,八年入小学教让,九年教数目,十年学幼仪诸条。卷三为学书。卷四为学记。卷五为十有五学乐,诵诗,舞勺。大旨以礼、乐、书、数为纲。其中如引曲礼履不上堂一节,在今日并无解履之事。引王制道路男子由右,妇人由左,车从中央一节,在今日亦跬步不可行。此虚陈古礼者也。又诵诗一条自造诗谱,舞勺一条自造舞谱,此又杜撰古乐者也。惟学书一篇,辨篆楷之分,极为精核。然亦非童子之所急,其郛廓正与亲迎、朝觐等耳。
  △《性理纂要》·八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冉觐祖撰。觐祖有《易经详说》,已着录。是书前四卷为性理纂要附训,五卷至八卷为性理纂要附评。自序谓,附训者,周子《太极图》、《通书》,张子《西铭》、《东铭》,程子《定性书》五者之训诂。《太极图》、《通书》、《西铭》本朱子之注,诸儒之说,《东铭》、《定性书》则杂考朱子及诸儒之说而参以己意。附评者,以程子之言为经,朱子之言为传,诸儒为之羽翼,而以己意为之评。推觐祖之意,盖以《性理》所载《太极图》诸书为周、张、程所手着,故尊为经典,名之曰训。其性理诸条以下则胡广等裒集之言,故侪诸文史,目之曰评。然同一先儒之言,何必分疆别界。况评中所引程子之说不一而足,何所见忽尊而训,忽卑而评也。
  △《天理主敬图》·一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冉觐祖撰。其图上标天理二字,明性道之重。中列存养、省察、讲学、力行四项,为体道之功。下书一敬字,以示心法之要。盖为姚江之学言超悟者而发。然古人着书,必言不能尽其意者乃图以明之。若体认天理,而存养、省察、讲学、力行以归于主敬,此可以言诠者也。何必托诸绘画乎?
  △《程功录》·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杨名时撰。名时有《周易札记》,已着录。是编乃其讲学札记。体例全仿薛《读书录》,然中间颇涉杂论。第四卷中剖析铅汞之说,尤于儒理无关。其亦邹注《参同契》意耶?以大旨醇实,故仍列之儒家焉。
  △《嵩阳学凡》·六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景日撰。日有《嵩岳庙史》,已着录。是书依《大学》八条目,排纂诸家语录。意取通俗,故言皆浅近,盖曹端《夜行烛》之类。每门中分析子目至数百余,亦不免于芜杂。
  △《续小学》·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叶钅编。钅号潜夫,嘉善人。是书成于康熙辛未。以朱子《小学》一书所采至宋淳熙而止,因续采自宋迄明诸儒言行可为师法者,仍以内外篇目分条类叙,自为之注。其立教第一篇末附幼仪三十则,则钅所自撰也。
  △《心印正说》·三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台硕撰。台硕字位三,嘉定人,陆陇其之门人也。是书成于康熙壬申,以学术治功之要分立篇目,而各为论以发明之。凡三十四类,每类又各有子目。于洛、闽绪言及历代史论多所徵引。又间有注释,不知何人所增入也。其曰心印,当取心心相印之义,然二字乃佛语,非儒语也。其说序二篇,则仿《序卦传》体,述其次第,亦涉拟经。陆陇其为之作序,不一纠正,何耶?
  △《尊道集》·四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搴撰。搴字良一,黄陂人。是书成于康熙丁丑。第一卷为圣贤前编,自孔子至孟子事迹,及后人论说。第二卷节取《伊洛渊源录》。第三卷节取《伊洛渊源续录》。第四卷为前明五子录,纪薛、胡居仁、罗钦顺、顾宪成、高攀龙五人行谊,而兼及其言论。大指主于攻击陆、王。
  △《近思续录》·四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刘源渌撰。源渌字昆石,自号直斋,安邱人。是书因朱子《近思录》篇目,采辑朱子《或问》、《语类》、《文集》分门编辑。前有康熙辛巳其门人陈舜锡、马恒谦二序。舜锡序称其每祭朱子,品物丰洁,极其诚敬。恒谦序称其于《朱子文集》、《或问》、《语类》三书,沉潜反覆,撮辑纂叙,席不暇暖,手不停笔,二十馀年,凡三创草,三脱稿,乃成是书云。
  △《冷语》·三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刘源渌撰。其门人马恒谦编。其书仿语类之体,大旨本朱子之说而衍之。其三卷中一条诋刘安世为邪人,谓其害甚于章、邢恕,以其与伊川不协也。然《宋史》具在,安世《尽言集》亦具在,果章、邢恕之不若乎?不问其人品之醇疵,但以附合道学者为正,稍相龃龉者为邪,则蔡京之荐杨时,当为北宋第一正人矣。佛家以敬信三宝与否定人之罪福,儒者不当如是也。
  △《读书日记》·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源渌撰。凡记疑五卷,冷语一卷,皆读书札记之言。其记疑本二十四卷,冷语本五卷,后归安陆师为之删定,更以今名。然《冷语》又有三卷一本。盖天下之至易作者,莫如语录。偶逢纸笔,即可成编。故诸本错出如是也。
  △《性理辨义》·二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建衡撰。建衡有《读史辨惑》,已着录。是书分二十篇,而列目凡十有五,曰原理、原气、原天、原生物、原性、原命、原道、原德、原伦、原学、原鬼神、原人鬼、原祭、原妖厉、杂论。其第一篇与十二篇皆题曰原理,自注谓前统论天地之理,后以在物之理言。第二篇、第三篇皆题曰原气。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皆题曰原天,而不自言其所以分。推究其文,则原气二篇,一言阴阳,一言五行。原天三篇,一言天行及日月,一言星辰及推算,一言风雨露雷诸事也。大旨皆复衍宋儒而加以胶固。其原天三篇,则纯述欧罗巴语而讳所自来焉。
  △《静用堂偶编》·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涂天相撰。天相字燮,号存斋,一号迂叟,孝感人。康熙癸未进士,官至工部尚书。天相从熊赐履讲学,所着有《谨庸斋札记》、《守待录》、《存斋闲话》等书,兹编又从诸书之中撮其大略。上编为学言、政言、学辨,凡五卷。下编为家训、幼仪、杂箴、杂铭、杂诫、古今体诗、存斋诗话,亦五卷。
  △《广字义》·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叔敬撰。叔敬有《南征记程》,已着录。初,宋陈普作《字义》,凡一百五十三字,孙承泽尝为增订。叔敬复取陈淳《北溪字义》及程远《原字训》合承泽所订裒为一书。每条之首题原字者,晋之旧。题广义者,皆续增也。
  △《朱子晚年全论》·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绂编。绂字巨来,号穆堂,临川人。康熙己丑进士,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朱、陆之徒,自宋代即如水火,厥后各尊所闻,转相诟厉,于是执学问之异同,以争门户之胜负。其最着者,王守仁作《朱子晚年定论》,引朱以合陆。至万历中,东莞陈建作《学通辨》,又尊朱以攻陆。程,朱子之乡人也,因作《闲辟录》以申朱子之说。绂,陆氏之乡人也,乃又作此书以尊陆氏之学。大旨谓陈建之书与朱子之论,援据未全,且语录出门人所记,不足为据,乃取朱子正、续、别三集所载,自五十岁至七十一岁与人答问及讲义、题词之类,排比编次,逐条各附考证论辨于下,以成是书。其说甚辨。案韩愈送王秀才序,称孔子之道大而能博,学焉而各得其性之所近,故子贡之敏悟,曾子之笃实,皆得闻一贯之旨,而当时未尝相非。后之儒者,各明一义,理亦如斯。惟其私见不除,人人欲希孔庭之俎豆,于是始于争名,终于分党,遂寻仇报复而不已,实非圣贤立教之本旨。即以近代而论,陆陇其力尊程、朱之学,汤斌远绍陆、王之绪,而盖棺论定,均号名臣。盖各有所得,即各足自立,亦何必强而同之,使之各失故步乎?绂此书皆以朱子悔悟为言,又举凡朱子所称切实近理用功者,一概归之心学。夫回也屡空,焦以心无墨拟,空诸所有解之矣,颜子其果受之乎?仍各尊所闻而已矣。
  △《陆子学谱》·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绂撰。是编发明陆九渊之学。首列八目,曰辨志,曰求放心,曰讲明,曰践履,曰定宗仰,曰辟异学,曰读书,曰为政。次为友教。次为家学。次为弟子。次为门人。次为私淑。而终之以附录。考陆氏学派之端委,盖莫备于是书。惟其必欲牵朱入陆,以就其晚年全论之说,所列弟子如吕祖俭之类,亦不免有所假借。是则终为乡曲之私耳。
  △《学舫》·(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撰。有《谷寺志》,已着录。是编每条标目,各载门人某述,而玩其文辞,乃出一手。大抵有所讲论,辄笔于书,特分署门人之名,以摹仿程、朱语录体例耳。其议论颇多迂诞。如论河图,谓婴儿首有漩,为人之河图;黄河居中,众水分流,为地之河图;三垣五行,日月列宿,为天之河图;未免穿凿。论《周易》大旨,谓易字从日从月,日月往来即易。圣人非作易,乃抄易耳。阴取《参同契》之说,又未免剿袭。至诗学一条,谓诗必以赓歌、击壤为归,尤万不可行之高论也。
  △《白鹿洞规条目》·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澍撰。澍有《禹贡谱》,已着录。是编取朱子《白鹿洞规》为纲,而分类条析,证以经史百家之语。自序云:始自戊寅四月,迄癸未十月,中更六年,凡三易稿云。
  △《集程朱格物法》·一卷、《集朱子读书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国朝王澍撰。陆、王之学主于静悟,故以读书为粗迹,而所谓格物者亦以为格去物欲,还虚明之本体。故澍取程、朱格物之要语与朱子读书章程,排比联络,融会其意,各为一篇,以救其弊。其词澍所自撰,其理则洛、闽之绪言,故皆谓之集焉。
  △《经书性理类辑精要录》·六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国朝王士陵撰。士陵有《易经纂言》,已着录。是编采五经、四书与《性理大全》之文,分类编次。凡道体一卷,为学一卷,为政二卷,实履一卷,圣贤一卷。别为子目四十三,子目之中又别为子目二十,各杂采坊本讲章之文,而附以己见。
  △《谋道续录》·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谭旭撰。旭字东白,新建人。康熙丁酉副榜贡生。是书末有其门人吕步青跋,称旭先有《谋道录》,故此称《续录》。其学恪守程、朱,持论甚正,而不免于好辨,每争竞于一字一句之间,其细已甚。又朋友以书相质,详为批阅是也。所见不合,两存以待论定亦可也,乃往往注其人已改而仍载其原本之疵谬,以见驳正之功。此近于暴己之长,形人之短矣。
  △《读周子札记》·(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崔纪撰。纪有《成均课讲周易》,已着录。是书以《中庸》之旨发明《太极图说》、《通书》之理。大意谓太极即《中庸》上天之载,其阴中有阳者,是太极之静,而中即《中庸》所谓人心未发之中。阳中有阴者,是太极之动,而和即《中庸》所谓人心已发之和。其变四象而言五行,用意尤在于土,以明太极即不贰之诚。盖本明薛之说而益推衍之。纪所解《中庸》,以主静为主,亦此意也。
  △《知非录》·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邓锺岳撰。锺岳字东长,号悔庐,聊城人。康熙辛丑进士第一。官至礼部左侍郎。是编盖其晚年讲学所记,故取蘧伯玉事为名,犹其自号悔庐之意也。
  △《馀山遗书》·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劳史撰。史字麟书,号馀山,馀姚人。是书谓易之为道,细无不该,远无不届。故多本易理以推人物之性,其说亦或偶似近理。然如推飞禽上升属阳,阳象圆,圆者径一而围三。故鸟足三爪,为围三,除去上一旱爪为径一。本乎地者为植物,故走兽不能飞,属阴。阴象方为坤,坤为牛,牛之蹄爪四,四合而二偶,故除去上二小旱爪,惟大爪,着地,是两地而为二。万物众矣,恐不能一一准数而生也。
  △《虚谷遗书》·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何国材撰。国材字维楚,江西新城人。是编凡分四种,祖陆九渊求放心之说而为《心学释疑》,本王守仁致良知之说而为《格物质疑》,采魏伯阳《参同契》之说而着《易图测》,仿岳元声研几私乘之说而为《研几录》。大旨坚护陆、王,为门户而着书,非为学问而着书也。
  △《笔记》·二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大纯撰。大纯字汉舒,孝感人。康熙中由贡生官黄冈县教谕。是书皆讲学之语。其谓陆、王之学虽矫枉过正,然用以救口耳之学,不为无功。所见颇为平允。若以程子配孔子,朱子配孟子,则圣贤之于大儒,自有分际,未必二子所敢居矣。
  △《日省编》·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冯昌临撰。昌临有《易学参记》,已着录。是书取《太极图说》、《西铭》及刘宗周《人极图》三篇,以为体道修身之本。后有玩《日省编》附语,取先儒旧说,间以己意附释焉。
  △《圣学辑要》·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潘继善撰。继善有《音律节略考》,已着录。是书为目凡六,论致知、力行、存养、慎独为一篇,论诚一篇,论仁义礼智为一篇,论学思知行为一篇,论主敬存省为一篇,论生质气象为一篇。前有江永序,称其学以敬为主。盖新安为朱子之乡,无不宗法洛、闽者,继善亦随其土俗云。
  △《载道集》·六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享编。享字纯也,海宁人。雍正癸丑进士。官翰林院编修。此编录历代之文,大旨以道学诸儒为主,而其馀类及焉。冠以大学圣经一章,中庸哀公问政一章。次以家语三章。次为孔子弟子门人子思、孟子、孟母、乐克、东周贤士之言。又次为东周论着,自汉至唐,大体分王言、臣言、论着三类,而隋则增王门弟子之言一类,尊王通也。宋、元、明则论着之外增言行一类,以有讲学诸儒也。终以张履祥之书。其凡例谓千古之圣人,莫尊于洙泗;有明之儒者,莫醇于杨园。以孔子始,以张子终,垂希圣希贤之则也。然于百世之下,尊一人与孔子相终始,谈何容易乎?
  △《耻亭遗书》·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宗濂撰。宗濂字简,华亭人。雍正癸卯拔贡生。官潜山县教谕。是书于《易》、《书》、《诗》、《春秋》、《礼记》、《周礼》、《仪礼》偶有所得,皆随笔记录,末附《日省录》一卷。其说经诸条,多讲章习见之语。至斥《礼记》祭法王立七庙凡有六谬,祭义天子巡狩先见百年,于理难通,尤为臆见。惟《日省录》语多切实,盖疏于考古而熟于讲学者也。
  △《棉阳学准》·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蓝鼎元撰。鼎元有《平台纪略》,已着录。雍正戊申鼎元以普宁县知县署理潮阳。因经理其学校,作是编以训士。卷一曰同人规约,卷二曰讲学礼仪、丁祭礼仪,书田志,卷三、卷四曰闲存录,卷五曰道学源流、太极要义、西铭要义。棉阳者,潮阳古地名也。
  △《女学》·六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蓝鼎元编。鼎元以周礼天官有九嫔掌妇学之法,谓妇人不可不学。然自班氏《女诫》以外,若刘向《列女传》,择而不精;郑氏《女孝经》,精而不详;至《女训》、《女史》、《闺范》、《女范》等书,尤为鄙陋浅率。因采经传格言,参摭史传,分为德、言、容、功四篇,章区类别,间缀论断,其体例皆本之朱子《小学》。
  △《张子渊源录》·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Α编。Α号紫峰,乐陵人。雍正壬子举人,官内阁中书是书以仪封张伯行所刻《张子全书》不无讹谬,因仿《近思》、《渊源》二录之遗意,择张子粹言以程、朱论定者汇为一集。间有删节,皆从程、朱所辨,而张子晚年所未及改者也。凡西铭一卷,正蒙二卷,经学理窟二卷,语录文集一卷,遗文一卷,拾遗文一卷,遗事一卷,弟子一卷。
  △《女教经传通纂》·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任启运撰。启运有《周易洗心》,已着录。是编仿朱子《小学》之例,采诸经传及《女诫》、《女训》、《女史箴》等书,分十三类。曰立教,曰敬身,曰笄礼,曰昏礼,曰事父母舅姑,曰谨夫妇,曰辨内外,曰逮妾媵,曰生子,曰勤职,曰祭礼,曰丧礼,曰贞节。其子翔为之注。末有其门人傅洛等跋,称尚有《女教史传通纂》一书,仿《小学·外篇》之意。今未之见。据翔所附记,此书立教等十一门,乃启运之妻所辑,笄礼、丧礼二门乃其妻没后启运所补。然启运序中不及之,且其妻名氏翔亦未着,故仍以启运之名着录焉。
  △《躬行实践录》·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桑调元撰。调元有《论语说》,已着录。调元初以文章驰骤一时,晚乃讲学,作为语录。其门人沈世炜及其侄经邦编而次之,以成是书。本名《夜炳录》,大旨以程、朱为宗,言敬言仁,辟仙辟佛。持论极为醇正,而大抵皆先儒所已言。
  △《朱子为学考》·三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童能灵撰。能灵有《周易剩义》,已着录。是编考朱子为学之次第,分年记载,而于讲学诸书,各加案语以推阐辨论之,盖继《学通辨》而作也。同时宝应朱泽氵云亦有是书,大致皆互相出入。
  △《理学疑问》·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童能灵撰。首卷言心,二卷言性,三卷言仁,四卷言情。其论心曰:气之精爽为神明,神明之渣滓为气,气之渣滓为形,心其精,而形气其渣滓也。其论性,谓气质中亦有义理。其论仁,谓仁先须理会爱之理,未发之爱是为爱之本体,而得名之曰仁。其论情,谓思虑是心之用,而情行其中。又以《孟子》四端为逆触吾性而发者,其情属阴;《中庸》喜怒哀乐为顺吾性而发者,其情属阳。自序谓专心于圣贤先儒之旨,阅十馀年日用体验,间有所见,辄自札记而成是编。然多师心臆说,不能一一惬理也。
  △《读书小记》·三十一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范尔梅撰。尔梅字梅臣,号雪庵,洪洞人。雍正中贡生。是编乃其随笔札记,教授生徒者。其弟尔楫颜之曰《读书小记》。其目为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札记者,凡六卷。为周易札记、易论、易卦考者,凡七卷。为尚书札记者,一卷。为毛诗札记者,二卷。为春秋札记者,五卷。为礼记、周礼札记者,三卷。又乐律考一卷,琴律考一卷,语录一卷,明儒考一卷,诗文三卷。据卷首凡例,谓《易》、《尚书》、《诗》为完书,《春秋》、《礼记》、《周礼》等皆有残佚重复,盖其书非手订,故多阙略。其所为诸经札记,皆随意缀语,初非依经立训。易论、易卦考则专主图书卦变之义,乐律、琴律考则采自明郑世子《载育乐书》,无他发明。
  △《南阿集》·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康吕赐撰。吕赐有《读大学中庸日录》,已着录。是编以集为名,实则札记。一为论易问答,一为慎独斋日录,皆题曰卷一。据雍正壬子王心敬序,称问答语录凡十册,则非全书矣。
  △《淑艾录》·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祝氵全撰。氵全字人斋,原名游龙,海宁人。乾隆丙辰举人。是书本张履祥《备忘录》而增删之,凡三百九十五条,仿朱子《近思录》例,分十四门,持论颇为纯正。而其后序则门户之见尚坚持而不化,必欲灭尽陆、王一派而后已,如不共戴天之雠。是未免于已甚矣。
  △《下学编》·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祝氵全撰。氵全以蔡氏所纂《朱子近思续录》及近代《朱子近思续录》、《朱子文语纂》、《朱子节要》诸书皆为未善,乃掇取文集、语类,分十四门编次之,门为一卷,凡六百九十二条。其去取颇有苦心,然多窜易其原文。虽所改之处皆注其下曰原作某句,然先儒之书,意有所契,简择取之可也。意所不合,附论是非,破除门户,无所曲阿亦可也。学未必能出其上,而遽改古书,其意虽善,其事则不可训矣。
  △《东莞学案》·(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鼎撰。鼎有《易训举要》,已着录。是书大旨以陈建《学通辨》全为阿附阁臣,排陆以陷王,甚至取象山语录,割裂凑合而诬之以禅。因条列其说,为之诘难。一曰诬朱子学禅,二曰撰禅名色,三曰以遮掩禅机咎象山,四曰撰养神二字诬象山,五曰删节象山文字诬象山,六曰错解象山语罪象山,七曰嘲象山辟禅,八曰自禅,九曰骂先儒,十曰自誉,十一曰誉朝贵,十二曰总论《学通辨》三十谬,十三曰诸儒评《学通辨》,末附象山读书法五十七条,论三鱼堂答秦定叟书一则。陈建为东莞人,故题曰《东莞学案》。案明以来,朱、陆之徒互相诟厉,名则托于卫道,实则主于寻雠。建之书以善骂为长,既非儒者气象。鼎又从而报复之。盖门户之争,非一朝一夕之故矣。
  △《逸语》·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庭栋撰。庭栋有《易准》,已着录。是书前有自序谓虑群书沿袭,疑信相参,用是殚心潜体,削诬正误,以传其信云云。夫自秦、汉而后,百家多述孔子之言,真伪参半,庭栋虽称削诬正误,亦未见一一必出于孔子。又其序说行款,及每节注文分圈内圈外,俨然朱子《论语集注》体例。亦未免过于刻画也。
  △《困勉斋私记》·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阎循观撰。循观有《尚书读记》,已着录。是编乃其札记之文。初为三书,一曰《困勉斋私记》,一曰《困勉斋记忘》,一曰《求心录》。循观殁后,其同学韩梦周删除繁复,定为四卷,总名之曰《私记》。其学主于主敬克己,时时提醒此心,刻苦自立,而谆谆致戒于近名,于河津之派为近。
  △《思通集》·二卷、《随意吟》·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秦望撰。望字元宫,无锡人。《思通集》皆杂论义理,自太极、阴阳、天地、鬼神、飞潜、动植之类,凡有会悟,随笔记之。《随意吟》乃所作杂诗,皆五言古体,亦多涉理路。
  △《叙天斋讲义》·四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窦文炳撰。文炳字质民,长安人。是书首纯一图说,次学约,次中庸撮总,次礼乐绪言,凡四种。其说简略殊甚,因乾隆三十三年其稿曾咨送五朝国史馆,遂题曰进呈《叙天斋讲义》。且备录文牒,累牍连篇,几乎末大于本,可谓村塾迂儒,毫不知朝廷体制者矣。
  △《明儒讲学考》·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嗣章撰。嗣章字元朴,号南耕,上元人。明代儒者,洪永以来多守宋儒矩。自陈献章、王守仁、湛若水各立宗旨,分门别户,其后愈传愈远,益失其真。入主出奴,互兴毁誉。嗣章为综括大略,合为一篇,而各注仕履于其下。于源流授受,宗派甚明。然如贝琼等本明初文士,于六经无所发明,未足当儒林之目,乃概加牵引,不免失之汜滥矣。
  △《业儒臆说》·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陶圻撰。圻字甸方,秀水人。是编皆论学之语。末有其弟越跋语,称其生平于性命之学最所究心。然观所论议,大率仍明人讲学之习,务以空谈相胜者也。
  △《砭身集》·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鸣珂撰。鸣珂有《易图疏义》,已着录。《陕西通志》谓鸣珂有志圣贤之道,随处体认,有所得辄录之,凡六卷。即此书也。其书虽以集名,实则语录。持论亦颇醇正,然其中多驳经之说。如疑仪礼丧服传父在不得为母三年,妾生之子适母在不得为其母服,及叔嫂无服,皆逆于人心自然之理。又疑《礼记》抱孙不抱子为厚于孙而薄于子,祭必立户是伪为祖父,非百世不易之典。凡此之类,皆据臆见以测圣人,执后世以疑前代,盖讲学而未能穷经者耳。卷首有临潼教谕王修所作《鸣珂传》,其标题曰《大茂才理学名儒伯容刘公传》,亦不知文章体例。至称鸣珂学行载于大清国史,尤乡曲陋儒妄相夸耀,不知国家典制者矣。
  △《愚斋反经录》·十六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宠撰。王宠字愚斋,陕西人。是书卷一至卷四为论语尊注解意,卷五为小学、大学、中庸、两孟指要四种,卷六为孝经述朱,卷七为忠经择要,卷八为明伦录,卷九为理学入门,卷十为知性录,卷十一为寻孔颜乐处,卷十二为易学指要,卷十三为善利图说补,卷十四为学要,卷十五为治要,卷十六为荒政录,总名为《反经录》。皆陈因之说,无所发明。
  △《讲学》·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国朝陈祖铭编。皆其师李培讲学语也。培号此,嘉兴人。其说皆阐姚江馀绪。上卷曰溯源委,同人我,端学术,定志趣,认本体,议功夫,求悟门,先默识,崇实际,重悟轻修,脱世味,凡十一条。下卷则皆杂论性理四书大旨。观其立论,以悟为宗,而又讥世之讲学者重悟而轻修。特巧掩其迹,杜人攻诘而已矣。
  △《三立编》·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梓编。梓字琴伯,阳人。官崇宁县知县。是编取明王守仁着述,分类编辑。以讲学者为立德,以论事者为立功,以诗文为立言。立德编摘述《传习录》及文录,立功编载奏疏咨文,行牒、批呈告谕,立言编载古今体诗、杂文。末附年谱。
  △《性理析疑》·十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蔡洛撰。洛武平人。此书皆举宋儒之说,摘条设问,分二十七门。或引先儒之言,或出己意以解之。引伸触类,辨析颇详。然大抵如坊刻高头讲章之说也。
  △《童子问》·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文澍撰。文澍有《经解经义杂着》,已着录。是编刊本题《石畦集》,《童子问》盖其集中之一种也。设为《童子问》,而文澍答以驳王守仁之学。凡十四章。
  △《敬义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文澍撰。亦《石畦集》中之一也。大旨述程、朱之绪言,驳陆、王之高论,无所发明,亦无所乖剌。惟其中一条云,庄子尚有见地,荀子则茫然无所见,止识得一个学字。乃转似金姚江所说,与全书南辕北辙,则不解其何故也。
  △《理解体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为鹗撰。为鹗,宜黄人。其书凡一百三十八条。绘图列说,皆杂采宋人讲学之语,融贯成篇。
  △《读白鹿洞规大义》·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任德成撰。德成字象元,吴江人。是书取朱子《白鹿洞规》原文,各分段落,标于每卷之首,而引历代诸儒名言附于后,凡二百四条。前有读白鹿洞规文约,举邵、周、程、张、吕、陆诸子之说以冠之,则一篇之纲领也。
  △《朱子书要》·(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编辑人名氏。取朱子《语类》、《文集》抄撮成帙。前无序目,每条下又各以朱笔注道体、天命等子目。盖欲分类编排,手录未竟之本也。
  ──右“儒家类”三百七部,二千四百七十三卷,内二十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大学辨业》·四卷、《圣经学规纂》·二卷、《论学》·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李恭撰。恭有《周易传注》,已着录。是编发明古《大学》之法,以辨俗学之非,大旨与其《大学传注》同。首总论《大学》,次辨后儒所论《小学》、《大学》,次论《小学》,次辨后儒改易《大学》原本,次《大学》原文及全篇解,次《大学》之道至致知格物解,次辨后儒格物解,次其本乱至此谓知之至也解,次申论格物,次所谓诚其意者至末解,次申解全篇。其所争在以格物为周礼三物。其谓孔子之时,古《大学》教法所谓六德、六行、六艺者,规矩尚存,故格物之学人人所习,不必再言。惟以明德、亲民标其宗要,以诚意指其入手功夫而已。格物一传,可不必补。其说较他家为巧,故当时学者多称之。《圣经学规纂》二卷,则摘录四书、五经之言学者,申明其说。《论学》二卷,则录朋友问难之语。其凡例所谓《辨业》意有不尽者入之《学规》,《学规》意有不尽者入之《论学》是也。   △《小学稽业》·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李恭撰。其序谓朱子《小学》所载天道、性命,上达也;亲迎、朝觐,年及壮强者也。以及居官、告老诸条,皆非幼童事,且无分于《大学》。乃别辑此编。卷
一为小学四字韵语,括其总纲,以便诵读。卷二为食食能言,六年教数方名,七年别男女,八年入小学教让,九年教数目,十年学幼仪诸条。卷三为学书。卷四为学记。卷五为十有五学乐,诵诗,舞勺。大旨以礼、乐、书、数为纲。其中如引曲礼履不上堂一节,在今日并无解履之事。引王制道路男子由右,妇人由左,车从中央一节,在今日亦跬步不可行。此虚陈古礼者也。又诵诗一条自造诗谱,舞勺一条自造舞谱,此又杜撰古乐者也。惟学书一篇,辨篆楷之分,极为精核。然亦非童子之所急,其郛廓正与亲迎、朝觐等耳。   △《性理纂要》·八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冉觐祖撰。觐祖有《易经详说》,已着录。是书前四卷为性理纂要附训,五卷至八卷为性理纂要附评。自序谓,附训者,周子《太极图》、《通书》,张子《西铭》、《东铭》,程子《定性书》五者之训诂。《太极图》、《通书》、《西铭》本朱子之注,诸儒之说,《东铭》、《定性书》则杂考朱子及诸儒之说而参以己意。附评者,以程子之言为经,朱子之言为传,诸儒为之羽翼,而以己意为之评。推觐祖之意,盖以《性理》所载《太极图》诸书为周、张、程所手着,故尊为经典,名之曰训。其性理诸条以下则胡广等裒集之言,故侪诸文史,
目之曰评。然同一先儒之言,何必分疆别界。况评中所引程子之说不一而足,何所见忽尊而训,忽卑而评也。   △《天理主敬图》·一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冉觐祖撰。其图上标天理二字,明性道之重。中列存养、省察、讲学、力行四项,为体道之功。下书一敬字,以示心法之要。盖为姚江之学言超悟者而发。然古人着书,必言不能尽其意者乃图以明之。若体认天理,而存养、省察、讲学、力行以归于主敬,此可以言诠者也。何必托诸绘画乎?   △《程功录》·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杨名时撰。名时有《周易札记》,已着录。是编乃其讲学札记。体例全仿薛《读书录》,然中间颇涉杂论。第四卷中剖析铅汞之说,尤于儒理无关。其亦邹注《参同契》意耶?以大旨醇实,故仍列之儒家焉。   △《嵩阳学凡》·六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景日撰。日有《嵩岳庙史》,已着录。是书依《大学》八条目,排纂诸家语录。意取通俗,故言皆浅近,盖曹端《夜行烛》之类。每门中分析子目至数百余,亦不免于芜杂。   △《续小学》·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叶钅编。钅号潜夫,嘉善人。是书成于康熙辛未。以朱子《小学》一书所采至宋淳熙而止
,因续采自宋迄明诸儒言行可为师法者,仍以内外篇目分条类叙,自为之注。其立教第一篇末附幼仪三十则,则钅所自撰也。   △《心印正说》·三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台硕撰。台硕字位三,嘉定人,陆陇其之门人也。是书成于康熙壬申,以学术治功之要分立篇目,而各为论以发明之。凡三十四类,每类又各有子目。于洛、闽绪言及历代史论多所徵引。又间有注释,不知何人所增入也。其曰心印,当取心心相印之义,然二字乃佛语,非儒语也。其说序二篇,则仿《序卦传》体,述其次第,亦涉拟经。陆陇其为之作序,不一纠正,何耶?   △《尊道集》·四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搴撰。搴字良一,黄陂人。是书成于康熙丁丑。第一卷为圣贤前编,自孔子至孟子事迹,及后人论说。第二卷节取《伊洛渊源录》。第三卷节取《伊洛渊源续录》。第四卷为前明五子录,纪薛、胡居仁、罗钦顺、顾宪成、高攀龙五人行谊,而兼及其言论。大指主于攻击陆、王。   △《近思续录》·四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刘源渌撰。源渌字昆石,自号直斋,安邱人。是书因朱子《近思录》篇目,采辑朱子《或问》、《语类》、《文集》分门编辑。前有康熙辛巳其门人陈舜锡、马
恒谦二序。舜锡序称其每祭朱子,品物丰洁,极其诚敬。恒谦序称其于《朱子文集》、《或问》、《语类》三书,沉潜反覆,撮辑纂叙,席不暇暖,手不停笔,二十馀年,凡三创草,三脱稿,乃成是书云。   △《冷语》·三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刘源渌撰。其门人马恒谦编。其书仿语类之体,大旨本朱子之说而衍之。其三卷中一条诋刘安世为邪人,谓其害甚于章、邢恕,以其与伊川不协也。然《宋史》具在,安世《尽言集》亦具在,果章、邢恕之不若乎?不问其人品之醇疵,但以附合道学者为正,稍相龃龉者为邪,则蔡京之荐杨时,当为北宋第一正人矣。佛家以敬信三宝与否定人之罪福,儒者不当如是也。   △《读书日记》·六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源渌撰。凡记疑五卷,冷语一卷,皆读书札记之言。其记疑本二十四卷,冷语本五卷,后归安陆师为之删定,更以今名。然《冷语》又有三卷一本。盖天下之至易作者,莫如语录。偶逢纸笔,即可成编。故诸本错出如是也。   △《性理辨义》·二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建衡撰。建衡有《读史辨惑》,已着录。是书分二十篇,而列目凡十有五,曰原理、原气、原天、原生物、原性、原命、原道、原德、原伦、原
学、原鬼神、原人鬼、原祭、原妖厉、杂论。其第一篇与十二篇皆题曰原理,自注谓前统论天地之理,后以在物之理言。第二篇、第三篇皆题曰原气。第四篇、第五篇、第六篇皆题曰原天,而不自言其所以分。推究其文,则原气二篇,一言阴阳,一言五行。原天三篇,一言天行及日月,一言星辰及推算,一言风雨露雷诸事也。大旨皆复衍宋儒而加以胶固。其原天三篇,则纯述欧罗巴语而讳所自来焉。   △《静用堂偶编》·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涂天相撰。天相字燮,号存斋,一号迂叟,孝感人。康熙癸未进士,官至工部尚书。天相从熊赐履讲学,所着有《谨庸斋札记》、《守待录》、《存斋闲话》等书,兹编又从诸书之中撮其大略。上编为学言、政言、学辨,凡五卷。下编为家训、幼仪、杂箴、杂铭、杂诫、古今体诗、存斋诗话,亦五卷。   △《广字义》·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叔敬撰。叔敬有《南征记程》,已着录。初,宋陈普作《字义》,凡一百五十三字,孙承泽尝为增订。叔敬复取陈淳《北溪字义》及程远《原字训》合承泽所订裒为一书。每条之首题原字者,晋之旧。题广义者,皆续增也。   △《朱子晚年全论》·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绂编。
绂字巨来,号穆堂,临川人。康熙己丑进士,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朱、陆之徒,自宋代即如水火,厥后各尊所闻,转相诟厉,于是执学问之异同,以争门户之胜负。其最着者,王守仁作《朱子晚年定论》,引朱以合陆。至万历中,东莞陈建作《学通辨》,又尊朱以攻陆。程,朱子之乡人也,因作《闲辟录》以申朱子之说。绂,陆氏之乡人也,乃又作此书以尊陆氏之学。大旨谓陈建之书与朱子之论,援据未全,且语录出门人所记,不足为据,乃取朱子正、续、别三集所载,自五十岁至七十一岁与人答问及讲义、题词之类,排比编次,逐条各附考证论辨于下,以成是书。其说甚辨。案韩愈送王秀才序,称孔子之道大而能博,学焉而各得其性之所近,故子贡之敏悟,曾子之笃实,皆得闻一贯之旨,而当时未尝相非。后之儒者,各明一义,理亦如斯。惟其私见不除,人人欲希孔庭之俎豆,于是始于争名,终于分党,遂寻仇报复而不已,实非圣贤立教之本旨。即以近代而论,陆陇其力尊程、朱之学,汤斌远绍陆、王之绪,而盖棺论定,均号名臣。盖各有所得,即各足自立,亦何必强而同之,使之各失故步乎?绂此书皆以朱子悔悟为言,又举凡朱子所称切实近理用功者,一概归之心学。夫回也屡空,焦以心无墨拟,
空诸所有解之矣,颜子其果受之乎?仍各尊所闻而已矣。   △《陆子学谱》·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绂撰。是编发明陆九渊之学。首列八目,曰辨志,曰求放心,曰讲明,曰践履,曰定宗仰,曰辟异学,曰读书,曰为政。次为友教。次为家学。次为弟子。次为门人。次为私淑。而终之以附录。考陆氏学派之端委,盖莫备于是书。惟其必欲牵朱入陆,以就其晚年全论之说,所列弟子如吕祖俭之类,亦不免有所假借。是则终为乡曲之私耳。   △《学舫》·(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撰。有《谷寺志》,已着录。是编每条标目,各载门人某述,而玩其文辞,乃出一手。大抵有所讲论,辄笔于书,特分署门人之名,以摹仿程、朱语录体例耳。其议论颇多迂诞。如论河图,谓婴儿首有漩,为人之河图;黄河居中,众水分流,为地之河图;三垣五行,日月列宿,为天之河图;未免穿凿。论《周易》大旨,谓易字从日从月,日月往来即易。圣人非作易,乃抄易耳。阴取《参同契》之说,又未免剿袭。至诗学一条,谓诗必以赓歌、击壤为归,尤万不可行之高论也。   △《白鹿洞规条目》·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澍撰。澍有《禹贡谱》,已着录。是编取朱子《白
鹿洞规》为纲,而分类条析,证以经史百家之语。自序云:始自戊寅四月,迄癸未十月,中更六年,凡三易稿云。   △《集程朱格物法》·一卷、《集朱子读书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国朝王澍撰。陆、王之学主于静悟,故以读书为粗迹,而所谓格物者亦以为格去物欲,还虚明之本体。故澍取程、朱格物之要语与朱子读书章程,排比联络,融会其意,各为一篇,以救其弊。其词澍所自撰,其理则洛、闽之绪言,故皆谓之集焉。   △《经书性理类辑精要录》·六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国朝王士陵撰。士陵有《易经纂言》,已着录。是编采五经、四书与《性理大全》之文,分类编次。凡道体一卷,为学一卷,为政二卷,实履一卷,圣贤一卷。别为子目四十三,子目之中又别为子目二十,各杂采坊本讲章之文,而附以己见。   △《谋道续录》·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谭旭撰。旭字东白,新建人。康熙丁酉副榜贡生。是书末有其门人吕步青跋,称旭先有《谋道录》,故此称《续录》。其学恪守程、朱,持论甚正,而不免于好辨,每争竞于一字一句之间,其细已甚。又朋友以书相质,详为批阅是也。所见不合,两存以待论定亦可也,乃往往注其人已改而仍载其原本之疵谬,以见驳正之
功。此近于暴己之长,形人之短矣。   △《读周子札记》·(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崔纪撰。纪有《成均课讲周易》,已着录。是书以《中庸》之旨发明《太极图说》、《通书》之理。大意谓太极即《中庸》上天之载,其阴中有阳者,是太极之静,而中即《中庸》所谓人心未发之中。阳中有阴者,是太极之动,而和即《中庸》所谓人心已发之和。其变四象而言五行,用意尤在于土,以明太极即不贰之诚。盖本明薛之说而益推衍之。纪所解《中庸》,以主静为主,亦此意也。   △《知非录》·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邓锺岳撰。锺岳字东长,号悔庐,聊城人。康熙辛丑进士第一。官至礼部左侍郎。是编盖其晚年讲学所记,故取蘧伯玉事为名,犹其自号悔庐之意也。   △《馀山遗书》·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劳史撰。史字麟书,号馀山,馀姚人。是书谓易之为道,细无不该,远无不届。故多本易理以推人物之性,其说亦或偶似近理。然如推飞禽上升属阳,阳象圆,圆者径一而围三。故鸟足三爪,为围三,除去上一旱爪为径一。本乎地者为植物,故走兽不能飞,属阴。阴象方为坤,坤为牛,牛之蹄爪四,四合而二偶,故除去上二小旱爪,惟大爪,着地,是两地而为二。
万物众矣,恐不能一一准数而生也。   △《虚谷遗书》·三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何国材撰。国材字维楚,江西新城人。是编凡分四种,祖陆九渊求放心之说而为《心学释疑》,本王守仁致良知之说而为《格物质疑》,采魏伯阳《参同契》之说而着《易图测》,仿岳元声研几私乘之说而为《研几录》。大旨坚护陆、王,为门户而着书,非为学问而着书也。   △《笔记》·二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大纯撰。大纯字汉舒,孝感人。康熙中由贡生官黄冈县教谕。是书皆讲学之语。其谓陆、王之学虽矫枉过正,然用以救口耳之学,不为无功。所见颇为平允。若以程子配孔子,朱子配孟子,则圣贤之于大儒,自有分际,未必二子所敢居矣。   △《日省编》·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冯昌临撰。昌临有《易学参记》,已着录。是书取《太极图说》、《西铭》及刘宗周《人极图》三篇,以为体道修身之本。后有玩《日省编》附语,取先儒旧说,间以己意附释焉。   △《圣学辑要》·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潘继善撰。继善有《音律节略考》,已着录。是书为目凡六,论致知、力行、存养、慎独为一篇,论诚一篇,论仁义礼智为一篇,论学思知行为一篇,论主敬存省为一
篇,论生质气象为一篇。前有江永序,称其学以敬为主。盖新安为朱子之乡,无不宗法洛、闽者,继善亦随其土俗云。   △《载道集》·六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享编。享字纯也,海宁人。雍正癸丑进士。官翰林院编修。此编录历代之文,大旨以道学诸儒为主,而其馀类及焉。冠以大学圣经一章,中庸哀公问政一章。次以家语三章。次为孔子弟子门人子思、孟子、孟母、乐克、东周贤士之言。又次为东周论着,自汉至唐,大体分王言、臣言、论着三类,而隋则增王门弟子之言一类,尊王通也。宋、元、明则论着之外增言行一类,以有讲学诸儒也。终以张履祥之书。其凡例谓千古之圣人,莫尊于洙泗;有明之儒者,莫醇于杨园。以孔子始,以张子终,垂希圣希贤之则也。然于百世之下,尊一人与孔子相终始,谈何容易乎?   △《耻亭遗书》·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宗濂撰。宗濂字简,华亭人。雍正癸卯拔贡生。官潜山县教谕。是书于《易》、《书》、《诗》、《春秋》、《礼记》、《周礼》、《仪礼》偶有所得,皆随笔记录,末附《日省录》一卷。其说经诸条,多讲章习见之语。至斥《礼记》祭法王立七庙凡有六谬,祭义天子巡狩先见百年,于理难通,尤为臆见。惟《日省
录》语多切实,盖疏于考古而熟于讲学者也。   △《棉阳学准》·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蓝鼎元撰。鼎元有《平台纪略》,已着录。雍正戊申鼎元以普宁县知县署理潮阳。因经理其学校,作是编以训士。卷一曰同人规约,卷二曰讲学礼仪、丁祭礼仪,书田志,卷三、卷四曰闲存录,卷五曰道学源流、太极要义、西铭要义。棉阳者,潮阳古地名也。   △《女学》·六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蓝鼎元编。鼎元以周礼天官有九嫔掌妇学之法,谓妇人不可不学。然自班氏《女诫》以外,若刘向《列女传》,择而不精;郑氏《女孝经》,精而不详;至《女训》、《女史》、《闺范》、《女范》等书,尤为鄙陋浅率。因采经传格言,参摭史传,分为德、言、容、功四篇,章区类别,间缀论断,其体例皆本之朱子《小学》。   △《张子渊源录》·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Α编。Α号紫峰,乐陵人。雍正壬子举人,官内阁中书是书以仪封张伯行所刻《张子全书》不无讹谬,因仿《近思》、《渊源》二录之遗意,择张子粹言以程、朱论定者汇为一集。间有删节,皆从程、朱所辨,而张子晚年所未及改者也。凡西铭一卷,正蒙二卷,经学理窟二卷,语录文集一卷,遗文一卷,拾遗文一卷,遗
事一卷,弟子一卷。   △《女教经传通纂》·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任启运撰。启运有《周易洗心》,已着录。是编仿朱子《小学》之例,采诸经传及《女诫》、《女训》、《女史箴》等书,分十三类。曰立教,曰敬身,曰笄礼,曰昏礼,曰事父母舅姑,曰谨夫妇,曰辨内外,曰逮妾媵,曰生子,曰勤职,曰祭礼,曰丧礼,曰贞节。其子翔为之注。末有其门人傅洛等跋,称尚有《女教史传通纂》一书,仿《小学·外篇》之意。今未之见。据翔所附记,此书立教等十一门,乃启运之妻所辑,笄礼、丧礼二门乃其妻没后启运所补。然启运序中不及之,且其妻名氏翔亦未着,故仍以启运之名着录焉。   △《躬行实践录》·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桑调元撰。调元有《论语说》,已着录。调元初以文章驰骤一时,晚乃讲学,作为语录。其门人沈世炜及其侄经邦编而次之,以成是书。本名《夜炳录》,大旨以程、朱为宗,言敬言仁,辟仙辟佛。持论极为醇正,而大抵皆先儒所已言。   △《朱子为学考》·三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童能灵撰。能灵有《周易剩义》,已着录。是编考朱子为学之次第,分年记载,而于讲学诸书,各加案语以推阐辨论之,盖继《学通辨》而作也。同时
宝应朱泽氵云亦有是书,大致皆互相出入。   △《理学疑问》·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童能灵撰。首卷言心,二卷言性,三卷言仁,四卷言情。其论心曰:气之精爽为神明,神明之渣滓为气,气之渣滓为形,心其精,而形气其渣滓也。其论性,谓气质中亦有义理。其论仁,谓仁先须理会爱之理,未发之爱是为爱之本体,而得名之曰仁。其论情,谓思虑是心之用,而情行其中。又以《孟子》四端为逆触吾性而发者,其情属阴;《中庸》喜怒哀乐为顺吾性而发者,其情属阳。自序谓专心于圣贤先儒之旨,阅十馀年日用体验,间有所见,辄自札记而成是编。然多师心臆说,不能一一惬理也。   △《读书小记》·三十一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范尔梅撰。尔梅字梅臣,号雪庵,洪洞人。雍正中贡生。是编乃其随笔札记,教授生徒者。其弟尔楫颜之曰《读书小记》。其目为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札记者,凡六卷。为周易札记、易论、易卦考者,凡七卷。为尚书札记者,一卷。为毛诗札记者,二卷。为春秋札记者,五卷。为礼记、周礼札记者,三卷。又乐律考一卷,琴律考一卷,语录一卷,明儒考一卷,诗文三卷。据卷首凡例,谓《易》、《尚书》、《诗》为完书,《春秋》、《礼记》、《周礼》
等皆有残佚重复,盖其书非手订,故多阙略。其所为诸经札记,皆随意缀语,初非依经立训。易论、易卦考则专主图书卦变之义,乐律、琴律考则采自明郑世子《载育乐书》,无他发明。   △《南阿集》·二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康吕赐撰。吕赐有《读大学中庸日录》,已着录。是编以集为名,实则札记。一为论易问答,一为慎独斋日录,皆题曰卷一。据雍正壬子王心敬序,称问答语录凡十册,则非全书矣。   △《淑艾录》·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祝氵全撰。氵全字人斋,原名游龙,海宁人。乾隆丙辰举人。是书本张履祥《备忘录》而增删之,凡三百九十五条,仿朱子《近思录》例,分十四门,持论颇为纯正。而其后序则门户之见尚坚持而不化,必欲灭尽陆、王一派而后已,如不共戴天之雠。是未免于已甚矣。   △《下学编》·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祝氵全撰。氵全以蔡氏所纂《朱子近思续录》及近代《朱子近思续录》、《朱子文语纂》、《朱子节要》诸书皆为未善,乃掇取文集、语类,分十四门编次之,门为一卷,凡六百九十二条。其去取颇有苦心,然多窜易其原文。虽所改之处皆注其下曰原作某句,然先儒之书,意有所契,简择取之可也。意所不合,附论
是非,破除门户,无所曲阿亦可也。学未必能出其上,而遽改古书,其意虽善,其事则不可训矣。   △《东莞学案》·(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鼎撰。鼎有《易训举要》,已着录。是书大旨以陈建《学通辨》全为阿附阁臣,排陆以陷王,甚至取象山语录,割裂凑合而诬之以禅。因条列其说,为之诘难。一曰诬朱子学禅,二曰撰禅名色,三曰以遮掩禅机咎象山,四曰撰养神二字诬象山,五曰删节象山文字诬象山,六曰错解象山语罪象山,七曰嘲象山辟禅,八曰自禅,九曰骂先儒,十曰自誉,十一曰誉朝贵,十二曰总论《学通辨》三十谬,十三曰诸儒评《学通辨》,末附象山读书法五十七条,论三鱼堂答秦定叟书一则。陈建为东莞人,故题曰《东莞学案》。案明以来,朱、陆之徒互相诟厉,名则托于卫道,实则主于寻雠。建之书以善骂为长,既非儒者气象。鼎又从而报复之。盖门户之争,非一朝一夕之故矣。   △《逸语》·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庭栋撰。庭栋有《易准》,已着录。是书前有自序谓虑群书沿袭,疑信相参,用是殚心潜体,削诬正误,以传其信云云。夫自秦、汉而后,百家多述孔子之言,真伪参半,庭栋虽称削诬正误,亦未见一一必出于孔子。又其序说行款,
及每节注文分圈内圈外,俨然朱子《论语集注》体例。亦未免过于刻画也。   △《困勉斋私记》·四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阎循观撰。循观有《尚书读记》,已着录。是编乃其札记之文。初为三书,一曰《困勉斋私记》,一曰《困勉斋记忘》,一曰《求心录》。循观殁后,其同学韩梦周删除繁复,定为四卷,总名之曰《私记》。其学主于主敬克己,时时提醒此心,刻苦自立,而谆谆致戒于近名,于河津之派为近。   △《思通集》·二卷、《随意吟》·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秦望撰。望字元宫,无锡人。《思通集》皆杂论义理,自太极、阴阳、天地、鬼神、飞潜、动植之类,凡有会悟,随笔记之。《随意吟》乃所作杂诗,皆五言古体,亦多涉理路。   △《叙天斋讲义》·四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窦文炳撰。文炳字质民,长安人。是书首纯一图说,次学约,次中庸撮总,次礼乐绪言,凡四种。其说简略殊甚,因乾隆三十三年其稿曾咨送五朝国史馆,遂题曰进呈《叙天斋讲义》。且备录文牒,累牍连篇,几乎末大于本,可谓村塾迂儒,毫不知朝廷体制者矣。   △《明儒讲学考》·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嗣章撰。嗣章字元朴,号南耕,上元人。明代儒者,
洪永以来多守宋儒矩。自陈献章、王守仁、湛若水各立宗旨,分门别户,其后愈传愈远,益失其真。入主出奴,互兴毁誉。嗣章为综括大略,合为一篇,而各注仕履于其下。于源流授受,宗派甚明。然如贝琼等本明初文士,于六经无所发明,未足当儒林之目,乃概加牵引,不免失之汜滥矣。   △《业儒臆说》·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陶圻撰。圻字甸方,秀水人。是编皆论学之语。末有其弟越跋语,称其生平于性命之学最所究心。然观所论议,大率仍明人讲学之习,务以空谈相胜者也。   △《砭身集》·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鸣珂撰。鸣珂有《易图疏义》,已着录。《陕西通志》谓鸣珂有志圣贤之道,随处体认,有所得辄录之,凡六卷。即此书也。其书虽以集名,实则语录。持论亦颇醇正,然其中多驳经之说。如疑仪礼丧服传父在不得为母三年,妾生之子适母在不得为其母服,及叔嫂无服,皆逆于人心自然之理。又疑《礼记》抱孙不抱子为厚于孙而薄于子,祭必立户是伪为祖父,非百世不易之典。凡此之类,皆据臆见以测圣人,执后世以疑前代,盖讲学而未能穷经者耳。卷首有临潼教谕王修所作《鸣珂传》,其标题曰《大茂才理学名儒伯容刘公传》,亦不知文章体例。至称鸣珂
学行载于大清国史,尤乡曲陋儒妄相夸耀,不知国家典制者矣。   △《愚斋反经录》·十六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宠撰。王宠字愚斋,陕西人。是书卷一至卷四为论语尊注解意,卷五为小学、大学、中庸、两孟指要四种,卷六为孝经述朱,卷七为忠经择要,卷八为明伦录,卷九为理学入门,卷十为知性录,卷十一为寻孔颜乐处,卷十二为易学指要,卷十三为善利图说补,卷十四为学要,卷十五为治要,卷十六为荒政录,总名为《反经录》。皆陈因之说,无所发明。   △《讲学》·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国朝陈祖铭编。皆其师李培讲学语也。培号此,嘉兴人。其说皆阐姚江馀绪。上卷曰溯源委,同人我,端学术,定志趣,认本体,议功夫,求悟门,先默识,崇实际,重悟轻修,脱世味,凡十一条。下卷则皆杂论性理四书大旨。观其立论,以悟为宗,而又讥世之讲学者重悟而轻修。特巧掩其迹,杜人攻诘而已矣。   △《三立编》·十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梓编。梓字琴伯,阳人。官崇宁县知县。是编取明王守仁着述,分类编辑。以讲学者为立德,以论事者为立功,以诗文为立言。立德编摘述《传习录》及文录,立功编载奏疏咨文,行牒、批呈告谕,立言编载
古今体诗、杂文。末附年谱。   △《性理析疑》·十五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蔡洛撰。洛武平人。此书皆举宋儒之说,摘条设问,分二十七门。或引先儒之言,或出己意以解之。引伸触类,辨析颇详。然大抵如坊刻高头讲章之说也。   △《童子问》·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文澍撰。文澍有《经解经义杂着》,已着录。是编刊本题《石畦集》,《童子问》盖其集中之一种也。设为《童子问》,而文澍答以驳王守仁之学。凡十四章。   △《敬义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文澍撰。亦《石畦集》中之一也。大旨述程、朱之绪言,驳陆、王之高论,无所发明,亦无所乖剌。惟其中一条云,庄子尚有见地,荀子则茫然无所见,止识得一个学字。乃转似金姚江所说,与全书南辕北辙,则不解其何故也。   △《理解体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为鹗撰。为鹗,宜黄人。其书凡一百三十八条。绘图列说,皆杂采宋人讲学之语,融贯成篇。   △《读白鹿洞规大义》·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任德成撰。德成字象元,吴江人。是书取朱子《白鹿洞规》原文,各分段落,标于每卷之首,而引历代诸儒名言附于后,凡二百四条。前有读白鹿洞规文
约,举邵、周、程、张、吕、陆诸子之说以冠之,则一篇之纲领也。   △《朱子书要》·(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编辑人名氏。取朱子《语类》、《文集》抄撮成帙。前无序目,每条下又各以朱笔注道体、天命等子目。盖欲分类编排,手录未竟之本也。   ──右“儒家类”三百七部,二千四百七十三卷,内二十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