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九十 史部四十六 史评类存目二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世谱增定》·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吕颛编。颛字梦宾,陕西宁州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应天府尹。是编因陈所刊《世谱》一书,益以司马光《历年图》、梁氏《总论》,而以黄继善《提要》割属历代之下。以上古至东晋为前卷,刘宋至元为后卷,盖乡塾课蒙之本也。
  △《帝鉴图说》·(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张居正、吕调阳同撰。居正有《书经直解》,已着录。调阳,临桂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谥文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二人奏御之书,取尧舜以来善可为法者八十一事,恶可为戒者三十六事,每事前绘一图,后录传记本文,而为之直解。前有隆庆六年十二月进疏一篇,盖当神宗谅ウ时也。疏云,善为阳为吉,故数用九九;恶为阴为凶,故数用六六。取唐太宗“以古为鉴”之语名之。书中所载皆史册所有,神宗方在冲龄,语取易晓,不免于俚俗。
  △《群史品藻》·三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戴撰。有《广东通志初稿》,已着录。是编取司马光《通鉴》,摘其事迹为之论断。其凡例云,以《通鉴节要》为主,而摘其可为论策命题者。案《千顷堂书目》有宋江贽所撰《资治通鉴节要》,又有元刘剡所撰《资治通鉴节要》,皆三十卷,未知所指何本。然止为命题而设,则不出兔园册子之陋习也。
  △《汉唐通鉴品藻》·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戴撰。是书《明史·艺文志》着录,然即所着《读史品藻》,坊本改易其名也。书中起周威烈王,终周世宗,与《通鉴》首尾相应,而以“汉唐”名书,未必谬陋至此。其出自庸妄书贾明矣。
  △《两汉解疑》·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顺之撰。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着录。是编摘两汉人物,论其行事,设为问难,而以己意解之。大抵好为异论,务与前人相左。如以纪信之代死为不足训,以汉高之斩丁公为悖恩欺世之类。皆乖平允,不足为训也。
  △《两晋解疑》·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顺之撰。持论与所作《两汉解疑》相类,而乖舛尤多。如贾充一条,称秦桧有息民之功,故得善终。冯道和蔼温柔,故有“长乐老”之荣。悖理殊甚。顺之学问文章,具有根柢,而论史之纰缪如此。盖务欲出奇胜人,而不知适所以自败,前明学者之通病也。
  △《觉山史说》·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洪垣撰。垣字峻之,婺源人,觉山其号也。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温州府知府。事迹具《明史》本传。又《湛若水传》末称,湛氏门人最着者,永丰李怀,德安何迁,婺源洪垣,德安唐枢。怀之言变化气质,迁之言知止,枢之言求真心,大约出入王、湛两家之间,而自为一义。垣则主于调停两家,而互救其失,皆不尽守师说云云。其讲学之书今未之见,是编其论史之书也。所论起上古迄宋末,如论伍员鞭墓之类,颇能主持名教。他如论管叔、蔡叔合于义而不知天命,诋纪信代死为吕禄辨冤之类,则不免文士好奇,务为新论。至于论余阙死节一条,斥阙不当仕元,且以全家并命为非,是则纰缪至极。无论阙本色目人,实非南宋遗民,垣于事实为不考,即使阙之祖父果为南宋遗民,而是时元混一天下,已届百年,践土食毛,久为黎庶。垣乃于数世之后使为宋守故臣之节,此于理不更悖乎!
  △《太史史例》·一百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之象撰。之象字元超,华亭人。嘉靖中官浙江按察司知事。《明史·文苑传》附载《文徵明传》中。是编取《史记》所书,分类标列为二百八十九例,摘其文以系于各类之后,名目皆极琐屑。夫文字详略,势无定体,本不可以例言。况太史公成一家之书,往往意在文外,尤不得尽以定法拘之。而之象乃毛举细微,以为事事有例。此又以说《春秋》家之窠臼移而论史矣。
  △《史乘考误》·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世贞撰。世贞有《山堂别集》,已着录。是书一曰《二史考》,凡八卷;二曰《家乘考》,凡二卷。二史者,国史、野史也,皆胪举讹传,一一考证。已载入《山堂别集》中,此其单行之本也。
  △《洗心居雅言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范贾撰。贾字养吾,会稽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知府。是编凡史论二百四十一条,陶望龄为之序,书之上方及行旁皆有评语。序前标曰《新镌史纲论题雅言》,旁注评林,目录前标曰《新刻陶会元举业史纲论题》。皆坊本之陋式。其为真出贾手与否,尚在疑似之间矣。
  △《古史要评》·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崇节撰。崇节字介甫,弋阳人。嘉靖甲子举人,官武冈县知县。是编所载,起周灵王迄南宋,每事先标题目,后载史文,而断以己意,盖坊刻《鉴纂》、《鉴略》之类。而挂一漏万,茫无始末,并不足以裨初学。于元朝不载事实,但附许衡、吴澄二人,题曰元朝人物,尤为偏谬。
  △《史取》·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贺祥撰。祥字长白,长沙人。是编凡分六类,曰《世诠》,曰《世评》,曰《经世》,曰《性行》,曰《成务》,曰《杂纪》,六类之中分子目四十有八。盖史评之流,而其体则说部类也。观其驳《孟子》益避禹子之言为无稽,称《吕氏春秋》一书与《孟子》相表里,斥严光为光武之罪人,赞丁谓为荣辱两忘之异人,皆所谓小言破道者。书中数称李贽,岂非气类相近欤?
  △《读史漫录》·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于慎行撰。慎行字可远,更字无垢,东阿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礼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评论历代史事,起伏羲氏至辽、金、元,所论无甚乖舛,亦无所阐发。目录后有门人郭应宠题识,称是书本先梓于闽,未经雠校。后其子君图与《笔{鹿主}》同锓以行,应宠又于慎行遗稿中搜得读史五十通补入云。
  △《史韵》·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赵南星撰。南星有《学庸正说》,已着录。是编摘录史事,俪以四言韵语。凡西汉、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唐、五代、宋、元各为一首,词简而该。盖其谪戍代州以后,借以遣日之笔。后人重其忠义,因录而传之。顺治丁亥,高邑李士邵刊于杭州,版旋散佚,乙未又刊于淮海道署。
  △《馀言》·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徐三重撰。三重字伯同,华亭人。万历丁丑进士,官刑部主事。是编乃其语录之一种,皆衡论古人得失,与发挥理气性命者有异,故以《馀言》为名。所评上起唐尧,下迄宋末,大抵儒者之常谈。然尚无讲学家不情之苛议。
  △《涉世雄谈》·八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朱正色撰。正色字应明,南和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宁夏。是书乃其备兵甘肃时所着。取诸史记传所载事迹之有关兵法,及才智明决足启发人意者,分门摘录,而各附评语于条末。每类中又各分奇品、正品,词气纤谲,学陈亮而不成者也。
  △《读史漫笔》·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陈懿典撰。懿典有《读左漫笔》,已着录。此编摘《史记》本纪、世家、列传事迹,随意论列数语,皆陈因肤廓之言。
  △《兰曹读史日记》·四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熊尚文撰。尚文字益中,丰城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工部右侍郎。是编杂采史传旧文,上起唐尧,下迄元代,随事论断。全类时文评语,颇乖着书之体。
  △《史谈补》·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杨一奇撰。陈简增补。二人均不详始末。所可考者,简书成于万历中,一奇书又当在前耳。一奇书五卷,本名《史谈》,于诸史中摘录事迹,加以论断,皆常谈,无所阐明。简又补入百馀条,杂于一奇旧编之内,仍为五卷,改题曰《史谈补》。其肤浅更出一奇下矣。
  △《尚友斋论古》·(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涂一榛撰。一榛字廷荐,漳州镇海卫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通政司通政使。其书取春秋时范蠡迄宋文天祥六十八人,各录本传而自为评语缀于其末。去取绝无义例,议论亦多陈因。其于吕诲弹王安石事,谓台谏不可随众占风,则为当时朝局而发也。
  △《人物论》·三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郑贤撰。贤字元直,莆阳人。官震泽县教谕。是书成于万历戊申,掇诸史论赞及唐宋以来各家文集,取其论古之文,裒为一编,而以时代编叙之,贤亦附评于篇末。率兼论其文,不专论其事。其体例盖在史评、总集之间也。所采元以前人之说,仅一百二十七家,所采明人之说至二百四十七家,则冗杂可知矣。
  △《读史商语》·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志坚撰。志坚字弱生,更字淑士,亦字闻修,昆山人。万历庚戌进士,官至湖广提学佥事。《明史·文苑传》载其为南京兵部郎中时,要同舍郎为读史社,撰《读史商语》,即是编也。以十七史之文与《资治通鉴》参核,随事论断,较他家史论抱残守匮者颇殊。如论茅焦称假父二弟,谬于理而悖于事。论刘向为汉宗室,谏外家封事不当以任用宗室为言,招争权之嫌。论后汉党锢中岑至、刘表、胡母班皆谬负虚名。论《通鉴》帝魏,故汉献帝用魏谥;《纲目》帝蜀,则宜用蜀谥曰孝愍。论刘琬挞妻小过,至于弃市,诸葛亮不能辞责。论山简嗜酒酿乱,不应以习池为美谈。论汉昭烈帝非弃荆州,苏轼之言失考。皆为有理。其谓秦始皇在赵之时,生仅两岁,无由与燕太子丹相善。谓汉史所纪征讨斩获,动以万计,皆非实数,以汉故事破贼文书以一报十为证。谓《魏书·尔朱荣传》韩彭乃韦彭之讹,以《金石录》为证。谓《南史·何敬容传》,《北史·后妃传》、《崔暹传》与齐《文宣帝本纪》矛盾。谓胡寅《读史管见》误读《通鉴》宇文孝伯事。谓房无请亲王领军事,司空图诗注不足凭。亦皆有考据。惟好为高论,动辄春驳。如谓桑弘羊有补于国计;谓曹操所行实文王之事;谓诸葛亮不善用兵,陈寿所评为确;谓谢灵运为晋之忠臣,可比陶潜;谓李林甫在,安禄山必不敢叛;谓王叔文为忠臣,有功无罪。皆纰缪之甚。又颇不论是非,而论果报于佛法信之尤笃。谓袁宏《汉纪》不知佛法之精微广大。谓傅奕辟佛为浅陋,司马光取入《通鉴》,所见与奕相等。尤非论史之道矣。
  △《史怀》·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锺惺撰。惺有《诗经图史合考》,已着录。是书上自《左传》、《国语》,下及《三国志》,随事摘录,断以己见。《明史·文苑传》称,惺官南都,僦秦淮水阁读史,恒至丙夜。有所见,即笔之,名曰《史怀》,即是编也。其说虽间有创获,而偏驳者多。盖评史者精核义理之事,非掉弄聪明之事也。
  △《元羽外编》·四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大龄撰。大龄,眉州人。凡《史论》四卷,首正统论,次杂论延陵季子、晏平仲等二十馀人。又《说史隽言》十八卷,分二十四类。杂采史文,断以己说。又《晋十六国指掌》六卷,《唐藩镇指掌》六卷,皆抄撮《晋书载记》、《唐书藩镇传》而成。《随笔》八卷,《支离漫语》四卷,评骘史事,大都穿凿附会,无所发明。其论正统,欲以汉配夏,以唐配商,以明配周,而?
  △斫胨巍⒃任㈢选?
  △《诗史》·十五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旧本题明顾正谊撰。正谊,松江人。万历中官中书舍人。考钱希言《戏瑕》曰:“昔尝于太原斋头见间刻顾氏《诗史》,阅之乃中翰正谊名也。余与王先生相顾惊叹,王先生曰:‘此岂虎头公所能办哉!’后余过间,乃知华亭有词人唐汝询仲言者,目双瞽,着成是书,顾氏以三十金诡得之。嗟乎!唐生之文诚贱,何至此甚也。千古不白之冤,俟异世子者起,故当有定论耳”云云。据此,则是书为唐汝询作,正谊乃买其稿而刻之耳。然是书以列朝纪传编为韵语,各为之注,以便记诵,不过《蒙求》之类,不知正谊何取而窃据之也。
  △《测史剩语》·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冯士元撰。士元字廷对,新昌人。万历中由贡生授靖安县训导,迁河南府教授。是书杂取春秋至唐代史事,为之论断。以人标题者二十四篇,以事标题者三篇。闻得苏轼之一体,附以拟书三篇,连珠、杂说各十篇,则小品伎俩矣。
  △《史拾载补》·(无卷数,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吴宏基撰。宏基字柏持,仁和人。是编取《史记》八书及《儒林》、《循吏》、《游侠》、《酷吏》、《滑稽》、《日者》、《龟策》、《货殖》、《匈奴》、《西南夷》、《大宛》列传十一篇,加以圈点,并略附笺注评语于篇后。前有自序,似乎先着一书名《史拾》,而此补之者。又冠以苏辙《古史跋》,似乎补所未收者。其体例殊不可解。又有郎璧金序,称其旅摭稗收,凡天经、地志、昆Й、草卉之事,汇纂成书,缀之简裔。更与本书不相应,亦莫能详也。
  △《史砭》·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至善撰。至善字于止,休宁人。是书所论,上起三皇,下迄于宋。然论两汉者十之八,馀皆寥寥数则,大抵迂阔之谈。其偶出新意,则往往乖剌。如谓岳飞得金牌之召,当还戈南指,诛秦桧以清君侧。是岂可行之事乎!
  △《评史心见》·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郭大有撰。大有字用亨,江宁人。是书取古人事迹标题,每事为论。其凡例云,凡可以为策论者,择取以利于举业,则其书不必更问矣。
  △《古质疑》·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郑赓唐撰。赓唐有《读易》,已着录。是编评论史事凡三十八条,自宓牺至周平王止。窥其微意,似欲为《春秋》前编也。中如论女娲补天,乃张湛《列子注》之绪言。论黄帝铸鼎,乃宋人伪《子华子》之旧说。以至姜原履武,玄鸟生商,亦多先儒所已论,无庸剿袭陈言。至太甲条称《竹书》为伪,高宗、幽王二条,又引《竹书》为证。数页之中,自相矛盾。王季一条,前后文义不相属。其殆传写讹脱欤?
  △《读书镜》·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着录。是书乃所作史论。或一人递举数事,或一事历举数人,而以己意折衷其间。欲使学者得以古证今,通达世事,故以镜为名。所言亦不甚精切,特持论尚颇平正,视所着他书犹为彼善于此。至所称人主宫闱中事,臣子不可妄有攀援,亦不可过为排击,而少年喜事,形之章奏,刻之书帙,至遍于辇毂市肆之间。此在布衣交友尚不能堪,而况天子乎?此言盖为万历间争国本者而发,于明季台省之弊,可云切中。不以继儒而废其言也。
  △《青油史漫》·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茅元仪撰。元仪有《嘉靖大政类编》,已着录。是书杂论史事,多为明季而发。如称汉高祖令吏敬高爵,则为当时轻武而言。诋魏徵抑法以沽直,太宗矫情以听谏,则为当时科道横议而言。论西汉亡于元帝,东汉亡于章帝,则为神宗而言。亦胡寅《读史管见》借事抒议之类。而矫枉过正,故其词多失之偏僻。
  △《史疑》·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宋存标撰。存标字子建,华亭人。崇祯间贡生,候补翰林院孔目。是编取《三传》、《国策》、《史记》、《汉书》及诸杂史,摘其事迹而论列之。如以项羽为智士仁人,以汉高帝为木偶之类,殊嫌乖谬。措语尤多轻佻。卷首题陈继儒选定,则习气所染,由来者渐矣。
  △《历代史论二编》·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张溥撰。溥有《诗经注疏大全合纂》,已着录。是书总论史事,起三家分晋,至周世宗征淮南。议论凡近,而笔力尤弱,殊为不称其名。题曰“二编”,盖尚有前编,今未之见。
  △《读史书后》·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胡梦泰撰。梦泰字友蠡,铅山人。崇祯丁丑进士,官鄞县知县。是编前有顺治辛丑张逵序,称其“大节耿然,不愧首阳。卒与其配李媛称双节,而湮没不传”云云,则亦明末死义之士。逵不详其始末,不可考矣。是书皆读《史记》而跋其后,文体晦涩,几不可读,殆亦刘凤之流。又有文德翼序,语意亦相类。盖明季伪体横行,士大夫以是相高。而不知故为诘曲,适为后人笑也。
  △《拙存堂史括》·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冒起宗撰。起宗有《拙存堂经质》,已着录。是书成于崇祯壬午。乃其自襄阳罢归之时读史偶记,多随意闲评,不必尽关褒贬。间有考证,亦未甚精核,盖姑以资谈柄,消永日耳,不足以言史学也。
  △《孟叔子史发》·(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孟称舜撰。称舜字子塞,会稽人。崇祯间诸生。是书凡为史论四十篇,其文皆曲折明鬯,有苏洵、苏轼遗意,非明人以时文之笔论史者。惟其以屡举不第,发愤着书,不免失之偏驳。如《项羽论》,谓其败兵由乎天亡,非战之罪。《商鞅论》,谓秦用商鞅之法,六世以至于帝;始皇不用商鞅之法,二世以至于亡。《乐毅论》,谓其非仁非智,虽毅不走赵,骑劫不代将,亦终必败。皆失之过激。《李陵论》,谓陵必报汉,汉待之寡恩,则害义尤甚。崇祯末降贼诸臣,无不以陵藉口者,岂非此类僻论有以倡之乎?至于王通、韩愈、王安石、张浚诸论,则能破门户之见;晁错、赵苞、魏徵、史浩诸论,亦能持事理之平。盖瑕瑜互见之书也。前有崇祯辛未自序,述不得志而立言之意,称李卫公罢相归,着论数十首,名曰《穷愁志》。苏文忠公谪居儋耳,亦着论数十首。今所传平王、范增诸篇是也云云。案,李德裕《穷愁志》作于崖州,无罢相归之事。苏轼诸论,虽集中不着年月,亦无作于海外之明文。所引皆为舛误,知其聪明用事,考证多疏矣。
  △《狂狷裁中》·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时伟撰。时伟有《春秋编年举要》,已着录。是编上起战国,下迄金、元,取忠臣孝子志士仁人之事而论说之。其自序曰:“凭虚不如履实,异撰不如庸行。”又云:“考览千古,未闻志士仁人忠臣孝子之外,别有所谓进取不为者。私为尚论,取实代虚。凡忠孝志仁,正骨奇气,虽不袭狂名,不矜狷迹,而强名为狂狷焉。即于孔、孟之旨茫无取裁,而律以成章进取,则庶乎不悖尔矣。”此其撰述之大意也。然其中所载如豫让、聂政诸人,犹谓节取其义烈。而魏延、马谡、华歆、郗虑亦并收入,未免芜杂不伦矣。
  △《廿一史独断》·二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自勋撰。自勋有《纲目续麟》,已着录。是书于二十一史,各纠其失,每一史为一卷。其中纠体例之失者十之三四,纠议论之失者十之六七。而所谓体例之失者,不过某人之传不当在某人前,某人之传不当在某人后,及某人当与某人合传,某人不当与某人合传而已。大抵取其篇目论赞,互相比勘,而断以己意。非能旁引曲证,一一究其异同,核其虚实也。其凡例谓先儒已驳者不复置喙,性耻蹈袭,绝无剿说。然如开卷论《史记·项羽本纪》、《陈涉世家》,即皆刘知几《史通》之说。是亦未及博徵之一验矣。
  △《宋史笔断》·十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正谊斋编集,不着撰人名氏。所论始于太祖建隆元年,至卫王溺海之事。论皆近迂阔。
  △《尚论编》·六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但自称曰须子。中有近日熊经略语,则明末人所辑也。其书皆摘前人论史之语。起于尧、舜,迄文天祥。明人议论,采摘尤多。大抵拉杂无绪,每篇皆有跋语,亦佻纤无可取。序凡三首,一称梦博道人,一称狎鸥翁,一称六宜亭长,亦不知为何许人也。
  △《卖菜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曰匪斋撰,不知何许人。书中取明一代人物,各加详断。自宋濂以下凡六十馀人。以及律吕推步之说,亦并为考辨。盖亦史论之类。书中称庄烈帝为思皇帝,疑福王时人也。
  △《纲鉴附评》·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国朝刘善撰。善号黾斋,吉水人。考《江西通志》有刘善,临川人。洪武丁卯举人。是书所论,自夏帝启迄晋代为上卷,自南北朝迄明太祖即位为下卷,时代亦与相应。又似乎即明初之刘善,疑不能明也。所评多剿袭旧文,大抵不出胡寅、尹起莘之说。其自立新意者,往往纵谈害理。如谓汉高当立赵王如意为太子,诸臣争之为非。又谓即立惠帝,亦当如钩弋夫人,先杀其母。可谓不揆于理,不近于情。他如因王子尚公主,令行妇礼一事,忽牵及昔事建成,今事太宗,犹妇之再醮于人,而忘所醮之即戕夫者。尤节外生枝,非其本事矣。
  △《汉史亿》·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廷铨撰。廷铨有《颜山杂记》,已着录。是编取司马、班、范三史所载事实,随笔论断,共二百馀条。中多与于慎行《读史漫录》议论相同者。自序谓与之暗合,故不复删。其论留侯子辟疆始谋分王诸吕,谓辟疆深沉多智,无忝厥父,有安刘氏之功。夫诸吕分王,刘氏危于累卵。特以禄、产庸才,遽释兵柄,诸大臣得而诛之。辟疆以一孺子首倡乱谋,几覆邦国。乃以能安刘氏称之,不亦亻真乎!
  △《论世八编》·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华庆远撰。庆远,无锡人。是书辑前人论古之说,各区以时代。卷首有自序四篇,初序于崇祯庚辰,再序于甲申,三序于己丑,四序于己酉。己丑为顺治六年,己酉为康熙八年。其庚辰原序谓,略似竟陵锺氏《史怀》,或正史,或野史,或集,或说,不专一史。久之盈册,题曰《寒窗叹》。后改名为《论世八编》。自一卷至四卷为初编,论自古迄三代。五卷为二编,则专论孔子。六卷为三编,专论西汉。七、八两卷为四编。论东汉后汉。九卷为五编,论晋至隋。十卷为六编,论唐。十一卷为七编,论北宋。十二卷为八编,论南宋至明初。大抵缀缉陈言,间有附评,亦寥寥偶见。
  △《历代甲子考》·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黄宗羲撰。宗羲有《易学象数论》,已着录。鲁隐公以上甲子,《汉志》与《史记》不同。黄道周主《史记》,宗羲以其与《尚书》不合,尝与朱朝瑛反覆辨论。谓当从班氏以武王克商为己卯岁,历引《尚书》及《竹书记年》以证之。此篇即答朝瑛之书,已载于《南雷文定》中。曹溶收入《学海类编》,改题此名,实非其旧也。
  △《鉴语经世编》·二十七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撰。裔介有《孝经注义》,已着录。是编以《通鉴》卷帙浩繁,学者难以卒读,于是摘录司马光《资治通鉴》及王宗沐《宋元资治通鉴》凡有关经世者,加以案语。其议论尚皆平正,然亦不能无因谬袭误之弊。如信宋太宗烛影斧声之事,而曰烛影摇红,心田变黑。殊为失考。又谓明《永乐四书五经大全》为不刊之典,亦未免儒生章句之见也。
  △《读史吟评》·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黄鹏扬撰。鹏扬字远公,晋江人。顺治丁酉举人,尝官知县。是编杂咏史事,每诗之后附以论断,略如元宋无《呓集》例。而词旨拙鄙,则又出无下。玩其意旨,似借讽明季之事,不为品第古人也。
  △《史评辨正》·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鹏扬撰。是书取历代史评,断其是非。每条皆先列前人之说,次申己见。卷首自序所论评史三病、四宜等说,颇为切中。然如伊尹两截人之类,仍哓哓于一字一句之间,争无关之得失。则亦未改迂儒论古之习矣。
  △《读史{亦目}疑》·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彦士撰。彦士字龙弼,定陶人。顺治初岁贡生,官黄县训导。其书评论史事,自上古至元,凡四百馀条,多作韵语。大约欲仿史家赞体,而体例冗杂,议论迂拘,不出乡塾儒生之见。
  △《史折》·三卷、《续》·一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贺裳撰。裳字黄公,丹阳人。康熙初诸生,是书取明人评史诸书义有未当者,折衷其是。凡《史怀》、《狂夫之言》、《史说》、《赘言》、《涌幢小品》、《谈史》、《藏书》、《史裁》、《史馀》、《读史漫录》、《札记外篇》等共十一家,谓之“后语”。又各系小序于前,凡三卷。古今论史,言人人殊,所谓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也。裳所驳正,颇属持平。然其中可一两言决者,必连篇累牍,觉浮文妨要。至于陈继儒之浅陋,李贽之狂谬,复为之反复辨论,更徒增词费矣。卷后附《史折续编》,乃裳所自为史论。盖折衷唐、宋诸儒之说。已刊入本集内,此又以类附于史论者也。
  △《景堂史测》·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施鸿撰。鸿字则威,邵武人。康熙中由岁贡生官至奉天府经历。是编取《通鉴》中自晋至隋事迹,各为评论,共一百七十七则。其专取晋、宋以下六代者,自序云:“岁在甲辰,署篆罗源,未携书籍。借得温公《通鉴》自晋至隋数十册。日夜读之,因而有所论议。”则亦偶然札记也。
  △《垂世芳型》·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维宁撰。维宁字德藩,华亭人。康熙丙午举人。初,维宁取历代事迹,人立一传,各系以论,名《连珠汇校》。盖通史流也。郑重欲为之刻,不果。后删掇其论三分之一,以成此书。所论上起孔子,下迄明季,共七百八十五人。而明一代居一百四十八,其父章原亦与焉。
  △《资治通鉴述》·(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陈诜撰。诜有《易经述》,已着录。是编凡论三十二篇。始于范蠡,终于陆贽、裴度,末附《史官论》一篇。所论战国时事居十之七,秦汉以后间及一二事,未编卷帙,其次第亦参差不一。盖刊刻未竟之本,全书当不止此也。
  △《通鉴大感应录》·二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秦镜撰。镜字非台,翼城人。此集前有镜自序,谓《资治通鉴》乃古今来一大《感应篇》。录其彰明较着者,俾览之者有所观感云云。大抵如《迪吉录》、《劝善图说》等书,取以醒世,非史学也。如论皋陶谓之士而兼师,全柄生杀之权,故子孙不王。则尤附会之论矣。唐、虞至治,尧、舜至明,皋陶之刑果干天罚,能见用于二帝之世乎?
  △《读史辨惑》·(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建衡撰。建衡号月萝,威县人。岁贡生,候选教谕。是书成于康熙四十一年。虽以读史为名,而考其所引,实皆坊刻《凤洲纲鉴》也。
  △《史论初集》·(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直撰。直字少文,江苏人。是集为驳正胡寅《读史管见》而作,其中颇有持平之论。如《牛晋论》等篇,虽寅复生,不能辨。然而词气太激,动乖雅道。每诋寅为腐儒,为蒙蒙未视之狗。为双目如瞽,满腹皆痰。为但可去注《三字经》、《百家姓》,不应作史论。为痴绝、呆绝、稚气、腐臭。虽寅书刻酷锻炼,使汉、唐以下无完人,实有以激万世不平之气。究之读古人书,但当平心而论是非,不必若是之毒詈也。
  △《诗史》·十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国朝葛震撰。震字星岩,句容人。是书于历代帝王各以四言韵语括其始末。起自盘古,终于有明。据康熙癸未锺国玺序,其书尚有全注,此特先刊其正文。然读史之学,在于周知兴废始末。此书如为童犀设,则事无注释,断乎不解为何语,诵之何益!如曰成人读之,可不须注。世乌有已成人尚诵此种书者乎?所谓进退无据也。
  △《四言史徵》·十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葛震撰。即葛氏《诗史》,曹荃为之注释,改题此名也。据荃自序,题康熙庚辰,尚在癸未前四年。殆锺国玺刻《诗史》时,尚未见此本欤?
  △《班范肪截》·四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张笃庆撰。笃庆字历友,号厚斋,又号昆仑外史,淄川人。康熙丙寅拔贡。王士祯《渔洋诗话》称其淹博华赡,千言可以立就。是书即两汉史事稍加论断,大抵皆属常谈。亦有仅节录数语,不置一词者。其中旁掇应勋《风俗通》、蔡邕《独断》、刘珍《东观汉记》之类,则颜师古、李贤、刘昭注中所引也。似史评而非史评,似说部而非说部。殆随笔偶记之书,故漫无体例欤?
  △《五代史肪截》·四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张笃庆撰。是书摘取欧史之文,间附己意为论断。与《班范肪截》体例略同,而持论尤多无谓。如论朱全忠、张全义赐名事,则曰可谓忠不忠而义不义矣,此亦何须复道。又论昭宗椒兰殿何后积善宫事,曰椒兰不以延嗣,积善不以流庆。置其本事而旁论宫殿之名,不几时文之掉弄笔墨乎?至论冯道《兔园册》事,曰此册流传,至今遂广,不特翰苑诸公奉为秘书,而帖括家亦以为金科玉律矣。案,《兔园册》三卷,《通考》着录,注曰虞世南撰。今其书久佚,笃庆乃云流传遂广。亦徒为高论,实不知其为何书也。
  △《增定史韵》·四卷、附《读史小论》·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仲宏道撰。宏道字开一,嘉兴人。是书成于康熙辛未。以赵南星《史韵》前载年号,浮文妨要,注又寥寥不详,所以不行于世。乃删其繁冗,补其阙略,以成是编。复上续以羲、轩至秦,下续以明代之事。其他晋之十六国,五代之十一国,以及辽、金、西夏亦各为韵语以补之。每纪之末,宏道各为总论。明纪评语则采谷应泰《纪事本末》之文。123
  △《十七史论》·九卷、《年表》·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敦仁撰。敦仁字调元,武进人。是书论断史事,始于汉,终于五代,大抵陈言。每代各列世系于前,僭伪之国皆然。末为年表一卷,以帝王与僭伪并列,而所纪始汉终元,与十七史数不相符。未喻其故也。
  △《芝坛史案》·五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鹏翼撰。鹏翼字警,连城人。其书取史籍旧事,仿谳狱之法。每一条为一案,而以己意断之,论多迂阔。
  △《史学正藏》·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宋士宗撰。士宗字司秩,星子人。雍正丙午举人。其书自三皇,下讫昭烈,各有辨论。凡二百三十八条。自序云:“不获竣事,姑取其就绪者亟为录出。”盖未竟之本也。
  △《读史评论》·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费宏灏灏撰。宏灏号愚轩,湖州人。是书前有雍正戊申自序,前四卷曰史评,后二卷曰史论,评则分条札记,论则因人因事,各自成篇。评多琐屑。论多臆断,如《王戎石崇论》,谓戎之得预竹林,以多财之故。嵇、阮等利其所有,引而入之,冀分馀润。崇既富人,必不识丁。其《金谷园集序》,殆有寒士为之捉刀。虽有激之谈,亦亻真之甚矣。
  △《十七朝史论一得》·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郭伦撰。伦有《晋记》,已着录。是编为论八篇。一曰秦、汉,二曰晋、宋、齐、梁、陈,三曰隋,四曰唐,五曰梁、唐、晋、汉、周,六曰宋,七曰元,八曰明。凡十七朝,故以为名,每朝各论其得失,大致不悖于理。
  △《石溪史话》·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风起撰。凤起字兰村,睢宁人。是编起自三皇五帝,至明福王止,所论凡百馀条。或一事而以数事证之,或一代而以历代参之。立说颇见详辨,而前后时有矛盾。又如以王佐才许荀,而诋王导为虚声;美武后之保护贤臣,而咎岳飞之不知进退。其是非臧否,亦不能无所谬也。
  △《唐鉴偶评》·四卷(编修周厚辕家藏本)
  国朝周池撰。池字商濂,湖口人。是书因读《通鉴纲目》而评其得失,多驳正《发明》、《书法》及胡寅《读史管见》之说,颇中其失。然以《唐鉴》为名,而卷一起高宗上元元年,卷三终武宗会昌四年,于唐代首尾不能完具。疑为未成之稿,其子孙录之成帙也。卷四为论二首,辨四首,说一首,则以各自为篇,与批缀简端者体例不同,故别为一卷云。
  ──右“史评类”一百部、八百七十卷内八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世谱增定》·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吕颛编。颛字梦宾,陕西宁州人。嘉靖癸未进士,官至应天府尹。是编因陈所刊《世谱》一书,益以司马光《历年图》、梁氏《总论》,而以黄继善《提要》割属历代之下。以上古至东晋为前卷,刘宋至元为后卷,盖乡塾课蒙之本也。   △《帝鉴图说》·(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张居正、吕调阳同撰。居正有《书经直解》,已着录。调阳,临桂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谥文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二人奏御之书,取尧舜以来善可为法者八十一事,恶可为戒者三十六事,每事前绘一图,后录传记本文,而为之直解。前有隆庆六年十二月进疏一篇,盖当神宗谅ウ时也。疏云,善为阳为吉,故数用九九;恶为阴为凶,故数用六六。取唐太宗“以古为鉴”之语名之。书中所载皆史册所有,神宗方在冲龄,语取易晓,不免于俚俗。   △《群史品藻》·三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戴撰。有《广东通志初稿》,已着录。是编取司马光《通鉴》,摘其事迹为之论断。其凡例云,以《通鉴节要》为主,而摘其可为论策命题者。案《千顷堂书目》有宋江贽所撰《资治通鉴节要》,又有元刘剡所撰《资治通鉴节要》,皆三
十卷,未知所指何本。然止为命题而设,则不出兔园册子之陋习也。   △《汉唐通鉴品藻》·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戴撰。是书《明史·艺文志》着录,然即所着《读史品藻》,坊本改易其名也。书中起周威烈王,终周世宗,与《通鉴》首尾相应,而以“汉唐”名书,未必谬陋至此。其出自庸妄书贾明矣。   △《两汉解疑》·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顺之撰。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着录。是编摘两汉人物,论其行事,设为问难,而以己意解之。大抵好为异论,务与前人相左。如以纪信之代死为不足训,以汉高之斩丁公为悖恩欺世之类。皆乖平允,不足为训也。   △《两晋解疑》·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唐顺之撰。持论与所作《两汉解疑》相类,而乖舛尤多。如贾充一条,称秦桧有息民之功,故得善终。冯道和蔼温柔,故有“长乐老”之荣。悖理殊甚。顺之学问文章,具有根柢,而论史之纰缪如此。盖务欲出奇胜人,而不知适所以自败,前明学者之通病也。   △《觉山史说》·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洪垣撰。垣字峻之,婺源人,觉山其号也。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温州府知府。事迹具《明史》本传。又《湛若水传》末称,湛氏门人最着者,永
丰李怀,德安何迁,婺源洪垣,德安唐枢。怀之言变化气质,迁之言知止,枢之言求真心,大约出入王、湛两家之间,而自为一义。垣则主于调停两家,而互救其失,皆不尽守师说云云。其讲学之书今未之见,是编其论史之书也。所论起上古迄宋末,如论伍员鞭墓之类,颇能主持名教。他如论管叔、蔡叔合于义而不知天命,诋纪信代死为吕禄辨冤之类,则不免文士好奇,务为新论。至于论余阙死节一条,斥阙不当仕元,且以全家并命为非,是则纰缪至极。无论阙本色目人,实非南宋遗民,垣于事实为不考,即使阙之祖父果为南宋遗民,而是时元混一天下,已届百年,践土食毛,久为黎庶。垣乃于数世之后使为宋守故臣之节,此于理不更悖乎!   △《太史史例》·一百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之象撰。之象字元超,华亭人。嘉靖中官浙江按察司知事。《明史·文苑传》附载《文徵明传》中。是编取《史记》所书,分类标列为二百八十九例,摘其文以系于各类之后,名目皆极琐屑。夫文字详略,势无定体,本不可以例言。况太史公成一家之书,往往意在文外,尤不得尽以定法拘之。而之象乃毛举细微,以为事事有例。此又以说《春秋》家之窠臼移而论史矣。   △《史乘考误》·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世贞撰。世贞有《山堂别集》,已着录。是书一曰《二史考》,凡八卷;二曰《家乘考》,凡二卷。二史者,国史、野史也,皆胪举讹传,一一考证。已载入《山堂别集》中,此其单行之本也。   △《洗心居雅言集》·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范贾撰。贾字养吾,会稽人。嘉靖庚戌进士,官至知府。是编凡史论二百四十一条,陶望龄为之序,书之上方及行旁皆有评语。序前标曰《新镌史纲论题雅言》,旁注评林,目录前标曰《新刻陶会元举业史纲论题》。皆坊本之陋式。其为真出贾手与否,尚在疑似之间矣。   △《古史要评》·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崇节撰。崇节字介甫,弋阳人。嘉靖甲子举人,官武冈县知县。是编所载,起周灵王迄南宋,每事先标题目,后载史文,而断以己意,盖坊刻《鉴纂》、《鉴略》之类。而挂一漏万,茫无始末,并不足以裨初学。于元朝不载事实,但附许衡、吴澄二人,题曰元朝人物,尤为偏谬。   △《史取》·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贺祥撰。祥字长白,长沙人。是编凡分六类,曰《世诠》,曰《世评》,曰《经世》,曰《性行》,曰《成务》,曰《杂纪》,六类之中分子目四十有八。盖史评之流,而其体则说部类也
。观其驳《孟子》益避禹子之言为无稽,称《吕氏春秋》一书与《孟子》相表里,斥严光为光武之罪人,赞丁谓为荣辱两忘之异人,皆所谓小言破道者。书中数称李贽,岂非气类相近欤?   △《读史漫录》·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于慎行撰。慎行字可远,更字无垢,东阿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礼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评论历代史事,起伏羲氏至辽、金、元,所论无甚乖舛,亦无所阐发。目录后有门人郭应宠题识,称是书本先梓于闽,未经雠校。后其子君图与《笔{鹿主}》同锓以行,应宠又于慎行遗稿中搜得读史五十通补入云。   △《史韵》·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赵南星撰。南星有《学庸正说》,已着录。是编摘录史事,俪以四言韵语。凡西汉、东汉、三国、两晋、南北朝、唐、五代、宋、元各为一首,词简而该。盖其谪戍代州以后,借以遣日之笔。后人重其忠义,因录而传之。顺治丁亥,高邑李士邵刊于杭州,版旋散佚,乙未又刊于淮海道署。   △《馀言》·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徐三重撰。三重字伯同,华亭人。万历丁丑进士,官刑部主事。是编乃其语录之一种,皆衡论古人得失,与发挥理气性命者有异,故以《馀言》为名。所评上起唐尧,下迄宋
末,大抵儒者之常谈。然尚无讲学家不情之苛议。   △《涉世雄谈》·八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朱正色撰。正色字应明,南和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宁夏。是书乃其备兵甘肃时所着。取诸史记传所载事迹之有关兵法,及才智明决足启发人意者,分门摘录,而各附评语于条末。每类中又各分奇品、正品,词气纤谲,学陈亮而不成者也。   △《读史漫笔》·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陈懿典撰。懿典有《读左漫笔》,已着录。此编摘《史记》本纪、世家、列传事迹,随意论列数语,皆陈因肤廓之言。   △《兰曹读史日记》·四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熊尚文撰。尚文字益中,丰城人。万历乙未进士,官至工部右侍郎。是编杂采史传旧文,上起唐尧,下迄元代,随事论断。全类时文评语,颇乖着书之体。   △《史谈补》·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杨一奇撰。陈简增补。二人均不详始末。所可考者,简书成于万历中,一奇书又当在前耳。一奇书五卷,本名《史谈》,于诸史中摘录事迹,加以论断,皆常谈,无所阐明。简又补入百馀条,杂于一奇旧编之内,仍为五卷,改题曰《史谈补》。其肤浅更出一奇下矣。   △《尚友斋论古》·(无卷数,浙
江巡抚采进本)   明涂一榛撰。一榛字廷荐,漳州镇海卫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通政司通政使。其书取春秋时范蠡迄宋文天祥六十八人,各录本传而自为评语缀于其末。去取绝无义例,议论亦多陈因。其于吕诲弹王安石事,谓台谏不可随众占风,则为当时朝局而发也。   △《人物论》·三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郑贤撰。贤字元直,莆阳人。官震泽县教谕。是书成于万历戊申,掇诸史论赞及唐宋以来各家文集,取其论古之文,裒为一编,而以时代编叙之,贤亦附评于篇末。率兼论其文,不专论其事。其体例盖在史评、总集之间也。所采元以前人之说,仅一百二十七家,所采明人之说至二百四十七家,则冗杂可知矣。   △《读史商语》·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志坚撰。志坚字弱生,更字淑士,亦字闻修,昆山人。万历庚戌进士,官至湖广提学佥事。《明史·文苑传》载其为南京兵部郎中时,要同舍郎为读史社,撰《读史商语》,即是编也。以十七史之文与《资治通鉴》参核,随事论断,较他家史论抱残守匮者颇殊。如论茅焦称假父二弟,谬于理而悖于事。论刘向为汉宗室,谏外家封事不当以任用宗室为言,招争权之嫌。论后汉党锢中岑至、刘表、胡母班皆谬负虚名。论《通鉴》帝魏,
故汉献帝用魏谥;《纲目》帝蜀,则宜用蜀谥曰孝愍。论刘琬挞妻小过,至于弃市,诸葛亮不能辞责。论山简嗜酒酿乱,不应以习池为美谈。论汉昭烈帝非弃荆州,苏轼之言失考。皆为有理。其谓秦始皇在赵之时,生仅两岁,无由与燕太子丹相善。谓汉史所纪征讨斩获,动以万计,皆非实数,以汉故事破贼文书以一报十为证。谓《魏书·尔朱荣传》韩彭乃韦彭之讹,以《金石录》为证。谓《南史·何敬容传》,《北史·后妃传》、《崔暹传》与齐《文宣帝本纪》矛盾。谓胡寅《读史管见》误读《通鉴》宇文孝伯事。谓房无请亲王领军事,司空图诗注不足凭。亦皆有考据。惟好为高论,动辄春驳。如谓桑弘羊有补于国计;谓曹操所行实文王之事;谓诸葛亮不善用兵,陈寿所评为确;谓谢灵运为晋之忠臣,可比陶潜;谓李林甫在,安禄山必不敢叛;谓王叔文为忠臣,有功无罪。皆纰缪之甚。又颇不论是非,而论果报于佛法信之尤笃。谓袁宏《汉纪》不知佛法之精微广大。谓傅奕辟佛为浅陋,司马光取入《通鉴》,所见与奕相等。尤非论史之道矣。   △《史怀》·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锺惺撰。惺有《诗经图史合考》,已着录。是书上自《左传》、《国语》,下及《三国志》,随事摘录,断以己见。《明史·
文苑传》称,惺官南都,僦秦淮水阁读史,恒至丙夜。有所见,即笔之,名曰《史怀》,即是编也。其说虽间有创获,而偏驳者多。盖评史者精核义理之事,非掉弄聪明之事也。   △《元羽外编》·四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大龄撰。大龄,眉州人。凡《史论》四卷,首正统论,次杂论延陵季子、晏平仲等二十馀人。又《说史隽言》十八卷,分二十四类。杂采史文,断以己说。又《晋十六国指掌》六卷,《唐藩镇指掌》六卷,皆抄撮《晋书载记》、《唐书藩镇传》而成。《随笔》八卷,《支离漫语》四卷,评骘史事,大都穿凿附会,无所发明。其论正统,欲以汉配夏,以唐配商,以明配周,而?   △斫胨巍⒃任㈢选?   △《诗史》·十五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旧本题明顾正谊撰。正谊,松江人。万历中官中书舍人。考钱希言《戏瑕》曰:“昔尝于太原斋头见间刻顾氏《诗史》,阅之乃中翰正谊名也。余与王先生相顾惊叹,王先生曰:‘此岂虎头公所能办哉!’后余过间,乃知华亭有词人唐汝询仲言者,目双瞽,着成是书,顾氏以三十金诡得之。嗟乎!唐生之文诚贱,何至此甚也。千古不白之冤,俟异世子者起,故当有定论耳”云云。据此,则是书为唐汝询作,正
谊乃买其稿而刻之耳。然是书以列朝纪传编为韵语,各为之注,以便记诵,不过《蒙求》之类,不知正谊何取而窃据之也。   △《测史剩语》·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冯士元撰。士元字廷对,新昌人。万历中由贡生授靖安县训导,迁河南府教授。是书杂取春秋至唐代史事,为之论断。以人标题者二十四篇,以事标题者三篇。闻得苏轼之一体,附以拟书三篇,连珠、杂说各十篇,则小品伎俩矣。   △《史拾载补》·(无卷数,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吴宏基撰。宏基字柏持,仁和人。是编取《史记》八书及《儒林》、《循吏》、《游侠》、《酷吏》、《滑稽》、《日者》、《龟策》、《货殖》、《匈奴》、《西南夷》、《大宛》列传十一篇,加以圈点,并略附笺注评语于篇后。前有自序,似乎先着一书名《史拾》,而此补之者。又冠以苏辙《古史跋》,似乎补所未收者。其体例殊不可解。又有郎璧金序,称其旅摭稗收,凡天经、地志、昆Й、草卉之事,汇纂成书,缀之简裔。更与本书不相应,亦莫能详也。   △《史砭》·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程至善撰。至善字于止,休宁人。是书所论,上起三皇,下迄于宋。然论两汉者十之八,馀皆寥寥数则,大抵迂阔之谈。其偶出新意,
则往往乖剌。如谓岳飞得金牌之召,当还戈南指,诛秦桧以清君侧。是岂可行之事乎!   △《评史心见》·十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郭大有撰。大有字用亨,江宁人。是书取古人事迹标题,每事为论。其凡例云,凡可以为策论者,择取以利于举业,则其书不必更问矣。   △《古质疑》·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郑赓唐撰。赓唐有《读易》,已着录。是编评论史事凡三十八条,自宓牺至周平王止。窥其微意,似欲为《春秋》前编也。中如论女娲补天,乃张湛《列子注》之绪言。论黄帝铸鼎,乃宋人伪《子华子》之旧说。以至姜原履武,玄鸟生商,亦多先儒所已论,无庸剿袭陈言。至太甲条称《竹书》为伪,高宗、幽王二条,又引《竹书》为证。数页之中,自相矛盾。王季一条,前后文义不相属。其殆传写讹脱欤?   △《读书镜》·十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明陈继儒撰。继儒有《邵康节外纪》,已着录。是书乃所作史论。或一人递举数事,或一事历举数人,而以己意折衷其间。欲使学者得以古证今,通达世事,故以镜为名。所言亦不甚精切,特持论尚颇平正,视所着他书犹为彼善于此。至所称人主宫闱中事,臣子不可妄有攀援,亦不可过为排击,而少年喜事,形之章奏,刻
之书帙,至遍于辇毂市肆之间。此在布衣交友尚不能堪,而况天子乎?此言盖为万历间争国本者而发,于明季台省之弊,可云切中。不以继儒而废其言也。   △《青油史漫》·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茅元仪撰。元仪有《嘉靖大政类编》,已着录。是书杂论史事,多为明季而发。如称汉高祖令吏敬高爵,则为当时轻武而言。诋魏徵抑法以沽直,太宗矫情以听谏,则为当时科道横议而言。论西汉亡于元帝,东汉亡于章帝,则为神宗而言。亦胡寅《读史管见》借事抒议之类。而矫枉过正,故其词多失之偏僻。   △《史疑》·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宋存标撰。存标字子建,华亭人。崇祯间贡生,候补翰林院孔目。是编取《三传》、《国策》、《史记》、《汉书》及诸杂史,摘其事迹而论列之。如以项羽为智士仁人,以汉高帝为木偶之类,殊嫌乖谬。措语尤多轻佻。卷首题陈继儒选定,则习气所染,由来者渐矣。   △《历代史论二编》·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张溥撰。溥有《诗经注疏大全合纂》,已着录。是书总论史事,起三家分晋,至周世宗征淮南。议论凡近,而笔力尤弱,殊为不称其名。题曰“二编”,盖尚有前编,今未之见。   △《读史书后》·一卷(江西巡抚采
进本)   明胡梦泰撰。梦泰字友蠡,铅山人。崇祯丁丑进士,官鄞县知县。是编前有顺治辛丑张逵序,称其“大节耿然,不愧首阳。卒与其配李媛称双节,而湮没不传”云云,则亦明末死义之士。逵不详其始末,不可考矣。是书皆读《史记》而跋其后,文体晦涩,几不可读,殆亦刘凤之流。又有文德翼序,语意亦相类。盖明季伪体横行,士大夫以是相高。而不知故为诘曲,适为后人笑也。   △《拙存堂史括》·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冒起宗撰。起宗有《拙存堂经质》,已着录。是书成于崇祯壬午。乃其自襄阳罢归之时读史偶记,多随意闲评,不必尽关褒贬。间有考证,亦未甚精核,盖姑以资谈柄,消永日耳,不足以言史学也。   △《孟叔子史发》·(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孟称舜撰。称舜字子塞,会稽人。崇祯间诸生。是书凡为史论四十篇,其文皆曲折明鬯,有苏洵、苏轼遗意,非明人以时文之笔论史者。惟其以屡举不第,发愤着书,不免失之偏驳。如《项羽论》,谓其败兵由乎天亡,非战之罪。《商鞅论》,谓秦用商鞅之法,六世以至于帝;始皇不用商鞅之法,二世以至于亡。《乐毅论》,谓其非仁非智,虽毅不走赵,骑劫不代将,亦终必败。皆失之过激。《李陵论》,谓陵必
报汉,汉待之寡恩,则害义尤甚。崇祯末降贼诸臣,无不以陵藉口者,岂非此类僻论有以倡之乎?至于王通、韩愈、王安石、张浚诸论,则能破门户之见;晁错、赵苞、魏徵、史浩诸论,亦能持事理之平。盖瑕瑜互见之书也。前有崇祯辛未自序,述不得志而立言之意,称李卫公罢相归,着论数十首,名曰《穷愁志》。苏文忠公谪居儋耳,亦着论数十首。今所传平王、范增诸篇是也云云。案,李德裕《穷愁志》作于崖州,无罢相归之事。苏轼诸论,虽集中不着年月,亦无作于海外之明文。所引皆为舛误,知其聪明用事,考证多疏矣。   △《狂狷裁中》·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时伟撰。时伟有《春秋编年举要》,已着录。是编上起战国,下迄金、元,取忠臣孝子志士仁人之事而论说之。其自序曰:“凭虚不如履实,异撰不如庸行。”又云:“考览千古,未闻志士仁人忠臣孝子之外,别有所谓进取不为者。私为尚论,取实代虚。凡忠孝志仁,正骨奇气,虽不袭狂名,不矜狷迹,而强名为狂狷焉。即于孔、孟之旨茫无取裁,而律以成章进取,则庶乎不悖尔矣。”此其撰述之大意也。然其中所载如豫让、聂政诸人,犹谓节取其义烈。而魏延、马谡、华歆、郗虑亦并收入,未免芜杂不伦矣。   △《廿一史独断
》·二十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自勋撰。自勋有《纲目续麟》,已着录。是书于二十一史,各纠其失,每一史为一卷。其中纠体例之失者十之三四,纠议论之失者十之六七。而所谓体例之失者,不过某人之传不当在某人前,某人之传不当在某人后,及某人当与某人合传,某人不当与某人合传而已。大抵取其篇目论赞,互相比勘,而断以己意。非能旁引曲证,一一究其异同,核其虚实也。其凡例谓先儒已驳者不复置喙,性耻蹈袭,绝无剿说。然如开卷论《史记·项羽本纪》、《陈涉世家》,即皆刘知几《史通》之说。是亦未及博徵之一验矣。   △《宋史笔断》·十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正谊斋编集,不着撰人名氏。所论始于太祖建隆元年,至卫王溺海之事。论皆近迂阔。   △《尚论编》·六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但自称曰须子。中有近日熊经略语,则明末人所辑也。其书皆摘前人论史之语。起于尧、舜,迄文天祥。明人议论,采摘尤多。大抵拉杂无绪,每篇皆有跋语,亦佻纤无可取。序凡三首,一称梦博道人,一称狎鸥翁,一称六宜亭长,亦不知为何许人也。   △《卖菜言》·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旧本题曰匪斋撰,不知何许人。书
中取明一代人物,各加详断。自宋濂以下凡六十馀人。以及律吕推步之说,亦并为考辨。盖亦史论之类。书中称庄烈帝为思皇帝,疑福王时人也。   △《纲鉴附评》·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国朝刘善撰。善号黾斋,吉水人。考《江西通志》有刘善,临川人。洪武丁卯举人。是书所论,自夏帝启迄晋代为上卷,自南北朝迄明太祖即位为下卷,时代亦与相应。又似乎即明初之刘善,疑不能明也。所评多剿袭旧文,大抵不出胡寅、尹起莘之说。其自立新意者,往往纵谈害理。如谓汉高当立赵王如意为太子,诸臣争之为非。又谓即立惠帝,亦当如钩弋夫人,先杀其母。可谓不揆于理,不近于情。他如因王子尚公主,令行妇礼一事,忽牵及昔事建成,今事太宗,犹妇之再醮于人,而忘所醮之即戕夫者。尤节外生枝,非其本事矣。   △《汉史亿》·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廷铨撰。廷铨有《颜山杂记》,已着录。是编取司马、班、范三史所载事实,随笔论断,共二百馀条。中多与于慎行《读史漫录》议论相同者。自序谓与之暗合,故不复删。其论留侯子辟疆始谋分王诸吕,谓辟疆深沉多智,无忝厥父,有安刘氏之功。夫诸吕分王,刘氏危于累卵。特以禄、产庸才,遽释兵柄,诸大臣得而
诛之。辟疆以一孺子首倡乱谋,几覆邦国。乃以能安刘氏称之,不亦亻真乎!   △《论世八编》·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华庆远撰。庆远,无锡人。是书辑前人论古之说,各区以时代。卷首有自序四篇,初序于崇祯庚辰,再序于甲申,三序于己丑,四序于己酉。己丑为顺治六年,己酉为康熙八年。其庚辰原序谓,略似竟陵锺氏《史怀》,或正史,或野史,或集,或说,不专一史。久之盈册,题曰《寒窗叹》。后改名为《论世八编》。自一卷至四卷为初编,论自古迄三代。五卷为二编,则专论孔子。六卷为三编,专论西汉。七、八两卷为四编。论东汉后汉。九卷为五编,论晋至隋。十卷为六编,论唐。十一卷为七编,论北宋。十二卷为八编,论南宋至明初。大抵缀缉陈言,间有附评,亦寥寥偶见。   △《历代甲子考》·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黄宗羲撰。宗羲有《易学象数论》,已着录。鲁隐公以上甲子,《汉志》与《史记》不同。黄道周主《史记》,宗羲以其与《尚书》不合,尝与朱朝瑛反覆辨论。谓当从班氏以武王克商为己卯岁,历引《尚书》及《竹书记年》以证之。此篇即答朝瑛之书,已载于《南雷文定》中。曹溶收入《学海类编》,改题此名,实非其旧也。   △《鉴语
经世编》·二十七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魏裔介撰。裔介有《孝经注义》,已着录。是编以《通鉴》卷帙浩繁,学者难以卒读,于是摘录司马光《资治通鉴》及王宗沐《宋元资治通鉴》凡有关经世者,加以案语。其议论尚皆平正,然亦不能无因谬袭误之弊。如信宋太宗烛影斧声之事,而曰烛影摇红,心田变黑。殊为失考。又谓明《永乐四书五经大全》为不刊之典,亦未免儒生章句之见也。   △《读史吟评》·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黄鹏扬撰。鹏扬字远公,晋江人。顺治丁酉举人,尝官知县。是编杂咏史事,每诗之后附以论断,略如元宋无《呓集》例。而词旨拙鄙,则又出无下。玩其意旨,似借讽明季之事,不为品第古人也。   △《史评辨正》·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鹏扬撰。是书取历代史评,断其是非。每条皆先列前人之说,次申己见。卷首自序所论评史三病、四宜等说,颇为切中。然如伊尹两截人之类,仍哓哓于一字一句之间,争无关之得失。则亦未改迂儒论古之习矣。   △《读史{亦目}疑》·十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彦士撰。彦士字龙弼,定陶人。顺治初岁贡生,官黄县训导。其书评论史事,自上古至元,凡四百馀条,多作韵语。大约欲
仿史家赞体,而体例冗杂,议论迂拘,不出乡塾儒生之见。   △《史折》·三卷、《续》·一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贺裳撰。裳字黄公,丹阳人。康熙初诸生,是书取明人评史诸书义有未当者,折衷其是。凡《史怀》、《狂夫之言》、《史说》、《赘言》、《涌幢小品》、《谈史》、《藏书》、《史裁》、《史馀》、《读史漫录》、《札记外篇》等共十一家,谓之“后语”。又各系小序于前,凡三卷。古今论史,言人人殊,所谓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也。裳所驳正,颇属持平。然其中可一两言决者,必连篇累牍,觉浮文妨要。至于陈继儒之浅陋,李贽之狂谬,复为之反复辨论,更徒增词费矣。卷后附《史折续编》,乃裳所自为史论。盖折衷唐、宋诸儒之说。已刊入本集内,此又以类附于史论者也。   △《景堂史测》·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施鸿撰。鸿字则威,邵武人。康熙中由岁贡生官至奉天府经历。是编取《通鉴》中自晋至隋事迹,各为评论,共一百七十七则。其专取晋、宋以下六代者,自序云:“岁在甲辰,署篆罗源,未携书籍。借得温公《通鉴》自晋至隋数十册。日夜读之,因而有所论议。”则亦偶然札记也。   △《垂世芳型》·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
朝金维宁撰。维宁字德藩,华亭人。康熙丙午举人。初,维宁取历代事迹,人立一传,各系以论,名《连珠汇校》。盖通史流也。郑重欲为之刻,不果。后删掇其论三分之一,以成此书。所论上起孔子,下迄明季,共七百八十五人。而明一代居一百四十八,其父章原亦与焉。   △《资治通鉴述》·(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陈诜撰。诜有《易经述》,已着录。是编凡论三十二篇。始于范蠡,终于陆贽、裴度,末附《史官论》一篇。所论战国时事居十之七,秦汉以后间及一二事,未编卷帙,其次第亦参差不一。盖刊刻未竟之本,全书当不止此也。   △《通鉴大感应录》·二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秦镜撰。镜字非台,翼城人。此集前有镜自序,谓《资治通鉴》乃古今来一大《感应篇》。录其彰明较着者,俾览之者有所观感云云。大抵如《迪吉录》、《劝善图说》等书,取以醒世,非史学也。如论皋陶谓之士而兼师,全柄生杀之权,故子孙不王。则尤附会之论矣。唐、虞至治,尧、舜至明,皋陶之刑果干天罚,能见用于二帝之世乎?   △《读史辨惑》·(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王建衡撰。建衡号月萝,威县人。岁贡生,候选教谕。是书成于康熙四十一年。虽以读史为名,
而考其所引,实皆坊刻《凤洲纲鉴》也。   △《史论初集》·(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直撰。直字少文,江苏人。是集为驳正胡寅《读史管见》而作,其中颇有持平之论。如《牛晋论》等篇,虽寅复生,不能辨。然而词气太激,动乖雅道。每诋寅为腐儒,为蒙蒙未视之狗。为双目如瞽,满腹皆痰。为但可去注《三字经》、《百家姓》,不应作史论。为痴绝、呆绝、稚气、腐臭。虽寅书刻酷锻炼,使汉、唐以下无完人,实有以激万世不平之气。究之读古人书,但当平心而论是非,不必若是之毒詈也。   △《诗史》·十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国朝葛震撰。震字星岩,句容人。是书于历代帝王各以四言韵语括其始末。起自盘古,终于有明。据康熙癸未锺国玺序,其书尚有全注,此特先刊其正文。然读史之学,在于周知兴废始末。此书如为童犀设,则事无注释,断乎不解为何语,诵之何益!如曰成人读之,可不须注。世乌有已成人尚诵此种书者乎?所谓进退无据也。   △《四言史徵》·十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葛震撰。即葛氏《诗史》,曹荃为之注释,改题此名也。据荃自序,题康熙庚辰,尚在癸未前四年。殆锺国玺刻《诗史》时,尚未见此本欤?   △《班范肪截》
·四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张笃庆撰。笃庆字历友,号厚斋,又号昆仑外史,淄川人。康熙丙寅拔贡。王士祯《渔洋诗话》称其淹博华赡,千言可以立就。是书即两汉史事稍加论断,大抵皆属常谈。亦有仅节录数语,不置一词者。其中旁掇应勋《风俗通》、蔡邕《独断》、刘珍《东观汉记》之类,则颜师古、李贤、刘昭注中所引也。似史评而非史评,似说部而非说部。殆随笔偶记之书,故漫无体例欤?   △《五代史肪截》·四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国朝张笃庆撰。是书摘取欧史之文,间附己意为论断。与《班范肪截》体例略同,而持论尤多无谓。如论朱全忠、张全义赐名事,则曰可谓忠不忠而义不义矣,此亦何须复道。又论昭宗椒兰殿何后积善宫事,曰椒兰不以延嗣,积善不以流庆。置其本事而旁论宫殿之名,不几时文之掉弄笔墨乎?至论冯道《兔园册》事,曰此册流传,至今遂广,不特翰苑诸公奉为秘书,而帖括家亦以为金科玉律矣。案,《兔园册》三卷,《通考》着录,注曰虞世南撰。今其书久佚,笃庆乃云流传遂广。亦徒为高论,实不知其为何书也。   △《增定史韵》·四卷、附《读史小论》·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仲宏道撰。宏道字开一,嘉兴人。是书成于康熙辛
未。以赵南星《史韵》前载年号,浮文妨要,注又寥寥不详,所以不行于世。乃删其繁冗,补其阙略,以成是编。复上续以羲、轩至秦,下续以明代之事。其他晋之十六国,五代之十一国,以及辽、金、西夏亦各为韵语以补之。每纪之末,宏道各为总论。明纪评语则采谷应泰《纪事本末》之文。123   △《十七史论》·九卷、《年表》·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敦仁撰。敦仁字调元,武进人。是书论断史事,始于汉,终于五代,大抵陈言。每代各列世系于前,僭伪之国皆然。末为年表一卷,以帝王与僭伪并列,而所纪始汉终元,与十七史数不相符。未喻其故也。   △《芝坛史案》·五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鹏翼撰。鹏翼字警,连城人。其书取史籍旧事,仿谳狱之法。每一条为一案,而以己意断之,论多迂阔。   △《史学正藏》·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宋士宗撰。士宗字司秩,星子人。雍正丙午举人。其书自三皇,下讫昭烈,各有辨论。凡二百三十八条。自序云:“不获竣事,姑取其就绪者亟为录出。”盖未竟之本也。   △《读史评论》·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费宏灏灏撰。宏灏号愚轩,湖州人。是书前有雍正戊申自序,前四卷曰史评,后二卷
曰史论,评则分条札记,论则因人因事,各自成篇。评多琐屑。论多臆断,如《王戎石崇论》,谓戎之得预竹林,以多财之故。嵇、阮等利其所有,引而入之,冀分馀润。崇既富人,必不识丁。其《金谷园集序》,殆有寒士为之捉刀。虽有激之谈,亦亻真之甚矣。   △《十七朝史论一得》·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郭伦撰。伦有《晋记》,已着录。是编为论八篇。一曰秦、汉,二曰晋、宋、齐、梁、陈,三曰隋,四曰唐,五曰梁、唐、晋、汉、周,六曰宋,七曰元,八曰明。凡十七朝,故以为名,每朝各论其得失,大致不悖于理。   △《石溪史话》·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风起撰。凤起字兰村,睢宁人。是编起自三皇五帝,至明福王止,所论凡百馀条。或一事而以数事证之,或一代而以历代参之。立说颇见详辨,而前后时有矛盾。又如以王佐才许荀,而诋王导为虚声;美武后之保护贤臣,而咎岳飞之不知进退。其是非臧否,亦不能无所谬也。   △《唐鉴偶评》·四卷(编修周厚辕家藏本)   国朝周池撰。池字商濂,湖口人。是书因读《通鉴纲目》而评其得失,多驳正《发明》、《书法》及胡寅《读史管见》之说,颇中其失。然以《唐鉴》为名,而卷一起高宗上元元年,卷
三终武宗会昌四年,于唐代首尾不能完具。疑为未成之稿,其子孙录之成帙也。卷四为论二首,辨四首,说一首,则以各自为篇,与批缀简端者体例不同,故别为一卷云。   ──右“史评类”一百部、八百七十卷内八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