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八十 史部三十六 职官类存目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历代铨政要略》·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宋杨亿撰。亿字大年,浦城人。雍熙初,年十一。召试诗赋,授秘书省正字。淳化中,命试翰林,赐进士第,天禧中,官至工部侍郎、翰林学士,兼史馆修撰。卒谥曰文。事迹具《宋史》本传。此书《宋史·艺文志》不着录,亿本传亦不载,惟曹溶《学海类编》收之。细核其文,乃《册府元龟·铨政》一门总序也,已为割裂作伪。又亿虽预修《册府元龟》,而据晁氏《读书志》,总其事者尚有王钦若,同修者更有钱惟演等十五人,作序者亦有李维等五人。亿于诸序,不过奉敕点窜,何所见而此序出亿手?此真随意支配者矣。
  △《太常沿革》·二卷(永乐大典本)
  元任┉撰。┉始末未详,此书乃其为太常博士时所修。前有危素序,素时亦为太常博士故也。上卷志沿革,下卷皆职官题名。始自中统,迄于至正,所载当时奏牍文移,皆从国语译出,未经修润。又案元《太常集礼》一书,中载官属职掌,曰都监、曰祭祠局、曰銮仪局、曰法物库、曰神厨局,皆有事于太庙之官。而以署令一人、丞一人统之。此上下两卷中俱未载及,转以典书附于卷末,义例殊不可解。危素序云:“寺升院,院有正从二品之异。其增损官吏,禄秩弗同,具载此书。”然大要已具于《元史》矣。
  △《南台备要》·二卷(永乐大典本)
  元刘孟保等撰。前有江南行御史台都事索元岱序,称至元十四年立行台于维扬,以式三省,以统诸道,即今江南诸道行台御史之在集庆者也。中台尝并其官属除拜合为一书,刊布中外,所谓《宪台通纪》是已。至正癸未,藁城董公守简,授湖广行省中丞,欲别为载籍,以便观览。乃命掾属刘孟保等,历披案牍,稽核故实,裒集成编。则此书乃补《宪台通纪》之遗者也。考《宪台通纪》久已散佚,《永乐大典》亦仅存其卷首。故不着于录,而惟存此书之目焉。
  △《官职会通》·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魏校撰。校有《周礼沿革传》,已着录。此书又敷衍其说,以明之六部配周之六官。其所属官,因以附焉。仅有《天官》、《地官》、《春官》、《夏官》四篇,盖亦未成之稿。每述一官,必曰“今欲正某官之职”云云。然言之则成理,行之则必窒。自汉以来,未有以《周礼》致太平者也。
  △《南ń志》·二十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黄佐撰。佐有《泰泉乡礼》,已着录。南都太学,建于明太祖吴元年。景泰中,祭酒吴节尝撰志一十八卷。嘉靖初,祭酒崔铣重纂未就。佐得其遗牍,因复加修订,以吴志为本,而增损成之。凡《事纪》四,《职官表》二,《杂考》十二,《列传》六。书法一准史例,颇为详备。惟《音乐考》一门,多泛论古乐。皆佐一己之见,于太学制度无涉,殊失限断。其第十八卷《经籍考》,当时以委助教梅成之。学问淹贯,故叙述亦具有本末。书成于嘉靖二十二年,而中有万历中事,盖后人随时续添者也。
  △《虔台志》·十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萧根等撰。根爵里未详。弘治甲寅,汀漳盗起,楚、粤之不逞者和之,于是设巡抚都御史治赣州,以控制诸省。至甲子罢置。正德庚午,盗攻武平县,乃复建焉。嘉靖壬寅,巡抚虞守愚命根等编纂虔台始末为此书。序次草创,略备故事而已。赣州在陈以前曰南康,至隋改为虔州。宋绍兴二十二年,校书董德元上言:“虔州号虎头城,非佳名。”廷议以虔有虔刘之意,因改名赣州。后人词翰,兼用古名。然施于诗赋则可,此记明代职官,而用南宋以前之地名,殊于体例未安。且名虔州时无御史台,于文义亦为杜撰。明人着述,往往如斯,纠之不可胜纠也。
  △《吕梁洪志》·一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明冯世雍撰。世雍,江夏人。嘉靖癸未进士,官工部主事。明时运道,自徐州溯吕梁洪入济,设洪夫以牵纟免。岁命工部属官一员董其事,谓之吕梁分司。世雍尝领其职,因述前后建置始末,及官署、祠庙、历任姓氏,以成斯志。凡八篇,篇首各有序,末复系以赞语。
  △《郧台志略》·九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徐桂撰。桂,潜山人。嘉靖乙未进士,官郧阳府知府。先是,成化初,原杰抚定荆、襄流民,置郧阳府,设提督抚治一员镇之。嘉靖二十五年,慈叶照以右副都御史领其任,桂等辑比事略为此书。前二卷载建置、舆地、公廨、官职。后七卷为札奏、政赋、兵防、着述。此本有嘉靖以后事,则金台于湛等继为抚治,又附益之也。
  △《虔台续志》·五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陈灿撰。灿里贯未详,官赣州府教谕。此书乃嘉靖中巡抚南赣等处右副都御史谈恺属灿等所辑。纪弘治以后设官沿革,及分地统辖之制,以续萧根之书。首一卷为《舆图考》,后四卷则编年纪事。据其凡例,称于《虔台志》悉仍其旧,凡所损益,别为一编。盖视旧志又稍变其例矣。
  △《南京太常寺志》·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汪宗元撰。宗元号春谷,崇阳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总理河道右副都御史。是书乃宗元为南京太常寺卿时所辑,分《谟训》、《规制》、《职官》、《礼书》、《乐书》、《旧制》、《荐献》、《祭告》、《祭器》、《禄食》、《夫役》、《列传》为十二门。所记各祀祝文陈设,及乐章乐器,皆较《明会典》、《集礼》诸书为备。至于荐献品物,应祀宫观,及署中藏经字号、存贮什器,皆条列不遗焉。
  △《南京太仆寺志》·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雷礼撰。礼有《明六朝索隐》,已着录。是书乃其官南京太仆寺少卿时所作。据其凡例,称首载洪武以后历朝谕旨,次以《事例》、《官司》、《辖属》、《规制》、《官田》、《种马》、《草场》、《册籍》、《俸徭》九志,而《列传》、《遗文》终焉。兹本只十一卷,《草场》以下全佚,非完书矣。
  △《太仆寺志》·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存仁撰。存仁字伯刚,太仓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太仆寺卿。是书分《官职题名》、《马政》、《事例》、《蠲贷》、《苑马》、《祠祀》、《官署》、《库藏》、《点调》、《军马图》、《文录》十一门。然脱略太多。如《马政》一门,上沿历代,而汉以后各史所载如梁之南牧、左右牧,北齐之乘黄左右龙各署,皆阙而不叙。《文录》一门,载汉之《天马歌》,唐杜甫之《骢马行》,是类何预太仆事?诗集充栋,又乌可胜收乎?
  △《浙省分署纪事本末》·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茅坤撰。坤有《徐海本末》,已着录。是书之作,盖以湖州乌戍一镇,界连六县,跨带两省,奸盗易于窟穴。郡人致仕副使施儒,以嘉靖十七年疏于朝,请设县不果,议置通判。后因通判权轻,不足以弹制诸属,旋亦汰除。万历元年始设同知以统之。因作是书以纪其始末。
  △《留台杂记》·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符验撰。验有《革除遗事》,已着录。是编乃其为巡按南直隶御史时所作,专记南京御史台故事。因以上溯列朝设官命职之由,分为十类,曰《天文》,曰《院址》,曰《院台》,曰《官制》,曰《职守》,曰《俸秩》,曰《廨宇》,曰《职官表》,曰《宸翰》,曰《碑记》。验自为序,述其凡例。然舆地之书动陈星野,已属影响之谈;一官一署而首志天文,其亦迂而鲜要矣。
  △《南京吏部志》·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汪宗伊撰。宗伊字子衡,崇阳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是编乃其为文选郎中时所作。首《圣训》,次《建官》,次《公署》,次《职掌》,次《列官表传》,次《艺文》。前有宗伊所作《志引》,谓白之尚书吴岳,创为部志。又谘之曾官吏部者侍郎李棠,大理卿杜拯,太仆卿殷迈,鸿胪卿孙钅龙,应天府丞邱有岩,郎中顾阙、邹国儒、袁尊尼、傅良谏,主事蔡悉、聂廷璧,网罗散失,以成此编,颇为详悉。黄氏《千顷堂书目》载“宗伊尚有《留铨志馀》二卷”,盖即补志中所遗者。今其书未见云。
  △《吏部职掌》·(无卷数,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黄养蒙撰。方九功、王篆续修。养蒙,南安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户部右侍郎。九功,南阳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右侍郎。篆有《江防考》,已着录。是编于明嘉、隆以前吏部制度沿革,载之最悉。盖排纂案牍而为之,犹今之六部则例也。
  △《念初堂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首题《念初堂集》,其书则志太学之略也。案,邓元锡《函史》下编,载“嘉靖间王祭酒材官司业时,考稽典训,作《太学志》六编。编为之序,序各有志,并抄撮其略”云云。盖即是书也。书列《典制》、《谟训》、《礼乐》、《政事》、《论议》、《人材》六门,门各分上下二卷。材,江西新城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掌国子监祭酒事。元锡竟称为祭酒,非也。
  △《公侯簿》·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嘉靖九年公牍一篇,又有嘉靖二十六年公牍一篇。盖吏部验封司所存册籍,相续编纂者也。郑汝璧《明功臣封爵考》,称旧有底簿,殆即指是书矣。
  △《词林典故》·一卷、附《翰苑须知》·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位撰。位有《问奇集》,已着录。此乃其官翰林学士时所辑词馆通行典例。自经筵日讲以迄舆从服色,凡分三十二门。《翰苑须知》则庶常馆规及俸禄钱粮数目。当时刊版置院中,入馆者人给一册。然率据案牍原文,不加润饰,往往鄙俚可笑,不足以继《翰林志》、《翰苑群书》后也。乾隆十有二年,我皇上嘉惠词垣,徵求文献,特命辑《词林典故》一书,本末源流,粲然具备。木天佳话,荣冠古今。是编残阙之馀,盖不足以为典据,今姑附存其目焉。
  △《明功臣封爵考》·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汝璧撰。汝璧有《明帝后纪略》,已着录。是编成于万历丙子,乃其为吏部验封郎中时所辑。纪明代诸臣封爵,凡分类二十。曰《开国》,曰《靖难》,曰《征西》,曰《征交趾》,曰《征南》,曰《征北》,曰《征蛮》,曰《征番》,曰《御寇》,曰《捕反》,曰《备倭》,曰《战胜》,曰《战殁》,曰《归附》,曰《推戴》,曰《海运》,曰《营建》,曰《迎立》,曰《夺门》,曰《外戚》。其以恩泽、恩幸、方术及追赠封者,并附录之。分世封、除封为二类,而采券文宗图及郑晓吾《学编本传》附入,间以所见闻补其阙略。起于洪武,迄于隆庆。据其自序,盖以验封司旧有功臣底簿,病其弗全,因续为补缀成此帙云。
  △《馆阁漫录》·(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据焦《国史经籍志》,载是书十卷,题张元忭撰。二人相去不远,必有据也。元忭有《绍兴府志》,已着录。是书所录皆明成祖至武宗时翰林除授迁改之事,编年纪载,亦间有论断。首题“洪武三十五年”者,成祖革除建文四年年号,仍称洪武三十五年故也。
  △《掖垣人鉴》·十七卷、《附录》·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萧彦撰。彦字思学,泾县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湖广总督。是书乃万历二十年彦为兵科给事中时与同官王致祥等同辑明代六科名姓乡贯出处始末,共为一编。以天顺以前为前集,成化以后迄万历为后集。首冠以《官制沿革》,及《两朝谟训》各一卷。而以《题名碑记》诸篇附于其末。
  △《职官志》·一卷、附《后纪、妃嫔传、外戚传》·三篇(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所纪惟部院寺监诸司职掌,不及武臣及外官,盖非足本也。其叙历朝官制至穆宗而止,间有称今上云云者,盖书成于万历中。记载寥寥,不足以存掌故。末附《后纪》,称史官杨继礼撰。此书殆即继礼史局残本,偶留于世欤?继礼,华亭人,万历壬辰进士。
  △《楚台记事》·七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李天麟撰。天麟字公振,武定人。万历庚辰进士。由牧马千户所军籍中式,故自称燕人。官至监察御史巡按湖广。是书即在湖广所作。分《地里图说》为四卷,《兵粮图说》为三卷。又杂载章奏、礼仪、堂规、供应等旧例。猥杂烦琐,与书吏簿籍无异。其载赆馈贺仪、银数多寡,以官阶大小为准,可见当时苞苴陋习。而公然载之简牍,毫无顾惮,尤足徵明政之不纲也。
  △《符司纪》·六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刘日升撰。日升,庐陵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应天府尹。是编乃其官尚宝司卿时所辑,具载典玺事规,及各官牙牌,各府卫金牌、令牌之制。后有附录一卷,为秦嘉桢所续辑。嘉桢,德清人。续此书时官尚宝司丞,其始末未详。
  △《旧京词林志》·六卷(内府藏本)
  明周应宾撰。应宾有《九经考异》,已着录。应宾尝以左谕德少詹事两掌南京翰林院事,故着此书,专记南院故事。永乐以后,定都北京,事有关于南院者亦录之。分《纪事》、《纪典》、《纪官》三门。洪武初,建翰林国史院于皇城内,赐扁曰“词林”。洪武十四年,改翰林国史院为翰林院,又别建廨舍,非故地矣。独“词林”之称,自洪武以后皆沿之,故应宾取以为名焉。
  △《南京鸿胪寺志》·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桑学夔撰。学夔,濮州人。万历壬辰进士,官光禄寺少卿、摄鸿胪寺事。明初置侍仪司,洪武九年改殿廷仪礼司,三十年始改为鸿胪寺。永乐北迁,乃以故署之在留都者加“南京”二字,而仪礼亦因之有繁简隆杀。其后竟习简易,故学夔创为寺志,以复典章之旧。然昧于取裁,不谙体例。属官考语,备载于册。而卿丞诸人之传,率全录焦《献徵录》旧文,漫无删节。至以王守仁曾官此职,遂以良知讲学语书之累牍,尤支蔓之甚矣。
  △《官制备考》·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旧本题明李日华撰。日华有《梅墟先生别录》,已着录。是书因明代官制,而上溯历代之沿革,大抵取备书启之用。舛漏颇多,不足以备考证。末附文武爵秩数条,并着京外官之称呼,尤未免于陋。疑日华未必至此,殆坊贾托名也。
  △《续宋宰辅编年录》·二十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吕邦撰。邦字元韬,锦衣卫籍,顺天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通政司右参议。邦既刊行宋徐自明《宰辅编年录》,复作是编以续之。起宁宗嘉定九年,终卫王祥兴二年。其体例皆仿原书,而详略失宜,远不及自明之精核。盖此书大旨在纪拜罢岁月,以备考证。至其人行事本末,则史家自有专传,原无庸复引繁称。自明于每人略述梗概,最为得体。邦乃并朝廷之事广为摭录,正史以外,并据诸说以附益之,泛滥殊甚。又自明每人具载命官及罢免制词,足徵一朝典故。嘉定以后,虽无专书可考,而见于南宋文集者,尚有流传。邦不能辑增补,而反斥其有无不足重轻,尤为寡识。至如元顺帝为瀛国公子,不独说本荒唐,亦与宰辅编年全无关涉。乃亦累牍连篇,词繁不杀,真可谓漫无体要者矣。
  △《南京工部志》·十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朱长芳撰。长芳,上海人。南京国子监生。天启初编修神宗、光宗两朝《实录》,博采志乘,诸部寺旧无志者,咸创为之。南京工部尚书何熊祥,因使长芳辑旧牍为此编。
  △《南京都察院志》·四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施沛撰。沛始末未详。其修此书时则为南京国子监生。时董其事者为操江副都御史徐必达,亦天启初因修两朝《实录》而作也。
  △《南京行人司志》·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翁逢春撰。逢春,吴县人。南京国子监生。分《诏命》、《建官》、《公署》、《仪注》、《奏疏》、《年表》、《列传》、《艺文》八门。董其事者为南京行人司左司副彭维成。前有维成序,序末私印作“万历给谏”四字。考维成字元性,庐陵人。万历辛丑进士,以刑科给事中谪是官,故自标此目。然既志行人,宜以行人为断。是书乃载维成为给事中时奏疏,是六科志,非行人司志矣;又载维成一切来往书牍,居《艺文》十之五六,是维成之别集,非官书矣。殆全不知体例为何事也。
  △《留都武学志》·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徐伯徵撰。伯徵字孺台,海宁人。万历己未进士,官至扬州府知府。明之武学,建于正统壬戌。因御史彭勖之请,选教授、训导等官以专教京卫武官之子。有南京国子监祭酒陈敬宗所撰碑,备载始末。是编乃天启三年伯徵官南京武学教授时所着,分《建置》、《典礼》、《制令》、《职官》、《选举》、《人物》、《艺文》七门。
  △《明文武诸司衙门官制》·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题词,称官制旧有成书,久而多讹。近两淮运司翻刻者,彼善于此,而未尝订正,亦非善本。因照《会典》、《一统志》及现行事宜采辑成编,以广其传。末署“新喻县丞陶承庆校正,庐陵县末学叶时用增补”,乃江西书贾刊行之本也。所列官制,大抵以万历初年为断。第五卷内附载上任选择日期,而并列天体、赤口日等图。弥为猥杂,殆不足讥。
  △《官爵志》·三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徐石麒撰。石麒字宝摩,嘉兴人。天启壬戌进士,授工部主事,忤魏忠贤削籍。崇祯中官至吏部尚书。南都破后,不食死。事迹具《明史》本传。是志述有明一代官制,历引前代沿革,互相参证,引据颇为详核。然大抵为《通典》、《文献通考》所已具。
  △《古今官制沿革图》·(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光鲁撰。光鲁有《阅史约书》,已着录。是书载秦、汉迄于宋、元,凡官制之升降沿革颇详悉。而限于尺幅,考据亦多所未备。明宜兴路进校刊金履祥《通鉴前编》,首列古今官制,未着撰人姓名。今校之悉与此合,盖即光鲁本也。
  △《明官制》·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备录明代直省各府州县文武官员品秩,暨道里远近、编户多寡、到任期限。皆采之《明会典》及《一统志》诸书。盖坊间所刊,以便仕宦之检阅,不足以言着书也。
  《历代铨选志》·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袁定远撰。定远里贯未详。此书其官吏部文选司郎中时作也。历叙各朝铨政选举之法,略而寡当。如叙魏晋九品官人之制,而失载《汉志》限年之沿革。宋分四郡、馀郡之岁举,梁代中正之废置,后魏之中正与吏部并铨,皆历朝铨选之制,悉略而不叙。金、元铨政,载于史志甚详,亦概略之。至谓明兴立制,入仕之途有三:进士、监生、吏员。不知明初三途并用,乃科举、荐能、吏员三途。其时应荐者或以贤良方正,或以儒士,或以秀才,或以人才,皆官至卿辅,非尽在监之监生也。
  △《历代宰辅汇考》·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万斯同撰。斯同有《声韵源流考》,已着录。是编取秦、汉以迄元、明宰辅,分职系名,以便检核。其于官制增损异同之处,亦间附案语,颇为简明。然不着拜罢年月,视诸史表例颇为简略。又如唐代使相,以其为藩镇加官,俱不载录,是也。然如李克用、朱全忠、王智兴、李载义、韩建等之位冠三师,亦只属优以空衔,并未尝入辅左右,而顾一概列之。则义例亦未能尽归画一也。
  △《铨政论略》·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蔡方炳撰。方炳有《增订广舆记》,已着录。是书专论唐、宋二代铨政,颇为浅略。如谓侍郎起于隋,不知梁天监三年已有侍郎之设。谓唐选官必试于吏部,不知五品以上之不试。至接承他姓以应调,乃五代时弊政,唐时鲜有。宋时科目甚多,专举经明行修、贤良方正二科,更见挂漏。唯所议明末专拘进士资格之弊,立论颇确云。
  △《文武金镜律例指南》·十六卷(内府藏本)
  国朝凌铭麟撰。铭麟字天石,杭州人。是书成于康熙辛酉。自文武仪注品级,以及莅任居官事宜,无不备载。又发律例大旨,而以相传之案牍为之证据,盖亦为初仕者设也。
  △《南台旧闻》·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叔敬撰。叔敬有《南征记程》,已着录。是书详述御史典故,凡十三门。每事各注所出之书,颇为详备。其曰“南台”者,据王士祯《分甘馀话》“今都察院可称南台,不可称西台”语也。
  ──右“职官类”官制之属,四十二部,三百五十四卷内三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牧民忠告》·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元张养浩撰。养浩有《三事忠告》,已着录。此即三事中之一种。魏裔介摘出别行,非完书也。
  △《官箴》·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氵桂家藏本)
  明宣宗章皇帝御制。自都督府至儒学,凡三十五篇。前有宣德七年六月谕旨一道,称取古人箴儆之义。凡中外诸司,各着一篇,使揭诸厅事,朝夕览观,庶几君臣交儆之道。盖当时尝以颁行者。嘉靖戊戌,南京国子监祭酒伦以训,复刊布之。后载宣宗御制《广寒殿记》一首,《玉簪花赋》一首,诗二十七首,词曲二首,不知何人所附。丛杂不伦,殊乖编录之体。
  △《牧津》·四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祁承业撰。承业字尔光,山阴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江西布政司参政。其书采辑历代循吏事实,分类编次。首列《缉概》一卷,分为五目:一《考名》,二《稽制》,三《述意》,四《论世》,五《辨类》。以下凡四十四卷,分《经济》、《消弭》、《匡定》、《节义》、《当机》、《惠爱》、《化导》、《勤节》、《集事》、《政才》、《政术》、《真诚》、《清德》、《砥躬》、《风力》、《守正》、《严肃》、《敦厚》、《忠信》、《明决》、《得情》、《察奸》、《矜慎》、《平恕》、《执持》、《识见》、《崇体》、《任人》、《治赋》、《救荒》、《诘盗》、《儒治》三十二类。每类前各有小序。徵采既广,不无烦碎丛杂之病。
  △《明职》·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吕坤撰。坤有《四礼翼》,已着录。坤于万历壬辰以佥都御史巡抚山右,作此编以申饬属吏。自弟子员之职,至督抚之职,统十八篇。于省府州县职官利弊得失,言之甚悉。
  △《仕学全书》·三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鲁论撰。论有《四书通议》,已着录。是书初名《闻见录》,以明代官制法令,仿《周礼》六官分类编载,各附论断,盖亦备场屋对策之用者。分上下二编,上编为六部大政,下编则自京朝直省各官职守,终于掖庭、宗藩。
  △《政学录》·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郑端撰。端字司直,枣强人。顺治己亥进士,官至江南巡抚。是编原本吕坤、余自强两家之书,而参酌之。内而阁、部、科、道,外而督、抚、司、道、守、令,应行事宜,咸载利弊。
  △《为政第一编》·八卷(内府藏本)
  国朝孙钅宏撰。钅宏字可,钱塘人。其书所载皆州县职事。分《时宜》、《刑名》、《钱》、《文治》四类,条目琐碎,议论亦鄙。盖幕客之《兔园册》,不足资以为治也。
  △《百僚金鉴》·十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牛天宿撰。天宿字觐薇,章邱人。康熙中官琼州府知府。是编前为《总论》七卷,以中外职官为次。取古之称职者,略载事迹,而以历代官制沿革弁诸条之首。八卷至十卷别列《廉洁》、《度量》、《用人》、《刑赏》、《恬退》、《忠烈》、《武功》七门,亦略摭事实,挂一漏万。十一卷则载古来箴铭训颂之类,而以己作参错其中。至十二卷则自叙其粤中政绩,而以去思碑终焉。未免近于自炫矣。
  ──右“职官类”官箴之属,八部、一百七卷,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历代铨政要略》·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旧本题宋杨亿撰。亿字大年,浦城人。雍熙初,年十一。召试诗赋,授秘书省正字。淳化中,命试翰林,赐进士第,天禧中,官至工部侍郎、翰林学士,兼史馆修撰。卒谥曰文。事迹具《宋史》本传。此书《宋史·艺文志》不着录,亿本传亦不载,惟曹溶《学海类编》收之。细核其文,乃《册府元龟·铨政》一门总序也,已为割裂作伪。又亿虽预修《册府元龟》,而据晁氏《读书志》,总其事者尚有王钦若,同修者更有钱惟演等十五人,作序者亦有李维等五人。亿于诸序,不过奉敕点窜,何所见而此序出亿手?此真随意支配者矣。   △《太常沿革》·二卷(永乐大典本)   元任┉撰。┉始末未详,此书乃其为太常博士时所修。前有危素序,素时亦为太常博士故也。上卷志沿革,下卷皆职官题名。始自中统,迄于至正,所载当时奏牍文移,皆从国语译出,未经修润。又案元《太常集礼》一书,中载官属职掌,曰都监、曰祭祠局、曰銮仪局、曰法物库、曰神厨局,皆有事于太庙之官。而以署令一人、丞一人统之。此上下两卷中俱未载及,转以典书附于卷末,义例殊不可解。危素序云:“寺升院,院有正从二品之异。其增损官吏,禄秩弗同,具载此书。”
然大要已具于《元史》矣。   △《南台备要》·二卷(永乐大典本)   元刘孟保等撰。前有江南行御史台都事索元岱序,称至元十四年立行台于维扬,以式三省,以统诸道,即今江南诸道行台御史之在集庆者也。中台尝并其官属除拜合为一书,刊布中外,所谓《宪台通纪》是已。至正癸未,藁城董公守简,授湖广行省中丞,欲别为载籍,以便观览。乃命掾属刘孟保等,历披案牍,稽核故实,裒集成编。则此书乃补《宪台通纪》之遗者也。考《宪台通纪》久已散佚,《永乐大典》亦仅存其卷首。故不着于录,而惟存此书之目焉。   △《官职会通》·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魏校撰。校有《周礼沿革传》,已着录。此书又敷衍其说,以明之六部配周之六官。其所属官,因以附焉。仅有《天官》、《地官》、《春官》、《夏官》四篇,盖亦未成之稿。每述一官,必曰“今欲正某官之职”云云。然言之则成理,行之则必窒。自汉以来,未有以《周礼》致太平者也。   △《南ń志》·二十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黄佐撰。佐有《泰泉乡礼》,已着录。南都太学,建于明太祖吴元年。景泰中,祭酒吴节尝撰志一十八卷。嘉靖初,祭酒崔铣重纂未就。佐得其遗牍,因复加修订,以吴志为本,而增
损成之。凡《事纪》四,《职官表》二,《杂考》十二,《列传》六。书法一准史例,颇为详备。惟《音乐考》一门,多泛论古乐。皆佐一己之见,于太学制度无涉,殊失限断。其第十八卷《经籍考》,当时以委助教梅成之。学问淹贯,故叙述亦具有本末。书成于嘉靖二十二年,而中有万历中事,盖后人随时续添者也。   △《虔台志》·十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萧根等撰。根爵里未详。弘治甲寅,汀漳盗起,楚、粤之不逞者和之,于是设巡抚都御史治赣州,以控制诸省。至甲子罢置。正德庚午,盗攻武平县,乃复建焉。嘉靖壬寅,巡抚虞守愚命根等编纂虔台始末为此书。序次草创,略备故事而已。赣州在陈以前曰南康,至隋改为虔州。宋绍兴二十二年,校书董德元上言:“虔州号虎头城,非佳名。”廷议以虔有虔刘之意,因改名赣州。后人词翰,兼用古名。然施于诗赋则可,此记明代职官,而用南宋以前之地名,殊于体例未安。且名虔州时无御史台,于文义亦为杜撰。明人着述,往往如斯,纠之不可胜纠也。   △《吕梁洪志》·一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明冯世雍撰。世雍,江夏人。嘉靖癸未进士,官工部主事。明时运道,自徐州溯吕梁洪入济,设洪夫以牵纟免。岁命工部
属官一员董其事,谓之吕梁分司。世雍尝领其职,因述前后建置始末,及官署、祠庙、历任姓氏,以成斯志。凡八篇,篇首各有序,末复系以赞语。   △《郧台志略》·九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徐桂撰。桂,潜山人。嘉靖乙未进士,官郧阳府知府。先是,成化初,原杰抚定荆、襄流民,置郧阳府,设提督抚治一员镇之。嘉靖二十五年,慈叶照以右副都御史领其任,桂等辑比事略为此书。前二卷载建置、舆地、公廨、官职。后七卷为札奏、政赋、兵防、着述。此本有嘉靖以后事,则金台于湛等继为抚治,又附益之也。   △《虔台续志》·五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陈灿撰。灿里贯未详,官赣州府教谕。此书乃嘉靖中巡抚南赣等处右副都御史谈恺属灿等所辑。纪弘治以后设官沿革,及分地统辖之制,以续萧根之书。首一卷为《舆图考》,后四卷则编年纪事。据其凡例,称于《虔台志》悉仍其旧,凡所损益,别为一编。盖视旧志又稍变其例矣。   △《南京太常寺志》·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汪宗元撰。宗元号春谷,崇阳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总理河道右副都御史。是书乃宗元为南京太常寺卿时所辑,分《谟训》、《规制》、《职官》、《礼书》、《乐书》、《
旧制》、《荐献》、《祭告》、《祭器》、《禄食》、《夫役》、《列传》为十二门。所记各祀祝文陈设,及乐章乐器,皆较《明会典》、《集礼》诸书为备。至于荐献品物,应祀宫观,及署中藏经字号、存贮什器,皆条列不遗焉。   △《南京太仆寺志》·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雷礼撰。礼有《明六朝索隐》,已着录。是书乃其官南京太仆寺少卿时所作。据其凡例,称首载洪武以后历朝谕旨,次以《事例》、《官司》、《辖属》、《规制》、《官田》、《种马》、《草场》、《册籍》、《俸徭》九志,而《列传》、《遗文》终焉。兹本只十一卷,《草场》以下全佚,非完书矣。   △《太仆寺志》·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顾存仁撰。存仁字伯刚,太仓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太仆寺卿。是书分《官职题名》、《马政》、《事例》、《蠲贷》、《苑马》、《祠祀》、《官署》、《库藏》、《点调》、《军马图》、《文录》十一门。然脱略太多。如《马政》一门,上沿历代,而汉以后各史所载如梁之南牧、左右牧,北齐之乘黄左右龙各署,皆阙而不叙。《文录》一门,载汉之《天马歌》,唐杜甫之《骢马行》,是类何预太仆事?诗集充栋,又乌可胜收乎?   △《浙省分署纪事本末》·
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茅坤撰。坤有《徐海本末》,已着录。是书之作,盖以湖州乌戍一镇,界连六县,跨带两省,奸盗易于窟穴。郡人致仕副使施儒,以嘉靖十七年疏于朝,请设县不果,议置通判。后因通判权轻,不足以弹制诸属,旋亦汰除。万历元年始设同知以统之。因作是书以纪其始末。   △《留台杂记》·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符验撰。验有《革除遗事》,已着录。是编乃其为巡按南直隶御史时所作,专记南京御史台故事。因以上溯列朝设官命职之由,分为十类,曰《天文》,曰《院址》,曰《院台》,曰《官制》,曰《职守》,曰《俸秩》,曰《廨宇》,曰《职官表》,曰《宸翰》,曰《碑记》。验自为序,述其凡例。然舆地之书动陈星野,已属影响之谈;一官一署而首志天文,其亦迂而鲜要矣。   △《南京吏部志》·十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汪宗伊撰。宗伊字子衡,崇阳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吏部尚书。是编乃其为文选郎中时所作。首《圣训》,次《建官》,次《公署》,次《职掌》,次《列官表传》,次《艺文》。前有宗伊所作《志引》,谓白之尚书吴岳,创为部志。又谘之曾官吏部者侍郎李棠,大理卿杜拯,太仆卿殷迈,鸿胪卿孙钅龙,应天府丞邱有
岩,郎中顾阙、邹国儒、袁尊尼、傅良谏,主事蔡悉、聂廷璧,网罗散失,以成此编,颇为详悉。黄氏《千顷堂书目》载“宗伊尚有《留铨志馀》二卷”,盖即补志中所遗者。今其书未见云。   △《吏部职掌》·(无卷数,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黄养蒙撰。方九功、王篆续修。养蒙,南安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户部右侍郎。九功,南阳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右侍郎。篆有《江防考》,已着录。是编于明嘉、隆以前吏部制度沿革,载之最悉。盖排纂案牍而为之,犹今之六部则例也。   △《念初堂集》·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首题《念初堂集》,其书则志太学之略也。案,邓元锡《函史》下编,载“嘉靖间王祭酒材官司业时,考稽典训,作《太学志》六编。编为之序,序各有志,并抄撮其略”云云。盖即是书也。书列《典制》、《谟训》、《礼乐》、《政事》、《论议》、《人材》六门,门各分上下二卷。材,江西新城人。嘉靖辛丑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掌国子监祭酒事。元锡竟称为祭酒,非也。   △《公侯簿》·三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嘉靖九年公牍一篇,又有嘉靖二十六年公牍一篇。盖吏部验封司所存册籍,相续编纂者也。
郑汝璧《明功臣封爵考》,称旧有底簿,殆即指是书矣。   △《词林典故》·一卷、附《翰苑须知》·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位撰。位有《问奇集》,已着录。此乃其官翰林学士时所辑词馆通行典例。自经筵日讲以迄舆从服色,凡分三十二门。《翰苑须知》则庶常馆规及俸禄钱粮数目。当时刊版置院中,入馆者人给一册。然率据案牍原文,不加润饰,往往鄙俚可笑,不足以继《翰林志》、《翰苑群书》后也。乾隆十有二年,我皇上嘉惠词垣,徵求文献,特命辑《词林典故》一书,本末源流,粲然具备。木天佳话,荣冠古今。是编残阙之馀,盖不足以为典据,今姑附存其目焉。   △《明功臣封爵考》·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汝璧撰。汝璧有《明帝后纪略》,已着录。是编成于万历丙子,乃其为吏部验封郎中时所辑。纪明代诸臣封爵,凡分类二十。曰《开国》,曰《靖难》,曰《征西》,曰《征交趾》,曰《征南》,曰《征北》,曰《征蛮》,曰《征番》,曰《御寇》,曰《捕反》,曰《备倭》,曰《战胜》,曰《战殁》,曰《归附》,曰《推戴》,曰《海运》,曰《营建》,曰《迎立》,曰《夺门》,曰《外戚》。其以恩泽、恩幸、方术及追赠封者,并附录之。分世封、除封
为二类,而采券文宗图及郑晓吾《学编本传》附入,间以所见闻补其阙略。起于洪武,迄于隆庆。据其自序,盖以验封司旧有功臣底簿,病其弗全,因续为补缀成此帙云。   △《馆阁漫录》·(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据焦《国史经籍志》,载是书十卷,题张元忭撰。二人相去不远,必有据也。元忭有《绍兴府志》,已着录。是书所录皆明成祖至武宗时翰林除授迁改之事,编年纪载,亦间有论断。首题“洪武三十五年”者,成祖革除建文四年年号,仍称洪武三十五年故也。   △《掖垣人鉴》·十七卷、《附录》·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萧彦撰。彦字思学,泾县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湖广总督。是书乃万历二十年彦为兵科给事中时与同官王致祥等同辑明代六科名姓乡贯出处始末,共为一编。以天顺以前为前集,成化以后迄万历为后集。首冠以《官制沿革》,及《两朝谟训》各一卷。而以《题名碑记》诸篇附于其末。   △《职官志》·一卷、附《后纪、妃嫔传、外戚传》·三篇(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所纪惟部院寺监诸司职掌,不及武臣及外官,盖非足本也。其叙历朝官制至穆宗而止,间有称今上云云者,盖书成于万历中。记载寥寥,
不足以存掌故。末附《后纪》,称史官杨继礼撰。此书殆即继礼史局残本,偶留于世欤?继礼,华亭人,万历壬辰进士。   △《楚台记事》·七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李天麟撰。天麟字公振,武定人。万历庚辰进士。由牧马千户所军籍中式,故自称燕人。官至监察御史巡按湖广。是书即在湖广所作。分《地里图说》为四卷,《兵粮图说》为三卷。又杂载章奏、礼仪、堂规、供应等旧例。猥杂烦琐,与书吏簿籍无异。其载赆馈贺仪、银数多寡,以官阶大小为准,可见当时苞苴陋习。而公然载之简牍,毫无顾惮,尤足徵明政之不纲也。   △《符司纪》·六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刘日升撰。日升,庐陵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应天府尹。是编乃其官尚宝司卿时所辑,具载典玺事规,及各官牙牌,各府卫金牌、令牌之制。后有附录一卷,为秦嘉桢所续辑。嘉桢,德清人。续此书时官尚宝司丞,其始末未详。   △《旧京词林志》·六卷(内府藏本)   明周应宾撰。应宾有《九经考异》,已着录。应宾尝以左谕德少詹事两掌南京翰林院事,故着此书,专记南院故事。永乐以后,定都北京,事有关于南院者亦录之。分《纪事》、《纪典》、《纪官》三门。洪武初,建翰林国史院于皇城内,
赐扁曰“词林”。洪武十四年,改翰林国史院为翰林院,又别建廨舍,非故地矣。独“词林”之称,自洪武以后皆沿之,故应宾取以为名焉。   △《南京鸿胪寺志》·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桑学夔撰。学夔,濮州人。万历壬辰进士,官光禄寺少卿、摄鸿胪寺事。明初置侍仪司,洪武九年改殿廷仪礼司,三十年始改为鸿胪寺。永乐北迁,乃以故署之在留都者加“南京”二字,而仪礼亦因之有繁简隆杀。其后竟习简易,故学夔创为寺志,以复典章之旧。然昧于取裁,不谙体例。属官考语,备载于册。而卿丞诸人之传,率全录焦《献徵录》旧文,漫无删节。至以王守仁曾官此职,遂以良知讲学语书之累牍,尤支蔓之甚矣。   △《官制备考》·二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旧本题明李日华撰。日华有《梅墟先生别录》,已着录。是书因明代官制,而上溯历代之沿革,大抵取备书启之用。舛漏颇多,不足以备考证。末附文武爵秩数条,并着京外官之称呼,尤未免于陋。疑日华未必至此,殆坊贾托名也。   △《续宋宰辅编年录》·二十六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吕邦撰。邦字元韬,锦衣卫籍,顺天人。万历辛丑进士,官至通政司右参议。邦既刊行宋徐自明《宰辅编年录》,复作是
编以续之。起宁宗嘉定九年,终卫王祥兴二年。其体例皆仿原书,而详略失宜,远不及自明之精核。盖此书大旨在纪拜罢岁月,以备考证。至其人行事本末,则史家自有专传,原无庸复引繁称。自明于每人略述梗概,最为得体。邦乃并朝廷之事广为摭录,正史以外,并据诸说以附益之,泛滥殊甚。又自明每人具载命官及罢免制词,足徵一朝典故。嘉定以后,虽无专书可考,而见于南宋文集者,尚有流传。邦不能辑增补,而反斥其有无不足重轻,尤为寡识。至如元顺帝为瀛国公子,不独说本荒唐,亦与宰辅编年全无关涉。乃亦累牍连篇,词繁不杀,真可谓漫无体要者矣。   △《南京工部志》·十八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朱长芳撰。长芳,上海人。南京国子监生。天启初编修神宗、光宗两朝《实录》,博采志乘,诸部寺旧无志者,咸创为之。南京工部尚书何熊祥,因使长芳辑旧牍为此编。   △《南京都察院志》·四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施沛撰。沛始末未详。其修此书时则为南京国子监生。时董其事者为操江副都御史徐必达,亦天启初因修两朝《实录》而作也。   △《南京行人司志》·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翁逢春撰。逢春,吴县人。南京国子监生。分《诏命》、《
建官》、《公署》、《仪注》、《奏疏》、《年表》、《列传》、《艺文》八门。董其事者为南京行人司左司副彭维成。前有维成序,序末私印作“万历给谏”四字。考维成字元性,庐陵人。万历辛丑进士,以刑科给事中谪是官,故自标此目。然既志行人,宜以行人为断。是书乃载维成为给事中时奏疏,是六科志,非行人司志矣;又载维成一切来往书牍,居《艺文》十之五六,是维成之别集,非官书矣。殆全不知体例为何事也。   △《留都武学志》·五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徐伯徵撰。伯徵字孺台,海宁人。万历己未进士,官至扬州府知府。明之武学,建于正统壬戌。因御史彭勖之请,选教授、训导等官以专教京卫武官之子。有南京国子监祭酒陈敬宗所撰碑,备载始末。是编乃天启三年伯徵官南京武学教授时所着,分《建置》、《典礼》、《制令》、《职官》、《选举》、《人物》、《艺文》七门。   △《明文武诸司衙门官制》·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题词,称官制旧有成书,久而多讹。近两淮运司翻刻者,彼善于此,而未尝订正,亦非善本。因照《会典》、《一统志》及现行事宜采辑成编,以广其传。末署“新喻县丞陶承庆校正,庐陵县末学叶时用增补”,乃江西书贾
刊行之本也。所列官制,大抵以万历初年为断。第五卷内附载上任选择日期,而并列天体、赤口日等图。弥为猥杂,殆不足讥。   △《官爵志》·三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徐石麒撰。石麒字宝摩,嘉兴人。天启壬戌进士,授工部主事,忤魏忠贤削籍。崇祯中官至吏部尚书。南都破后,不食死。事迹具《明史》本传。是志述有明一代官制,历引前代沿革,互相参证,引据颇为详核。然大抵为《通典》、《文献通考》所已具。   △《古今官制沿革图》·(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光鲁撰。光鲁有《阅史约书》,已着录。是书载秦、汉迄于宋、元,凡官制之升降沿革颇详悉。而限于尺幅,考据亦多所未备。明宜兴路进校刊金履祥《通鉴前编》,首列古今官制,未着撰人姓名。今校之悉与此合,盖即光鲁本也。   △《明官制》·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备录明代直省各府州县文武官员品秩,暨道里远近、编户多寡、到任期限。皆采之《明会典》及《一统志》诸书。盖坊间所刊,以便仕宦之检阅,不足以言着书也。   《历代铨选志》·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袁定远撰。定远里贯未详。此书其官吏部文选司郎中时作也。历叙各朝铨政选举之法,略而寡
当。如叙魏晋九品官人之制,而失载《汉志》限年之沿革。宋分四郡、馀郡之岁举,梁代中正之废置,后魏之中正与吏部并铨,皆历朝铨选之制,悉略而不叙。金、元铨政,载于史志甚详,亦概略之。至谓明兴立制,入仕之途有三:进士、监生、吏员。不知明初三途并用,乃科举、荐能、吏员三途。其时应荐者或以贤良方正,或以儒士,或以秀才,或以人才,皆官至卿辅,非尽在监之监生也。   △《历代宰辅汇考》·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万斯同撰。斯同有《声韵源流考》,已着录。是编取秦、汉以迄元、明宰辅,分职系名,以便检核。其于官制增损异同之处,亦间附案语,颇为简明。然不着拜罢年月,视诸史表例颇为简略。又如唐代使相,以其为藩镇加官,俱不载录,是也。然如李克用、朱全忠、王智兴、李载义、韩建等之位冠三师,亦只属优以空衔,并未尝入辅左右,而顾一概列之。则义例亦未能尽归画一也。   △《铨政论略》·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蔡方炳撰。方炳有《增订广舆记》,已着录。是书专论唐、宋二代铨政,颇为浅略。如谓侍郎起于隋,不知梁天监三年已有侍郎之设。谓唐选官必试于吏部,不知五品以上之不试。至接承他姓以应调,乃五代时弊政,唐时鲜有。宋
时科目甚多,专举经明行修、贤良方正二科,更见挂漏。唯所议明末专拘进士资格之弊,立论颇确云。   △《文武金镜律例指南》·十六卷(内府藏本)   国朝凌铭麟撰。铭麟字天石,杭州人。是书成于康熙辛酉。自文武仪注品级,以及莅任居官事宜,无不备载。又发律例大旨,而以相传之案牍为之证据,盖亦为初仕者设也。   △《南台旧闻》·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叔敬撰。叔敬有《南征记程》,已着录。是书详述御史典故,凡十三门。每事各注所出之书,颇为详备。其曰“南台”者,据王士祯《分甘馀话》“今都察院可称南台,不可称西台”语也。   ──右“职官类”官制之属,四十二部,三百五十四卷内三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牧民忠告》·一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元张养浩撰。养浩有《三事忠告》,已着录。此即三事中之一种。魏裔介摘出别行,非完书也。   △《官箴》·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氵桂家藏本)   明宣宗章皇帝御制。自都督府至儒学,凡三十五篇。前有宣德七年六月谕旨一道,称取古人箴儆之义。凡中外诸司,各着一篇,使揭诸厅事,朝夕览观,庶几君臣交儆之道。盖当时尝以颁行者。嘉靖戊戌,南京国子监祭酒伦以训,复刊
布之。后载宣宗御制《广寒殿记》一首,《玉簪花赋》一首,诗二十七首,词曲二首,不知何人所附。丛杂不伦,殊乖编录之体。   △《牧津》·四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祁承业撰。承业字尔光,山阴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江西布政司参政。其书采辑历代循吏事实,分类编次。首列《缉概》一卷,分为五目:一《考名》,二《稽制》,三《述意》,四《论世》,五《辨类》。以下凡四十四卷,分《经济》、《消弭》、《匡定》、《节义》、《当机》、《惠爱》、《化导》、《勤节》、《集事》、《政才》、《政术》、《真诚》、《清德》、《砥躬》、《风力》、《守正》、《严肃》、《敦厚》、《忠信》、《明决》、《得情》、《察奸》、《矜慎》、《平恕》、《执持》、《识见》、《崇体》、《任人》、《治赋》、《救荒》、《诘盗》、《儒治》三十二类。每类前各有小序。徵采既广,不无烦碎丛杂之病。   △《明职》·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吕坤撰。坤有《四礼翼》,已着录。坤于万历壬辰以佥都御史巡抚山右,作此编以申饬属吏。自弟子员之职,至督抚之职,统十八篇。于省府州县职官利弊得失,言之甚悉。   △《仕学全书》·三十五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
鲁论撰。论有《四书通议》,已着录。是书初名《闻见录》,以明代官制法令,仿《周礼》六官分类编载,各附论断,盖亦备场屋对策之用者。分上下二编,上编为六部大政,下编则自京朝直省各官职守,终于掖庭、宗藩。   △《政学录》·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郑端撰。端字司直,枣强人。顺治己亥进士,官至江南巡抚。是编原本吕坤、余自强两家之书,而参酌之。内而阁、部、科、道,外而督、抚、司、道、守、令,应行事宜,咸载利弊。   △《为政第一编》·八卷(内府藏本)   国朝孙钅宏撰。钅宏字可,钱塘人。其书所载皆州县职事。分《时宜》、《刑名》、《钱》、《文治》四类,条目琐碎,议论亦鄙。盖幕客之《兔园册》,不足资以为治也。   △《百僚金鉴》·十二卷(内府藏本)   国朝牛天宿撰。天宿字觐薇,章邱人。康熙中官琼州府知府。是编前为《总论》七卷,以中外职官为次。取古之称职者,略载事迹,而以历代官制沿革弁诸条之首。八卷至十卷别列《廉洁》、《度量》、《用人》、《刑赏》、《恬退》、《忠烈》、《武功》七门,亦略摭事实,挂一漏万。十一卷则载古来箴铭训颂之类,而以己作参错其中。至十二卷则自叙其粤中政绩,而以去思碑终焉。
未免近于自炫矣。   ──右“职官类”官箴之属,八部、一百七卷,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