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七十八 史部三十四 地理类存目七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古今游名山记》·十七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何钅堂撰。钅堂有《括苍汇记》,已着录。是书采史志文集所载游览之文,以类编辑。首为《总录》三篇,曰《胜记》,曰《名言》,曰《类考》。次记两京各省山川及古今游人序记。
  △《天下名山诸胜一览记》·十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慎蒙撰。蒙字山泉,归安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书以何钅堂所作《古今游名山记》重复太甚,因删汰繁冗,而增入《通志》及别集所载记文凡十之四。视钅堂书颇为简明。然文有加减,而事不增损,仍无资于考据。其记文之末,各加评语,亦不出坊刻积习。自序称其书名《天下名山诸胜一览记》,而第一卷首又题作《游名山一览记》,第二卷以后则题作《名山岩洞泉石古迹》,殊不画一。盖明代文士,往往急行其书,陆续付梓。至书成后始有定名,而已刊者遂不复追改,故名目往往错互,不独此书为然也。
  △《名山游记》·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着录。是编一曰《京口游山记》,分上下二篇。一曰《游匡庐山记》,一曰《东游记》,一曰《游二泉记》,一曰《游鼓山记》,一曰《游石竹山记》,一曰《游九鲤湖记》,而附以《游溧阳彭氏园记》。末有世懋跋一篇,盖为鼓山以下三记作。后合刻诸记,仍以缀于末也。
  △《名山注》·(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潘之恒撰。之恒有《黄海》,已着录。是编首《江上山志》,次《蜀山志》,次《淮上杂志》,次《新安山水志》,次《越中山水志》,次《三吴杂志》。或载前人行纪、志传、题咏,或自为序纪。其他名胜,漏略尚多,疑就其所游历者述之。其书不分卷帙,前后亦无序跋。而“名山注”三字仅题于签,似非完本也。
  △《五岳游草》·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士性撰。士性字恒叔,临海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南京鸿胪寺卿。事迹附见《明史·王宗沐传》。钱希言《犭会园》又称临海王中丞士性,未之详也。士性初令确山,游嵩岳。擢礼科给事中,游岱岳、华岳、恒岳。及参粤藩,游衡岳。此外游名山以十数,经历者十州。游必有图有诗,为图若记七卷,诗三卷,不尽于记与诗者为杂志二卷。亦名《广游记》,统题曰《五岳游草》,盖举其大以该其馀也。《犭会园》称“峨嵋山有老僧,性好游。自恨一生不得遍探名岳,年又向暮,乃誓于来生了此夙愿。临化,谓其徒曰:‘吾今往台州临海县王氏,托生为男。’计老僧化去之年月日时,即士性之甲子”云云。殆因有此书而附会之,然亦缘士性癖嗜山水,故有是言矣。
  △《广志绎》·五卷、《杂志》·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王士性撰。此书又于《五岳游草》(《广游纪》)以外,追绎旧闻,以补未及者也。首为《方舆崖略》,次两都,次诸省,附以《杂志》。其《四夷辑》一种,列目于《杂志》之前。然有录无书,注曰考订嗣出,盖未刊也。凡山川险易、民风物产之类,巨细兼载,亦间附以论断。盖随手记录,以资谈助。故其体全类说部,未可尽据为考证也。
  △《黔志》·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王士性撰。曹溶收入《学海类编》中。核其所载,即士性游记中之一篇。书贾摘出,别立此名以售欺者也。
  △《豫志》·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王士性撰。亦其《五岳游草》之一篇,曹溶摘入《学海类编》者也。
  △《日畿访胜录》·二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姚士撰。士所辑《陆氏易解》,已着录。此录乃万历甲午士游京师时,寻访都城内外诸胜,因汇辑成编。然所载古迹,实皆抄撮孙国敉《燕都游览志》、蒋一葵《长安客话》诸书,别无异闻,不足资证据也。
  △《天目游记》·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汝亨撰。汝亨有《古奏议》,已着录。是记乃汝亨与佛慧寺僧同游天目山而作,叙是山景物颇详。然记中叙月叙日,而不叙为何年,亦行文之偶疏也。
  △《纪游稿》·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衡撰。衡字缑山,太仓人。万历辛丑进士,官翰林院编修。事迹附见《明史·王锡爵传》。是编乃所作游记。凡泰山一首、香山三首、盘山一首、马鞍潭柘一首,杂记三首,盖随时摭拾付梓者。前有陈继儒序,词亦佻巧。
  △《循沧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姚希孟撰。希孟字孟长,长洲人。万历己未进士,官至詹事府詹事,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所作游记,以“循沧”名篇,盖用宋袁粲语也。上卷十三篇,皆游太湖洞庭所作。下卷十五篇,则平生所作南北游记皆在焉。末为跋王文恪《洞庭游记》二篇,及跋徐弘祖《鹿门鸿宝册》一篇。宏祖亦好游,故以类附游记后焉。其文体全沿公安、竟陵之习,务以纤佻为工。甚至《游广陵记》于全篇散语之中,忽作俪偶一联云:“洞天深处,别开翡翠之巢;笑语微闻,更掣鸳鸯之锁。”自古以来,有如是之文格乎?
  △《山行杂记》·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宋彦撰。彦,华亭人。与赵宦光同时。尝至京师,历游玉泉、香山,因纪其园亭刹寺岩壑之胜。盖亦学《游城南记》诸书而作。然考据多疏,如中称“玉泉道上有《壮节祠碑》,称崇安侯谭公而无其名,疑为靖难武臣战死者”。案:崇安侯谭渊,从成祖起兵,于夹河战没,子孙得世袭侯爵。当时如郑晓、王世贞所着书内,皆详载其事,而彦不能知,亦殊昧于典故矣。
  △《名山记》·四十八卷、《图》·一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盖因何钅堂之书而增葺之。凡北直隶二卷,南直隶十卷,浙江十卷,江西四卷,湖广四卷,河南三卷,山东二卷,山西一卷,陕西一卷,福建二卷,广东二卷,广西一卷,四川二卷,南一卷,贵州一卷,前为图一卷,略绘名胜之迹。末为《附录》一卷,则荒怪之说,《神异经》、《十洲记》之类也。所录古人游记十之三,明人游记十之七。采摭颇富,而庞杂特甚。如郦道元《水经注》、徐兢《高丽图经》、张敦颐《六朝事迹》之类,皆割裂,改易名目。至于孔稚圭《北山移文》、骆宾王《冒雨寻菊序》、宗忄禀《荆楚岁时记》、周密《武林旧事》、杨衍之《洛阳伽蓝记》、王观《扬州芍药谱》、张《梅品》、王世贞《题洛中九老图》之类,阑入者不可殚述。不知其与名山何与!其图首有篆字题识曰:“崇祯六年春月,墨绘斋新摹。”则出自坊贾之手可知。胡维霖《墨池浪语》乃云:《名山记》乃何滨岩所集,近复补入。景必穷幽,语必造奇。仁智者岂能足迹遍天下,得此可以卧游。所谓补入,盖即此本。殆维霖未细阅其书欤。
  △《广州游览小志》·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士祯有《古欢录》,已着录。士祯以康熙甲子十一月祭告南海,以乙丑二月八日至四月一日归。计留广州五十一日,因而游览古迹,作为此志。凡光孝寺、六榕寺、五羊观、海幢寺、海珠寺、越秀山、蒲涧寺、长寿寺、南园三忠祠九处,皆会城内外地也。
  △《天下名山记钞》·(无卷数,内府藏本)
  国朝吴秋士编。秋士字西湄,歙县人。其书取何钅堂《游名山记》及王世贞之《广编》删而录之,无一字之考订。
  △《泰山纪胜》·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孔贞撰。贞有《大成乐律》,已着录。是编乃其初官泰安教谕时纪所游历而作也。大略仿《岱史》之旧,自万仙楼以下共五十馀则,每景各叙其胜。其馀诸山脉络与岱宗相属者,如尼山、防山、龟、蒙、凫、绎之类亦咸入纪载。其扌舍身崖、社首、蒿里、封禅数条,持论颇不诡于正。然于封禅旧典,引据未能详洽。大抵议论多而考据少,其文格亦尚沿竟陵末派云。
  △《匡庐纪游》·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吴阐思撰。阐思字道贤,武进人。所记庐山名迹凡五十八条,词颇简洁。然大抵以摹写景物为长。
  △《滇黔纪游》·二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陈鼎撰。鼎有《东林列传》,已着录。是编为其客游滇黔时所纪。上卷纪黔,下卷纪滇,于山川佳胜,叙述颇为有致,而不免偶出鄙语。如纪贵州诸苗曰:“男子之丽者,即古之潘安、宋朝有不及焉;女子之丽者,汉之飞燕、唐之太真亦无能出其上矣。此种女子,欲购之者牛马当以千计。男子皆不乐为龙阳君,有犯之者辄自杀。”又记楚雄、姚安、开化三郡曰:“余遍游三郡,别时各有遗赠。土仪之盛,馈赆之丰,有多至百金者”云云,其言殊陋。又如记三塔寺黄华老人石刻一事,黄华老人即金王庭筠,所作四诗刻石在山西汾州,故有“人道高欢避暑宫”句。后李中阳始摹刻于点苍山,王士祯《居易录》载之甚详。鼎乃以为仙人之笔,则考证之疏,亦可概见矣。
  △《玉山遗响》·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贞生撰。贞生号篑山,庐陵人。顺治戊戌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读学士。玉山在泰和仁善乡,初名义山,又改匡山,土人称子瑶山。贞生尝游息其中。是编首载所作诗;次载所题对联;次载所作记;次为茅屋随札,则山中之日记;次为他人所作诗赋传记。前有罗丽序,谓贞生所着文集尚未刊行,此其家居一载之内,流连山水,随笔记之,以示其意之所寓者。所录虽皆诗文,而其体例在游记、地志之间,故附之《地理类》焉。
  △《苍洱小记》·一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国朝毕曰氵零撰。曰氵零有《滇游记》,已着录。是编亦曰氵零父忠告官南布政司参议时,曰氵零省觐至大理,纪其山川名胜而作。相传灵鹫山即今点苍山,为释伽佛修道处。宾川之鸡足山即伽叶道场。故曰氵零是书多引佛经为证据。──右“地理类”游记之属,二十一部、一百二十三卷,内二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南中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曰晋常璩撰。前有顾应祥序云:“此书附在《华阳国志》,近世无传。升杨太史谪居于滇,以其旧所藏本,手录见示”云云。考隋以来《经籍》、《艺文》诸志,皆无此书。宋李A14校正《华阳国志》,原序具存,亦不云附有此卷。且汉王恢攻南越在建元六年,张骞使大夏在元狩元年,此云骞以白帝东越攻南越,大行王恢救之。年月之先后既殊,事迹亦不知何据。又晋泰始七年分益州置宁州,而此云六年。柯郡下元鼎六年亦误作元鼎二年,牾不一。杨慎好撰伪书,此书当亦汉杂事秘辛之类也。
  △《高丽记》·(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宋徐兢撰。案:兢别有《高丽图经》四十卷,已着于录。此本所载,即从图经中摘钞而成,非两书也。
  △《记古滇说》·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宋张道宗撰。前有嘉靖己酉沐朝弼序,则称道宗为元人。卷末题“咸淳元年春正月八日,滇民张道宗录”。而书中又载元统二年立段信茁实为大理宣慰使司事,颠倒牾,猝不可诘。其书大抵阴剽诸史《西南夷传》,而小变其文。惟所记金马碧鸡事,称阿育王有三子争逐一金马,季子名至德,逐至滇池东山获之,即名其山曰金马。长子名福邦,续至滇池之西山,忽见碧凤,即名其山曰碧鸡。所谓金马、碧鸡之神,即是二子。其说荒诞,与史传尤异。文句亦多不雅驯,殆出赝托。况书中明言:“宋兴以北有大敌,不暇远略。使传往来,不通中国。”何以度宗式微之时,转奉其正朔?然则非惟道宗时代恍惚难凭,即其人之有无且不可遽信矣。卷首有杨慎点校字,其即慎所依托而故谬其文以疑后人欤?
  △《异域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篇首胡惟庸序曰:“《虫录》者,予自吴元年丁未,出镇江陵,有处士周致中者,前元之知院也,持是录献于军门。”则此书初名《虫录》,为周致中所作。又开济跋曰:“是书吾兄得之于青宫,乃国初之故物。今吾兄重编,更其名曰《异域志》。”则此书名《异域志》乃开济之兄所更定。然考明太祖于元至正二十四年甲辰,建国号曰吴。丁未当称“吴三年”,不得称“元年”。又济跋题“壬午长至”,为惠帝建文四年。其时济被诛已久,不应作跋。疑皆出于依托也。其书中杂论诸国风俗物产土地,语甚简略,颇与金铣所刻《异域图志》相似,无足采录。
  △《异域图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后有明广信府知府金铣序,谓宋亦有应天府,疑是宋书。然书中载明初封元梁王子于耽罗,则为明人所作无疑。其书摭拾诸史及诸小说而成,颇多疏舛。如占城役属于安南,乃云安南为“占城役属”,殊不足据。其他叙述,亦太寥寥。
  △《百夷传》·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钱古训撰。古训,馀姚人。洪武甲戌进士,官至湖广布政司参政。百夷即麓川平缅宣慰司。(案:百夷即今猡夷,译语对音,故无定字。)洪武二十九年,其酋思仑发诉与缅人构兵。古训时为行人,与其同官桂阳李思聪奉诏往谕,仑发等听命而还。因述其山川、人物、风俗、道路,为书以进。古训旋以劳擢湖广参政。请泽州杨砥序之。黄虞稷《千顷堂书目》以此书为李思聪作。今据砥序及夏原吉后序,则实古训所作。虞稷偶失考也。
  △《南夷书》·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张洪撰。洪字宗海,常熟人。洪熙初召入翰林,官修撰。是编乃永乐四年缅甸宣慰使那罗塔劫杀孟养,宣慰使刁查及思栾发而据其地。洪时为行人,赍敕往谕。因采摭见闻,记其梗概。所载洪武初至永乐四年平定南各土司事,皆略而不详。其于南郡建置始末,亦未能明晰。如南诏为蒙氏改鄯阐府,历郑、赵、杨三姓,始至大理段氏。孟养、麓川,各有土司,书中皆遗之。唯载梁王拒守,及杨苴乘隙窃发诸事,稍足与史参考耳。书中“澜沧江”作“兰沧江”,“思栾发”作“思鸾发”,与史互异。盖亦译语对音之故也。
  △《西洋番国志》·(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巩珍撰。珍,应天人。其仕履始末未详。永乐中,敕遣太监郑和等出使西洋。宣宗嗣位,复命和及王景宏等往海外,遍谕诸番。时珍从事总制之幕,往还三年。所历诸番曰占城,曰爪哇,曰暹罗,曰旧港,曰哑噜,曰满剌加,曰苏门答剌,曰那姑儿,曰黎代,曰喃勃里,曰溜山,曰榜葛剌,曰兰山,曰小葛兰,曰阿枝,曰古里,曰祖法儿,曰忽鲁谟厮,曰阿丹,曰天方,凡二十国。于其风土人物,询诸通事,转译汉语,缕毕记,至宣德九年编成。所记与《明史·外国传》大概相同,疑史采用此书也。
  △《瀛涯胜览》·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马观撰。观不知何许人。书中多记郑和出使时事,则作于永乐以后也。所记海外诸番曰占城,曰爪哇,曰旧港国,曰暹罗,曰满剌加,曰哑鲁国,曰苏门答剌,曰那孤儿,曰黎代,曰喃勃里,曰兰,曰小葛兰,曰阿枝,曰古俚,曰溜山,曰祖法儿,曰阿丹国,曰榜葛剌国,曰忽鲁谟厮国,凡十九国,而为篇十八。其那孤儿国附见苏门答剌后,以其微也。各载其疆域、道里、风俗、物产,亦略及沿革。大抵与史传相出入。
  △《朝鲜杂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明董越撰。越有《朝鲜赋》,已着录。是书繁碎无体例。以越所撰《朝鲜赋》校之,皆赋中越所自注。盖好事者抄出别行,伪立名目,非越又有此书也。
  △《海槎馀录》·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顾介撰。介字汇堂,吴县人。官至南安府知府,是编乃其官儋州时所着。凡风土、物产悉随笔记之,共四十馀则,皆地志所已具。惟处置叛黎一节,叙述颇详,为《蛮司合志》所未及云。
  △《日本考略》·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薛俊撰。俊,定海人。嘉靖二年,日本国使宗设来贡,抵宁波。未几,宋素卿等亦至。互争真伪,自相残杀。所过州县,大肆焚掠。浙江濒海之地,人民苦之。俊因纂辑是书,大略言防御之事为多,而国土、风俗亦类入焉。然见闻未广,所辑《沿革》、《疆域》二略,约举梗概,挂漏颇多。属国中兼及新罗、百济等国,不知新罗、百济在宋时已为朝鲜所并,其时并无是国矣。又序世系但及宋雍熙以前,而不载元以后国王名号,亦疏漏也。
  △《日本图纂》·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若曾撰。若曾有《郑开阳杂着》,已着录。此书乃其在胡宗宪幕府所作。以坊行《日本考略》一书舛讹难据,因从奉化人购得南岙倭商秘图,持以询诸使臣、降倭、通事、火长之属,汇订成编。前为图三幅,附以论说。后载州郡、土贡、道路、形势、语言、什器、寇术,而仪制、诗表别为附录。视若曾《万里海防编》内所载较为详密。其《针经图说》,止载入贡故道,而间道便利皆隐而不言。盖恐海滨奸宄得通倭之路,有深意存焉。惟其言“明太祖洪武二年命赵秩往谕其国”,《明史》载在洪武三年。又言“太宗十九年寇辽东,总兵刘江歼之于望海埚”,《明史》载在永乐十七年,乃都督刘荣,非总兵刘江,均不相合。然《明史》据《明实录》及国史,不得有误。殆是书传闻未实也。
  △《朝鲜图说》·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若曾撰。先图后考,次详其世纪、都邑、山川、风俗、土产、道里、贡式,而以宋郑兴裔奏议一篇附焉。盖是时朝鲜亦被倭患,故因日本而及之。
  △《琉球图说》·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若曾撰。体例与《朝鲜图说》相同,地里则但标其针路,末附宋郑藻《纪事》一篇。琉球奉明正朔,从无寇掠。殆以其国外Τ于倭,内密迩于福建,而为预防之计欤?
  △《安南图说》·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若曾撰。体例亦与《朝鲜图说》同,但增《疆域》、《伪制》二门。《疆域》寥寥数语,其《伪制》则纪黎、莫二姓事也。末附宋郑竦《纪略》一篇。若曾时距莫登庸事未远,故筹画边防,并及安南。然相距既遥,所传闻者略矣。
  △《西洋朝贡典录》·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黄省曾撰。省曾字勉之,吴县人。嘉靖辛卯举人。《明史·文苑传》附见《文徵明传》中。是编纪西洋诸国朝贡之事,自占城以迄天方,为国二十有三。国各一篇,篇各有论。凡道里远近、风俗美恶、物产器用之殊、言语衣服之异,靡不详载。考《明史·外国传》,其时通职贡者尚不尽于此录。省曾止就内侍郑和所历之国,编次成书,馀固未暇及也。末有二跋,一为东山居士孙允伽,一为清常道人赵开美。允伽称此书初未付梓,得其手稿录之。开美谓其章法句法颇学《山海经》,信为奇书。钱曾《读书敏求记》亦载之。然其精华已采入正史,馀亦无他异闻也。
  △《夷俗记》·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萧大亨撰。大亨号岳峰,泰安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是书专纪鞑靼风俗,分《匹配》、《生育》、《分家》、《治奸》、《治盗》、《听讼》、《葬埋》、《崇佛》、《待宾》、《尊师》、《耕猎》、《食用》、《帽衣》、《敬上》、《禁忌》、《牧养》、《习尚》、《教战》、《战阵》、《贡市》二十类。盖大亨尝为宣大总督,故录其所闻如此。然殊多失实,不足徵信。惟顺义王互市之地,《明史》载大同于左卫北威远堡边外,宣府于万全右卫张家口边外,山西于水泉营。而此书载大同互市有三堡:一曰守口堡,二曰得胜堡,三曰新平堡,则大亨所亲见,较史为详云。
  △《朝鲜国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所存惟《京都》、《风俗》、《山川》、《古都》、《古迹》五门。中称“我康献王”,知为朝鲜人作。引《明一统志》称“大明”,知为作于明时。又多称王氏诸王为高丽王,知为明之中叶,李氏有国,改称朝鲜之后也。
  △《东夷图说》·二卷,《岭海异闻》·一卷、《续闻》·一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蔡汝贤撰。汝贤字思齐,华亭人。隆庆戊辰进士。是编成于万历丙戌。所纪皆东南海中诸国,殊多传闻失实。如谓“琉球国人目深鼻,男去髭须,辑鸟羽为冠,装以珠玉赤毛”。今琉球贡使旅来,目所共睹,殊不如其所说。海西诸国,统称西洋,汝贤乃以西洋为国名,则更谬矣。至于《异闻》、《续闻》,尤多荒诞不经。其图像悉以意杜撰,亦毫无所据。
  △《四川土夷考》·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谭希思撰。希思有《明大政纂要》,已着录。是书乃希思在蜀时命布政使官属取全蜀土司、土府绘图立说,裒为一编。刻于万历二十六年。首全图,次各土司、土府分图。图各有说,凡七十八篇。其中所列,多沿边城堡守御名目,而于土司境壤、山川形势,概未之及,盖专为防守之策而设。虽名为《土夷考》,其实乃险隘图也。所附之说,仅据州县申册,简略颇甚,亦不足以备考核。
  △《日本考》·五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李言恭、都杰同撰。言恭字惟寅,岐阳武靖王文忠之裔,以万历二年袭封临淮侯。杰字彦辅,蔚州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方言恭督京营戎政时,杰为右都御史。会倭患方剧,乃共摭所闻为此书。记其山川地理及世次土风,而于字书译语,胪载尤详。后倭陷朝鲜,封贡议起,杰以力争不合,徙南京。而言恭子宗城卒为石星所荐,充正使往封。至釜山而倭情中变,易服逃归,被劾论戍。盖徒恃纸上空言,宜其不能悉知情伪也。
  △《咸宾录》·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罗曰撰。曰字尚之,江西人。是编刊于万历中。分列诸国之事,以东西南北为分。欲夸明代声教之远,故曰“咸宾”,其实多非朝贡之国。又叙事古今糅杂,标题人地混淆,亦颇无体例。
  △《别本坤舆外纪》·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旧本题国朝南怀仁撰。载吴震方《说铃前集》中。案:怀仁《坤舆外纪》,别有全本,已着于录。此本摘录其文,并删其图说,乃丛书之节本。犹明季坊刻窜乱古书之陋习也。
  △《西方要记》·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西洋人利类思、安文思、南怀仁等撰。利类思、安文思皆以明末入中国,南怀仁以顺治十六年至京师。此书则康熙初年所述,凡二十条。专记西洋国土、风俗、人物、土产及海程远近,大抵意在夸大其教,故语多粉饰失实。
  △《洱海丛谈》·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同揆撰。同揆字轮庵,南大理府文殊寺僧也。是书纪滇南未入版图之初,引《隋书》西海阿育国王仲子封苍洱之间,为南诏之始祖。其后世灭而复兴者有段氏、蒙氏、高氏,相承至明初,始皆内附。所载“观音大士结茅郡中,及唐永徽后现身七化”之语,皆近荒诞。以缁徒为地志,自张其教,固所不免耳。
  △《八译史》·四卷、《纪馀》·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次云撰。次云有《湖ヂ杂记》,已着录。是书专录荒外诸国。古事皆采摭史传,复见不鲜。近事多据《瀛涯胜览》、《职方外纪》诸书,亦多传闻失实。所记西域山川物产,其地自天威耆定,俱入版图。如谓“高昌盛暑,人皆穴处,鸟飞或为日气所烁而堕”;谓“火焰山烟焰烛天”;谓“火蚕绵絮衣一袭,止用一两,稍多,热不可耐”;谓“白叠子其实成茧,中有细丝”;谓“哈密四味木其实如枣,以竹刀取之则甘,铁刀取之则苦,木刀取之则酸,芦刀取之则辛”;谓“龟兹有山出泉,行数里入地,状如醍醐,甚臭,人服之,齿落更生”。今由嘉峪关南路至喀什噶尔,即经三国故地,安得有此事哉!即其他可知矣。后附《译史纪余》四卷:一为东海西海及异物;二为高丽、日本、占城、安南、琉球之诗;三为外国钱文;四为西番、百译、缅甸、暹罗四国之书。亦皆耳剽之谈,不为确据。如“人面鱼食目”一条,此书作前朝使臣至日本事。《峒溪纤志》又以为苗人进于初官是土者。一人之书而自相矛盾,是尚可为信史哉。
  △《八荒史》·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次撰。次既撰《八译史》,记其曾通中国者。因复摭小说稗官所载荒渺之说,为此书。皆无稽之谈也。书首题卷之一,则当不止此卷。而次所刻杂着,前列总目,此书实止一卷。岂欲续辑而未成欤?
  △《峒纤志》·三卷、《志馀》·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陆次撰。所记皆诸苗蛮种落风俗。前有题词,称诸书所载,同异攸殊。余徵诸见闻,详为考正。措词虽简,徵事弥该。上卷为《峒群言考正》,中卷为《蛮獠志》,下卷为《滇中峒所产》。《志馀》一卷则皆蛮中歌谣,自吴淇《粤风续》所采出者也。
  △《安南纪游》·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潘鼎撰。鼎字子登,晋江人。是编成于康熙二十七年,乃鼎游广东时偶附海舶,遇风飘至其国,因纪其山川风土之大略。与诸书所记不甚相远,无他异闻。
  △《海外纪事》·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大汕撰。大汕,广东长寿寺僧。康熙乙亥春,大越国王阮福周聘往说法,越岁而归。因记其国之风土以及大洋往来所见闻。大越国者,其先世乃安南赘婿,分藩割据,遂称大越。卷前有阮福周序,题“丙子蒲月”,盖康熙三十五年也。
  △《连阳八排风土记》·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来章撰。来章号礼山,本名灼然,以字行,襄城人。康熙乙卯举人,官连山县知县。是书即其康熙戊子在连山时所作。八排者,犭獠所居,以竹木为砦栅,谓之排也。凡分《图绘》、《形势》、《风俗》、《言语》、《剿抚》、《建置》、《约束》、《向化》八门,门为一卷。其目尚有第九卷,题曰《杂述》上下,然有录无书,岂为之而未成欤?中多自叙政绩。其《向化》一门,纪所判断之案,各为标目。殆似传奇,尤非体例。
  △《中山传信录》·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徐葆光撰。葆光字澄斋,吴江人。康熙壬辰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康熙五十七年,册封琉球国世子尚贞为国王,以葆光为副使。归时奏上是书。绘图列说,纪述颇详。
  △《楚南苗志》·六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段汝霖撰。汝霖字时斋,号梅亭,汉阳人。由举人历官建宁府知府。是书乃汝霖为湖南永绥同知时所作。前五卷皆载苗人种类、风俗、物产、言语、衣服及历朝控御抚治之法。末一卷附载犭人、土人及粤西六寨蛮,而六寨蛮尤为简略。以非楚所治故也。体例冗杂,叙述亦不甚雅驯。而得诸见闻,事皆质实。惟前载星野,与苗蛮土人皆无所涉。未免沿地志之陋格耳。
  ──右“地理类”外纪之属,三十四部,八十三卷,内二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1金钱
  △《古今游名山记》·十七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何钅堂撰。钅堂有《括苍汇记》,已着录。是书采史志文集所载游览之文,以类编辑。首为《总录》三篇,曰《胜记》,曰《名言》,曰《类考》。次记两京各省山川及古今游人序记。   △《天下名山诸胜一览记》·十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慎蒙撰。蒙字山泉,归安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监察御史。是书以何钅堂所作《古今游名山记》重复太甚,因删汰繁冗,而增入《通志》及别集所载记文凡十之四。视钅堂书颇为简明。然文有加减,而事不增损,仍无资于考据。其记文之末,各加评语,亦不出坊刻积习。自序称其书名《天下名山诸胜一览记》,而第一卷首又题作《游名山一览记》,第二卷以后则题作《名山岩洞泉石古迹》,殊不画一。盖明代文士,往往急行其书,陆续付梓。至书成后始有定名,而已刊者遂不复追改,故名目往往错互,不独此书为然也。   △《名山游记》·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世懋撰。世懋有《却金传》,已着录。是编一曰《京口游山记》,分上下二篇。一曰《游匡庐山记》,一曰《东游记》,一曰《游二泉记》,一曰《游鼓山记》,一曰《游石竹山记》,一曰《游九鲤湖记》,而附以《游溧阳彭氏
园记》。末有世懋跋一篇,盖为鼓山以下三记作。后合刻诸记,仍以缀于末也。   △《名山注》·(无卷数,内府藏本)   明潘之恒撰。之恒有《黄海》,已着录。是编首《江上山志》,次《蜀山志》,次《淮上杂志》,次《新安山水志》,次《越中山水志》,次《三吴杂志》。或载前人行纪、志传、题咏,或自为序纪。其他名胜,漏略尚多,疑就其所游历者述之。其书不分卷帙,前后亦无序跋。而“名山注”三字仅题于签,似非完本也。   △《五岳游草》·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士性撰。士性字恒叔,临海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南京鸿胪寺卿。事迹附见《明史·王宗沐传》。钱希言《犭会园》又称临海王中丞士性,未之详也。士性初令确山,游嵩岳。擢礼科给事中,游岱岳、华岳、恒岳。及参粤藩,游衡岳。此外游名山以十数,经历者十州。游必有图有诗,为图若记七卷,诗三卷,不尽于记与诗者为杂志二卷。亦名《广游记》,统题曰《五岳游草》,盖举其大以该其馀也。《犭会园》称“峨嵋山有老僧,性好游。自恨一生不得遍探名岳,年又向暮,乃誓于来生了此夙愿。临化,谓其徒曰:‘吾今往台州临海县王氏,托生为男。’计老僧化去之年月日时,即士性之甲子”云云。殆因
有此书而附会之,然亦缘士性癖嗜山水,故有是言矣。   △《广志绎》·五卷、《杂志》·一卷(编修汪如藻家藏本)   明王士性撰。此书又于《五岳游草》(《广游纪》)以外,追绎旧闻,以补未及者也。首为《方舆崖略》,次两都,次诸省,附以《杂志》。其《四夷辑》一种,列目于《杂志》之前。然有录无书,注曰考订嗣出,盖未刊也。凡山川险易、民风物产之类,巨细兼载,亦间附以论断。盖随手记录,以资谈助。故其体全类说部,未可尽据为考证也。   △《黔志》·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王士性撰。曹溶收入《学海类编》中。核其所载,即士性游记中之一篇。书贾摘出,别立此名以售欺者也。   △《豫志》·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王士性撰。亦其《五岳游草》之一篇,曹溶摘入《学海类编》者也。   △《日畿访胜录》·二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姚士撰。士所辑《陆氏易解》,已着录。此录乃万历甲午士游京师时,寻访都城内外诸胜,因汇辑成编。然所载古迹,实皆抄撮孙国敉《燕都游览志》、蒋一葵《长安客话》诸书,别无异闻,不足资证据也。   △《天目游记》·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汝亨撰。汝亨有《古奏议》,已着
录。是记乃汝亨与佛慧寺僧同游天目山而作,叙是山景物颇详。然记中叙月叙日,而不叙为何年,亦行文之偶疏也。   △《纪游稿》·一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衡撰。衡字缑山,太仓人。万历辛丑进士,官翰林院编修。事迹附见《明史·王锡爵传》。是编乃所作游记。凡泰山一首、香山三首、盘山一首、马鞍潭柘一首,杂记三首,盖随时摭拾付梓者。前有陈继儒序,词亦佻巧。   △《循沧集》·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姚希孟撰。希孟字孟长,长洲人。万历己未进士,官至詹事府詹事,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所作游记,以“循沧”名篇,盖用宋袁粲语也。上卷十三篇,皆游太湖洞庭所作。下卷十五篇,则平生所作南北游记皆在焉。末为跋王文恪《洞庭游记》二篇,及跋徐弘祖《鹿门鸿宝册》一篇。宏祖亦好游,故以类附游记后焉。其文体全沿公安、竟陵之习,务以纤佻为工。甚至《游广陵记》于全篇散语之中,忽作俪偶一联云:“洞天深处,别开翡翠之巢;笑语微闻,更掣鸳鸯之锁。”自古以来,有如是之文格乎?   △《山行杂记》·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宋彦撰。彦,华亭人。与赵宦光同时。尝至京师,历游玉泉、香山,因纪其园亭刹寺岩壑之胜。盖亦学《游城
南记》诸书而作。然考据多疏,如中称“玉泉道上有《壮节祠碑》,称崇安侯谭公而无其名,疑为靖难武臣战死者”。案:崇安侯谭渊,从成祖起兵,于夹河战没,子孙得世袭侯爵。当时如郑晓、王世贞所着书内,皆详载其事,而彦不能知,亦殊昧于典故矣。   △《名山记》·四十八卷、《图》·一卷、《附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盖因何钅堂之书而增葺之。凡北直隶二卷,南直隶十卷,浙江十卷,江西四卷,湖广四卷,河南三卷,山东二卷,山西一卷,陕西一卷,福建二卷,广东二卷,广西一卷,四川二卷,南一卷,贵州一卷,前为图一卷,略绘名胜之迹。末为《附录》一卷,则荒怪之说,《神异经》、《十洲记》之类也。所录古人游记十之三,明人游记十之七。采摭颇富,而庞杂特甚。如郦道元《水经注》、徐兢《高丽图经》、张敦颐《六朝事迹》之类,皆割裂,改易名目。至于孔稚圭《北山移文》、骆宾王《冒雨寻菊序》、宗忄禀《荆楚岁时记》、周密《武林旧事》、杨衍之《洛阳伽蓝记》、王观《扬州芍药谱》、张《梅品》、王世贞《题洛中九老图》之类,阑入者不可殚述。不知其与名山何与!其图首有篆字题识曰:“崇祯六年春月,墨绘斋新摹。”则出自坊贾之手
可知。胡维霖《墨池浪语》乃云:《名山记》乃何滨岩所集,近复补入。景必穷幽,语必造奇。仁智者岂能足迹遍天下,得此可以卧游。所谓补入,盖即此本。殆维霖未细阅其书欤。   △《广州游览小志》·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士祯撰。士祯有《古欢录》,已着录。士祯以康熙甲子十一月祭告南海,以乙丑二月八日至四月一日归。计留广州五十一日,因而游览古迹,作为此志。凡光孝寺、六榕寺、五羊观、海幢寺、海珠寺、越秀山、蒲涧寺、长寿寺、南园三忠祠九处,皆会城内外地也。   △《天下名山记钞》·(无卷数,内府藏本)   国朝吴秋士编。秋士字西湄,歙县人。其书取何钅堂《游名山记》及王世贞之《广编》删而录之,无一字之考订。   △《泰山纪胜》·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孔贞撰。贞有《大成乐律》,已着录。是编乃其初官泰安教谕时纪所游历而作也。大略仿《岱史》之旧,自万仙楼以下共五十馀则,每景各叙其胜。其馀诸山脉络与岱宗相属者,如尼山、防山、龟、蒙、凫、绎之类亦咸入纪载。其扌舍身崖、社首、蒿里、封禅数条,持论颇不诡于正。然于封禅旧典,引据未能详洽。大抵议论多而考据少,其文格亦尚沿竟陵末派云。   △《匡庐纪
游》·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吴阐思撰。阐思字道贤,武进人。所记庐山名迹凡五十八条,词颇简洁。然大抵以摹写景物为长。   △《滇黔纪游》·二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国朝陈鼎撰。鼎有《东林列传》,已着录。是编为其客游滇黔时所纪。上卷纪黔,下卷纪滇,于山川佳胜,叙述颇为有致,而不免偶出鄙语。如纪贵州诸苗曰:“男子之丽者,即古之潘安、宋朝有不及焉;女子之丽者,汉之飞燕、唐之太真亦无能出其上矣。此种女子,欲购之者牛马当以千计。男子皆不乐为龙阳君,有犯之者辄自杀。”又记楚雄、姚安、开化三郡曰:“余遍游三郡,别时各有遗赠。土仪之盛,馈赆之丰,有多至百金者”云云,其言殊陋。又如记三塔寺黄华老人石刻一事,黄华老人即金王庭筠,所作四诗刻石在山西汾州,故有“人道高欢避暑宫”句。后李中阳始摹刻于点苍山,王士祯《居易录》载之甚详。鼎乃以为仙人之笔,则考证之疏,亦可概见矣。   △《玉山遗响》·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贞生撰。贞生号篑山,庐陵人。顺治戊戌进士,官至翰林院侍读学士。玉山在泰和仁善乡,初名义山,又改匡山,土人称子瑶山。贞生尝游息其中。是编首载所作诗;次载所题对联;次载所作记;
次为茅屋随札,则山中之日记;次为他人所作诗赋传记。前有罗丽序,谓贞生所着文集尚未刊行,此其家居一载之内,流连山水,随笔记之,以示其意之所寓者。所录虽皆诗文,而其体例在游记、地志之间,故附之《地理类》焉。   △《苍洱小记》·一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国朝毕曰氵零撰。曰氵零有《滇游记》,已着录。是编亦曰氵零父忠告官南布政司参议时,曰氵零省觐至大理,纪其山川名胜而作。相传灵鹫山即今点苍山,为释伽佛修道处。宾川之鸡足山即伽叶道场。故曰氵零是书多引佛经为证据。──右“地理类”游记之属,二十一部、一百二十三卷,内二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南中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曰晋常璩撰。前有顾应祥序云:“此书附在《华阳国志》,近世无传。升杨太史谪居于滇,以其旧所藏本,手录见示”云云。考隋以来《经籍》、《艺文》诸志,皆无此书。宋李A14校正《华阳国志》,原序具存,亦不云附有此卷。且汉王恢攻南越在建元六年,张骞使大夏在元狩元年,此云骞以白帝东越攻南越,大行王恢救之。年月之先后既殊,事迹亦不知何据。又晋泰始七年分益州置宁州,而此云六年。柯郡下元鼎六年亦误作元鼎二年,
牾不一。杨慎好撰伪书,此书当亦汉杂事秘辛之类也。   △《高丽记》·(无卷数,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宋徐兢撰。案:兢别有《高丽图经》四十卷,已着于录。此本所载,即从图经中摘钞而成,非两书也。   △《记古滇说》·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旧本题宋张道宗撰。前有嘉靖己酉沐朝弼序,则称道宗为元人。卷末题“咸淳元年春正月八日,滇民张道宗录”。而书中又载元统二年立段信茁实为大理宣慰使司事,颠倒牾,猝不可诘。其书大抵阴剽诸史《西南夷传》,而小变其文。惟所记金马碧鸡事,称阿育王有三子争逐一金马,季子名至德,逐至滇池东山获之,即名其山曰金马。长子名福邦,续至滇池之西山,忽见碧凤,即名其山曰碧鸡。所谓金马、碧鸡之神,即是二子。其说荒诞,与史传尤异。文句亦多不雅驯,殆出赝托。况书中明言:“宋兴以北有大敌,不暇远略。使传往来,不通中国。”何以度宗式微之时,转奉其正朔?然则非惟道宗时代恍惚难凭,即其人之有无且不可遽信矣。卷首有杨慎点校字,其即慎所依托而故谬其文以疑后人欤?   △《异域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篇首胡惟庸序曰:“《虫录》者,予自吴元年丁未,
出镇江陵,有处士周致中者,前元之知院也,持是录献于军门。”则此书初名《虫录》,为周致中所作。又开济跋曰:“是书吾兄得之于青宫,乃国初之故物。今吾兄重编,更其名曰《异域志》。”则此书名《异域志》乃开济之兄所更定。然考明太祖于元至正二十四年甲辰,建国号曰吴。丁未当称“吴三年”,不得称“元年”。又济跋题“壬午长至”,为惠帝建文四年。其时济被诛已久,不应作跋。疑皆出于依托也。其书中杂论诸国风俗物产土地,语甚简略,颇与金铣所刻《异域图志》相似,无足采录。   △《异域图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后有明广信府知府金铣序,谓宋亦有应天府,疑是宋书。然书中载明初封元梁王子于耽罗,则为明人所作无疑。其书摭拾诸史及诸小说而成,颇多疏舛。如占城役属于安南,乃云安南为“占城役属”,殊不足据。其他叙述,亦太寥寥。   △《百夷传》·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钱古训撰。古训,馀姚人。洪武甲戌进士,官至湖广布政司参政。百夷即麓川平缅宣慰司。(案:百夷即今猡夷,译语对音,故无定字。)洪武二十九年,其酋思仑发诉与缅人构兵。古训时为行人,与其同官桂阳李思聪奉诏往谕,仑发等听命而
还。因述其山川、人物、风俗、道路,为书以进。古训旋以劳擢湖广参政。请泽州杨砥序之。黄虞稷《千顷堂书目》以此书为李思聪作。今据砥序及夏原吉后序,则实古训所作。虞稷偶失考也。   △《南夷书》·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张洪撰。洪字宗海,常熟人。洪熙初召入翰林,官修撰。是编乃永乐四年缅甸宣慰使那罗塔劫杀孟养,宣慰使刁查及思栾发而据其地。洪时为行人,赍敕往谕。因采摭见闻,记其梗概。所载洪武初至永乐四年平定南各土司事,皆略而不详。其于南郡建置始末,亦未能明晰。如南诏为蒙氏改鄯阐府,历郑、赵、杨三姓,始至大理段氏。孟养、麓川,各有土司,书中皆遗之。唯载梁王拒守,及杨苴乘隙窃发诸事,稍足与史参考耳。书中“澜沧江”作“兰沧江”,“思栾发”作“思鸾发”,与史互异。盖亦译语对音之故也。   △《西洋番国志》·(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巩珍撰。珍,应天人。其仕履始末未详。永乐中,敕遣太监郑和等出使西洋。宣宗嗣位,复命和及王景宏等往海外,遍谕诸番。时珍从事总制之幕,往还三年。所历诸番曰占城,曰爪哇,曰暹罗,曰旧港,曰哑噜,曰满剌加,曰苏门答剌,曰那姑儿,曰黎代,曰喃勃里,曰溜山,曰榜
葛剌,曰兰山,曰小葛兰,曰阿枝,曰古里,曰祖法儿,曰忽鲁谟厮,曰阿丹,曰天方,凡二十国。于其风土人物,询诸通事,转译汉语,缕毕记,至宣德九年编成。所记与《明史·外国传》大概相同,疑史采用此书也。   △《瀛涯胜览》·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马观撰。观不知何许人。书中多记郑和出使时事,则作于永乐以后也。所记海外诸番曰占城,曰爪哇,曰旧港国,曰暹罗,曰满剌加,曰哑鲁国,曰苏门答剌,曰那孤儿,曰黎代,曰喃勃里,曰兰,曰小葛兰,曰阿枝,曰古俚,曰溜山,曰祖法儿,曰阿丹国,曰榜葛剌国,曰忽鲁谟厮国,凡十九国,而为篇十八。其那孤儿国附见苏门答剌后,以其微也。各载其疆域、道里、风俗、物产,亦略及沿革。大抵与史传相出入。   △《朝鲜杂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旧本题明董越撰。越有《朝鲜赋》,已着录。是书繁碎无体例。以越所撰《朝鲜赋》校之,皆赋中越所自注。盖好事者抄出别行,伪立名目,非越又有此书也。   △《海槎馀录》·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顾介撰。介字汇堂,吴县人。官至南安府知府,是编乃其官儋州时所着。凡风土、物产悉随笔记之,共四十馀则,皆地志所已具。惟处
置叛黎一节,叙述颇详,为《蛮司合志》所未及云。   △《日本考略》·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薛俊撰。俊,定海人。嘉靖二年,日本国使宗设来贡,抵宁波。未几,宋素卿等亦至。互争真伪,自相残杀。所过州县,大肆焚掠。浙江濒海之地,人民苦之。俊因纂辑是书,大略言防御之事为多,而国土、风俗亦类入焉。然见闻未广,所辑《沿革》、《疆域》二略,约举梗概,挂漏颇多。属国中兼及新罗、百济等国,不知新罗、百济在宋时已为朝鲜所并,其时并无是国矣。又序世系但及宋雍熙以前,而不载元以后国王名号,亦疏漏也。   △《日本图纂》·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若曾撰。若曾有《郑开阳杂着》,已着录。此书乃其在胡宗宪幕府所作。以坊行《日本考略》一书舛讹难据,因从奉化人购得南岙倭商秘图,持以询诸使臣、降倭、通事、火长之属,汇订成编。前为图三幅,附以论说。后载州郡、土贡、道路、形势、语言、什器、寇术,而仪制、诗表别为附录。视若曾《万里海防编》内所载较为详密。其《针经图说》,止载入贡故道,而间道便利皆隐而不言。盖恐海滨奸宄得通倭之路,有深意存焉。惟其言“明太祖洪武二年命赵秩往谕其国”,《明史》载在洪武三年
。又言“太宗十九年寇辽东,总兵刘江歼之于望海埚”,《明史》载在永乐十七年,乃都督刘荣,非总兵刘江,均不相合。然《明史》据《明实录》及国史,不得有误。殆是书传闻未实也。   △《朝鲜图说》·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若曾撰。先图后考,次详其世纪、都邑、山川、风俗、土产、道里、贡式,而以宋郑兴裔奏议一篇附焉。盖是时朝鲜亦被倭患,故因日本而及之。   △《琉球图说》·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若曾撰。体例与《朝鲜图说》相同,地里则但标其针路,末附宋郑藻《纪事》一篇。琉球奉明正朔,从无寇掠。殆以其国外Τ于倭,内密迩于福建,而为预防之计欤?   △《安南图说》·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郑若曾撰。体例亦与《朝鲜图说》同,但增《疆域》、《伪制》二门。《疆域》寥寥数语,其《伪制》则纪黎、莫二姓事也。末附宋郑竦《纪略》一篇。若曾时距莫登庸事未远,故筹画边防,并及安南。然相距既遥,所传闻者略矣。   △《西洋朝贡典录》·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黄省曾撰。省曾字勉之,吴县人。嘉靖辛卯举人。《明史·文苑传》附见《文徵明传》中。是编纪西洋诸国朝贡之事,自占城以迄天
方,为国二十有三。国各一篇,篇各有论。凡道里远近、风俗美恶、物产器用之殊、言语衣服之异,靡不详载。考《明史·外国传》,其时通职贡者尚不尽于此录。省曾止就内侍郑和所历之国,编次成书,馀固未暇及也。末有二跋,一为东山居士孙允伽,一为清常道人赵开美。允伽称此书初未付梓,得其手稿录之。开美谓其章法句法颇学《山海经》,信为奇书。钱曾《读书敏求记》亦载之。然其精华已采入正史,馀亦无他异闻也。   △《夷俗记》·一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萧大亨撰。大亨号岳峰,泰安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是书专纪鞑靼风俗,分《匹配》、《生育》、《分家》、《治奸》、《治盗》、《听讼》、《葬埋》、《崇佛》、《待宾》、《尊师》、《耕猎》、《食用》、《帽衣》、《敬上》、《禁忌》、《牧养》、《习尚》、《教战》、《战阵》、《贡市》二十类。盖大亨尝为宣大总督,故录其所闻如此。然殊多失实,不足徵信。惟顺义王互市之地,《明史》载大同于左卫北威远堡边外,宣府于万全右卫张家口边外,山西于水泉营。而此书载大同互市有三堡:一曰守口堡,二曰得胜堡,三曰新平堡,则大亨所亲见,较史为详云。   △《朝鲜国志》·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
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所存惟《京都》、《风俗》、《山川》、《古都》、《古迹》五门。中称“我康献王”,知为朝鲜人作。引《明一统志》称“大明”,知为作于明时。又多称王氏诸王为高丽王,知为明之中叶,李氏有国,改称朝鲜之后也。   △《东夷图说》·二卷,《岭海异闻》·一卷、《续闻》·一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蔡汝贤撰。汝贤字思齐,华亭人。隆庆戊辰进士。是编成于万历丙戌。所纪皆东南海中诸国,殊多传闻失实。如谓“琉球国人目深鼻,男去髭须,辑鸟羽为冠,装以珠玉赤毛”。今琉球贡使旅来,目所共睹,殊不如其所说。海西诸国,统称西洋,汝贤乃以西洋为国名,则更谬矣。至于《异闻》、《续闻》,尤多荒诞不经。其图像悉以意杜撰,亦毫无所据。   △《四川土夷考》·四卷(浙江汪汝栗家藏本)   明谭希思撰。希思有《明大政纂要》,已着录。是书乃希思在蜀时命布政使官属取全蜀土司、土府绘图立说,裒为一编。刻于万历二十六年。首全图,次各土司、土府分图。图各有说,凡七十八篇。其中所列,多沿边城堡守御名目,而于土司境壤、山川形势,概未之及,盖专为防守之策而设。虽名为《土夷考》,其实乃险隘图也。所附之说,仅据州县申册,
简略颇甚,亦不足以备考核。   △《日本考》·五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李言恭、都杰同撰。言恭字惟寅,岐阳武靖王文忠之裔,以万历二年袭封临淮侯。杰字彦辅,蔚州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方言恭督京营戎政时,杰为右都御史。会倭患方剧,乃共摭所闻为此书。记其山川地理及世次土风,而于字书译语,胪载尤详。后倭陷朝鲜,封贡议起,杰以力争不合,徙南京。而言恭子宗城卒为石星所荐,充正使往封。至釜山而倭情中变,易服逃归,被劾论戍。盖徒恃纸上空言,宜其不能悉知情伪也。   △《咸宾录》·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罗曰撰。曰字尚之,江西人。是编刊于万历中。分列诸国之事,以东西南北为分。欲夸明代声教之远,故曰“咸宾”,其实多非朝贡之国。又叙事古今糅杂,标题人地混淆,亦颇无体例。   △《别本坤舆外纪》·一卷(大学士英廉购进本)   旧本题国朝南怀仁撰。载吴震方《说铃前集》中。案:怀仁《坤舆外纪》,别有全本,已着于录。此本摘录其文,并删其图说,乃丛书之节本。犹明季坊刻窜乱古书之陋习也。   △《西方要记》·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国朝西洋人利类思、安文思、南怀仁等撰。利类思、安文
思皆以明末入中国,南怀仁以顺治十六年至京师。此书则康熙初年所述,凡二十条。专记西洋国土、风俗、人物、土产及海程远近,大抵意在夸大其教,故语多粉饰失实。   △《洱海丛谈》·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同揆撰。同揆字轮庵,南大理府文殊寺僧也。是书纪滇南未入版图之初,引《隋书》西海阿育国王仲子封苍洱之间,为南诏之始祖。其后世灭而复兴者有段氏、蒙氏、高氏,相承至明初,始皆内附。所载“观音大士结茅郡中,及唐永徽后现身七化”之语,皆近荒诞。以缁徒为地志,自张其教,固所不免耳。   △《八译史》·四卷、《纪馀》·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次云撰。次云有《湖ヂ杂记》,已着录。是书专录荒外诸国。古事皆采摭史传,复见不鲜。近事多据《瀛涯胜览》、《职方外纪》诸书,亦多传闻失实。所记西域山川物产,其地自天威耆定,俱入版图。如谓“高昌盛暑,人皆穴处,鸟飞或为日气所烁而堕”;谓“火焰山烟焰烛天”;谓“火蚕绵絮衣一袭,止用一两,稍多,热不可耐”;谓“白叠子其实成茧,中有细丝”;谓“哈密四味木其实如枣,以竹刀取之则甘,铁刀取之则苦,木刀取之则酸,芦刀取之则辛”;谓“龟兹有山出泉,行数里入地,状如醍
醐,甚臭,人服之,齿落更生”。今由嘉峪关南路至喀什噶尔,即经三国故地,安得有此事哉!即其他可知矣。后附《译史纪余》四卷:一为东海西海及异物;二为高丽、日本、占城、安南、琉球之诗;三为外国钱文;四为西番、百译、缅甸、暹罗四国之书。亦皆耳剽之谈,不为确据。如“人面鱼食目”一条,此书作前朝使臣至日本事。《峒溪纤志》又以为苗人进于初官是土者。一人之书而自相矛盾,是尚可为信史哉。   △《八荒史》·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次撰。次既撰《八译史》,记其曾通中国者。因复摭小说稗官所载荒渺之说,为此书。皆无稽之谈也。书首题卷之一,则当不止此卷。而次所刻杂着,前列总目,此书实止一卷。岂欲续辑而未成欤?   △《峒纤志》·三卷、《志馀》·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陆次撰。所记皆诸苗蛮种落风俗。前有题词,称诸书所载,同异攸殊。余徵诸见闻,详为考正。措词虽简,徵事弥该。上卷为《峒群言考正》,中卷为《蛮獠志》,下卷为《滇中峒所产》。《志馀》一卷则皆蛮中歌谣,自吴淇《粤风续》所采出者也。   △《安南纪游》·一卷(大学士英廉家藏本)   国朝潘鼎撰。鼎字子登,晋江人。是编成
于康熙二十七年,乃鼎游广东时偶附海舶,遇风飘至其国,因纪其山川风土之大略。与诸书所记不甚相远,无他异闻。   △《海外纪事》·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释大汕撰。大汕,广东长寿寺僧。康熙乙亥春,大越国王阮福周聘往说法,越岁而归。因记其国之风土以及大洋往来所见闻。大越国者,其先世乃安南赘婿,分藩割据,遂称大越。卷前有阮福周序,题“丙子蒲月”,盖康熙三十五年也。   △《连阳八排风土记》·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来章撰。来章号礼山,本名灼然,以字行,襄城人。康熙乙卯举人,官连山县知县。是书即其康熙戊子在连山时所作。八排者,犭獠所居,以竹木为砦栅,谓之排也。凡分《图绘》、《形势》、《风俗》、《言语》、《剿抚》、《建置》、《约束》、《向化》八门,门为一卷。其目尚有第九卷,题曰《杂述》上下,然有录无书,岂为之而未成欤?中多自叙政绩。其《向化》一门,纪所判断之案,各为标目。殆似传奇,尤非体例。   △《中山传信录》·六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徐葆光撰。葆光字澄斋,吴江人。康熙壬辰进士,官翰林院编修。康熙五十七年,册封琉球国世子尚贞为国王,以葆光为副使。归时奏上是书。绘图列
说,纪述颇详。   △《楚南苗志》·六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段汝霖撰。汝霖字时斋,号梅亭,汉阳人。由举人历官建宁府知府。是书乃汝霖为湖南永绥同知时所作。前五卷皆载苗人种类、风俗、物产、言语、衣服及历朝控御抚治之法。末一卷附载犭人、土人及粤西六寨蛮,而六寨蛮尤为简略。以非楚所治故也。体例冗杂,叙述亦不甚雅驯。而得诸见闻,事皆质实。惟前载星野,与苗蛮土人皆无所涉。未免沿地志之陋格耳。   ──右“地理类”外纪之属,三十四部,八十三卷,内二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