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六十八 史部二十四 地理类一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古之地志,载方域、山川、风俗、物产而已,其书今不可见。然《禹贡》、《周礼·职方氏》,其大较矣。《元和郡县志》颇涉古迹,盖用《山海经》例。《太平寰宇记》增以人物,又偶及艺文,于是为州县志书之滥觞。元明以后,体例相沿。列传侔乎家牒,艺文溢于总集。末大于本,而舆图反若附录。其间假借夸饰,以侈风土者,抑又甚焉。王士祯称《汉中府志》载木牛流马法,《武功县志》载织锦璇玑图,此文士爱博之谈,非古法也。然踵事增华,势难遽返。今惟去泰去甚,择尤雅者录之。凡芜滥之编,皆斥而存目。其编类,首宫殿疏,尊宸居也。次总志,大一统也。次都会郡县,辨方域也。次河防,次边防,崇实用也。次山川,次古迹,次杂记,次游记,备考核也。次外纪,广见闻也。若夫《山海经》、《十洲记》之属,体杂小说,则各从其本类,兹不录焉。
  △《三辅黄图》·六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晁公武《读书志》据所引刘昭《续汉志注》,定为梁、陈间人作。程大昌《雍录》则谓晋灼所引《黄图》,多不见于今本,而今本“渐台”、“彪池”、“高庙”、“元始祭社稷仪”,皆明引旧图,知非晋灼之所见。又据改“槐里”为“兴平”,事在至德二载,知为唐肃宗以后人作。其说较公武为有据。此本惟“高庙”一条,不引旧图,“沧池”一条引旧图而大昌未及,其馀三条并同。盖即大昌所见之本,偶误“沧池”为“高庙”也。其书皆记长安古迹,间及周代灵台、灵囿诸事,然以汉为主,亦间及河间日华宫、梁曜华宫诸事,而以京师为主,故称《三辅黄图》。三辅者,颜师古《汉书注》谓长安以东为京兆,以北为左冯翊,渭城以西为右扶风也。所纪宫殿苑囿之制,条分缕析,至为详备,考古者恒所取资。惟兼采《西京杂记》、《汉武故事》诸伪书,《洞冥记》、《拾遗记》诸杂说,爱博嗜奇,转失精核,不免为白璧徵瑕耳。
  △《禁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元王士点撰。士点字继志,东平人。是书凡为目百一十有六,篇一十有五,为甲、乙、丙、丁、戊五卷。考何晏《景福殿赋》云,爰有禁扁,勒分翼张。注引《说文》扁从户册者,署门户也,扁与扁同。此书详载历代宫殿门观池馆苑等名,故取义于此。卷首有欧阳玄至顺庚午序,虞集至顺癸酉序,皆以详赡推之。其中如释“东西箱”,以西清附之,盖本前汉《司马相如传》注谓“西清即西箱也”。而其释“东西”序则与“东西箱”别为一类,不知《景福殿赋》:“西箱踟蹰以开宴,东序重深而秘奥。”注:西箱,西序也。东序,东箱也。本属互文,而析为两地,则于宫室之制殊未能详考。又如释“秦阳宫”,一名林光,一名甘泉。考程大昌《雍录》,汉之甘泉在渭北之阳,秦之甘泉在渭南之县。谓秦甘泉一名阳,殊误。又孟康《郊祀志》注:“汉甘泉一名林光。”师古谓:“汉于秦林光宫旁别起甘泉宫。”谓汉甘泉一名林光,亦非。则于地理之学亦不免偶疏。至于秦祈年宫,《三辅黄图》以为穆公作,此书独本《汉书》及《水经注》之说,以为作于惠公,似非无见。又若“曲台宫”之类,兼采《雍录》以补《黄图》之所遗,颇可藉以参考。末附《名释》一篇,训诂亦极典核。虽时有疏密,要于史学不为无补矣。
  ──右“地理类”宫殿疏之属,二部、十一卷,皆文渊阁着录。
  (案:《太平御览》所引有《汉宫殿疏》,刘知几《史通》所引有《晋宫阙名》,皆自为记载,不与地志相杂。今别立子目,冠于《地理类》之首。)
  △《元和郡县志》·四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唐李吉甫撰。吉甫字宏宪,赵州人。御史大夫栖筠之子,以荫补左司御率府仓曹参军。贞元初,为太常博士,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卒谥忠懿。事迹具《唐书》本传。是书据宋洪迈跋,称为元和八年所上,然书中更置“宥州”一条,乃在元和九年,盖其事为吉甫所经画,故书成之后,又自续入之也。前有吉甫原序,称起京兆府,尽陇右道,凡四十七镇,成四十卷。每镇皆图在篇首,冠于叙事之前。并目录两卷,共成四十二卷,故名曰《元和郡县图志》。后有淳熙二年程大昌跋,称图至今已亡,独志存焉,故《书录解题》惟称《元和郡县志》四十卷。此本又阙第十九卷、二十卷、二十三卷、二十四卷、二十六卷、三十六卷,其第十八卷则阙其半,二十五卷亦阙二页,又非宋本之旧矣。篇目断续,颇难寻检。考《水经注》本四十卷,至宋代佚其五卷,故水名阙二十有一。南宋刊版,仍均配为四十卷,使相联属。今用其例,亦重编为四十卷,以便循览。仍注其所阙于卷中,以存旧第。其书《唐志》作五十四卷,证以吉甫之原序,盖志之误。又按《唐六典》及新旧《唐书·地理志》,贞观初,分天下为十道,一关内道,二河南道,三河东道,四河北道,五山南道,六陇右道,七淮南道,八江南道,九剑南道,十岭南道。此书移陇右为第十,殆以中叶后陷没吐蕃,故退以为殿。至淮南一道,在今本阙卷之中。以《唐志》淮南道所属诸州考之,今本河南道内有所属申、光二州列蔡州之后,江南道内有所属之蕲、黄、安三州列鄂、沔二州之后,似乎传写之错简。然考《唐书·方镇表》,大历十四年,淮西节度使复治蔡州,寻更号申光蔡节度使。又永泰元年,蕲、黄二州隶鄂岳节度,升鄂州都团练使为观察使,增领岳、蕲、黄三州。元和元年,升鄂州观察使为武昌军节度使,增领安、黄二州。则申州、光州尝由淮南道割隶河南道,蕲州、安州、黄州亦尝由淮南道割隶江南道。《唐志》偶失移并,非今本错乱也。《舆记图经》、《隋唐志》所着录者,率散佚无存。其传于今者,惟此书为最古,其体例亦为最善。后来虽递相损益,无能出其范围。今录以冠地理总志之首,着诸家祖述之所自焉。
  △《太平寰宇记》·一百九十三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宋乐史撰。史有《广卓异记》,已着录。宋太宗时,始平闽、越并北汉,史因合舆图所隶,考寻始末,条分件系,以成此书。始于东京,迄于四裔。然是时幽、妫、营、檀等十六州,晋所割以赂辽者,实未入反章。史乃因贾耽《十道志》、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之旧,概列其名。盖太宗置封椿库,冀复燕、,终身未尝少置。史亦预探其志,载之于篇,非无所因而漫录也。史进书序讥贾耽、李吉甫为漏阙,故其书采摭繁富,惟取赅博。于列朝人物,一一并登。至于题咏古迹若张《金山诗》之类,亦皆并录。后来方志必列人物、艺文者,其体皆始于史。盖地理之书,记载至是书而始详,体例亦自是而大变。然史书虽卷帙浩博,而考据特为精核,要不得以末流冗杂、追咎滥觞之源矣。原本二百卷,诸家藏本并多残阙。惟浙江汪氏进本,所阙自一百十三卷至一百十九卷,仅佚七卷。又每卷末附校正一页,不知何人所作。辨析颇详,较诸本最为精善,今据以着录。《文献通考》作《太平寰宇志》。此本标题实作《太平寰宇记》。诸书所引,名亦两岐。今考史进书原序亦作“记”字,则《通考》为传写之误,不足据也。
  △《元丰九域志》·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承议郎知制诰丹阳王存等奉敕撰。存字敬仲,丹阳人。登进士第,调嘉兴主簿,历官尚书右丞。事迹具《宋史》本传。初,祥符中李宗谔、王曾先后修《九域图》。至熙宁八年,都官员外郎刘师旦以州县名号多有改易,奏乞重修。乃命馆阁校勘曾肇、光禄丞李德刍删定,而以存总其事。以旧书名图而无绘事,请改曰志。迄元丰三年闰九月,书成。此本前有存等进书原序,称“国朝以来,州县废置与夫镇戍城堡之名,山泽虞衡之利,前书所略,则谨志之。至于道里广轮之数,昔人罕得其详。今则一州之内,首叙州封,次及旁郡,彼此互举,弗相混ゾ。总二十三路,京府四,次府十,州二百四十二,军三十七,监四,县一千二百三十五,为十卷。”王应麟称其文见于《曲阜集》,盖曾肇之词也。其书始于四京,终于省废州军及化外羁縻州,凡州县皆依路分隶。首具赤、畿、望、紧、上、中、下之名,次列地理,次列户口,次列土贡。每县下又详载乡镇,而名山大川之目,亦并见焉。其于距京距府旁郡交错四至八到之数,缕析最详,深得古人辨方经野之意。叙次亦简洁有法。赵与[B081]《宾退录》尤称其《土贡》一门备载贡物之额数,足资考核,为诸志之所不及。自序所称文直事核,洵无愧其言矣。其书最为当世所重。民间又有别本刊行,内多《古迹》一门,故晁公武《读书后志》有《新旧九域志》之目。此为明毛晋影抄宋刻,乃元丰间经进原本,后藏徐乾学传是楼中。字画清朗,讹阙亦少,惟佚其第十卷,今以苏州朱焕家抄本补之,仍首尾完具。案张氵昊《谷杂记》,称南渡后闽中刊书不精,如睦州宣和中始改严州,而新刊《九域志》直改为严州。今检此本内睦州之名,尚未窜改,则其出于北宋刻本可知。近时冯集梧校刊此书,每卷末具列考证,其所据亦此本也。
  △《舆地广记》·三十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宋欧阳撰。晁公武《读书志》谓实无其人,乃着书者所假托。陈振孙《书录解题》则以为其书成于政和中,,欧阳修从孙,以行名皆连心字为据。按此书非触时忌,何必隐名?疑振孙之说为是。然修庐陵人,而此本有自序,乃自称广陵。岂广、庐字形相近,传写致讹欤?其书前四卷,先叙历代疆域,提其纲要。五卷以后,乃列宋郡县名,体例特为清析。其前代州邑宋不能有,如燕十六州之类者,亦附各道之末,名之曰化外州,亦足资考证。虽其时土宇狭隘,不足括舆地之全,而端委详明,较易寻览,亦舆记中之佳本也。
  △《方舆胜览》·七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祝穆撰。穆字和甫,建阳人。《建宁府志》载穆父康国,从朱子居崇安。穆少名丙,与弟癸同受业于朱子。宰执程元凤、蔡抗录所着书以进,除迪功郎,为兴化军涵江书院山长。是书前有嘉熙己亥吕午序,盖成于理宗时。所记分十七路,各系所属府州军于下,而以行在所临安府为首。盖中原隔绝,久已不入舆图,所述者惟南渡疆域而已。书中体例,大抵于建置、沿革、疆域、道里、田赋、户口、关塞、险要,他志乘所详者,皆在所略,惟于名胜古迹多所胪列。而诗、赋、序、记,所载独备。盖为登临题咏而设,不为考证而设。名为地记,实则类书也。然采摭颇当,虽无裨于掌故,而有益于文章。ゼ藻华,恒所引用。故自宋、元以来,操觚家不废其书焉。考叶盛《水东日记》,称元绛闵忠诗石刻在广州,《方舆胜览》乃载在封州,又误以为魏工作,亦讹数字。幸真迹石刻尚存三洲岩中,则小小舛误,亦所不免,要不害其大致之详赡尔。
  △《明一统志》·九十卷(内府藏本)
  明吏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李贤等奉敕撰。案沈文《圣君初政志》,称洪武三年命儒臣魏俊等六人编类天下郡县地理形势,为《大明志》,今其书不传。后成祖采天下郡县图经,命儒臣纂辑为一书,亦未及成而中辍。至英宗复辟后,乃命贤等重编。天顺五年四月,书成奏进,赐名《大明一统志》。御制序文冠其首,锓版颁行。考舆志之书出自官撰者,自唐《元和郡县志》、宋《元丰九域志》外,惟元岳等所修《大元一统志》最称繁博。国史《经籍志》载其目,共为一十卷,今已散佚无传。虽《永乐大典》各韵中颇见其文,而割裂丛碎,又多漏脱,不复能排比成帙。惟浙江汪氏所献书内,尚存原刊本二卷,颇可以考见其体制。知明代修是书时,其义例一仍《元志》之旧,故书名亦沿用之。其时纂修诸臣,既不出一手,舛讹牾,疏谬尤甚。如以唐临氵句为汉县;辽无章宗,而以为陵在三河;金宣宗葬大梁,而以为陵在房山;以汉济北王兴居为东汉名宦;以箕子所封之朝鲜为在永平境内。俱乖迕不合,极为顾炎武《日知录》所讥。至所摘王安石《处州学记》地“最旷大山长谷荒”之语,则并句读而不通矣。此本内多及嘉靖、隆庆时所建置,盖后人已有所续入,亦不尽出天顺之旧。我国家辨方定位,首重舆图。《大清一统志》近复奉诏重修,起例发凡,弥臻尽善。此书之舛略,本无可采。特是职方图籍,为有国之常经,历朝俱有成编,不容至明而独阙。故仍录存,以备一代之掌故焉。
  △《大清一统志》·五百卷乾隆二十九年奉敕撰。是书初于乾隆八年纂辑成书,每省皆先立统部,冠以图表。首《分野》,次《建置沿革》,次《形势》,次《职官》,次《户口》,次《田赋》,次《名宦》,皆统括一省者也。其诸府及直隶州又各立一表,所属诸县系焉。皆首《分野》,次《建置沿革》,次《形势》,次《风俗》,次《城池》,次《学校》,次《户口》,次《田赋》,次《山川》,次《古迹》,次《关隘》,次《津梁》,次《堤堰》,次《陵墓》,次《寺观》,次《名宦》,次《人物》,次《流寓》,次《列女》,次《仙释》,次《土产》。各分二十一门,共成三百四十二卷。而外藩及朝贡诸国,别附录焉。迨乾隆二十年,天威震叠,平定伊犁,拓地二万馀里,为自古舆图所未纪。而府州县之分并改隶,与职官之增减移驻,亦多与旧制异同。乃特诏重修,定为此本。嗣乾隆二十八年,西域爱乌罕霍罕、启齐玉苏、乌尔根齐诸回部,滇南整欠、景海诸土目,咸相继内附。乾隆四十年,又讨定两金川,开屯列戍,益广幅员。因并载入简编,以昭大同之盛轨。盖版图廓于前,而搜罗弥博;门目仍其旧,而体例加详。一展卷而九州之砥属,八极之会同,皆可得诸指掌间矣。昔唐分天下为十道,陇右道本居第六,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乃退列为第十,以其地已陷没吐蕃故也。宋之疆域最狭,欧阳《舆地广记》其于所不能有者,别立化外州之名,已为巧饰。至祝穆《方舆胜览》,则并淮北亦不及一字矣。盖衰弱之朝,土宇日蹙,故记载不得不日减;圣明之世,反章日扩,故编摩亦不得不日增。今志距诏修旧志之时仅数十载,而职方所隶已非旧志所能该。威德遐宣,响从景附,兹其明验矣。虞舜益地之图,仅区九州为十二,亦何足与昭代比隆哉!
  ──右“地理类”总志之属,七部,九百四十一卷,皆文渊阁着录。
  △《吴郡图经续记》·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宋朱长文撰。长文字伯原,苏州人。未冠,登进士乙科,以足疾不仕。后以苏轼荐,充本州教授,召为太常博士,迁秘书省正字、枢密院编修。书成于元丰七年,上卷分《封域》、《城邑》、《户口》、《坊市》、《物产》、《风俗》、《门名》、《学校》、《州宅》、《南园》、《仓务》、《海道》、《亭馆》、《牧守》、《人物》十五门,中卷分《桥梁》、《祠庙》、《宫观》、《寺院》、《山水》六门,下卷分《治水》、《往迹》、《园第》、《冢墓》、《碑碣》、《事志》、《杂录》七门。徵引博而叙述简,文章尔雅,犹有古人之风。首有长文自序一篇,末有后序四篇:一为元元年常安民作,一为元七年林ж作,一为元符二年祝安上作,一为绍兴四年孙佑作。州郡志书,五代以前无闻。北宋以来,未有古于《长安志》及是记者矣。朱彝尊跋《咸淳临安志》,历数南北宋地志,不及是记。知彝尊未见其书,为希觏之本也。长文自序,称古今文章,别为《吴门总集》,书中亦屡言某文见《总集》。今其书已不传,是记亦幸而仅存耳。
  △《乾道临安志》·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宋周淙撰。淙字彦广,湖州长兴人。乾道五年以右文殿修撰知临安府,创为此《志》。原本凡十五卷,见《宋史·艺文志》。其后淳间施锷、咸淳间潜说友,历事编纂,皆有成书。今惟潜《志》尚存抄帙,周、施二《志》世已无传。此本为杭州孙仰曾家所藏宋椠本,卷首但题作《临安志》,而中间称“高宗”为“光尧太上皇帝”,称“孝宗”为“今上”,纪牧守至淙而止,其为《乾道志》无疑。惟自第四卷以下,俱已阙佚。所存者仅什之一二,为可惜耳。第一卷纪宫阙官署,题曰《行在所》,以别于郡志,体例最善。后潜《志》实遵用之。二卷分沿革、星野、风俗、州境、城社、户口、廨舍、学校、科举、军营、坊市、界分、桥梁、物产、土贡、税赋、仓场、馆驿等诸子目,而以亭台、楼观、阁轩附其后。叙录简括,深有体要。三卷纪自吴至宋乾道中诸牧守,详略皆极得宜。淙尹京时,撩湖浚渠,颇留心于地利,故所着述亦具有条理。今其书虽残阙不完,而于南宋地志中为最古之本。考武林掌故者,要必以是书称首焉。
  △《淳熙三山志》·四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宋梁克家撰。克家字叔子,泉州晋江人。绍兴三十年廷试第一,授平江签判,召为秘书省正字。乾道中,累官右丞相,封仪国公,卒谥文靖。事迹具《宋史》本传。史称其为文深厚明白,自成一家。制命尤温雅,多行于世。今所作已罕流传,惟此书尚有写本。凡分九门,一曰地理,二曰公廨,三曰版籍,四曰财赋,五曰兵防,六曰秩官,七曰人物,八曰寺观,九曰土俗。朱彝尊《曝书亭集》有是书跋,议其附山川于寺观,未免失伦。今观其人物惟收科第,土俗时出谣谶,亦皆于义未安。然其《志》主于纪录掌故,而不在夸耀乡贤,侈陈名胜,固亦核实之道,自成志乘之一体,未可以常例绳也。其所纪十国之事,多有史籍所遗者,亦足资考证。视后来何乔远《闽书》之类,门目猥杂,徒溷耳目者,其相去远矣。
  △《吴郡志》·五十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宋范成大撰。成大有《骖鸾录》,已着录。是书为成大末年所作,郡人龚颐、滕茂、周南相与赞成之。时有求附于籍不得者,会成大殁,乃腾谤谓不出成大手,遂寝不行。故《至元嘉禾志》序,谓《吴郡志》以妄议不得刊也。绍定初,广德李寿朋始为锓版,赵汝谈为之序。以周必大所撰《成大墓志》,定“是书实所自为,并申明龚颐三人者,常为成大访,故谤有自来”,其论乃定。寿朋又以是书止绍兴三年,其后诸大建置,如百万仓、嘉定新邑、许浦水军、顾迳移屯,皆未及载。复令校官汪泰亨补之,自谓仿褚少孙补《史记》例。然少孙补《史记》虽为妄陋,犹不混本书。泰亨所续,当时不别署为续志,遂与本书淆乱,体例殊乖。其书凡分三十九门,徵引浩博,而叙述简核,为地志中之善本。刊版久佚,此本犹绍定旧椠,往往于夹注之中又有夹注。考成大以前,惟姚宏补注《战国策》尝有此例,而不及此书之多,亦可云着书之创体矣。
  △《新安志》·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罗愿撰。愿有《尔雅翼》,已着录。初,梁萧几作《新安山水记》,王笃又作《新安记》,唐亦有《歙州图经》。及宋大中祥符中,李宗谔撰次《州郡图经》,颁之天下,于是旧志皆佚。洎经方腊之乱,新《图经》亦随散失。愿尝杂采诸书,创为稿本,而未就。淳熙二年,赵不悔为州守,乃俾愿续成之。其书第一卷为《州郡》;第二卷为《物产贡赋》;第三卷至五卷为所属之歙、休宁、祁门、婺源、绩溪、黟六县;第六卷、七卷为《先达》;第八卷为《进士题名》,凡贤良、明经、赐策、献策、特奏名、武举皆附之,义民、仙释,亦并在是卷;九卷为《牧守》;十卷为《杂录》。叙述简括,引据亦极典核。于先达皆书其官,别于史传,较为有体。其《物产》一门,乃愿专门之学,徵引尤为该备。其所志贡物,如乾蓣药、腊芽茶、细布之类,皆史志所未载。所列先达小传,具有始末。如汪藻曾为符宝郎之类,亦多史传所遗。赵不悔序称其博物洽闻,故论载甚广;而其序事简括不繁,又自得立言之法。愿自序亦自以为儒者之书,具有微旨,不同抄取记簿,皆不愧也。程敏政《新安文献志》记愿所作《胡舜陟墓志》后曰:“《鄂州新安志》,于王黼之害王俞,秦桧之杀舜陟,皆略而不书,非杏庭、虚谷一白之,则其迹泯矣。然则是书精博虽未易及,至其义类取舍之间,疑有大可议者。姑记二事,以验观者”云云。案刘克庄《后村诗话》,谓舜陟欲为秦桧父建祠,高登不可,因劾登以媚桧。会舜陟别以他事忤桧下狱死,登乃得免。则舜陟之死,乃欲附于桧而反见挤耳。愿之不书,殆非无意,未可遽以为曲笔也。
  △《剡录》·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宋高似孙撰。似孙字续古,号疏寮,馀姚人。淳熙十一年进士,历官校书郎,出ヘ徽州,迁守处州。陈振孙《书录解题》称,似孙为馆职时,上《韩胄生日诗》九首,每首皆暗用锡字,寓“九锡”之意,为清议所不齿。知处州尤贪酷,其读书以奥僻为博,以怪涩为奇,至有甚可笑者。就中诗犹可观。周密《癸辛杂识》亦记其守处州日,私挟官妓洪渠事,其人品盖无足道。其诗有《疏寮小集》,尚传于世,而文则不少概见。此书乃其所作《嵊县志》也。嵊为汉剡县地,故名曰《剡录》。前有嘉定甲戌似孙自序,及嘉定乙亥嵊县令史之安序,盖成于甲戌而刊于乙亥,故所题先后差一年。其书首为县纪年,次为城境图;次为官治志,附以令丞簿尉题名;次为社志、学志,附以进士题名;次为寮驿、楼亭、放生池、版图、兵籍;次为山水志;次为先贤传;次为古奇迹、古阡;次为书;次为文;次为诗;次为画;次为纸;次为古物;次为物外记;次为草木禽鱼。徵引极为该洽,唐以前佚事遗文,颇赖以存。其先贤传,每事必注其所据之书,可为地志纪人物之法。其山水记,仿郦道元《水经注》例,脉络井然,而风景如睹,亦可为地志纪山水之法。统核全书,皆序述有法,简洁古雅,迥在后来武功诸志之上,殊不见其怪涩可笑。陈振孙云云,殆不可解。岂其他文奇僻,又异于此书欤?
  △《嘉泰会稽志》·二十卷、《宝庆续志》·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会稽志》二十卷,宋施宿等撰。《续志》八卷,宋张氵昊撰。宿字武子,湖州人。司谏元之子,尝知馀姚县,迁绍兴府通判。氵昊字清源,本开封人,侨居婺州。官至奉议郎,其履贯略见《金华志》。而所作《续志》序,乃自称侨寓是邦,则又尝卜居会稽矣。宋自南渡以后,升越州为绍兴府,其牧守每以宰执重臣领之。称为大藩,而图志未备。直龙图阁沈作宾为守,始谋纂辑。华文阁待制赵不迹、宝文阁学士袁说友等,相继编订,而宿一人实始终其事。书成于嘉泰元年,陆游为之序。其不称《绍兴府志》而称《会稽志》者,用长安、河南、成都、柏台诸志例也。其后二十五年,氵昊以事物沿革今昔不同,因汇次嘉泰、辛酉后事,作为续编,复于前志内补其遗逸,广其疏略,正其讹误,为八卷。书成于宝庆元年,氵昊自为之序。所分门类,不用以纲统目之例,但各以细目标题。前志为目一百十七,续志为目五十。不漏不支,叙次有法。如姓氏、送迎、古第宅、古器物、求遗书、藏书诸条,皆他志所弗详,宿独能采辑比,使条理秩然。氵昊所续亦简核不苟,皆地志中之有体要者。其刊版岁久不传,明正德庚午,郡人王纟延复访求旧本校刻,今又散佚。故藏书之家罕见着录,盖亦仅存之本矣。
  △《嘉定赤城志》·四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宋陈耆卿撰。耆卿字寿老,号窗,台州临海人。登嘉定七年进士,官至国子司业,其事迹不见《宋史》,惟谢铎《赤城新志》稍着其仕履,而亦不详。今以所着《窗集》考之,则嘉定十一年尝为青田县主簿,嘉定十三年为庆元府学教授。又赵希弁《读书附志》称耆卿《集》中沂邸笺表为多。案《宋史》,孝宗孙吴兴郡王柄,追封沂王,其嗣子希瞿,宁宗尝立为皇子,即济王。耆卿必尝为其府记室,而希弁略其文也。此为所撰《台州总志》,以所属临海、黄岩、天台、仙居、宁海五县,条分件系,分十五门。其曰赤城者,《文选》孙绰《天台山赋》称:“赤城霞起以建标。”李善注引支遁《天台山铭序》曰:“往天台尝由赤城山为道径。”又引孔灵符《会稽记》曰:“赤城山名色皆赤,状似霞。”又引《天台山图》曰:“赤城山,天台之南门也。梁始置赤城郡,盖因山为名。”耆卿此志,即用梁郡名耳。耆卿受学于叶适,文章法度,具有师承,故叙述咸中体裁。明谢铎尝续其书,去之远甚。旧与耆卿书合编,今析出别存其目。陈振孙《书录解题》,载此志之前有图十三,此本乃无一图,殆传写者艰于绘画,久而佚之矣。
  △《宝庆四明志》·二十一卷、《开庆续志》·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宋罗撰。,庐陵人。官赣州录事参军。《文献通考》作罗,盖传写误也。先是,乾道中,知明州张津始纂辑《四明图经》,而搜采未备。宝庆三年,焕章阁学士、通议大夫、知庆元府兼沿海制置使庐陵胡榘复命校官方万里因《图经》旧本,重加增订。如唐刺史韩察之移州城、唐及五代郡守姓名,多据碑刻史传补入。其事未竟,会万里赴调中辍。与榘同里,适游四明,遂属之编定。凡一百五十日而成书,前十一卷为郡志,分《叙郡》、《叙山》、《叙水》、《叙产》、《叙赋》、《叙兵》、《叙人》、《叙祠》、《叙遗》九门,各门又分立四十六子目;第十二卷以下则为《鄞》、《奉化》、《慈》、《定海》、《昌国》、《象山》各县志,每县俱自为门目,不与郡志相混。盖当时明州虽建府号,而不置倚郭之县,州与县各领疆土。如今直隶州之体,特与他郡不同也。《宋史·艺文志》仅有张津《图经》十二卷及《四明风俗赋》一卷,不载是书。惟陈振孙《书录解题》载之,其卷数与此本相合,盖犹从宋椠抄存者。志中所列职官科第名姓及他事迹,或下及咸淳,距宝庆三四十年,盖后人已有所增益,非尽罗之旧。然但逐条缀附,而体例未更,故叙述谨严,不失古法。元袁桷《延四明志》亦据为蓝本,多采用焉。《续志》十二卷,则开庆元年庆元府学教授梅应发、添差通判镇江府刘锡所撰。共分子目三十有七。其自序称,《续志》之作,所以志大使丞相履斋先生吴公三年治鄞之政绩,其已作而述者不复志,故所述多吴潜在官事实。而山川疆域已详于旧志者,则概未之及。是因一人而别修一郡之志。名为舆图,实则家传,于着作之体殊乖。然案《宋史·吴潜传》载,潜以右丞相罢为观文殿大学士,寻授沿海制置大使,判庆元府。至官,条具军民久远之计,告于政府,奏皆行之。又积钱百十七万三千八百有奇,代民输帛,前后所蠲五百四十九万一千七百有奇。是潜氵位鄞以后,宦绩颇有可观。二人所述,尚不尽出于谀颂。至潜所着文集,世久无传。后人掇拾丛残,编为遗稿,亦殊伤阙略。此志载潜《吟稿》二卷,共古今体诗二百九首,《诗馀》二卷,共词一百三十首,皆世所未睹。虽其词不必尽工,而名臣着作藉以获存,固亦足资援据。故今仍与罗书并录存焉。
  △《澉水志》·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常棠撰。棠字召仲,号竹窗,海盐人。仕履未详。澉水在海盐县东三十六里,《水经》所谓“谷水流出为澉浦者”是也。唐开元五年,张庭奏置镇。宋绍定三年,监澉浦镇税修职郎罗叔韶使棠为志。凡分十五门:曰《地理》,曰《山》,曰《水》,曰《廨舍》,曰《坊巷》,曰《坊场》,曰《军寨》,曰《亭堂》,曰《桥梁》,曰《学校》,曰《寺庙》,曰《古迹》,曰《物产》,曰《碑记》,曰《诗咏》,而冠以舆图。前有叔韶及棠二序,叙述简核,纲目该备。而八卷之书,为页止四十有四。明韩邦靖撰《朝邑县志》,言约事尽,世以为特绝之作。今观是编,乃知其源出于此。可谓体例精严,藻不妄抒者矣。(谨案:澉水虽见《水经注》,然是书乃志地,非志水,不可入之山水中。以镇亦郡县之分区,故附缀于《都会郡县类》焉。)
  △《景定建康志》·五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宋周应合撰。应合,武宁人,自号溪园先生。淳间举进士,官至实录院修撰,以疏劾贾似道谪饶州通判。是书乃其以承直郎差充江南东路安抚司办公事时所作也。初,建炎二年建行宫于金陵,改为建康府。设江南东路安抚司以治之,为沿江重镇。乾道、庆元间,屡辑地志,而记载尚多阙略。景定中,宝章阁学士江东安抚使知建康府马光祖,始属应合取乾道、庆元二《志》合而为一,增入庆元以后之事,正讹补阙,别编成书。首为《留都》四卷,次为《图表志传》四十五卷,末为《拾遗》一卷。援据该洽,条理详明,凡所考辨,俱见典核。如论丹阳之名,本出建业;论六朝扬州尝治建业,后始为广陵一郡之名,皆极精核。光祖序称其“博物洽闻,学力充赡”,不诬也。明嘉靖、万历间,是书尚有刊本在南京国子监,见黄佐《南ń志》中。然所存版止七百五十九面,则亦已阙佚不全。其后流传几绝,朱彝尊《曝书亭集》有是书跋,称“周在浚尝语以曾睹是书阙本,访之三十年未得。后从曹寅处借归录之,始复传于世”云。
  △《景定严州续志》·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郑瑶、方仁荣同撰。瑶时官严州教授,仁荣时官严州学录,其始末则均未详也。所纪始于淳熙,讫于咸淳。标题惟曰《新定续志》,不着地名。盖刊附绍兴旧志之后,而旧志今佚也。严州于宋为遂安军,度宗尝领节度使,即位之后,升为建德府。故卷首载立太子诏及升府省札,体裁视他志稍殊。惟物产之外,别增“瑞产”一门,但纪景定“麦秀四岐”一条。乡饮之外,别增乡会一门,但纪杨王主会一条。则皆乖义例耳。然叙述简洁,犹舆记中之有古法者。其户口门中载宁宗杨皇后为严人,而乡会门中亦载主集者为新安郡王、永宁郡王。新安者杨谷,永宁者杨石,皆后兄杨次山之子也。而《宋史》乃云后会稽人,当必有误。此可订史传之讹矣。
  △《咸淳临安志》·九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潜说友撰。说友字君高,处州人。宋淳甲辰进士,咸淳庚午以中奉大夫权户部尚书,知临安军府事,封缙县开国男。时贾似道势方炽,说友曲意附和,故得进。越四年,以误捕似道私秫罢。明年起守平江,元兵至,弃城先遁。及宋亡,在福州降元,受其宣抚使之命。后以官军支米不得,王积翁以言激众,遂为李雄剖腹死。其人殊不足道,而其书则颇有条理。前十五卷为行在所录,记宫禁曹司之事;自十六卷以下,乃为府志。区画明晰,体例井然,可为都城纪载之法。其宋代诏令编于前代之后,则用徐陵《玉台新咏》置梁武于第七卷例也。他所叙录,亦缕析条分,可资考据。故明人作《西湖志》诸书,多采用之。朱彝尊谓宋人地志幸存者,若宋次道之志长安,梁叔子之志三山,范致能之志吴郡,施武子之志会稽,罗端良之志新安,陈寿老之志赤城,每患其太简,惟潜氏此志独详。然其书流传既久,往往阙佚不全,旧无完帙。彝尊从海盐胡氏、常熟毛氏先后得宋椠本八十卷,又借抄一十三卷,而其碑刻七卷终阙,无可考补。今亦姑仍其旧焉。
  △《至元嘉禾志》·三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元徐硕撰。硕,里贯未详,始末亦无可考。其作此书时,则方官嘉兴路教授也。秀州自宋初未有图经。淳熙中,知州事张元成始延闻人伯纪创为之。后岳珂守郡,复延郡人关┉续修。会珂改调,事遂中辍,仅存五卷。至元中,嘉兴路经历单庆属硕纂辑,因踵┉旧本续成之。广其门为四十三,而卷数增多至二十有七。郭晦、唐天麟各为之序,嘉兴路总管刘杰与郡官共刊行之。志中兼及松江府华亭县,盖元时本隶嘉兴路,明初始析置也。其书序次甚详,每条下间系以考证,尤为典核。而碑碣一门多至十一卷,自三国、六朝以迄南宋,凡石刻之文,悉全载无遗。如《吴征北将军陆碑》,《梁秦驻山碑》,《唐黄州司马陆元感陈府君环墓铭》,《宗城令顾谦墓志》,皆欧、赵所未着录。《吴越静海镇遏使朱行先碑》,吴任臣《十国春秋》实据以立行先传。其他零篇断什,为耳目所未睹者尚多,殊足为考献徵文之助。惟书中但有人物及进士题名,而不立官师一志,使前人宦绩,阙然无传,未免漏略。又江、海、湖、泖、浦、溆、溪、潭、陂塘、河港、泾沟、堰插分为八类,使源流支络,开卷井然,体例甚当。而楼阁、堂馆、亭宇亦分为三类,则强析名目,未免失之琐碎。是其所短焉。
  △《大德昌国州图志》·七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冯复京、郭荐等同撰。复京,潼川人,官昌国州判官。荐,里贯未详,官鄞县教谕。昌国州即今定海县,宋熙宁六年置昌国县,元至元十五年始升为州。此书成于大德二年七月。凡分八门,曰《叙州》、曰《叙赋》、曰《叙山》、曰《叙水》、曰《叙物产》、曰《叙官》、曰《叙人》、曰《叙祠》。前有《州官请耆儒修志牒》一篇,末有郭荐等《缴申文牒》一篇,冠以《复京序》。据序中所述始末,盖复京求得旧志,属荐等订辑,而复京为之审定者也。其大旨在于刊削浮词,故其书简而有要,不在康海《武功志》、韩邦靖《朝邑志》下。海书、邦靖书为作者盛推,而此书不甚称于世。殆年代稍远,钞本稀传欤?据原目所载,卷首当有环山、环海及普陀山三图。图志之名,实由于是。此本有录无书,盖传写者佚之矣。
  △《延四明志》·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袁桷撰。桷字伯长,庆元人,宋知枢密院事韶之曾孙,少为丽泽书院山长,以荐改翰林国史院检阅官,累迁侍讲学士。卒赠江浙行省参知政事,追封陈留郡公,谥文清。事迹具《元史》本传。桷文章博赡,为一时台阁之冠,所着《易说》、《春秋说》诸书,见于《苏天爵墓志铭》者,世久无传。惟《清容居士集》及此《志》尚存。书成于延七年,盖庆元路总管马泽属桷撰次者也。凡分十二考,曰沿革,曰土风,曰职官,曰人物,曰山川,曰城邑,曰河渠,曰赋役,曰学校,曰祠祀,曰释道,曰集古,条例简明,最有体要。桷先世在宋,多以文学知名,称东南故家遗献。没后会朝廷修史,遣使求郡国轶文故事,惟袁氏所传为多,故其于乡邦旧典,尤多贯串。志中考核精审,不支不滥,颇有良史之风。视至元嘉禾、至正无锡诸《志》,更为赅洽。惟自第九卷至第十一卷为传写者所脱佚,已非全帙。然元时地志,钞帙无多。存之亦足以资考究,固未可以不完废也。
  △《齐乘》·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于钦撰。钦字思容,益都人。历官兵部侍郎。是书专记三齐舆地,凡分八类,曰《沿革》,曰《分野》,曰《山川》,曰《郡邑》,曰《古迹》,曰《亭馆》,曰《风土》,曰《人物》。叙述简核而淹贯,在元代地志之中最有古法。其中间有舛误者,如宋建隆三年改潍州置北海军,以昌邑县隶之;乾德三年复升潍州,又增昌乐隶之,均见《宋地理志》,而是书独遗。又寿光为古纪国,亦不详及。其他如以华不注为靡笄山,以台城为在济南东北十三里,顾炎武《山东考古录》皆尝辨之。然钦本齐人,援据经史,考证见闻,较他地志之但据舆图、凭空言以论断者,所得究多,故向来推为善本。卷首有至元五年苏天爵序,亦推挹甚至,盖非溢美矣。
  △《至大金陵新志》·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元张铉撰。铉字用鼎,陕西人。尝为奉元路学古书院山长。至正初,江南诸道行御史台诸臣将重刊宋周应合所撰《建康志》,而其书终于景定中,嗣后七八十年,纪载阙略。虽郡人戚光于至顺间尝修有《集庆续志》,而任意改窜,多变旧例,未为详审。复议增辑,以继《景定志》之后。因聘铉主其事,凡六阅月而书成。首为图考,次通纪,次世表、年表,次志谱列传,而以摭遗、论辨终焉。令本路儒学雕本印行。至明嘉靖中,黄佐修《南雍志》,尚载有此书版一千一百六十四面。是今所流传印本,犹出自原刻也。其书略依周《志》凡例,而元代故实则本之戚光《续志》及路州司县报呈事迹。其间如官属姓名已入前志者,不复具录。而世谱列传则前志所有者仍捃载无遗,体例殊自相矛盾。又其凡例中以戚《志》删去地图,不合古义,讥之良是。至于世表、年表则地志事殊国史,原不必仿旁行斜上之法,转使泛滥无稽。戚《志》删除,深合体例。铉乃一概訾之,亦为失当。然其学问博雅,故荟萃损益,本末灿然,无后来地志家附会丛杂之病。其《古迹》门中所载梁始兴忠武王、安成康王二碑,朱彝尊皆尝为之跋,而不引是书为证,岂其偶未见欤?
  △《无锡县志》·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考《千顷堂书目》有元王仁辅《无锡县志》二十八卷,与此本卷数不符,盖别一书也。考《明史·地理志》,洪武二年四月始改无锡州为县,是志《古今郡县表》末,虽止于升无锡县为州,然标题实称无锡县,已为明初之制。又《郡县表》止元贞,而学校类中载至正辛巳乡举陆以道,则所纪已下逮元末,是洪武中书矣。第一卷为《邑里》;第二卷为《山川》;第三卷为《事物》,分上、下二子卷;第四卷为《词章》,亦分上、中、下三子卷,中又分小类二十一。词简而事该,亦地志之善本。惜首卷原序已佚,其撰次本末不可得而考也。《元史·地理志》称,成宗元贞元年,升无锡为州,此志乃云二年。作志者纪录时事,岁月必确。以是推之,知《元史》疏漏多矣。是亦书贵旧本之一验也。
  △《姑苏志》·六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鏊撰。鏊有《史馀》,已着录。苏州自宋范成大、明卢熊二《志》后,纂辑久阙。弘治中吴宽尝与张习、都穆续修未竟,惟遗稿仅存。后广东林世远为苏州守,以其事属鏊。鏊乃与郡人杜启、祝允明、蔡羽、文璧等共相讨论,发凡举例,咸本于宽,而芟繁订讹,多所更益,凡八月而书成。首列沿革、守令、科第三表,自沿革、分野以下分为三十一门,而人物门中又分子目十三。繁简得中,考核精当。在明人地志之中,犹为近古。陈继儒《见闻录》,称鏊修志时,以杨循吉喜谣诼,不欲与之同局。志成,遣使送之循吉。循吉方栉沐,不暇抽看,但顾签票,云“不通不通”。使者还述其语。鏊以问之,循吉曰:“府志修于我朝,原当以苏州名志。姑苏,吴王台名也,以此志名可乎?”鏊始大服云云。然考鏊自序,纪其初修志时,有“欲属诸杨仪部,而杨仪部固辞”之语。是鏊未尝摈去循吉,不与共事。继儒所载,恐不足信。至志书题古地名,自宋代已有是例。核以名实,良有未安。无论是言之真伪,其说要不为无理,固不必曲为鏊讳矣。
  △《武功县志》·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康海撰。海字德涵,武功人。弘治壬戌进士第一,授翰林院修撰。以救李梦阳事,坐刘瑾党削籍。《明史·文苑传》附见《李梦阳传》中。是志仅七篇,曰《地理》,曰《建置》,曰《祠祀》,曰《田赋》,曰《官师》,曰《人物》,曰《选举》。凡山川、城郭、古迹、宅墓,皆括于地理;官署、学校、津梁、市集,则归于《建置》;祠庙、寺观,则总以《祠祀》;户口、物产,则附于《田赋》;艺文则用《吴郡志》例,散附各条之下,以除冗滥。官师则善恶并着,以寓劝惩。王士祯谓其“文简事核,训词尔雅”。石邦教称其“义昭劝鉴,尤严而公。乡国之史,莫良于此”。非溢美也。志刻于正德己卯,万历间再经刊行,旋复散佚。乾隆二十六年,武功知县玛星阿得抄本于孙景烈,因为重刊。其圈点细评,皆出景烈之手,颇嫌疣赘。又王士祯称《武功志》载《璇玑图》,而此本无之。考海孙吕赐尝刻《璇玑图读法》,前有题识云:“余录先太史县志真本,悉依原编,惟苏氏诗未录,非敢轻有变置,故附数语,录本之末。述先太史之意,冀来者之鉴余志也。”然则此本乃吕赐所刊除矣。遗文轶事,志乘中原可兼收。士祯以具录是《图》为此书之佳处,固非定论。吕赐必刊而去之,亦于义无取也。
  △《朝邑县志》·二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韩邦靖撰。邦靖字汝庆,号五泉,朝邑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工部员外郎。事迹附见《明史·韩邦奇传》。是书成于正德己卯。上卷四篇,曰《总志》,曰《风俗》,曰《物产》,曰《田赋》。下卷三篇,曰《名宦》,曰《人物》,曰《杂记》。上卷仅七页,下卷仅十七页。古今志乘之简,无有过于是书者。而宏纲细目,包括略备。盖他志多夸饰风土,而此志能提其要,故文省而事不漏也。然叙次点缀,若有馀闲,宽然无局促束缚之迹。自明以来,关中舆记,惟康海《武功县志》与此《志》最为有名。论者谓《武功志》体例谨严,源出《汉书》;此《志》笔墨疏宕,源出《史记》。然后来志乘,多以康氏为宗,而此《志》莫能继轨。盖所谓“不可无一,不容有二”者也。前有邦靖自序,又有康海序,末有吕冉后序,及朝邑知县陵川王道跋。并文格高洁,与志适相配云。
  △《岭海舆图》·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姚虞撰。虞字泽山,莆田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淮安府知府。是编乃其官监察御史时巡按广东所作。凡为图十有二,首为全省图,次十府十图,终以南夷图。图各有叙,叙之例,首述沿革形势利病,次州县,次户口,次田粮课税,次官兵马匹。其总图则首以职官,以布政、按察二司分统之。盖其时抚按皆为使臣,尚未定为守土官也。其南夷诸国,列通贡者于前,而通市者亦附后。为海防之计,不论其奉朔否也。大旨略于前代而详于当代,略于山川而详于厄塞,略于职官而详于兵马钱粮,略于文事而详于武备。于志乘之中,别为体例。然较之侈山水、夸人物、辑诗文者,其有用无用则迥殊矣。意古者舆图,不过如是。后来者踵事增华,失其本耳。前有嘉靖壬寅湛若水序,极称之。钱曾《读书敏求记》亦称其简而要云。
  △《滇略》·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谢肇氵制撰。肇氵制有《史Δ》,已着录。此书乃其官南时所作,分为十门,一曰《版略》,志疆域也。二曰《胜略》,志山川也。三曰《产略》,志物产也。四曰《俗略》,志民风也。五曰《绩略》,志名宦也。六曰《献略》,志乡贤也。七曰《事略》,志故实也。八曰《文略》,志艺文也。九曰《夷略》,志苗种也。十曰《杂略》,志琐闻也。虽大抵本图经旧文,稍附益以新事。然肇氵制本属文士,记诵亦颇博洽,故是书引据有徵,叙述有法,较诸家地志,体例特为雅洁。薛承矩序,称其上以搜杨终、常璩之所未及,下以补辛显怡、李京、杨慎、田汝成诸纪载之漏遗。杭世骏《道古堂集》有是书跋,亦谓其详远略近,博观而约取,苍山、洱水之墟,称善史焉。均非溢词也。
  △《吴兴备志》·三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董斯张撰。斯张字遐周,乌程人。是编辑录湖州故事,分二十六徵。曰《帝胄》,曰《宫闱》,曰《封爵》,曰《官师》,曰《人物》,曰《笄衤韦》,曰《寓公》,曰《象纬》,曰《建置》,曰《岩壑》,曰《田赋》,曰《水利》,曰《选举》,曰《战守》,曰《赈恤》,曰《祥孽》,曰《经籍》,曰《遗书》,曰《金石》,曰《书画》,曰《清》,曰《方物》,曰《巢》,曰《诡》,曰《匡籍》。采摭极富,于吴兴一郡遗闻琐事,徵引略备。每门皆全录古书,载其原文。有所考正则附着于下。盖张鸣凤《桂故》、《桂胜》体例如是,而斯张因之。虽意主博奥,不无以泛滥为嫌。然当时着书家影响附会之谈,剽窃ㄎ扌奢之习,实能一举而空之。故所摘录,类皆典雅确核,足资考据。明季诸书,此犹为差有实际。黄茅白苇之中,可以谓之翘楚矣。
  △《钦定日下旧闻考》·一百二十卷乾隆三十九年奉敕撰。因朱彝尊《日下旧闻》原本,删繁补阙,援古证今,一一详为考核,定为此本。原书分《星土》、《世纪》、《形胜》、《宫室》、《城市》、《郊》、《京畿》、《侨治》、《边障》、《户版》、《风俗》、《物产》、《杂缀》十三门,其时城西玉泉、香山诸处,台沼尚未经始,故列《郊门》中,与今制未协。诸廨署入《城市门》中,太学石鼓独别为三卷,于体例亦属不伦。今增列《苑囿》、《官署》二门,并前为十五门,而《石鼓考》三卷则并于《官署门》国子监条下。又原本《城市》、《京畿》二门,五城及各州县分属之地,今昔不同,一一以新定界址为之移正。原本所列古迹,皆引据旧文,夸多务博,不能实验其有无,不免传闻讹舛,彼此互岐。亦皆一一履勘遗踪,订妄以存真,阙疑以传信。所引艺文,或益其所未备,或删其所可省,务使有关考证,不漏不支。至于列圣宸章、皇上御制,凡涉于神京风土者,悉案门恭载,尤足以昭垂典实,藻绘山川。古来志都京者,前莫善于《三辅黄图》,后莫善于《长安志》。彝尊原本搜罗详洽,已驾二书之上。今仰承睿鉴,为之正讹补漏,又驾彝尊原本而上之。千古舆图,当以此本为准绳矣。
  △《钦定热河志》·八十卷乾隆四十六年奉敕撰。热河即古武列水,避暑山庄在焉。旧设热河道,领四厅。今置承德府,领平泉一州,滦平、丰宁、赤峰、建昌、朝阳五县。此志犹以热河名者,神皋奥区,銮舆岁莅,搜狩朝觐,中外就瞻,地重体尊,不可冠以府县之目,故仍以行殿所在为名也。凡分二十四门。华盖时临,奎文日富,敬录弁首,曰《天章》。省方观民,励精无逸,编年纪载,曰《巡典》。琛赆鳞集,梯航旅来,威德式彰,曰《徕远》。轩卫随行,明堂斯建,详陈规制,曰《行宫》。肄武习劳,三秋大,周去原麓,曰《围场》。地接尧封,界分周索,四至八到,曰《疆域》。周秦以来,或为荒服,或为瓯脱,或为羁縻,或为侨置,或为郡县,或为京邑,引据史传,辨订是非,兼列八表十二图,曰《建置沿革》。删星野之谈天,测斗极之出地,曰《晷度》。巨流为经,众川为纬,曰《水》。区列方隅,标举形势,曰《山》。涵泳圣化,泽以诗书,曰《学校》。喀喇沁、翁牛特、土默特、奈曼敖汉、巴林、喀尔喀右翼诸部,隶于境内者,表其世系,曰《藩卫》。绀宇金地,或以奉敕而建,或以效祝而营,曰《寺庙》。画疆分职,臂指相维,曰《文秩》。羽卫连营,以迨察哈尔四旗,曰《兵防》。国朝官斯地者,迁除岁月,以次胪载,曰《职官题名》。前代官是地者,不可尽详,录其有功可纪者,曰《宦迹》。灵秀挺生,垂光史册,曰《人物》。山泽膏沃,金粟丰赢,曰《食货》。草木禽鱼,正名百类,曰《物产》。故址流传,遗文有证,曰《古迹》。前朝旧典,曰《故事》。诸部轶闻,曰《外纪》。诗歌制作,关于风土者,曰《艺文》。并考古证今,辨疑传信,既精且博,蔚为舆记之大观。案热河所属,自汉魏以前皆鲜卑、乌桓地也。慕容氏崛起龙城,始置郡县。《魏书·地形志》约略可稽。齐、周以后,大抵与契丹库莫奚参错而居。前朝诸史,务侈幅员,每以边境郡名移置长城之外。核验地理,殊不足凭。后惟辽、金、元三朝实奄有其地。然以无纪载,故舆记靡徵。明弃大宁,渺如绝域。其所叙录,益传闻失其真矣。我国家肇造区夏,统括寰瀛,太宗文皇帝日擒十四台吉,先定其地;圣祖仁皇帝校练七萃,初出松亭。后喀尔喀汗贡厥上腴,益宏文囿刈兰之界。北跨临潢,遂仙苑天开,爻闾毕集。我皇上法天不息,率祖攸行,时迈其邦,地同三辅。四方大其和会,百产益以蕃昌。郡邑区分,胶庠鼎建,民殷俗美,炳然与三代同风。其盛为自古所未有。故词臣珥笔,敬述斯编。亦自古之所未闻,岂非地秘其灵,天珍其奥,自开辟以至今日,越千万载待圣朝而发其光哉!
  △《钦定满洲源流考》·二十卷乾隆四十三年奉敕撰。洪惟我国家朱果发祥,肇基东土。白山、黑水,实古肃慎氏之旧封。典籍遗文,班班可考。徒以年祀绵长,道途修阻,传闻不免失真;又文字互殊,声音屡译,记载亦不能无误。故历代考地理者,多莫得其源流。是编仰禀圣裁,参考史籍。证以地形之方位,验以旧俗之流传,博徵详校,列为四门:一曰《部族》,自肃慎氏以后,在汉为三韩,在魏晋为挹娄,在元魏为勿吉,在隋唐为{韦曷}、新罗、渤海、百济诸国,在金为完颜部,并一一考订异同,存真辨妄,而索伦、费雅喀诸部毗连相附者,亦并载焉。二曰《疆域》,凡渤海之上京龙泉府、{韦曷}之黑水府、燕州、勃利州,辽之上京黄龙府,金之上京会宁府,元之肇州,并考验道里,辨正方位,而一切古迹附见焉。三曰《山川》,凡境内名胜,分条胪载,如白山之或称太白山、徒太山,黑水或称完水,或称室建河,以及松花江即粟末水,宁古塔即忽汗水,今古异名者,皆详为辨证。其古有而今不可考者,则别为存疑,附于末。四曰《国俗》,如《左传》所载苦矢贯隼,可以见骑射之原;《松漠纪闻》所载软脂蜜膏,可以见饮食之概。而《后汉书》所载辰韩生儿以石压头之类,妄诞无稽者,则订证其谬。至于渤海以来之文字,金源以来之官制,亦皆并列。其体例,每门以国朝为纲,而详述列朝,以溯本始。其援据以御制为据,而博采诸书以广参稽。允足订诸史之讹,而传千古之信,非诸家地志影响附会者所能拟也。
  △《钦定皇舆西域图志》·五十二卷乾隆二十一年奉敕撰。乾隆二十七年,创成初稿,嗣以反章日辟,规制益详,进呈御览之时,随事训示,复增定为今本。首四卷为《天章》。我皇上平定西域,题咏至多,地势兵机,皆包罗融贯。惟恭录统论西师全局者,弁冕简端。其因地纪事,即物抒怀者,则仍分载于各门。次《图考》三卷,自幅员所届,以及符节所通,共新图二十有一,又附历代旧图十有二。古今互校,益昭圣朝拓宇之功。次列表二卷,上起秦汉,下讫元明,以明国土之分合,建置之沿革。次《晷度》二卷,川陆之迂回,道里之远近,多不足据。惟以日景定北极之高度,以中星验右界之偏度,为得其真,古法所谓飞鸟图也。次《疆域》十二卷,分为四路:一曰安西南路,嘉峪关外州县隶焉;一曰安西北路,哈密至镇西府迪化州隶焉;一曰天山北路,库尔喀喇乌苏至塔尔巴哈台、伊犁隶焉;一曰天山南路,关展至和阗诸回部隶焉。次《山》四卷。次《水》五卷。玉门以外,连峰叠嶂,巨浸洪流,往往延袤千百里,不可以割属一地,故各以山水为类也。次《官制》二卷。次《兵防》一卷,台站附焉。次《屯政》二卷,户口附焉。次《贡赋》、《钱法》、《学校》各一卷。次《封爵》二卷。皆长驾远驭之睿略,揆文奋武之鸿模也。次《风俗》、《音乐》各一卷,《服物》二卷,《土产》一卷。皆如地志之例。惟《音乐》一门为创体,以其隶在协律,备禁亻未兜离之数故也。次《藩属》三卷,皆奉朔朝贡之国,梯航新达者。次《杂录》二卷,以琐闻、轶事终焉。记流沙以外者,自《史记·大宛列传》、《汉书·西域列传》始详。而异域传闻,讹谬亦复不少。至法显、玄奘之所记,附会佛典,更多属子虚。盖龙沙、葱雪,道里迢遥,非前代兵力所能至。即或偶涉其地,而终弗能有。故记载者依稀影响,无由核其实也。我皇上远奋天弧,全收月<出骨>,既使二万里外咸隶版图,又列戍开屯,画疆置郡,经纶宏远,足以巩固于万年。每岁虎节往来,雁臣出入,耳闻目见,皆得其真。故诏辑是编,足以补前朝舆记之遗,而正历代史书之误。圣人威德之昭宣,经纶之久远,事事为二帝三王所不及,兹其左验矣。岂徒与甘英诸人侈夸珍怪与!
  △《钦定盛京通志》·一百二十卷乾隆四十四年奉敕撰。我国家发祥长白,实肇基于俄朵里城,后肇祖原皇帝始迁赫图阿拉,是为兴京。太宗文皇帝戡定辽束,实作周邑。暨世祖章皇帝定鼎顺天,遂以奉天为盛京。两都并建,垂万万世之丕基。非惟山海形胜,控制八,凡缔造之规模,征伐之功烈,麟麟炳炳,亦具在于斯。旧有志书三十二卷,经营草创,叙述未详。因命补正其书,定为此本。发凡起例,一一皆禀睿裁。圣制御制,旧本仅载十之三,今悉补录。又以御制分纶音、天章二门,各从体制。京城门中,旧本不载盛京、兴京、东京创建修葺之由,及太祖、太宗制胜定都始末。坛庙门中旧本不载营造制度,及重修年月,又不载尊藏册宝及堂子岁祭诸仪。宫殿门中旧本亦不载重修年月,御题联额及尊藏圣容,圣训、实录、玉牒、战图、及乾隆四十三年设立谏木事。《山陵门》中旧本不载谒陵及岁事仪注,所述三陵官制,亦多舛误。《山川》、《城池》两门中旧本均不载太祖、太宗战绩。《人物门》中不载开国宗室王公,又诸勋臣事迹,亦不悉具,今并详考增修。其馀《星土》、《建置沿革》、《疆域形胜》、《祠祀》、《古迹》、《陵墓》、《杂志》、《风俗》、《土产》八门,并援据经史,纠讹补漏。《关邮》、《户口》、《田赋》、《职官》、《学校》、《官署》、《选举》、《兵防》八门,旧本所载止于乾隆八年,今并按年续载。《名宦》、《历代忠节》、《孝义》、《文学》、《隐逸》、《流寓》、《方技》、《仙释》、《列女》、《艺文》十门,亦参订删补,俾不冗不漏。其官名、人名、地名,旧本音译,往往失真,今并一一正。体裁精密,考证详明。溯丰邑之初基,述阪泉之鸿续。经纶开创,垂裕无疆,启佑规模,万年如觌。固与偏隅舆记徒侈山川人物者区以别矣。
  △《畿辅通志》·一百二十卷(通行本)
  国朝兵部尚书、直隶总督李卫等监修。自元以来,如《析津志》诸书,所纪只及于京师。至明代以畿内之地直隶六部,与诸省州县各统于布政司者,体例不侔,故诸省皆有《通志》,而直隶独阙。本朝定鼎京师,特置直隶巡抚,以专统辖。康熙十一年大学士卫周祚奏令天下郡县,分辑志书,诏允其请。于是直隶巡抚于成龙、格尔古德等始创为之,属翰林院侍讲郭董其事。仅数月而书成,讨论未为详确。雍正七年,世宗宪皇帝命天下重修《通志》,上诸史馆,以备《一统志》之采择。督臣唐执玉祗奉明诏,乃延原任辰州府同知田易等,设局于莲花池,搜罗纂集。其后刘于义及李卫相继代领其事,至雍正十三年而书成。凡分三十一目,《人物》、《艺文》二门又各为子目。订讹补阙,较旧志颇为完善云。(案:《通志》皆以总督、巡抚董其事,然非所纂录,与总裁官之领修者有别。故今不题某撰而题某监修,从其实也。监修每阅数官,惟题经进一人,唐、宋以来之旧例也。谨于此书发其凡,后皆仿此。)
  △《江南通志》·二百卷(通行本)
  国朝兵部尚书、两江总督赵宏恩等监修。先是,康熙二十二年,总督于成龙与江苏巡抚余国柱、安徽巡抚徐国相等,奉部檄创修《通志》,凡七十六卷。雍正七年,署两江总督尹继善等奉诏重修。乃于九年之冬,开局江宁,属原任中允黄之隽等司其事。因旧志讨论润色,刊除春驳,补苴罅漏。凡阅五载,至乾隆元年书成,总督宏恩及江苏巡抚顾琮、安徽巡抚赵国麟等具表上之。卷首恭录圣谕及御制诗文,以尊《谟典》。次《舆地》,次《河渠》,次《食货》,次《学校》,次《武备》,次《职官》,次《选举》,次《人物》,次《艺文》,次《杂类》。发凡起例,较旧志颇有体裁。惟纂辑不出一手,微有牾。黄之隽《<广吾>堂集》中尝称,是书刻本与原纂多有舛互。如山在六安州之霍山,而仍谓即元时所置之潜山县。黄积、程元谭俱东晋时新安守,而误入西晋。其他遗漏重复者甚多,皆之隽离局以后为他人所窜改者也。司马光修《资治通鉴》,以《史记》以下属刘,三国以下属刘恕,唐以下属范祖禹,始终不易,其知此意欤!
  △《江西通志》·一百六十二卷(通行本)
  国朝江西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谢等监修。《江西省志》创于明嘉靖间参政林廷昂,其后久未纂辑,旧闻放失。至本朝康熙二十二年,巡抚安世鼎始续修之。康熙五十九年,巡抚白潢又增修之,名曰《西江志》。其体例条目,虽多本诸旧志,而广博访,订舛正讹,在地记之中号为善本。雍正七年,巡抚谢奉诏纂修省志,乃与原任检讨陶成等开局编辑。其规模一本之白《志》,而间加折衷。文简事核,然有序。其志人物,如宋之京钅堂、章鉴,一则以其身为宰辅而依附权奸,一则以其位列钧衡而弃主私遁,俱削去不载,亦颇有合于大义。惟元刘秉忠,其先世虽瑞州人,而自辽及金,北迁已久,乃援其祖贯,引入乡贤。将孔子自称殷人,亦可入中州志乘乎?是则图经之积习,湔除未尽者矣。
  △《浙江通志》·二百八十卷(通行本)
  国朝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兼管浙江、江南总督嵇曾筠等监修。浙江自明嘉靖中提学副使薛应始辑为《通志》七十二卷,至国朝康熙二十一年,总督赵士麟、巡抚王国安复因薛《志》增修,斟酌损益,义例粗备。此本于雍正九年辛亥,总督李卫开局编纂,讫乙卯而告竣。曾筠等具表上进,司其事者原任侍读学士沈翼机、编修傅王露、检讨陆奎勋也。总为五十四门,视旧志增目一十有七。所引诸书,皆具列原文,标列出典。其近事未有记载者,亦具列其案牍,视他志体例特善。其有见闻异辞者,则附加考证于下方。虽过求赅备,或不无繁复丛冗。然信而有徵之目,差为不愧矣。
  △《福建通志》·七十八卷(通行本)
  国朝浙闽总督、兵部尚书郝玉麟等监修。福建自宋梁克家《三山志》以后,记舆地者不下数十家,惟明黄仲昭《八闽通志》颇称善本,而亦不免阙略。又自明立福建布政司,分建属郡,以福、兴、泉、漳为下四府,延、建、邵、汀为上四府。国家德威远届,鲸海波恬,台湾既入版图,而福州所属之福宁亦升州为府。泉州所属之永春、漳州所属之龙岩,又各析置为直隶州。建置沿革,多与昔异。以旧志相较,每与今制不同。且福建三面环海,港汊内通,岛屿外峙,一切设险列戍之要,旧志亦多未详。雍正七年,承诏纂辑《通志》,因取旧志之烦芜未当者,删汰冗文,别增新事。其疆域制度,悉以现行者为断。至乾隆二年书成,玉麟等具表上之。自星野至艺文,为类三十,为卷七十有八。视旧志增多十四卷,如沿海岛澳诸图,旧志所不载者,皆为详绘补入,足资考镜。于体例亦颇有当焉。
  △《湖广通志》·一百二十卷(通行本)
  国朝总督湖广等处地方、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迈柱等监修。楚中舆记,见于前史者,如盛宏之《荆州记》,庾仲雍《湘州记》,《汉水记》,梁元帝《荆南地志》,郭仲彦《湘州记》、《湘州副图记》,陶岳《零陵总记》,韦宙《零陵录》,范致明《巴陵古今记》、吴从政《襄沔记》,类多湮没不传,即传者亦残阙失次。魏裳《湖广通志》、廖道南《楚大纪》、陈士元《楚故略》,出自近代,又往往阙漏冗杂,不足依据。是《志》成于雍正十一年,乃迈柱及湖北巡抚德龄、湖南巡抚赵宏恩奉诏纂辑。以湖南、湖北合为一书,与《江南通志》合上江、下江为一者体例相同。大致据康熙甲子旧志为本,而以类附益之。其目或增或并,总为三十一门,又附见者十三门,人物门内又别为四子目。条分缕析,按籍可稽。惟长沙远隔洞庭,当时开局武昌,采访未周,故所载稍略,不及湖北之详备云。
  △《河南通志》·八十卷(通行本)
  国朝总督河南山东军务、兵部右侍郎王士俊等监修。河南之名,宋代惟属洛阳一郡。故宋敏求作《河南志》,仅记西都典故,而不及他州。自明初设河南布政司,所属八府,实跨河以北。封疆于古稍殊,故郡邑虽各有偏记,而未有统为一书者。嘉靖中始创为之,亦仅具崖略而已。徵引未能赅洽,考证亦未能精确。国朝顺治十八年,复加续修,条理粗备。黄之隽谓康熙中尝颁诸天下以为式。后阅六七十年,未经修葺。郡邑分并,与新制多不相合。雍正九年,河东总督田文镜承命排纂,乃延编修孙灏、进士顾栋高等,开局讨。文镜殁后,王士俊代为总督,乃成书表上。考古证今,体例颇为整密。惟书成之后,陈、许二州升为府,郑州改隶开封,卢氏改隶陕州,南召复立县治,因刊版已竣,皆未及增改云。
  △《山东通志》·三十六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山东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岳等监修。初,明嘉靖中,山东巡按御史方远宜始属副使陆钅弋钺等创修《通志》四十卷,为目五十有二,附目十。本朝康熙十二年,巡抚张凤仪、布政使施天裔重为修辑。大抵仍旧文者十之八九,新增者十之一二而已。此本乃雍正七年岳奉诏重修。延检讨杜诏等开局排纂,至乾隆元年始告成,后任巡抚法敏表进于朝。中间体例,于旧志多有改革。如宦绩人物,旧志于列国卿大夫缕载无遗。此本则以经传所有者概从刊削,而断自汉始。又田赋、兵防,旧志疏略不具,运道、海疆,则并阙如,此本悉为补辑。又《人物》之外,旧志别分《隐逸》、《孝义》、《儒林》、《文苑》诸目,往往配隶失宜,此则悉从删削。又如以北兰陵为南兰陵,以今济阳为唐宋之济阳,以复旧之新泰为两设之新泰,皆沿讹之尤甚者,此本均为辨明,亦多所考证焉。
  △《山西通志》·二百三十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山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觉罗石麟等监修。山西之有《通志》,始于明成化中督学佥事胡谧,后嘉靖中副使周斯盛、万历中按察使李维祯,皆踵事排纂。至本朝康熙壬戌,督学道刘梅又因旧本重编,凡五易稿而始成。分类共三十有二,所增辑甚伙,而讹复者亦颇不少。雍正七年,石麟等奉诏纂辑,乃开局会城,因旧本续加增订。旁咨博访,广其类为四十。凡遗闻故事,比旧加详。其发凡起例者为原任庶吉士储大文。大文于地理之学颇能研究,所着《存砚楼集》,订正舆记者为多。故此志山川形势,率得其要领。其特立《经籍》一门,乃用施宿《会稽志》、袁桷《四明志》之例,亦有资考据云。
  △《陕西通志》·一百卷(通行本)
  国朝署理陕西总督、吏部尚书刘于义等监修。陕西旧《通志》为康熙中巡抚贾汉复所修,当时皆称其简当。而阅时既久,因革损益,颇不相同。雍正七年,敕各省大吏纂辑《通志》,陕西督抚以其事属之粮储道沈青崖,青崖因据汉复旧本,参以明代马、冯二家之书,斟酌增删,成百卷,分为三十二类。雍正十二年,于义等始表上之。陕西省治本汉唐旧都,故纪载较多。如《三辅黄图》、《长安志》皆前人所称善本,而卷帙既繁,异同亦伙,至其隶辖支郡,若绥、葭、凤、兴之类,则又地近边隅,志乘荒略,不免沿习传讹。是编订古证今,详略悉当,视他志之扌奢ㄎ附会者较为胜之。书中间有案语,以参考同异,亦均典核可取云。
  △《甘肃通志》·五十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甘肃、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许容等监修。甘肃所领八府三州,明代皆隶于陕西布政司。至本朝康熙二年,始以陕西右布政司分驻巩昌,辖临洮等府。后又改为甘肃布政司,增置甘、凉诸郡,设巡抚以莅之,于是甘肃遂别为一省。雍正七年,各直省奉敕纂修《通志》,抚臣许容以甘肃与陕西昔合今分,宜创立新稿。而旧闻阙略,案牍无存,其卫所新改之州县,向无志乘,尤难稽考。因详悉采,择其可据者,依条缀集,分为三十六类。乾隆元年,刊刻竣工,文华殿大学士仍管川陕总督查郎阿等具表上之。其书虽据旧时《全陕志》为蓝本,而考核订正,增加者十几六七,与旧志颇有不同。其制度之系于两省者,如总督学政题名,及前代之藩臬、粮驿各道俱驻西安,兼治全陕,不能强分。则亦多与《陕志》互见焉。
  △《四川通志》·四十七卷(通行本)
  国朝总督四川、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黄廷桂等监修。《四川通志》在明代凡四修,惟《艺文》出杨慎手,最为雅赡。而其他则未能悉中体要。国朝康熙十二年,总督蔡毓荣、巡抚张德地又续事纂辑。以兵燹之后,文献无徵,亦多所脱漏。是编乃雍正七年廷桂等奉敕重修,凡分四十九类,旧志之阙者补之,略者增之,较为详备。其中沿旧志之误,未及尽汰者,如唐韦昭度征陈敬,无功而还;宋岳为忠州防御使,乃遥授之官,俱不应入名宦。虞允文为四川宣抚,乃总制全蜀,应入统部,不当仅入保宁府。唐之鲜于仲通依附杨国忠,丧师南诏,新旧《唐书》所载甚明,乃反以为忤国忠被贬,载入《人物》。此类尚不免地志附会缘饰之习,然其甄综排比,较旧志则可据多矣。
  △《广东通志》·六十四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广东、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郝玉麟等监修。岭南为炎海奥区,汉魏以还,舆图可考。然如《南方草木状》但志物宜,《岭表录异》仅徵杂事,而山川厄塞,或未之详。明代有戴、郭、谢肇氵制、张翼诸家之书,大辂椎轮,又不过粗具崖略。国朝康熙二十二年,始辑有《通志》,视旧本渐具条理。此为雍正七年玉麟等承命所辑,采掇补苴,较为赅备。开局于雍正八年六月,竣事于九年五月,告成视他省为独先。故中间或沿袭旧文,失之冗蔓;或体例不一,彼此牾,皆未能悉加订正。然全书三十五门内新增者四,葺旧者三十有一,大都首尾详明,可资检阅。至《外番》一门,为他志所罕见。然粤中市舶骈集,韩愈所谓“东南际天地以万数”者,莫不瞻星戴斗,会极朝宗。裒而录之,足见圣朝声教之远,亦《通典》述边防而兼及海外诸国之例也。
  △《广西通志》·一百二十八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广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金钅共等监修。自桂林、象郡之名着于《史记》,厥后南荒舆志,渐有成编。其存于今者,如唐莫休符之《桂林风土记》,段公路之《北户录》,宋范成大之《桂海虞衡志》,明魏之《峤南琐记》,张凤鸣之《桂故》、《桂胜》,皆叙述典雅,掌故可稽。惟其间郡县沿革,前代既损益不一,而本朝版图式廓,建置周详,若泗城、镇安、东兰、归顺、宁明诸府州,皆已改土归流。凡昔所称羁縻州者,无不隶王官而登户籍。与前代半隶蛮獠者,形势迥殊,未可执旧文以谈新制。此书成于雍正十一年,亦当时奉诏所纂集。其遗闻故事,虽颇以诸家遗籍为凭,而于昭代良规,分析具载,指掌厘然,尤足为考稽之助。固不比《骖鸾录》等仅主模山范水已也。
  △《南通志》·三十卷(通行本)
  国朝大学士鄂尔泰等监修。南在汉本属益州,后为南诏所据,至元代始入版籍。其有地志则始见于唐,然传于今者,仅有樊绰之《蛮书》,所纪皆六诏山川。历年既久,旧迹多湮。证之于今,相合者十无一二。《明史·艺文志》载太祖初平南,诏儒臣考定为《志书》六十一卷,今已散佚。他如杨慎之《滇程记》、《滇载记》诸书,掇拾成编,不免挂一漏万。谢肇氵制所辑《滇略》,号为善本,然所述止于明代。本朝康熙三十年始草创《通志》,稍具规模,犹多舛略。雍正七年,鄂尔泰总督贵,奉诏纂辑,乃属姚州知州靖道谟因旧志增修。凡为门三十,门为一卷。乾隆元年书成,后任总督尹继善等具表进之。其间视旧志增并不一,如图之有说及府州县题名,皆补旧志之所无。《大事考》、《使命》、《师命》诸目,旧志所有而冗复失当者,则删去之。又课程原附盐法,闸坝、堰塘原附城池,今皆别自为门。纲领粲然,视原本颇有条理焉。
  △《贵州通志》·四十六卷(通行本)
  国朝大学士鄂尔泰等监修。其书与《南通志》同时纂次,司其事者亦姚州知州靖道谟,继之者则仁怀知县杜忄全也。其视各省《通志》,成书最后。至乾隆六年刊刻始竣,总督管巡抚事张广泗奉表上之。贵州僻在西南,苗蛮杂处,明代始建都指挥司。后改布政司,分立郡县,与各行省并称。而自唐、宋以前,不过羁縻弗绝,尚未能尽辟犭丕榛。故古来纪载寥寥,最为荒略。明赵瓒始创修《新志》,其后谢东山、郭子章及本朝卫既齐等,递事增修,渐有轮廓。终以文献难徵,不免阙漏。惟田雯之《黔书》,笔力颇称奇伟,而意在修饰文采,于事实亦未胪具。此书综诸家着述,汇成一编。虽未能淹贯古今,然在黔省舆记之中,则详于旧本远矣。
  △《历代帝王宅京记》·二十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炎武撰。所录皆历代建都之制,上起伏羲,下讫于元,仿《雍录》、《长安志》体例,备载其城郭、宫室、都邑、寺观,及建置年月事迹。前为总论二卷,后十八卷则各按时代详载本末。徵引详核,考据亦颇精审。盖地理之学,炎武素所长也。此书写本不一,浙江所采进者,仅总序二卷。而较之此本则多唐代宗时广德元年十月吐蕃犯京畿,上幸陕州一条;元顺帝至元二十五年改南京路为汴京路、北京路为武平路、西京路为大同路、东京路为辽阳路一条。盖旧无刊版,辗转传钞,讹阙异同,固所不能免尔。
  ──右“地理类”都会郡县之属,四十七部、二千七百五十二卷,皆文渊阁着录。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古之地志,载方域、山川、风俗、物产而已,其书今不可见。然《禹贡》、《周礼·职方氏》,其大较矣。《元和郡县志》颇涉古迹,盖用《山海经》例。《太平寰宇记》增以人物,又偶及艺文,于是为州县志书之滥觞。元明以后,体例相沿。列传侔乎家牒,艺文溢于总集。末大于本,而舆图反若附录。其间假借夸饰,以侈风土者,抑又甚焉。王士祯称《汉中府志》载木牛流马法,《武功县志》载织锦璇玑图,此文士爱博之谈,非古法也。然踵事增华,势难遽返。今惟去泰去甚,择尤雅者录之。凡芜滥之编,皆斥而存目。其编类,首宫殿疏,尊宸居也。次总志,大一统也。次都会郡县,辨方域也。次河防,次边防,崇实用也。次山川,次古迹,次杂记,次游记,备考核也。次外纪,广见闻也。若夫《山海经》、《十洲记》之属,体杂小说,则各从其本类,兹不录焉。   △《三辅黄图》·六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晁公武《读书志》据所引刘昭《续汉志注》,定为梁、陈间人作。程大昌《雍录》则谓晋灼所引《黄图》,多不见于今本,而今本“渐台”、“彪池”、“高庙”、“元始祭社稷仪”,皆明引旧图,知非晋灼之所见。又据改“槐里”为“兴平”,事在至德二载,知为唐肃宗以后人
作。其说较公武为有据。此本惟“高庙”一条,不引旧图,“沧池”一条引旧图而大昌未及,其馀三条并同。盖即大昌所见之本,偶误“沧池”为“高庙”也。其书皆记长安古迹,间及周代灵台、灵囿诸事,然以汉为主,亦间及河间日华宫、梁曜华宫诸事,而以京师为主,故称《三辅黄图》。三辅者,颜师古《汉书注》谓长安以东为京兆,以北为左冯翊,渭城以西为右扶风也。所纪宫殿苑囿之制,条分缕析,至为详备,考古者恒所取资。惟兼采《西京杂记》、《汉武故事》诸伪书,《洞冥记》、《拾遗记》诸杂说,爱博嗜奇,转失精核,不免为白璧徵瑕耳。   △《禁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元王士点撰。士点字继志,东平人。是书凡为目百一十有六,篇一十有五,为甲、乙、丙、丁、戊五卷。考何晏《景福殿赋》云,爰有禁扁,勒分翼张。注引《说文》扁从户册者,署门户也,扁与扁同。此书详载历代宫殿门观池馆苑等名,故取义于此。卷首有欧阳玄至顺庚午序,虞集至顺癸酉序,皆以详赡推之。其中如释“东西箱”,以西清附之,盖本前汉《司马相如传》注谓“西清即西箱也”。而其释“东西”序则与“东西箱”别为一类,不知《景福殿赋》:“西箱踟蹰以开宴,东序重深而秘奥。”注:
西箱,西序也。东序,东箱也。本属互文,而析为两地,则于宫室之制殊未能详考。又如释“秦阳宫”,一名林光,一名甘泉。考程大昌《雍录》,汉之甘泉在渭北之阳,秦之甘泉在渭南之县。谓秦甘泉一名阳,殊误。又孟康《郊祀志》注:“汉甘泉一名林光。”师古谓:“汉于秦林光宫旁别起甘泉宫。”谓汉甘泉一名林光,亦非。则于地理之学亦不免偶疏。至于秦祈年宫,《三辅黄图》以为穆公作,此书独本《汉书》及《水经注》之说,以为作于惠公,似非无见。又若“曲台宫”之类,兼采《雍录》以补《黄图》之所遗,颇可藉以参考。末附《名释》一篇,训诂亦极典核。虽时有疏密,要于史学不为无补矣。   ──右“地理类”宫殿疏之属,二部、十一卷,皆文渊阁着录。   (案:《太平御览》所引有《汉宫殿疏》,刘知几《史通》所引有《晋宫阙名》,皆自为记载,不与地志相杂。今别立子目,冠于《地理类》之首。)   △《元和郡县志》·四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唐李吉甫撰。吉甫字宏宪,赵州人。御史大夫栖筠之子,以荫补左司御率府仓曹参军。贞元初,为太常博士,官至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卒谥忠懿。事迹具《唐书》本传。是书据宋洪迈跋,称为元和八年所上,然
书中更置“宥州”一条,乃在元和九年,盖其事为吉甫所经画,故书成之后,又自续入之也。前有吉甫原序,称起京兆府,尽陇右道,凡四十七镇,成四十卷。每镇皆图在篇首,冠于叙事之前。并目录两卷,共成四十二卷,故名曰《元和郡县图志》。后有淳熙二年程大昌跋,称图至今已亡,独志存焉,故《书录解题》惟称《元和郡县志》四十卷。此本又阙第十九卷、二十卷、二十三卷、二十四卷、二十六卷、三十六卷,其第十八卷则阙其半,二十五卷亦阙二页,又非宋本之旧矣。篇目断续,颇难寻检。考《水经注》本四十卷,至宋代佚其五卷,故水名阙二十有一。南宋刊版,仍均配为四十卷,使相联属。今用其例,亦重编为四十卷,以便循览。仍注其所阙于卷中,以存旧第。其书《唐志》作五十四卷,证以吉甫之原序,盖志之误。又按《唐六典》及新旧《唐书·地理志》,贞观初,分天下为十道,一关内道,二河南道,三河东道,四河北道,五山南道,六陇右道,七淮南道,八江南道,九剑南道,十岭南道。此书移陇右为第十,殆以中叶后陷没吐蕃,故退以为殿。至淮南一道,在今本阙卷之中。以《唐志》淮南道所属诸州考之,今本河南道内有所属申、光二州列蔡州之后,江南道内有所属之蕲、黄、安三州列鄂、沔二
州之后,似乎传写之错简。然考《唐书·方镇表》,大历十四年,淮西节度使复治蔡州,寻更号申光蔡节度使。又永泰元年,蕲、黄二州隶鄂岳节度,升鄂州都团练使为观察使,增领岳、蕲、黄三州。元和元年,升鄂州观察使为武昌军节度使,增领安、黄二州。则申州、光州尝由淮南道割隶河南道,蕲州、安州、黄州亦尝由淮南道割隶江南道。《唐志》偶失移并,非今本错乱也。《舆记图经》、《隋唐志》所着录者,率散佚无存。其传于今者,惟此书为最古,其体例亦为最善。后来虽递相损益,无能出其范围。今录以冠地理总志之首,着诸家祖述之所自焉。   △《太平寰宇记》·一百九十三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宋乐史撰。史有《广卓异记》,已着录。宋太宗时,始平闽、越并北汉,史因合舆图所隶,考寻始末,条分件系,以成此书。始于东京,迄于四裔。然是时幽、妫、营、檀等十六州,晋所割以赂辽者,实未入反章。史乃因贾耽《十道志》、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之旧,概列其名。盖太宗置封椿库,冀复燕、,终身未尝少置。史亦预探其志,载之于篇,非无所因而漫录也。史进书序讥贾耽、李吉甫为漏阙,故其书采摭繁富,惟取赅博。于列朝人物,一一并登。至于题咏古迹若张《金山诗》之类
,亦皆并录。后来方志必列人物、艺文者,其体皆始于史。盖地理之书,记载至是书而始详,体例亦自是而大变。然史书虽卷帙浩博,而考据特为精核,要不得以末流冗杂、追咎滥觞之源矣。原本二百卷,诸家藏本并多残阙。惟浙江汪氏进本,所阙自一百十三卷至一百十九卷,仅佚七卷。又每卷末附校正一页,不知何人所作。辨析颇详,较诸本最为精善,今据以着录。《文献通考》作《太平寰宇志》。此本标题实作《太平寰宇记》。诸书所引,名亦两岐。今考史进书原序亦作“记”字,则《通考》为传写之误,不足据也。   △《元丰九域志》·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承议郎知制诰丹阳王存等奉敕撰。存字敬仲,丹阳人。登进士第,调嘉兴主簿,历官尚书右丞。事迹具《宋史》本传。初,祥符中李宗谔、王曾先后修《九域图》。至熙宁八年,都官员外郎刘师旦以州县名号多有改易,奏乞重修。乃命馆阁校勘曾肇、光禄丞李德刍删定,而以存总其事。以旧书名图而无绘事,请改曰志。迄元丰三年闰九月,书成。此本前有存等进书原序,称“国朝以来,州县废置与夫镇戍城堡之名,山泽虞衡之利,前书所略,则谨志之。至于道里广轮之数,昔人罕得其详。今则一州之内,首叙州封,次及旁郡,彼此互举,弗相
混ゾ。总二十三路,京府四,次府十,州二百四十二,军三十七,监四,县一千二百三十五,为十卷。”王应麟称其文见于《曲阜集》,盖曾肇之词也。其书始于四京,终于省废州军及化外羁縻州,凡州县皆依路分隶。首具赤、畿、望、紧、上、中、下之名,次列地理,次列户口,次列土贡。每县下又详载乡镇,而名山大川之目,亦并见焉。其于距京距府旁郡交错四至八到之数,缕析最详,深得古人辨方经野之意。叙次亦简洁有法。赵与[B081]《宾退录》尤称其《土贡》一门备载贡物之额数,足资考核,为诸志之所不及。自序所称文直事核,洵无愧其言矣。其书最为当世所重。民间又有别本刊行,内多《古迹》一门,故晁公武《读书后志》有《新旧九域志》之目。此为明毛晋影抄宋刻,乃元丰间经进原本,后藏徐乾学传是楼中。字画清朗,讹阙亦少,惟佚其第十卷,今以苏州朱焕家抄本补之,仍首尾完具。案张氵昊《谷杂记》,称南渡后闽中刊书不精,如睦州宣和中始改严州,而新刊《九域志》直改为严州。今检此本内睦州之名,尚未窜改,则其出于北宋刻本可知。近时冯集梧校刊此书,每卷末具列考证,其所据亦此本也。   △《舆地广记》·三十八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宋欧阳撰。晁公武
《读书志》谓实无其人,乃着书者所假托。陈振孙《书录解题》则以为其书成于政和中,,欧阳修从孙,以行名皆连心字为据。按此书非触时忌,何必隐名?疑振孙之说为是。然修庐陵人,而此本有自序,乃自称广陵。岂广、庐字形相近,传写致讹欤?其书前四卷,先叙历代疆域,提其纲要。五卷以后,乃列宋郡县名,体例特为清析。其前代州邑宋不能有,如燕十六州之类者,亦附各道之末,名之曰化外州,亦足资考证。虽其时土宇狭隘,不足括舆地之全,而端委详明,较易寻览,亦舆记中之佳本也。   △《方舆胜览》·七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祝穆撰。穆字和甫,建阳人。《建宁府志》载穆父康国,从朱子居崇安。穆少名丙,与弟癸同受业于朱子。宰执程元凤、蔡抗录所着书以进,除迪功郎,为兴化军涵江书院山长。是书前有嘉熙己亥吕午序,盖成于理宗时。所记分十七路,各系所属府州军于下,而以行在所临安府为首。盖中原隔绝,久已不入舆图,所述者惟南渡疆域而已。书中体例,大抵于建置、沿革、疆域、道里、田赋、户口、关塞、险要,他志乘所详者,皆在所略,惟于名胜古迹多所胪列。而诗、赋、序、记,所载独备。盖为登临题咏而设,不为考证而设。名为地记,实则类书也。然采
摭颇当,虽无裨于掌故,而有益于文章。ゼ藻华,恒所引用。故自宋、元以来,操觚家不废其书焉。考叶盛《水东日记》,称元绛闵忠诗石刻在广州,《方舆胜览》乃载在封州,又误以为魏工作,亦讹数字。幸真迹石刻尚存三洲岩中,则小小舛误,亦所不免,要不害其大致之详赡尔。   △《明一统志》·九十卷(内府藏本)   明吏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李贤等奉敕撰。案沈文《圣君初政志》,称洪武三年命儒臣魏俊等六人编类天下郡县地理形势,为《大明志》,今其书不传。后成祖采天下郡县图经,命儒臣纂辑为一书,亦未及成而中辍。至英宗复辟后,乃命贤等重编。天顺五年四月,书成奏进,赐名《大明一统志》。御制序文冠其首,锓版颁行。考舆志之书出自官撰者,自唐《元和郡县志》、宋《元丰九域志》外,惟元岳等所修《大元一统志》最称繁博。国史《经籍志》载其目,共为一十卷,今已散佚无传。虽《永乐大典》各韵中颇见其文,而割裂丛碎,又多漏脱,不复能排比成帙。惟浙江汪氏所献书内,尚存原刊本二卷,颇可以考见其体制。知明代修是书时,其义例一仍《元志》之旧,故书名亦沿用之。其时纂修诸臣,既不出一手,舛讹牾,疏谬尤甚。如以唐临氵句为汉县;辽无章宗,而以为陵在三
河;金宣宗葬大梁,而以为陵在房山;以汉济北王兴居为东汉名宦;以箕子所封之朝鲜为在永平境内。俱乖迕不合,极为顾炎武《日知录》所讥。至所摘王安石《处州学记》地“最旷大山长谷荒”之语,则并句读而不通矣。此本内多及嘉靖、隆庆时所建置,盖后人已有所续入,亦不尽出天顺之旧。我国家辨方定位,首重舆图。《大清一统志》近复奉诏重修,起例发凡,弥臻尽善。此书之舛略,本无可采。特是职方图籍,为有国之常经,历朝俱有成编,不容至明而独阙。故仍录存,以备一代之掌故焉。   △《大清一统志》·五百卷乾隆二十九年奉敕撰。是书初于乾隆八年纂辑成书,每省皆先立统部,冠以图表。首《分野》,次《建置沿革》,次《形势》,次《职官》,次《户口》,次《田赋》,次《名宦》,皆统括一省者也。其诸府及直隶州又各立一表,所属诸县系焉。皆首《分野》,次《建置沿革》,次《形势》,次《风俗》,次《城池》,次《学校》,次《户口》,次《田赋》,次《山川》,次《古迹》,次《关隘》,次《津梁》,次《堤堰》,次《陵墓》,次《寺观》,次《名宦》,次《人物》,次《流寓》,次《列女》,次《仙释》,次《土产》。各分二十一门,共成三百四十二卷。而外藩及朝贡诸国,别
附录焉。迨乾隆二十年,天威震叠,平定伊犁,拓地二万馀里,为自古舆图所未纪。而府州县之分并改隶,与职官之增减移驻,亦多与旧制异同。乃特诏重修,定为此本。嗣乾隆二十八年,西域爱乌罕霍罕、启齐玉苏、乌尔根齐诸回部,滇南整欠、景海诸土目,咸相继内附。乾隆四十年,又讨定两金川,开屯列戍,益广幅员。因并载入简编,以昭大同之盛轨。盖版图廓于前,而搜罗弥博;门目仍其旧,而体例加详。一展卷而九州之砥属,八极之会同,皆可得诸指掌间矣。昔唐分天下为十道,陇右道本居第六,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乃退列为第十,以其地已陷没吐蕃故也。宋之疆域最狭,欧阳《舆地广记》其于所不能有者,别立化外州之名,已为巧饰。至祝穆《方舆胜览》,则并淮北亦不及一字矣。盖衰弱之朝,土宇日蹙,故记载不得不日减;圣明之世,反章日扩,故编摩亦不得不日增。今志距诏修旧志之时仅数十载,而职方所隶已非旧志所能该。威德遐宣,响从景附,兹其明验矣。虞舜益地之图,仅区九州为十二,亦何足与昭代比隆哉!   ──右“地理类”总志之属,七部,九百四十一卷,皆文渊阁着录。   △《吴郡图经续记》·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宋朱长文撰。长文字伯原,苏州人。未冠,
登进士乙科,以足疾不仕。后以苏轼荐,充本州教授,召为太常博士,迁秘书省正字、枢密院编修。书成于元丰七年,上卷分《封域》、《城邑》、《户口》、《坊市》、《物产》、《风俗》、《门名》、《学校》、《州宅》、《南园》、《仓务》、《海道》、《亭馆》、《牧守》、《人物》十五门,中卷分《桥梁》、《祠庙》、《宫观》、《寺院》、《山水》六门,下卷分《治水》、《往迹》、《园第》、《冢墓》、《碑碣》、《事志》、《杂录》七门。徵引博而叙述简,文章尔雅,犹有古人之风。首有长文自序一篇,末有后序四篇:一为元元年常安民作,一为元七年林ж作,一为元符二年祝安上作,一为绍兴四年孙佑作。州郡志书,五代以前无闻。北宋以来,未有古于《长安志》及是记者矣。朱彝尊跋《咸淳临安志》,历数南北宋地志,不及是记。知彝尊未见其书,为希觏之本也。长文自序,称古今文章,别为《吴门总集》,书中亦屡言某文见《总集》。今其书已不传,是记亦幸而仅存耳。   △《乾道临安志》·三卷(浙江孙仰曾家藏本)   宋周淙撰。淙字彦广,湖州长兴人。乾道五年以右文殿修撰知临安府,创为此《志》。原本凡十五卷,见《宋史·艺文志》。其后淳间施锷、咸淳间潜说友,历
事编纂,皆有成书。今惟潜《志》尚存抄帙,周、施二《志》世已无传。此本为杭州孙仰曾家所藏宋椠本,卷首但题作《临安志》,而中间称“高宗”为“光尧太上皇帝”,称“孝宗”为“今上”,纪牧守至淙而止,其为《乾道志》无疑。惟自第四卷以下,俱已阙佚。所存者仅什之一二,为可惜耳。第一卷纪宫阙官署,题曰《行在所》,以别于郡志,体例最善。后潜《志》实遵用之。二卷分沿革、星野、风俗、州境、城社、户口、廨舍、学校、科举、军营、坊市、界分、桥梁、物产、土贡、税赋、仓场、馆驿等诸子目,而以亭台、楼观、阁轩附其后。叙录简括,深有体要。三卷纪自吴至宋乾道中诸牧守,详略皆极得宜。淙尹京时,撩湖浚渠,颇留心于地利,故所着述亦具有条理。今其书虽残阙不完,而于南宋地志中为最古之本。考武林掌故者,要必以是书称首焉。   △《淳熙三山志》·四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宋梁克家撰。克家字叔子,泉州晋江人。绍兴三十年廷试第一,授平江签判,召为秘书省正字。乾道中,累官右丞相,封仪国公,卒谥文靖。事迹具《宋史》本传。史称其为文深厚明白,自成一家。制命尤温雅,多行于世。今所作已罕流传,惟此书尚有写本。凡分九门,一曰地理,二曰公廨,三曰
版籍,四曰财赋,五曰兵防,六曰秩官,七曰人物,八曰寺观,九曰土俗。朱彝尊《曝书亭集》有是书跋,议其附山川于寺观,未免失伦。今观其人物惟收科第,土俗时出谣谶,亦皆于义未安。然其《志》主于纪录掌故,而不在夸耀乡贤,侈陈名胜,固亦核实之道,自成志乘之一体,未可以常例绳也。其所纪十国之事,多有史籍所遗者,亦足资考证。视后来何乔远《闽书》之类,门目猥杂,徒溷耳目者,其相去远矣。   △《吴郡志》·五十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宋范成大撰。成大有《骖鸾录》,已着录。是书为成大末年所作,郡人龚颐、滕茂、周南相与赞成之。时有求附于籍不得者,会成大殁,乃腾谤谓不出成大手,遂寝不行。故《至元嘉禾志》序,谓《吴郡志》以妄议不得刊也。绍定初,广德李寿朋始为锓版,赵汝谈为之序。以周必大所撰《成大墓志》,定“是书实所自为,并申明龚颐三人者,常为成大访,故谤有自来”,其论乃定。寿朋又以是书止绍兴三年,其后诸大建置,如百万仓、嘉定新邑、许浦水军、顾迳移屯,皆未及载。复令校官汪泰亨补之,自谓仿褚少孙补《史记》例。然少孙补《史记》虽为妄陋,犹不混本书。泰亨所续,当时不别署为续志,遂与本书淆乱,体例殊乖。其书凡分三十
九门,徵引浩博,而叙述简核,为地志中之善本。刊版久佚,此本犹绍定旧椠,往往于夹注之中又有夹注。考成大以前,惟姚宏补注《战国策》尝有此例,而不及此书之多,亦可云着书之创体矣。   △《新安志》·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宋罗愿撰。愿有《尔雅翼》,已着录。初,梁萧几作《新安山水记》,王笃又作《新安记》,唐亦有《歙州图经》。及宋大中祥符中,李宗谔撰次《州郡图经》,颁之天下,于是旧志皆佚。洎经方腊之乱,新《图经》亦随散失。愿尝杂采诸书,创为稿本,而未就。淳熙二年,赵不悔为州守,乃俾愿续成之。其书第一卷为《州郡》;第二卷为《物产贡赋》;第三卷至五卷为所属之歙、休宁、祁门、婺源、绩溪、黟六县;第六卷、七卷为《先达》;第八卷为《进士题名》,凡贤良、明经、赐策、献策、特奏名、武举皆附之,义民、仙释,亦并在是卷;九卷为《牧守》;十卷为《杂录》。叙述简括,引据亦极典核。于先达皆书其官,别于史传,较为有体。其《物产》一门,乃愿专门之学,徵引尤为该备。其所志贡物,如乾蓣药、腊芽茶、细布之类,皆史志所未载。所列先达小传,具有始末。如汪藻曾为符宝郎之类,亦多史传所遗。赵不悔序称其博物洽闻,故论载甚广;而其序事简
括不繁,又自得立言之法。愿自序亦自以为儒者之书,具有微旨,不同抄取记簿,皆不愧也。程敏政《新安文献志》记愿所作《胡舜陟墓志》后曰:“《鄂州新安志》,于王黼之害王俞,秦桧之杀舜陟,皆略而不书,非杏庭、虚谷一白之,则其迹泯矣。然则是书精博虽未易及,至其义类取舍之间,疑有大可议者。姑记二事,以验观者”云云。案刘克庄《后村诗话》,谓舜陟欲为秦桧父建祠,高登不可,因劾登以媚桧。会舜陟别以他事忤桧下狱死,登乃得免。则舜陟之死,乃欲附于桧而反见挤耳。愿之不书,殆非无意,未可遽以为曲笔也。   △《剡录》·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宋高似孙撰。似孙字续古,号疏寮,馀姚人。淳熙十一年进士,历官校书郎,出ヘ徽州,迁守处州。陈振孙《书录解题》称,似孙为馆职时,上《韩胄生日诗》九首,每首皆暗用锡字,寓“九锡”之意,为清议所不齿。知处州尤贪酷,其读书以奥僻为博,以怪涩为奇,至有甚可笑者。就中诗犹可观。周密《癸辛杂识》亦记其守处州日,私挟官妓洪渠事,其人品盖无足道。其诗有《疏寮小集》,尚传于世,而文则不少概见。此书乃其所作《嵊县志》也。嵊为汉剡县地,故名曰《剡录》。前有嘉定甲戌似孙自序,及嘉定乙亥嵊县令史之安
序,盖成于甲戌而刊于乙亥,故所题先后差一年。其书首为县纪年,次为城境图;次为官治志,附以令丞簿尉题名;次为社志、学志,附以进士题名;次为寮驿、楼亭、放生池、版图、兵籍;次为山水志;次为先贤传;次为古奇迹、古阡;次为书;次为文;次为诗;次为画;次为纸;次为古物;次为物外记;次为草木禽鱼。徵引极为该洽,唐以前佚事遗文,颇赖以存。其先贤传,每事必注其所据之书,可为地志纪人物之法。其山水记,仿郦道元《水经注》例,脉络井然,而风景如睹,亦可为地志纪山水之法。统核全书,皆序述有法,简洁古雅,迥在后来武功诸志之上,殊不见其怪涩可笑。陈振孙云云,殆不可解。岂其他文奇僻,又异于此书欤?   △《嘉泰会稽志》·二十卷、《宝庆续志》·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会稽志》二十卷,宋施宿等撰。《续志》八卷,宋张氵昊撰。宿字武子,湖州人。司谏元之子,尝知馀姚县,迁绍兴府通判。氵昊字清源,本开封人,侨居婺州。官至奉议郎,其履贯略见《金华志》。而所作《续志》序,乃自称侨寓是邦,则又尝卜居会稽矣。宋自南渡以后,升越州为绍兴府,其牧守每以宰执重臣领之。称为大藩,而图志未备。直龙图阁沈作宾为守,始谋纂辑。华文阁待
制赵不迹、宝文阁学士袁说友等,相继编订,而宿一人实始终其事。书成于嘉泰元年,陆游为之序。其不称《绍兴府志》而称《会稽志》者,用长安、河南、成都、柏台诸志例也。其后二十五年,氵昊以事物沿革今昔不同,因汇次嘉泰、辛酉后事,作为续编,复于前志内补其遗逸,广其疏略,正其讹误,为八卷。书成于宝庆元年,氵昊自为之序。所分门类,不用以纲统目之例,但各以细目标题。前志为目一百十七,续志为目五十。不漏不支,叙次有法。如姓氏、送迎、古第宅、古器物、求遗书、藏书诸条,皆他志所弗详,宿独能采辑比,使条理秩然。氵昊所续亦简核不苟,皆地志中之有体要者。其刊版岁久不传,明正德庚午,郡人王纟延复访求旧本校刻,今又散佚。故藏书之家罕见着录,盖亦仅存之本矣。   △《嘉定赤城志》·四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宋陈耆卿撰。耆卿字寿老,号窗,台州临海人。登嘉定七年进士,官至国子司业,其事迹不见《宋史》,惟谢铎《赤城新志》稍着其仕履,而亦不详。今以所着《窗集》考之,则嘉定十一年尝为青田县主簿,嘉定十三年为庆元府学教授。又赵希弁《读书附志》称耆卿《集》中沂邸笺表为多。案《宋史》,孝宗孙吴兴郡王柄,追封沂王,其嗣子希瞿,
宁宗尝立为皇子,即济王。耆卿必尝为其府记室,而希弁略其文也。此为所撰《台州总志》,以所属临海、黄岩、天台、仙居、宁海五县,条分件系,分十五门。其曰赤城者,《文选》孙绰《天台山赋》称:“赤城霞起以建标。”李善注引支遁《天台山铭序》曰:“往天台尝由赤城山为道径。”又引孔灵符《会稽记》曰:“赤城山名色皆赤,状似霞。”又引《天台山图》曰:“赤城山,天台之南门也。梁始置赤城郡,盖因山为名。”耆卿此志,即用梁郡名耳。耆卿受学于叶适,文章法度,具有师承,故叙述咸中体裁。明谢铎尝续其书,去之远甚。旧与耆卿书合编,今析出别存其目。陈振孙《书录解题》,载此志之前有图十三,此本乃无一图,殆传写者艰于绘画,久而佚之矣。   △《宝庆四明志》·二十一卷、《开庆续志》·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宋罗撰。,庐陵人。官赣州录事参军。《文献通考》作罗,盖传写误也。先是,乾道中,知明州张津始纂辑《四明图经》,而搜采未备。宝庆三年,焕章阁学士、通议大夫、知庆元府兼沿海制置使庐陵胡榘复命校官方万里因《图经》旧本,重加增订。如唐刺史韩察之移州城、唐及五代郡守姓名,多据碑刻史传补入。其事未竟,会万里赴调中辍。与榘同里,
适游四明,遂属之编定。凡一百五十日而成书,前十一卷为郡志,分《叙郡》、《叙山》、《叙水》、《叙产》、《叙赋》、《叙兵》、《叙人》、《叙祠》、《叙遗》九门,各门又分立四十六子目;第十二卷以下则为《鄞》、《奉化》、《慈》、《定海》、《昌国》、《象山》各县志,每县俱自为门目,不与郡志相混。盖当时明州虽建府号,而不置倚郭之县,州与县各领疆土。如今直隶州之体,特与他郡不同也。《宋史·艺文志》仅有张津《图经》十二卷及《四明风俗赋》一卷,不载是书。惟陈振孙《书录解题》载之,其卷数与此本相合,盖犹从宋椠抄存者。志中所列职官科第名姓及他事迹,或下及咸淳,距宝庆三四十年,盖后人已有所增益,非尽罗之旧。然但逐条缀附,而体例未更,故叙述谨严,不失古法。元袁桷《延四明志》亦据为蓝本,多采用焉。《续志》十二卷,则开庆元年庆元府学教授梅应发、添差通判镇江府刘锡所撰。共分子目三十有七。其自序称,《续志》之作,所以志大使丞相履斋先生吴公三年治鄞之政绩,其已作而述者不复志,故所述多吴潜在官事实。而山川疆域已详于旧志者,则概未之及。是因一人而别修一郡之志。名为舆图,实则家传,于着作之体殊乖。然案《宋史·吴潜传》载,潜
以右丞相罢为观文殿大学士,寻授沿海制置大使,判庆元府。至官,条具军民久远之计,告于政府,奏皆行之。又积钱百十七万三千八百有奇,代民输帛,前后所蠲五百四十九万一千七百有奇。是潜氵位鄞以后,宦绩颇有可观。二人所述,尚不尽出于谀颂。至潜所着文集,世久无传。后人掇拾丛残,编为遗稿,亦殊伤阙略。此志载潜《吟稿》二卷,共古今体诗二百九首,《诗馀》二卷,共词一百三十首,皆世所未睹。虽其词不必尽工,而名臣着作藉以获存,固亦足资援据。故今仍与罗书并录存焉。   △《澉水志》·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常棠撰。棠字召仲,号竹窗,海盐人。仕履未详。澉水在海盐县东三十六里,《水经》所谓“谷水流出为澉浦者”是也。唐开元五年,张庭奏置镇。宋绍定三年,监澉浦镇税修职郎罗叔韶使棠为志。凡分十五门:曰《地理》,曰《山》,曰《水》,曰《廨舍》,曰《坊巷》,曰《坊场》,曰《军寨》,曰《亭堂》,曰《桥梁》,曰《学校》,曰《寺庙》,曰《古迹》,曰《物产》,曰《碑记》,曰《诗咏》,而冠以舆图。前有叔韶及棠二序,叙述简核,纲目该备。而八卷之书,为页止四十有四。明韩邦靖撰《朝邑县志》,言约事尽,世以为特绝之作。今观是编,乃知
其源出于此。可谓体例精严,藻不妄抒者矣。(谨案:澉水虽见《水经注》,然是书乃志地,非志水,不可入之山水中。以镇亦郡县之分区,故附缀于《都会郡县类》焉。)   △《景定建康志》·五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宋周应合撰。应合,武宁人,自号溪园先生。淳间举进士,官至实录院修撰,以疏劾贾似道谪饶州通判。是书乃其以承直郎差充江南东路安抚司办公事时所作也。初,建炎二年建行宫于金陵,改为建康府。设江南东路安抚司以治之,为沿江重镇。乾道、庆元间,屡辑地志,而记载尚多阙略。景定中,宝章阁学士江东安抚使知建康府马光祖,始属应合取乾道、庆元二《志》合而为一,增入庆元以后之事,正讹补阙,别编成书。首为《留都》四卷,次为《图表志传》四十五卷,末为《拾遗》一卷。援据该洽,条理详明,凡所考辨,俱见典核。如论丹阳之名,本出建业;论六朝扬州尝治建业,后始为广陵一郡之名,皆极精核。光祖序称其“博物洽闻,学力充赡”,不诬也。明嘉靖、万历间,是书尚有刊本在南京国子监,见黄佐《南ń志》中。然所存版止七百五十九面,则亦已阙佚不全。其后流传几绝,朱彝尊《曝书亭集》有是书跋,称“周在浚尝语以曾睹是书阙本,访之三十年未得。后从曹
寅处借归录之,始复传于世”云。   △《景定严州续志》·十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宋郑瑶、方仁荣同撰。瑶时官严州教授,仁荣时官严州学录,其始末则均未详也。所纪始于淳熙,讫于咸淳。标题惟曰《新定续志》,不着地名。盖刊附绍兴旧志之后,而旧志今佚也。严州于宋为遂安军,度宗尝领节度使,即位之后,升为建德府。故卷首载立太子诏及升府省札,体裁视他志稍殊。惟物产之外,别增“瑞产”一门,但纪景定“麦秀四岐”一条。乡饮之外,别增乡会一门,但纪杨王主会一条。则皆乖义例耳。然叙述简洁,犹舆记中之有古法者。其户口门中载宁宗杨皇后为严人,而乡会门中亦载主集者为新安郡王、永宁郡王。新安者杨谷,永宁者杨石,皆后兄杨次山之子也。而《宋史》乃云后会稽人,当必有误。此可订史传之讹矣。   △《咸淳临安志》·九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潜说友撰。说友字君高,处州人。宋淳甲辰进士,咸淳庚午以中奉大夫权户部尚书,知临安军府事,封缙县开国男。时贾似道势方炽,说友曲意附和,故得进。越四年,以误捕似道私秫罢。明年起守平江,元兵至,弃城先遁。及宋亡,在福州降元,受其宣抚使之命。后以官军支米不得,王积翁以言激众,遂为李雄剖腹
死。其人殊不足道,而其书则颇有条理。前十五卷为行在所录,记宫禁曹司之事;自十六卷以下,乃为府志。区画明晰,体例井然,可为都城纪载之法。其宋代诏令编于前代之后,则用徐陵《玉台新咏》置梁武于第七卷例也。他所叙录,亦缕析条分,可资考据。故明人作《西湖志》诸书,多采用之。朱彝尊谓宋人地志幸存者,若宋次道之志长安,梁叔子之志三山,范致能之志吴郡,施武子之志会稽,罗端良之志新安,陈寿老之志赤城,每患其太简,惟潜氏此志独详。然其书流传既久,往往阙佚不全,旧无完帙。彝尊从海盐胡氏、常熟毛氏先后得宋椠本八十卷,又借抄一十三卷,而其碑刻七卷终阙,无可考补。今亦姑仍其旧焉。   △《至元嘉禾志》·三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元徐硕撰。硕,里贯未详,始末亦无可考。其作此书时,则方官嘉兴路教授也。秀州自宋初未有图经。淳熙中,知州事张元成始延闻人伯纪创为之。后岳珂守郡,复延郡人关┉续修。会珂改调,事遂中辍,仅存五卷。至元中,嘉兴路经历单庆属硕纂辑,因踵┉旧本续成之。广其门为四十三,而卷数增多至二十有七。郭晦、唐天麟各为之序,嘉兴路总管刘杰与郡官共刊行之。志中兼及松江府华亭县,盖元时本隶嘉兴路,明初始析置也。其
书序次甚详,每条下间系以考证,尤为典核。而碑碣一门多至十一卷,自三国、六朝以迄南宋,凡石刻之文,悉全载无遗。如《吴征北将军陆碑》,《梁秦驻山碑》,《唐黄州司马陆元感陈府君环墓铭》,《宗城令顾谦墓志》,皆欧、赵所未着录。《吴越静海镇遏使朱行先碑》,吴任臣《十国春秋》实据以立行先传。其他零篇断什,为耳目所未睹者尚多,殊足为考献徵文之助。惟书中但有人物及进士题名,而不立官师一志,使前人宦绩,阙然无传,未免漏略。又江、海、湖、泖、浦、溆、溪、潭、陂塘、河港、泾沟、堰插分为八类,使源流支络,开卷井然,体例甚当。而楼阁、堂馆、亭宇亦分为三类,则强析名目,未免失之琐碎。是其所短焉。   △《大德昌国州图志》·七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冯复京、郭荐等同撰。复京,潼川人,官昌国州判官。荐,里贯未详,官鄞县教谕。昌国州即今定海县,宋熙宁六年置昌国县,元至元十五年始升为州。此书成于大德二年七月。凡分八门,曰《叙州》、曰《叙赋》、曰《叙山》、曰《叙水》、曰《叙物产》、曰《叙官》、曰《叙人》、曰《叙祠》。前有《州官请耆儒修志牒》一篇,末有郭荐等《缴申文牒》一篇,冠以《复京序》。据序中所述始末,盖复
京求得旧志,属荐等订辑,而复京为之审定者也。其大旨在于刊削浮词,故其书简而有要,不在康海《武功志》、韩邦靖《朝邑志》下。海书、邦靖书为作者盛推,而此书不甚称于世。殆年代稍远,钞本稀传欤?据原目所载,卷首当有环山、环海及普陀山三图。图志之名,实由于是。此本有录无书,盖传写者佚之矣。   △《延四明志》·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元袁桷撰。桷字伯长,庆元人,宋知枢密院事韶之曾孙,少为丽泽书院山长,以荐改翰林国史院检阅官,累迁侍讲学士。卒赠江浙行省参知政事,追封陈留郡公,谥文清。事迹具《元史》本传。桷文章博赡,为一时台阁之冠,所着《易说》、《春秋说》诸书,见于《苏天爵墓志铭》者,世久无传。惟《清容居士集》及此《志》尚存。书成于延七年,盖庆元路总管马泽属桷撰次者也。凡分十二考,曰沿革,曰土风,曰职官,曰人物,曰山川,曰城邑,曰河渠,曰赋役,曰学校,曰祠祀,曰释道,曰集古,条例简明,最有体要。桷先世在宋,多以文学知名,称东南故家遗献。没后会朝廷修史,遣使求郡国轶文故事,惟袁氏所传为多,故其于乡邦旧典,尤多贯串。志中考核精审,不支不滥,颇有良史之风。视至元嘉禾、至正无锡诸《志》,更为赅洽。
惟自第九卷至第十一卷为传写者所脱佚,已非全帙。然元时地志,钞帙无多。存之亦足以资考究,固未可以不完废也。   △《齐乘》·六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元于钦撰。钦字思容,益都人。历官兵部侍郎。是书专记三齐舆地,凡分八类,曰《沿革》,曰《分野》,曰《山川》,曰《郡邑》,曰《古迹》,曰《亭馆》,曰《风土》,曰《人物》。叙述简核而淹贯,在元代地志之中最有古法。其中间有舛误者,如宋建隆三年改潍州置北海军,以昌邑县隶之;乾德三年复升潍州,又增昌乐隶之,均见《宋地理志》,而是书独遗。又寿光为古纪国,亦不详及。其他如以华不注为靡笄山,以台城为在济南东北十三里,顾炎武《山东考古录》皆尝辨之。然钦本齐人,援据经史,考证见闻,较他地志之但据舆图、凭空言以论断者,所得究多,故向来推为善本。卷首有至元五年苏天爵序,亦推挹甚至,盖非溢美矣。   △《至大金陵新志》·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元张铉撰。铉字用鼎,陕西人。尝为奉元路学古书院山长。至正初,江南诸道行御史台诸臣将重刊宋周应合所撰《建康志》,而其书终于景定中,嗣后七八十年,纪载阙略。虽郡人戚光于至顺间尝修有《集庆续志》,而任意改窜,多变旧例,
未为详审。复议增辑,以继《景定志》之后。因聘铉主其事,凡六阅月而书成。首为图考,次通纪,次世表、年表,次志谱列传,而以摭遗、论辨终焉。令本路儒学雕本印行。至明嘉靖中,黄佐修《南雍志》,尚载有此书版一千一百六十四面。是今所流传印本,犹出自原刻也。其书略依周《志》凡例,而元代故实则本之戚光《续志》及路州司县报呈事迹。其间如官属姓名已入前志者,不复具录。而世谱列传则前志所有者仍捃载无遗,体例殊自相矛盾。又其凡例中以戚《志》删去地图,不合古义,讥之良是。至于世表、年表则地志事殊国史,原不必仿旁行斜上之法,转使泛滥无稽。戚《志》删除,深合体例。铉乃一概訾之,亦为失当。然其学问博雅,故荟萃损益,本末灿然,无后来地志家附会丛杂之病。其《古迹》门中所载梁始兴忠武王、安成康王二碑,朱彝尊皆尝为之跋,而不引是书为证,岂其偶未见欤?   △《无锡县志》·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考《千顷堂书目》有元王仁辅《无锡县志》二十八卷,与此本卷数不符,盖别一书也。考《明史·地理志》,洪武二年四月始改无锡州为县,是志《古今郡县表》末,虽止于升无锡县为州,然标题实称无锡县,已为明初之制。又《郡县表》止元贞
,而学校类中载至正辛巳乡举陆以道,则所纪已下逮元末,是洪武中书矣。第一卷为《邑里》;第二卷为《山川》;第三卷为《事物》,分上、下二子卷;第四卷为《词章》,亦分上、中、下三子卷,中又分小类二十一。词简而事该,亦地志之善本。惜首卷原序已佚,其撰次本末不可得而考也。《元史·地理志》称,成宗元贞元年,升无锡为州,此志乃云二年。作志者纪录时事,岁月必确。以是推之,知《元史》疏漏多矣。是亦书贵旧本之一验也。   △《姑苏志》·六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鏊撰。鏊有《史馀》,已着录。苏州自宋范成大、明卢熊二《志》后,纂辑久阙。弘治中吴宽尝与张习、都穆续修未竟,惟遗稿仅存。后广东林世远为苏州守,以其事属鏊。鏊乃与郡人杜启、祝允明、蔡羽、文璧等共相讨论,发凡举例,咸本于宽,而芟繁订讹,多所更益,凡八月而书成。首列沿革、守令、科第三表,自沿革、分野以下分为三十一门,而人物门中又分子目十三。繁简得中,考核精当。在明人地志之中,犹为近古。陈继儒《见闻录》,称鏊修志时,以杨循吉喜谣诼,不欲与之同局。志成,遣使送之循吉。循吉方栉沐,不暇抽看,但顾签票,云“不通不通”。使者还述其语。鏊以问之,循吉曰:“府志修
于我朝,原当以苏州名志。姑苏,吴王台名也,以此志名可乎?”鏊始大服云云。然考鏊自序,纪其初修志时,有“欲属诸杨仪部,而杨仪部固辞”之语。是鏊未尝摈去循吉,不与共事。继儒所载,恐不足信。至志书题古地名,自宋代已有是例。核以名实,良有未安。无论是言之真伪,其说要不为无理,固不必曲为鏊讳矣。   △《武功县志》·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康海撰。海字德涵,武功人。弘治壬戌进士第一,授翰林院修撰。以救李梦阳事,坐刘瑾党削籍。《明史·文苑传》附见《李梦阳传》中。是志仅七篇,曰《地理》,曰《建置》,曰《祠祀》,曰《田赋》,曰《官师》,曰《人物》,曰《选举》。凡山川、城郭、古迹、宅墓,皆括于地理;官署、学校、津梁、市集,则归于《建置》;祠庙、寺观,则总以《祠祀》;户口、物产,则附于《田赋》;艺文则用《吴郡志》例,散附各条之下,以除冗滥。官师则善恶并着,以寓劝惩。王士祯谓其“文简事核,训词尔雅”。石邦教称其“义昭劝鉴,尤严而公。乡国之史,莫良于此”。非溢美也。志刻于正德己卯,万历间再经刊行,旋复散佚。乾隆二十六年,武功知县玛星阿得抄本于孙景烈,因为重刊。其圈点细评,皆出景烈之手,颇嫌疣赘。又王士祯
称《武功志》载《璇玑图》,而此本无之。考海孙吕赐尝刻《璇玑图读法》,前有题识云:“余录先太史县志真本,悉依原编,惟苏氏诗未录,非敢轻有变置,故附数语,录本之末。述先太史之意,冀来者之鉴余志也。”然则此本乃吕赐所刊除矣。遗文轶事,志乘中原可兼收。士祯以具录是《图》为此书之佳处,固非定论。吕赐必刊而去之,亦于义无取也。   △《朝邑县志》·二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明韩邦靖撰。邦靖字汝庆,号五泉,朝邑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工部员外郎。事迹附见《明史·韩邦奇传》。是书成于正德己卯。上卷四篇,曰《总志》,曰《风俗》,曰《物产》,曰《田赋》。下卷三篇,曰《名宦》,曰《人物》,曰《杂记》。上卷仅七页,下卷仅十七页。古今志乘之简,无有过于是书者。而宏纲细目,包括略备。盖他志多夸饰风土,而此志能提其要,故文省而事不漏也。然叙次点缀,若有馀闲,宽然无局促束缚之迹。自明以来,关中舆记,惟康海《武功县志》与此《志》最为有名。论者谓《武功志》体例谨严,源出《汉书》;此《志》笔墨疏宕,源出《史记》。然后来志乘,多以康氏为宗,而此《志》莫能继轨。盖所谓“不可无一,不容有二”者也。前有邦靖自序,又有康海序,末
有吕冉后序,及朝邑知县陵川王道跋。并文格高洁,与志适相配云。   △《岭海舆图》·一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姚虞撰。虞字泽山,莆田人。嘉靖壬辰进士,官至淮安府知府。是编乃其官监察御史时巡按广东所作。凡为图十有二,首为全省图,次十府十图,终以南夷图。图各有叙,叙之例,首述沿革形势利病,次州县,次户口,次田粮课税,次官兵马匹。其总图则首以职官,以布政、按察二司分统之。盖其时抚按皆为使臣,尚未定为守土官也。其南夷诸国,列通贡者于前,而通市者亦附后。为海防之计,不论其奉朔否也。大旨略于前代而详于当代,略于山川而详于厄塞,略于职官而详于兵马钱粮,略于文事而详于武备。于志乘之中,别为体例。然较之侈山水、夸人物、辑诗文者,其有用无用则迥殊矣。意古者舆图,不过如是。后来者踵事增华,失其本耳。前有嘉靖壬寅湛若水序,极称之。钱曾《读书敏求记》亦称其简而要云。   △《滇略》·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谢肇氵制撰。肇氵制有《史Δ》,已着录。此书乃其官南时所作,分为十门,一曰《版略》,志疆域也。二曰《胜略》,志山川也。三曰《产略》,志物产也。四曰《俗略》,志民风也。五曰《绩略》,志名宦也。六曰《
献略》,志乡贤也。七曰《事略》,志故实也。八曰《文略》,志艺文也。九曰《夷略》,志苗种也。十曰《杂略》,志琐闻也。虽大抵本图经旧文,稍附益以新事。然肇氵制本属文士,记诵亦颇博洽,故是书引据有徵,叙述有法,较诸家地志,体例特为雅洁。薛承矩序,称其上以搜杨终、常璩之所未及,下以补辛显怡、李京、杨慎、田汝成诸纪载之漏遗。杭世骏《道古堂集》有是书跋,亦谓其详远略近,博观而约取,苍山、洱水之墟,称善史焉。均非溢词也。   △《吴兴备志》·三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董斯张撰。斯张字遐周,乌程人。是编辑录湖州故事,分二十六徵。曰《帝胄》,曰《宫闱》,曰《封爵》,曰《官师》,曰《人物》,曰《笄衤韦》,曰《寓公》,曰《象纬》,曰《建置》,曰《岩壑》,曰《田赋》,曰《水利》,曰《选举》,曰《战守》,曰《赈恤》,曰《祥孽》,曰《经籍》,曰《遗书》,曰《金石》,曰《书画》,曰《清》,曰《方物》,曰《巢》,曰《诡》,曰《匡籍》。采摭极富,于吴兴一郡遗闻琐事,徵引略备。每门皆全录古书,载其原文。有所考正则附着于下。盖张鸣凤《桂故》、《桂胜》体例如是,而斯张因之。虽意主博奥,不无以泛滥为嫌。然当时着书家
影响附会之谈,剽窃ㄎ扌奢之习,实能一举而空之。故所摘录,类皆典雅确核,足资考据。明季诸书,此犹为差有实际。黄茅白苇之中,可以谓之翘楚矣。   △《钦定日下旧闻考》·一百二十卷乾隆三十九年奉敕撰。因朱彝尊《日下旧闻》原本,删繁补阙,援古证今,一一详为考核,定为此本。原书分《星土》、《世纪》、《形胜》、《宫室》、《城市》、《郊》、《京畿》、《侨治》、《边障》、《户版》、《风俗》、《物产》、《杂缀》十三门,其时城西玉泉、香山诸处,台沼尚未经始,故列《郊门》中,与今制未协。诸廨署入《城市门》中,太学石鼓独别为三卷,于体例亦属不伦。今增列《苑囿》、《官署》二门,并前为十五门,而《石鼓考》三卷则并于《官署门》国子监条下。又原本《城市》、《京畿》二门,五城及各州县分属之地,今昔不同,一一以新定界址为之移正。原本所列古迹,皆引据旧文,夸多务博,不能实验其有无,不免传闻讹舛,彼此互岐。亦皆一一履勘遗踪,订妄以存真,阙疑以传信。所引艺文,或益其所未备,或删其所可省,务使有关考证,不漏不支。至于列圣宸章、皇上御制,凡涉于神京风土者,悉案门恭载,尤足以昭垂典实,藻绘山川。古来志都京者,前莫善于《三辅黄图》
,后莫善于《长安志》。彝尊原本搜罗详洽,已驾二书之上。今仰承睿鉴,为之正讹补漏,又驾彝尊原本而上之。千古舆图,当以此本为准绳矣。   △《钦定热河志》·八十卷乾隆四十六年奉敕撰。热河即古武列水,避暑山庄在焉。旧设热河道,领四厅。今置承德府,领平泉一州,滦平、丰宁、赤峰、建昌、朝阳五县。此志犹以热河名者,神皋奥区,銮舆岁莅,搜狩朝觐,中外就瞻,地重体尊,不可冠以府县之目,故仍以行殿所在为名也。凡分二十四门。华盖时临,奎文日富,敬录弁首,曰《天章》。省方观民,励精无逸,编年纪载,曰《巡典》。琛赆鳞集,梯航旅来,威德式彰,曰《徕远》。轩卫随行,明堂斯建,详陈规制,曰《行宫》。肄武习劳,三秋大,周去原麓,曰《围场》。地接尧封,界分周索,四至八到,曰《疆域》。周秦以来,或为荒服,或为瓯脱,或为羁縻,或为侨置,或为郡县,或为京邑,引据史传,辨订是非,兼列八表十二图,曰《建置沿革》。删星野之谈天,测斗极之出地,曰《晷度》。巨流为经,众川为纬,曰《水》。区列方隅,标举形势,曰《山》。涵泳圣化,泽以诗书,曰《学校》。喀喇沁、翁牛特、土默特、奈曼敖汉、巴林、喀尔喀右翼诸部,隶于境内者,表其世系,曰《藩
卫》。绀宇金地,或以奉敕而建,或以效祝而营,曰《寺庙》。画疆分职,臂指相维,曰《文秩》。羽卫连营,以迨察哈尔四旗,曰《兵防》。国朝官斯地者,迁除岁月,以次胪载,曰《职官题名》。前代官是地者,不可尽详,录其有功可纪者,曰《宦迹》。灵秀挺生,垂光史册,曰《人物》。山泽膏沃,金粟丰赢,曰《食货》。草木禽鱼,正名百类,曰《物产》。故址流传,遗文有证,曰《古迹》。前朝旧典,曰《故事》。诸部轶闻,曰《外纪》。诗歌制作,关于风土者,曰《艺文》。并考古证今,辨疑传信,既精且博,蔚为舆记之大观。案热河所属,自汉魏以前皆鲜卑、乌桓地也。慕容氏崛起龙城,始置郡县。《魏书·地形志》约略可稽。齐、周以后,大抵与契丹库莫奚参错而居。前朝诸史,务侈幅员,每以边境郡名移置长城之外。核验地理,殊不足凭。后惟辽、金、元三朝实奄有其地。然以无纪载,故舆记靡徵。明弃大宁,渺如绝域。其所叙录,益传闻失其真矣。我国家肇造区夏,统括寰瀛,太宗文皇帝日擒十四台吉,先定其地;圣祖仁皇帝校练七萃,初出松亭。后喀尔喀汗贡厥上腴,益宏文囿刈兰之界。北跨临潢,遂仙苑天开,爻闾毕集。我皇上法天不息,率祖攸行,时迈其邦,地同三辅。四方大其和会,百
产益以蕃昌。郡邑区分,胶庠鼎建,民殷俗美,炳然与三代同风。其盛为自古所未有。故词臣珥笔,敬述斯编。亦自古之所未闻,岂非地秘其灵,天珍其奥,自开辟以至今日,越千万载待圣朝而发其光哉!   △《钦定满洲源流考》·二十卷乾隆四十三年奉敕撰。洪惟我国家朱果发祥,肇基东土。白山、黑水,实古肃慎氏之旧封。典籍遗文,班班可考。徒以年祀绵长,道途修阻,传闻不免失真;又文字互殊,声音屡译,记载亦不能无误。故历代考地理者,多莫得其源流。是编仰禀圣裁,参考史籍。证以地形之方位,验以旧俗之流传,博徵详校,列为四门:一曰《部族》,自肃慎氏以后,在汉为三韩,在魏晋为挹娄,在元魏为勿吉,在隋唐为{韦曷}、新罗、渤海、百济诸国,在金为完颜部,并一一考订异同,存真辨妄,而索伦、费雅喀诸部毗连相附者,亦并载焉。二曰《疆域》,凡渤海之上京龙泉府、{韦曷}之黑水府、燕州、勃利州,辽之上京黄龙府,金之上京会宁府,元之肇州,并考验道里,辨正方位,而一切古迹附见焉。三曰《山川》,凡境内名胜,分条胪载,如白山之或称太白山、徒太山,黑水或称完水,或称室建河,以及松花江即粟末水,宁古塔即忽汗水,今古异名者,皆详为辨证。其古有而今不可
考者,则别为存疑,附于末。四曰《国俗》,如《左传》所载苦矢贯隼,可以见骑射之原;《松漠纪闻》所载软脂蜜膏,可以见饮食之概。而《后汉书》所载辰韩生儿以石压头之类,妄诞无稽者,则订证其谬。至于渤海以来之文字,金源以来之官制,亦皆并列。其体例,每门以国朝为纲,而详述列朝,以溯本始。其援据以御制为据,而博采诸书以广参稽。允足订诸史之讹,而传千古之信,非诸家地志影响附会者所能拟也。   △《钦定皇舆西域图志》·五十二卷乾隆二十一年奉敕撰。乾隆二十七年,创成初稿,嗣以反章日辟,规制益详,进呈御览之时,随事训示,复增定为今本。首四卷为《天章》。我皇上平定西域,题咏至多,地势兵机,皆包罗融贯。惟恭录统论西师全局者,弁冕简端。其因地纪事,即物抒怀者,则仍分载于各门。次《图考》三卷,自幅员所届,以及符节所通,共新图二十有一,又附历代旧图十有二。古今互校,益昭圣朝拓宇之功。次列表二卷,上起秦汉,下讫元明,以明国土之分合,建置之沿革。次《晷度》二卷,川陆之迂回,道里之远近,多不足据。惟以日景定北极之高度,以中星验右界之偏度,为得其真,古法所谓飞鸟图也。次《疆域》十二卷,分为四路:一曰安西南路,嘉峪关外州县
隶焉;一曰安西北路,哈密至镇西府迪化州隶焉;一曰天山北路,库尔喀喇乌苏至塔尔巴哈台、伊犁隶焉;一曰天山南路,关展至和阗诸回部隶焉。次《山》四卷。次《水》五卷。玉门以外,连峰叠嶂,巨浸洪流,往往延袤千百里,不可以割属一地,故各以山水为类也。次《官制》二卷。次《兵防》一卷,台站附焉。次《屯政》二卷,户口附焉。次《贡赋》、《钱法》、《学校》各一卷。次《封爵》二卷。皆长驾远驭之睿略,揆文奋武之鸿模也。次《风俗》、《音乐》各一卷,《服物》二卷,《土产》一卷。皆如地志之例。惟《音乐》一门为创体,以其隶在协律,备禁亻未兜离之数故也。次《藩属》三卷,皆奉朔朝贡之国,梯航新达者。次《杂录》二卷,以琐闻、轶事终焉。记流沙以外者,自《史记·大宛列传》、《汉书·西域列传》始详。而异域传闻,讹谬亦复不少。至法显、玄奘之所记,附会佛典,更多属子虚。盖龙沙、葱雪,道里迢遥,非前代兵力所能至。即或偶涉其地,而终弗能有。故记载者依稀影响,无由核其实也。我皇上远奋天弧,全收月<出骨>,既使二万里外咸隶版图,又列戍开屯,画疆置郡,经纶宏远,足以巩固于万年。每岁虎节往来,雁臣出入,耳闻目见,皆得其真。故诏辑是编,
足以补前朝舆记之遗,而正历代史书之误。圣人威德之昭宣,经纶之久远,事事为二帝三王所不及,兹其左验矣。岂徒与甘英诸人侈夸珍怪与!   △《钦定盛京通志》·一百二十卷乾隆四十四年奉敕撰。我国家发祥长白,实肇基于俄朵里城,后肇祖原皇帝始迁赫图阿拉,是为兴京。太宗文皇帝戡定辽束,实作周邑。暨世祖章皇帝定鼎顺天,遂以奉天为盛京。两都并建,垂万万世之丕基。非惟山海形胜,控制八,凡缔造之规模,征伐之功烈,麟麟炳炳,亦具在于斯。旧有志书三十二卷,经营草创,叙述未详。因命补正其书,定为此本。发凡起例,一一皆禀睿裁。圣制御制,旧本仅载十之三,今悉补录。又以御制分纶音、天章二门,各从体制。京城门中,旧本不载盛京、兴京、东京创建修葺之由,及太祖、太宗制胜定都始末。坛庙门中旧本不载营造制度,及重修年月,又不载尊藏册宝及堂子岁祭诸仪。宫殿门中旧本亦不载重修年月,御题联额及尊藏圣容,圣训、实录、玉牒、战图、及乾隆四十三年设立谏木事。《山陵门》中旧本不载谒陵及岁事仪注,所述三陵官制,亦多舛误。《山川》、《城池》两门中旧本均不载太祖、太宗战绩。《人物门》中不载开国宗室王公,又诸勋臣事迹,亦不悉具,今并详考增修。其馀《
星土》、《建置沿革》、《疆域形胜》、《祠祀》、《古迹》、《陵墓》、《杂志》、《风俗》、《土产》八门,并援据经史,纠讹补漏。《关邮》、《户口》、《田赋》、《职官》、《学校》、《官署》、《选举》、《兵防》八门,旧本所载止于乾隆八年,今并按年续载。《名宦》、《历代忠节》、《孝义》、《文学》、《隐逸》、《流寓》、《方技》、《仙释》、《列女》、《艺文》十门,亦参订删补,俾不冗不漏。其官名、人名、地名,旧本音译,往往失真,今并一一正。体裁精密,考证详明。溯丰邑之初基,述阪泉之鸿续。经纶开创,垂裕无疆,启佑规模,万年如觌。固与偏隅舆记徒侈山川人物者区以别矣。   △《畿辅通志》·一百二十卷(通行本)   国朝兵部尚书、直隶总督李卫等监修。自元以来,如《析津志》诸书,所纪只及于京师。至明代以畿内之地直隶六部,与诸省州县各统于布政司者,体例不侔,故诸省皆有《通志》,而直隶独阙。本朝定鼎京师,特置直隶巡抚,以专统辖。康熙十一年大学士卫周祚奏令天下郡县,分辑志书,诏允其请。于是直隶巡抚于成龙、格尔古德等始创为之,属翰林院侍讲郭董其事。仅数月而书成,讨论未为详确。雍正七年,世宗宪皇帝命天下重修《通志》,上
诸史馆,以备《一统志》之采择。督臣唐执玉祗奉明诏,乃延原任辰州府同知田易等,设局于莲花池,搜罗纂集。其后刘于义及李卫相继代领其事,至雍正十三年而书成。凡分三十一目,《人物》、《艺文》二门又各为子目。订讹补阙,较旧志颇为完善云。(案:《通志》皆以总督、巡抚董其事,然非所纂录,与总裁官之领修者有别。故今不题某撰而题某监修,从其实也。监修每阅数官,惟题经进一人,唐、宋以来之旧例也。谨于此书发其凡,后皆仿此。)   △《江南通志》·二百卷(通行本)   国朝兵部尚书、两江总督赵宏恩等监修。先是,康熙二十二年,总督于成龙与江苏巡抚余国柱、安徽巡抚徐国相等,奉部檄创修《通志》,凡七十六卷。雍正七年,署两江总督尹继善等奉诏重修。乃于九年之冬,开局江宁,属原任中允黄之隽等司其事。因旧志讨论润色,刊除春驳,补苴罅漏。凡阅五载,至乾隆元年书成,总督宏恩及江苏巡抚顾琮、安徽巡抚赵国麟等具表上之。卷首恭录圣谕及御制诗文,以尊《谟典》。次《舆地》,次《河渠》,次《食货》,次《学校》,次《武备》,次《职官》,次《选举》,次《人物》,次《艺文》,次《杂类》。发凡起例,较旧志颇有体裁。惟纂辑不出一手,微有牾。黄之
隽《<广吾>堂集》中尝称,是书刻本与原纂多有舛互。如山在六安州之霍山,而仍谓即元时所置之潜山县。黄积、程元谭俱东晋时新安守,而误入西晋。其他遗漏重复者甚多,皆之隽离局以后为他人所窜改者也。司马光修《资治通鉴》,以《史记》以下属刘,三国以下属刘恕,唐以下属范祖禹,始终不易,其知此意欤!   △《江西通志》·一百六十二卷(通行本)   国朝江西巡抚、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谢等监修。《江西省志》创于明嘉靖间参政林廷昂,其后久未纂辑,旧闻放失。至本朝康熙二十二年,巡抚安世鼎始续修之。康熙五十九年,巡抚白潢又增修之,名曰《西江志》。其体例条目,虽多本诸旧志,而广博访,订舛正讹,在地记之中号为善本。雍正七年,巡抚谢奉诏纂修省志,乃与原任检讨陶成等开局编辑。其规模一本之白《志》,而间加折衷。文简事核,然有序。其志人物,如宋之京钅堂、章鉴,一则以其身为宰辅而依附权奸,一则以其位列钧衡而弃主私遁,俱削去不载,亦颇有合于大义。惟元刘秉忠,其先世虽瑞州人,而自辽及金,北迁已久,乃援其祖贯,引入乡贤。将孔子自称殷人,亦可入中州志乘乎?是则图经之积习,湔除未尽者矣。   △《浙江通志》·二百
八十卷(通行本)   国朝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兼管浙江、江南总督嵇曾筠等监修。浙江自明嘉靖中提学副使薛应始辑为《通志》七十二卷,至国朝康熙二十一年,总督赵士麟、巡抚王国安复因薛《志》增修,斟酌损益,义例粗备。此本于雍正九年辛亥,总督李卫开局编纂,讫乙卯而告竣。曾筠等具表上进,司其事者原任侍读学士沈翼机、编修傅王露、检讨陆奎勋也。总为五十四门,视旧志增目一十有七。所引诸书,皆具列原文,标列出典。其近事未有记载者,亦具列其案牍,视他志体例特善。其有见闻异辞者,则附加考证于下方。虽过求赅备,或不无繁复丛冗。然信而有徵之目,差为不愧矣。   △《福建通志》·七十八卷(通行本)   国朝浙闽总督、兵部尚书郝玉麟等监修。福建自宋梁克家《三山志》以后,记舆地者不下数十家,惟明黄仲昭《八闽通志》颇称善本,而亦不免阙略。又自明立福建布政司,分建属郡,以福、兴、泉、漳为下四府,延、建、邵、汀为上四府。国家德威远届,鲸海波恬,台湾既入版图,而福州所属之福宁亦升州为府。泉州所属之永春、漳州所属之龙岩,又各析置为直隶州。建置沿革,多与昔异。以旧志相较,每与今制不同。且福建三面环海,港汊内通,岛屿外峙,一切设
险列戍之要,旧志亦多未详。雍正七年,承诏纂辑《通志》,因取旧志之烦芜未当者,删汰冗文,别增新事。其疆域制度,悉以现行者为断。至乾隆二年书成,玉麟等具表上之。自星野至艺文,为类三十,为卷七十有八。视旧志增多十四卷,如沿海岛澳诸图,旧志所不载者,皆为详绘补入,足资考镜。于体例亦颇有当焉。   △《湖广通志》·一百二十卷(通行本)   国朝总督湖广等处地方、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迈柱等监修。楚中舆记,见于前史者,如盛宏之《荆州记》,庾仲雍《湘州记》,《汉水记》,梁元帝《荆南地志》,郭仲彦《湘州记》、《湘州副图记》,陶岳《零陵总记》,韦宙《零陵录》,范致明《巴陵古今记》、吴从政《襄沔记》,类多湮没不传,即传者亦残阙失次。魏裳《湖广通志》、廖道南《楚大纪》、陈士元《楚故略》,出自近代,又往往阙漏冗杂,不足依据。是《志》成于雍正十一年,乃迈柱及湖北巡抚德龄、湖南巡抚赵宏恩奉诏纂辑。以湖南、湖北合为一书,与《江南通志》合上江、下江为一者体例相同。大致据康熙甲子旧志为本,而以类附益之。其目或增或并,总为三十一门,又附见者十三门,人物门内又别为四子目。条分缕析,按籍可稽。惟长沙远隔洞庭,当时开局武昌
,采访未周,故所载稍略,不及湖北之详备云。   △《河南通志》·八十卷(通行本)   国朝总督河南山东军务、兵部右侍郎王士俊等监修。河南之名,宋代惟属洛阳一郡。故宋敏求作《河南志》,仅记西都典故,而不及他州。自明初设河南布政司,所属八府,实跨河以北。封疆于古稍殊,故郡邑虽各有偏记,而未有统为一书者。嘉靖中始创为之,亦仅具崖略而已。徵引未能赅洽,考证亦未能精确。国朝顺治十八年,复加续修,条理粗备。黄之隽谓康熙中尝颁诸天下以为式。后阅六七十年,未经修葺。郡邑分并,与新制多不相合。雍正九年,河东总督田文镜承命排纂,乃延编修孙灏、进士顾栋高等,开局讨。文镜殁后,王士俊代为总督,乃成书表上。考古证今,体例颇为整密。惟书成之后,陈、许二州升为府,郑州改隶开封,卢氏改隶陕州,南召复立县治,因刊版已竣,皆未及增改云。   △《山东通志》·三十六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山东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岳等监修。初,明嘉靖中,山东巡按御史方远宜始属副使陆钅弋钺等创修《通志》四十卷,为目五十有二,附目十。本朝康熙十二年,巡抚张凤仪、布政使施天裔重为修辑。大抵仍旧文者十之八九,新增者十之一二而已。此本乃雍正七年岳
奉诏重修。延检讨杜诏等开局排纂,至乾隆元年始告成,后任巡抚法敏表进于朝。中间体例,于旧志多有改革。如宦绩人物,旧志于列国卿大夫缕载无遗。此本则以经传所有者概从刊削,而断自汉始。又田赋、兵防,旧志疏略不具,运道、海疆,则并阙如,此本悉为补辑。又《人物》之外,旧志别分《隐逸》、《孝义》、《儒林》、《文苑》诸目,往往配隶失宜,此则悉从删削。又如以北兰陵为南兰陵,以今济阳为唐宋之济阳,以复旧之新泰为两设之新泰,皆沿讹之尤甚者,此本均为辨明,亦多所考证焉。   △《山西通志》·二百三十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山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觉罗石麟等监修。山西之有《通志》,始于明成化中督学佥事胡谧,后嘉靖中副使周斯盛、万历中按察使李维祯,皆踵事排纂。至本朝康熙壬戌,督学道刘梅又因旧本重编,凡五易稿而始成。分类共三十有二,所增辑甚伙,而讹复者亦颇不少。雍正七年,石麟等奉诏纂辑,乃开局会城,因旧本续加增订。旁咨博访,广其类为四十。凡遗闻故事,比旧加详。其发凡起例者为原任庶吉士储大文。大文于地理之学颇能研究,所着《存砚楼集》,订正舆记者为多。故此志山川形势,率得其要领。其特立《经籍》一门,乃用施宿《会稽志》、袁
桷《四明志》之例,亦有资考据云。   △《陕西通志》·一百卷(通行本)   国朝署理陕西总督、吏部尚书刘于义等监修。陕西旧《通志》为康熙中巡抚贾汉复所修,当时皆称其简当。而阅时既久,因革损益,颇不相同。雍正七年,敕各省大吏纂辑《通志》,陕西督抚以其事属之粮储道沈青崖,青崖因据汉复旧本,参以明代马、冯二家之书,斟酌增删,成百卷,分为三十二类。雍正十二年,于义等始表上之。陕西省治本汉唐旧都,故纪载较多。如《三辅黄图》、《长安志》皆前人所称善本,而卷帙既繁,异同亦伙,至其隶辖支郡,若绥、葭、凤、兴之类,则又地近边隅,志乘荒略,不免沿习传讹。是编订古证今,详略悉当,视他志之扌奢ㄎ附会者较为胜之。书中间有案语,以参考同异,亦均典核可取云。   △《甘肃通志》·五十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甘肃、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许容等监修。甘肃所领八府三州,明代皆隶于陕西布政司。至本朝康熙二年,始以陕西右布政司分驻巩昌,辖临洮等府。后又改为甘肃布政司,增置甘、凉诸郡,设巡抚以莅之,于是甘肃遂别为一省。雍正七年,各直省奉敕纂修《通志》,抚臣许容以甘肃与陕西昔合今分,宜创立新稿。而旧闻阙略,案牍无存,其卫所新改之州
县,向无志乘,尤难稽考。因详悉采,择其可据者,依条缀集,分为三十六类。乾隆元年,刊刻竣工,文华殿大学士仍管川陕总督查郎阿等具表上之。其书虽据旧时《全陕志》为蓝本,而考核订正,增加者十几六七,与旧志颇有不同。其制度之系于两省者,如总督学政题名,及前代之藩臬、粮驿各道俱驻西安,兼治全陕,不能强分。则亦多与《陕志》互见焉。   △《四川通志》·四十七卷(通行本)   国朝总督四川、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黄廷桂等监修。《四川通志》在明代凡四修,惟《艺文》出杨慎手,最为雅赡。而其他则未能悉中体要。国朝康熙十二年,总督蔡毓荣、巡抚张德地又续事纂辑。以兵燹之后,文献无徵,亦多所脱漏。是编乃雍正七年廷桂等奉敕重修,凡分四十九类,旧志之阙者补之,略者增之,较为详备。其中沿旧志之误,未及尽汰者,如唐韦昭度征陈敬,无功而还;宋岳为忠州防御使,乃遥授之官,俱不应入名宦。虞允文为四川宣抚,乃总制全蜀,应入统部,不当仅入保宁府。唐之鲜于仲通依附杨国忠,丧师南诏,新旧《唐书》所载甚明,乃反以为忤国忠被贬,载入《人物》。此类尚不免地志附会缘饰之习,然其甄综排比,较旧志则可据多矣。   △《广东通志》·六十
四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广东、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郝玉麟等监修。岭南为炎海奥区,汉魏以还,舆图可考。然如《南方草木状》但志物宜,《岭表录异》仅徵杂事,而山川厄塞,或未之详。明代有戴、郭、谢肇氵制、张翼诸家之书,大辂椎轮,又不过粗具崖略。国朝康熙二十二年,始辑有《通志》,视旧本渐具条理。此为雍正七年玉麟等承命所辑,采掇补苴,较为赅备。开局于雍正八年六月,竣事于九年五月,告成视他省为独先。故中间或沿袭旧文,失之冗蔓;或体例不一,彼此牾,皆未能悉加订正。然全书三十五门内新增者四,葺旧者三十有一,大都首尾详明,可资检阅。至《外番》一门,为他志所罕见。然粤中市舶骈集,韩愈所谓“东南际天地以万数”者,莫不瞻星戴斗,会极朝宗。裒而录之,足见圣朝声教之远,亦《通典》述边防而兼及海外诸国之例也。   △《广西通志》·一百二十八卷(通行本)   国朝巡抚广西、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金钅共等监修。自桂林、象郡之名着于《史记》,厥后南荒舆志,渐有成编。其存于今者,如唐莫休符之《桂林风土记》,段公路之《北户录》,宋范成大之《桂海虞衡志》,明魏之《峤南琐记》,张凤鸣之《桂故》、《桂胜》,皆叙述典雅
,掌故可稽。惟其间郡县沿革,前代既损益不一,而本朝版图式廓,建置周详,若泗城、镇安、东兰、归顺、宁明诸府州,皆已改土归流。凡昔所称羁縻州者,无不隶王官而登户籍。与前代半隶蛮獠者,形势迥殊,未可执旧文以谈新制。此书成于雍正十一年,亦当时奉诏所纂集。其遗闻故事,虽颇以诸家遗籍为凭,而于昭代良规,分析具载,指掌厘然,尤足为考稽之助。固不比《骖鸾录》等仅主模山范水已也。   △《南通志》·三十卷(通行本)   国朝大学士鄂尔泰等监修。南在汉本属益州,后为南诏所据,至元代始入版籍。其有地志则始见于唐,然传于今者,仅有樊绰之《蛮书》,所纪皆六诏山川。历年既久,旧迹多湮。证之于今,相合者十无一二。《明史·艺文志》载太祖初平南,诏儒臣考定为《志书》六十一卷,今已散佚。他如杨慎之《滇程记》、《滇载记》诸书,掇拾成编,不免挂一漏万。谢肇氵制所辑《滇略》,号为善本,然所述止于明代。本朝康熙三十年始草创《通志》,稍具规模,犹多舛略。雍正七年,鄂尔泰总督贵,奉诏纂辑,乃属姚州知州靖道谟因旧志增修。凡为门三十,门为一卷。乾隆元年书成,后任总督尹继善等具表进之。其间视旧志增并不一,如图之有说及府州县题名,皆
补旧志之所无。《大事考》、《使命》、《师命》诸目,旧志所有而冗复失当者,则删去之。又课程原附盐法,闸坝、堰塘原附城池,今皆别自为门。纲领粲然,视原本颇有条理焉。   △《贵州通志》·四十六卷(通行本)   国朝大学士鄂尔泰等监修。其书与《南通志》同时纂次,司其事者亦姚州知州靖道谟,继之者则仁怀知县杜忄全也。其视各省《通志》,成书最后。至乾隆六年刊刻始竣,总督管巡抚事张广泗奉表上之。贵州僻在西南,苗蛮杂处,明代始建都指挥司。后改布政司,分立郡县,与各行省并称。而自唐、宋以前,不过羁縻弗绝,尚未能尽辟犭丕榛。故古来纪载寥寥,最为荒略。明赵瓒始创修《新志》,其后谢东山、郭子章及本朝卫既齐等,递事增修,渐有轮廓。终以文献难徵,不免阙漏。惟田雯之《黔书》,笔力颇称奇伟,而意在修饰文采,于事实亦未胪具。此书综诸家着述,汇成一编。虽未能淹贯古今,然在黔省舆记之中,则详于旧本远矣。   △《历代帝王宅京记》·二十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炎武撰。所录皆历代建都之制,上起伏羲,下讫于元,仿《雍录》、《长安志》体例,备载其城郭、宫室、都邑、寺观,及建置年月事迹。前为总论二卷,后十八卷则各按时代详载
本末。徵引详核,考据亦颇精审。盖地理之学,炎武素所长也。此书写本不一,浙江所采进者,仅总序二卷。而较之此本则多唐代宗时广德元年十月吐蕃犯京畿,上幸陕州一条;元顺帝至元二十五年改南京路为汴京路、北京路为武平路、西京路为大同路、东京路为辽阳路一条。盖旧无刊版,辗转传钞,讹阙异同,固所不能免尔。   ──右“地理类”都会郡县之属,四十七部、二千七百五十二卷,皆文渊阁着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