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六十七 史部二十三 时令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尧典》首授时,舜初受命,亦先齐七政。后世推步测算,重为专门,已别着录。其本天道之宜以立人事之节者,则有时令诸书。孔子考献徵文,以《小正》为尚存夏道。然则先王之政,兹其大纲欤?后世承流,递有撰述,大抵农家日用、闾阎风俗为多,与《礼经》所载小异。然民事即王政也,浅识者岐视之耳。至于选词章,隶故实,夸多斗靡,浸失厥初,则踵事增华,其来有渐,不独时令一家为然。汰除鄙倍,采摘典要,亦未始非《豳风》、《月令》之遗矣。
  △《岁时广记》·四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宋陈元靓撰。元靓不知其里贯,自署曰广寒仙裔。而刘纯作后序,称为隐君子。其始末亦未详言,莫之考也。书前又有知无为军巢县事朱鉴序一篇,鉴乃朱子之孙,即尝辑《诗传遗说》者,后仕至湖广总领。元靓与之相识,则理宗时人矣。其书《宋志》不着录,惟见于钱曾《读书敏求记》,称前列《图说》,分四时,为四卷,今此本乃曹溶《学海类编》所载,卷首并无《图说》,盖传钞者佚之。书中摭《月令》、《孝经纬》、《三统历》诸书为纲,而以杂书所记关于节序者按月分隶,凡春令四十六条,夏令五十条,秋令三十二条,冬令三十八条。大抵为启札应用而设,故于稗官说部多所徵据。而《尔雅》、《淮南》诸书所载足资考证者,反多遗阙,未可以称善本。特其于所引典故皆备录原文,详记所出,未失前人遗意。与后来类书随意删窜者不同,故并录存之,以备参考焉。
  △《御定月令辑要》·二十四卷、《图说》·一卷康熙五十四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初,明冯应京与戴任共辑《月令广义》二十五卷,体例粗备,而所录繁简失中,雅俗弗别,颇不免于芜杂,未可以前民利用。我圣祖仁皇帝钦崇天道,敬授人时,特命儒臣别为编纂。门目虽仍其旧,而刊除无稽之论,增补未备之文,定为《图说》一卷,《岁令》二卷,《每月令》一卷,《春夏秋冬合》及《土王令》五卷,《十二月令》及《闰月令》十三卷,《昼夜令》二卷,《时刻令》一卷。每类分《天道》、《政典》、《民用》、《物候》、《占验》、《杂纪》六子目,《每月令》则六子目外增《日次》一子目,《十二月令》、《闰月令》则六子目外增《节序》、《日次》二子目。各援引图籍,注明出典,具有根据。其为旧本所有者,标题原字;今本所加者,标题增字。亦不掩古人所长,本本元元,条分缕析。用以乘时布政,顺五气之宜;趋事劝功,裨四民之业。敬天出治,敦本重农之渊衷,具见于是。固不仅点缀岁华,采撷词藻,徒供翰墨之资焉。
  ──右“时令类”二部、二十九卷,皆文渊阁着录。
  ○时令类存目
  △《四时宜忌》·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瞿佑撰。佑字宗吉,钱塘人。洪武初,官国子助教。永乐间,官周王府右长史,谪戍保安。洪熙初,赦还。此书记十二月所宜所忌,历引《孝经纬》、《荆楚岁时记》、《玉烛宝典》,而兼及于《济世仁术》、《法天生意》、《指月录》、《白杂忌》诸书,甚至道家符亦皆载入。徵引虽博,究不免伤于芜杂也。
  △《四时气候集解》·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泰撰。泰字淑通,鹿邑人,洪武丁丑进士。姚福《青溪暇笔》称其官为詹事府通事舍人,其事迹则无考也。是书成于洪熙元年,大旨以《月令》诸书纪载时物,仅得其大略,前人训释,又互有异同。因搜采群籍以为考证。然篇幅太隘,未能详核。
  △《月令通考》·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卢翰撰。翰有《易经中说》,已着录。此书以一岁十二月,每月杂采故事,兼及流俗旧闻。首记天道,次治法,次地利,次民用,次摄生,次涓吉,次占候,次迹往,次考言,次扩闻,谓之十例,颇为庞杂。其自序云:“因见《家塾事亲》一书而广之为此。”则托始已为俗学,其不能精核宜矣。
  △《月令广义》·二十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冯应京撰,戴任续成之。应京有《六家诗名物疏》,已着录。任始末未详,惟卷端有二私印,一曰“肩吾父”,一曰“新安布衣”而已。是书前有任《叙由》一篇,称应京初为《士民月令》一卷,凡十有二令。今益以闰月而增《五纪篇》,冠以图,统之以《岁总》。约十二月文义之同者,括为《每月令》,领于春令之前。复概每月三十日所同者,立《昼夜令》,而一十二时区为时令,系诸篇终。其为卷二十有五。则应京原书只一卷,此本皆任所增加。而卷首《冯г纪略》乃称应京在镇抚司作此书二十四卷,应京自序又称任仅增三之二。大抵二人先后成之,而彼此均欲据以为功,故其说矛盾也。其书较卢氏《月令通考》差详备,而亦多猥杂。如诸神诞辰之类,皆本道书,而非可笔之儒籍者也。
  △《节宣辑》·四卷(内府藏本)
  明上洛王朝盍撰。朝盍,周定王肃七世孙。成化三年,肃曾孙同钅朵始分封上洛。万历三十二年,朝盍袭封。其书专记时令,多袭旧文。
  △《养馀月令》·二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戴羲撰。羲字驭长,里贯未详。崇祯中官光禄寺典簿。其书分纪岁序,而附以蚕、鱼、竹、牡丹、芍药,兰菊诸《谱》。钞撮旧籍,无所发明。
  △《日涉编》·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陈皆撰。皆字升也,应城人。是书杂采故实诗歌,按时令编次,每一月为一卷。先叙月令节候,而三十日以次列之。皆以故实居前,诗歌居后,所采颇为芜杂。前有康熙二十七年巩昌知府文安纪元重刊序,乃惜其列代事迹有关劝戒者尚未详录,非也。至谓其不载闰月为疏漏,则所言当矣。
  △《广月令》·三卷、《后集》·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王勋撰,《后集》则其子璞所补。勋字曰放,璞字伯怀,黟县人。其书采掇传记,欲为《月令通考》诸家广所未备,而好取新奇,转成浅陋。如《十二月》云:“大茅君降白鹤,吐火烘客,老子降九十六种魔。”皆道家无稽之谈,尤为荒诞。其标目曰《别有天》,曰《有本如是》,曰《山外山》,曰《众香国逸史》,皆佻纤尖巧,亦不出明季小品习径也。
  △《古今类传岁时部》·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董士、董炳文同编。士字农山,炳文字霞山,乌程人。是书前有潘耒序,称其兄弟共撰类书,分天、地、人、物为四部,名曰《古今类传》。先以岁时日次一编见示,乃天部中之一种。然则未成之书也。其例首为岁序总类,次为春、夏、秋、冬四时类。每于一时一月又先为总类,后以一月分三十日,各纂辑典故诗文,略注所出,而以通用丽句附诸简末。其所出则咸不注焉,搜采颇为繁富。然隶事在其意义,不在其字句。是书所摭,往往乖其本旨。如王羲之“春蚓秋蛇”,本论书法,乃以“春秋”二字,入之岁序类中,是可为得古人之意哉?
  △《节序同风录》·(无卷数,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国朝孔尚任撰。尚任有《人瑞录》,已着录。是书仿《荆楚岁时记》为之,以十二月为纲,而以佳辰、令节分列为目,各载其风俗事宜于下,颇为详备。然人事今古不同,方隅各异。尚任不分其时其地,比而同之,又不着其所出,未免失之淆杂,不足以为典据也。
  △《时令汇纪》·十六卷、《馀日事文》·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朱濂编。濂爵里未详。是编所采皆四时十二月事实诗赋,全用《艺文类聚》之体。复以是书但分节候而无日次,故更作《馀日事文》四卷,每月三十日,皆摭拾事实诗赋以补之。然所引神仙降诞飞之期,既为荒诞,又多以古人行记如范成大《吴船录》之类所载每日至某处者,取为其日之故实,尤为假借也。──右“时令类”十一部,一百二十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尧典》首授时,舜初受命,亦先齐七政。后世推步测算,重为专门,已别着录。其本天道之宜以立人事之节者,则有时令诸书。孔子考献徵文,以《小正》为尚存夏道。然则先王之政,兹其大纲欤?后世承流,递有撰述,大抵农家日用、闾阎风俗为多,与《礼经》所载小异。然民事即王政也,浅识者岐视之耳。至于选词章,隶故实,夸多斗靡,浸失厥初,则踵事增华,其来有渐,不独时令一家为然。汰除鄙倍,采摘典要,亦未始非《豳风》、《月令》之遗矣。   △《岁时广记》·四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宋陈元靓撰。元靓不知其里贯,自署曰广寒仙裔。而刘纯作后序,称为隐君子。其始末亦未详言,莫之考也。书前又有知无为军巢县事朱鉴序一篇,鉴乃朱子之孙,即尝辑《诗传遗说》者,后仕至湖广总领。元靓与之相识,则理宗时人矣。其书《宋志》不着录,惟见于钱曾《读书敏求记》,称前列《图说》,分四时,为四卷,今此本乃曹溶《学海类编》所载,卷首并无《图说》,盖传钞者佚之。书中摭《月令》、《孝经纬》、《三统历》诸书为纲,而以杂书所记关于节序者按月分隶,凡春令四十六条,夏令五十条,秋令三十二条,冬令三十八条。大抵为启札应用而设,故于稗官说部多所徵据。而《尔
雅》、《淮南》诸书所载足资考证者,反多遗阙,未可以称善本。特其于所引典故皆备录原文,详记所出,未失前人遗意。与后来类书随意删窜者不同,故并录存之,以备参考焉。   △《御定月令辑要》·二十四卷、《图说》·一卷康熙五十四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初,明冯应京与戴任共辑《月令广义》二十五卷,体例粗备,而所录繁简失中,雅俗弗别,颇不免于芜杂,未可以前民利用。我圣祖仁皇帝钦崇天道,敬授人时,特命儒臣别为编纂。门目虽仍其旧,而刊除无稽之论,增补未备之文,定为《图说》一卷,《岁令》二卷,《每月令》一卷,《春夏秋冬合》及《土王令》五卷,《十二月令》及《闰月令》十三卷,《昼夜令》二卷,《时刻令》一卷。每类分《天道》、《政典》、《民用》、《物候》、《占验》、《杂纪》六子目,《每月令》则六子目外增《日次》一子目,《十二月令》、《闰月令》则六子目外增《节序》、《日次》二子目。各援引图籍,注明出典,具有根据。其为旧本所有者,标题原字;今本所加者,标题增字。亦不掩古人所长,本本元元,条分缕析。用以乘时布政,顺五气之宜;趋事劝功,裨四民之业。敬天出治,敦本重农之渊衷,具见于是。固不仅点缀岁华,采撷词藻,徒供翰墨之资焉。
  ──右“时令类”二部、二十九卷,皆文渊阁着录。   ○时令类存目   △《四时宜忌》·一卷(编修程晋芳家藏本)   明瞿佑撰。佑字宗吉,钱塘人。洪武初,官国子助教。永乐间,官周王府右长史,谪戍保安。洪熙初,赦还。此书记十二月所宜所忌,历引《孝经纬》、《荆楚岁时记》、《玉烛宝典》,而兼及于《济世仁术》、《法天生意》、《指月录》、《白杂忌》诸书,甚至道家符亦皆载入。徵引虽博,究不免伤于芜杂也。   △《四时气候集解》·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泰撰。泰字淑通,鹿邑人,洪武丁丑进士。姚福《青溪暇笔》称其官为詹事府通事舍人,其事迹则无考也。是书成于洪熙元年,大旨以《月令》诸书纪载时物,仅得其大略,前人训释,又互有异同。因搜采群籍以为考证。然篇幅太隘,未能详核。   △《月令通考》·十六卷(内府藏本)   明卢翰撰。翰有《易经中说》,已着录。此书以一岁十二月,每月杂采故事,兼及流俗旧闻。首记天道,次治法,次地利,次民用,次摄生,次涓吉,次占候,次迹往,次考言,次扩闻,谓之十例,颇为庞杂。其自序云:“因见《家塾事亲》一书而广之为此。”则托始已为俗学,其不能精核宜矣。   △《月令广义
》·二十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冯应京撰,戴任续成之。应京有《六家诗名物疏》,已着录。任始末未详,惟卷端有二私印,一曰“肩吾父”,一曰“新安布衣”而已。是书前有任《叙由》一篇,称应京初为《士民月令》一卷,凡十有二令。今益以闰月而增《五纪篇》,冠以图,统之以《岁总》。约十二月文义之同者,括为《每月令》,领于春令之前。复概每月三十日所同者,立《昼夜令》,而一十二时区为时令,系诸篇终。其为卷二十有五。则应京原书只一卷,此本皆任所增加。而卷首《冯г纪略》乃称应京在镇抚司作此书二十四卷,应京自序又称任仅增三之二。大抵二人先后成之,而彼此均欲据以为功,故其说矛盾也。其书较卢氏《月令通考》差详备,而亦多猥杂。如诸神诞辰之类,皆本道书,而非可笔之儒籍者也。   △《节宣辑》·四卷(内府藏本)   明上洛王朝盍撰。朝盍,周定王肃七世孙。成化三年,肃曾孙同钅朵始分封上洛。万历三十二年,朝盍袭封。其书专记时令,多袭旧文。   △《养馀月令》·二十九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戴羲撰。羲字驭长,里贯未详。崇祯中官光禄寺典簿。其书分纪岁序,而附以蚕、鱼、竹、牡丹、芍药,兰菊诸《谱》。钞撮旧籍,无
所发明。   △《日涉编》·十二卷(内府藏本)   明陈皆撰。皆字升也,应城人。是书杂采故实诗歌,按时令编次,每一月为一卷。先叙月令节候,而三十日以次列之。皆以故实居前,诗歌居后,所采颇为芜杂。前有康熙二十七年巩昌知府文安纪元重刊序,乃惜其列代事迹有关劝戒者尚未详录,非也。至谓其不载闰月为疏漏,则所言当矣。   △《广月令》·三卷、《后集》·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王勋撰,《后集》则其子璞所补。勋字曰放,璞字伯怀,黟县人。其书采掇传记,欲为《月令通考》诸家广所未备,而好取新奇,转成浅陋。如《十二月》云:“大茅君降白鹤,吐火烘客,老子降九十六种魔。”皆道家无稽之谈,尤为荒诞。其标目曰《别有天》,曰《有本如是》,曰《山外山》,曰《众香国逸史》,皆佻纤尖巧,亦不出明季小品习径也。   △《古今类传岁时部》·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董士、董炳文同编。士字农山,炳文字霞山,乌程人。是书前有潘耒序,称其兄弟共撰类书,分天、地、人、物为四部,名曰《古今类传》。先以岁时日次一编见示,乃天部中之一种。然则未成之书也。其例首为岁序总类,次为春、夏、秋、冬四时类。每于一时一月又先为总类
,后以一月分三十日,各纂辑典故诗文,略注所出,而以通用丽句附诸简末。其所出则咸不注焉,搜采颇为繁富。然隶事在其意义,不在其字句。是书所摭,往往乖其本旨。如王羲之“春蚓秋蛇”,本论书法,乃以“春秋”二字,入之岁序类中,是可为得古人之意哉?   △《节序同风录》·(无卷数,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国朝孔尚任撰。尚任有《人瑞录》,已着录。是书仿《荆楚岁时记》为之,以十二月为纲,而以佳辰、令节分列为目,各载其风俗事宜于下,颇为详备。然人事今古不同,方隅各异。尚任不分其时其地,比而同之,又不着其所出,未免失之淆杂,不足以为典据也。   △《时令汇纪》·十六卷、《馀日事文》·四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朱濂编。濂爵里未详。是编所采皆四时十二月事实诗赋,全用《艺文类聚》之体。复以是书但分节候而无日次,故更作《馀日事文》四卷,每月三十日,皆摭拾事实诗赋以补之。然所引神仙降诞飞之期,既为荒诞,又多以古人行记如范成大《吴船录》之类所载每日至某处者,取为其日之故实,尤为假借也。──右“时令类”十一部,一百二十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