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六十五 史部二十一 史钞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帝魁以后书,凡三千二百四十篇,孔子删取百篇。此史钞之祖也。《宋志》始自立门。然《隋志·杂史类》中有《史要》十卷,注“汉桂阳太守卫飒撰,约《史记》要言,以类相从”。又有《三史略》二十卷,吴太子太傅张温撰。嗣后专钞一史者,有葛洪《汉书钞》三十卷、张缅《晋书钞》三十卷。合钞众史者,有阮孝绪《正史削繁》九十四卷。则其来已古矣。沿及宋代,又增四例。《通鉴总类》之类,则离析而编纂之。《十七史详节》之类,则简汰而刊削之。《史汉精语》之类,则采摭文句而存之。《两汉博闻》之类,则割裂词藻而次之。迨乎明季,弥衍馀风。趋简易,利剽窃,史学荒矣。要其含咀英华,删除冗赘,即韩愈所称记事提要之义,不以末流芜滥责及本始也。博取约存,亦资循览。若倪思《班马异同》惟品文字,娄机《班马字类》惟明音训,及《三国志文类》总汇文章者,则各从本类,不列此门。
  △《两汉博闻》·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嘉靖中黄鲁曾刊本。不着撰人名氏。案晁公武《读书志》,乃宋杨侃所编也。侃,钱塘人,端拱中进士,官至集贤院学士。晚为知制诰,避真宗旧讳,更名大雅。是编摘录前后《汉书》,不依篇第,不分门类。惟简择其字句故事列为标目,而节取颜师古及章怀太子《注》列于其下。凡《前汉书》七卷、《后汉书》五卷。虽于史学无关,然较他类书采摭杂说者,究为雅驯。《后汉书》中间有引及《前汉书》者,必标颜师古字。而所引梁刘昭《续汉志注》,乃与《章怀注》无别,体例未免少疏。至所列纪传篇目,亦往往多有讹舛。然如《四皓》条下引《颜师古注》曰:“四皓称号,本起于此,更无姓名可称。盖隐居之人,匿迹远害,不自标显,秘其氏族,故史传无得而详。至于皇甫谧、圈称之徒及诸地理书说,竟为四人安姓字。自相错互,语又不经。班氏不载于书,诸家皆臆说。今并弃略,一无取焉”云云。明监本《汉书注》竟佚此条,惟赖此书幸存,则亦非无资考证者矣。
  △《通鉴总类》·二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宋沈枢撰。枢字持要,德清人,绍兴间进士,官至太子詹事、光禄卿,谥宪敏。是书乃其致仕时所编。取司马光《资治通鉴》事迹,仿《册府元龟》之例,分为二百七十一门。每门各以事标题,略依时代前后为次,亦间采光《议论》附之。所分门目,颇有繁碎。如《赏罚》门外又立《贬责》、《功赏》二门,《外戚》门外又立《贵戚》一门,《近习》门外又立《宠亻幸》一门,《隐逸》门外又立《高尚》一门,《积善》门外又立《阴德》一门者,不一而足。又如安重荣奏请逾分不过骄蹇,乃以此一条别立《僭窃》一门,则配隶不确。东周下迄五代,兴废不一,乃独取申彻论燕必亡、黄泓论燕必复二条,立为《兴废》一门,则疏漏太甚。然《通鉴》浩博,猝难尽览。司马光尝言惟王胜之曾读一过,馀人不能数卷即已倦睡。则采摭精华,区分事类,使考古者易于检录。其书虽陋,亦不妨过而存之也。嘉定中锓版潮阳,楼钥尝为之序。元至正中浙江行省重刊,周伯琦又序之。二人皆博物君子,而肯以文章弁其首,殆以操觚数典,尚有一壶千金之用欤。
  △《南史识小录》·八卷、《北史识小录》·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名荪、朱昆田同编。名荪字涧芳,钱塘人。昆田字文盎,秀水人,彝尊之子也。是书仿《两汉博闻》之例,取《南北二史》,摘其字句之鲜华,事迹之新异者,摘录成编。不分门目,惟以原书次第胪列,而各着其篇名。亦不加训释,惟摘取数字标目,以原文载于其下,着是语之缘起而已。《文献通考》载陈正敏之言曰:李延寿作《南北史》,粗得作史之体。故《唐书》本传亦谓其删略秽词,过本书远甚。然好述妖异兆祥谣谶,特为繁猥。又引司马光之言,亦谓李延寿《书》于礻几祥诙嘲小事,无所不载。盖自沈约《宋书》以下,大抵竞标藻采,务摭异闻,词每涉乎俪裁,事或取诸小说。延寿因仍旧习,未尽湔除,宜为论者之所惜。然揆以史体,固曰稍乖,至于赋手取材,诗人隶事,则樵苏渔猎,捃拾靡穷。此譬如冉瘤为病,而制枕者反贵其文理也。名荪等撷其精华,以备选用,使遗文琐事,披卷灿然。其书虽作自近人,其所采录则皆唐以前事,与《艺文类聚》诸书约略相似。存以备考,愈于冗杂之类书多矣。
  ──右“史钞类”三部、四十八卷,皆文渊阁着录。
  ○史钞类存目
  △《史记法语》·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洪迈编。迈字景卢,鄱阳人,绍兴乙丑中博学鸿词科,官至端明殿学士,谥文敏,事迹具《宋史》本传。是编于《史记》百三十篇内,自二字以上,句法古隽者,依次标出,亦间录旧注。盖与《经子法语》等编同以备修词之用。《书录解题》载之《类书类》,称十八卷。此本乃止八卷,似非完书。然卷末有题识一行云:“淳熙十二年二月刊于婺州。”是当时刊本实止八卷,《书录题解》所载,衍一“十”字明矣。
  △《南朝史精语》·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宋洪迈撰。迈于诸书多有节本。其所纂辑,自《经子》至《前汉》皆曰《法语》,自《后汉》至《唐书》皆曰《精语》。此所摘宋、齐、梁、陈四朝史中之语也。凡《宋书》四卷、《齐书》三卷、《梁书》二卷、《陈书》一卷。其去取多不可解。即以卷首《宋本纪》考之,如《桓玄与刘迈书》有云:“北府人情云何,近见刘云何所道”,乃独摘“北府人情云何”句。《宋顺帝反正诏》曰:“故顺声一唱,二溟卷波,英风振路,宸居清翳”,乃独摘“二溟卷波”句。高祖北讨,加领征将军,司、豫二州刺史,以世子为徐、兖二州刺史,下书有云:“今当奉辞西旆,有事关中,弱嗣叨蒙,复忝今授”,乃独摘“复忝今授”四字。又如《加高祖九锡》策文,骈词丽句,叠出不穷,乃独摘“出藩入辅,锋无前对”二句。盖南宋最重词科,士大夫多节录古书,以备遣用。其排比成编者,则有王应麟《玉海》、章俊卿《山堂考索》之流。巾箱秘本,本非着书,不幸而为人所传者,则有如此类。后人以其名重存之,实非其志也。以流传已久,姑存其目,实则无可采录。惟其中所录《宋书》,《本纪》第一,《列传》第二、第三,《志》第四,《志》反在《列传》之后。考刘知几《史通》曰:“旧史以《表》、《志》之帙,分于《纪》、《传》之间。降及蔚宗,肇加厘革。沈、魏继作,相与因循。今北监版《魏书》,《志》在《列传》后,是其显证,与《史通》合。而《宋书》则移其次第,列于《纪》、《传》之间。观迈所序,犹从古本。知几之言不妄,是则可资考证之一端。十卷之中,惟此一节足取耳。
  △《十七史详节》·二百七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吕祖谦编。祖谦有《古周易》,已着录。此盖其读史时删节备检之本,而建阳书坊为刻而传之者。凡《史记》二十卷、《西汉书》三十卷、《东汉书》三十卷、《三国志》二十卷、《晋书》三十卷,《南史》二十五卷、《北史》二十八卷、《隋书》二十卷、《唐书》六十卷、《五代史》十卷。前冠以《疆理》、《世系》、《纪年》之图。所录大抵随时节抄,不必尽出精要。如《东汉》、《晋》二史内,四言赞语,于本书已属赘拇骈枝,乃一概摘存,殊为冗杂。又如《北史》纪传为隋代而作者,业已并入《隋书》,乃独《四夷》一传仍及隋事,而《隋书》内遂删去之,为例亦间有不纯。然南宋诸儒,大抵研究性命,而轻视史学。故朱子作《贡举私议》,欲分年试士,以《史记》、《两汉》为一科,《三国》、《晋书》、《南北史》为一科,《新旧唐书》、《五代史》为一科。盖虚谈无实之弊,朱子亦深虑之矣。祖谦虽亦从事于讲学,而淹通典籍,不肯借程子玩物丧志之说,以文饰空疏。故朱子称其史学分外仔细。附存其目,俾儒者知前人读书,必贯彻首尾。即所删节之本,而用功之深至,可以概见。则此二百七十三卷者,虽不能尽诸史之全,而足以为宋儒不废史学之明证也。
  △《东汉精华》·十四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宋吕祖谦撰。是编乃其《两汉精华》之一。即范氏之书摘其要语而论之,或比类以明之。于光武、明、章、和四帝《纪》尤为详悉。所略者惟《表》、《志》耳。然不具事之始末,所论每条仅一二语,略抒大意,亦不申其所以然。盖是书乃阅史之时摘录于册,以备文章议论之用。后人重祖谦之名,因而刊之。与洪迈《经史法语》均非有意着书者也。
  △《诸史提要》·十五卷(内府藏本)
  宋钱端礼撰。端礼字处和,临安人,吴越王ㄈ六世孙,荣国公忱之子。少以恩荫入仕,累官至参知政事,兼权知枢密院事。以庄文太子妃父罢为资政殿太学士。再知宁国,移绍兴,复以观文殿学士提举洞霄宫。卒谥忠肃。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乃取诸史之文可资词藻者,按部采摘,汇辑成编。各以一二语标题,而分注其首尾于下。凡《史记》一卷、《前汉书》二卷、《后汉书》二卷、《三国志》一卷、《晋书》三卷、《南史》一卷、《北史》一卷、《新唐书》三卷、《五代史》一卷。其着录于《宋史·艺文志》者,与此本卷目相同。前有其门人刘孝韪《序》,不着年月。详其词意,盖端礼为参政时所刊行也。其体例颇与洪迈《史汉法语》、《诸史精语》相近。陈振孙《书录解题》尝讥其泛然录钞,毫无义例。盖南宋最尚词科,以妃青俪白相高,故当时有此抄书之学也。
  △《汉隽》·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宋林越撰。案陈振孙《书录解题》载此书,卷数与今相符,而注称“括苍林钺”。《处州府志》亦载林钺。此本则皆作林越,未详孰是也。其书取《汉书》中古雅之字,分类排纂为五十篇。每篇即以篇首二字为名,亦间附原注。前有绍兴壬午越《自序》,称大可以详其事,次可以玩其词。然割裂字句,漫无端绪,而曰可详其事,其说殊夸。后有延庚申袁桷重刻《跋》,称《汉隽》之作,盖为习宏博便利,斯为定论矣。
  △《元史节要》·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九韶撰。九韶字美和,清江人。洪武十年,以荐为国子助教,升翰林院编修。是编因当时所修《元史》版藏内府,人间多不得见。于是仿曾先之《十八史略》例,节其要为一书。其编年系事,则仍用《通鉴》之体。前有洪武甲子《自序》一篇。然纪载多不具首尾,未为该备。且此书成于洪武间,而《顺帝纪》内多有称“明太祖高皇帝”者,疑其经后人所改窜,非九韶原本也。
  △《两晋南北奇谈》·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宋王涣撰。涣为仁宗庆历末睢阳五老之一。王辟之《渑水燕谈》,称其官为太子宾客,祝穆《事文类聚》载钱明逸《五老会诗序》,称为太原人,其事迹则未详。然世仅传涣《五老会诗》一首,不闻其着此书。郑樵以下诸家书目,亦不着录。考太学进士题名碑,弘治丙辰科有王涣,象山人。《明史·艺文志》有涣所着《墨池手录》三卷。此本自称墨池王涣,与墨池之号相合,知此书为明王涣撰。其称太原,盖举郡望耳。其书摘录《晋书》以下八史琐语杂事。王士祯《居易录》称,尝见书贾携《两晋奇谈》,不云谁作,疑即此书也。
  △《分类通鉴》·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明弘治中河间知府施刊于郡斋,亦不云谁作。其书分类猥杂,标题陋,盖即《通鉴总类》之节本,又沈枢之重亻台矣。
  △《读书漫笔》·十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方澜撰。澜,莆田人,正德丁丑进士,官礼部郎中。是书上自《汉书》,下迄《唐书》,随笔采摘其字句,兼及训诂,亦时论断其是非,发明殊鲜。
  △《诸史品节》·三十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深编。深有《周礼训隽》,已着录。是书所采,自《国语》以及《后汉书》,皆随意杂钞,漫无体例。
  △《史纂左编》·一百二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唐顺之撰。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着录。是书以历代正史所载君臣事迹,纂集成编。别立义例,分《君》、《相》、《名臣》、《谋臣》、《后》、《公主》、《戚》、《储》、《宗》、《宦》、《幸》、《奸》、《篡》、《乱》、《莽》、《镇》、《夷》、《儒》、《隐逸》、《独行》、《烈妇》、《方技》、《释》、《道》凡二十四门。其意欲取千古兴衰治乱之大者,切着其所以然,故其体与他史稍异。然其间详略去取,实有不可解者。如《君纪》只列汉、唐、宋三朝,偏安者皆不得与,而隗嚣、公孙述、李筠、李重进诸人乃反附入。于列代宦官酷吏叙之极详,固将以垂鉴戒,而唐之杨复恭、来俊臣、周兴等尤为元恶巨憝,乃反见遗。又以房为中兴之相、高骈为平乱之将,褒贬既已失平。以纥石烈为人名,姓氏几于莫辨。其他妄为升降,颠倒乖错之处,不可胜言。殆与李贽之《藏书》狂诞相等。乃贽《书》世犹多相诟病,而是编独未有纠其失者,殆震于顺之之名,不敢议欤。
  △《史记钞》·六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茅坤编。坤有《徐海本末》,已着录。是编删削《史记》之文,亦略施评点。然坤虽好讲古文,恐未必能刊正司马迁也。
  △《史要编》·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梁梦龙编。梦龙字乾吉,真定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贞敏,事迹具《明史》本传。其书杂采诸史之文为《正史》三卷、《编年》三卷、《杂史》三卷、《史评》一卷。《自序》谓学者罕睹全史,是编上下数千载,盛衰得失之迹,大凡具在,盖为乡塾无书者设也。
  △《左国腴词》·八卷(内府藏本)
  明凌迪知撰。迪知字犀哲,乌程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兵部员外郎。是编采《左传》、《国语》字句,分类编辑。凡《左传》五卷,为类四十;《国语》三卷,为类四十有三。所摘皆仅存一二语,既不具其始末,又不标为何人之言。且注与正文,混淆不辨。非惟不足以资考证,并不可以供ㄎ扌奢。与所撰《太史华句》、《两汉隽言》、《文选锦字》诸书,体例皆仿林越《汉隽》。而冗杂破碎,又出《汉隽》之下。如“以从欲鲜济”一语,列之《涧溪类》中,盖误以为“济川”之“济”也。是尚足与论乎?
  △《太史华句》·八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凌迪知编。是编成于万历丁丑。《明史·艺文志》着录,卷数与此本相同。皆摘《史记》字句,以类编次。司马迁史家巨擘,其文岂可以句摘,句又岂可以华目。盖王、李割剥秦、汉之风,至明季而未殄,故书肆尚镌此等书,以投时好耳。
  △《两汉隽言》·十卷(内府藏本)
  明凌迪知编。宋林越作《汉隽》,所采止于《西汉》。迪知因仿越体例,辑《后汉》故实,与越书合为一编,改题今名。自第一卷至十卷,皆林氏之旧,题曰《前集》。十一卷至十六卷,迪知所续者,题曰《后集》。采摭亦备。然不自为一书,而补葺旧本,创立新名,是则明人之结习矣。
  △《四史鸿裁》·四十卷(通行本)
  明穆文熙编。文熙有《七雄策纂》,已着录。是编选录《左传》十二卷、《国语》八卷、《战国策》八卷、《史记》十二卷,皆略注字义,无所发明,批点尤为陋。其括此四书曰“四史”,亦杜撰无稽也。
  △《全史论赞》·八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项笃寿编。笃寿有《小司马奏草》,已着录。是书以诸史浩繁,难于寻究,特撮其《论赞》,以备观览。凡《史记》七卷,《汉书》六卷,《后汉书》五卷,《三国志》三卷,《晋书》四卷,《宋书》、《南齐书》各三卷,《梁书》二卷,《陈书》、《魏书》各三卷,《北齐书》、《后周书》、《南史》各二卷,《北史》三卷,《隋书》二卷,《唐书》七卷,《五代史》五卷,《宋史》六卷,《辽史》、《金史》、《元史》各四卷。然读史必先知其事之始末,而后可断其人之是非。今笃寿惟存其《论》,使称善者不知其所以善,称恶者不知其所以恶,仍于读史者无益也。
  (案此书皆取《论赞》,宜入《史评》,然皆摘录于诸史,非所自评也。故仍入之《史钞类》焉。)
  △《宋史纂要》·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思义撰。思义字允明,松江人。《宋史》极为烦冗,是书仅删存二十卷,可谓约矣。然班、范皆号谨严,而两《汉书》卷帙犹富。宋之历年,几于匹汉,而缩为寥寥数卷,谓事增文省,殆必不然。至以《辽金史》附宋之后,等诸《晋书》之载刘、石,尤南北史臣互相诟厉之见,非公论也。
  △《古今彝语》·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汪应蛟撰。应蛟字潜夫,婺源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谥清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杂录史文,上起唐、虞,下迄于元,去取漫无义例,特兴之所至而已。
  △《史书纂略》·二百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马维铭撰。维铭字新甫,平湖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兵部职方司主事。是书取“二十一史”《本纪》、《列传》,各撮取大略,汇成一编。盖亦通史之例。然去取失宜,疏略太甚,非博非约,殆两无所居也。
  △《史裁》·二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士奇撰。士奇字无奇,歙县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是书节录史文,始自春秋,迄于宋元,杂采旧论,亦间以己意断之。既非编年,又非纪传,惟随意抄撮而已。
  △《史Δ》·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谢肇氵制撰。肇氵制字在杭,福建长乐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广西右布政使,《明史·文苑传》附见《郑善夫传》中。是书摘“十七史”中隐僻字句。标列成编。凡一史为一卷。谓之“Δ”者,《自序》以为解结之义。人之有疑甚于结,故求其解而笔之也。然于《史》、《汉》、《三国》诸书,原有旧注者,所载尚为明晰。于《晋书》以下原本无注者,亦仅录旧文,绝无考证,仍不足以释学者之疑。则所云求其解者,亦徒虚语矣。
  △《读史快编》·四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赵维寰撰。维寰字无声,平湖人,万历庚子举人。是书于诸史之中摘录其新异之事,始于《史记》,迄《新唐书》,割裂翦裁,漫无义例。
  △《史脔》·二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余文龙编。文龙字起潜,古田人,万历辛丑进士,官南京工部主事。其书杂录旧史,殊甚,与《读史快编》正同。但《快编》止于《唐》,此则抄至《金》、《元》耳。
  △《南北史钞》·(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周诗雅撰。诗雅字廷吹,武进人,万历己未进士。是编摘录《南北史》新奇纤佻之事,以为谈助,然不及后来沈名荪、朱昆田书之有条理。
  △《二十一史论赞辑要》·三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彭以明编。以明,庐陵人,万历中诸生。是编采录诸史《论赞》,以课其子。抄撮之学,非读史之正法也。
  △《史品赤函》·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仁锡编。仁锡有《系词十篇书》,已着录。是编所录,上起古初,下迄于《晋书》,或采其文,或节录一二事,茫无义例。尤时时参以伪撰。如《长遇害不屈》一篇,不知其从何来,而《刘聪辱怀愍》一篇,称聪为汉昭烈玄孙,云出《续三国志》,亦未见有是书也。
  △《读史集》·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杨以任撰。以任字维节,瑞金人,崇祯辛未进士,官国子监博士。是编摘诸史中事迹之可快可恨及有胆有识者,分为《快》、《恨》、《胆》、《识》四集,每条下略缀评语,词多佻纤。
  △《宋史存》·二卷(浙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文德翼撰。德翼字用昭,德化人,崇祯甲戌进士,官嘉兴府推官。是编采掇《宋史列传》,而删润其文。始于宗泽,终于文天祥。盖福王时所作,故独寓意于绍兴以后云。
  △《读史汉翘》·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施端教编。端教字匪莪,泗州人。是书取《史》、《汉》中字句新异者,编录成帙。盖仿林越《汉隽》、洪迈《史记法语》、《西汉法语》例,然卷帙无多,分类繁琐,殊无益于考证。
  △《二十一史论赞》·三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国元编。国元字飞仲,吴县人。是书摘录“二十一史”《论赞》,加以圈点评识,全如批选时文之式。以为评史,则《纪传》所载,非《论赞》所能该,事无始末,何由信其是非;以为论文,则《晋书》以下八史以及《宋》、《辽》、《金》、《元》四史岂可以为文式哉,真两无取也。
  △《三国史瑜》·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毓睿撰。毓睿字圣初,钱塘人。是书成于崇祯癸未。于陈寿《三国志》中择其事迹较着者,条分件系,缀以评语。自汉献帝初平元年迄建安二十五年,分国未定,仍称季汉。自魏黄初元年迄咸熙元年,三国并建,则称三国。凡《晋书》中事属魏朝者,亦采入以补其阙。既非纪传,又非编年,了无伦绪。又于曹操既改称名,而编年又以为魏主,体例亦自相矛盾。评语多取锺惺之说,其所宗尚可知也。
  △《史书》·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姚允明撰。允明字汝服,休宁人。是书自三皇以讫元代,摭采史文,节缩成编。前有张溥、吴应箕二《序》,盖亦依附复社者。故书止十卷,而卷首列参阅姓氏至二百八十三人。其声气标榜,可以概见。《应箕序》至谓其撰言简奥近《尚书》,是何言欤?
  △《廿一史识馀》·三十七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墉撰。墉字石宗,钱塘人。是编一名《竹香斋类书》。摘录“二十一史”佳事隽语,分类排纂,共五十七门。末又附《补遗》一门。略仿《世说》之体,而每条下皆注原史之名。其发凡讥何氏《语林》滥及稗官。然《世说新语》古来本列小说家,实稗官之流。而责其滥及稗官,是犹责弓人不当为弓,矢人不当为矢也。且所重乎正史者,在于叙兴亡,明劝戒,核典章耳。去其大端而责其琐事,其去稗官亦仅矣。
  △《史异编》·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俞文龙撰。文龙,晋江人。其书以诸史所载灾祥神怪汇为一编。既非占验之书,又无与学问之事,徒见其好怪而已。
  △《读史蒙拾》·一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王士禄编。士禄字子底,号西樵,新城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吏部考功司员外郎。是书取诸史新颖之语,标数字为题,而录其本文于后,亦洪迈《经史法语》之类。然书止一卷,聊以寓意而已,实未竟其事。曰《蒙拾》者,取刘勰《文心雕龙·辨骚篇》“童蒙者拾其香草”句也。
  △《史纬》·三百三十卷(内府藏本)
  国朝陈允锡撰。允锡字斋,晋江人,顺治己未,以荐举授平湖县知县。是书盖仿吕祖谦《十七史详节》之意。然祖谦但撷取菁华,以便省览。允锡则多所改窜于其间。有合并重复者。如周秦以前入《史记》,而汉高祖以至武帝则割入《汉书》。《宋》、《齐》、《梁》、《陈》、《魏》、《齐》、《周》、《隋》八史则与《南北二史》参考归一。其馀表志纪传互见者,亦悉从汰除之类是也。有删削繁冗者。如《宋史》宗室世系但系族谱,《元史·刑法志》全抄律文,及但叙官阀无褒贬之《列传》是也。有更易旧第者。如退魏于蜀后,削二牧于昭烈之前,移吕布、二袁、刘表于东汉之类是也。有窜改旧名者。如项羽、吕后、武后不称《本纪》,宋留从效、陈洪进不称《世家》之类是也。其他如《新唐书》则点正其文句,《元史·食货志》则连属其篇次者,为数尤多。卷帙浩繁,用力可谓勤至。然其中繁简失度,分合无义者,亦尚不少。盖网罗百代,其事本难。梁武帝作《通史》六百卷,刘知几深以为讥。司马光《进通鉴表》,亦称其中牾,不能自保。允锡此书,积毕生之力为之,而卒之不协于体要,固其所矣。
  △《两晋南北集珍》·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维崧撰。维崧字其年,宜兴人,康熙己未召试博学鸿词,授翰林院检讨。维崧以四六擅名。此书采南北朝故实,各加标目,盖即以备骈体采掇之用。前有《自序》,作于康熙丙辰,乃未举制科之前四年也。
  ──右“史钞类”四十部、一千六百十九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1金钱
  帝魁以后书,凡三千二百四十篇,孔子删取百篇。此史钞之祖也。《宋志》始自立门。然《隋志·杂史类》中有《史要》十卷,注“汉桂阳太守卫飒撰,约《史记》要言,以类相从”。又有《三史略》二十卷,吴太子太傅张温撰。嗣后专钞一史者,有葛洪《汉书钞》三十卷、张缅《晋书钞》三十卷。合钞众史者,有阮孝绪《正史削繁》九十四卷。则其来已古矣。沿及宋代,又增四例。《通鉴总类》之类,则离析而编纂之。《十七史详节》之类,则简汰而刊削之。《史汉精语》之类,则采摭文句而存之。《两汉博闻》之类,则割裂词藻而次之。迨乎明季,弥衍馀风。趋简易,利剽窃,史学荒矣。要其含咀英华,删除冗赘,即韩愈所称记事提要之义,不以末流芜滥责及本始也。博取约存,亦资循览。若倪思《班马异同》惟品文字,娄机《班马字类》惟明音训,及《三国志文类》总汇文章者,则各从本类,不列此门。   △《两汉博闻》·十二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嘉靖中黄鲁曾刊本。不着撰人名氏。案晁公武《读书志》,乃宋杨侃所编也。侃,钱塘人,端拱中进士,官至集贤院学士。晚为知制诰,避真宗旧讳,更名大雅。是编摘录前后《汉书》,不依篇第,不分门类。惟简择其字句故事列为标目,而节取颜
师古及章怀太子《注》列于其下。凡《前汉书》七卷、《后汉书》五卷。虽于史学无关,然较他类书采摭杂说者,究为雅驯。《后汉书》中间有引及《前汉书》者,必标颜师古字。而所引梁刘昭《续汉志注》,乃与《章怀注》无别,体例未免少疏。至所列纪传篇目,亦往往多有讹舛。然如《四皓》条下引《颜师古注》曰:“四皓称号,本起于此,更无姓名可称。盖隐居之人,匿迹远害,不自标显,秘其氏族,故史传无得而详。至于皇甫谧、圈称之徒及诸地理书说,竟为四人安姓字。自相错互,语又不经。班氏不载于书,诸家皆臆说。今并弃略,一无取焉”云云。明监本《汉书注》竟佚此条,惟赖此书幸存,则亦非无资考证者矣。   △《通鉴总类》·二十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宋沈枢撰。枢字持要,德清人,绍兴间进士,官至太子詹事、光禄卿,谥宪敏。是书乃其致仕时所编。取司马光《资治通鉴》事迹,仿《册府元龟》之例,分为二百七十一门。每门各以事标题,略依时代前后为次,亦间采光《议论》附之。所分门目,颇有繁碎。如《赏罚》门外又立《贬责》、《功赏》二门,《外戚》门外又立《贵戚》一门,《近习》门外又立《宠亻幸》一门,《隐逸》门外又立《高尚》一门,《积善》门外又立《阴德》
一门者,不一而足。又如安重荣奏请逾分不过骄蹇,乃以此一条别立《僭窃》一门,则配隶不确。东周下迄五代,兴废不一,乃独取申彻论燕必亡、黄泓论燕必复二条,立为《兴废》一门,则疏漏太甚。然《通鉴》浩博,猝难尽览。司马光尝言惟王胜之曾读一过,馀人不能数卷即已倦睡。则采摭精华,区分事类,使考古者易于检录。其书虽陋,亦不妨过而存之也。嘉定中锓版潮阳,楼钥尝为之序。元至正中浙江行省重刊,周伯琦又序之。二人皆博物君子,而肯以文章弁其首,殆以操觚数典,尚有一壶千金之用欤。   △《南史识小录》·八卷、《北史识小录》·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沈名荪、朱昆田同编。名荪字涧芳,钱塘人。昆田字文盎,秀水人,彝尊之子也。是书仿《两汉博闻》之例,取《南北二史》,摘其字句之鲜华,事迹之新异者,摘录成编。不分门目,惟以原书次第胪列,而各着其篇名。亦不加训释,惟摘取数字标目,以原文载于其下,着是语之缘起而已。《文献通考》载陈正敏之言曰:李延寿作《南北史》,粗得作史之体。故《唐书》本传亦谓其删略秽词,过本书远甚。然好述妖异兆祥谣谶,特为繁猥。又引司马光之言,亦谓李延寿《书》于礻几祥诙嘲小事,无所不载。盖自沈约《宋书》
以下,大抵竞标藻采,务摭异闻,词每涉乎俪裁,事或取诸小说。延寿因仍旧习,未尽湔除,宜为论者之所惜。然揆以史体,固曰稍乖,至于赋手取材,诗人隶事,则樵苏渔猎,捃拾靡穷。此譬如冉瘤为病,而制枕者反贵其文理也。名荪等撷其精华,以备选用,使遗文琐事,披卷灿然。其书虽作自近人,其所采录则皆唐以前事,与《艺文类聚》诸书约略相似。存以备考,愈于冗杂之类书多矣。   ──右“史钞类”三部、四十八卷,皆文渊阁着录。   ○史钞类存目   △《史记法语》·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洪迈编。迈字景卢,鄱阳人,绍兴乙丑中博学鸿词科,官至端明殿学士,谥文敏,事迹具《宋史》本传。是编于《史记》百三十篇内,自二字以上,句法古隽者,依次标出,亦间录旧注。盖与《经子法语》等编同以备修词之用。《书录解题》载之《类书类》,称十八卷。此本乃止八卷,似非完书。然卷末有题识一行云:“淳熙十二年二月刊于婺州。”是当时刊本实止八卷,《书录题解》所载,衍一“十”字明矣。   △《南朝史精语》·十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宋洪迈撰。迈于诸书多有节本。其所纂辑,自《经子》至《前汉》皆曰《法语》,自《后汉》至《唐书》皆曰《精语》。此
所摘宋、齐、梁、陈四朝史中之语也。凡《宋书》四卷、《齐书》三卷、《梁书》二卷、《陈书》一卷。其去取多不可解。即以卷首《宋本纪》考之,如《桓玄与刘迈书》有云:“北府人情云何,近见刘云何所道”,乃独摘“北府人情云何”句。《宋顺帝反正诏》曰:“故顺声一唱,二溟卷波,英风振路,宸居清翳”,乃独摘“二溟卷波”句。高祖北讨,加领征将军,司、豫二州刺史,以世子为徐、兖二州刺史,下书有云:“今当奉辞西旆,有事关中,弱嗣叨蒙,复忝今授”,乃独摘“复忝今授”四字。又如《加高祖九锡》策文,骈词丽句,叠出不穷,乃独摘“出藩入辅,锋无前对”二句。盖南宋最重词科,士大夫多节录古书,以备遣用。其排比成编者,则有王应麟《玉海》、章俊卿《山堂考索》之流。巾箱秘本,本非着书,不幸而为人所传者,则有如此类。后人以其名重存之,实非其志也。以流传已久,姑存其目,实则无可采录。惟其中所录《宋书》,《本纪》第一,《列传》第二、第三,《志》第四,《志》反在《列传》之后。考刘知几《史通》曰:“旧史以《表》、《志》之帙,分于《纪》、《传》之间。降及蔚宗,肇加厘革。沈、魏继作,相与因循。今北监版《魏书》,《志》在《列传》后,是其显证,与《
史通》合。而《宋书》则移其次第,列于《纪》、《传》之间。观迈所序,犹从古本。知几之言不妄,是则可资考证之一端。十卷之中,惟此一节足取耳。   △《十七史详节》·二百七十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宋吕祖谦编。祖谦有《古周易》,已着录。此盖其读史时删节备检之本,而建阳书坊为刻而传之者。凡《史记》二十卷、《西汉书》三十卷、《东汉书》三十卷、《三国志》二十卷、《晋书》三十卷,《南史》二十五卷、《北史》二十八卷、《隋书》二十卷、《唐书》六十卷、《五代史》十卷。前冠以《疆理》、《世系》、《纪年》之图。所录大抵随时节抄,不必尽出精要。如《东汉》、《晋》二史内,四言赞语,于本书已属赘拇骈枝,乃一概摘存,殊为冗杂。又如《北史》纪传为隋代而作者,业已并入《隋书》,乃独《四夷》一传仍及隋事,而《隋书》内遂删去之,为例亦间有不纯。然南宋诸儒,大抵研究性命,而轻视史学。故朱子作《贡举私议》,欲分年试士,以《史记》、《两汉》为一科,《三国》、《晋书》、《南北史》为一科,《新旧唐书》、《五代史》为一科。盖虚谈无实之弊,朱子亦深虑之矣。祖谦虽亦从事于讲学,而淹通典籍,不肯借程子玩物丧志之说,以文饰空疏。故朱子称其史
学分外仔细。附存其目,俾儒者知前人读书,必贯彻首尾。即所删节之本,而用功之深至,可以概见。则此二百七十三卷者,虽不能尽诸史之全,而足以为宋儒不废史学之明证也。   △《东汉精华》·十四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   宋吕祖谦撰。是编乃其《两汉精华》之一。即范氏之书摘其要语而论之,或比类以明之。于光武、明、章、和四帝《纪》尤为详悉。所略者惟《表》、《志》耳。然不具事之始末,所论每条仅一二语,略抒大意,亦不申其所以然。盖是书乃阅史之时摘录于册,以备文章议论之用。后人重祖谦之名,因而刊之。与洪迈《经史法语》均非有意着书者也。   △《诸史提要》·十五卷(内府藏本)   宋钱端礼撰。端礼字处和,临安人,吴越王ㄈ六世孙,荣国公忱之子。少以恩荫入仕,累官至参知政事,兼权知枢密院事。以庄文太子妃父罢为资政殿太学士。再知宁国,移绍兴,复以观文殿学士提举洞霄宫。卒谥忠肃。事迹具《宋史》本传。是书乃取诸史之文可资词藻者,按部采摘,汇辑成编。各以一二语标题,而分注其首尾于下。凡《史记》一卷、《前汉书》二卷、《后汉书》二卷、《三国志》一卷、《晋书》三卷、《南史》一卷、《北史》一卷、《新唐书》三卷、《五代史》一卷
。其着录于《宋史·艺文志》者,与此本卷目相同。前有其门人刘孝韪《序》,不着年月。详其词意,盖端礼为参政时所刊行也。其体例颇与洪迈《史汉法语》、《诸史精语》相近。陈振孙《书录解题》尝讥其泛然录钞,毫无义例。盖南宋最尚词科,以妃青俪白相高,故当时有此抄书之学也。   △《汉隽》·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宋林越撰。案陈振孙《书录解题》载此书,卷数与今相符,而注称“括苍林钺”。《处州府志》亦载林钺。此本则皆作林越,未详孰是也。其书取《汉书》中古雅之字,分类排纂为五十篇。每篇即以篇首二字为名,亦间附原注。前有绍兴壬午越《自序》,称大可以详其事,次可以玩其词。然割裂字句,漫无端绪,而曰可详其事,其说殊夸。后有延庚申袁桷重刻《跋》,称《汉隽》之作,盖为习宏博便利,斯为定论矣。   △《元史节要》·十四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张九韶撰。九韶字美和,清江人。洪武十年,以荐为国子助教,升翰林院编修。是编因当时所修《元史》版藏内府,人间多不得见。于是仿曾先之《十八史略》例,节其要为一书。其编年系事,则仍用《通鉴》之体。前有洪武甲子《自序》一篇。然纪载多不具首尾,未为该备。且此书成于洪武间,而《顺帝
纪》内多有称“明太祖高皇帝”者,疑其经后人所改窜,非九韶原本也。   △《两晋南北奇谈》·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旧本题宋王涣撰。涣为仁宗庆历末睢阳五老之一。王辟之《渑水燕谈》,称其官为太子宾客,祝穆《事文类聚》载钱明逸《五老会诗序》,称为太原人,其事迹则未详。然世仅传涣《五老会诗》一首,不闻其着此书。郑樵以下诸家书目,亦不着录。考太学进士题名碑,弘治丙辰科有王涣,象山人。《明史·艺文志》有涣所着《墨池手录》三卷。此本自称墨池王涣,与墨池之号相合,知此书为明王涣撰。其称太原,盖举郡望耳。其书摘录《晋书》以下八史琐语杂事。王士祯《居易录》称,尝见书贾携《两晋奇谈》,不云谁作,疑即此书也。   △《分类通鉴》·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明弘治中河间知府施刊于郡斋,亦不云谁作。其书分类猥杂,标题陋,盖即《通鉴总类》之节本,又沈枢之重亻台矣。   △《读书漫笔》·十八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明方澜撰。澜,莆田人,正德丁丑进士,官礼部郎中。是书上自《汉书》,下迄《唐书》,随笔采摘其字句,兼及训诂,亦时论断其是非,发明殊鲜。   △《诸史品节》·三十九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陈深编。深有《周礼训隽》,已着录。是书所采,自《国语》以及《后汉书》,皆随意杂钞,漫无体例。   △《史纂左编》·一百二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唐顺之撰。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着录。是书以历代正史所载君臣事迹,纂集成编。别立义例,分《君》、《相》、《名臣》、《谋臣》、《后》、《公主》、《戚》、《储》、《宗》、《宦》、《幸》、《奸》、《篡》、《乱》、《莽》、《镇》、《夷》、《儒》、《隐逸》、《独行》、《烈妇》、《方技》、《释》、《道》凡二十四门。其意欲取千古兴衰治乱之大者,切着其所以然,故其体与他史稍异。然其间详略去取,实有不可解者。如《君纪》只列汉、唐、宋三朝,偏安者皆不得与,而隗嚣、公孙述、李筠、李重进诸人乃反附入。于列代宦官酷吏叙之极详,固将以垂鉴戒,而唐之杨复恭、来俊臣、周兴等尤为元恶巨憝,乃反见遗。又以房为中兴之相、高骈为平乱之将,褒贬既已失平。以纥石烈为人名,姓氏几于莫辨。其他妄为升降,颠倒乖错之处,不可胜言。殆与李贽之《藏书》狂诞相等。乃贽《书》世犹多相诟病,而是编独未有纠其失者,殆震于顺之之名,不敢议欤。   △《史记钞》·六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茅坤编。坤有《徐海本末》,已着录。是编删削《史记》之文,亦略施评点。然坤虽好讲古文,恐未必能刊正司马迁也。   △《史要编》·十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梁梦龙编。梦龙字乾吉,真定人,嘉靖癸丑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贞敏,事迹具《明史》本传。其书杂采诸史之文为《正史》三卷、《编年》三卷、《杂史》三卷、《史评》一卷。《自序》谓学者罕睹全史,是编上下数千载,盛衰得失之迹,大凡具在,盖为乡塾无书者设也。   △《左国腴词》·八卷(内府藏本)   明凌迪知撰。迪知字犀哲,乌程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兵部员外郎。是编采《左传》、《国语》字句,分类编辑。凡《左传》五卷,为类四十;《国语》三卷,为类四十有三。所摘皆仅存一二语,既不具其始末,又不标为何人之言。且注与正文,混淆不辨。非惟不足以资考证,并不可以供ㄎ扌奢。与所撰《太史华句》、《两汉隽言》、《文选锦字》诸书,体例皆仿林越《汉隽》。而冗杂破碎,又出《汉隽》之下。如“以从欲鲜济”一语,列之《涧溪类》中,盖误以为“济川”之“济”也。是尚足与论乎?   △《太史华句》·八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凌迪知编。是编成于万历丁丑。《明史·
艺文志》着录,卷数与此本相同。皆摘《史记》字句,以类编次。司马迁史家巨擘,其文岂可以句摘,句又岂可以华目。盖王、李割剥秦、汉之风,至明季而未殄,故书肆尚镌此等书,以投时好耳。   △《两汉隽言》·十卷(内府藏本)   明凌迪知编。宋林越作《汉隽》,所采止于《西汉》。迪知因仿越体例,辑《后汉》故实,与越书合为一编,改题今名。自第一卷至十卷,皆林氏之旧,题曰《前集》。十一卷至十六卷,迪知所续者,题曰《后集》。采摭亦备。然不自为一书,而补葺旧本,创立新名,是则明人之结习矣。   △《四史鸿裁》·四十卷(通行本)   明穆文熙编。文熙有《七雄策纂》,已着录。是编选录《左传》十二卷、《国语》八卷、《战国策》八卷、《史记》十二卷,皆略注字义,无所发明,批点尤为陋。其括此四书曰“四史”,亦杜撰无稽也。   △《全史论赞》·八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项笃寿编。笃寿有《小司马奏草》,已着录。是书以诸史浩繁,难于寻究,特撮其《论赞》,以备观览。凡《史记》七卷,《汉书》六卷,《后汉书》五卷,《三国志》三卷,《晋书》四卷,《宋书》、《南齐书》各三卷,《梁书》二卷,《陈书》、《魏书》各三卷,《北齐书》、
《后周书》、《南史》各二卷,《北史》三卷,《隋书》二卷,《唐书》七卷,《五代史》五卷,《宋史》六卷,《辽史》、《金史》、《元史》各四卷。然读史必先知其事之始末,而后可断其人之是非。今笃寿惟存其《论》,使称善者不知其所以善,称恶者不知其所以恶,仍于读史者无益也。   (案此书皆取《论赞》,宜入《史评》,然皆摘录于诸史,非所自评也。故仍入之《史钞类》焉。)   △《宋史纂要》·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思义撰。思义字允明,松江人。《宋史》极为烦冗,是书仅删存二十卷,可谓约矣。然班、范皆号谨严,而两《汉书》卷帙犹富。宋之历年,几于匹汉,而缩为寥寥数卷,谓事增文省,殆必不然。至以《辽金史》附宋之后,等诸《晋书》之载刘、石,尤南北史臣互相诟厉之见,非公论也。   △《古今彝语》·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汪应蛟撰。应蛟字潜夫,婺源人,万历甲戌进士,官至户部尚书,谥清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杂录史文,上起唐、虞,下迄于元,去取漫无义例,特兴之所至而已。   △《史书纂略》·二百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马维铭撰。维铭字新甫,平湖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兵部职方司主事。是书取“
二十一史”《本纪》、《列传》,各撮取大略,汇成一编。盖亦通史之例。然去取失宜,疏略太甚,非博非约,殆两无所居也。   △《史裁》·二十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士奇撰。士奇字无奇,歙县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太常寺卿。是书节录史文,始自春秋,迄于宋元,杂采旧论,亦间以己意断之。既非编年,又非纪传,惟随意抄撮而已。   △《史Δ》·十七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谢肇氵制撰。肇氵制字在杭,福建长乐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广西右布政使,《明史·文苑传》附见《郑善夫传》中。是书摘“十七史”中隐僻字句。标列成编。凡一史为一卷。谓之“Δ”者,《自序》以为解结之义。人之有疑甚于结,故求其解而笔之也。然于《史》、《汉》、《三国》诸书,原有旧注者,所载尚为明晰。于《晋书》以下原本无注者,亦仅录旧文,绝无考证,仍不足以释学者之疑。则所云求其解者,亦徒虚语矣。   △《读史快编》·四十四卷(内府藏本)   明赵维寰撰。维寰字无声,平湖人,万历庚子举人。是书于诸史之中摘录其新异之事,始于《史记》,迄《新唐书》,割裂翦裁,漫无义例。   △《史脔》·二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余文龙编。文龙字起潜,古
田人,万历辛丑进士,官南京工部主事。其书杂录旧史,殊甚,与《读史快编》正同。但《快编》止于《唐》,此则抄至《金》、《元》耳。   △《南北史钞》·(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周诗雅撰。诗雅字廷吹,武进人,万历己未进士。是编摘录《南北史》新奇纤佻之事,以为谈助,然不及后来沈名荪、朱昆田书之有条理。   △《二十一史论赞辑要》·三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彭以明编。以明,庐陵人,万历中诸生。是编采录诸史《论赞》,以课其子。抄撮之学,非读史之正法也。   △《史品赤函》·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仁锡编。仁锡有《系词十篇书》,已着录。是编所录,上起古初,下迄于《晋书》,或采其文,或节录一二事,茫无义例。尤时时参以伪撰。如《长遇害不屈》一篇,不知其从何来,而《刘聪辱怀愍》一篇,称聪为汉昭烈玄孙,云出《续三国志》,亦未见有是书也。   △《读史集》·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杨以任撰。以任字维节,瑞金人,崇祯辛未进士,官国子监博士。是编摘诸史中事迹之可快可恨及有胆有识者,分为《快》、《恨》、《胆》、《识》四集,每条下略缀评语,词多佻纤。   △《宋史存》·二卷(浙
江鲍士恭家藏本)   明文德翼撰。德翼字用昭,德化人,崇祯甲戌进士,官嘉兴府推官。是编采掇《宋史列传》,而删润其文。始于宗泽,终于文天祥。盖福王时所作,故独寓意于绍兴以后云。   △《读史汉翘》·二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明施端教编。端教字匪莪,泗州人。是书取《史》、《汉》中字句新异者,编录成帙。盖仿林越《汉隽》、洪迈《史记法语》、《西汉法语》例,然卷帙无多,分类繁琐,殊无益于考证。   △《二十一史论赞》·三十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沈国元编。国元字飞仲,吴县人。是书摘录“二十一史”《论赞》,加以圈点评识,全如批选时文之式。以为评史,则《纪传》所载,非《论赞》所能该,事无始末,何由信其是非;以为论文,则《晋书》以下八史以及《宋》、《辽》、《金》、《元》四史岂可以为文式哉,真两无取也。   △《三国史瑜》·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张毓睿撰。毓睿字圣初,钱塘人。是书成于崇祯癸未。于陈寿《三国志》中择其事迹较着者,条分件系,缀以评语。自汉献帝初平元年迄建安二十五年,分国未定,仍称季汉。自魏黄初元年迄咸熙元年,三国并建,则称三国。凡《晋书》中事属魏朝者,亦采入以补其阙。既非纪
传,又非编年,了无伦绪。又于曹操既改称名,而编年又以为魏主,体例亦自相矛盾。评语多取锺惺之说,其所宗尚可知也。   △《史书》·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姚允明撰。允明字汝服,休宁人。是书自三皇以讫元代,摭采史文,节缩成编。前有张溥、吴应箕二《序》,盖亦依附复社者。故书止十卷,而卷首列参阅姓氏至二百八十三人。其声气标榜,可以概见。《应箕序》至谓其撰言简奥近《尚书》,是何言欤?   △《廿一史识馀》·三十七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墉撰。墉字石宗,钱塘人。是编一名《竹香斋类书》。摘录“二十一史”佳事隽语,分类排纂,共五十七门。末又附《补遗》一门。略仿《世说》之体,而每条下皆注原史之名。其发凡讥何氏《语林》滥及稗官。然《世说新语》古来本列小说家,实稗官之流。而责其滥及稗官,是犹责弓人不当为弓,矢人不当为矢也。且所重乎正史者,在于叙兴亡,明劝戒,核典章耳。去其大端而责其琐事,其去稗官亦仅矣。   △《史异编》·十七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俞文龙撰。文龙,晋江人。其书以诸史所载灾祥神怪汇为一编。既非占验之书,又无与学问之事,徒见其好怪而已。   △《读史蒙拾》·一卷(副都御史黄登
贤家藏本)   国朝王士禄编。士禄字子底,号西樵,新城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吏部考功司员外郎。是书取诸史新颖之语,标数字为题,而录其本文于后,亦洪迈《经史法语》之类。然书止一卷,聊以寓意而已,实未竟其事。曰《蒙拾》者,取刘勰《文心雕龙·辨骚篇》“童蒙者拾其香草”句也。   △《史纬》·三百三十卷(内府藏本)   国朝陈允锡撰。允锡字斋,晋江人,顺治己未,以荐举授平湖县知县。是书盖仿吕祖谦《十七史详节》之意。然祖谦但撷取菁华,以便省览。允锡则多所改窜于其间。有合并重复者。如周秦以前入《史记》,而汉高祖以至武帝则割入《汉书》。《宋》、《齐》、《梁》、《陈》、《魏》、《齐》、《周》、《隋》八史则与《南北二史》参考归一。其馀表志纪传互见者,亦悉从汰除之类是也。有删削繁冗者。如《宋史》宗室世系但系族谱,《元史·刑法志》全抄律文,及但叙官阀无褒贬之《列传》是也。有更易旧第者。如退魏于蜀后,削二牧于昭烈之前,移吕布、二袁、刘表于东汉之类是也。有窜改旧名者。如项羽、吕后、武后不称《本纪》,宋留从效、陈洪进不称《世家》之类是也。其他如《新唐书》则点正其文句,《元史·食货志》则连属其篇次者,为数尤多。卷
帙浩繁,用力可谓勤至。然其中繁简失度,分合无义者,亦尚不少。盖网罗百代,其事本难。梁武帝作《通史》六百卷,刘知几深以为讥。司马光《进通鉴表》,亦称其中牾,不能自保。允锡此书,积毕生之力为之,而卒之不协于体要,固其所矣。   △《两晋南北集珍》·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陈维崧撰。维崧字其年,宜兴人,康熙己未召试博学鸿词,授翰林院检讨。维崧以四六擅名。此书采南北朝故实,各加标目,盖即以备骈体采掇之用。前有《自序》,作于康熙丙辰,乃未举制科之前四年也。   ──右“史钞类”四十部、一千六百十九卷,内一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