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五十六 史部十二 诏令奏议类存目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火警或问》·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氵桂家藏本)
  明世宗肃皇帝御制。时大内东偏火,帝诏户、礼二部及都察院命百官修省,复制此文。大略谓火本非灾异,而人事不可不修,并非惑于祸福事应之说。前有帝所作《自序》,后附《修省敕谕》六条。案《明史·五行志》,宫中之火在嘉靖十年正月辛亥,此本《或问》末亦题嘉靖辛卯正月终旬,与史相合。而《敕谕》末乃作嘉靖九年十二月,岁月俱误。疑传抄之讹。当以史文为正也。
  (案:此书为世宗御制之文,《敕谕》乃其附录,然宣示中外,是亦诏令类矣。故《明堂从祀》诸编着录于故事。此编无预典礼,则附诸《诏令》焉。)
  △《代言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士奇撰。士奇有《三朝圣谕录》,已着录。是书乃其《东里别集》之一种。所录皆在内阁撰拟碑册诏诰之文。自永乐四年至正统九年,每篇末具标年月日。核诸《明实录》俱合。惟《上皇太后尊号诏》标曰洪熙元年七月十五日,而《明宣宗实录》是诏实载在七月丁丑。是月戊辰朔,丁丑则初十日也。又《实录》载七月乙亥上奉册宝尊母后张氏为皇太后。乙亥为是月初八日。未有初八日已上册,至十五日始下诏者。又《实录》载七月戊寅行在礼部奏恭上皇太后尊号,已诏告天下云云。戊寅为是月十一日,于十一日云已诏告天下,则诏在十一日以前无疑。此书标十五日,盖传写之误。又洪熙元年六月十二日《即位诏》款有云:“原差去官养官员人等即便回京,毋致重扰军民。”《实录》载此篇“毋致重扰军民”句作“不许托故迟延”。则此书当为士奇初稿,临时或更加润饰,《实录》由定本录之耳。又加洪熙元年八月初六日《谕吏部申明荐举敕》“自中有廉洁公正”句下尚有十五句,而今本《实录》载此篇皆脱之。又如宣德二年十一月十五日《皇子生诏》第一条,载大赦天下,今《实录》于第一条则仅载蠲免税粮盐粮三分,而大赦反载在第六。此类文字异同,颇可与《实录》相参。然其事则皆史所已具也。
  △《谕对录》·三十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孚敬所奉世宗密谕及其奏草也。孚敬初名璁,字秉用,永嘉人。正德辛巳进士。历官少师、华盖殿大学士。谥文忠。事迹具《明史》本传。孚敬以议礼被遇,六年而秉大政,甚为世所诟病。而世宗始终眷礼不衰,每称“少师萝山”而不名。尝谕孚敬“朕有密谕毋泄”,“朕有御笔悉亲书”。又仿杨士奇故事,赐孚敬银章二,以便封奏。前后所奉手敕凡三百八十一道,因汇为一书,并奏对札子皆随事附之于后。盖孚敬既没,其孙汝纪、汝经等所裒辑也。(以上专集。)
  △《明诏制》·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霍韬编。韬有《明良集》,已着录。是编载明代诏制,始洪武元年,终嘉靖十八年。大抵皆典礼具文,不足考一代之政令。
  △《明诏令》·二十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所载自太祖至嘉靖十八年止,盖嘉靖时人所为也。考秦、汉天子之语皆谓之诏,宋以来以玺印颁天下之书乃谓之诏,臣下面奉玉音谓之圣旨。是书若兼载圣旨,则所遗不可胜道。若专载诏令,则吴元年《遇变省躬旨》、《授宋濂学士》等旨及正统中《谕五府三法司》等旨,皆不当载,而又杂厕其间。编次庞杂,殊无义例。
  △《丝纶捷要便览》·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乃明万历、天启中内阁票旨成式,以曹司为次,分类标载。盖两房中书舍人所抄撮而成者。末题秋审题本,亦一时案牍之文。(以上总集)(案:此编无类可归,以其为当日王言之式,附录于《诏令》之末。)
  ──右“诏令奏议类”《诏令》之属,六部、六十六卷,皆附《存目》。
  △《田表圣奏议》·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田锡撰。锡字表圣,其先京兆人,唐末,徒蜀之洪雅。登太平兴国三年进士。官至谏议大夫。事迹具《宋史》本传。其奏议见于《宋史·艺文志》者二卷,已久散佚。此本乃明给事中安磐所搜辑。共得奏疏十四篇,附以锡所作《箴序》二篇,本传及《墓志铭》二篇。世所传《咸平集》,今尚有传本。凡是编所录者,已具载集中。磐盖未见其书,故复为裒辑。焦《国史经籍志》载锡奏议一卷,与《宋史》不合。盖亦仅据此本也。
  △《范文正公奏议》·二卷、《书牍》·一卷、《范忠宣公奏议》·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范惟一编。惟一为仲淹十六世孙,官湖广按察司佥事。卷首题朱希周、孙承恩、文徵明、陆师道同校。前后无序跋,止于《文正奏议》前载韩琦旧《序》一篇。国朝康熙中,范时崇巡抚广东,往来吴中,再谒祠宇,因捐赀命主奉孙能校刊。能《后序》云:旧本《忠宣集》二十卷,独阙奏议。明嘉靖中,世孙惟一视学两浙,复续编文正、忠宣《奏议》、《书牍》,命严州守韩叔阳梓行,即此本也。案此本《忠宣奏议》,其目录标题,编次前后,与时崇本不合。能《后序》中又云:合家藏旧本,细加校勘,正其讹谬。文集悉遵旧本摹刻,而《忠宣奏议》则考赵忠定奏议标目,而次第其年月,分为二卷。其前此续刻附录中,有前后简编断续错乱者,稍为序次,而条分诸目,以便稽考云云。是重刻之本已多所校定。然《忠宣奏议》实赖此为初刻。故别存其目,以不没经始之勤焉。
  △《李忠定奏议》·六十九卷、《附录》·九卷(内府藏本)
  宋李纲撰。纲有《建炎时政记》,已着录。案陈俊卿作纲《梁溪集序》,称其子秀之编其表章奏札为八十卷。此本仅六十九卷,已非秀之之旧。卷末附录,一曰《靖康传信录》,一曰《建炎进退志》,一即《建炎时政记》,共为三卷。第四卷以下皆纲所为制诏表札,疑即《宋史》所云《建炎制诏表札集》也。俱已编入《梁集》中,故仅存其目,不复录焉。
  △《朱子奏议》·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朱吾弼编。吾弼字谐卿,号密林,高安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南京太仆寺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皆自《晦集》中抄出,凡章奏十卷,书状、札子五卷。《朱子文集》,家弦户诵,此刻可谓屋下屋,床上床矣。
  △《奏对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士奇撰。皆其正统初在内阁所上奏疏,凡十九篇。多关系军国大计,已载入《东里别集》中。此其单行之本也。
  △《叶文庄奏疏》·四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叶盛撰。盛字与中,昆山人,正统乙丑进士,官至吏部左侍郎,谥文庄,事迹具《明史》本传。盛初官兵科给事中,有《西垣奏草》九卷。出官山西参政,协赞军务,有《边奏存稿》七卷。巡抚两广,有《两广奏草》十六卷。巡抚宣府,有《上谷奏草》八卷。其子淇,初并《水东稿》、《开封纪行稿》、《べ竹堂泾东稿》,合为九十卷,刻于衡州。此本则崇祯辛未其六世孙重华所刊也。
  △《两广奏草》·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叶盛撰。已载入所着奏议中。据卷首嘉靖辛亥《张寰序》,称盛着作颇多,其子若孙已刻之家塾。独两广奏议未有刻本,至是始续成之云云。盖初刻本自为一帙,后乃与他奏议合为一编,故又有此别行之本传于世也。
  △《王介奏稿》·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恕撰。恕有《玩易意见》,已着录。是编乃其官南京兵部尚书时所刻。有成化乙巳《程廷珙序》。又有《陈公懋后序》,作于壬寅。《李东阳后序》,作于弘治壬子。皆初刻也。又有《谢应徵序》,则嘉靖丁未扬州重刻所作。又有《程启元序》,正德壬申三原重刻所作。诸序皆不言篇数卷数,《程启元序》称六卷,亦据旧刻。惟弘治壬戌《杨循吉序》,称东鲁王公,往使关中,得疏草二百馀篇。又称以余之居郡下,授而使编。焉马鲁鱼,讠翦劳得效。刊正得八十六篇,为六卷云云。然则此本循吉所定也。其疏各以官标目。始于《大理寺》,次《抚治荆襄》,次《南京刑部》,次《总理河道》,次《南京户部》,次《巡抚南》,次《前参赞机务》,次《巡抚南直隶》,次《后参赞机务》。所谓参赞机务,皆官南京时所兼,非北京阁务也。惟吏部诸疏,不在编内。后正德辛巳,三原知县王成章始益以吏部诸疏,刻为全帙。然此本先出,世亦并行,故今亦仍存其目焉。
  △《晋溪奏议》·十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王琼撰。琼字德华,太原人,成化丙戌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恭襄,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刊于嘉靖甲辰,皆其官兵部尚书时所上,故又名《本兵敷奏》。分地为卷。首京畿,次辽蓟、宣大、三关,次陕西、延宁、甘肃,次山东、河南、四川、南畿、两浙、湖广,次江南,次闽、粤、、贵,又次则清军、驿传、马政,而以《杂行类》终焉,共十四卷。《明史·艺文志》作四卷,殆刊版误脱“十”字欤。史称正、嘉间,琼与彭泽皆有才略,相中伤不已,亦迭为进退。而琼险忮,公论尤不予。杨廷和《视草馀录》亦痛诋之。盖其才干足称,而心术则不足道也。
  △《密勿稿》·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毛纪撰。纪字维之,掖县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谨身殿大学士,谥文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皆在内阁所进奏疏、题本、揭帖。第一卷二十五首,武宗北巡时作。其《请车驾还京》诸疏,皆在卷内。二卷十四首,武宗南征时作。三卷十七首,嘉靖初政时作。皆纪归田以后汇辑旧稿,手自编定者也。
  △《辞荣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毛纪撰。纪自为礼部侍郎至大学士,凡有朝命,必具疏陈辞,合之得二十有六首。每首各注年月。其第一首乃正德七年壬申作,而注曰壬午,盖坊刻讹也。
  △《毛襄懋奏议》·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毛伯温撰。伯温字汝厉,吉水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山西、顺天,晋工部尚书,改兵部尚书。天启初,追谥襄懋。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历任奏疏,以一官为一集。凡《台中》、《抚台》、《内台》、《总边》、《宫宾》、《平南》、《总宪》、《枢垣》八集。其筹边诸议,颇详晰当时利弊云。
  △《方改亭奏草》·(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方凤撰。凤字时鸣,改亭其号也,昆山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广东提学佥事。是编载奏议一十八首。其兄鹏《跋》云:时鸣旧稿凡五十馀疏,今散失,止存此。考《江南通志》,称凤当武宗时官御史,屡谏巡幸。胡世宁为宁王宸濠所构,力辨其诬。世宗初大礼议起,尤力持正论,颇着风裁。然以其兄鹏附和张璁、桂萼遂并其兄劾之,又自劾以谢其兄,则矫激已甚。使其兄首倡邪说,事关君父,竟大义灭亲可也。考兴王而伯孝宗,其根株在璁与萼,其兄不过依阿其间。破璁、萼之局,则鹏不攻自败耳,何必先操同室之戈乎。卷首有《王守仁题词》,其词凡近,不类守仁他作。其题名称“馀姚新建伯王守仁撰”,守仁之陋亦不应至此。守仁于大礼一议,不甚非张璁、桂萼。其称大礼一疏力折奸谀,尤不似守仁之语。疑其后人假守仁之名以为重也。
  △《石峰奏疏》·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邵锡撰。锡字天佑,号石峰,安州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山东。是集前三卷为官御史给事中时所上奏疏,后一卷为官巡抚时所上奏疏。锡立朝颇着风节。武宗幸昌平,疏请回銮。议北征,陈不可者十。及驾出。又偕同官遮道泣谏。史不具载。今诸疏并在集中,尚可考见云。
  △《桂文襄奏议》·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桂萼撰。萼字子实,安仁人,正德辛未进士。嘉靖初以议礼骤贵,官至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谥文襄。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冠以《大礼疏》。案其初议,但称兴献帝曰皇考,而别立庙于大内,未及入庙称宗,如末流之甚。其后何渊希旨,遂请入兴献帝神主于太庙。萼上《请罢非议以全大礼疏》,斥为破坏典章,奸邪陷君云云。则初意亦未甚决裂。厥后希旨固宠,循声附和,遂以数载之荣华,博千秋之诟厉。凡所建白,均为读史者所厌观矣。衡以彰瘅之公,此集固在所必斥也。
  △《漕河奏议》·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以撰。以字士招,江宁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总督三边,卒谥襄敏,事迹具《明史》本传。当嘉靖时,徐、吕二洪水竭,运船胶滞,命以以兵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总理河漕。逾年,渠水通,晋秩一等。是编其督漕时题奏章疏。前后无序跋,亦无目录,不知为完本否也。
  △《谏垣奏草》·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毛宪撰。宪字式之,武进人,正德辛未进士。即于是年八月除刑科给事中。至正德十三年二月,以礼科给事中致仕。前后在谏垣八年,所上凡三十一疏。前附《乡试策》一篇。宪别有《古文集》,此其集外别行者也。
  △《梦虹奏议》·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邓显麒撰。显麒字文瑞,奉新人,梦虹其号也,正德甲戌进士,授行人司副。时诸臣共谏南巡,其疏稿为显麒所拟,故再予廷杖,谪国子监学正。嘉靖初,擢监察御史。是集为其子夷惠所编,凡三十一篇。有嘉靖甲寅《李桢序》。后旧版漫漶,其裔孙绣又重刊之。前有《凡例》,称以事之大小,时之先后,改易旧次,考显麒以正德时谏疏得名,其嘉靖讲学疏不过循例陈言,体同策论。而此本乃列谏疏于讲学疏后。盖明人以讲学为至荣,故视为第一大事,取以冠编,而不计其年月颠倒也。卷首载《一统志·显麒传》,称其劾戚畹陈万言及论蔚州买木二事。此本乃无其疏,殆原稿散佚欤。
  △《桂洲奏议》·二十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夏言撰。言有《南宫奏稿》,已着录。是编又益以谏垣所上,分为二十一卷。乃言入阁之后,巡抚江西副都御史王等所刊,事在嘉靖十八年。后以事获罪,主其狱者即言也。言以《论南北郊分祀》受知世宗,遂被擢用。史称其奏定典礼,多可采者。今核其所论,实惟议礼一事,有关典制沿革。故录其《南宫奏稿》,而此集则别存其目焉。
  △《复套议》·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曾铣撰。铣字子重,江都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兵部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事迹具《明史》本传。嘉靖二十五年,铣建议欲西自定边营,东至黄甫川,千五百里,筑边墙以御剽掠。并以河套诸部久为中国患,因上疏请复其地,条八议以进。嗣又与诸抚镇条上方略十八事。此即其前后疏稿。是时夏言主铣议,后卒以此为严嵩所构,言及铣亻并弃市。王肯堂《郁冈斋笔麈》云:徐阶门客吕生者,杀人亡命河套中。三年尽得其山川之险易、城堡之虚实,因悉绘为图。谓其地不难于攻而难于守,于是并调画守御之策若干条,挟以说总督曾铣。铣闻而深信之,遂以白夏言云云。则铣诸奏盖皆据吕生目睹之说也。
  △《奏对稿》·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孚敬撰。孚敬有《谕对录》,已着录。其《谕对录》中乃备载世宗密谕,即当时奏草亦并载于中。共三十四卷,篇帙颇伙。是编乃万历中巡按浙江御史杨鹤所选。凡十一卷,视原集汰三之二。第十二卷附刻序文十九篇,盖删繁举要,以便流传。然《李纲奏议》六十九卷为世所贵,不病其多而难读也。《田锡奏议》一卷为世所贵,亦非取其少而易竟也。
  △《督抚经略疏》·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遂撰。遂字邦良,号克斋,丰城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南京参赞机务、兵部尚书,谥襄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其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四府时所上奏疏。起嘉靖三十六年,至三十八年迁秩还京,因裒辑成帙。史称遂官巡抚时,淮扬三中倭,岁复大水,且日役民挽大木输京师。遂请饷增兵,恤民节用,次第画战守计。《刘景韶序》亦称其时值凋弊之秋,独以急病厚生为念,请蠲恤之疏不下数十章。今观集中请恤疏止数篇,馀皆言倭寇事。序弁书前,不应显相矛盾,或有所删汰欤。
  △《前川奏疏》·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曾忭撰。忭号前川,泰和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兵部都给事中。《千顷堂书目》载《前川奏疏》二卷,与此本合。其作曹忭,则以字形相近而讹也。忭《明史》无传,惟《刘源清传》附载其申救源清下诏狱事。其疏今在集中。然疏中陈处置大同事宜颇详,申救源清,特其中之一事。则未审为史文之略,为其后人有所润色也。卷末有《跋》,不署名氏。核其语意,以忭族人所作,称“忭叔监察御史”,嘉靖乙未,亦以劾汪钅宏廷杖死。泰和东门内有叔侄谏臣坊,即为、忭所建云。
  △《本兵疏议》·二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博撰。博字惟约,蒲州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襄毅,事迹具《明史》本传。此集为其子士俊所编。始嘉靖三十四年,迄隆庆六年,皆博为兵部尚书时所上。故名曰《本兵疏议》。是时倭寇乱于南,谱达侵于北。请饷请兵,羽檄旁午。故案牍之繁,至于如是。考本传,称博于肃州奏金塔之功,蓟镇着马兰之绩,大同有牛心之捷。西北兵机,为所素习,宜其言之颇悉。然当时倭患之不熄,由经略内倚权相,颠倒是非。博身居本兵,不能纠赵文华之奸,辨张经之枉。其依违牵就,抑亦不无可议矣。
  △《台省疏稿》·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瀚撰。瀚字元洲,仁和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恭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分门编次,一卷曰《贺谢类》,二卷、三卷曰《前后关中类》,四卷、五卷曰《漕运类》,六卷、七卷、八卷曰《两广类》,咸当时案牍之文。
  △《平倭四疏》·三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章焕撰。焕字扬华,一字茂实,长洲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督理南京仓储右副都御史。焕初由刑部主事改吏部,擢南京太仆寺卿。值倭犯两浙诸郡,乃上《平倭疏》凡十二策。及转光禄寺卿,复上《安攘八事》。旋擢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又陈《明职守》、《授成算》二疏。前后四疏,皆为倭事而发。此本乃嘉靖己未焕由河南巡抚拜督漕之命,将去汴时,周藩镇国中尉睦挈为序而刻之者也。
  △《南宫奏牍》·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有《春秋正旨》,已着录。嘉靖壬戌,拱为礼部左侍郎,改吏部,进礼部尚书,召入直庐,皆在一年之中。《自序》云:视篆南宫未久,故奏牍无多。然一二有关处分者,皆自属草,故特存之云。
  △《纶扉内稿》·一卷、《外稿》·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于嘉靖丙寅入阁,隆庆丁卯罢,己巳复召还。是编乃其先后在阁时疏稿也。前有《自序》,称内阁有关机密,人不与知者不敢泄,惟言外事及辞免诸疏则存之云。
  △《掌铨题稿》·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于隆庆己巳复召入内阁,兼掌吏部事者凡二年。是编皆其疏稿也。史称拱在吏部,欲遍识人材,授诸司以籍,使署贤否,志爵里姓氏,月要而岁会之。仓卒举用,无不得人。盖其才固有足取者矣。
  △《献忱集》·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所载皆贺谢奏疏。《自序》云:国制,廷臣贺谢皆无疏。近岁章奏浸盛。节贺无俟言,凡有瑞应必疏贺,而大僚迁官及有谴有赐无不疏谢者。乃次第成帙,名《献忱集》。《明史·艺文志》作五卷。岂先有别行之本五卷,后编入文集,乃删并为二卷耶。
  △《奏疏辑略》·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董传策撰。传策字原汉,上海人,嘉靖庚戌进士,授刑部主事。以疏劾严嵩,谪戍南宁。隆庆初,复故官。万历初,官至南京礼部右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有其弟传文识后云:伯子由常博至右宗伯,疏草半逸。今辑梓者寥寥十馀疏耳。考传策始以论严嵩欺君误国,遣戍南宁,乃其生平大节,宜以弁集,而乃冠以《极陈时政疏》。实则未上之稿,附录之,尚为空言鬻直,况首列乎?此则编次之失也。
  △《粤西疏稿》·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文华撰。文华字子彬,连江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谥襄惠,事迹附见《明史·邹应龙传》。此集乃其巡抚广西时所上诸疏,凡二十一首。叶向高作文华《济美堂集序》,称其督粤西所削平林箐巨憝,累世为患害者,不可胜纪。今集中《叙报雕剿人员疏》、《地方贼情疏》、《剿平上下四屯疏》、《剿平北山等处地方疏》、《题报地方贼情疏》,皆其事也。然史称河池布咳北三犭未为逆,总督凌翼喜事,杀戮甚惨,得荫袭,文华亦受赏迁户部侍郎,则向高所云,不免有所文饰矣。
  △《留都疏稿》·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交华撰。文华于万历十五年任南京工部尚书,十六年进兵部尚书,旋以病乞归。此其两年之中所上诸疏,凡十一首。谢恩者三,乞休者二,为人请荫者一,其四皆营伍常事。惟《乞诛内监张鲸》一疏,尚见风力云。
  △《存笥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贾撰。贾字叔养,号心吾,江西新城人,嘉靖己未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邹应龙传》。是编乃其曾孙道登所刻。首载诰敕,末录墓碑志铭。所载贾文,惟奏疏六篇而已。一为救论严嵩言官吴时来,一复召上论三事,一荐王世贞,一荐石星,一劾内监滕祥,一劾大学士高拱。卷首标题之下,侧注“摘要”二字,盖非完本也。
  △《王文肃奏草》·二十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锡爵撰。锡爵字元驭,号荆石,太仓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谥文肃,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纶扉进御之词,自万历十三年讫三十八年,以岁月先后编次。其子衡所辑,其孙时敏所刊也。
  △《小司马奏草》·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项笃寿撰。笃寿字子长,秀水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兵部郎中。是编即笃寿官兵部时议覆内外陈奏之文。凡《驾部稿》一卷,《职方稿》五卷。其曰小司马者,盖取《周礼·夏官》之属。然明无此职,以古名题后世之奏牍,似有据而实不典也。
  △《冲抚辽奏议》·二十卷、《督抚奏议》·八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明顾养谦撰。养谦字益卿,南通州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户部侍郎,总督蓟辽兼经略。以议倭封贡事被劾去。《抚辽奏议》乃巡抚辽东时所上,凡九十馀疏。《督抚奏议》乃总督蓟辽时所上,凡三十馀疏。
  △《敬事草》·十九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沈一贯撰。一贯有《易学》,已着录。是书乃其历官所上奏疏揭帖。始于万历四年正月初充讲官,迄于三十四年七月以大学士乞休。一贯当国,颇为清议所不满。如《明史》本传所载楚狱、妖书二案,所不待言。即京察一事,集中深自辨白,然终无以解免于物论也。本传称一贯位至建极殿大学士。据此编所书衔名乃中极殿,盖史家偶异词云。
  △《内阁奏题稿》·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志皋撰。志皋字汝迈,兰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谥文懿,事迹具《明史》本传。史称志皋身在床褥,于罢矿、建储诸大政,数力疾草疏争。在告四年,疏八十馀上。此本乃其在内阁十年之奏稿,于万历二十八年手自编定者也。《明史·艺文志》作十六卷,与此本卷数不合。殆志皋尚有他奏议,《明史》总举其数欤。
  △《王文端奏疏》·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家屏撰。家屏字仲伯,山西山阴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谥文端,事迹具《明史》本传。家屏辅政在万历中年,奏疏多为册储之事,馀皆占谢之词。本传称其柄国仅半载而去,朝野惜之。阅八年,储位始定。遣官存问,赍金币羊酒。是编终以此篇,明其志也。诸疏已载入所着《文端集》,此盖初出别行之本。《目录》作二卷,而书实四卷。盖《目录》之误,其编校亦可谓疏矣。
  △《奏议》·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颐撰。颐字维贞,号及泉,馀干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总督河漕、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工部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皆其历官时所上奏疏,与《明史》相合。《献徵录》载颐行状,称《奏议》十卷。今止二卷,乃国朝段藻所重刊。末附《重建儒学祭器库记》一首,而以志传行状制诰及谕祭敕葬文冠于卷首。
  △《掖垣题稿》·三卷(刑部员外郎顾葵家藏本)
  明顾九思撰。九思字与睿,长洲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通政司右通政。是编皆其为给事中时所上奏疏。在户科者一,在礼科者十三,在兵科者二十。其间如持宗藩之冒封,劾边将之骄诈,皆具有风节。《江南通志》亦谓其条奏多关切军国大计,时咸推其谠直云。
  △《谏垣疏稿》·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姚学闵撰。学闵字顺山,武陵人,隆庆辛未进士,由知县历官礼、刑、兵三科给事中。尝一视京营,一阅宣大山西边务。以其前后奏疏,汇为此编。卷首有《陈所蕴序》,称当时不察,有以榆故相为口实者。今疏稿具在,有一左袒相君语乎?又有其门人吴中明《序》,亦云先生当柄国时,世或蕲为同而能不为同。迨其后也。世或蕲为异而能不为异。盖学闵官谏垣时,在万历初,正其乡人张居正独相之日。故二人并为辨别心迹云。
  △《海防奏议》·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万世德撰。世德,山西偏头千户所人,隆庆辛未进士,历官右都御史、总督蓟辽。万历二十五年,倭寇朝鲜,议设海防巡抚,以世德为都察院佥都御史,管理天津、登莱、旅顺等处海务。至二十六年,改世德经理朝鲜,而以汪应蛟为代。是编所载,自二十五年九月至二十六年六月。一年之中,条上一切海防事宜,凡为疏四十八篇。
  △《治河奏疏》·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李化龙撰。化龙有《平播全书》,已着录。是编奏疏乃万历三十一年化龙以工部右侍郎总督河道时所上。时黄河横决,化龙遍行淮徐,得氵加河遗迹,乃奏请疏凿。凡开二百六十丈。工讫而为流沙所阻。化龙持之益力,复改凿头一路,运道遂通。故此编于氵加河一事,最为注意,言之尤为恳切云。
  △《黄门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与郊撰。与郊有《檀弓集注》,已着录。是编为其《奉常佚稿》之第二种,皆其为给事中时奏疏。与郊党附大学士申时行、王锡爵。其论大峪寿宫事,诋李植、江东之。其疏今载集中。《明史·万国钦传》又载,给事中李春开劾赵南星、张士昌,与郊助之。亦以二人纠政府私人也。
  △《奏疏遗稿》·(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达可撰。达可字安节,宜兴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通政司左通政。是集为其孙洪裕等所编,分《西台》、《ぁ寺》、《勋寺》、《银台》四类。词气颇多率易。惟官御史时劾兵部尚书田乐等一疏,颇为切直。疏中极数乐子尔耕开门纳贿之罪。尔耕即后以世荫官锦衣,党附魏忠贤,锻炼杨涟、左光斗诸人,流毒天下者。达可可云先见矣。
  △《周中丞疏稿》·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周孔教撰。孔教字明行,临川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右都御史,总理河道。是集凡《西台疏稿》二卷、《中州疏稿》五卷、《江南疏稿》九卷。其《西台疏》内极论赵志皋、石星等封日本弃朝鲜之非。《江南疏》内停织造、止加派及丁未救荒诸疏,尤具见风力。其馀则案牍之文为多。据《赵南星序》,此集乃孔教由应天巡抚迁总督河道时所刊。其时吴中士民请留孔教,言者劾为孔教阴使之。孔教由此去国,乃裒刊平日之疏,使南星序之。而顾宪成、高攀龙亦为之序。三人皆一代名臣,所言当不假借。然当嫌疑交起之际,而急刻《疏稿》以自表。日相激薄,党祸遂成。是则东林诸人负气求胜之过,难尽委诸命数也。
  △《青琐荩言》·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东明撰。东明字启昧(案《明史》作字启修),号晋安,虞城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刑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王纪传》。东明为礼科给事中时,正当万历间朝政纰缪,东明多所建白。如停逮谭一召、安希范及东事、播事诸疏,持论颇正而不激。后卒以抗论被斥,家居二十六年。因汇其前后疏稿为一集,宁陵乔允序之。允亦尝官御史,与东明同以言罢者也。
  △《掖垣谏草》·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贞观撰。贞观字惟诚,别号惺宇,沛县人,万历癸未进士,官至礼科给事中。万历甲午,以请皇长子出阁讲读,罢职为民。此其历年疏草也。凡在兵垣者二卷,工垣者一卷,礼垣者二卷。
  △《兰台奏疏》·(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马从聘撰。从聘有《四礼辑疑》,已着录。是集为从聘所自编,凡二十六疏。前有《自序》,称万历戊戌题于两淮公署。盖其为江西道御史出理盐课时所刊也。
  △《畿南奏议》·六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纪撰。纪字惟理,号宪葵,芮城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此其自万历四十一年至四十五年巡抚保定时所上奏疏也。于闾闾灾病,言颇详尽。史亦称其居四年,部内大治云。
  △《杨全甫谏草》·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天民撰。天民号全甫,山西太平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礼科右给事中,降永从县典史,后赠光禄寺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天民在谏垣,敢于言事。建储之疏至十二上,卒以是谪死。其乡人为梓先后疏稿共成四卷,后附《赠官制》及《谕祭文》。赠官在天启二年九月,谕祭在三年十月。而卷首《许维新序》作于天启元年十一月,已有“台臣请加恤录”之语。盖奏请在前,得允在后耳。
  △《督蜀疏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燮元撰。燮元字懋和,浙江山阴人,万历壬辰进士,历官兵部尚书,总督四川、贵州军务,晋左柱国、少师,谥襄毅,事迹具《明史》本传。燮元久膺阃寄,历树边功,威望着于西南。史称其治事明果,军书络绎,不假手幕佐。此编乃其总督四川时经理苗疆事宜及举劾僚属诸疏。其曾孙人龙校刻者也。
  △《朱襄毅疏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燮元撰。是书皆其总督贵时论平定诸苗奏疏与督蜀诸疏。始末均具《明史》本传中。其事迹委曲,年月先后,则较史为详。
  △《朱少师奏疏》·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朱燮元撰。此编为其曾孙世卫所重刊。冠以倪元璐所撰《行状》及刘宗周所撰《墓志铭》。末有《世卫跋》,称《燮元奏疏》原镌成二十四卷(案:此即以《督蜀疏草》十二卷、《朱襄毅疏草》十二卷合而计之,非别有二十四卷之本),以版留家塾。又别抄一百三十馀疏,合《蜀事纪略》共为一帙。其《蜀中疏草》删为四卷,《黔中疏草》删为三卷。《蜀事纪略》又自为一卷,冠于《蜀中疏草》之前。
  △《留垣奏议》·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黄起龙撰。起龙字应兴,号雨石,莆田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吏科给事中。是编为起龙所自刊,分十六类。曰《储讲》,曰《藩封》,曰《国典》,曰《圣政》,曰《修省》,曰《赈恤》,曰《粮储》,曰《钱法》,曰《财用》,曰《谥典》,曰《起废》,曰《用人》,曰《考选》,曰《纠邪》,曰《时事》,曰《请告》。共计疏三十六首,而以户部议覆三疏附其后。曰《留垣奏议》者。以当时称南京为留都也。
  △《留垣疏草》·(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建中撰。建中字良辅,扬州兴化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南京户科给事中。是集凡疏二十四篇。其中若《论旧抚疏》,劾李三才论救刘光复原为自救。考《明史·李三才传》,称光复坐事下狱,三才阳请释之,则与建中疏意相符。而建中疏劾之事,则不见于《三才传》中,此疏实可以补其阙。又若《恶监狂逞疏》,劾税高き,尤见风力。至于《按臣轻去疏》,劾应天巡按御史荆养乔而申理熊廷弼。考《明史》廷弼督学南畿,严明有声。以杖死诸生事,与荆养乔相讦奏。养乔投劾去,廷弼亦听勘。不及详其始末。据《定陵注略》,则汤宾尹夺人聘妻,逼贞女自尽,诸生芮应元等不平而鸣之官。廷弼为宾尹所取士,因杖应元杀之。其事曲在廷弼。建中此疏,颠倒是非实甚。建中《明史》无传,《江南通志》载其初授南阳府推官,下车即置奸掾于法。邑令馈金,笞其使,令解绶去。为给事中时,遇事敢言,中内计罢去。则其人非附宣党者,殆一时意见之偏耶。
  △《湖湘五略》·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春撰。春字梅谷,武进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户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钱一本传》。万历四十年春,以监察御史巡按湖广,至四十二年代还。因辑其在官时所作章疏文移,汇为此编。凡《疏略》三卷,《牍略》一卷,《檄略》二卷,《详略》二卷,《谳略》二卷。大都案牍之文。其中《请释满朝荐》一疏,自言当时具草未上,而亦载之编中。殆与董传策刻《极陈时政》一疏,其事等矣。
  △《兵垣奏疏》·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懋撰。懋字养中,别号渭溪,临潼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兵科给事中。是集凡奏疏十二篇。案《平寇志》,称崇祯元年,给事中刘懋、御史毛羽健请裁驿站,以足国用。非敕使不得给邮符,岁省费无算。谓苏驿累也。而燕、赵、秦、晋轮蹄孔道,游手之民多仰食驿糈,至是益无赖。又岁俭无所得食,遂群聚为盗云云。考天、崇之间,政乱而民困,重以饥岁,即不裁驿站,亦必乱。未可专以咎二人,况天下之驿皆裁,而乱独起于秦。是亦不由裁驿之明徵矣。《平寇志》又载懋崇祯三年《论流寇》二疏,于当日情形极切,而此集佚之,则不知其何故也。
  △《吴侍御奏疏》·一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玉撰。玉,寿阳人,天启壬戌进士,官至河南布政司参议。此编乃其崇祯初官广西道监察御史时所上之疏,凡十篇。劾魏忠贤馀党者三,劾辅臣者二,劾本兵者三,清国用者一。其末一篇则恳辞加衔者也。
  △《按晋疏草》·(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亦无卷次目录。惟分四巨册。皆明崇祯五年六年奏疏。每篇首署巡按山西监察御史李,而不书其名。末各载所奉谕旨。疑皆当时胥吏抄录副本,未经重缮者。案《山西通志》,崇祯间巡按御史有李嵩者,枣强人。《畿辅通志》载嵩字影石,天启壬戌进士,官至布政使。是此书即嵩案晋时疏稿也。时流贼势已猖獗,故疏中言兵事者十之八九。其五年八月《急请移兵厚饷》一疏,称宁武兵骄而狡,一遇大敌,非鼓噪即脱逃。标营兵悍而猾,经过地方,横索如虎,避盗如鼠。即有一二守法者,又迟回不用命。明季军政敝坏至此,固不待献、闯并炽,而亡徵先见矣。
  △《治河奏疏》·二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明周堪赓撰。堪赓字仲声,号五峰,宁乡人,天启乙丑进士,官至工部侍郎。集中有崇祯十六年十二月升南京户部尚书《乞赐骸骨疏》。《三藩纪事本末》亦载福王时起用户部尚书周堪赓,以疾不赴,则堪赓虽未南京任事,实以尚书归里也。《明史·河渠志》载,崇祯十五年流贼决河灌城,民尽溺死。总河侍郎黄希宪以身居济宁,不能摄汴,请特设重臣督理。命工部侍郎周堪赓督修汴河。此治河奏疏盖即是时所上。然史载十六年六月堪赓言,河之大势尽归于东,运道已通,陵园无恙。疏甫上,决口再溃。帝趣鸠工,未奏绩而明亡云云。而集中有十六年十二月汴工筑塞已完,《岁修防守宜豫》一疏与史不符,未详何故也。
  △《真定奏疏》·一卷、《附刻》·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卫桢固撰。桢固字紫岚,韩城人,崇祯甲戌进士,历官南道监察御史。此其巡按真定时所上疏稿也。凡二十六篇。其论劾白广恩淫掠及领兵官潘凤阁擅责县官诸疏,于明季军政不修,可以概见一二。其子执蒲跋而刻之。执蒲字禹涛,国朝顺治辛丑进士,官至左都御史。其初授监察时,适亦得南道,遂以己疏一册附刻其后。
  △《文襄公奏疏》·十五卷、附《年谱》·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之芳撰。之芳字邺园,武定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文华殿大学士,谥文襄。是编奏疏前十一卷,为总督浙江时所上。又《台谏集》二卷,为监察御史时所上。康熙甲申,耿精忠之变,经理征剿疏稿,亦具载集中。末附《年谱》一卷,淄川唐梦赉所编也。
  △《郝恭定集》·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郝惟讷撰。惟讷字敏公,霸州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吏部尚书。此集凡《都察院奏疏》八篇,《刑部奏疏》四篇,《礼部奏疏》一篇,《户部奏疏》九篇,《吏部奏疏》六篇。其《礼部请行释奠疏》、《户部税银款目疏》,皆注“疏存部案”字。盖当时同官公议,而惟讷具草,故仍刻之私集也。
  △《清忠堂奏疏》·(无卷数,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朱宏祚撰。宏祚字徽荫,高唐人。是编乃其官广东巡抚时奏疏。始于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终于三十一年八月,凡七十五篇。前有《梁佩兰序》,称其在粤五年,凡上一百六十有五疏。则此刻亦选择而存之者也。
  △《西台奏议》·一卷、《京兆奏议》·一卷、附《曲徙录》·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素蕴撰。素蕴字筠湄,宜君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湖广巡抚。《西台奏议》,其为四川道监察御史时所上。《京兆奏议》,其官顺天府尹时所上。《曲徙录》则东明刘祚昌集其劾奏吴三桂疏,又谪官复起始末也。然三桂逆迹一形,素蕴即邀擢用,未可谓之“曲突徙薪无恩泽”也。祚昌之命名,亦不思之甚矣。
  △《大观堂文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余缙撰。缙字仲绅,号浣公,诸暨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河南道监察御史。是集即其官御史时所上诸疏,凡四十三篇。其外官告病诸疏,皆缙私拟未上之稿,未尝见之施行,不当一例附入也。
  △《疏稿》·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胡文学撰。文学字卜言,鄞县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福建道监察御史。此即为御史时题奏之稿也。自顺治十七年起,至康熙元年巡视两淮盐政止,凡十六篇。
  △《存奏疏》·(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越撰。越字山琢,山阳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迁兵部督捕左理事官,仍留御史之任。是集皆其所上奏疏,自顺治十七年至康熙十二年止,凡五十四篇。皆具年月,并恭载谕旨。《江南通志》称其在台十有三年,所条奏皆有关时政之大者。言漕河事先后凡十六疏,历陈淮、黄分合变迁及两河冲决状尤悉。
  △《杨黄门奏疏》·(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雍建撰。雍建字自西,一字以斋,海宁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兵部侍郎。此编乃其官给事中时所上奏疏,故以黄门为名。前有康熙元年《胡兆龙序》,谓雍建壬寅假归,梓其前后疏章三十馀篇。又《自序》云:历吏、礼、兵、刑四垣,章凡三十馀上。今卷内实五十一篇。末四篇称《西台奏议》,盖康熙十八年官左副都御史时也。《目录》后有《自识》云:余以内升,复入垣署,章奏及西台诸疏,原稿散失无存。赖吾侄存理中发留心搜辑,得以续梓。然则此所载者盖合前后所刻通为一编矣。
  △《抚黔奏疏》·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雍建撰。雍建自康熙十八年巡抚贵州,凡在任六年。内升兵部侍郎,阅一年有馀,告请终养。是编合载贵州及兵部奏疏共五百四十一篇。
  △《于山奏牍》·七卷、附《诗词》·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于成龙撰。成龙字北溟,永宁人。前明拔贡生。入国朝,授广西罗城县知县。官至湖广总督。此集刊于康熙癸亥,自卷一至卷七,皆载其历任所上奏疏,及详文、牌示并一时同官往来书牍。第八卷则《诗词》,而终之以《制艺》一首。其后《政书》之刻,即因此本而增损之。此编盖犹其初稿。至于诗词,本非所长。《制艺》一首,尤不入格。亦不如《政书》之刊除洁净也。
  △《平岳疏议》·一卷、《平海疏议》·一卷、附《平海咨文》·一卷、《师中小札》·一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万正色撰。正色号中庵,晋江人,康熙十三年,正色以岳州水师总兵官征吴三桂,累立战功。《平岳疏议》作于是时。寻提督福建水师,同总督姚启盛平海坛及金、厦两岛。《平海疏议》及《咨文》作于是时。《小札》亦是时师中作也。
  △《督漕疏草》·二十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董讷撰。讷字兹重,号默,平原人,康熙丁未进士,官至江南总督。是编乃其督理漕河时所上疏草,皆吏牍之文。
  △《奏议稿》·(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江蘩撰。蘩有《四译馆考》,已着录。是编冠以康熙二十五年十月蘩由灵宝县知县擢御史时御试策二道。次为陕西道御史时疏三篇,次为巡视东城时疏二篇,次为协理江西道时疏三篇,次为巡视北城时疏一篇,次为巡视长芦盐课时疏三篇,次为掌山东道时疏一篇、掌京畿道时疏一篇。
  △《抚豫宣化录》·四卷(内府藏本)
  国朝田文镜撰。文镜,正黄旗汉军,官至河东总督,谥端肃。是编乃文镜官河南巡抚时,《奏疏》一卷、《条奏》一卷、《文移》一卷、《告示》一卷。内《文移》又分一子卷。均始于雍正二年七月,迄五年九月。惟《告示》迄于五年正月。前有河南布政使费金吾、按察使彭维新、分守开归河道杨梦琬、河务兵备道祝兆鹏、分守河北兵备道朱藻、分巡南汝光道孙兰芬会请刊刻详文一道,及文镜批词。
  △《河防疏略》·二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朱之锡撰。之锡字孟九,号梅麓,义乌人,康熙壬辰进士,官至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河道。是编即其治河奏稿也。(以上专集)
  △《赤城论谏录》·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谢铎、黄孔昭同编。铎字鸣治,天顺甲申进士,官至礼部侍郎,兼国子监祭酒,谥文肃。孔昭字世显,天顺庚辰进士,官至工部侍郎,谥文毅。事迹具《明史》本传。二人皆天台人。是编裒其乡先辈奏议,自南宋至明初,凡十四人,文六十六篇。又吴芾、叶梦鼎二人在宋末亦以言事着称,而奏稿不可复得,亦附名于后。略载其出处行事,以存其人焉。
  △《大儒奏议》·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邵宝编。宝有《左Δ》,已着录。是书取宋二程子及朱子奏议汇抄成帙。盖宝督学江西时所刊。然三子以道学传,不以经济见也。
  △《右编》·四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着录。是编所录皆历代名臣论事之文,凡分二十一门、九十子目。古来崇论宏议,切于事情,可资法戒者,菁华略备。其曰《右编》者,取右史记言之义也。然其稿未定而顺之没。后万历中焦得其残本,南京国子监祭酒刘曰宁、司业朱国桢仿左编义例,为定其部分,且补其遗轶,付之梓。然其中所补之文,如司马师《上高贵乡公劝学书》、李斯《谏秦王逐客书》及唐武后时诸臣所上书,多以词藻见收,恐非顺之本意。又如《论晋铸刑鼎》一书,自是左氏之文,而题曰仲尼,尤为无识。盖明自万历以后,国运既颓,士风亦佻,凡所着述,率窃据前人旧帙,而以私智变乱之。曰宁等之补此书,亦其一也。
  △《明疏议辑略》·三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张瀚编。是书乃瀚官大名知府时,督学御史阮鹗以世所行《名臣经济录》、《名臣奏议》二书去取猥杂,因属瀚别加删补,以成此本。略仿《宋名臣奏议》之例,分《君道》、《圣学》、《修省》、《厘正》、《纳谏》、《史职》、《铨选》、《考课》、《财计》、《赋役》、《征榷》、《漕运》、《荒政》、《礼仪》、《律历》、《陵庙》、《祀典》、《制科》、《学校》、《武备》、《征伐》、《抚治》、《马政》、《御边》、《议狱》、《屯田》、《河渠》、《营缮》、《风纪》、《纠劾》三十门。然当时有所避忌,所载亦不能尽备也。
  △《嘉隆疏钞》·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张卤编。卤字召和,仪封人,嘉靖乙未进士,历官右副都御史,调南京太常寺卿。是编专录嘉靖、隆庆两朝臣僚奏疏,分三十七类,凡四百馀篇。盖续张瀚《疏议辑略》而作。故类例虽稍有出入,而大致略相仿佛云。
  △《两朝疏钞》·十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顾尔行编。尔行,归安人,万历甲戌进士,官大名府推官。初,张瀚撰《疏议辑略》,所载止武宗以前,故尔行复录世宗、穆宗朝诸疏,以续其书。明至世宗以后,纪纲日弛,议论日多。当时诸疏,或忿争诟戾,使听者不平;或支蔓冗沓,使读者欲卧。士大夫淳厚忠朴之风,自是渐坏。其间忠义激发,非为名计者,亦参杂其中,混淆而不能别矣。是则世运为之也。
  △《留台奏议》·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吾弼、李鹄、萧如松、孙居相同编。取正、嘉、隆、万间南京御史所上奏疏,分二十门。所载诸疏,四人自撰者为多。露才扬己,盖所不免焉。吾弼有《朱子奏议》,已着录。鹄字黄羽,内乡人,万历壬辰进士。如松字鹤侣,内江人。居相字伯辅,沁水人。并万历壬辰进士。时皆官南京御史,故与吾弼同辑是编也。
  △《右编补》·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姚文蔚编。文蔚字元素,钱塘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太仆寺卿。初,唐顺之为《右编》,其书未完。刘曰宁补而辑之,尚多阙略。文蔚因取永乐中所修《名臣奏议》,拾其所遗。其门目则仍从《奏议》之旧,分四十二类,大抵皆习见之文。特于顺之所不录者,覆为掇拾,以成一编耳。
  △《古奏议》·(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汝亨编。汝亨字贞父,仁和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江西提学佥事,转布政司参议。此书辑古人奏议,自战国迄于唐、宋,共一百一十首。每首系以评论。然若苏秦、范睢、韩非辈,不过辨士功利之谈。论文则当取其工,论奏议则当斥其诡,奈何托始于是也。
  △《二李先生奏议》·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徐宗夔所编李梦阳、李三才二人奏议也。梦阳以风节振一世。三才结纳东林,亦负当代之望,而智数用事,不及梦阳之伉直,其为人不甚相类。宗夔以二人俱产关中,故合刻之。末各附诗数首,于体例亦为不伦。宗夔字效虞,苏州人。
  △《奏议稽询》·四十四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本荣编。本荣,黄冈人,顺治己丑进士,官至侍讲学士。是书仿《历代名臣奏议》之体,汇辑自周讫明诸臣奏疏,分三十六门。然自《君德》至《弭盗》六十五门,止二十六卷。其中《律历》一门,又有录无书。最后《御边》一门,自二十七卷起至四十四卷止,共十八卷。未免繁简不伦,体例未能尽善,疑草创未全之本也。(以上总集)
  ──右“诏令奏议类”奏议之属,九十部、八百十八卷,内十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火警或问》·一卷(左都御史张若氵桂家藏本)   明世宗肃皇帝御制。时大内东偏火,帝诏户、礼二部及都察院命百官修省,复制此文。大略谓火本非灾异,而人事不可不修,并非惑于祸福事应之说。前有帝所作《自序》,后附《修省敕谕》六条。案《明史·五行志》,宫中之火在嘉靖十年正月辛亥,此本《或问》末亦题嘉靖辛卯正月终旬,与史相合。而《敕谕》末乃作嘉靖九年十二月,岁月俱误。疑传抄之讹。当以史文为正也。   (案:此书为世宗御制之文,《敕谕》乃其附录,然宣示中外,是亦诏令类矣。故《明堂从祀》诸编着录于故事。此编无预典礼,则附诸《诏令》焉。)   △《代言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士奇撰。士奇有《三朝圣谕录》,已着录。是书乃其《东里别集》之一种。所录皆在内阁撰拟碑册诏诰之文。自永乐四年至正统九年,每篇末具标年月日。核诸《明实录》俱合。惟《上皇太后尊号诏》标曰洪熙元年七月十五日,而《明宣宗实录》是诏实载在七月丁丑。是月戊辰朔,丁丑则初十日也。又《实录》载七月乙亥上奉册宝尊母后张氏为皇太后。乙亥为是月初八日。未有初八日已上册,至十五日始下诏者。又《实录》载七月戊寅行在礼部奏恭上皇太后尊号,已
诏告天下云云。戊寅为是月十一日,于十一日云已诏告天下,则诏在十一日以前无疑。此书标十五日,盖传写之误。又洪熙元年六月十二日《即位诏》款有云:“原差去官养官员人等即便回京,毋致重扰军民。”《实录》载此篇“毋致重扰军民”句作“不许托故迟延”。则此书当为士奇初稿,临时或更加润饰,《实录》由定本录之耳。又加洪熙元年八月初六日《谕吏部申明荐举敕》“自中有廉洁公正”句下尚有十五句,而今本《实录》载此篇皆脱之。又如宣德二年十一月十五日《皇子生诏》第一条,载大赦天下,今《实录》于第一条则仅载蠲免税粮盐粮三分,而大赦反载在第六。此类文字异同,颇可与《实录》相参。然其事则皆史所已具也。   △《谕对录》·三十四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明张孚敬所奉世宗密谕及其奏草也。孚敬初名璁,字秉用,永嘉人。正德辛巳进士。历官少师、华盖殿大学士。谥文忠。事迹具《明史》本传。孚敬以议礼被遇,六年而秉大政,甚为世所诟病。而世宗始终眷礼不衰,每称“少师萝山”而不名。尝谕孚敬“朕有密谕毋泄”,“朕有御笔悉亲书”。又仿杨士奇故事,赐孚敬银章二,以便封奏。前后所奉手敕凡三百八十一道,因汇为一书,并奏对札子皆随事附之于后。盖孚敬既
没,其孙汝纪、汝经等所裒辑也。(以上专集。)   △《明诏制》·八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霍韬编。韬有《明良集》,已着录。是编载明代诏制,始洪武元年,终嘉靖十八年。大抵皆典礼具文,不足考一代之政令。   △《明诏令》·二十一卷(浙江汪启淑家藏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所载自太祖至嘉靖十八年止,盖嘉靖时人所为也。考秦、汉天子之语皆谓之诏,宋以来以玺印颁天下之书乃谓之诏,臣下面奉玉音谓之圣旨。是书若兼载圣旨,则所遗不可胜道。若专载诏令,则吴元年《遇变省躬旨》、《授宋濂学士》等旨及正统中《谕五府三法司》等旨,皆不当载,而又杂厕其间。编次庞杂,殊无义例。   △《丝纶捷要便览》·一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不着编辑者名氏。乃明万历、天启中内阁票旨成式,以曹司为次,分类标载。盖两房中书舍人所抄撮而成者。末题秋审题本,亦一时案牍之文。(以上总集)(案:此编无类可归,以其为当日王言之式,附录于《诏令》之末。)   ──右“诏令奏议类”《诏令》之属,六部、六十六卷,皆附《存目》。   △《田表圣奏议》·一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宋田锡撰。锡字表圣,其先京兆人,唐末,徒蜀之洪雅。登
太平兴国三年进士。官至谏议大夫。事迹具《宋史》本传。其奏议见于《宋史·艺文志》者二卷,已久散佚。此本乃明给事中安磐所搜辑。共得奏疏十四篇,附以锡所作《箴序》二篇,本传及《墓志铭》二篇。世所传《咸平集》,今尚有传本。凡是编所录者,已具载集中。磐盖未见其书,故复为裒辑。焦《国史经籍志》载锡奏议一卷,与《宋史》不合。盖亦仅据此本也。   △《范文正公奏议》·二卷、《书牍》·一卷、《范忠宣公奏议》·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范惟一编。惟一为仲淹十六世孙,官湖广按察司佥事。卷首题朱希周、孙承恩、文徵明、陆师道同校。前后无序跋,止于《文正奏议》前载韩琦旧《序》一篇。国朝康熙中,范时崇巡抚广东,往来吴中,再谒祠宇,因捐赀命主奉孙能校刊。能《后序》云:旧本《忠宣集》二十卷,独阙奏议。明嘉靖中,世孙惟一视学两浙,复续编文正、忠宣《奏议》、《书牍》,命严州守韩叔阳梓行,即此本也。案此本《忠宣奏议》,其目录标题,编次前后,与时崇本不合。能《后序》中又云:合家藏旧本,细加校勘,正其讹谬。文集悉遵旧本摹刻,而《忠宣奏议》则考赵忠定奏议标目,而次第其年月,分为二卷。其前此续刻附录中,有前后简编断续错乱
者,稍为序次,而条分诸目,以便稽考云云。是重刻之本已多所校定。然《忠宣奏议》实赖此为初刻。故别存其目,以不没经始之勤焉。   △《李忠定奏议》·六十九卷、《附录》·九卷(内府藏本)   宋李纲撰。纲有《建炎时政记》,已着录。案陈俊卿作纲《梁溪集序》,称其子秀之编其表章奏札为八十卷。此本仅六十九卷,已非秀之之旧。卷末附录,一曰《靖康传信录》,一曰《建炎进退志》,一即《建炎时政记》,共为三卷。第四卷以下皆纲所为制诏表札,疑即《宋史》所云《建炎制诏表札集》也。俱已编入《梁集》中,故仅存其目,不复录焉。   △《朱子奏议》·十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朱吾弼编。吾弼字谐卿,号密林,高安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南京太仆寺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皆自《晦集》中抄出,凡章奏十卷,书状、札子五卷。《朱子文集》,家弦户诵,此刻可谓屋下屋,床上床矣。   △《奏对录》·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杨士奇撰。皆其正统初在内阁所上奏疏,凡十九篇。多关系军国大计,已载入《东里别集》中。此其单行之本也。   △《叶文庄奏疏》·四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叶盛撰。盛字与中,昆山人,正统乙丑进士,官至
吏部左侍郎,谥文庄,事迹具《明史》本传。盛初官兵科给事中,有《西垣奏草》九卷。出官山西参政,协赞军务,有《边奏存稿》七卷。巡抚两广,有《两广奏草》十六卷。巡抚宣府,有《上谷奏草》八卷。其子淇,初并《水东稿》、《开封纪行稿》、《べ竹堂泾东稿》,合为九十卷,刻于衡州。此本则崇祯辛未其六世孙重华所刊也。   △《两广奏草》·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叶盛撰。已载入所着奏议中。据卷首嘉靖辛亥《张寰序》,称盛着作颇多,其子若孙已刻之家塾。独两广奏议未有刻本,至是始续成之云云。盖初刻本自为一帙,后乃与他奏议合为一编,故又有此别行之本传于世也。   △《王介奏稿》·六卷(两淮盐政采进本)   明王恕撰。恕有《玩易意见》,已着录。是编乃其官南京兵部尚书时所刻。有成化乙巳《程廷珙序》。又有《陈公懋后序》,作于壬寅。《李东阳后序》,作于弘治壬子。皆初刻也。又有《谢应徵序》,则嘉靖丁未扬州重刻所作。又有《程启元序》,正德壬申三原重刻所作。诸序皆不言篇数卷数,《程启元序》称六卷,亦据旧刻。惟弘治壬戌《杨循吉序》,称东鲁王公,往使关中,得疏草二百馀篇。又称以余之居郡下,授而使编。焉马鲁鱼,讠翦劳得效。刊
正得八十六篇,为六卷云云。然则此本循吉所定也。其疏各以官标目。始于《大理寺》,次《抚治荆襄》,次《南京刑部》,次《总理河道》,次《南京户部》,次《巡抚南》,次《前参赞机务》,次《巡抚南直隶》,次《后参赞机务》。所谓参赞机务,皆官南京时所兼,非北京阁务也。惟吏部诸疏,不在编内。后正德辛巳,三原知县王成章始益以吏部诸疏,刻为全帙。然此本先出,世亦并行,故今亦仍存其目焉。   △《晋溪奏议》·十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王琼撰。琼字德华,太原人,成化丙戌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恭襄,事迹具《明史》本传。是书刊于嘉靖甲辰,皆其官兵部尚书时所上,故又名《本兵敷奏》。分地为卷。首京畿,次辽蓟、宣大、三关,次陕西、延宁、甘肃,次山东、河南、四川、南畿、两浙、湖广,次江南,次闽、粤、、贵,又次则清军、驿传、马政,而以《杂行类》终焉,共十四卷。《明史·艺文志》作四卷,殆刊版误脱“十”字欤。史称正、嘉间,琼与彭泽皆有才略,相中伤不已,亦迭为进退。而琼险忮,公论尤不予。杨廷和《视草馀录》亦痛诋之。盖其才干足称,而心术则不足道也。   △《密勿稿》·三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毛纪撰。纪字维之
,掖县人,成化丁未进士,官至谨身殿大学士,谥文简,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皆在内阁所进奏疏、题本、揭帖。第一卷二十五首,武宗北巡时作。其《请车驾还京》诸疏,皆在卷内。二卷十四首,武宗南征时作。三卷十七首,嘉靖初政时作。皆纪归田以后汇辑旧稿,手自编定者也。   △《辞荣录》·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毛纪撰。纪自为礼部侍郎至大学士,凡有朝命,必具疏陈辞,合之得二十有六首。每首各注年月。其第一首乃正德七年壬申作,而注曰壬午,盖坊刻讹也。   △《毛襄懋奏议》·二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毛伯温撰。伯温字汝厉,吉水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山西、顺天,晋工部尚书,改兵部尚书。天启初,追谥襄懋。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历任奏疏,以一官为一集。凡《台中》、《抚台》、《内台》、《总边》、《宫宾》、《平南》、《总宪》、《枢垣》八集。其筹边诸议,颇详晰当时利弊云。   △《方改亭奏草》·(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方凤撰。凤字时鸣,改亭其号也,昆山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广东提学佥事。是编载奏议一十八首。其兄鹏《跋》云:时鸣旧稿凡五十馀疏,今散失,止存此。考《江南通志》
,称凤当武宗时官御史,屡谏巡幸。胡世宁为宁王宸濠所构,力辨其诬。世宗初大礼议起,尤力持正论,颇着风裁。然以其兄鹏附和张璁、桂萼遂并其兄劾之,又自劾以谢其兄,则矫激已甚。使其兄首倡邪说,事关君父,竟大义灭亲可也。考兴王而伯孝宗,其根株在璁与萼,其兄不过依阿其间。破璁、萼之局,则鹏不攻自败耳,何必先操同室之戈乎。卷首有《王守仁题词》,其词凡近,不类守仁他作。其题名称“馀姚新建伯王守仁撰”,守仁之陋亦不应至此。守仁于大礼一议,不甚非张璁、桂萼。其称大礼一疏力折奸谀,尤不似守仁之语。疑其后人假守仁之名以为重也。   △《石峰奏疏》·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邵锡撰。锡字天佑,号石峰,安州人,正德戊辰进士,官至右副都御史,巡抚山东。是集前三卷为官御史给事中时所上奏疏,后一卷为官巡抚时所上奏疏。锡立朝颇着风节。武宗幸昌平,疏请回銮。议北征,陈不可者十。及驾出。又偕同官遮道泣谏。史不具载。今诸疏并在集中,尚可考见云。   △《桂文襄奏议》·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桂萼撰。萼字子实,安仁人,正德辛未进士。嘉靖初以议礼骤贵,官至吏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谥文襄。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冠以《大礼
疏》。案其初议,但称兴献帝曰皇考,而别立庙于大内,未及入庙称宗,如末流之甚。其后何渊希旨,遂请入兴献帝神主于太庙。萼上《请罢非议以全大礼疏》,斥为破坏典章,奸邪陷君云云。则初意亦未甚决裂。厥后希旨固宠,循声附和,遂以数载之荣华,博千秋之诟厉。凡所建白,均为读史者所厌观矣。衡以彰瘅之公,此集固在所必斥也。   △《漕河奏议》·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王以撰。以字士招,江宁人,正德辛未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总督三边,卒谥襄敏,事迹具《明史》本传。当嘉靖时,徐、吕二洪水竭,运船胶滞,命以以兵部右侍郎兼佥都御史,总理河漕。逾年,渠水通,晋秩一等。是编其督漕时题奏章疏。前后无序跋,亦无目录,不知为完本否也。   △《谏垣奏草》·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毛宪撰。宪字式之,武进人,正德辛未进士。即于是年八月除刑科给事中。至正德十三年二月,以礼科给事中致仕。前后在谏垣八年,所上凡三十一疏。前附《乡试策》一篇。宪别有《古文集》,此其集外别行者也。   △《梦虹奏议》·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邓显麒撰。显麒字文瑞,奉新人,梦虹其号也,正德甲戌进士,授行人司副。时诸臣共谏南巡
,其疏稿为显麒所拟,故再予廷杖,谪国子监学正。嘉靖初,擢监察御史。是集为其子夷惠所编,凡三十一篇。有嘉靖甲寅《李桢序》。后旧版漫漶,其裔孙绣又重刊之。前有《凡例》,称以事之大小,时之先后,改易旧次,考显麒以正德时谏疏得名,其嘉靖讲学疏不过循例陈言,体同策论。而此本乃列谏疏于讲学疏后。盖明人以讲学为至荣,故视为第一大事,取以冠编,而不计其年月颠倒也。卷首载《一统志·显麒传》,称其劾戚畹陈万言及论蔚州买木二事。此本乃无其疏,殆原稿散佚欤。   △《桂洲奏议》·二十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夏言撰。言有《南宫奏稿》,已着录。是编又益以谏垣所上,分为二十一卷。乃言入阁之后,巡抚江西副都御史王等所刊,事在嘉靖十八年。后以事获罪,主其狱者即言也。言以《论南北郊分祀》受知世宗,遂被擢用。史称其奏定典礼,多可采者。今核其所论,实惟议礼一事,有关典制沿革。故录其《南宫奏稿》,而此集则别存其目焉。   △《复套议》·二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曾铣撰。铣字子重,江都人,正德丁丑进士,官至兵部侍郎,总督陕西三边军务,事迹具《明史》本传。嘉靖二十五年,铣建议欲西自定边营,东至黄甫川,千五百里,筑
边墙以御剽掠。并以河套诸部久为中国患,因上疏请复其地,条八议以进。嗣又与诸抚镇条上方略十八事。此即其前后疏稿。是时夏言主铣议,后卒以此为严嵩所构,言及铣亻并弃市。王肯堂《郁冈斋笔麈》云:徐阶门客吕生者,杀人亡命河套中。三年尽得其山川之险易、城堡之虚实,因悉绘为图。谓其地不难于攻而难于守,于是并调画守御之策若干条,挟以说总督曾铣。铣闻而深信之,遂以白夏言云云。则铣诸奏盖皆据吕生目睹之说也。   △《奏对稿》·十二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张孚敬撰。孚敬有《谕对录》,已着录。其《谕对录》中乃备载世宗密谕,即当时奏草亦并载于中。共三十四卷,篇帙颇伙。是编乃万历中巡按浙江御史杨鹤所选。凡十一卷,视原集汰三之二。第十二卷附刻序文十九篇,盖删繁举要,以便流传。然《李纲奏议》六十九卷为世所贵,不病其多而难读也。《田锡奏议》一卷为世所贵,亦非取其少而易竟也。   △《督抚经略疏》·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李遂撰。遂字邦良,号克斋,丰城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南京参赞机务、兵部尚书,谥襄敏,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乃其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四府时所上奏疏。起嘉靖三十六年,至三十八年迁秩还京,因裒辑成
帙。史称遂官巡抚时,淮扬三中倭,岁复大水,且日役民挽大木输京师。遂请饷增兵,恤民节用,次第画战守计。《刘景韶序》亦称其时值凋弊之秋,独以急病厚生为念,请蠲恤之疏不下数十章。今观集中请恤疏止数篇,馀皆言倭寇事。序弁书前,不应显相矛盾,或有所删汰欤。   △《前川奏疏》·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曾忭撰。忭号前川,泰和人,嘉靖丙戌进士,官至兵部都给事中。《千顷堂书目》载《前川奏疏》二卷,与此本合。其作曹忭,则以字形相近而讹也。忭《明史》无传,惟《刘源清传》附载其申救源清下诏狱事。其疏今在集中。然疏中陈处置大同事宜颇详,申救源清,特其中之一事。则未审为史文之略,为其后人有所润色也。卷末有《跋》,不署名氏。核其语意,以忭族人所作,称“忭叔监察御史”,嘉靖乙未,亦以劾汪钅宏廷杖死。泰和东门内有叔侄谏臣坊,即为、忭所建云。   △《本兵疏议》·二十四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博撰。博字惟约,蒲州人,嘉靖己丑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襄毅,事迹具《明史》本传。此集为其子士俊所编。始嘉靖三十四年,迄隆庆六年,皆博为兵部尚书时所上。故名曰《本兵疏议》。是时倭寇乱于南,谱达侵于北。请饷请兵,羽檄旁
午。故案牍之繁,至于如是。考本传,称博于肃州奏金塔之功,蓟镇着马兰之绩,大同有牛心之捷。西北兵机,为所素习,宜其言之颇悉。然当时倭患之不熄,由经略内倚权相,颠倒是非。博身居本兵,不能纠赵文华之奸,辨张经之枉。其依违牵就,抑亦不无可议矣。   △《台省疏稿》·八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瀚撰。瀚字元洲,仁和人,嘉靖乙未进士,官至吏部尚书,谥恭懿,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分门编次,一卷曰《贺谢类》,二卷、三卷曰《前后关中类》,四卷、五卷曰《漕运类》,六卷、七卷、八卷曰《两广类》,咸当时案牍之文。   △《平倭四疏》·三卷(浙江郑大节家藏本)   明章焕撰。焕字扬华,一字茂实,长洲人,嘉靖戊戌进士,官至督理南京仓储右副都御史。焕初由刑部主事改吏部,擢南京太仆寺卿。值倭犯两浙诸郡,乃上《平倭疏》凡十二策。及转光禄寺卿,复上《安攘八事》。旋擢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又陈《明职守》、《授成算》二疏。前后四疏,皆为倭事而发。此本乃嘉靖己未焕由河南巡抚拜督漕之命,将去汴时,周藩镇国中尉睦挈为序而刻之者也。   △《南宫奏牍》·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有《春秋正旨》,已着录。嘉靖壬戌,
拱为礼部左侍郎,改吏部,进礼部尚书,召入直庐,皆在一年之中。《自序》云:视篆南宫未久,故奏牍无多。然一二有关处分者,皆自属草,故特存之云。   △《纶扉内稿》·一卷、《外稿》·一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于嘉靖丙寅入阁,隆庆丁卯罢,己巳复召还。是编乃其先后在阁时疏稿也。前有《自序》,称内阁有关机密,人不与知者不敢泄,惟言外事及辞免诸疏则存之云。   △《掌铨题稿》·十四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拱于隆庆己巳复召入内阁,兼掌吏部事者凡二年。是编皆其疏稿也。史称拱在吏部,欲遍识人材,授诸司以籍,使署贤否,志爵里姓氏,月要而岁会之。仓卒举用,无不得人。盖其才固有足取者矣。   △《献忱集》·二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明高拱撰。所载皆贺谢奏疏。《自序》云:国制,廷臣贺谢皆无疏。近岁章奏浸盛。节贺无俟言,凡有瑞应必疏贺,而大僚迁官及有谴有赐无不疏谢者。乃次第成帙,名《献忱集》。《明史·艺文志》作五卷。岂先有别行之本五卷,后编入文集,乃删并为二卷耶。   △《奏疏辑略》·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董传策撰。传策字原汉,上海人,嘉靖庚戌进士,授刑部主事。以疏劾严嵩,谪戍南
宁。隆庆初,复故官。万历初,官至南京礼部右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有其弟传文识后云:伯子由常博至右宗伯,疏草半逸。今辑梓者寥寥十馀疏耳。考传策始以论严嵩欺君误国,遣戍南宁,乃其生平大节,宜以弁集,而乃冠以《极陈时政疏》。实则未上之稿,附录之,尚为空言鬻直,况首列乎?此则编次之失也。   △《粤西疏稿》·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文华撰。文华字子彬,连江人,嘉靖丙辰进士,官至南京兵部尚书,谥襄惠,事迹附见《明史·邹应龙传》。此集乃其巡抚广西时所上诸疏,凡二十一首。叶向高作文华《济美堂集序》,称其督粤西所削平林箐巨憝,累世为患害者,不可胜纪。今集中《叙报雕剿人员疏》、《地方贼情疏》、《剿平上下四屯疏》、《剿平北山等处地方疏》、《题报地方贼情疏》,皆其事也。然史称河池布咳北三犭未为逆,总督凌翼喜事,杀戮甚惨,得荫袭,文华亦受赏迁户部侍郎,则向高所云,不免有所文饰矣。   △《留都疏稿》·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吴交华撰。文华于万历十五年任南京工部尚书,十六年进兵部尚书,旋以病乞归。此其两年之中所上诸疏,凡十一首。谢恩者三,乞休者二,为人请荫者一,其四皆营伍常事。惟《乞
诛内监张鲸》一疏,尚见风力云。   △《存笥录》·一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张贾撰。贾字叔养,号心吾,江西新城人,嘉靖己未进士,官至南京工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邹应龙传》。是编乃其曾孙道登所刻。首载诰敕,末录墓碑志铭。所载贾文,惟奏疏六篇而已。一为救论严嵩言官吴时来,一复召上论三事,一荐王世贞,一荐石星,一劾内监滕祥,一劾大学士高拱。卷首标题之下,侧注“摘要”二字,盖非完本也。   △《王文肃奏草》·二十三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王锡爵撰。锡爵字元驭,号荆石,太仓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谥文肃,事迹具《明史》本传。是集乃其纶扉进御之词,自万历十三年讫三十八年,以岁月先后编次。其子衡所辑,其孙时敏所刊也。   △《小司马奏草》·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项笃寿撰。笃寿字子长,秀水人,嘉靖壬戌进士,官至兵部郎中。是编即笃寿官兵部时议覆内外陈奏之文。凡《驾部稿》一卷,《职方稿》五卷。其曰小司马者,盖取《周礼·夏官》之属。然明无此职,以古名题后世之奏牍,似有据而实不典也。   △《冲抚辽奏议》·二十卷、《督抚奏议》·八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明顾养谦撰。养谦
字益卿,南通州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户部侍郎,总督蓟辽兼经略。以议倭封贡事被劾去。《抚辽奏议》乃巡抚辽东时所上,凡九十馀疏。《督抚奏议》乃总督蓟辽时所上,凡三十馀疏。   △《敬事草》·十九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沈一贯撰。一贯有《易学》,已着录。是书乃其历官所上奏疏揭帖。始于万历四年正月初充讲官,迄于三十四年七月以大学士乞休。一贯当国,颇为清议所不满。如《明史》本传所载楚狱、妖书二案,所不待言。即京察一事,集中深自辨白,然终无以解免于物论也。本传称一贯位至建极殿大学士。据此编所书衔名乃中极殿,盖史家偶异词云。   △《内阁奏题稿》·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赵志皋撰。志皋字汝迈,兰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建极殿大学士,谥文懿,事迹具《明史》本传。史称志皋身在床褥,于罢矿、建储诸大政,数力疾草疏争。在告四年,疏八十馀上。此本乃其在内阁十年之奏稿,于万历二十八年手自编定者也。《明史·艺文志》作十六卷,与此本卷数不合。殆志皋尚有他奏议,《明史》总举其数欤。   △《王文端奏疏》·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王家屏撰。家屏字仲伯,山西山阴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东阁大学士,谥文端,事
迹具《明史》本传。家屏辅政在万历中年,奏疏多为册储之事,馀皆占谢之词。本传称其柄国仅半载而去,朝野惜之。阅八年,储位始定。遣官存问,赍金币羊酒。是编终以此篇,明其志也。诸疏已载入所着《文端集》,此盖初出别行之本。《目录》作二卷,而书实四卷。盖《目录》之误,其编校亦可谓疏矣。   △《奏议》·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李颐撰。颐字维贞,号及泉,馀干人,隆庆戊辰进士,官至总督河漕、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工部侍郎,事迹具《明史》本传。是编皆其历官时所上奏疏,与《明史》相合。《献徵录》载颐行状,称《奏议》十卷。今止二卷,乃国朝段藻所重刊。末附《重建儒学祭器库记》一首,而以志传行状制诰及谕祭敕葬文冠于卷首。   △《掖垣题稿》·三卷(刑部员外郎顾葵家藏本)   明顾九思撰。九思字与睿,长洲人,隆庆辛未进士,官至通政司右通政。是编皆其为给事中时所上奏疏。在户科者一,在礼科者十三,在兵科者二十。其间如持宗藩之冒封,劾边将之骄诈,皆具有风节。《江南通志》亦谓其条奏多关切军国大计,时咸推其谠直云。   △《谏垣疏稿》·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姚学闵撰。学闵字顺山,武陵人,隆庆辛未进士,由知县历官礼
、刑、兵三科给事中。尝一视京营,一阅宣大山西边务。以其前后奏疏,汇为此编。卷首有《陈所蕴序》,称当时不察,有以榆故相为口实者。今疏稿具在,有一左袒相君语乎?又有其门人吴中明《序》,亦云先生当柄国时,世或蕲为同而能不为同。迨其后也。世或蕲为异而能不为异。盖学闵官谏垣时,在万历初,正其乡人张居正独相之日。故二人并为辨别心迹云。   △《海防奏议》·四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明万世德撰。世德,山西偏头千户所人,隆庆辛未进士,历官右都御史、总督蓟辽。万历二十五年,倭寇朝鲜,议设海防巡抚,以世德为都察院佥都御史,管理天津、登莱、旅顺等处海务。至二十六年,改世德经理朝鲜,而以汪应蛟为代。是编所载,自二十五年九月至二十六年六月。一年之中,条上一切海防事宜,凡为疏四十八篇。   △《治河奏疏》·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李化龙撰。化龙有《平播全书》,已着录。是编奏疏乃万历三十一年化龙以工部右侍郎总督河道时所上。时黄河横决,化龙遍行淮徐,得氵加河遗迹,乃奏请疏凿。凡开二百六十丈。工讫而为流沙所阻。化龙持之益力,复改凿头一路,运道遂通。故此编于氵加河一事,最为注意,言之尤为恳切云。   △《
黄门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陈与郊撰。与郊有《檀弓集注》,已着录。是编为其《奉常佚稿》之第二种,皆其为给事中时奏疏。与郊党附大学士申时行、王锡爵。其论大峪寿宫事,诋李植、江东之。其疏今载集中。《明史·万国钦传》又载,给事中李春开劾赵南星、张士昌,与郊助之。亦以二人纠政府私人也。   △《奏疏遗稿》·(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吴达可撰。达可字安节,宜兴人,万历丁丑进士,官至通政司左通政。是集为其孙洪裕等所编,分《西台》、《ぁ寺》、《勋寺》、《银台》四类。词气颇多率易。惟官御史时劾兵部尚书田乐等一疏,颇为切直。疏中极数乐子尔耕开门纳贿之罪。尔耕即后以世荫官锦衣,党附魏忠贤,锻炼杨涟、左光斗诸人,流毒天下者。达可可云先见矣。   △《周中丞疏稿》·十六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周孔教撰。孔教字明行,临川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右都御史,总理河道。是集凡《西台疏稿》二卷、《中州疏稿》五卷、《江南疏稿》九卷。其《西台疏》内极论赵志皋、石星等封日本弃朝鲜之非。《江南疏》内停织造、止加派及丁未救荒诸疏,尤具见风力。其馀则案牍之文为多。据《赵南星序》,此集乃孔教由应天巡抚迁总督河道
时所刊。其时吴中士民请留孔教,言者劾为孔教阴使之。孔教由此去国,乃裒刊平日之疏,使南星序之。而顾宪成、高攀龙亦为之序。三人皆一代名臣,所言当不假借。然当嫌疑交起之际,而急刻《疏稿》以自表。日相激薄,党祸遂成。是则东林诸人负气求胜之过,难尽委诸命数也。   △《青琐荩言》·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东明撰。东明字启昧(案《明史》作字启修),号晋安,虞城人,万历庚辰进士,官至刑部右侍郎,事迹附见《明史·王纪传》。东明为礼科给事中时,正当万历间朝政纰缪,东明多所建白。如停逮谭一召、安希范及东事、播事诸疏,持论颇正而不激。后卒以抗论被斥,家居二十六年。因汇其前后疏稿为一集,宁陵乔允序之。允亦尝官御史,与东明同以言罢者也。   △《掖垣谏草》·五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张贞观撰。贞观字惟诚,别号惺宇,沛县人,万历癸未进士,官至礼科给事中。万历甲午,以请皇长子出阁讲读,罢职为民。此其历年疏草也。凡在兵垣者二卷,工垣者一卷,礼垣者二卷。   △《兰台奏疏》·(无卷数,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马从聘撰。从聘有《四礼辑疑》,已着录。是集为从聘所自编,凡二十六疏。前有《自序》,称万历戊戌题于两淮
公署。盖其为江西道御史出理盐课时所刊也。   △《畿南奏议》·六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王纪撰。纪字惟理,号宪葵,芮城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事迹具《明史》本传。此其自万历四十一年至四十五年巡抚保定时所上奏疏也。于闾闾灾病,言颇详尽。史亦称其居四年,部内大治云。   △《杨全甫谏草》·四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杨天民撰。天民号全甫,山西太平人,万历己丑进士,官至礼科右给事中,降永从县典史,后赠光禄寺少卿,事迹具《明史》本传。天民在谏垣,敢于言事。建储之疏至十二上,卒以是谪死。其乡人为梓先后疏稿共成四卷,后附《赠官制》及《谕祭文》。赠官在天启二年九月,谕祭在三年十月。而卷首《许维新序》作于天启元年十一月,已有“台臣请加恤录”之语。盖奏请在前,得允在后耳。   △《督蜀疏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燮元撰。燮元字懋和,浙江山阴人,万历壬辰进士,历官兵部尚书,总督四川、贵州军务,晋左柱国、少师,谥襄毅,事迹具《明史》本传。燮元久膺阃寄,历树边功,威望着于西南。史称其治事明果,军书络绎,不假手幕佐。此编乃其总督四川时经理苗疆事宜及举劾僚属诸疏。其曾孙人龙校刻者也。
  △《朱襄毅疏草》·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燮元撰。是书皆其总督贵时论平定诸苗奏疏与督蜀诸疏。始末均具《明史》本传中。其事迹委曲,年月先后,则较史为详。   △《朱少师奏疏》·八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朱燮元撰。此编为其曾孙世卫所重刊。冠以倪元璐所撰《行状》及刘宗周所撰《墓志铭》。末有《世卫跋》,称《燮元奏疏》原镌成二十四卷(案:此即以《督蜀疏草》十二卷、《朱襄毅疏草》十二卷合而计之,非别有二十四卷之本),以版留家塾。又别抄一百三十馀疏,合《蜀事纪略》共为一帙。其《蜀中疏草》删为四卷,《黔中疏草》删为三卷。《蜀事纪略》又自为一卷,冠于《蜀中疏草》之前。   △《留垣奏议》·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明黄起龙撰。起龙字应兴,号雨石,莆田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南京吏科给事中。是编为起龙所自刊,分十六类。曰《储讲》,曰《藩封》,曰《国典》,曰《圣政》,曰《修省》,曰《赈恤》,曰《粮储》,曰《钱法》,曰《财用》,曰《谥典》,曰《起废》,曰《用人》,曰《考选》,曰《纠邪》,曰《时事》,曰《请告》。共计疏三十六首,而以户部议覆三疏附其后。曰《留垣奏议》者。以当时称南京为留都也。
  △《留垣疏草》·(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建中撰。建中字良辅,扬州兴化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南京户科给事中。是集凡疏二十四篇。其中若《论旧抚疏》,劾李三才论救刘光复原为自救。考《明史·李三才传》,称光复坐事下狱,三才阳请释之,则与建中疏意相符。而建中疏劾之事,则不见于《三才传》中,此疏实可以补其阙。又若《恶监狂逞疏》,劾税高き,尤见风力。至于《按臣轻去疏》,劾应天巡按御史荆养乔而申理熊廷弼。考《明史》廷弼督学南畿,严明有声。以杖死诸生事,与荆养乔相讦奏。养乔投劾去,廷弼亦听勘。不及详其始末。据《定陵注略》,则汤宾尹夺人聘妻,逼贞女自尽,诸生芮应元等不平而鸣之官。廷弼为宾尹所取士,因杖应元杀之。其事曲在廷弼。建中此疏,颠倒是非实甚。建中《明史》无传,《江南通志》载其初授南阳府推官,下车即置奸掾于法。邑令馈金,笞其使,令解绶去。为给事中时,遇事敢言,中内计罢去。则其人非附宣党者,殆一时意见之偏耶。   △《湖湘五略》·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钱春撰。春字梅谷,武进人,万历甲辰进士,官至户部尚书,事迹附见《明史·钱一本传》。万历四十年春,以监察御史巡按湖广,至四十二年
代还。因辑其在官时所作章疏文移,汇为此编。凡《疏略》三卷,《牍略》一卷,《檄略》二卷,《详略》二卷,《谳略》二卷。大都案牍之文。其中《请释满朝荐》一疏,自言当时具草未上,而亦载之编中。殆与董传策刻《极陈时政》一疏,其事等矣。   △《兵垣奏疏》·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刘懋撰。懋字养中,别号渭溪,临潼人,万历癸丑进士,官至兵科给事中。是集凡奏疏十二篇。案《平寇志》,称崇祯元年,给事中刘懋、御史毛羽健请裁驿站,以足国用。非敕使不得给邮符,岁省费无算。谓苏驿累也。而燕、赵、秦、晋轮蹄孔道,游手之民多仰食驿糈,至是益无赖。又岁俭无所得食,遂群聚为盗云云。考天、崇之间,政乱而民困,重以饥岁,即不裁驿站,亦必乱。未可专以咎二人,况天下之驿皆裁,而乱独起于秦。是亦不由裁驿之明徵矣。《平寇志》又载懋崇祯三年《论流寇》二疏,于当日情形极切,而此集佚之,则不知其何故也。   △《吴侍御奏疏》·一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明吴玉撰。玉,寿阳人,天启壬戌进士,官至河南布政司参议。此编乃其崇祯初官广西道监察御史时所上之疏,凡十篇。劾魏忠贤馀党者三,劾辅臣者二,劾本兵者三,清国用者一。其末一篇则恳辞加衔
者也。   △《按晋疏草》·(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亦无卷次目录。惟分四巨册。皆明崇祯五年六年奏疏。每篇首署巡按山西监察御史李,而不书其名。末各载所奉谕旨。疑皆当时胥吏抄录副本,未经重缮者。案《山西通志》,崇祯间巡按御史有李嵩者,枣强人。《畿辅通志》载嵩字影石,天启壬戌进士,官至布政使。是此书即嵩案晋时疏稿也。时流贼势已猖獗,故疏中言兵事者十之八九。其五年八月《急请移兵厚饷》一疏,称宁武兵骄而狡,一遇大敌,非鼓噪即脱逃。标营兵悍而猾,经过地方,横索如虎,避盗如鼠。即有一二守法者,又迟回不用命。明季军政敝坏至此,固不待献、闯并炽,而亡徵先见矣。   △《治河奏疏》·二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明周堪赓撰。堪赓字仲声,号五峰,宁乡人,天启乙丑进士,官至工部侍郎。集中有崇祯十六年十二月升南京户部尚书《乞赐骸骨疏》。《三藩纪事本末》亦载福王时起用户部尚书周堪赓,以疾不赴,则堪赓虽未南京任事,实以尚书归里也。《明史·河渠志》载,崇祯十五年流贼决河灌城,民尽溺死。总河侍郎黄希宪以身居济宁,不能摄汴,请特设重臣督理。命工部侍郎周堪赓督修汴河。此治河奏疏盖即是时所上。然史载十六
年六月堪赓言,河之大势尽归于东,运道已通,陵园无恙。疏甫上,决口再溃。帝趣鸠工,未奏绩而明亡云云。而集中有十六年十二月汴工筑塞已完,《岁修防守宜豫》一疏与史不符,未详何故也。   △《真定奏疏》·一卷、《附刻》·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明卫桢固撰。桢固字紫岚,韩城人,崇祯甲戌进士,历官南道监察御史。此其巡按真定时所上疏稿也。凡二十六篇。其论劾白广恩淫掠及领兵官潘凤阁擅责县官诸疏,于明季军政不修,可以概见一二。其子执蒲跋而刻之。执蒲字禹涛,国朝顺治辛丑进士,官至左都御史。其初授监察时,适亦得南道,遂以己疏一册附刻其后。   △《文襄公奏疏》·十五卷、附《年谱》·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之芳撰。之芳字邺园,武定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文华殿大学士,谥文襄。是编奏疏前十一卷,为总督浙江时所上。又《台谏集》二卷,为监察御史时所上。康熙甲申,耿精忠之变,经理征剿疏稿,亦具载集中。末附《年谱》一卷,淄川唐梦赉所编也。   △《郝恭定集》·五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郝惟讷撰。惟讷字敏公,霸州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吏部尚书。此集凡《都察院奏疏》八篇,《刑部奏疏》四篇,《礼部奏疏》
一篇,《户部奏疏》九篇,《吏部奏疏》六篇。其《礼部请行释奠疏》、《户部税银款目疏》,皆注“疏存部案”字。盖当时同官公议,而惟讷具草,故仍刻之私集也。   △《清忠堂奏疏》·(无卷数,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朱宏祚撰。宏祚字徽荫,高唐人。是编乃其官广东巡抚时奏疏。始于康熙二十六年十二月,终于三十一年八月,凡七十五篇。前有《梁佩兰序》,称其在粤五年,凡上一百六十有五疏。则此刻亦选择而存之者也。   △《西台奏议》·一卷、《京兆奏议》·一卷、附《曲徙录》·一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素蕴撰。素蕴字筠湄,宜君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湖广巡抚。《西台奏议》,其为四川道监察御史时所上。《京兆奏议》,其官顺天府尹时所上。《曲徙录》则东明刘祚昌集其劾奏吴三桂疏,又谪官复起始末也。然三桂逆迹一形,素蕴即邀擢用,未可谓之“曲突徙薪无恩泽”也。祚昌之命名,亦不思之甚矣。   △《大观堂文集》·三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余缙撰。缙字仲绅,号浣公,诸暨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河南道监察御史。是集即其官御史时所上诸疏,凡四十三篇。其外官告病诸疏,皆缙私拟未上之稿,未尝见之施行,不当一例附入也。   
△《疏稿》·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胡文学撰。文学字卜言,鄞县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福建道监察御史。此即为御史时题奏之稿也。自顺治十七年起,至康熙元年巡视两淮盐政止,凡十六篇。   △《存奏疏》·(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徐越撰。越字山琢,山阳人,顺治壬辰进士,官至监察御史,迁兵部督捕左理事官,仍留御史之任。是集皆其所上奏疏,自顺治十七年至康熙十二年止,凡五十四篇。皆具年月,并恭载谕旨。《江南通志》称其在台十有三年,所条奏皆有关时政之大者。言漕河事先后凡十六疏,历陈淮、黄分合变迁及两河冲决状尤悉。   △《杨黄门奏疏》·(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雍建撰。雍建字自西,一字以斋,海宁人,顺治乙未进士,官至兵部侍郎。此编乃其官给事中时所上奏疏,故以黄门为名。前有康熙元年《胡兆龙序》,谓雍建壬寅假归,梓其前后疏章三十馀篇。又《自序》云:历吏、礼、兵、刑四垣,章凡三十馀上。今卷内实五十一篇。末四篇称《西台奏议》,盖康熙十八年官左副都御史时也。《目录》后有《自识》云:余以内升,复入垣署,章奏及西台诸疏,原稿散失无存。赖吾侄存理中发留心搜辑,得以续梓。然则此所载者盖合
前后所刻通为一编矣。   △《抚黔奏疏》·八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雍建撰。雍建自康熙十八年巡抚贵州,凡在任六年。内升兵部侍郎,阅一年有馀,告请终养。是编合载贵州及兵部奏疏共五百四十一篇。   △《于山奏牍》·七卷、附《诗词》·一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于成龙撰。成龙字北溟,永宁人。前明拔贡生。入国朝,授广西罗城县知县。官至湖广总督。此集刊于康熙癸亥,自卷一至卷七,皆载其历任所上奏疏,及详文、牌示并一时同官往来书牍。第八卷则《诗词》,而终之以《制艺》一首。其后《政书》之刻,即因此本而增损之。此编盖犹其初稿。至于诗词,本非所长。《制艺》一首,尤不入格。亦不如《政书》之刊除洁净也。   △《平岳疏议》·一卷、《平海疏议》·一卷、附《平海咨文》·一卷、《师中小札》·一卷(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万正色撰。正色号中庵,晋江人,康熙十三年,正色以岳州水师总兵官征吴三桂,累立战功。《平岳疏议》作于是时。寻提督福建水师,同总督姚启盛平海坛及金、厦两岛。《平海疏议》及《咨文》作于是时。《小札》亦是时师中作也。   △《督漕疏草》·二十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董讷撰。讷字兹重
,号默,平原人,康熙丁未进士,官至江南总督。是编乃其督理漕河时所上疏草,皆吏牍之文。   △《奏议稿》·(无卷数,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江蘩撰。蘩有《四译馆考》,已着录。是编冠以康熙二十五年十月蘩由灵宝县知县擢御史时御试策二道。次为陕西道御史时疏三篇,次为巡视东城时疏二篇,次为协理江西道时疏三篇,次为巡视北城时疏一篇,次为巡视长芦盐课时疏三篇,次为掌山东道时疏一篇、掌京畿道时疏一篇。   △《抚豫宣化录》·四卷(内府藏本)   国朝田文镜撰。文镜,正黄旗汉军,官至河东总督,谥端肃。是编乃文镜官河南巡抚时,《奏疏》一卷、《条奏》一卷、《文移》一卷、《告示》一卷。内《文移》又分一子卷。均始于雍正二年七月,迄五年九月。惟《告示》迄于五年正月。前有河南布政使费金吾、按察使彭维新、分守开归河道杨梦琬、河务兵备道祝兆鹏、分守河北兵备道朱藻、分巡南汝光道孙兰芬会请刊刻详文一道,及文镜批词。   △《河防疏略》·二十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朱之锡撰。之锡字孟九,号梅麓,义乌人,康熙壬辰进士,官至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总督河道。是编即其治河奏稿也。(以上专集)   △《赤城论谏录》·十
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谢铎、黄孔昭同编。铎字鸣治,天顺甲申进士,官至礼部侍郎,兼国子监祭酒,谥文肃。孔昭字世显,天顺庚辰进士,官至工部侍郎,谥文毅。事迹具《明史》本传。二人皆天台人。是编裒其乡先辈奏议,自南宋至明初,凡十四人,文六十六篇。又吴芾、叶梦鼎二人在宋末亦以言事着称,而奏稿不可复得,亦附名于后。略载其出处行事,以存其人焉。   △《大儒奏议》·六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明邵宝编。宝有《左Δ》,已着录。是书取宋二程子及朱子奏议汇抄成帙。盖宝督学江西时所刊。然三子以道学传,不以经济见也。   △《右编》·四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唐顺之编。顺之有《广右战功录》,已着录。是编所录皆历代名臣论事之文,凡分二十一门、九十子目。古来崇论宏议,切于事情,可资法戒者,菁华略备。其曰《右编》者,取右史记言之义也。然其稿未定而顺之没。后万历中焦得其残本,南京国子监祭酒刘曰宁、司业朱国桢仿左编义例,为定其部分,且补其遗轶,付之梓。然其中所补之文,如司马师《上高贵乡公劝学书》、李斯《谏秦王逐客书》及唐武后时诸臣所上书,多以词藻见收,恐非顺之本意。又如《论晋铸刑鼎》一书,自是左氏之文,而
题曰仲尼,尤为无识。盖明自万历以后,国运既颓,士风亦佻,凡所着述,率窃据前人旧帙,而以私智变乱之。曰宁等之补此书,亦其一也。   △《明疏议辑略》·三十七卷(内府藏本)   明张瀚编。是书乃瀚官大名知府时,督学御史阮鹗以世所行《名臣经济录》、《名臣奏议》二书去取猥杂,因属瀚别加删补,以成此本。略仿《宋名臣奏议》之例,分《君道》、《圣学》、《修省》、《厘正》、《纳谏》、《史职》、《铨选》、《考课》、《财计》、《赋役》、《征榷》、《漕运》、《荒政》、《礼仪》、《律历》、《陵庙》、《祀典》、《制科》、《学校》、《武备》、《征伐》、《抚治》、《马政》、《御边》、《议狱》、《屯田》、《河渠》、《营缮》、《风纪》、《纠劾》三十门。然当时有所避忌,所载亦不能尽备也。   △《嘉隆疏钞》·二十卷(内府藏本)   明张卤编。卤字召和,仪封人,嘉靖乙未进士,历官右副都御史,调南京太常寺卿。是编专录嘉靖、隆庆两朝臣僚奏疏,分三十七类,凡四百馀篇。盖续张瀚《疏议辑略》而作。故类例虽稍有出入,而大致略相仿佛云。   △《两朝疏钞》·十二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阁藏本)   明顾尔行编。尔行,归安人,万历甲戌进士,官
大名府推官。初,张瀚撰《疏议辑略》,所载止武宗以前,故尔行复录世宗、穆宗朝诸疏,以续其书。明至世宗以后,纪纲日弛,议论日多。当时诸疏,或忿争诟戾,使听者不平;或支蔓冗沓,使读者欲卧。士大夫淳厚忠朴之风,自是渐坏。其间忠义激发,非为名计者,亦参杂其中,混淆而不能别矣。是则世运为之也。   △《留台奏议》·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明朱吾弼、李鹄、萧如松、孙居相同编。取正、嘉、隆、万间南京御史所上奏疏,分二十门。所载诸疏,四人自撰者为多。露才扬己,盖所不免焉。吾弼有《朱子奏议》,已着录。鹄字黄羽,内乡人,万历壬辰进士。如松字鹤侣,内江人。居相字伯辅,沁水人。并万历壬辰进士。时皆官南京御史,故与吾弼同辑是编也。   △《右编补》·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明姚文蔚编。文蔚字元素,钱塘人,万历壬辰进士,官至太仆寺卿。初,唐顺之为《右编》,其书未完。刘曰宁补而辑之,尚多阙略。文蔚因取永乐中所修《名臣奏议》,拾其所遗。其门目则仍从《奏议》之旧,分四十二类,大抵皆习见之文。特于顺之所不录者,覆为掇拾,以成一编耳。   △《古奏议》·(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明黄汝亨编。汝亨字贞父,仁
和人,万历戊戌进士,官至江西提学佥事,转布政司参议。此书辑古人奏议,自战国迄于唐、宋,共一百一十首。每首系以评论。然若苏秦、范睢、韩非辈,不过辨士功利之谈。论文则当取其工,论奏议则当斥其诡,奈何托始于是也。   △《二李先生奏议》·二卷(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明徐宗夔所编李梦阳、李三才二人奏议也。梦阳以风节振一世。三才结纳东林,亦负当代之望,而智数用事,不及梦阳之伉直,其为人不甚相类。宗夔以二人俱产关中,故合刻之。末各附诗数首,于体例亦为不伦。宗夔字效虞,苏州人。   △《奏议稽询》·四十四卷(湖北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本荣编。本荣,黄冈人,顺治己丑进士,官至侍讲学士。是书仿《历代名臣奏议》之体,汇辑自周讫明诸臣奏疏,分三十六门。然自《君德》至《弭盗》六十五门,止二十六卷。其中《律历》一门,又有录无书。最后《御边》一门,自二十七卷起至四十四卷止,共十八卷。未免繁简不伦,体例未能尽善,疑草创未全之本也。(以上总集)   ──右“诏令奏议类”奏议之属,九十部、八百十八卷,内十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