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十八 经部十八 诗类存目二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诗经朱传翼》·三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孙承泽撰。承泽有《尚书集解》,已着录。承泽初附东林,继降闯贼,终乃入于国朝。自知为当代所轻,故末年讲学,惟假借朱子以为重。独此编说《诗》则以《小序》、《集传》并列,而又杂引诸说之异同。窥其大意,似以《集传》为未惬,而又不肯讼言,故颟顸模棱,不置论断;纷纭糅乱,究莫名其指归。首鼠两端,斯之谓矣。
  △《诗说简正录》·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提桥撰。桥字景如,号澹如居士,河间人。前明天启壬戌进士,入国朝官至刑部侍郎。是编以《诗经大全》诸书卷帙浩博,难以披寻,因采择诸说,辑为一编,名曰《简正录》,言其说简而义正也。每篇首列《经》文,次摘采诸家之说,融会训释,又次附以己见。皆以通俗之语讲解文义,盖取便于初学而已。
  △《诗问》·一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国朝吴肃公撰。肃公字雨若,号街南,宣城人。是书大旨攻朱子《诗集传》,然亦不甚从《小序》,往往皆臆揣武断之说。其中引《世历纪》一条证《出车》为文王诗,又引《竹书纪年》一条证《菀柳》为诸侯盟太室诗,皆牵引杂说,不足据以解《经》也。
  △《诗经传说取裁》·十二卷(两淮马裕家藏本)
  国朝张能鳞撰。能鳞字西山,顺天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四川按察司副使。其书以丰坊伪《诗传》为主,而旁采申培《诗说》及《诗六帖》以发明之。宗旨先谬,其馀亦不足深诘矣。
  △《毛诗日笺》·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秦松龄撰。松龄字留仙,号对岩,无锡人。顺治乙未进士,改庶吉士。以江南奏销案罢归。康熙己未举博学鸿儒,官至左春坊左谕德。是编以《紫阳集传》宗《孟子》“以意逆志”之旨,多不依《小序》,因取欧、苏、王、吕、程、李、辅、严诸家,以及明郝敬、何楷、近时顾炎武之言,互相参核,而以己意断之。不专主《小序》,亦不专主《集传》。凡有疑义,乃为疏解,亦不尽解全诗,故曰《日笺》。王士祯《居易录》云:“秦宫谕所辑《毛诗日笺》,所论与余夙昔之见颇同。其所采取亦甚简当。”然大旨多以意揣之,不尽有所考证也。
  △《诗经疏略》·八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沐撰。沐有《周易疏略》,已着录。其说以《小序》为主而亦时有异同。大抵调停前人之说,而参以臆断。如“平王之孙,齐侯之子”,既不用旧说,又不用《春秋》王姬之说;乃训平为等,谓唐棣本不同于桃李;而华如桃李。王之孙本不齐于侯之子,今观其车服则等王之孙,以齐于侯之子。以附会《序》中“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之说。于《经》义殊为乖剌,亦何取乎宗《小序》也?
  △《诗经比兴全义》·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锺毅撰。锺毅字远生,华亭人。顺治中松江府学岁贡生。是书据朱子《诗传》,发明比兴之义,每诗各标篇名,而推求托物抒怀之意。前有《大意》一篇,篇末有云“《关雎》之为求贤,《菁莪》、《或朴》之为养士,此等义非不佳。然与《集注》全异,功令所格,不敢滥收”云云,盖专为科举作也。
  △《诗经惜阴录》·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徐世沐撰。世沐有《周易惜阴录》,已着录。是书前有《自记》,又有《小引》,谓曾请正于李光地、陆陇其。每卷皆记其起草缮真之年月,盖亦苦志着述者。然循文衍说,于《诗》教未得其要领也。
  △《白鹭洲主客说诗》·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奇龄有《仲氏易》,已着录。初,施闰章为江西参议,延湖广杨洪才讲学于吉安之白鹭洲书院,并续招奇龄往。奇龄与洪才论《诗》不合。及与闰章同官翰林,重录其向时所讲《毛诗》诸条,皆设为甲乙问答,故以“主客”为名。大旨洪才主朱子淫诗之说,而奇龄则谓《郑风》无淫诗;洪才主朱子《笙诗》无词之说,而奇龄则谓《笙诗》之词亡。故是书所论,惟此二事。夫先王陈诗以观民风,本美刺兼举以为法戒,既他事有刺,何为独不刺淫?必以为《郑风》语语皆淫,固非事理;必以为《郑风》篇篇皆不淫,亦岂事理哉?且人心之所趋向,形于咏歌,不必实有其人其事。六朝《子夜》诸曲诸歌,唐人《香奁》诸集,岂果淫者自述其丑?亦岂果实见其男女会合,代写其状?不过人心佚荡,相率摹拟形容,视为佳话,而读者因知为衰世之音。推之古人,谅亦如是。此正采风之微旨,亦安得概以“淫者必不自作”一语,遂谓三百篇内无一淫诗也。至于《笙诗》之说,未为无理,然并《仪礼》而诋为伪,抑又横矣。
  △《国风省篇》·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皆其避雠出亡之时以意说《诗》之语,后追忆而录之。其初设为问答,故名《问答》。后去其问而存其答,以其出于追忆,故以“省篇”为名。凡二十六章,所论多与《传》义不同。或据他说,或自为断制,虽间有考证,要于《诗》义未能尽合。如以《黍离》为念乱,以《鸡鸣》为谗人,皆凭臆见而失之者也。以《式微》为黎侯夫人作,以卫武公为杀兄,皆据旧说而失之者也。至于《十亩之间》诸篇,李恭所作《序目》,已记奇龄自悔之言矣。
  △《诗蕴》·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姜兆锡撰。兆锡有《周易本义述蕴》,已着录。是书一以朱子《集传》为宗,力攻《小序》。至以伪子贡《诗传》、伪申培《诗说》同类而议,未免失于鉴别。于近代诸家之说,颇取李光地《诗所》。然惟合《集传》者始采之,稍有异同即为所汰。至于《木瓜》诸篇,知不能全泯旧说,则依违两可于其间,尤不免门户之见矣。
  △《诗经集成》·三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赵灿英撰。灿英字殿,武进人。是书成于康熙庚午。大旨为揣摩场屋之用,故首列朱子《集传》,次敷衍语气为串讲,串讲之后为总解,全如坊本高头讲章。至总解之后益以近科乡会试墨卷,则益非说经之体矣。
  △《诗经详说》(无卷数,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冉觐祖撰。觐祖有《易经详说》,已着录。是书以朱子《集传》为主,仍采毛、郑、孔及宋元以下诸儒之说附录于下。每章《小序》与《集传》并列。盖欲尊《集传》而又不能尽弃《序》说,欲从《小序》而又不敢显悖《传》文。故其案语率依文讲解,往往模棱。间有自出新义者,如《郑风·有女同车》,谓男女同车为必无之事,改为“二女同车”;改《溱洧》为夫妇偕游之作;又以《豳风·伐柯》为东人得遂室家之愿,归美周公之词。考之古说,皆无所依据也。
  △《诗统说》·三十二卷(左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黄叔琳撰。叔琳有《研北易抄》,已着录。是编杂采诸家《诗》说,分类钞录,所摭颇为繁富,而朱墨纵横,涂乙未定。盖犹草创之本也。前后无序、跋,亦无目录。以其排纂之例推之,十四卷以前皆总论诗之纲领,十五卷以后乃依《经》文次第而论之。不列《经》文,惟集众说,故以《统说》为名云。
  △《毛诗通义》·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方如撰。如有《周易通义》,已着录。是书但列经文,别无训释,各章之下必引《四书》一两句以证之。如《关雎》章即引“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葛覃》章即引“夫人蚕缫以为衣服”之类。至于《墙有茨》篇无可附会,则谓宣姜所生如寿、如文公、如宋桓及许穆夫人皆有贤德,引“犁牛之子も且角”句。殆于以《经》为戏矣。
  △《诗经测义》·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锺侨撰。锺侨字世,安溪人。康熙壬辰进士,官翰林院编修,降补国子监丞。是编不载正文,随其所见,各为评论。大旨以夫子未尝删《诗》,特据所得编之而已。若谓三千删为三百,则春秋时君卿大夫所赋多三百篇中所有,且其人皆在夫子之前,岂能预合圣人之意而去取之?《风》、《雅》正变之说亦难据。《楚茨》以下《瞻洛》诸篇皆承平之作,而列之于变,“平王之孙”列在二《南》,编《诗》不必以正变为低昂,正变不必以世代为前后。其持论类皆如此。至如释《关雎》首章非宫人作,乃世臣承命襄事而赋之;其次章盖博求四国,未得其人,故忧至于反侧。释“虽则如毁”句。谓役于王室而归者,其室家劳之如此。亦多前人未有之说也。
  △《诗经旁参》·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应麟撰。麟有《易经粹言》,已着录。是编于三百篇中摘篇标目,略为之说。大抵因朱《传》而敷衍其馀意。
  △《陆堂诗学》·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奎勋撰。奎勋有《陆堂易学》已着录。是编虽托名阐发朱子《集传》,而实则务逞其博辨。大抵自行己意。近王柏《诗疑》;牵合古事,近何楷《诗世本古义》。如以《节南山》之“尹氏”即《春秋·隐公三年》所称“尹氏卒”者,“家父作诵”即《隐公八年》天王使来求车者。此类核以时代,已无以决其必然。其最新奇者,谓《诗》三百篇为史克所定,非孔子所删;谓《燕燕》为卫君悼亡之作,其夫人为薛女,故曰“仲氏任只”;谓《柏舟》之“共伯”即公子;谓《君子偕老》为哀挽夫人之诗,“之子不淑”乃礼家之吊词;谓《淇澳》兼咏康叔、武公;谓《葛ぱ》为周郑交质之诗;谓《丘中有麻》之“子国”为郑武公字,其子嗟当作子多,为郑桓公字;谓《着》为刺鲁庄公娶哀姜;谓《园有桃》为刘向《说苑》所载邯郸子阳亡桃事;谓《防有鹊巢》为陈宣公杀太子御寇事;谓《泽陂》为邓元所作;谓《黄鸟》为共伯归国;谓《行野》为幽王废后;谓《何人斯》“居河之麋”为虢石父;谓《大东》“西人之子”为褒姒;谓《小明》之“共人”为二相共和;谓《鼓钟》为穆王作,而淑人为盛姬;谓《青蝇》之“构我二人”为申后、宜臼;谓《敬之》、《小毖》为成王作,乃《雅》混于《颂》;谓《》为颂鲁庄公;谓“泮宫”为鲁惠公颂孝公:皆随意配隶,于古无徵。他如既指《竹书》为伪托,而《扬之水》、《鼓钟》诸篇又援以为辞;既以郑《谱》为妄作,而《有大之杜》诸篇又据以为证。《家语》赝作,《孔丛》晚出,乃动辄引为确典,亦不可为训。虽间有辨正精核之处,而以爱奇嗜博,反掩其所长。较毛奇龄之说经,又变本加厉者矣。
  △《诗经广大全》·二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王梦白、陈曾同撰。梦白字金孺,曾字衣圣,皆无锡人。梦白谓明初《诗经大全》有裨朱《传》,但所采群经典故,未备本末,所引诸儒论说,未有折衷,因与曾推广之。大略以《集传》为主,而间存诸说。前有韩《序》,引顾炎武言“自《五经》有《大全》而经学衰”,兹编虽为广《大全》而作,然其采择精详,诠释简当,或有功于朱《传》。今考是书,虽溯源《注》、《疏》,然未能深研古义。其训释名义,亦惟以蔡卞、冯复京二书为蓝本,罕所考正。宜之有微词也。
  △《复诗说》·六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承烈撰。承烈字复,泾阳人。康熙己丑进士,官翰林院检讨。是书奉朱子《诗集传》为主,以攻击毛、郑。其菲薄汉儒无所不至,惟淫诗数篇稍与朱子为异耳。盖扬辅广诸人之馀波,而又加甚焉者也。其中间有不从《序》亦不从《传》者,如谓《关雎》为周公拟作之类,皆悬空无据。至于注释之中,附以评语,如论《周南》云:“《周南》十一篇只就文字而论,其安章、顿句、运调、炼字、设想,无一不千古倾绝。”论“女曰鸡鸣”云:“弋禽饮酒,武夫之兴何其豪。琴瑟静好,文人之态又何其雅。”如是之类,触目皆是。是又岐入锺、谭论《诗》之门径矣。
  △《毛朱诗说》·一卷(通行本)
  国朝阎若璩撰。若璩有《古文尚书疏证》,已着录。是书论《小序》为不可尽信,而朱子以《诗》说《诗》为矫枉过正,皆泛论两家得失,非章句训诂也。所引《尚书》、《左传》以为《诗》之本《序》,诚为确凿,其馀则多悬揣臆断之词,不类若璩他着作。未喻其故也。
  △《诗经序传合参》(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撰。有《周易摘钞》,已着录。是编为其三经解之三。大旨从苏辙之说,以《小序》第一句为国史之旧文,次句以下为后儒之附益,因以朱子《集传》互核其异同,而断以己见,故曰《合参》。多采李光地《诗所》之说,持论颇平允。然推究文义,以意断制者多,未能元元本本,合众说以断两家之是非也。
  △《毛诗说》·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诸锦撰。锦字襄七,号草庐,秀水人。雍正甲辰进士,改庶吉士。散馆外补知县,改补教授。乾隆丙辰召试博学鸿词,授翰林院检讨,官至右春坊右赞善。是篇以《小序》为主,故题曰《毛诗》。《序》文惟存首句,用苏辙之例。不释全《经》,惟有所心得则说之,用刘敞《七经小传》例也。首为《通论》九篇。上卷《周南》至《曹风》,所说凡五十八篇;下卷《豳风》至《商颂》,所说凡二十七篇。疏证旁通,时有新意,而亦不免于附会古义。如以死、死鹿为古俪皮之礼;以“仲氏任只,其心塞渊”为陈执州吁由戴妫内援之证;以“西方之人兮”即《方言》之“凡相哀怜,湘潭之间谓之人兮”;以《木瓜》为刺卫于齐桓没后同宋人伐齐;以《水经注》段干冢证《十亩之间》;以春秋时秦境东至于河证“所谓伊人”为思周;以僖负羁之妻证“季女斯饥”:皆有强经从我之失。其《长发篇》后附《说》三篇,谓孔颖达《春秋疏》以为,其说固是。而谓颖达之误在以《王制》、《祭统》、《郊特牲》有“春”、“夏”之文,遂误混大祭于时,则失之诬。考《王制》曰:“春曰礻勺,夏日。”《祭统曰》:“春祭曰礻勺,夏祭曰。”《郊特牲》曰:“春而秋尝。”《祭义》曰:“春秋尝。”俱据时而言,与祭略不相涉,经文最为明晰。孔尚不能混时于时,又何至混大于时?是无故而罹之咎也。推锦之意,不过以《王制》又有、尝、之文,因二字相连,遂以为时亦兼,而疑孔《疏》缘此而误。不知《王制注》曰:“天子先而后时祭。”盖三时各先为祭,而后更举、尝、。是时祭之,本不兼。孔即略不晓事,何至以大混时,又混时耶?然则孔《疏》之误,在于信《春秋》不书祭而竟废《礼记》,不在附会《礼记》以解《春秋》也。锦又谓:“汉儒据《春秋》书,一春一夏,因以附会《礼记》,遂有春、夏时祭之名。”今考《昭公十五年》“二月癸酉,有事于武宫”。则所谓一春也。《闵公二年》“夏五月乙酉,吉于庄公。”则所谓一夏也。然《春秋·僖公八年》又有“秋七月,于太庙”之文,汉儒果因《春秋》书一春一夏,遂附会春、夏为时祭之名,何以秋独不附会乎?至于三代之礼,制同名异者多,如夏世室、殷重屋、周明堂,周弁、殷、夏收之类,不一而足。今锦必斥春、夏、秋尝、冬、夏殷之制为非,持论殊偏。若谓郑玄以三年一、五年一为据《春秋》非礼之制,则又聚讼之绪馀,无庸辨矣。
  △《学诗阙疑》·二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青芝撰。青芝字芳草,襄阳人。雍正丁未进士,改庶吉士,未散馆卒。是编皆引旧说以驳朱子《诗集传》。从毛《传》、郑《笺》者十之三四,从苏辙《颖滨诗传》者十之六七,其偶涉他家者不过数条耳。《诗序》之见废,始于郑樵,而成于朱子。诸儒之论,自宋代即有异同。青芝是编,大抵前人所已辨。其中自为说者,往往推求于字句之间。如《行露》以为实未成讼,不过设言以拒之,此泥《经》文二“虽”字也。然于《经》文二“何以”字义又不协矣。
  △《诗贯》·十八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张叙撰。叙有《易贯》,已着录。是书首载《诗说》一卷、《诗本旨》一卷、《诗音表》二卷。后案《经》文次序为之注释,凡十四卷,颇多与朱子异同。如以《关雎》为后妃求贤之诗,义本《小序》,而遂谓此篇并下二篇皆后妃自作。又以《篇》为美伯禽而非颂僖公,引《书经·费誓》“窃马牛有常刑”之语,谓出师时丁宁马牛如此,则平日之留心牧事可知。夫伯禽固勤牧事,又何以知僖公之独不然乎?其说皆不免于牵合。且各章训释已详《经》文之下,而又仿《小序》之体别为《本旨》一卷冠之于前,于体例亦伤繁赘也。
  △《毛诗订韵》·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谢起龙撰。起龙字天愚,馀姚人。是书成于雍正癸丑。其《自序》诋吴或《韵补》之谬,而发明陆德明“古人韵缓不烦改字”之说,持论最确。乃核其所注,则仍谓古音之外有所谓叶韵,但以音属读,取其顺吻而止,绝不究音韵之本原与古人之旧法。则与吴或之书均为臆定,未可同浴而讥裸裎也。观其于《汉广》末章云“蒌有闾、楼二音,驹亦有居、钩二音,只从《传》读闾读居可也。如《桃夭》首章,华、家古读敷、姑,今入麻韵,不妨依今韵读之。韵者使之叶于音而适于口也。叶且适于吟咏矣,何必斤斤古之是泥”云云,是于此事茫然未解,殆无从与之诘难矣。
  △《诗义记讲》·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宗澜撰。宗澜有《周易札记》,已着录。是编卷首标题“江阴杨名时讲授”。然观名时之《序》,则名时以李光地《诗所》授宗澜,宗澜读而自记所见,非名时书也。《郑风》之首有名时批二段,其不出名时审矣。
  △《诗经提要录》·三十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徐铎撰。铎有《易经提要录》,已着录。是书以朱子《集传》为宗,而亦参取《小序》。大旨多本李光地《诗所》、杨名时《诗经札记》二书。盖铎为名时之门人,名时则光地之门人也。
  △《丰川诗说》·二十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心敬撰。心敬有《丰川易说》,已着录。是编大旨谓自宋至今,毛氏之《传》废于朱《传》之盛行。郝敬云:“《序》近古而朱在后,不合以后说而反废前说。固为得之。然使后说而合《经》,安在不可舍前而遵后?且齐、鲁、韩三家尽在《毛诗》之前,而皆以毛《传》尽废,安在后之更合者不可独行?又将谓毛《序》必承传有自,不可改。不思三家之《传》亦必承传有自,而一废尽废,何也?”其持论颇近和平。故其书从毛《传》及郝敬解者居其大半。然自二家以外,诸儒之书无一字引及,则亦抱残守匮之学耳。其每节必效乡塾讲章敷衍语气,尤可以无庸也。
  △《诗经拾遗》·十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叶酉撰。酉字书山,桐城人。乾隆己未进士。官至左春坊左庶子,降补翰林院编修。是书专以《诗》之次第立说,分《正编》、《附编》、《馀编》,不取《小序》,并不取《左传》。以季札观乐所列诸国不足信,而断以“左氏失之诬”一语。以《木瓜》美齐桓为穿凿悖谬,而断以“五尺童子羞称五霸”一语。又以《雅》、《颂》分什为毛、郑之可笑,而分合其数篇,别为编次。盖汉以来相传之古《经》,自酉而一变其例矣。
  △《风雅遗音》·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史荣撰。荣自号雪汀道人,鄞县人。其书据朱子孙鉴所作《诗传补遗后序》,定朱子《集传》原本有音未备,其音多后人所妄加。因以《集传》与音互相考证,得其矛盾之处,条分缕析以辨之。一曰《集传》用旧训义而无音,二曰《集传》有异义而不别为之音,三曰音与《传》义背,四曰古今未有之音,五曰声误,六曰韵误,七曰音误,八曰误音为叶,九曰误叶为音,十曰四声误读,十一曰泛云四声之误,十二曰《邶风》注与某同之误,十三曰补音,十四曰叶音阙误,十五曰叶音志略。又附录《经》文误字、《经》文疑义、京本音切考异、《释文》叶韵纪原、吴或《韵补》考异、《集传》相沿之讹、俗书相沿之讹、《集传》偶考、俗音订误九门,共二十四类。其音与义背、用旧义而无音、异义而不别音三门,辨论颇为精确。误音、误叶、补音及俗音订误四门,亦多可取。惟未有之音与四声误读二门,所言即是音误,分目未免太繁。至泛云四声及《邶风》音与某同二门,则有意吹求,未为平允。又荣考今音颇详,而古音则茫无所解,故叶音阙误、叶音志略二门所言,往往大谬。吴或《韵补》见行于世,荣自言未见其书,摭诸书所引为考异,尤为赘疣。至于旧音舛谬之处,动辄漫骂。一字之失,至诋为全无心肝,亦殊乖着书之体。盖考证颇有所长,而芜杂亦所未免焉。
  △《诗深》·二十六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许伯政撰,伯政有《易深》,已着录。是书用苏辙之说,以《小序》首句为古《序》,而以其馀为续《序》。次列《集传》,次列《辨义》,于《集传》多所攻难,而所立异义不能皆有根据。
  △《毛诗广义》(无卷数,编修曹锡龄家藏本)
  国朝纪昭撰。昭字懋园,献县人。乾隆丁丑进士,官内阁中书舍人。是编全载毛苌之《传》。其以《小序》冠各篇之首,亦从毛氏,故题曰《毛诗传》。及《小序》之下,杂引郑《笺》、孔《疏》及诸儒之说以发明之。大旨以毛《传》与朱子《集传》互相勘正,以己意断其短长。其间不尽用毛说,故名曰《广义》云。
  △《诗经汇诂》·二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范芳撰。芳字令则,如皋人。其书大旨以朱子《集传》为主,而衷诸常熟杨彝、太仓顾梦麟之说。盖彝与梦麟同辑《诗经说约》者也。全书共一千二百五十馀番,约六十万言。采摭非不详赡,而本意为科举而设,于《经》义究鲜发明。
  △《诗经正解》·三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姜文灿撰。文灿字我英,丹阳人。是书首为《诗经字画辨疑》,次为《天文、舆地、服饰、礼乐、器具、车马、兵制图考》,次为《姓氏》、《草木》、《禽兽》、《鳞介》诸考。大抵袭《六经图》及《名物疏》诸书而为之。其训释亦颇浅易。
  ──右“诗类”八十四部,九百一十三卷,内八部无卷数,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诗经朱传翼》·三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孙承泽撰。承泽有《尚书集解》,已着录。承泽初附东林,继降闯贼,终乃入于国朝。自知为当代所轻,故末年讲学,惟假借朱子以为重。独此编说《诗》则以《小序》、《集传》并列,而又杂引诸说之异同。窥其大意,似以《集传》为未惬,而又不肯讼言,故颟顸模棱,不置论断;纷纭糅乱,究莫名其指归。首鼠两端,斯之谓矣。   △《诗说简正录》·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提桥撰。桥字景如,号澹如居士,河间人。前明天启壬戌进士,入国朝官至刑部侍郎。是编以《诗经大全》诸书卷帙浩博,难以披寻,因采择诸说,辑为一编,名曰《简正录》,言其说简而义正也。每篇首列《经》文,次摘采诸家之说,融会训释,又次附以己见。皆以通俗之语讲解文义,盖取便于初学而已。   △《诗问》·一卷(浙江朱彝尊家曝书亭藏本)   国朝吴肃公撰。肃公字雨若,号街南,宣城人。是书大旨攻朱子《诗集传》,然亦不甚从《小序》,往往皆臆揣武断之说。其中引《世历纪》一条证《出车》为文王诗,又引《竹书纪年》一条证《菀柳》为诸侯盟太室诗,皆牵引杂说,不足据以解《经》也。   △《诗经传说取裁》·十二卷(两淮马
裕家藏本)   国朝张能鳞撰。能鳞字西山,顺天人。顺治丁亥进士,官至四川按察司副使。其书以丰坊伪《诗传》为主,而旁采申培《诗说》及《诗六帖》以发明之。宗旨先谬,其馀亦不足深诘矣。   △《毛诗日笺》·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秦松龄撰。松龄字留仙,号对岩,无锡人。顺治乙未进士,改庶吉士。以江南奏销案罢归。康熙己未举博学鸿儒,官至左春坊左谕德。是编以《紫阳集传》宗《孟子》“以意逆志”之旨,多不依《小序》,因取欧、苏、王、吕、程、李、辅、严诸家,以及明郝敬、何楷、近时顾炎武之言,互相参核,而以己意断之。不专主《小序》,亦不专主《集传》。凡有疑义,乃为疏解,亦不尽解全诗,故曰《日笺》。王士祯《居易录》云:“秦宫谕所辑《毛诗日笺》,所论与余夙昔之见颇同。其所采取亦甚简当。”然大旨多以意揣之,不尽有所考证也。   △《诗经疏略》·八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沐撰。沐有《周易疏略》,已着录。其说以《小序》为主而亦时有异同。大抵调停前人之说,而参以臆断。如“平王之孙,齐侯之子”,既不用旧说,又不用《春秋》王姬之说;乃训平为等,谓唐棣本不同于桃李;而华如桃李。王之孙本不齐于侯之子,今观其车
服则等王之孙,以齐于侯之子。以附会《序》中“不系其夫,下王后一等”之说。于《经》义殊为乖剌,亦何取乎宗《小序》也?   △《诗经比兴全义》·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锺毅撰。锺毅字远生,华亭人。顺治中松江府学岁贡生。是书据朱子《诗传》,发明比兴之义,每诗各标篇名,而推求托物抒怀之意。前有《大意》一篇,篇末有云“《关雎》之为求贤,《菁莪》、《或朴》之为养士,此等义非不佳。然与《集注》全异,功令所格,不敢滥收”云云,盖专为科举作也。   △《诗经惜阴录》·二十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徐世沐撰。世沐有《周易惜阴录》,已着录。是书前有《自记》,又有《小引》,谓曾请正于李光地、陆陇其。每卷皆记其起草缮真之年月,盖亦苦志着述者。然循文衍说,于《诗》教未得其要领也。   △《白鹭洲主客说诗》·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奇龄有《仲氏易》,已着录。初,施闰章为江西参议,延湖广杨洪才讲学于吉安之白鹭洲书院,并续招奇龄往。奇龄与洪才论《诗》不合。及与闰章同官翰林,重录其向时所讲《毛诗》诸条,皆设为甲乙问答,故以“主客”为名。大旨洪才主朱子淫诗之说,而奇龄则谓《郑风》无淫诗;洪
才主朱子《笙诗》无词之说,而奇龄则谓《笙诗》之词亡。故是书所论,惟此二事。夫先王陈诗以观民风,本美刺兼举以为法戒,既他事有刺,何为独不刺淫?必以为《郑风》语语皆淫,固非事理;必以为《郑风》篇篇皆不淫,亦岂事理哉?且人心之所趋向,形于咏歌,不必实有其人其事。六朝《子夜》诸曲诸歌,唐人《香奁》诸集,岂果淫者自述其丑?亦岂果实见其男女会合,代写其状?不过人心佚荡,相率摹拟形容,视为佳话,而读者因知为衰世之音。推之古人,谅亦如是。此正采风之微旨,亦安得概以“淫者必不自作”一语,遂谓三百篇内无一淫诗也。至于《笙诗》之说,未为无理,然并《仪礼》而诋为伪,抑又横矣。   △《国风省篇》·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毛奇龄撰。皆其避雠出亡之时以意说《诗》之语,后追忆而录之。其初设为问答,故名《问答》。后去其问而存其答,以其出于追忆,故以“省篇”为名。凡二十六章,所论多与《传》义不同。或据他说,或自为断制,虽间有考证,要于《诗》义未能尽合。如以《黍离》为念乱,以《鸡鸣》为谗人,皆凭臆见而失之者也。以《式微》为黎侯夫人作,以卫武公为杀兄,皆据旧说而失之者也。至于《十亩之间》诸篇,李恭所作《序目》,已
记奇龄自悔之言矣。   △《诗蕴》·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姜兆锡撰。兆锡有《周易本义述蕴》,已着录。是书一以朱子《集传》为宗,力攻《小序》。至以伪子贡《诗传》、伪申培《诗说》同类而议,未免失于鉴别。于近代诸家之说,颇取李光地《诗所》。然惟合《集传》者始采之,稍有异同即为所汰。至于《木瓜》诸篇,知不能全泯旧说,则依违两可于其间,尤不免门户之见矣。   △《诗经集成》·三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赵灿英撰。灿英字殿,武进人。是书成于康熙庚午。大旨为揣摩场屋之用,故首列朱子《集传》,次敷衍语气为串讲,串讲之后为总解,全如坊本高头讲章。至总解之后益以近科乡会试墨卷,则益非说经之体矣。   △《诗经详说》(无卷数,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冉觐祖撰。觐祖有《易经详说》,已着录。是书以朱子《集传》为主,仍采毛、郑、孔及宋元以下诸儒之说附录于下。每章《小序》与《集传》并列。盖欲尊《集传》而又不能尽弃《序》说,欲从《小序》而又不敢显悖《传》文。故其案语率依文讲解,往往模棱。间有自出新义者,如《郑风·有女同车》,谓男女同车为必无之事,改为“二女同车”;改《溱洧》为夫妇偕游之作;又以
《豳风·伐柯》为东人得遂室家之愿,归美周公之词。考之古说,皆无所依据也。   △《诗统说》·三十二卷(左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国朝黄叔琳撰。叔琳有《研北易抄》,已着录。是编杂采诸家《诗》说,分类钞录,所摭颇为繁富,而朱墨纵横,涂乙未定。盖犹草创之本也。前后无序、跋,亦无目录。以其排纂之例推之,十四卷以前皆总论诗之纲领,十五卷以后乃依《经》文次第而论之。不列《经》文,惟集众说,故以《统说》为名云。   △《毛诗通义》·十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方如撰。如有《周易通义》,已着录。是书但列经文,别无训释,各章之下必引《四书》一两句以证之。如《关雎》章即引“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葛覃》章即引“夫人蚕缫以为衣服”之类。至于《墙有茨》篇无可附会,则谓宣姜所生如寿、如文公、如宋桓及许穆夫人皆有贤德,引“犁牛之子も且角”句。殆于以《经》为戏矣。   △《诗经测义》·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李锺侨撰。锺侨字世,安溪人。康熙壬辰进士,官翰林院编修,降补国子监丞。是编不载正文,随其所见,各为评论。大旨以夫子未尝删《诗》,特据所得编之而已。若谓三千删为三百,则春秋时君卿大夫所赋多三
百篇中所有,且其人皆在夫子之前,岂能预合圣人之意而去取之?《风》、《雅》正变之说亦难据。《楚茨》以下《瞻洛》诸篇皆承平之作,而列之于变,“平王之孙”列在二《南》,编《诗》不必以正变为低昂,正变不必以世代为前后。其持论类皆如此。至如释《关雎》首章非宫人作,乃世臣承命襄事而赋之;其次章盖博求四国,未得其人,故忧至于反侧。释“虽则如毁”句。谓役于王室而归者,其室家劳之如此。亦多前人未有之说也。   △《诗经旁参》·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应麟撰。麟有《易经粹言》,已着录。是编于三百篇中摘篇标目,略为之说。大抵因朱《传》而敷衍其馀意。   △《陆堂诗学》·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陆奎勋撰。奎勋有《陆堂易学》已着录。是编虽托名阐发朱子《集传》,而实则务逞其博辨。大抵自行己意。近王柏《诗疑》;牵合古事,近何楷《诗世本古义》。如以《节南山》之“尹氏”即《春秋·隐公三年》所称“尹氏卒”者,“家父作诵”即《隐公八年》天王使来求车者。此类核以时代,已无以决其必然。其最新奇者,谓《诗》三百篇为史克所定,非孔子所删;谓《燕燕》为卫君悼亡之作,其夫人为薛女,故曰“仲氏任只”;谓《柏舟》之“共伯
”即公子;谓《君子偕老》为哀挽夫人之诗,“之子不淑”乃礼家之吊词;谓《淇澳》兼咏康叔、武公;谓《葛ぱ》为周郑交质之诗;谓《丘中有麻》之“子国”为郑武公字,其子嗟当作子多,为郑桓公字;谓《着》为刺鲁庄公娶哀姜;谓《园有桃》为刘向《说苑》所载邯郸子阳亡桃事;谓《防有鹊巢》为陈宣公杀太子御寇事;谓《泽陂》为邓元所作;谓《黄鸟》为共伯归国;谓《行野》为幽王废后;谓《何人斯》“居河之麋”为虢石父;谓《大东》“西人之子”为褒姒;谓《小明》之“共人”为二相共和;谓《鼓钟》为穆王作,而淑人为盛姬;谓《青蝇》之“构我二人”为申后、宜臼;谓《敬之》、《小毖》为成王作,乃《雅》混于《颂》;谓《》为颂鲁庄公;谓“泮宫”为鲁惠公颂孝公:皆随意配隶,于古无徵。他如既指《竹书》为伪托,而《扬之水》、《鼓钟》诸篇又援以为辞;既以郑《谱》为妄作,而《有大之杜》诸篇又据以为证。《家语》赝作,《孔丛》晚出,乃动辄引为确典,亦不可为训。虽间有辨正精核之处,而以爱奇嗜博,反掩其所长。较毛奇龄之说经,又变本加厉者矣。   △《诗经广大全》·二十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王梦白、陈曾同撰。梦白字金孺,曾字衣圣,皆无锡人
。梦白谓明初《诗经大全》有裨朱《传》,但所采群经典故,未备本末,所引诸儒论说,未有折衷,因与曾推广之。大略以《集传》为主,而间存诸说。前有韩《序》,引顾炎武言“自《五经》有《大全》而经学衰”,兹编虽为广《大全》而作,然其采择精详,诠释简当,或有功于朱《传》。今考是书,虽溯源《注》、《疏》,然未能深研古义。其训释名义,亦惟以蔡卞、冯复京二书为蓝本,罕所考正。宜之有微词也。   △《复诗说》·六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承烈撰。承烈字复,泾阳人。康熙己丑进士,官翰林院检讨。是书奉朱子《诗集传》为主,以攻击毛、郑。其菲薄汉儒无所不至,惟淫诗数篇稍与朱子为异耳。盖扬辅广诸人之馀波,而又加甚焉者也。其中间有不从《序》亦不从《传》者,如谓《关雎》为周公拟作之类,皆悬空无据。至于注释之中,附以评语,如论《周南》云:“《周南》十一篇只就文字而论,其安章、顿句、运调、炼字、设想,无一不千古倾绝。”论“女曰鸡鸣”云:“弋禽饮酒,武夫之兴何其豪。琴瑟静好,文人之态又何其雅。”如是之类,触目皆是。是又岐入锺、谭论《诗》之门径矣。   △《毛朱诗说》·一卷(通行本)   国朝阎若璩撰。若璩有《古文
尚书疏证》,已着录。是书论《小序》为不可尽信,而朱子以《诗》说《诗》为矫枉过正,皆泛论两家得失,非章句训诂也。所引《尚书》、《左传》以为《诗》之本《序》,诚为确凿,其馀则多悬揣臆断之词,不类若璩他着作。未喻其故也。   △《诗经序传合参》(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撰。有《周易摘钞》,已着录。是编为其三经解之三。大旨从苏辙之说,以《小序》第一句为国史之旧文,次句以下为后儒之附益,因以朱子《集传》互核其异同,而断以己见,故曰《合参》。多采李光地《诗所》之说,持论颇平允。然推究文义,以意断制者多,未能元元本本,合众说以断两家之是非也。   △《毛诗说》·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诸锦撰。锦字襄七,号草庐,秀水人。雍正甲辰进士,改庶吉士。散馆外补知县,改补教授。乾隆丙辰召试博学鸿词,授翰林院检讨,官至右春坊右赞善。是篇以《小序》为主,故题曰《毛诗》。《序》文惟存首句,用苏辙之例。不释全《经》,惟有所心得则说之,用刘敞《七经小传》例也。首为《通论》九篇。上卷《周南》至《曹风》,所说凡五十八篇;下卷《豳风》至《商颂》,所说凡二十七篇。疏证旁通,时有新意,而亦不免于附会古义。如
以死、死鹿为古俪皮之礼;以“仲氏任只,其心塞渊”为陈执州吁由戴妫内援之证;以“西方之人兮”即《方言》之“凡相哀怜,湘潭之间谓之人兮”;以《木瓜》为刺卫于齐桓没后同宋人伐齐;以《水经注》段干冢证《十亩之间》;以春秋时秦境东至于河证“所谓伊人”为思周;以僖负羁之妻证“季女斯饥”:皆有强经从我之失。其《长发篇》后附《说》三篇,谓孔颖达《春秋疏》以为,其说固是。而谓颖达之误在以《王制》、《祭统》、《郊特牲》有“春”、“夏”之文,遂误混大祭于时,则失之诬。考《王制》曰:“春曰礻勺,夏日。”《祭统曰》:“春祭曰礻勺,夏祭曰。”《郊特牲》曰:“春而秋尝。”《祭义》曰:“春秋尝。”俱据时而言,与祭略不相涉,经文最为明晰。孔尚不能混时于时,又何至混大于时?是无故而罹之咎也。推锦之意,不过以《王制》又有、尝、之文,因二字相连,遂以为时亦兼,而疑孔《疏》缘此而误。不知《王制注》曰:“天子先而后时祭。”盖三时各先为祭,而后更举、尝、。是时祭之,本不兼。孔即略不晓事,何至以大混时,又混时耶?然则孔《疏》之误,在于信《春秋》不书祭而竟废《礼记
》,不在附会《礼记》以解《春秋》也。锦又谓:“汉儒据《春秋》书,一春一夏,因以附会《礼记》,遂有春、夏时祭之名。”今考《昭公十五年》“二月癸酉,有事于武宫”。则所谓一春也。《闵公二年》“夏五月乙酉,吉于庄公。”则所谓一夏也。然《春秋·僖公八年》又有“秋七月,于太庙”之文,汉儒果因《春秋》书一春一夏,遂附会春、夏为时祭之名,何以秋独不附会乎?至于三代之礼,制同名异者多,如夏世室、殷重屋、周明堂,周弁、殷、夏收之类,不一而足。今锦必斥春、夏、秋尝、冬、夏殷之制为非,持论殊偏。若谓郑玄以三年一、五年一为据《春秋》非礼之制,则又聚讼之绪馀,无庸辨矣。   △《学诗阙疑》·二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青芝撰。青芝字芳草,襄阳人。雍正丁未进士,改庶吉士,未散馆卒。是编皆引旧说以驳朱子《诗集传》。从毛《传》、郑《笺》者十之三四,从苏辙《颖滨诗传》者十之六七,其偶涉他家者不过数条耳。《诗序》之见废,始于郑樵,而成于朱子。诸儒之论,自宋代即有异同。青芝是编,大抵前人所已辨。其中自为说者,往往推求于字句之间。如《行露》以为实未成讼,不过设言以拒之,此泥《经》文二“虽”字
也。然于《经》文二“何以”字义又不协矣。   △《诗贯》·十八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张叙撰。叙有《易贯》,已着录。是书首载《诗说》一卷、《诗本旨》一卷、《诗音表》二卷。后案《经》文次序为之注释,凡十四卷,颇多与朱子异同。如以《关雎》为后妃求贤之诗,义本《小序》,而遂谓此篇并下二篇皆后妃自作。又以《篇》为美伯禽而非颂僖公,引《书经·费誓》“窃马牛有常刑”之语,谓出师时丁宁马牛如此,则平日之留心牧事可知。夫伯禽固勤牧事,又何以知僖公之独不然乎?其说皆不免于牵合。且各章训释已详《经》文之下,而又仿《小序》之体别为《本旨》一卷冠之于前,于体例亦伤繁赘也。   △《毛诗订韵》·五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谢起龙撰。起龙字天愚,馀姚人。是书成于雍正癸丑。其《自序》诋吴或《韵补》之谬,而发明陆德明“古人韵缓不烦改字”之说,持论最确。乃核其所注,则仍谓古音之外有所谓叶韵,但以音属读,取其顺吻而止,绝不究音韵之本原与古人之旧法。则与吴或之书均为臆定,未可同浴而讥裸裎也。观其于《汉广》末章云“蒌有闾、楼二音,驹亦有居、钩二音,只从《传》读闾读居可也。如《桃夭》首章,华、家古读敷、姑,今
入麻韵,不妨依今韵读之。韵者使之叶于音而适于口也。叶且适于吟咏矣,何必斤斤古之是泥”云云,是于此事茫然未解,殆无从与之诘难矣。   △《诗义记讲》·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宗澜撰。宗澜有《周易札记》,已着录。是编卷首标题“江阴杨名时讲授”。然观名时之《序》,则名时以李光地《诗所》授宗澜,宗澜读而自记所见,非名时书也。《郑风》之首有名时批二段,其不出名时审矣。   △《诗经提要录》·三十一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徐铎撰。铎有《易经提要录》,已着录。是书以朱子《集传》为宗,而亦参取《小序》。大旨多本李光地《诗所》、杨名时《诗经札记》二书。盖铎为名时之门人,名时则光地之门人也。   △《丰川诗说》·二十卷(陕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心敬撰。心敬有《丰川易说》,已着录。是编大旨谓自宋至今,毛氏之《传》废于朱《传》之盛行。郝敬云:“《序》近古而朱在后,不合以后说而反废前说。固为得之。然使后说而合《经》,安在不可舍前而遵后?且齐、鲁、韩三家尽在《毛诗》之前,而皆以毛《传》尽废,安在后之更合者不可独行?又将谓毛《序》必承传有自,不可改。不思三家之《传》亦必承传有自,而一废尽废,何也
?”其持论颇近和平。故其书从毛《传》及郝敬解者居其大半。然自二家以外,诸儒之书无一字引及,则亦抱残守匮之学耳。其每节必效乡塾讲章敷衍语气,尤可以无庸也。   △《诗经拾遗》·十三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叶酉撰。酉字书山,桐城人。乾隆己未进士。官至左春坊左庶子,降补翰林院编修。是书专以《诗》之次第立说,分《正编》、《附编》、《馀编》,不取《小序》,并不取《左传》。以季札观乐所列诸国不足信,而断以“左氏失之诬”一语。以《木瓜》美齐桓为穿凿悖谬,而断以“五尺童子羞称五霸”一语。又以《雅》、《颂》分什为毛、郑之可笑,而分合其数篇,别为编次。盖汉以来相传之古《经》,自酉而一变其例矣。   △《风雅遗音》·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史荣撰。荣自号雪汀道人,鄞县人。其书据朱子孙鉴所作《诗传补遗后序》,定朱子《集传》原本有音未备,其音多后人所妄加。因以《集传》与音互相考证,得其矛盾之处,条分缕析以辨之。一曰《集传》用旧训义而无音,二曰《集传》有异义而不别为之音,三曰音与《传》义背,四曰古今未有之音,五曰声误,六曰韵误,七曰音误,八曰误音为叶,九曰误叶为音,十曰四声误读,十一曰泛云四声之误,
十二曰《邶风》注与某同之误,十三曰补音,十四曰叶音阙误,十五曰叶音志略。又附录《经》文误字、《经》文疑义、京本音切考异、《释文》叶韵纪原、吴或《韵补》考异、《集传》相沿之讹、俗书相沿之讹、《集传》偶考、俗音订误九门,共二十四类。其音与义背、用旧义而无音、异义而不别音三门,辨论颇为精确。误音、误叶、补音及俗音订误四门,亦多可取。惟未有之音与四声误读二门,所言即是音误,分目未免太繁。至泛云四声及《邶风》音与某同二门,则有意吹求,未为平允。又荣考今音颇详,而古音则茫无所解,故叶音阙误、叶音志略二门所言,往往大谬。吴或《韵补》见行于世,荣自言未见其书,摭诸书所引为考异,尤为赘疣。至于旧音舛谬之处,动辄漫骂。一字之失,至诋为全无心肝,亦殊乖着书之体。盖考证颇有所长,而芜杂亦所未免焉。   △《诗深》·二十六卷(浙江吴玉墀家藏本)   国朝许伯政撰,伯政有《易深》,已着录。是书用苏辙之说,以《小序》首句为古《序》,而以其馀为续《序》。次列《集传》,次列《辨义》,于《集传》多所攻难,而所立异义不能皆有根据。   △《毛诗广义》(无卷数,编修曹锡龄家藏本)   国朝纪昭撰。昭字懋园,献县人。乾隆丁
丑进士,官内阁中书舍人。是编全载毛苌之《传》。其以《小序》冠各篇之首,亦从毛氏,故题曰《毛诗传》。及《小序》之下,杂引郑《笺》、孔《疏》及诸儒之说以发明之。大旨以毛《传》与朱子《集传》互相勘正,以己意断其短长。其间不尽用毛说,故名曰《广义》云。   △《诗经汇诂》·二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范芳撰。芳字令则,如皋人。其书大旨以朱子《集传》为主,而衷诸常熟杨彝、太仓顾梦麟之说。盖彝与梦麟同辑《诗经说约》者也。全书共一千二百五十馀番,约六十万言。采摭非不详赡,而本意为科举而设,于《经》义究鲜发明。   △《诗经正解》·三十卷(江苏周厚育家藏本)   国朝姜文灿撰。文灿字我英,丹阳人。是书首为《诗经字画辨疑》,次为《天文、舆地、服饰、礼乐、器具、车马、兵制图考》,次为《姓氏》、《草木》、《禽兽》、《鳞介》诸考。大抵袭《六经图》及《名物疏》诸书而为之。其训释亦颇浅易。   ──右“诗类”八十四部,九百一十三卷,内八部无卷数,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