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十 经部十 易类存目四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by 纪昀

  △《易义随记》·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宗澜撰。宗澜字起八,江阴人。由拔贡生荐授国子监助教,是编乃宗澜恭读御纂《周易折中》意有所会,即标记之,多因集说而作。时宗澜方从杨名时于云南,以修周易折中时,李光地为总裁官,而名时为光地门人,故参互以光地《榕村易解》,就正于名时,以成此书。其体例在讲章语录之间,凡问者皆宗澜语,答者皆名时语也。
  △《易卦劄记》·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宗澜撰。是书惟解上下经,不及系辞以下。前列易例举要一篇,读易指要一篇,其指要有曰:“要明易理,须先将伏羲画卦次序方位、文王八卦方位、及先后天方圆诸图反覆记看,令其晓然,再说卦传记得极熟,然后读易方有入手处。”其宗旨不外是矣。
  △《程氏易通》·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廷祚撰。廷祚有《大易择言》,已着录。是书凡《易学要论》二卷,《周易正解》十卷,《易学精义》一卷,又附录《占法订误》一卷,《易通》其总名也。其《要论》,尽去汉人爻变、互体、飞伏、纳甲诸法,未免主持稍过。然举宋人河、洛、先天诸图及乘、承比应诸例,扫而空之,则实有芟除轇轕之功。其《正解》,则经传之义疏不用今本,亦不用古本,以《彖传》、《小象》散入经文,《十翼》并为“六翼”,颇嫌变乱。而诠释尚为简明。其《精义》,统论义理,通其说于道学,略如语录之体;其《占法订误》,谓“画有奇、偶、九、六,而上下进退于初、二、三、四、五、上之际,所谓‘六爻发挥’者,《易》之变惟在于此。之卦则所以识别动爻之用,而所取仍在本卦。”故以《洪范》之说为占法,而以《春秋》内、外传所载为附会,变乱不与《易》应。然箕子殷人,未睹周易,太卜掌三易之法,则三易异占,灼然可证。左氏所纪,其事或有附会,其占法则当代所用,卜史通行,断不至实无此法,而凭虚自造。是则信理黜数,至于桥枉过直者矣。
  △《易说辨正》·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廷祚撰。此书盖其中年所作,在《大易择言》、《易通》二书之前,后多附入二书中。然亦时有采取未尽者,盖所见随年而进,故不一一尽执其旧说也。
  △《学易阐微》·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罗登标撰。登标字子建,宁化人。康熙间举人,官松溪县教谕。是书皆辨《易》中疑义,凡为论者七十四、为考者五、为解者三十三,共一百十一篇,多循用前人之说。其首卷第一篇,论画前有《易》,不免肤词。卷三中,以三百八十四爻割隶八卦,于全卦之义反有未融。至卷四中,以六十四卦之五爻配《历代帝王解》一篇,亦属挂一漏百。其以《恒·五爻》“妇人吉,夫子凶”,拟武后之幽囚太子,窃弄神器,尤为悖理。夫武后可称“妇人吉”乎?
  △《读易质疑》·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汪璲撰。璲字文仪,号默庵,休宁人。其书置象数而专言理,其凡例有云:“今说《易》之家,谓《易》以道阴阳,务以圆妙幽渺,笼罩影响,如捕风、如捉影,无当实用。故愚以为学《易》当就平实切近处用功”云云,其宗旨可见。故随文诠释,无所穿凿,而亦无所发明。卷末《杂卦》一篇有录无书,疑装缉者偶脱云。
  △《周易会缉》·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映撰。映字沐日,晋江人。其书大旨,皆宗朱子《本义》而折衷于《蒙引》、《存疑》诸书,持论亦颇平实。然取材太寡,用意太拘,尚未能深研精奥也。
  △《大易阐微录》·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刘琯撰。琯字献白,枣强人。先天之图于《周易》之上,别尊《羲易》,其传出自陈抟,自《参同契》以外别无授受之确证。故邵子之学,朱子以为《易》外别传。自元以来诸儒互有衍说,亦递相攻击,至国朝黄宗炎、胡渭诸人,始抉摘根源,穷究依托,渭书考究尤详。琯未睹黄、胡二家之书,不知其伪之己破。故又因而推衍,加以穿凿。如谓“人之生虱,人止一个,而所生之虱个个有对。又谓男女虽是二个,合来仍是一个。故男鳏女寡俗称“半个人”,其词皆不雅驯。于《月令》天气上升,地气下降,闭塞成冬,及《周髀》四游之说,攻驳尤甚。大抵皆凭臆而谈,其叙、跋皆自命甚高,以为圣贤所未发,过矣。
  △《周易详说》·十九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绍攽撰。绍攽,三原人。是书大旨以程《传》为宗,与《本义》颇有同异,于邵子先天之说亦不谓尽然,不为无见。惟于汉儒旧训掊击过当,颇近于傎。其议论纵横,亦大抵随文生义,故往往自相矛盾。如卷首论“玩辞”一条,驳诸儒之失,曰“甚有释传与彖传不合,释象与爻不合,无以自解,则借口有伏羲之《易》、有周文之《易》、有孔子之《易》”云云,至开卷“元亨利贞”一条,又主大通而利正固之说,谓“王弼泥于穆姜之言,以元、亨、利、贞为四德,后多宗之,殊不知文王有文王之《易》,孔子有孔子之《易》,《彖辞》、《彖传》不相率合者甚多”云云,是二说者使后人何所从乎?
  △《周易原始》·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范咸撰。咸字贞吉,号九池,钱塘人。雍正癸卯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其书惟解经文,不及《十翼》。大旨以理始于象,象始于画,又以万物始于阴阳,象始于日月,取《系辞》“阴阳之义配日月”之语,而总以阴始于阳为断,故名《原始》。其说多采辑古义,不以白圈、黑点依托图、书,亦不以禅偈、道经空标心性,较明以来说《易》诸家颇为笃实。然其长在尽扫卮言,其短亦在好生新意,如谓“元亨”之“元”为阳在下,至于阴卦亦每称元,义有难通者,亦曲伸其说。又谓上经皆阳盛之卦,下经皆阴盛之卦,而上经有《剥》、《复》,下经有《中孚》、《大壮》,理有所格,亦必强合其义。是又好持己见,务胜先儒之过矣。
  △《易经理解》·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郜煜撰。煜字光庭,汝州人。雍正癸丑进士,官至中书科中书。其书不释《十翼》,惟六十四卦每卦撰说一篇,诠释大意。其大旨欲以义理矫象数之失,以平易救穿凿之失,以切实救支离泛滥之失,而矫枉不免过直云。
  △《周易拨易堂解》·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斯组撰。斯组,字斗田,新建人。雍正甲辰举人,官?县知县。是书前有记,略载梓此书时,其婿梦二童歌诗曰“不、不、不,九六乾坤七四执,黄、农非古世非今,理数瓜分一太极”。又载着是书时,其侄梦阁上有朱题“拨易阁”三字,因以为名。其事颇涉幻杳,似乎故神其说。又谓“拨”字有发挥三才之义,不知《说文》“拨”字在手部,篆作?,隶省作才,非从才也。其书首二卷皆图说,大抵因旧解而蔓衍之。又谓《论语》、《中庸》皆通于易,即陈际泰“群经辅《易》”说之意,六经一贯,理自相通。至于才辨纵横,随心牵引,如解“飞龙在天”曰:“此则唐人所谓‘龙池跃龙龙已飞’矣,入天门、开黄道,艮阙亦具爻内,读《易》方解诗中写龙德特全。”是岂诂经之体耶!
  △《周易摘抄》·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昺撰。昺号虚庄,南汇人。雍正甲辰举人。是编为其三经解之一,皆节录《御纂周易折中》内所集诸儒之说,参以李光地《周易观彖通论》,故曰《摘抄》,间附己意,亦罕所发明。
  △《学易大象要参》·四卷(编修林澍蕃家藏本) 
  国朝林赞龙撰。赞龙,字泽云,侯官人。雍正丙午举人。是书以发明“大象”为主,六十四卦各为一篇,以上下经分二卷,而冠以纲领六篇为一卷,一曰《发凡》,二曰《象例》,三曰《义理象数》,四曰《卦爻中相错阴阳相应》,五曰《忧患九德》,六曰《大象有通于〈四书〉》。殿以附解二篇为一卷,一曰《作易忧患解》,二曰《杂卦传解》。大旨以“大象”上一句为天地万物之象,下句为人事,以天象为人事之则,不言吉凶而言理义,不言神圣而言君子,以明人人可学。故所阐发皆切日用,其纲领有曰:“借易明理,自夫子已然。‘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为《乾·九二》而言也,而《乾》之‘九二’岂有学、问、宽、仁之义乎!‘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暑相推而岁成焉’,为《咸·九四》而言也,而《咸》之‘九四’岂有日月、寒暑之义乎!是则借象立言之旨矣。”
  △《经义管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饶一辛撰。一辛,字治人,南城人。是书成于雍正丙午。凡《图说》七、《周易统天旋卦赋》一、《说卦传论》一、《纳音五行论》一、《古今本得失论》一。于周子《太极图》、邵子《先天图》,皆多所攻驳。而其所自造之图,亦初无所受。至拟《归藏》、《连山》等图,以乾北、坤南、坎东、离西、艮东北、兑西南、震东南、巽西北为位,尤于古无征。
  △《周易解翼》·十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上官章撰。章字闇然,乾州人。是书成于雍正丁未。自称凡二十六易稿。大旨本“京房纳甲之法”,而以八宫经纶错综为脉络,一切旧图皆屏不用,颇为洁净不支。然不用古图,而又重乾、巽、艮、坤四卦十二画,别立为图,以为河洛、方圆、先后天诸说,皆足以包括。是扫一图学之障,又生一图学之障也。
  △《东易问》·八卷(奉天府尹采进本) 
  国朝魏枢撰。枢,承德人。雍正庚戌进士,官永平府教授。乾隆元年,荐举博学鸿词,未及试而卒。是书用王弼本,列朱子《本义》于前,而以己意附于后。其“凡例”谓生长辽东,日与东人相问答,故叙其原委而集之,以示初学,名之曰《东易问》,纪其实也。其论卦变曰:“刚柔皆当指卦,不当指爻,如《讼》之‘刚来而得中’者,‘坎’也;《随》之‘刚来而下柔’者,‘震’下于‘兑’也;《蛊》之‘刚上而柔下’,‘坎’在‘巽’上也;《噬嗑》、《晋》、《暌》、《鼎》四卦,言‘柔得中而上行’者,皆‘离’火也;《贲》‘柔来而文刚’,‘离’文乎‘艮’之内也,‘分刚上而文柔’,‘艮’文乎‘离’之外也;《无妄》之‘刚自外来’者,‘震’也;《大畜》之‘刚上’者,‘艮’也;《咸》‘柔上而刚下’,‘兑’在‘艮’上也;《恒》‘刚上而柔下’,‘巽’在‘震’下也;(《升》)‘柔以时升’者,‘巽’也。是凡言‘刚’者皆阳卦,凡言‘柔’者皆阴卦也,则以‘刚来’‘柔来’指一爻而言者,固未足以尽其义矣”云云。其论似近理而不尽然,其论来知德“错综”曰:“《乾》本至健也,以错言,则又可以谓之顺。‘初爻’变《巽》为入,以错言,则又可以谓之动;以综言,则又可以谓之说;‘二爻’变《离》为明,以错言,则又可以谓之陷;‘中爻’《巽》可以谓之入,以错言,则又可以谓之动;以综言,则又可以谓之说,推之三、四、五、上莫不皆然,则亦何所不像哉!是故‘初’以在下,变巽而潜,有以为错《震》而躁动者,其将何以应之乎!‘二’以在田,变离而见,有以为错坎而隐伏者,其将何以应之乎!则持论固为明确矣。
  △《易贯》·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叙撰。叙字凤冈,太仓人。雍正壬子举人。是书用注疏本,而以“小象”总列六爻之后。如《乾》、《坤》二卦例,又以“大象”置《彖传》之前,考《象辞》列六爻后,是吴仁杰所传郑本,“大象”置《彖传》前,是周燔本,而叙乃以为创获,盖未知有吴、周二本也。至图学传自邵子,其位置皆依《说卦》,周子《太极图》初不言八卦,此书皆强为牵合。又斥诸儒爻变之说,而以左氏所载占法,为周易未成经时卜筮家杂用以测验,则又过于疑古矣。
  △《周易纬史》·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钱偲撰。偲号坚瓠老人,钱塘人。雍正壬子副榜贡生。是书以卦分爻配史事,故曰《纬史》。夫引事证经,郑氏《易注》即有之,至《吴园易解》、《诚斋易传》始大畅厥旨,以人事之成败证易象之吉凶,是亦以古为鉴之意,未为无所发明。至此书所引,则多不考据,如《屯·六二》称曹操待寿亭侯,《需·上六》称刘备桃园投结,皆未尝校以史传也。
  △《空山易解》·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牛运震撰。运震,字阶平,号真谷,滋阳人。雍正癸丑进士,官平番县知县。其学博涉群书,于金石考据为最深,经义亦颇研究。是编务在通汉、晋、唐、宋为一,然大旨主理不主数,故于卦气、值日及虞翻“半象”、“两象”等说皆排抑之,是仍一家之学,不能疏通众说也。
  △《周易剩义》·二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童能灵撰。能灵,字龙俦,号寒泉,连江人。雍正中贡生。其论《易》专主河图,以明象数之学,曼衍纵横,旁推曲阐,亦皆有一说之可通。然云“得作《易》之本旨”,则未必然也。其亦张行成之支裔欤!
  △《易学图说会通》·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方达撰。方达,字符苍,一字扶仓,武进人。此书自序云“寻绎宋、元经解及近代名家纂述,见其精研象数,或着为图,或着为说,有裨于《易》者,类而录之”。左图右说,集成八卷。一曰《太极探原》、二曰《图书测微》、三曰《卦画明德》、四曰《变互广演》、五曰《筮法考占》、六曰《律吕指要》、七曰《外传附证》、八曰《杂识备参》。大旨以朱子《本义》九图为主,而博采诸家,间附己论,盖专讲“先天之学”,故前列《周子太极图说》,后论《律吕八阵图》,而不及乎辞、占云。
  △《易学图说续闻》·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方达撰。方达旣为《易学图说会通》,复自出己意成此编。凡三十二条,总不离陈抟之学,其后泛衍及于天文、物理、杂类诸说,皆牵合比附,务使与《易》相通,荀卿所谓“持之有故,言之成理”者欤!
  △《周易辑说存正》·十二卷、附《易说通旨略》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方达撰。是书分经二篇、传十篇,一依《本义》之旧。大旨亦多主《本义》,惟“卦变”之说主程而不主朱。其体例以为“必使正义先明,而后以旁义参之,宾主秩然则条理各得”,故凡言变、互者,皆列之圈外,使不与正义相混。又以爻位之正不正、有应无应乃卦中之大义,彖辞、爻辞皆从此推出,故每卦卦画之下即为注明。末附《易说通旨略》一卷,杂引先儒象、彖、爻位之说,间亦参以己见,盖仿王弼《略例》而为之也。
  △《周易蛾术》·七十四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国朝倪涛撰。涛字昆渠,钱塘人。其书于每卦中分“尚辞”、“尚变、”“尚象”、“尚占”四类,各采录旧说发明之,故又名《周易四尚》。其言“义理”多以程传为主,其言“象占”则遵马、郑、荀、虞之说,而自称折衷于朱子。然以世应纳甲列图于每卦之前,乃京氏之学,非朱子之学也。所引诸书,往往止载姓氏而未录其辞,盖编纂未成之稿本耳。
  △《易说》·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汝惺撰。汝惺,字匪席,德州人。所论十五事,皆阐发宋儒旧说。自序谓“汉儒所传《三礼》不可尽信”‘故不主汉《易》。书中致疑邵子之说,亦不尽主先天诸图,然未能竟废图学也。
  △《易经一说》·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俶撰。俶字善思,彭山人。其书大旨,以程《传》、《本义》原互相发明、不容偏废。坊本依费、王之次,已错乱圣经,复止载《本义》,不及程《传》,注不全而解益艰。因遵朱子十二篇旧次,复参取众家,归于一说,使初学易读易晓,盖亦为科举经义而设也。
  △《周易汇解衷翼》·十五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体元撰。体元,字御万,灵武人。其书大旨以“象”为主,每于一卦先观“本象”,次观“系辞”所取之“象”,凡时义德用之所在,胥于象中见之。然谓八卦有“本象”、有“象中之象”、有“理中之象”,又谓“象中象”、“理中象”各有两端,有“自然之象”、有“悬设之象”,多端辨析,未免涉于烦碎也。
  △《易象援古》·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申尔宣撰。尔宣,字伯言,河南人。此编乃其父舒坦命意,而尔宣本之成书。其曰“援古”者,援古事以证易理也。大旨谓程《传》引古释经者六十余条,朱子《本义》引古释经者亦四十余条,故取三百八十四爻每爻隶以一事,又复自分甲乙,以圈点四项别之。其中逐爻取譬,如《蒙》之“初爻”,谓如伊尹之于太甲,《需》之“五爻”谓如虞帝恭己无为,汉文恭修元默,《师》之“三爻”谓如宋之江南,《泰》之“二爻”谓如狄仁杰事周之类,多于经义不甚比附也。
  △《大易合参讲义》·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用行撰。用行,字翼承,新建人。是书大旨以朱子为主,首列《本义》,而以“正义”、“析义”次之,“正义”以阐朱子之旨,“析义”则兼采他说,又以象数不可竟废,间采瞿塘、来知德之说,补于析义之后。大抵循文推衍,未能深造自得也。
  △《周易粹义》·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薛雪撰。雪字生白,号一瓢,苏州人,自署曰“河东”,称郡望也。其书采摭诸说,融以己意,仿朱子“论”、“孟”《集注》之例,皆不载所引姓名。诠释颇为简明,而大抵墨守宋学也。
  △《易蓍图说》·十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潘咸撰。咸,不知何许人。所着别有《音韵源流》,中引李渔《诗韵》,则其人在李渔后矣。是书凡《周易大衍蓍》六卷、《连山易蓍》三卷、《归藏易蓍》一卷,咸自为之序。其说谓读《易》者当自知蓍始,《易》有三,蓍亦有三。《周易大衍蓍》用四十九策,以四为揲,内含六百八十七万一千九百四十七万六千七百三十六卦,共用四千九十六卦,以彖、爻二辞占《左传》系辞,皆四千九十六卦之卦辞也。邵子《皇极经世》为连山蓍,用九十七策,以八为揲,正卦一千一十有六,互卦一千一十有六,变卦三万二千五百十有二,以数断不以辞断,其吉凶一定而不可易。后周卫嵩《元包》为归藏蓍,用三十六策,以三为揲,以飞伏、世应、浑天、纳甲、五行生克占吉凶,用十二支、十干,为千有二百兆,又以焦赣《易林》、《参同契》、月卦、《乾坤凿度》轨数及谶纬诸占为大衍之遗意,以管辂《观梅数》、《参同契》、纳甲,及奇门遁甲、煇梦契响、鸟鸣辨音、拆字诸占为连山之遗意,以京房《火珠林》、翼氏《风角》、《素问》五运六气、杨子《太元》及《元珠密语》杯珓洞灵、望云省气诸占为归藏之遗意,其中惟《元包》云出归藏,于古有征。其余大抵臆说,无所授受,如画“…”为少阳画“灬”为少阴,易卦画为点,多与古法相背。其《杂卦蓍数图》以四象起卦,反易为义,本无甚奇特,而托之繙阅旧籍,偶获一帖。盖又在丰坊伪经之下矣。
  △《读易自识》·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綎撰。綎字丝五,吴县人。是书随笔记录,未分卷帙。首为总论,次为《系辞》、《序卦》,次乃为六十四卦,次序与诸本迥异。又《序卦》论中乃多解《说卦》,标目亦不相应,盖未成之稿,后人以意抄合,遂倒乱无绪也。其说《易》好为新解,如谓“《南华》取象率本于《易》,如《逍遥游》曰‘鲲’,阴物类也,犹《坤卦》之象马也;曰‘鹏’,阳物类也,犹《乾卦》之象龙也。鲲化为鹏,阴变而阳,自北溟而徙南溟,盖自一阳之动于至阴。而历六位以时成,故曰‘六月息’也。曰‘九万里’、曰‘六月息’,即卦之用九、用六,以言变也。言鲲化而不言鹏变,盖复可喜而变不可言,而《易》之扶阳抑阴也”云云,持论之异,大抵如是,亦可谓之好奇矣。
  △《易观》·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凌去盈撰。去盈,号旭斋,爵里未详,书中引毛奇龄说,则近时人也。是书主于即象以明理。大旨谓象有三例,有定象、有化象、有互象。一卦之“定象”如《乾》为天、《坤》为地是也,其“化象”如《剥》皆言床、《渐》皆言鸿是也。一爻之“定象”如阳必为九、阴必为六是也,其“化象”如阳动化阴、阴动化阳是也。又有中爻之“互象”,如二四互、三五互是也。所引多来知德、毛奇龄之说,而所重尤在“化象”、“互象”二义。谓王弼崇卦变,来氏置错卦,毛氏主推易以求一得之偶当,凡以不知有“化象”故也。其解《乾》之九四“或跃在渊”,谓“‘四’化《巽》互《兑》,有‘渊’象;《乾》化《巽》风,虚薄天表,‘跃’所自起”。解《屯》之初九“磐桓”,谓“大石曰‘磐’,大柱曰‘桓’,石者土之核。《震》九以《乾》阳而为《坤》,初索而为《坎》,《屯》郁而互处《坤》下,二四互《坤》,有若核然,磐之象也,柱者木之竖,《震》九以《坤》索而为天三,化天三生木而为《坎》,《屯》郁而倔强,初下有若竖然,《桓》之象也。”是皆半附古义,半参臆说,因互体变爻而穿凿之,不足为说《易》之准也。
  △《周易小疏》·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虞楷撰。楷字孝思,号蓼园,里籍未详。书无序跋,亦不知作于何时。中述《周易折中》称圣祖仁皇帝庙号,则近人也。其次序用古本,大旨亦主图、书,而以为先天寓理于《易》,后天因数以阐理,文王之《易》即伏羲之《易》。其说弥缝调停,变而愈巧。至于掊击《左传》诸占,尤似是而非。夫左氏周人,所述者即周之占法,周之占法所用即太卜之三《易》,谓其占验之辞多所附会则可,谓古《易》占法不如是则不可。居百世之下而生疑窦于百世之上,将周人之法周人不知,之今人反知之乎? 
  △《易经贯一》·二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金诚撰。诚字闲存,华亭人。是书分元、亨、利、贞四部,“元”部载《略言》六则、《谈余杂录》四卷、《易学问径说》、程子《易传序》,周子《太极图说》、张子《西铭》及河、洛、卦象诸图与会讲之语。“亨”、“利”两部解上、下经,而“亨”部之首冠以《经文定本》四卷及程子篇义。“贞”部解系辞、说卦、序卦、杂卦,以用《注疏》本,故止此四传也。其大旨以程《传》、朱《义》为归。
  △《易观》·四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国朝胡淳撰。淳字厚庵,庆云人。乾隆丙辰进士,授蒙自县知县,未上而卒。是编惟解上、下经。大旨谓圣人作《易》,使学者研究卦爻,推吉凶悔吝之由,以知进退存亡之道,故孔子称假年学《易》,可无大过。至于求诸卜筮,以决从违,乃为常人设,非为君子设也。故其说扫除图学,惟玩六爻。然皆随文生义,未能融会贯通,其谓《系辞传》“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句,为汉儒言谶纬者所窜入,更主持太过矣。
  △《易象约言》·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吴鼐撰。鼐字大年,无锡人。乾隆丙辰进士,官工部主事。是书诠释文句,颇为简明。惟自序言“考究先儒更定诸本,而从其是者”,然以《文言》分上、下,而《彖辞》、《象辞》反不分上、下,又每卦《彖辞》以卦名割系卦画之下,每爻又于句中截断体例,似皆未允。至于《参同契》称“日月为易”,虞翻注虽亦引之,然核以《说文》,“易”字实不从日月。今其末册旣以悬象着明,画?为图,而又以此字大书于卷首,据为宗旨,亦泥古太甚也。
  △《易经提要录》·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徐铎撰。铎字令民,盐城人。乾隆丙辰进士,官至山东布政使。此书不载经文,第摭古今论《易》之语。前有《总义》一卷,又《图象》一卷,皆不载其图,惟存其说,余各分卦分章,第取总括大意而止,故以“提要”为名。
  △《易读》·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宋邦绥撰。邦绥,字逸才,号况梅,长洲人。乾隆丁巳进士,官至兵部左侍郎。是编用《注疏》之本。其凡例云“专为课子而成,故以行文之体为讲书,使孺子易于记诵”。又云是书“专奉朱注”。自序又称“取之方氏时论者十之二三,不敢隐其所自”。其大旨尽是数言矣。
  △《大易理数观察》·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如日撰。如日,字洞彝,号荷轩,莲花厅人。是编成于乾隆丁巳。大抵敷衍图、书之说。
  △《来易增删》·八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祖武撰。祖武,长安人。乾隆戊午举人。是编即明来知德《易注》原本,去其繁冗,间补以《易传》、《本义》诸说,其错综、变爻、中爻、大象、卦情、卦画、卦占之类,则一仍其旧焉。
  △《周易辑要》·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瓒撰。瓒字?沾,全椒人。是书成于乾隆庚申。不言河、洛,亦不取朱子卦变之说,颇能芟除枝蔓。惟逐句诠释,词义虽洁净而未精微。
  △《周易读翼揆方》·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梦逵撰。梦逵,字中伯,常熟人。乾隆壬戌进士,官至宗人府主事。是编不取陈抟先天诸图,深有考证。惟谓孔子作《彖传》以释《彖辞》,作《爻传》以释《爻辞》,世所称《小象传》乃《爻传》非《象传》,当附《彖传》之后,而《大象》则叧归《系辞》之后,用吴仁杰本而变之,于历来诸本之外自为一例。谓经文经孔子作传,后人岂能加毫末。故但释传而不释经,于诸家易解之外,亦自为一例。其论揲蓍“左扐”得一得三为奇,得四得二为偶,亦不同于旧解,皆自我作古之论也。
  △《易深》·八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伯政撰。伯政,字惠棠,巴陵人。乾隆壬戌进士,官山东道监察御史。是书以为图、书皆出太昊之世,卦数生于河图,蓍数生于洛书。又兼取汉人“卦气”、“纳甲”及《京房易传》、《火珠林》之法,而不用“卦变”及“变占”之说。其论“卦变”曰:“重卦自具两体,凡《传》称上下者,如《乾》下《乾》上、《震》下《坎》上之类;凡称进退、往来、内外者,如《乾·九四》‘上下无常’、‘进退无恒’,及《否》、《泰》反其类也。《泰》之‘小往大来’,《传》曰‘内阳外阴’,《否》之‘大往小来’,《传》曰‘内阴外阳’之类,皆《易》例之显而易见者。又‘刚柔’之称,有以爻言者、有以卦言者,以义求之,皆象明理显,无取于‘卦变’之穿凿。”其论“变占”曰:“《启蒙》所论,依傍《左》、《国》,参以己意,其实卜筮以衍,忒宜各随其人、其地、其事、其时而推衍之,乃能旁通其变、曲畅其情,未可先为例以拘之。左氏卜筮之法,如”秦伯伐晋“,卦遇《蛊》,是六爻不变之卦,而其占全不用《彖辞》;孔成子筮“立君”,卦遇《屯》之《比》,史朝以灵公名“元”,即以“元亨”属之,孟絷弱行,即以“利居贞”属之,皆非《系辞》之本旨“云云。其辞甚辨,然所论有合有离,不能一一精确也。
  △《易经讲义》·八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苌仕周撰。仕周,字穆亭,汜水人。乾隆壬戌进士,官宜君县知县。是书以程《传》及《本义》为宗,不用象数之说,于“卦变”辨之尤力。大旨谓“凡卦有二体,即有内外、上下,有内外、上下即有上下、往来,凡《彖传》言上下、往来者,皆虚象耳,大槪在内卦曰‘来’,在外卦则曰‘往’也”云云。其说与魏枢《东易问》同。今按:《贲》言“柔来而文刚”、“分刚上而文柔”,《噬嗑》、《涣》俱言“刚柔分”,“分”者,自合而分也。不用卦变自《泰》、《否》之说,亦当用卦本《乾》、《坤》之说,方于“分”字之解有合,以《泰》、《否》即《乾》、《坤》也。今但云“柔在下为来”、“刚在上为往”、“三阴、三阳为平分”,恐可以解上下、往来,而不可解分合也。
  △《周易析疑》·十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兰?撰。兰?,原名一是,字天随,武进人。是书初刻于乾隆甲子,至己巳,又改订八十页而重刻之,是为今本。大旨以程子《易传》、朱子《本义》为宗,而佐证以宋、元诸说。其谓卦必先分而后序,不用古文十二篇之说,盖从萧汉中《读易考原》。其《系辞》以下,略不置解,则用王弼例也。
  △《易说存悔》·二卷(编修邵晋涌家藏本) 
  国朝汪宪撰。宪字千陂,钱塘人。乾隆乙丑进士,官刑部陜西司员外郎。是书大旨谓学《易》期于寡过,欲过之寡,惟在知悔,悔存而凶吝渐消,可日趋于吉,故以“存悔”颜其斋,因以名其《易说》,盖即耿南仲《周易新讲义》以“无咎”为主之意。所说唯上、下经,而不及《十翼》。前有“拟议”数条,讥“自汉以来儒者说《易》之病在调停经传,文王作《彖辞》,今不求诸《彖》,而执《彖传》以解《彖》,是有孔子之《易》无文王之《易》矣。周公作《爻辞》,今不求诸爻而执《爻传》以解爻,是有孔子之《易》无周公之《易》矣。孔子作传多取言外之意,当别为孔子之《易》,虽述而实作”云云,亦朱子不可便以孔子之《易》为文王之《易》之旧说也。夫传以翼经,必依经以立义,故《释名》曰:“传,传也 (案:上‘传’字去声 ,下‘传’字平声)。以传示后人也。”朱子作《诗集传》,不能不依诗立义。即分《大学》为一经十传,亦不能曰“此曾子所传孔子之《大学》”、“此门人所传曾子之《大学》”也。何至于《易》乃曰“孔子之传必异于文王之经”乎!
  △《易义便览》·三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向德星撰。德星,字云路,溆浦人。是书前有乾隆丙寅德星自序。大旨以朱子《本义》为主,附采《大全》、《蒙引》、《存疑》诸说,取初学易于循省,故以《便览》为名。其卷首六十七图,则德星因旧说而推衍者也。
  △《周易集解增释》·八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仁浃撰。仁浃,秀水人。是书前有乾隆戊辰自序。首八卷载诸儒传授及王氏《略例》、朱子《启蒙》,九卷以后始释经文。其说惟以朱子《本义》为主,故《本义》与经文一例大书,而杂取前儒诸说合于本义者着于下,如程《传》之类与朱子异义者,偶附一二,不以为例。盖名为“释经”,实则释《本义》也。其首列引用姓氏,特升朱子于汉儒之前,题曰“先贤”,以示尊崇之意。然所列先贤三人,一曰“卜子”,实则张弧之《易》;一曰“左氏”,考丘明于《易》未有成书,亦不知其何以特列;至周、程、张、邵五子,则杂于先儒之中,以时代为序。考邵子为《易》外别传,张子于二程亦尚为友教,至于朱学本程,程学本周,源流灿然,抑周、程而独尊朱,似非朱子所乐受。又谓张弧优于周、程,恐亦非周、程所甘矣。
  △《周易晓义》·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唐一麟撰。一麟,宜兴人。由贡生官江宁府学训导。是书成于乾隆戊辰。大旨主于义理,与《本义》不甚异同,惟不取朱子“卦变”之说。
  △《易例举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鼎撰。鼎字尊彝,号易堂,金匮人。乾隆辛未荐举经学,授国子监司业,官至翰林院侍讲学士,后降补侍讲。《易》有“义例”,《系辞传》、《说卦传》已括其要。是书仿《御纂周易折中》卷首“义例”,而益加推衍。上卷多辑先儒之说,下卷多出己意,凡一百四十八条。书中惟不及“互卦”“卦变”二义,其自序云“已详《中爻考》、《卦变考》中”,今书中不载“中爻”“卦变”二考,或别有成书欤?
  △《十家易象集说》·九十卷(大学士于敏中家藏本) 
  国朝吴鼎撰。是编采宋·俞琰,元·龙仁夫、吴澄、胡一桂,明·来知德、钱一本,唐鹤征、高攀龙、郝敬、何楷十家之说。其论辨去取,别为《附录》十卷。盖以汉唐旧说略备于李鼎祚《周易集解》,宋儒新义略备于董楷《周易会通》,惟元、明诸解则未有专汇一书者。因裒此十家以继二书之后。大旨主于明象,其论六十四卦之对体、覆体,《杂卦传》非错简,出于来《易》者为多。
  △《周易井观》·十二卷(编修吴寿昌家藏本) 
  国朝周大枢撰。大枢,字元木,号存吾,山阴人。乾隆壬申举人,官平湖县教谕。此编论天地之数,谓与大衍相符,必汉儒递相传授,以及康成,是以古来说《易》并无先天八卦,故不取邵子所传图位。盖先天八卦,即从所称后天图演出,不过取其一画,交易则各成乾坤,乃道家“抽坎填离”之说,不合圣经之旨也。于六十四卦,则尊《离》重《震》,各为之解,为圆图以应一岁节候之数,为方图以应三才旋转之象。以《杂卦传》为孔子之序《易》,取文王所序卦而杂之他卦,皆用文王覆卦。至《大过》而后独不覆焉。终之以刚决柔,与卦首之乾相接,即无大过之道,作《杂卦传》三十六宫图以差次之。又创为兼两卦,每六画覆之则为十二画,仍可并为六画,以尽《易》之变化也。如用九用六、四象八卦以及蓍策占验诸说,俱博综众论,断以己意。惟引性空真火、性火真空,火愈分愈多、愈兴愈有,云云,颇涉二氏之旨焉。
  △《大易近取录》·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邵晋之撰。晋之,字叙阶,号檀波,仁和人。乾隆辛酉举人。其大旨以朱子《本义》有“有注而可疑”者,有“可疑而无注”者,偶有所见,即以己意补之。其曰“近取”者,自序谓“远取诸物,必俟宏通该博之士”,而“近取诸身,则人莫不有身也”。首列《卦图初参》,自谓所得者浅,或将来更有所见,故以“初参”为名。次《大凡发明》,乃着书之义例,其所诠释,多切人事。自序云“馆海州三阅月而成,传之家塾,为子弟求释字义者观”之云。
  △《周易观澜》·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乔大凯撰。大凯,字颐庵,济宁州人。乾隆癸酉举人。此书每彖、爻之下,皆先列《本义》、程《传》,次列诸儒旧说,而以己意折之。其所采掇不出习见之书,间有自出新义者。如谓“《乾》之‘彖辞’不设象,《坤》则曰‘利牝马之贞’;《乾》无分于先后、无择于西南东北,《坤》则不然。为天道地道,阳全阴半之分”云云,为先儒之所未发,然亦随文生义之说,《彖》不设象,不止《乾》一卦也。
  △《易经观玩篇》·无卷数(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宗洛撰。宗洛,字绍川,无锡人。乾隆庚辰进士,官天镇县知县。是编凡例谓用费直本,然其书每卦画六爻于前,而分书初九、九二等字于爻画之中,右列爻辞,左列小象,而后列卦辞及彖传,至《文言》、《大象》则另录置《系辞》前,则是宗洛自定本,非费直本矣。宗洛酷信图、书,故其解经多引《参同契》为说。其《序卦图说》亦主五行纳甲,其《杂卦图说》以为即古《归藏易》,孔子附之《易》末,如录诗之有《商颂》,亦无所据也。
  △《易解拾遗》·七卷、附《周易句读读本》二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世金撰。世金,字仲兰,衡山人。是书成于乾隆辛巳。大旨以数言《易》,卷一、卷二衍河图洛书、先天后天之说,务拔奇于旧说之外。卷三、卷四、卷五为观玩四法,各系以图解。卷六解《易》象卦宫及标举《系辞》、《说卦》、《杂卦》要义。卷七又别为十九卦解。据目尚有诗一首、呈一篇,而有录无书,盖缮写佚之矣。后附《周易句读读本》,上下经各注句读,字系辞以下则但以黑白圈分章、段,其自序谓“句读有讹,则经旨皆晦,故为此本以正之”云。
  △《周易集注》十一卷、《图说》一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琰撰。琰,渭南人。是书成于乾隆乙酉。自序称年八十有一,盖积一生之力为之也。其论来知德列《太极图》于《河图》前,所图黑白各半,明是阴阳,不得谓之太极。论《洛书》无关于画卦,《系辞》并举图、书,犹之并举蓍龟,不过带言。论伏羲八卦次序及六十四卦次序,并改邵子之“右阳左阴”为“左阳右阴”以合于逆数。论伏羲六十四卦方位,既有圆图,则方图可以不作。论文王八卦次序,即“帝出乎《震》”一节,不得当以“《乾》《坤》六子”一节。论羲、文二图,并无对待流行之分,不过一明二气、一明五行。论“《易》有太极”一节,即生蓍之数,观不言“天地万物有太极”,而言“《易》有太极”,可得其旨。论来知德所谓“错卦”即“横反对卦”,所谓“综卦”即“竖反对卦”,不必添立名目。论《本义·筮仪》第一变归奇之策,通挂一数,不五则九,二三变去第一变所挂之一而不用,惟于本数策中挂一策,仍复合而通数其奇,是以四八与初之五九不同。来知德谓第一变不通挂一数,所见为是。然谓二三变并不挂一,则少象三一营,止三营而非四营矣。惟第一变挂一而归奇,不必通挂一数,二三变即用第一变所挂之一而归奇,亦不必通挂一数,斯皆不四则八,无所谓“不五则九”也。其大旨虽亦纠绕图学,然其说均自出新意,亦可备一解。惟以《十翼》兼《象辞》、《爻辞》数之,未免于古无稽。其解经亦皆敷衍成文,殊乏精义,盖所注意惟在图说而已。
  △《易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廷栋撰。廷栋,字六吉,嘉善人。是书为图学而作。一卷《河图》、二卷《洛书》、三卷《大衍图》、四卷《蓍法》。其于《河图》改中宫十点之旧,于《洛书》信凤来道士之传,通《洛书》、《大衍之》说于《易》,更分挂扐揲之法于蓍,又皆图学中后起之说矣。
  △《易图疏义》·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鸣珂撰。鸣珂,字伯容,蒲城人。是书因《周易启蒙》“本图书”、“原卦画”二篇之说,而疏通其义。其稍有异同者,《大传》“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谓“圣人”兼指羲、文,非专云伏羲;至“则之”之义,既取邵子加一倍法,则如朱子之说可自六十四而加之以至无穷矣。乃复谓六十四卦之画,限以六位,为三才之义,又不知《乾》一《兑》二之数出于小横图,而以为邵子“逐爻渐生”之说与之天然吻合,皆未免弥生缴绕。其解《易》逆数也,谓“自《震》一阳历《离》、《兑》二阳至《乾》三阳,左旋而顺;自《兑》一阴历《坎》、《艮》二阴至《坤》三阴,左旋而逆。”以《乾》一《兑》二之序推之,则阳进阴退,皆为逆数,则较邵、朱之数颇为贯穿,然亦《易》外之旁义。至于本来知德之说,以羲《易》为错、文《易》为综,益强生区别矣。
  △《易见》·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贡渭滨撰。渭滨,字羡溪,丹阳人。是书前列《易序》、《传序》、《诸儒姓氏》、《易学源流》,邵子、程子、朱子纲领及筮仪、五赞、经传音释、《本义》异同、程《传》异同不入卷数,末附《启蒙大旨》,亦不入卷数。其解经以《本义》为宗,而杂录先儒旧说以足之,然往往曲相迁就。如《坤·彖》“先迷,后得主”,以《文言》“后得主而有常”考之,应以“主”为句,以阳为阴主故也。渭滨附合《本义》“主利”之读,乃云“主利者不主于迷,而主于利也”。又,《渐》爻辞九三、九五取?于妇,《本义》于九五取六二,正应在下为解,于九三则云九三过刚不中,而无应于《彖传》,云“自二至九,五位皆得正,故其占为女归吉”,前后自相抵牾,渭滨则云“《艮》非妇、但以二为阴,故云然耳”,然何以处九三乎?是亦偏主之过也。
  △《易象图说》·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脉鬯撰。脉鬯,字灌先,蓬莱人。是书檃括诸图,各为之说。以圆图象天,方图象地,因创为?图、象、人,以配三才。复集邵子、朱子咏易诸诗,附以己作及沈时升诗。末附《八宫纳甲占例》,则今以钱代卜者之所用也。
  △《周易后天归图》·四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黎由高撰。由高,字鹏翥,通城人。是书专明后天之《易》、六十四卦、“反对”之义,而一归之于“图”。一卷总论后天方位,见“经”之当归于“图”;二卷说《乾》、《坤》为“归经于图”之纲领;三卷说“反对”为“归经于图”之门户;四卷摘录诸卦为“归经于图”之凡例。首卷《方位图》其“三四长少序次”变为自右而左,与《本义》异。大旨以邵子诸说为宗,而参用《本义》之解也。
  △《易经辑疏》·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家?撰。家?,临川人。其书删邵子之“横图”,谓“此邵氏之《易》,非羲文之《易》”,而不免仍用先天之说。又谓来知德之“卦错”、“卦综”胜于“卦变”,而不免仍用“卦变”之说。观其自序称“来《易》”恐不近于举业,是既欲诂经又牵合以就程试,遂两者骑墙耳。
  △《易经会意解》·无卷数(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芝兰撰。自序称伊南人,未详其仕履。是书首《句读质疑》,皆与《本义》句读相异者;次《辨〈本义〉衍文》,谓“《易》为卜筮之说,不经“秦火”应无衍文“;次《〈乾卦〉质疑》、《〈坤卦〉质疑》;次《〈乾卦〉以下八卦说》。其序六十四卦,专取两卦相对相反之义,一页之中分上、下二格。上格列一卦之辞,其文自前左行;下格列其相对相反之卦,其文自后右行。一顺一逆,体若回文,为自来经典所未有。其《系辞传》以下,亦各分篇次。名目有《开宗明义篇》、《纲领篇》、《申明爻辞篇》、《弥纶篇》、《四道篇》,《尚辞》、《尚变》、《尚象》、《尚占》诸篇,先后天图辨又有《征时篇》《终意篇》,亦儒先传授所未闻也。
  △《河洛先天图说》·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天真撰。天真  字汝迪,号去伪,兴国州人。由岁贡生官安仁县训导。其言《易》大旨谓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其六、七、八、九之数,乃一、二、三、四倚五而成,盖即参天两地而倚数之说。张尚瑗序之,以为后天八卦配洛书合若符契,“帝震”一章是其注脚。不知图、书之数正影附此章而作,即以配河图亦相吻合,不仅洛书可配也。
  △《周易象训》·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姚球撰。球字颐真,无锡人。其凡例称辛未岁年二十七,始读周易。二十余年间,见注疏百三四十部,不知为前辛未、后辛未也。是书虽用古本,分十二篇,而篇数迥异。其分《象传》于《爻传》之外,本于宋吴仁杰。又分《说卦》为三,以《系辞》上、下传为《说卦》之第一、第二,本于隋书经籍志。皆非?据每卦前之六画,古本皆先下后上,乃用朱谋?之例,标曰“上某卦”、“下某卦”,亦非古本之旧也。
  △《易经辨疑》·四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国器撰。国器,湘乡人。是书首为《图书辨疑》,次为《羲易辨疑》,以旧传“八卦方位”复各衍为数十图,颇为繁碎。
  △《周易剩义》·四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磷撰。磷字旸谷,湘潭人。其凡例谓“说经者有未备、未当,而作此以补之”,故曰《剩义》。然体例颇近讲章所注,亦皆先儒之旧说,无甚新义也。
  △《易经告?》·四卷、《图注》·三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赵世迥撰。世迥,字铎峰,湘潭人。是书凡例称遵仿《本义》分卷,然其书仍用注疏本,未喻其故,殆据坊刻《本义》言之欤?卷首《图注》三卷,皆推衍河、洛之义,书中时时附图,盖欲以图、书明《易》,而反以《易》明图、书者也。
  △《周易悬?》·八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元御,字坤载,号研农,昌邑人。早为诸生,因庸医误药损其目,遂发愤学医。于《素问》、《灵枢》、《难经》、《伤寒论》、《金匮玉函经》皆有注释,凡数十万言,已别着录“医家类”中。大抵自命甚高,欲驾出魏晋以来医者,上自黄帝、岐伯、秦越人、张机外,罕能免其诋诃者,未免师心太过,求名太急。惟其诂经乃颇能沿溯古义,其训释以观象为主,其观象以说卦为主,而参以荀九家之说,亦兼用“互体”。大抵缘象以明理,不纠绕飞伏、纳甲之术,亦不推演河、洛、先天之说,在近人《易》说中犹可谓学有根据。惟好以己意改古书,并《彖象传》于经,而合《文言》为一篇,此犹据郑元本也。 郑元本文言自为,一篇见中兴书目,改《乾卦》之次序使与《坤卦》以下同,此犹据王弼本六十三卦之例也。割《系辞》十九卦之说,移入《文言》,于古仅吴澄有此说。见易纂言,斯已无据矣。至《系辞》全移其次第,并多所删节,又割掇《说卦》以补之,《说卦》更多所改正,直以“孔翼”为槀本,而笔削其文,别造一经,尤非古法也。
  △《易经本义翼》·十二卷(编修励守谦家藏本) 
  不标撰人名字。惟卷首题签云“苏州府学附生曹澐手辑吴敬庵《羲经本义》二十本,上大宗师鉴定。今呈到十九本,其一本系《图说》,因绘画不及,俟于原本录出补送呈”云云,盖江南诸生录送提学之本,不知吴敬庵者为何人也。其书《图说》分六编,一曰“河洛图说”、二曰“卦画图说上”、三曰“卦画图说下”、四曰“明筮图说”、五曰“序卦图说”、六曰“合纂图说”,而附以《易》说纲领,皆不入卷数。其解释经文共十二卷,亦分为八编,上经《乾》至《履》为一编,《泰》至《观》为二编,《噬嗑》至《离》为三编,下经《咸》至《解》为一编,《泰》至《艮》为二编,《渐》至《未济》为三编,附以上、下编,分六编说。别以《彖传》上下、?传上下、《系辞传》上下、《文言传》分七卷,共为一编。说卦、序卦、杂卦三传分三卷,共为一编。例体颇为冗碎,大抵以河、洛之说辗转推衍,其解经则惟以《本义》为宗,间有出入,不过百分之一,故名曰《本义翼》云。
  △《读易随抄》·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亦无序。目其书用“反对”之说,除《乾》《坤》、《颐》《大过》、《坎》《离》六卦,两名并列外,余五十八卦皆每二卦顺逆相对,画之所解,多参以人事。虽以“随抄”为名,实杂采诸家之言,而融贯以己意,不出原采书名也。
  △《卦爻遗稿演》·一卷(左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小引,乃其子所作。谓其父于《易》多有论说,未有完书,其子始类次成编,而间附己说于后。其自称曰“觐”者,即其子之名,而姓则不可考矣。书中每一卦为一篇,于每爻下具列中、正、应三义,而不载经文。词?简略,殊无心得。
  △《周易观彖疑问》·二卷、《大传章旨》·二卷(原任工部右侍郎李友棠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但署上谷手授,莫知为谁,亦不详其时代。其书于六十四卦各为总说,大传章旨于各章亦总为疏解,俱无甚奥义。
  附录
  △《古三坟》·一卷(内府藏本) 
  案,三坟之名,见于《左传》,然周、秦以来,经、传、子、史从无一引其说者,不但汉代至唐咸不着录也。此本晁公武《读书志》以为张商英得于北阳民舍,陈振孙《书录解题》以为毛渐得于唐州,盖北宋人所为。其书分山坟、气坟、形坟,以《连山》为伏羲之《易》,《归藏》为神农之《易》,《乾坤》为黄帝之易,各衍为六十四卦,而系之以传,其名皆不可训诂。又杂以河、图、代姓纪及策辞、政典之类,浅陋尤甚。至以燧人氏为有巢氏子、伏羲氏为燧人氏子,古来伪书之拙,莫过于是。故宋、元以来,自郑樵外无一人信之者。至明何镗刻入《汉魏丛书》,又题为宋·阮咸注,伪中之伪,益不足辨矣。
  (案,《左传》称倚相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孔安国书序所解虽出依托,至刘熙释名则?属古书,据所训释,“三坟”乃书类,非易类也。然伪本既托于三《易》,不可复附书类中,姑从《易》纬之例,附其目于诸家《易》说之末。)
  ──右易类三百十七部二千四百卷,内四十九部无卷数,附录一部一卷,皆附存目。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易义随记》·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宗澜撰。宗澜字起八,江阴人。由拔贡生荐授国子监助教,是编乃宗澜恭读御纂《周易折中》意有所会,即标记之,多因集说而作。时宗澜方从杨名时于云南,以修周易折中时,李光地为总裁官,而名时为光地门人,故参互以光地《榕村易解》,就正于名时,以成此书。其体例在讲章语录之间,凡问者皆宗澜语,答者皆名时语也。   △《易卦劄记》·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夏宗澜撰。是书惟解上下经,不及系辞以下。前列易例举要一篇,读易指要一篇,其指要有曰:“要明易理,须先将伏羲画卦次序方位、文王八卦方位、及先后天方圆诸图反覆记看,令其晓然,再说卦传记得极熟,然后读易方有入手处。”其宗旨不外是矣。   △《程氏易通》·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廷祚撰。廷祚有《大易择言》,已着录。是书凡《易学要论》二卷,《周易正解》十卷,《易学精义》一卷,又附录《占法订误》一卷,《易通》其总名也。其《要论》,尽去汉人爻变、互体、飞伏、纳甲诸法,未免主持稍过。然举宋人河、洛、先天诸图及乘、承比应诸例,扫而空之,则实有芟除轇轕之功。其《正解》,则经传之义疏不用今本,亦不用古本
,以《彖传》、《小象》散入经文,《十翼》并为“六翼”,颇嫌变乱。而诠释尚为简明。其《精义》,统论义理,通其说于道学,略如语录之体;其《占法订误》,谓“画有奇、偶、九、六,而上下进退于初、二、三、四、五、上之际,所谓‘六爻发挥’者,《易》之变惟在于此。之卦则所以识别动爻之用,而所取仍在本卦。”故以《洪范》之说为占法,而以《春秋》内、外传所载为附会,变乱不与《易》应。然箕子殷人,未睹周易,太卜掌三易之法,则三易异占,灼然可证。左氏所纪,其事或有附会,其占法则当代所用,卜史通行,断不至实无此法,而凭虚自造。是则信理黜数,至于桥枉过直者矣。   △《易说辨正》·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程廷祚撰。此书盖其中年所作,在《大易择言》、《易通》二书之前,后多附入二书中。然亦时有采取未尽者,盖所见随年而进,故不一一尽执其旧说也。   △《学易阐微》·四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罗登标撰。登标字子建,宁化人。康熙间举人,官松溪县教谕。是书皆辨《易》中疑义,凡为论者七十四、为考者五、为解者三十三,共一百十一篇,多循用前人之说。其首卷第一篇,论画前有《易》,不免肤词。卷三中,以三百八十四爻割隶
八卦,于全卦之义反有未融。至卷四中,以六十四卦之五爻配《历代帝王解》一篇,亦属挂一漏百。其以《恒·五爻》“妇人吉,夫子凶”,拟武后之幽囚太子,窃弄神器,尤为悖理。夫武后可称“妇人吉”乎?   △《读易质疑》·二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汪璲撰。璲字文仪,号默庵,休宁人。其书置象数而专言理,其凡例有云:“今说《易》之家,谓《易》以道阴阳,务以圆妙幽渺,笼罩影响,如捕风、如捉影,无当实用。故愚以为学《易》当就平实切近处用功”云云,其宗旨可见。故随文诠释,无所穿凿,而亦无所发明。卷末《杂卦》一篇有录无书,疑装缉者偶脱云。   △《周易会缉》·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映撰。映字沐日,晋江人。其书大旨,皆宗朱子《本义》而折衷于《蒙引》、《存疑》诸书,持论亦颇平实。然取材太寡,用意太拘,尚未能深研精奥也。   △《大易阐微录》·十二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刘琯撰。琯字献白,枣强人。先天之图于《周易》之上,别尊《羲易》,其传出自陈抟,自《参同契》以外别无授受之确证。故邵子之学,朱子以为《易》外别传。自元以来诸儒互有衍说,亦递相攻击,至国朝黄宗炎、胡渭诸人,始抉摘根源,穷
究依托,渭书考究尤详。琯未睹黄、胡二家之书,不知其伪之己破。故又因而推衍,加以穿凿。如谓“人之生虱,人止一个,而所生之虱个个有对。又谓男女虽是二个,合来仍是一个。故男鳏女寡俗称“半个人”,其词皆不雅驯。于《月令》天气上升,地气下降,闭塞成冬,及《周髀》四游之说,攻驳尤甚。大抵皆凭臆而谈,其叙、跋皆自命甚高,以为圣贤所未发,过矣。   △《周易详说》·十九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绍攽撰。绍攽,三原人。是书大旨以程《传》为宗,与《本义》颇有同异,于邵子先天之说亦不谓尽然,不为无见。惟于汉儒旧训掊击过当,颇近于傎。其议论纵横,亦大抵随文生义,故往往自相矛盾。如卷首论“玩辞”一条,驳诸儒之失,曰“甚有释传与彖传不合,释象与爻不合,无以自解,则借口有伏羲之《易》、有周文之《易》、有孔子之《易》”云云,至开卷“元亨利贞”一条,又主大通而利正固之说,谓“王弼泥于穆姜之言,以元、亨、利、贞为四德,后多宗之,殊不知文王有文王之《易》,孔子有孔子之《易》,《彖辞》、《彖传》不相率合者甚多”云云,是二说者使后人何所从乎?   △《周易原始》·六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范咸撰。咸字贞吉,号九
池,钱塘人。雍正癸卯进士,官至监察御史。其书惟解经文,不及《十翼》。大旨以理始于象,象始于画,又以万物始于阴阳,象始于日月,取《系辞》“阴阳之义配日月”之语,而总以阴始于阳为断,故名《原始》。其说多采辑古义,不以白圈、黑点依托图、书,亦不以禅偈、道经空标心性,较明以来说《易》诸家颇为笃实。然其长在尽扫卮言,其短亦在好生新意,如谓“元亨”之“元”为阳在下,至于阴卦亦每称元,义有难通者,亦曲伸其说。又谓上经皆阳盛之卦,下经皆阴盛之卦,而上经有《剥》、《复》,下经有《中孚》、《大壮》,理有所格,亦必强合其义。是又好持己见,务胜先儒之过矣。   △《易经理解》·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郜煜撰。煜字光庭,汝州人。雍正癸丑进士,官至中书科中书。其书不释《十翼》,惟六十四卦每卦撰说一篇,诠释大意。其大旨欲以义理矫象数之失,以平易救穿凿之失,以切实救支离泛滥之失,而矫枉不免过直云。   △《周易拨易堂解》·二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斯组撰。斯组,字斗田,新建人。雍正甲辰举人,官?县知县。是书前有记,略载梓此书时,其婿梦二童歌诗曰“不、不、不,九六乾坤七四执,黄、农非古世非今,理数
瓜分一太极”。又载着是书时,其侄梦阁上有朱题“拨易阁”三字,因以为名。其事颇涉幻杳,似乎故神其说。又谓“拨”字有发挥三才之义,不知《说文》“拨”字在手部,篆作?,隶省作才,非从才也。其书首二卷皆图说,大抵因旧解而蔓衍之。又谓《论语》、《中庸》皆通于易,即陈际泰“群经辅《易》”说之意,六经一贯,理自相通。至于才辨纵横,随心牵引,如解“飞龙在天”曰:“此则唐人所谓‘龙池跃龙龙已飞’矣,入天门、开黄道,艮阙亦具爻内,读《易》方解诗中写龙德特全。”是岂诂经之体耶!   △《周易摘抄》·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顾昺撰。昺号虚庄,南汇人。雍正甲辰举人。是编为其三经解之一,皆节录《御纂周易折中》内所集诸儒之说,参以李光地《周易观彖通论》,故曰《摘抄》,间附己意,亦罕所发明。   △《学易大象要参》·四卷(编修林澍蕃家藏本)    国朝林赞龙撰。赞龙,字泽云,侯官人。雍正丙午举人。是书以发明“大象”为主,六十四卦各为一篇,以上下经分二卷,而冠以纲领六篇为一卷,一曰《发凡》,二曰《象例》,三曰《义理象数》,四曰《卦爻中相错阴阳相应》,五曰《忧患九德》,六曰《大象有通于〈四书〉》。殿以附解二篇为
一卷,一曰《作易忧患解》,二曰《杂卦传解》。大旨以“大象”上一句为天地万物之象,下句为人事,以天象为人事之则,不言吉凶而言理义,不言神圣而言君子,以明人人可学。故所阐发皆切日用,其纲领有曰:“借易明理,自夫子已然。‘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为《乾·九二》而言也,而《乾》之‘九二’岂有学、问、宽、仁之义乎!‘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暑相推而岁成焉’,为《咸·九四》而言也,而《咸》之‘九四’岂有日月、寒暑之义乎!是则借象立言之旨矣。”   △《经义管见》·一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饶一辛撰。一辛,字治人,南城人。是书成于雍正丙午。凡《图说》七、《周易统天旋卦赋》一、《说卦传论》一、《纳音五行论》一、《古今本得失论》一。于周子《太极图》、邵子《先天图》,皆多所攻驳。而其所自造之图,亦初无所受。至拟《归藏》、《连山》等图,以乾北、坤南、坎东、离西、艮东北、兑西南、震东南、巽西北为位,尤于古无征。   △《周易解翼》·十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上官章撰。章字闇然,乾州人。是书成于雍正丁未。自称凡二十六易稿。大旨本“京房纳甲之法”,而以八宫经纶错综为脉络,一切旧图皆屏
不用,颇为洁净不支。然不用古图,而又重乾、巽、艮、坤四卦十二画,别立为图,以为河洛、方圆、先后天诸说,皆足以包括。是扫一图学之障,又生一图学之障也。   △《东易问》·八卷(奉天府尹采进本)    国朝魏枢撰。枢,承德人。雍正庚戌进士,官永平府教授。乾隆元年,荐举博学鸿词,未及试而卒。是书用王弼本,列朱子《本义》于前,而以己意附于后。其“凡例”谓生长辽东,日与东人相问答,故叙其原委而集之,以示初学,名之曰《东易问》,纪其实也。其论卦变曰:“刚柔皆当指卦,不当指爻,如《讼》之‘刚来而得中’者,‘坎’也;《随》之‘刚来而下柔’者,‘震’下于‘兑’也;《蛊》之‘刚上而柔下’,‘坎’在‘巽’上也;《噬嗑》、《晋》、《暌》、《鼎》四卦,言‘柔得中而上行’者,皆‘离’火也;《贲》‘柔来而文刚’,‘离’文乎‘艮’之内也,‘分刚上而文柔’,‘艮’文乎‘离’之外也;《无妄》之‘刚自外来’者,‘震’也;《大畜》之‘刚上’者,‘艮’也;《咸》‘柔上而刚下’,‘兑’在‘艮’上也;《恒》‘刚上而柔下’,‘巽’在‘震’下也;(《升》)‘柔以时升’者,‘巽’也。是凡言‘刚’者皆阳卦,凡言‘柔’者皆阴卦也,则以‘刚来
’‘柔来’指一爻而言者,固未足以尽其义矣”云云。其论似近理而不尽然,其论来知德“错综”曰:“《乾》本至健也,以错言,则又可以谓之顺。‘初爻’变《巽》为入,以错言,则又可以谓之动;以综言,则又可以谓之说;‘二爻’变《离》为明,以错言,则又可以谓之陷;‘中爻’《巽》可以谓之入,以错言,则又可以谓之动;以综言,则又可以谓之说,推之三、四、五、上莫不皆然,则亦何所不像哉!是故‘初’以在下,变巽而潜,有以为错《震》而躁动者,其将何以应之乎!‘二’以在田,变离而见,有以为错坎而隐伏者,其将何以应之乎!则持论固为明确矣。   △《易贯》·十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叙撰。叙字凤冈,太仓人。雍正壬子举人。是书用注疏本,而以“小象”总列六爻之后。如《乾》、《坤》二卦例,又以“大象”置《彖传》之前,考《象辞》列六爻后,是吴仁杰所传郑本,“大象”置《彖传》前,是周燔本,而叙乃以为创获,盖未知有吴、周二本也。至图学传自邵子,其位置皆依《说卦》,周子《太极图》初不言八卦,此书皆强为牵合。又斥诸儒爻变之说,而以左氏所载占法,为周易未成经时卜筮家杂用以测验,则又过于疑古矣。   △《周易纬史》·无卷数(浙
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钱偲撰。偲号坚瓠老人,钱塘人。雍正壬子副榜贡生。是书以卦分爻配史事,故曰《纬史》。夫引事证经,郑氏《易注》即有之,至《吴园易解》、《诚斋易传》始大畅厥旨,以人事之成败证易象之吉凶,是亦以古为鉴之意,未为无所发明。至此书所引,则多不考据,如《屯·六二》称曹操待寿亭侯,《需·上六》称刘备桃园投结,皆未尝校以史传也。   △《空山易解》·四卷(直隶总督采进本)    国朝牛运震撰。运震,字阶平,号真谷,滋阳人。雍正癸丑进士,官平番县知县。其学博涉群书,于金石考据为最深,经义亦颇研究。是编务在通汉、晋、唐、宋为一,然大旨主理不主数,故于卦气、值日及虞翻“半象”、“两象”等说皆排抑之,是仍一家之学,不能疏通众说也。   △《周易剩义》·二卷(福建巡抚采进本)    国朝童能灵撰。能灵,字龙俦,号寒泉,连江人。雍正中贡生。其论《易》专主河图,以明象数之学,曼衍纵横,旁推曲阐,亦皆有一说之可通。然云“得作《易》之本旨”,则未必然也。其亦张行成之支裔欤!   △《易学图说会通》·八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方达撰。方达,字符苍,一字扶仓,武进人。此书自序云“寻绎宋、元
经解及近代名家纂述,见其精研象数,或着为图,或着为说,有裨于《易》者,类而录之”。左图右说,集成八卷。一曰《太极探原》、二曰《图书测微》、三曰《卦画明德》、四曰《变互广演》、五曰《筮法考占》、六曰《律吕指要》、七曰《外传附证》、八曰《杂识备参》。大旨以朱子《本义》九图为主,而博采诸家,间附己论,盖专讲“先天之学”,故前列《周子太极图说》,后论《律吕八阵图》,而不及乎辞、占云。   △《易学图说续闻》·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方达撰。方达旣为《易学图说会通》,复自出己意成此编。凡三十二条,总不离陈抟之学,其后泛衍及于天文、物理、杂类诸说,皆牵合比附,务使与《易》相通,荀卿所谓“持之有故,言之成理”者欤!   △《周易辑说存正》·十二卷、附《易说通旨略》一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杨方达撰。是书分经二篇、传十篇,一依《本义》之旧。大旨亦多主《本义》,惟“卦变”之说主程而不主朱。其体例以为“必使正义先明,而后以旁义参之,宾主秩然则条理各得”,故凡言变、互者,皆列之圈外,使不与正义相混。又以爻位之正不正、有应无应乃卦中之大义,彖辞、爻辞皆从此推出,故每卦卦画之下即为注明。末附
《易说通旨略》一卷,杂引先儒象、彖、爻位之说,间亦参以己见,盖仿王弼《略例》而为之也。   △《周易蛾术》·七十四卷(户部尚书王际华家藏本)    国朝倪涛撰。涛字昆渠,钱塘人。其书于每卦中分“尚辞”、“尚变、”“尚象”、“尚占”四类,各采录旧说发明之,故又名《周易四尚》。其言“义理”多以程传为主,其言“象占”则遵马、郑、荀、虞之说,而自称折衷于朱子。然以世应纳甲列图于每卦之前,乃京氏之学,非朱子之学也。所引诸书,往往止载姓氏而未录其辞,盖编纂未成之稿本耳。   △《易说》·一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汝惺撰。汝惺,字匪席,德州人。所论十五事,皆阐发宋儒旧说。自序谓“汉儒所传《三礼》不可尽信”‘故不主汉《易》。书中致疑邵子之说,亦不尽主先天诸图,然未能竟废图学也。   △《易经一说》·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俶撰。俶字善思,彭山人。其书大旨,以程《传》、《本义》原互相发明、不容偏废。坊本依费、王之次,已错乱圣经,复止载《本义》,不及程《传》,注不全而解益艰。因遵朱子十二篇旧次,复参取众家,归于一说,使初学易读易晓,盖亦为科举经义而设也。   △《周易汇解衷翼》·十
五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体元撰。体元,字御万,灵武人。其书大旨以“象”为主,每于一卦先观“本象”,次观“系辞”所取之“象”,凡时义德用之所在,胥于象中见之。然谓八卦有“本象”、有“象中之象”、有“理中之象”,又谓“象中象”、“理中象”各有两端,有“自然之象”、有“悬设之象”,多端辨析,未免涉于烦碎也。   △《易象援古》·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申尔宣撰。尔宣,字伯言,河南人。此编乃其父舒坦命意,而尔宣本之成书。其曰“援古”者,援古事以证易理也。大旨谓程《传》引古释经者六十余条,朱子《本义》引古释经者亦四十余条,故取三百八十四爻每爻隶以一事,又复自分甲乙,以圈点四项别之。其中逐爻取譬,如《蒙》之“初爻”,谓如伊尹之于太甲,《需》之“五爻”谓如虞帝恭己无为,汉文恭修元默,《师》之“三爻”谓如宋之江南,《泰》之“二爻”谓如狄仁杰事周之类,多于经义不甚比附也。   △《大易合参讲义》·十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用行撰。用行,字翼承,新建人。是书大旨以朱子为主,首列《本义》,而以“正义”、“析义”次之,“正义”以阐朱子之旨,“析义”则兼采他说,又以象数不可竟废
,间采瞿塘、来知德之说,补于析义之后。大抵循文推衍,未能深造自得也。   △《周易粹义》·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薛雪撰。雪字生白,号一瓢,苏州人,自署曰“河东”,称郡望也。其书采摭诸说,融以己意,仿朱子“论”、“孟”《集注》之例,皆不载所引姓名。诠释颇为简明,而大抵墨守宋学也。   △《易蓍图说》·十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潘咸撰。咸,不知何许人。所着别有《音韵源流》,中引李渔《诗韵》,则其人在李渔后矣。是书凡《周易大衍蓍》六卷、《连山易蓍》三卷、《归藏易蓍》一卷,咸自为之序。其说谓读《易》者当自知蓍始,《易》有三,蓍亦有三。《周易大衍蓍》用四十九策,以四为揲,内含六百八十七万一千九百四十七万六千七百三十六卦,共用四千九十六卦,以彖、爻二辞占《左传》系辞,皆四千九十六卦之卦辞也。邵子《皇极经世》为连山蓍,用九十七策,以八为揲,正卦一千一十有六,互卦一千一十有六,变卦三万二千五百十有二,以数断不以辞断,其吉凶一定而不可易。后周卫嵩《元包》为归藏蓍,用三十六策,以三为揲,以飞伏、世应、浑天、纳甲、五行生克占吉凶,用十二支、十干,为千有二百兆,又以焦赣《易林》、《参同契》
、月卦、《乾坤凿度》轨数及谶纬诸占为大衍之遗意,以管辂《观梅数》、《参同契》、纳甲,及奇门遁甲、煇梦契响、鸟鸣辨音、拆字诸占为连山之遗意,以京房《火珠林》、翼氏《风角》、《素问》五运六气、杨子《太元》及《元珠密语》杯珓洞灵、望云省气诸占为归藏之遗意,其中惟《元包》云出归藏,于古有征。其余大抵臆说,无所授受,如画“…”为少阳画“灬”为少阴,易卦画为点,多与古法相背。其《杂卦蓍数图》以四象起卦,反易为义,本无甚奇特,而托之繙阅旧籍,偶获一帖。盖又在丰坊伪经之下矣。   △《读易自识》·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金綎撰。綎字丝五,吴县人。是书随笔记录,未分卷帙。首为总论,次为《系辞》、《序卦》,次乃为六十四卦,次序与诸本迥异。又《序卦》论中乃多解《说卦》,标目亦不相应,盖未成之稿,后人以意抄合,遂倒乱无绪也。其说《易》好为新解,如谓“《南华》取象率本于《易》,如《逍遥游》曰‘鲲’,阴物类也,犹《坤卦》之象马也;曰‘鹏’,阳物类也,犹《乾卦》之象龙也。鲲化为鹏,阴变而阳,自北溟而徙南溟,盖自一阳之动于至阴。而历六位以时成,故曰‘六月息’也。曰‘九万里’、曰‘六月息’,即卦之用九、用六
,以言变也。言鲲化而不言鹏变,盖复可喜而变不可言,而《易》之扶阳抑阴也”云云,持论之异,大抵如是,亦可谓之好奇矣。   △《易观》·十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凌去盈撰。去盈,号旭斋,爵里未详,书中引毛奇龄说,则近时人也。是书主于即象以明理。大旨谓象有三例,有定象、有化象、有互象。一卦之“定象”如《乾》为天、《坤》为地是也,其“化象”如《剥》皆言床、《渐》皆言鸿是也。一爻之“定象”如阳必为九、阴必为六是也,其“化象”如阳动化阴、阴动化阳是也。又有中爻之“互象”,如二四互、三五互是也。所引多来知德、毛奇龄之说,而所重尤在“化象”、“互象”二义。谓王弼崇卦变,来氏置错卦,毛氏主推易以求一得之偶当,凡以不知有“化象”故也。其解《乾》之九四“或跃在渊”,谓“‘四’化《巽》互《兑》,有‘渊’象;《乾》化《巽》风,虚薄天表,‘跃’所自起”。解《屯》之初九“磐桓”,谓“大石曰‘磐’,大柱曰‘桓’,石者土之核。《震》九以《乾》阳而为《坤》,初索而为《坎》,《屯》郁而互处《坤》下,二四互《坤》,有若核然,磐之象也,柱者木之竖,《震》九以《坤》索而为天三,化天三生木而为《坎》,《屯》郁而倔强,初下
有若竖然,《桓》之象也。”是皆半附古义,半参臆说,因互体变爻而穿凿之,不足为说《易》之准也。   △《周易小疏》·十四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虞楷撰。楷字孝思,号蓼园,里籍未详。书无序跋,亦不知作于何时。中述《周易折中》称圣祖仁皇帝庙号,则近人也。其次序用古本,大旨亦主图、书,而以为先天寓理于《易》,后天因数以阐理,文王之《易》即伏羲之《易》。其说弥缝调停,变而愈巧。至于掊击《左传》诸占,尤似是而非。夫左氏周人,所述者即周之占法,周之占法所用即太卜之三《易》,谓其占验之辞多所附会则可,谓古《易》占法不如是则不可。居百世之下而生疑窦于百世之上,将周人之法周人不知,之今人反知之乎?    △《易经贯一》·二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金诚撰。诚字闲存,华亭人。是书分元、亨、利、贞四部,“元”部载《略言》六则、《谈余杂录》四卷、《易学问径说》、程子《易传序》,周子《太极图说》、张子《西铭》及河、洛、卦象诸图与会讲之语。“亨”、“利”两部解上、下经,而“亨”部之首冠以《经文定本》四卷及程子篇义。“贞”部解系辞、说卦、序卦、杂卦,以用《注疏》本,故止此四传也。其大旨以程《传》、朱
《义》为归。   △《易观》·四卷(大理寺卿陆锡熊家藏本)    国朝胡淳撰。淳字厚庵,庆云人。乾隆丙辰进士,授蒙自县知县,未上而卒。是编惟解上、下经。大旨谓圣人作《易》,使学者研究卦爻,推吉凶悔吝之由,以知进退存亡之道,故孔子称假年学《易》,可无大过。至于求诸卜筮,以决从违,乃为常人设,非为君子设也。故其说扫除图学,惟玩六爻。然皆随文生义,未能融会贯通,其谓《系辞传》“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句,为汉儒言谶纬者所窜入,更主持太过矣。   △《易象约言》·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吴鼐撰。鼐字大年,无锡人。乾隆丙辰进士,官工部主事。是书诠释文句,颇为简明。惟自序言“考究先儒更定诸本,而从其是者”,然以《文言》分上、下,而《彖辞》、《象辞》反不分上、下,又每卦《彖辞》以卦名割系卦画之下,每爻又于句中截断体例,似皆未允。至于《参同契》称“日月为易”,虞翻注虽亦引之,然核以《说文》,“易”字实不从日月。今其末册旣以悬象着明,画?为图,而又以此字大书于卷首,据为宗旨,亦泥古太甚也。   △《易经提要录》·六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徐铎撰。铎字令民,盐城人。乾隆丙辰进士,官至
山东布政使。此书不载经文,第摭古今论《易》之语。前有《总义》一卷,又《图象》一卷,皆不载其图,惟存其说,余各分卦分章,第取总括大意而止,故以“提要”为名。   △《易读》·无卷数(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宋邦绥撰。邦绥,字逸才,号况梅,长洲人。乾隆丁巳进士,官至兵部左侍郎。是编用《注疏》之本。其凡例云“专为课子而成,故以行文之体为讲书,使孺子易于记诵”。又云是书“专奉朱注”。自序又称“取之方氏时论者十之二三,不敢隐其所自”。其大旨尽是数言矣。   △《大易理数观察》·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如日撰。如日,字洞彝,号荷轩,莲花厅人。是编成于乾隆丁巳。大抵敷衍图、书之说。   △《来易增删》·八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祖武撰。祖武,长安人。乾隆戊午举人。是编即明来知德《易注》原本,去其繁冗,间补以《易传》、《本义》诸说,其错综、变爻、中爻、大象、卦情、卦画、卦占之类,则一仍其旧焉。   △《周易辑要》·五卷(安徽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瓒撰。瓒字?沾,全椒人。是书成于乾隆庚申。不言河、洛,亦不取朱子卦变之说,颇能芟除枝蔓。惟逐句诠释,词义虽洁净而未精微。   △
《周易读翼揆方》·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孙梦逵撰。梦逵,字中伯,常熟人。乾隆壬戌进士,官至宗人府主事。是编不取陈抟先天诸图,深有考证。惟谓孔子作《彖传》以释《彖辞》,作《爻传》以释《爻辞》,世所称《小象传》乃《爻传》非《象传》,当附《彖传》之后,而《大象》则叧归《系辞》之后,用吴仁杰本而变之,于历来诸本之外自为一例。谓经文经孔子作传,后人岂能加毫末。故但释传而不释经,于诸家易解之外,亦自为一例。其论揲蓍“左扐”得一得三为奇,得四得二为偶,亦不同于旧解,皆自我作古之论也。   △《易深》·八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许伯政撰。伯政,字惠棠,巴陵人。乾隆壬戌进士,官山东道监察御史。是书以为图、书皆出太昊之世,卦数生于河图,蓍数生于洛书。又兼取汉人“卦气”、“纳甲”及《京房易传》、《火珠林》之法,而不用“卦变”及“变占”之说。其论“卦变”曰:“重卦自具两体,凡《传》称上下者,如《乾》下《乾》上、《震》下《坎》上之类;凡称进退、往来、内外者,如《乾·九四》‘上下无常’、‘进退无恒’,及《否》、《泰》反其类也。《泰》之‘小往大来’,《传》曰‘内阳外阴’,《否》之‘大往小来’,《
传》曰‘内阴外阳’之类,皆《易》例之显而易见者。又‘刚柔’之称,有以爻言者、有以卦言者,以义求之,皆象明理显,无取于‘卦变’之穿凿。”其论“变占”曰:“《启蒙》所论,依傍《左》、《国》,参以己意,其实卜筮以衍,忒宜各随其人、其地、其事、其时而推衍之,乃能旁通其变、曲畅其情,未可先为例以拘之。左氏卜筮之法,如”秦伯伐晋“,卦遇《蛊》,是六爻不变之卦,而其占全不用《彖辞》;孔成子筮“立君”,卦遇《屯》之《比》,史朝以灵公名“元”,即以“元亨”属之,孟絷弱行,即以“利居贞”属之,皆非《系辞》之本旨“云云。其辞甚辨,然所论有合有离,不能一一精确也。   △《易经讲义》·八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苌仕周撰。仕周,字穆亭,汜水人。乾隆壬戌进士,官宜君县知县。是书以程《传》及《本义》为宗,不用象数之说,于“卦变”辨之尤力。大旨谓“凡卦有二体,即有内外、上下,有内外、上下即有上下、往来,凡《彖传》言上下、往来者,皆虚象耳,大槪在内卦曰‘来’,在外卦则曰‘往’也”云云。其说与魏枢《东易问》同。今按:《贲》言“柔来而文刚”、“分刚上而文柔”,《噬嗑》、《涣》俱言“刚柔分”,“分”者,自合而分也。不
用卦变自《泰》、《否》之说,亦当用卦本《乾》、《坤》之说,方于“分”字之解有合,以《泰》、《否》即《乾》、《坤》也。今但云“柔在下为来”、“刚在上为往”、“三阴、三阳为平分”,恐可以解上下、往来,而不可解分合也。   △《周易析疑》·十五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兰?撰。兰?,原名一是,字天随,武进人。是书初刻于乾隆甲子,至己巳,又改订八十页而重刻之,是为今本。大旨以程子《易传》、朱子《本义》为宗,而佐证以宋、元诸说。其谓卦必先分而后序,不用古文十二篇之说,盖从萧汉中《读易考原》。其《系辞》以下,略不置解,则用王弼例也。   △《易说存悔》·二卷(编修邵晋涌家藏本)    国朝汪宪撰。宪字千陂,钱塘人。乾隆乙丑进士,官刑部陜西司员外郎。是书大旨谓学《易》期于寡过,欲过之寡,惟在知悔,悔存而凶吝渐消,可日趋于吉,故以“存悔”颜其斋,因以名其《易说》,盖即耿南仲《周易新讲义》以“无咎”为主之意。所说唯上、下经,而不及《十翼》。前有“拟议”数条,讥“自汉以来儒者说《易》之病在调停经传,文王作《彖辞》,今不求诸《彖》,而执《彖传》以解《彖》,是有孔子之《易》无文王之《易》矣。周公作《爻
辞》,今不求诸爻而执《爻传》以解爻,是有孔子之《易》无周公之《易》矣。孔子作传多取言外之意,当别为孔子之《易》,虽述而实作”云云,亦朱子不可便以孔子之《易》为文王之《易》之旧说也。夫传以翼经,必依经以立义,故《释名》曰:“传,传也 (案:上‘传’字去声 ,下‘传’字平声)。以传示后人也。”朱子作《诗集传》,不能不依诗立义。即分《大学》为一经十传,亦不能曰“此曾子所传孔子之《大学》”、“此门人所传曾子之《大学》”也。何至于《易》乃曰“孔子之传必异于文王之经”乎!   △《易义便览》·三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向德星撰。德星,字云路,溆浦人。是书前有乾隆丙寅德星自序。大旨以朱子《本义》为主,附采《大全》、《蒙引》、《存疑》诸说,取初学易于循省,故以《便览》为名。其卷首六十七图,则德星因旧说而推衍者也。   △《周易集解增释》·八十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张仁浃撰。仁浃,秀水人。是书前有乾隆戊辰自序。首八卷载诸儒传授及王氏《略例》、朱子《启蒙》,九卷以后始释经文。其说惟以朱子《本义》为主,故《本义》与经文一例大书,而杂取前儒诸说合于本义者着于下,如程《传》之类与朱子异义者,
偶附一二,不以为例。盖名为“释经”,实则释《本义》也。其首列引用姓氏,特升朱子于汉儒之前,题曰“先贤”,以示尊崇之意。然所列先贤三人,一曰“卜子”,实则张弧之《易》;一曰“左氏”,考丘明于《易》未有成书,亦不知其何以特列;至周、程、张、邵五子,则杂于先儒之中,以时代为序。考邵子为《易》外别传,张子于二程亦尚为友教,至于朱学本程,程学本周,源流灿然,抑周、程而独尊朱,似非朱子所乐受。又谓张弧优于周、程,恐亦非周、程所甘矣。   △《周易晓义》·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唐一麟撰。一麟,宜兴人。由贡生官江宁府学训导。是书成于乾隆戊辰。大旨主于义理,与《本义》不甚异同,惟不取朱子“卦变”之说。   △《易例举要》·二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鼎撰。鼎字尊彝,号易堂,金匮人。乾隆辛未荐举经学,授国子监司业,官至翰林院侍讲学士,后降补侍讲。《易》有“义例”,《系辞传》、《说卦传》已括其要。是书仿《御纂周易折中》卷首“义例”,而益加推衍。上卷多辑先儒之说,下卷多出己意,凡一百四十八条。书中惟不及“互卦”“卦变”二义,其自序云“已详《中爻考》、《卦变考》中”,今书中不载“中爻”“卦变
”二考,或别有成书欤?   △《十家易象集说》·九十卷(大学士于敏中家藏本)    国朝吴鼎撰。是编采宋·俞琰,元·龙仁夫、吴澄、胡一桂,明·来知德、钱一本,唐鹤征、高攀龙、郝敬、何楷十家之说。其论辨去取,别为《附录》十卷。盖以汉唐旧说略备于李鼎祚《周易集解》,宋儒新义略备于董楷《周易会通》,惟元、明诸解则未有专汇一书者。因裒此十家以继二书之后。大旨主于明象,其论六十四卦之对体、覆体,《杂卦传》非错简,出于来《易》者为多。   △《周易井观》·十二卷(编修吴寿昌家藏本)    国朝周大枢撰。大枢,字元木,号存吾,山阴人。乾隆壬申举人,官平湖县教谕。此编论天地之数,谓与大衍相符,必汉儒递相传授,以及康成,是以古来说《易》并无先天八卦,故不取邵子所传图位。盖先天八卦,即从所称后天图演出,不过取其一画,交易则各成乾坤,乃道家“抽坎填离”之说,不合圣经之旨也。于六十四卦,则尊《离》重《震》,各为之解,为圆图以应一岁节候之数,为方图以应三才旋转之象。以《杂卦传》为孔子之序《易》,取文王所序卦而杂之他卦,皆用文王覆卦。至《大过》而后独不覆焉。终之以刚决柔,与卦首之乾相接,即无大过之道,作《杂卦传》
三十六宫图以差次之。又创为兼两卦,每六画覆之则为十二画,仍可并为六画,以尽《易》之变化也。如用九用六、四象八卦以及蓍策占验诸说,俱博综众论,断以己意。惟引性空真火、性火真空,火愈分愈多、愈兴愈有,云云,颇涉二氏之旨焉。   △《大易近取录》·无卷数(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邵晋之撰。晋之,字叙阶,号檀波,仁和人。乾隆辛酉举人。其大旨以朱子《本义》有“有注而可疑”者,有“可疑而无注”者,偶有所见,即以己意补之。其曰“近取”者,自序谓“远取诸物,必俟宏通该博之士”,而“近取诸身,则人莫不有身也”。首列《卦图初参》,自谓所得者浅,或将来更有所见,故以“初参”为名。次《大凡发明》,乃着书之义例,其所诠释,多切人事。自序云“馆海州三阅月而成,传之家塾,为子弟求释字义者观”之云。   △《周易观澜》·无卷数(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乔大凯撰。大凯,字颐庵,济宁州人。乾隆癸酉举人。此书每彖、爻之下,皆先列《本义》、程《传》,次列诸儒旧说,而以己意折之。其所采掇不出习见之书,间有自出新义者。如谓“《乾》之‘彖辞’不设象,《坤》则曰‘利牝马之贞’;《乾》无分于先后、无择于西南东北,《坤》则不然。
为天道地道,阳全阴半之分”云云,为先儒之所未发,然亦随文生义之说,《彖》不设象,不止《乾》一卦也。   △《易经观玩篇》·无卷数(山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朱宗洛撰。宗洛,字绍川,无锡人。乾隆庚辰进士,官天镇县知县。是编凡例谓用费直本,然其书每卦画六爻于前,而分书初九、九二等字于爻画之中,右列爻辞,左列小象,而后列卦辞及彖传,至《文言》、《大象》则另录置《系辞》前,则是宗洛自定本,非费直本矣。宗洛酷信图、书,故其解经多引《参同契》为说。其《序卦图说》亦主五行纳甲,其《杂卦图说》以为即古《归藏易》,孔子附之《易》末,如录诗之有《商颂》,亦无所据也。   △《易解拾遗》·七卷、附《周易句读读本》二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周世金撰。世金,字仲兰,衡山人。是书成于乾隆辛巳。大旨以数言《易》,卷一、卷二衍河图洛书、先天后天之说,务拔奇于旧说之外。卷三、卷四、卷五为观玩四法,各系以图解。卷六解《易》象卦宫及标举《系辞》、《说卦》、《杂卦》要义。卷七又别为十九卦解。据目尚有诗一首、呈一篇,而有录无书,盖缮写佚之矣。后附《周易句读读本》,上下经各注句读,字系辞以下则但以黑白圈分章、段,其自序
谓“句读有讹,则经旨皆晦,故为此本以正之”云。   △《周易集注》十一卷、《图说》一卷(陜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琰撰。琰,渭南人。是书成于乾隆乙酉。自序称年八十有一,盖积一生之力为之也。其论来知德列《太极图》于《河图》前,所图黑白各半,明是阴阳,不得谓之太极。论《洛书》无关于画卦,《系辞》并举图、书,犹之并举蓍龟,不过带言。论伏羲八卦次序及六十四卦次序,并改邵子之“右阳左阴”为“左阳右阴”以合于逆数。论伏羲六十四卦方位,既有圆图,则方图可以不作。论文王八卦次序,即“帝出乎《震》”一节,不得当以“《乾》《坤》六子”一节。论羲、文二图,并无对待流行之分,不过一明二气、一明五行。论“《易》有太极”一节,即生蓍之数,观不言“天地万物有太极”,而言“《易》有太极”,可得其旨。论来知德所谓“错卦”即“横反对卦”,所谓“综卦”即“竖反对卦”,不必添立名目。论《本义·筮仪》第一变归奇之策,通挂一数,不五则九,二三变去第一变所挂之一而不用,惟于本数策中挂一策,仍复合而通数其奇,是以四八与初之五九不同。来知德谓第一变不通挂一数,所见为是。然谓二三变并不挂一,则少象三一营,止三营而非四营矣。惟第一变挂
一而归奇,不必通挂一数,二三变即用第一变所挂之一而归奇,亦不必通挂一数,斯皆不四则八,无所谓“不五则九”也。其大旨虽亦纠绕图学,然其说均自出新意,亦可备一解。惟以《十翼》兼《象辞》、《爻辞》数之,未免于古无稽。其解经亦皆敷衍成文,殊乏精义,盖所注意惟在图说而已。   △《易准》·四卷(浙江巡抚采进本)    国朝曹廷栋撰。廷栋,字六吉,嘉善人。是书为图学而作。一卷《河图》、二卷《洛书》、三卷《大衍图》、四卷《蓍法》。其于《河图》改中宫十点之旧,于《洛书》信凤来道士之传,通《洛书》、《大衍之》说于《易》,更分挂扐揲之法于蓍,又皆图学中后起之说矣。   △《易图疏义》·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鸣珂撰。鸣珂,字伯容,蒲城人。是书因《周易启蒙》“本图书”、“原卦画”二篇之说,而疏通其义。其稍有异同者,《大传》“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谓“圣人”兼指羲、文,非专云伏羲;至“则之”之义,既取邵子加一倍法,则如朱子之说可自六十四而加之以至无穷矣。乃复谓六十四卦之画,限以六位,为三才之义,又不知《乾》一《兑》二之数出于小横图,而以为邵子“逐爻渐生”之说与之天然吻合,皆未免弥生缴绕。其解
《易》逆数也,谓“自《震》一阳历《离》、《兑》二阳至《乾》三阳,左旋而顺;自《兑》一阴历《坎》、《艮》二阴至《坤》三阴,左旋而逆。”以《乾》一《兑》二之序推之,则阳进阴退,皆为逆数,则较邵、朱之数颇为贯穿,然亦《易》外之旁义。至于本来知德之说,以羲《易》为错、文《易》为综,益强生区别矣。   △《易见》·九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贡渭滨撰。渭滨,字羡溪,丹阳人。是书前列《易序》、《传序》、《诸儒姓氏》、《易学源流》,邵子、程子、朱子纲领及筮仪、五赞、经传音释、《本义》异同、程《传》异同不入卷数,末附《启蒙大旨》,亦不入卷数。其解经以《本义》为宗,而杂录先儒旧说以足之,然往往曲相迁就。如《坤·彖》“先迷,后得主”,以《文言》“后得主而有常”考之,应以“主”为句,以阳为阴主故也。渭滨附合《本义》“主利”之读,乃云“主利者不主于迷,而主于利也”。又,《渐》爻辞九三、九五取?于妇,《本义》于九五取六二,正应在下为解,于九三则云九三过刚不中,而无应于《彖传》,云“自二至九,五位皆得正,故其占为女归吉”,前后自相抵牾,渭滨则云“《艮》非妇、但以二为阴,故云然耳”,然何以处九三乎?是亦偏主之
过也。   △《易象图说》·二卷(山东巡抚采进本)    国朝吴脉鬯撰。脉鬯,字灌先,蓬莱人。是书檃括诸图,各为之说。以圆图象天,方图象地,因创为?图、象、人,以配三才。复集邵子、朱子咏易诸诗,附以己作及沈时升诗。末附《八宫纳甲占例》,则今以钱代卜者之所用也。   △《周易后天归图》·四卷(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黎由高撰。由高,字鹏翥,通城人。是书专明后天之《易》、六十四卦、“反对”之义,而一归之于“图”。一卷总论后天方位,见“经”之当归于“图”;二卷说《乾》、《坤》为“归经于图”之纲领;三卷说“反对”为“归经于图”之门户;四卷摘录诸卦为“归经于图”之凡例。首卷《方位图》其“三四长少序次”变为自右而左,与《本义》异。大旨以邵子诸说为宗,而参用《本义》之解也。   △《易经辑疏》·四卷(江苏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家?撰。家?,临川人。其书删邵子之“横图”,谓“此邵氏之《易》,非羲文之《易》”,而不免仍用先天之说。又谓来知德之“卦错”、“卦综”胜于“卦变”,而不免仍用“卦变”之说。观其自序称“来《易》”恐不近于举业,是既欲诂经又牵合以就程试,遂两者骑墙耳。   △《易经会意解》·
无卷数(河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王芝兰撰。自序称伊南人,未详其仕履。是书首《句读质疑》,皆与《本义》句读相异者;次《辨〈本义〉衍文》,谓“《易》为卜筮之说,不经“秦火”应无衍文“;次《〈乾卦〉质疑》、《〈坤卦〉质疑》;次《〈乾卦〉以下八卦说》。其序六十四卦,专取两卦相对相反之义,一页之中分上、下二格。上格列一卦之辞,其文自前左行;下格列其相对相反之卦,其文自后右行。一顺一逆,体若回文,为自来经典所未有。其《系辞传》以下,亦各分篇次。名目有《开宗明义篇》、《纲领篇》、《申明爻辞篇》、《弥纶篇》、《四道篇》,《尚辞》、《尚变》、《尚象》、《尚占》诸篇,先后天图辨又有《征时篇》《终意篇》,亦儒先传授所未闻也。   △《河洛先天图说》·二卷(江西巡抚采进本)    国朝刘天真撰。天真  字汝迪,号去伪,兴国州人。由岁贡生官安仁县训导。其言《易》大旨谓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其六、七、八、九之数,乃一、二、三、四倚五而成,盖即参天两地而倚数之说。张尚瑗序之,以为后天八卦配洛书合若符契,“帝震”一章是其注脚。不知图、书之数正影附此章而作,即以配河图亦相吻合,不仅洛书可配也。   △《
周易象训》·十二卷(两江总督采进本)    国朝姚球撰。球字颐真,无锡人。其凡例称辛未岁年二十七,始读周易。二十余年间,见注疏百三四十部,不知为前辛未、后辛未也。是书虽用古本,分十二篇,而篇数迥异。其分《象传》于《爻传》之外,本于宋吴仁杰。又分《说卦》为三,以《系辞》上、下传为《说卦》之第一、第二,本于隋书经籍志。皆非?据每卦前之六画,古本皆先下后上,乃用朱谋?之例,标曰“上某卦”、“下某卦”,亦非古本之旧也。   △《易经辨疑》·四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郑国器撰。国器,湘乡人。是书首为《图书辨疑》,次为《羲易辨疑》,以旧传“八卦方位”复各衍为数十图,颇为繁碎。   △《周易剩义》·四卷(湖南巡抚采进本)    国朝黄磷撰。磷字旸谷,湘潭人。其凡例谓“说经者有未备、未当,而作此以补之”,故曰《剩义》。然体例颇近讲章所注,亦皆先儒之旧说,无甚新义也。   △《易经告?》·四卷、《图注》·三卷(侍讲刘亨地家藏本)    国朝赵世迥撰。世迥,字铎峰,湘潭人。是书凡例称遵仿《本义》分卷,然其书仍用注疏本,未喻其故,殆据坊刻《本义》言之欤?卷首《图注》三卷,皆推衍河、洛之义,书中时时附
图,盖欲以图、书明《易》,而反以《易》明图、书者也。   △《周易悬?》·八卷(编修周永年家藏本)    国朝黄元御撰。元御,字坤载,号研农,昌邑人。早为诸生,因庸医误药损其目,遂发愤学医。于《素问》、《灵枢》、《难经》、《伤寒论》、《金匮玉函经》皆有注释,凡数十万言,已别着录“医家类”中。大抵自命甚高,欲驾出魏晋以来医者,上自黄帝、岐伯、秦越人、张机外,罕能免其诋诃者,未免师心太过,求名太急。惟其诂经乃颇能沿溯古义,其训释以观象为主,其观象以说卦为主,而参以荀九家之说,亦兼用“互体”。大抵缘象以明理,不纠绕飞伏、纳甲之术,亦不推演河、洛、先天之说,在近人《易》说中犹可谓学有根据。惟好以己意改古书,并《彖象传》于经,而合《文言》为一篇,此犹据郑元本也。 郑元本文言自为,一篇见中兴书目,改《乾卦》之次序使与《坤卦》以下同,此犹据王弼本六十三卦之例也。割《系辞》十九卦之说,移入《文言》,于古仅吴澄有此说。见易纂言,斯已无据矣。至《系辞》全移其次第,并多所删节,又割掇《说卦》以补之,《说卦》更多所改正,直以“孔翼”为槀本,而笔削其文,别造一经,尤非古法也。   △《易经本义翼》·十二卷(编修
励守谦家藏本)    不标撰人名字。惟卷首题签云“苏州府学附生曹澐手辑吴敬庵《羲经本义》二十本,上大宗师鉴定。今呈到十九本,其一本系《图说》,因绘画不及,俟于原本录出补送呈”云云,盖江南诸生录送提学之本,不知吴敬庵者为何人也。其书《图说》分六编,一曰“河洛图说”、二曰“卦画图说上”、三曰“卦画图说下”、四曰“明筮图说”、五曰“序卦图说”、六曰“合纂图说”,而附以《易》说纲领,皆不入卷数。其解释经文共十二卷,亦分为八编,上经《乾》至《履》为一编,《泰》至《观》为二编,《噬嗑》至《离》为三编,下经《咸》至《解》为一编,《泰》至《艮》为二编,《渐》至《未济》为三编,附以上、下编,分六编说。别以《彖传》上下、?传上下、《系辞传》上下、《文言传》分七卷,共为一编。说卦、序卦、杂卦三传分三卷,共为一编。例体颇为冗碎,大抵以河、洛之说辗转推衍,其解经则惟以《本义》为宗,间有出入,不过百分之一,故名曰《本义翼》云。   △《读易随抄》·无卷数(两江总督采进本)    不着撰人名氏,亦无序。目其书用“反对”之说,除《乾》《坤》、《颐》《大过》、《坎》《离》六卦,两名并列外,余五十八卦皆每二卦顺逆相对,画
之所解,多参以人事。虽以“随抄”为名,实杂采诸家之言,而融贯以己意,不出原采书名也。   △《卦爻遗稿演》·一卷(左副都御史黄登贤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有小引,乃其子所作。谓其父于《易》多有论说,未有完书,其子始类次成编,而间附己说于后。其自称曰“觐”者,即其子之名,而姓则不可考矣。书中每一卦为一篇,于每爻下具列中、正、应三义,而不载经文。词?简略,殊无心得。   △《周易观彖疑问》·二卷、《大传章旨》·二卷(原任工部右侍郎李友棠家藏本)    不着撰人名氏,前但署上谷手授,莫知为谁,亦不详其时代。其书于六十四卦各为总说,大传章旨于各章亦总为疏解,俱无甚奥义。   附录   △《古三坟》·一卷(内府藏本)    案,三坟之名,见于《左传》,然周、秦以来,经、传、子、史从无一引其说者,不但汉代至唐咸不着录也。此本晁公武《读书志》以为张商英得于北阳民舍,陈振孙《书录解题》以为毛渐得于唐州,盖北宋人所为。其书分山坟、气坟、形坟,以《连山》为伏羲之《易》,《归藏》为神农之《易》,《乾坤》为黄帝之易,各衍为六十四卦,而系之以传,其名皆不可训诂。又杂以河、图、代姓纪及策辞、政典之类,浅陋
尤甚。至以燧人氏为有巢氏子、伏羲氏为燧人氏子,古来伪书之拙,莫过于是。故宋、元以来,自郑樵外无一人信之者。至明何镗刻入《汉魏丛书》,又题为宋·阮咸注,伪中之伪,益不足辨矣。   (案,《左传》称倚相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孔安国书序所解虽出依托,至刘熙释名则?属古书,据所训释,“三坟”乃书类,非易类也。然伪本既托于三《易》,不可复附书类中,姑从《易》纬之例,附其目于诸家《易》说之末。)   ──右易类三百十七部二千四百卷,内四十九部无卷数,附录一部一卷,皆附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