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春秋繁露-跋

春秋繁露 by 董仲舒

《繁露》一书,凡得四本,皆有高祖正议先生序文。始得写本于里中,亟传而读之,舛误至多,恨无它本可校。已而得京师印本,以为必佳,而相去殊不远。又窃疑<竹林>、<玉柸>等名与其书不相关,后见尚书程公<跋>语,亦以篇名为疑,又以《通典》、《太平御览》、《太平寰宇记》所引《繁露》之书,今书皆无之,遂以为非董氏本书,且以其名谓必类小说家,后自为一编记杂事,名《演繁露》行于世。开禧三年,今编修胡君仲方矩宰萍乡,得罗氏兰堂本刻之县庠,考证颇备,凡程公所引三书之言,皆在书中,则知程公所见者未广,遂谓为小说者非也。然止于三十七篇,终不合《崇文总目》及欧阳文忠公所藏八十二篇之数。余老矣,犹欲得一善本,闻婺女潘同年叔度景宪多收异书,属其子弟访之,始得此本,果有八十二篇,是萍乡本犹未及其半也,喜不可言,以校印本,各取所长,悉加改定。义通者两存之,转写相讹,又古语亦有不可强通者,《春秋会解》一书,年所集仲方摭其引《繁露》十三条,今皆具在。余又据《说文解字》“王”字下引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许叔重在后汉和帝时,今所引在<王道通三>第四十四篇中,其余传中对越三仁之问、朝廷有大议使使者及廷尉张汤就其家问之求雨闭诸阳纵诸阴其止雨反是、三策中言天之仁爱人君天道之大者在阴阳阳为德阴为刑故王者任德教而不任刑之类,今皆在其书中,则其为仲舒所著无疑,且其文词亦非后世所能到也。《左氏传》犹未行于世,仲舒之言春秋多用公羊之说。呜呼,汉承秦敝,旁求儒雅,士以经学专门者甚众,独仲舒以纯儒称,人但见其潜心大业,非礼不行,对策为古今弟一,余窃谓惟仁人之对曰“仁人者正其谊不计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又有言曰“不由其道而胜,不如由其道而败”,此类非一是,皆真得吾夫子之心法,盖深于《春秋》者也。自扬子云犹有愧于斯,况其它乎!其得此意之纯者,在近世惟范太史《唐鉴》为庶几焉。褒贬评论惟是之从,不以成败为轻重也。潘氏<楚庄王篇>为第一,它本皆无之,前后增多凡四十二篇,而三篇阙焉,惟<玉杯>、<竹林>二篇之名未有以订之,更俟来哲。仲方得此尤以为前所未见,相与校雠,将寄江右漕台长兄秘阁公刻之,而谓余记其后。嘉定三年中伏日四明楼钥书于攻愧斋。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繁露》一书,凡得四本,皆有高祖正议先生序文。始得写本于里中,亟传而读之,舛误至多,恨无它本可校。已而得京师印本,以为必佳,而相去殊不远。又窃疑<竹林>、<玉柸>等名与其书不相关,后见尚书程公<跋>语,亦以篇名为疑,又以《通典》、《太平御览》、《太平寰宇记》所引《繁露》之书,今书皆无之,遂以为非董氏本书,且以其名谓必类小说家,后自为一编记杂事,名《演繁露》行于世。开禧三年,今编修胡君仲方矩宰萍乡,得罗氏兰堂本刻之县庠,考证颇备,凡程公所引三书之言,皆在书中,则知程公所见者未广,遂谓为小说者非也。然止于三十七篇,终不合《崇文总目》及欧阳文忠公所藏八十二篇之数。余老矣,犹欲得一善本,闻婺女潘同年叔度景宪多收异书,属其子弟访之,始得此本,果有八十二篇,是萍乡本犹未及其半也,喜不可言,以校印本,各取所长,悉加改定。义通者两存之,转写相讹,又古语亦有不可强通者,《春秋会解》一书,年所集仲方摭其引《繁露》十三条,今皆具在。余又据《说文解字》“王”字下引董仲舒曰“古之造文者三画而连其中谓之王,三者天地人也,而参通之者,王也”。许叔重在后汉和帝时,今所引在<王道通三>第四十四篇中,其余传中对越三仁之问
、朝廷有大议使使者及廷尉张汤就其家问之求雨闭诸阳纵诸阴其止雨反是、三策中言天之仁爱人君天道之大者在阴阳阳为德阴为刑故王者任德教而不任刑之类,今皆在其书中,则其为仲舒所著无疑,且其文词亦非后世所能到也。《左氏传》犹未行于世,仲舒之言春秋多用公羊之说。呜呼,汉承秦敝,旁求儒雅,士以经学专门者甚众,独仲舒以纯儒称,人但见其潜心大业,非礼不行,对策为古今弟一,余窃谓惟仁人之对曰“仁人者正其谊不计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又有言曰“不由其道而胜,不如由其道而败”,此类非一是,皆真得吾夫子之心法,盖深于《春秋》者也。自扬子云犹有愧于斯,况其它乎!其得此意之纯者,在近世惟范太史《唐鉴》为庶几焉。褒贬评论惟是之从,不以成败为轻重也。潘氏<楚庄王篇>为第一,它本皆无之,前后增多凡四十二篇,而三篇阙焉,惟<玉杯>、<竹林>二篇之名未有以订之,更俟来哲。仲方得此尤以为前所未见,相与校雠,将寄江右漕台长兄秘阁公刻之,而谓余记其后。嘉定三年中伏日四明楼钥书于攻愧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