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免费电子书 目录 A-AA+ 书签 朗读

             

易纬是类谋-易纬是类谋

易纬是类谋 by 郑康成

《雒书·灵淮听》曰:类萌枢提纪时,黄牙出子,十运检期也。

类,五精之类。枢,枢星位乾,故五精之萌皆之。摄提值巽,故王绝纪,黄牙出子,谓复卦所在。检法子出,王道之始。十则运为之法期。岁星亦曰摄提也。

阳孽有七妖,阴怡有八灾,布命九六,机衡维持,经持错序,七九通符。

阳孽,谓复至夬之世。阴怡,谓姤至剥之世。七八阴阳之彖,妖灾之数。起七八九六,受而行之。枢机玉衡有时,其进退之节,经以七八为彖,九六为爻,明其通者著之。按“灾”原本讹作“哉”,今据后文改正。

天以变化,地以纪州,人以受图,三节共本,同出元苞。

变化,谓见妖异;纪州,别所兴之地;受图者。三节天地同出元苞,谓太极混沦之义也矣。

乾建度,坤拒谋,人育治,八卦交通以舒。

建度,立法度。拒亦法。坤为土,土性智,故谋属焉。生则育法,谓宰礼正也。事故见为乾法度,六子则生其事而行之公后道亦闿舒也。故曰交通道以闿舒。

皇象承帝,撢思王伦图圣,乾考神摘,且守文,师哲仁,祖《洛书》,假驱掇渐霸,考龟兴之,物瑞騠騊。

象承,谓承天以政教。撢犹秉持也。言五帝秉持黄道而思行之。伦,理。圣,通。三王理国之言,而通乾污考其神之王录,敛以禘将兴之期。守承世之君,上不及圣人伦图之义,故师哲仁之人,祖《洛书》之言以为法。假驱,谓在祭之代间,若泰者,掇渐,言皆有国录,不能纯耳。各繇在尧河洛,穆公授白雀之书是霸,若因之齐桓。考龟者谓有名在洛书。騠,犹踟蹶,言将兴之人皆有瑞应,无苟然者也。

皇观钩堂,考房斗能,帝视河洛纬合谋,王察可错,一角九尾,众善入都,假类隶浮耀,害类孽,霸维经象,卒明绝;转移,涣涣磥之符。

钩、堂、房、斗、能皆星名。言三皇观此宿而动作,五帝则视河洛五纬而合谋。一角,众善,百端及休。入都,人所归。谓及麟,有九尾狐有因及人所归。三王尽察可异之物,谓若武王东至孟津,诸侯不召而至,又白鱼毂鸟之异,皆思而行之,是谓毂见也。假见净耀日月五星之众。害叛此孽生,经象天道常兴衰之数,若周文王之旅尽霸者,在武王之穆也。本终者言霸者之兴,所修王者之执明其亡绝之期也。天精之则,转而更移,若仓精衰而赤帝起,鱼异之符,谓次当起也。

踵察督迹,巽艮土期,震兑扶合化,离坎招嬉,集节繥纬,动视在拣昂,街门五候。

踵,后。际,谓上精所移之人,督迹,循理之人。巽当升初之未,艮时止则止,时行则行,故吐期。震为雷,动万物。兑为泽,泽以说之,故卦立附合其作化。离为日,坎为月,故主摸而嬉之。兴集节谓进止之期,存察神昂。街门五候皆明王进止,慎五纬而候之,又察四宿之兴。按“在”字旧作“存”。今据后注文改正。

摄提招纪,格如别甲子寅岁,离枢推以却步,历试自苞者。

摄提招纪,天元甲寅之岁,离当历枢卒却步,谓之推来岁之数。识自苞在其中矣。

候终以季月入,日考经纬用事之气,不效,立五德之期,筭其节,以吹律卜名,以乣胥必视荧惑所在,以知亡象,所次失之,到逆荧见,乱相屠。

候将亡之气,季月亦四时之终月。入者闭阴数。经纬震兑离坎,考下之气以为准。苍盖候之春,赤盖候之夏,白盖候之秋,黑盖候之冬。断之以五德更王之二十鄯之期,千五百二十岁,历终之数。亦所当之节,吹律以定其名,蒙孙者。乣相视荧惑所在,观其宿,以是知其亡绝之象,及所次失之也。到逆谓荧惑到逆其度,乱为威,其占非一,举一隅以示人。马驌《绎史》引《是类谋》云:“圣人兴起不知其姓,当吹律听声以别其姓,黄帝吹律以定姓是也。”疑即此注内佚文。

图未发,徼谋,朦气错,风箕千里惊动,负老趣,山崩,涌泉,地裂,主有所贵,王侯元德,天下归邮。

图书也,发出图。未由者,圣人未兴,此轨未尽者,图书之出皆当其轨,然后圣人起而奉行之。徼之人,不知天命,则欲谋,故天为变异焉。朦昏不相错,千太阳,风飘剽,箕星好风,千里惊动,逆洛争负,趣避兵乱,山者泉漏地裂,阴见天为此者,有欲所溃败耳。据土之候为元暴之正者受其祸,天下人亦归之邮然也。

心有所维,意有所虑,未发颜色,莫之渐射出,天地荧,捉挺患,无刑之外,准萌纤微之初,先见吉凶,为帝演谋,忽之可也,勿之无也。

主天道之精微,人事之善恶,乃在其心。常未见于颜色,而莫朦昧之渐,以射出见也。天地为吐荧,有变怪之挺出患祸,无之外,纤微之初,皆谓事未形之象兆,而吉凶之象。天道为帝王豫谋也,勿谓不急用也可也。未便有凶祸,天之谓发之无忘之矣

建世度者羲,重瞳之新定录图,有白颉顼帝纪世识,别五符,元元之威,冥因灾。

建世度,谓五世之法。虑羲氏始作八卦,以为后世。轩黄帝之表重瞳定录图。黄帝始受河图而定录。白帝顼有为世识,别五帝之符,异精元冥,又因著众也。顼氏水摽德,王天下,于五帝次冥,故言有由者矣。

甄机立功者尧,放德之名者虞,与同射放,赤黄配枢,乾坤合斗,七以分治。

甄纪机也,尧纪璇玑玉衡,以齐七政。继成其德,与同谓尧舜。射犹应也。期俱出,尧赤而舜黄,尧受天精,舜应地德,在中安配枢星也。十,天地之终始也。尧舜祖乾水,而行合北斗,天地数而以治,十或为七也。

候兴之,表孟月,七月合八,岁填所居,日之营,月之昂,横耀溢,提含珠河龙洛图龟书,圣人受道真图者也。

,亦四时之始,故候兴之焉。七月,用阳数也。七月合八,岁星填星所居,将兴则聚。今日之营,月之昂,孟春,七月也。“洫”当为“溢”,“德”为“得”,字之误也。耀溢、含珠皆谓光明,是明,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受命得道图也。“河龙、洛图、龟书”似应作“河龙图、洛龟书”或有倒字。又正文原无“德”字,“德”为“得”字之误句亦有讹。

必提起,天下扶。

言图书必显起者之名姓及所出之地。天下之扶,而助之也矣。

在主□用,接兴维,辟虽不道辅公思,守鼎之足,掘天能持斗,辅堂藩信,堕怠,图不限,世录可期,在主所由。

在主,存世之主。疆□用,庶几用图书。接兴衰之居,维思而行之也。辟虽不味,谓凡平君不能思用图书,其存亡则由于辅公之愚耳。守鼎之足,言任重,接掘能持斗,辅正之要。堂当为尚,言辅公任重,秉图之正,尚秉藩忠信之道。不可以堕怠。能然则河图不限其正,三录复期,明臣当辅,不限君之过,则可度有文也,由淡者也。按“淡”字疑有误。

有文之王,四乳是舒。

有文之王,周文王,文王之表四乳是舒也。

出岐鄗东,抚州也。

岐、鄗,邑名。

子乙世配丑子,予姬昌赤丹雀书也。演恢命,著纪元苞。

子乙乙阳,阳世为无道,故天以其王命,予文王也。文王受丹赤雀书而演,谓作易。以大夫命著纪其元苞。苞、本也。

德之所耀焕孽,震之煌煌。

耀,七耀。有德之人所在,则七耀焕然,谓之孽。日月有耀,精光之异,若圣人合天之震耀焕然,四方必谋。

知命者与神嬉,不知圣人姓在

言后君能知天命,修德以度际于会,则可与神嬉。嬉兴,若元知者,将有圣人之姓,孔子父叔梁所治邑也矣。按“知命”原本讹作“和命”,今据注文改正。

触耀世出,师旷推音律,如以度知且。

“触耀而出”者,谓师旷者得圣人之一体,故触耀而生,其人能知历数枢机之事,有能推五音之清浊,算律之长短,以知将来之事也。

集纪攸录,括要题讫备命者孔

攸,远。远三十五君之王录,垂要法须记,须其录之所记,备故天命,孔子以自上至德在文。

玉演》

赤雀之书言也。

之世,卯金刀用治,谟修六史,宗术孔书。

斗佮,太平。卯金刀谓汉,用治,以为政教。六代之书,谓今书。汉兴伏生得焉。宗尊术,修孔所定之书也。

皇政毁道,散命名胡。

皇政,秦始皇毁道焚书烧诗书。散巳者胡,胡亥也。

秘之隐在,文未消于乱。

“秘”谓洛之书及五经隐在毁道者。不一得成消于乱,未邮败也。

藏设世表,待人味思。

世表,帝王之图录也。待贤圣之人味而思之也。

帝必有察,握神嬉,世主永味,神以知来。

言后世之帝,必察图书之言,则可与神嬉。有味之味思有道,则如神知来也。

命机之运,由孔出天心,表际悉如河洛命纪,通终命苞。

机转者,纪数天之运,皆孔子出天之心意,及表际之事,亦志如之,故能兴河洛合其数运终始,知王命之苞本也矣。

录》:摘亡去恶,降灾,变动七九,斗衡谋。

乙录者,著三十五君之王录。摘其辟君,为恶君之名,去恶,原其为恶者之亡微。降灾亦荧祸之期。变动七九,则所谓七九通符者,有北斗玉衡之星,以卸之。以知其谋也。

税象断命,六千三百天乣邮,八八错效,考纪提昂。

税犹提。见象八卦之断命,断其吉凶灾异,星其数六千三百,七九之维。八八六十四卦,“错效”谓九三、上九维微温,六三、上六则候决寒,六三、上九则候微寒,九三、上九则候次温,六三、上六则决寒。又考其纪于提卯者也。

易姓代出辅左应期。

易姓者,四十二姓更王代出。辅相应期者,若赤王则黄佐命,辅术也。

房心招拒,虚张合持。

房心招拒,东西宿名。虚张,南北角名。精更王,此四宿名,为之衡御,合出也。

轩辕挺,文昌理时。

挺变,见灾异。理时,理获其兴之节也。

太微合诚,紫极合苞。

太微,五精之官。紫极,紫微,书言太微五帝,合其诚信,紫微北极,则东平也。

钩铃持纽,候五纪灾

,结要见纪也。

能提无乖猥狐谋。

无为之正立者。谋,兵谋去。“猥”疑“狼”字之讹。

纬缩合宿,日月珥,浮气恡出,篲笰蚩尤。

纬,五纬。缩行进退。合,聚。毁,散。珥,日月傍气。诸以光气为恡者。篲笰,妖星。蚩尤,蚩尤妖星么恡。昔蚩尤为无道,作五虐之刑,黄帝起而诛之,盖有此其邪,未闻也。

孔子演曰:天子亡徵九,圣人起有八符。

九、八亦阳爻、阴彖之数

运之以斗,税之以昂,五七布舒,河出录图,洛授变书。

运之以斗,则上类萌枢,及机衡准时也。税之以昂,则上所谓视在拣星,七五三十五,有名以第录。王受命之时,亦河出图,洛出书,受之以王录。

徵王亡,一日震气不效,仓帝之世,周晚之名,会之候在兑,鼠孽食人,群开,虎龙恡出,篲守大辰,东方之度,天下亡。

“周晚”,疑为“同晓”。候苍帝亡徵,震气不效,又有此名号与之相当,当此亡徵,又候其行往,用事之时,以观其灾。鼠气食人。震之世,是盗贼将起之徵。莬龙虎,东方之禽,而背为灾恡。苍青之龙大火,虎所以归。故致新而守大火,去苍精之命,秉维不守,大辰在东之度七宿之中,皆昔周之衰,有星守千户,有星茀于东方,此其验之一隅。按正文“仓”旧本讹作“食”,今改正。

二日,离气不效,赤帝世,属轶之名,会之候在坎,女讹诬,虹霓数兴,石飞山崩,天拔刀,蛇马恠出,天下甚危。

蜀轶亦亡主人名号。亦候之于其冲出在南方为太阳徵,阴类灾也,故女子为讹诬。虹霓,日旁气也。皆阴,故蔽阳。石蜚山崩,阴阳为灾。为戈兵而没随之,是将去赤精之命,蛇马南方之蟲,故必乱则为主也。

有能改之之质,石蜚,复蛇马女讹之凶,多卒贵,巅,将悔知师,缘出反善,可今章衙滑。

能改者存,五帝俱然,孔子生苍之际,应为赤制。有尧有盛德,其苗应期,当先用己道,将可宁之质犹致石蜚,言自改固可存,复蛇马女讹之凶皆消,德以复之。卒贵,贱人暴贵,复倒逆,贤愚能自改悔,知师贤人,缘以自出于己路更也。值言道则善,今其王命章仿其蜀奸也。

三曰坤气不效,黄帝世,次迟之名,曾之候在艮,名水赤,大鱼出,斗拨纪,天下亡。

坤为兆,兆姓重,迟亡为名号,亦候其炎于其行。名水,河洛。大鱼,鲸,土精乱,不能伏水,故今为坎为血为水。而河洛位在中,故土裹则土水,土有成,故大鱼出,斗再拨纪,臣不如常法也。

四曰兑气不效,白帝世,讨吾之名,曾之候在震,豫气错,昼昏地裂,大霆横作,天下亡。

亦候之于其冲也。豫气亦谓豫于太阳,故尽昏。兑为金,金性清明,故乱则昏也。土者金之母,故乱则裂,又大霆横作,亦不制木之异者也。

五曰坎气不效,黑帝世,胡谁之名,会之候在离,五角禽出,山崩日既,为天下亡。

亦候之于其冲,北方禽牛,上数五,五角禽出,土将灭水之象。山崩,亦土为灭。水精为月月者,日之妃月,既者象妃刺居之,明日既为月既也。正文日既为,“为”字疑衍。

六曰巽气不效,霸世之主名筮喜,会之效在,乾,大水,名川移,霸者亡。

喜若于放日及以名号者。巽为风,掠动万物之类也,亦候之于其冲。大水名川流通,地德若衰,则或竭或移。

七日,艮气不效,假驱之世,若檐柔之比,曾之以候在坤,长人出。星亡殒石,辞之主亡。

艮为七,性安皆为荒子央逸,比为小人,若以为名号者也。候之亦于其冲。长人出者,象天下将有圣人起也。星阴类殒而与在天光,犹诸侯盗行天子之政,名类验之。主将亡者,皆星亡石殒,春秋之时,殒石于宋五,传殒星也。霸在王者之间,故其异不以五行之数也

八日,乾气不效,天下耀空

乾为天,而其气也不效,故有光耀者空,谓五县五星及群宿皆无光明。春秋传曰:“恒星不见”也。

将元君,州每王,雌擅权,国失雄。

乾为君,其气不致,故将元君。明元之雌臣雄君擅,故因知其朽君也。

陪孽领威,君若赘流。

陪臣,孽,庶子。威气内心,赘如流皆不得于事,赘流或为间小治也矣。

曾之候在巽,众变立,地陷,斗机绝绳,玉衡拨,摄提亡。

众变,地其千三日变立见,地陷沦下。绝绳及机,皆谓拨不如常亡见之也。

五星合,狼张。

五星合聚在谷,狼张,兵宿动。

昼视无日,虹霓煌煌,夜视无月,彗笰将将。

无日无月,谓妖气应期明。

当藏者出,当出者消。佹易期,

当藏者出,蛰物以非时见。当出者消,见物令无元有。佹处地而生易期主然也。

太山失金鸡,西岳亡玉羊,

金鸡玉羊,二岳之精。为玉羊推义宜然,未昔闻也。

鸡失羊亡,臣从恣,主方佯,

五岳之灵,主生贤佐,以因王者。故《诗》云:“嵩高维岳,峻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维申及甫,维周之。”鸡失羊亡,谓不复生贤佐辅,故臣故恣其欲,而至方佯无所主之也。

天下愁,山泉扬,志射溃,地裂山崩。

君臣道乱,则天下之人皆怀愁,故山泉发扬,主心跌而出,地裂山崩。《国语》曰:“山川壅而溃,民亦如然”。山崩地裂,民愁之异也。“民愁”原本作“民然”,今据文改。

谁之过,望侯女灾

言天下之灾由于孽,孽幸之侯,若纣时崇侯女灾。元妃之党,丧乱之本,卒由此作也。

蒙孙之名生众妖,非单斯乱由横。

蒙孙,童蒙之孙也。由,从也。言此童之人生妖众,非但尽于此乱而纵横也。

四野扰扰,郁怏芒芒,天卑地高,雷讙虹行,天星昼奔。

扰扰貌,芒气衰错。天卑地高,神人难扰。《书》曰:“乃命重黎,绝地通天。”四时方民神扰,虹霓东,雷虹冬行,非时出。元冬季盖脱之也。类书引此文作“雷讙公行,星昼奔,霓夜光”。与此稍异。

上无乾,下无星,天地昧昧,履践冰。

下元气候不见,上无帝无星,天帝之星无光明,昧昧不别。履践冰,阴气无传,行当冰寒也。“星”字原本作“帝”,今据注文改。又《类书》引此作“下无常”。

民衣雾,主吸霜,间可倚杵,于何藏。

“民衣雾”,主吸霜,卑夺尊之服。“间可依杵”言相近,“于何藏”,无所自逃藏者也。

不知夏,不知冬,

无复气之常也。

不见父,不见兄,

无复父兄之恩。

望之莫莫,视之盲盲。

天地之间,无复可以别识也。“望之”原作“望望”,今据《艺文类聚》所引改。

贤人颉顼,咽舌吟,或席喘,

颉顼遇扇厄也。咽舌吟不复与之者。

虎威号。群党假威,出坐玉床。

虎感,感白虎之宿而生者。《诗历枢》曰:参为大辰,霸者持正,咸席之。覆号党众,群类假威,天之威出,坐玉床,处天子位也。

马弓人,二孙推,适佐父兄,八八六十四节为之期冲。

弓马人,当者之名号。二孙推,适佐父兄,始伤正道,推正统而尊任之,子孙皆为之佐,以六十四之后之期冲也。

五九之数,顿道之维。

五九者四百五十年,于九百岁之轨为半,故主之道至此以为际会也。

网害之效,慎蒙孙期,防萌萌之冲,携幼千里,负老山逃。

害谓将亡之徵效验,当慎童蒙之孙,若以为名号,其至当期,防其萌萌之始,动必先有兵中之,故携幼千里,负老山逃也。

兵關寒,河数强,钩铃灭,祺羊明。

此四宿之异,皆兵家人当察以为候。

伦世师,惠出人,

伦之世人师,谓能度王者于辰难,出于忠信之人也

其王可谏者全,不移者亡。

言遇厄之君,恩在忠信之言,则可以全其命。不推移,则灭亡。“王”或为“主”也。

录图世识,易尝丧责,帝逢臣。

注易何也,丧亡也。录图识之言,何尝可法致诚也。味思孔子,能思孔子所作识书之修,以责己,帝王逢依此道,则可以自正也。据注文“臣”字疑当作“正”。

有可以道消,力政勑德行,仁义藏。

有之,有灾害与可消之。意修以责也,德仁义最为藏善。去世淫嬉,佞谄勿行。淫嬉,游度厄难,即当力正又去淫之行,功行绾之。

仓世顺,脱之声。赤世顺,蒙孙之详,触名是工。

,蒙孙,君赤之孽名,号触推,工官也。推求亡者之名,及其氏姓官号为也。

黄世填,顿诈吉凶。白世慎,讨吾之名。黑世慎,嘿沉。

顿诈、讨吾、嘿沉、黄白黑孽君之名。

皆所以危亡之象也。或名好字号及党官邦。

皆上吾事文,行合党部曲多号本以为官号,邦所出之地名也。

喜好不同,杜阏悉去,斥堕望贵候,得幸之臣萌。

喜好不同,谓人偏颇,同意不忠乎,悉有所阏绝。尽有去叶尽有序堕淫贵之侯,得幸之臣由此萌。

抑期反刚,同哲之良,牧州误放,乃知常道。

抑,止。斯,此。偏颇之意。反刚王道之刚。“同哲之良”,用贤之哲,良善之人。“误”当作“谈”。牧州,诸侯之为州牧,当禁谈其为非法令之事,得道之常也。

赤世遭斯,蒙孙当冲。卒贵大嬉,道主之游。

嬉咸言赤世之末,有有卒贵之人,道为游之人,黄门常侍者。

灾孽屡出,归辜徙桀移陵,

屡,数。待游之人见灾孽,孽数出,反归罪於贤。桀,后桀。陵盖衍字。

黄世之责,咎主康。月珥指房,四方烦苦,以土之功。

二百岁赤,言其中央黄。言其终明乾是半与皆尽为除罪责。康,安。罪若主安,不知有危亡忧。书月时害丧气皆类。“月珥指房”,其时候也。四方烦苦於土功,天时去黄精,今天下厌之也。按正文房作原本作席,今据注文改。

不知在心,幸灭淫名,曰即白之黑,无报详。

言黄之孽君,内有不知之心,幸其亲戚,大其名号。使居上位,出贤遇乡白之异乱奸忠也。天终无复有报进之道,详之尽也。

帝世者,必省□ ,维躬是类,参当以阏。

帝世,当世处帝位者。维,思。言若能自省,以责其躬,自别其可行之类,参错其所当为之际,则所以阏绝乱谋,消息将来之祸。

则乾坤定,五德九拱明。

乾坤定,不为灾。五德,五行。九之王录明衰之也。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金钱]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打开手机扫描阅读

收藏 书评 打赏

上一页
《雒书·灵淮听》曰:类萌枢提纪时,黄牙出子,十运检期也。 类,五精之类。枢,枢星位乾,故五精之萌皆於之。摄提值巽,故王绝纪,黄牙出子,谓复卦所在。检法子出,王道之始。十则运为之法期。岁星亦曰摄提也。 阳孽有七妖,阴怡有八灾,布命九六,机衡维持,经持错序,七九通符。 阳孽,谓复至夬之世。阴怡,谓姤至剥之世。七八阴阳之彖,妖灾之数。起於七八九六,受而行之。枢机玉衡有时,其进退之节,经以七八为彖,九六为爻,明其通者著之。按“灾”原本讹作“哉”,今据后文改正。天以变化,地以纪州,人以受图,三节共本,同出元苞。 变化,谓见妖异;纪州,别所兴之地;受图者。三节天地同出元苞,谓太极混沦之义也矣。乾建度,坤拒谋,人育治,八卦交通以闓舒。 建度,立法度。拒亦法。坤为土,土性智,故谋属焉。生则育法,谓宰礼正也。事故见为乾法度,六子则生其事而行之公后道亦闿舒也。故曰交通道以闿舒。皇象承帝,撢思王伦图圣,乾考神摘,且守文,师哲仁,祖《洛书》,假驱掇渐霸,考龟兴之,物瑞騠騊。 象承,谓承天以政教。撢犹秉持也。言五帝秉持黄道而思行之。伦,理。圣,
通。三王理国之言,而通乾污考其神之王录,敛以禘将兴之期。守承世之君,上不及圣人伦图之义,故师哲仁之人,祖《洛书》之言以为法。假驱,谓在祭之代间,若泰者,掇渐,言皆有国录,不能纯耳。各繇在尧河洛,穆公授白雀之书是霸,若因之齐桓。考龟者谓有名在洛书。騠騊,犹踟蹶,言将兴之人皆有瑞应,无苟然者也。皇观钩堂,考房斗能,帝视河洛纬合谋,王察可错,一角九尾,众善入都,假类隶浮耀,害类孽,霸维经象,卒明绝;转移,涣涣磥之符。 钩、堂、房、斗、能皆星名。言三皇观此宿而动作,五帝则视河洛五纬而合谋。一角,众善,百端及休微。入都,人所归。谓及麟,有九尾狐有因及人所归。三王尽察可异之物,谓若武王东至孟津,诸侯不召而至,又白鱼毂鸟之异,皆思而行之,是谓毂见也。假见净耀日月五星之众。害叛於此孽生,经象天道常兴衰之数,若周文王之旅尽霸者,在武王之穆也。本终者言霸者之兴,所修王者之执明其亡绝之期也。天精之则,转而更移,若仓精衰而赤帝起,鱼异之符,谓次当起也。踵察督迹,巽艮土期,震兑扶合化,离坎招嬉,集节繥纬,动视在拣昂,街门五候。 踵,后。际,谓上精所移之人,督迹,循理之人。巽当升初之未,艮时止则止,时
行则行,故吐期。震为雷,动万物。兑为泽,泽以说之,故卦立附合其作化。离为日,坎为月,故主摸而嬉之。兴集节谓进止之期,存察神昂。街门五候皆明王进止,慎五纬而候之,又察四宿之兴。按“在”字旧作“存”。今据后注文改正。 摄提招纪,格如别甲子寅岁,离枢推以却步,历试自苞者。 摄提招纪,天元甲寅之岁,离当历枢卒却步,谓之推来岁之数。识自苞在其中矣。候终以季月入,日考经纬用事之气,不效,立五德蔀之期,筭其节,以吹律卜名,以乣胥必视荧惑所在,以知亡象,所次失之,到逆荧见,乱相屠。 候将亡之气,季月亦四时之终月。入者闭阴数。经纬震兑离坎,考下之气以为准。苍盖候之於春,赤盖候之於夏,白盖候之於秋,黑盖候之於冬。断之以五德更王之二十鄯之期,千五百二十岁,历终之数。亦所当之节,吹律以定其名,□俛仰蒙孙者。乣相视荧惑所在,观其宿,以是知其亡绝之象,及所次失之也。到逆谓荧惑到逆其度,乱为威,其占非一,举一隅以示人。按马驌《绎史》引《是类谋》云:“圣人兴起不知其姓,当吹律听声以别其姓,黄帝吹律以定姓是也。”疑即此注内佚文。图未发,徼幸谋,朦气错,风箕千里惊动,负老趣,山崩,涌泉,地裂,主有所贵,王侯元
德,天下归邮。 图书也,发出图。未由者,圣人未兴,此轨未尽者,图书之出皆当其轨,然后圣人起而奉行之。徼幸之人,不知天命,则欲谋,故天为变异焉。朦昏不相错,冒千太阳,风飘剽,箕星好风,千里惊动,逆洛争负,趣避兵乱,山者泉漏地裂,阴见天为此者,有欲所溃败耳。据土之候为元暴之正者受其祸,天下人亦归之邮然也。心有所维,意有所虑,未发颜色,莫之渐射出,天地荧,捉挺患,无刑之外,准萌纤微之初,先见吉凶,为帝演谋,忽之可也,勿之无也。 主天道之精微,人事之善恶,乃在其心。常未见于颜色,而莫朦昧之渐,以射出见也。天地为吐荧,有变怪之挺出患祸,无之外,纤微之初,皆谓事未形之象兆,而吉凶之象。天道为帝王豫谋也,勿谓不急用也可也。未便有凶祸,天之谓发之无忘之矣也。建世度者羲,重瞳之新定录图,有白颉顼帝纪世识,别五符,元元之威,冥因灾。 建世度,谓五世之法。度虑羲氏始作八卦,以为后世。轩黄帝之表重瞳定录图。黄帝始受河图而定录。白帝颛顼有为世识,别五帝之符,异精元冥,又因著众灾也。颛顼氏水摽德,王天下,于五帝次冥,故言有由者矣。甄机立功者尧,放德之名者虞,与同射放,赤黄配枢,乾坤合斗,七以分治。 甄
纪机也,尧纪璇玑玉衡,以齐七政。继成其德,与同谓尧舜。射犹应也。却期俱出,尧赤而舜黄,尧受天精,舜应地德,在中安配枢星也。十,天地之终始也。尧舜祖乾水,而行合北斗,天地数而以治,十或为七也。 候兴之,表孟月,七月合八,岁填所居,日之营,月之昂,横耀溢,提含珠河龙洛图龟书,圣人受道真图者也。孟月,亦四时之始,故候兴之焉。七月,用阳数也。七月合八,岁星填星所居,将兴则聚。今日之营,月之昂,孟春,七月也。“洫”当为“溢”,“德”为“得”,字之误也。耀溢、含珠皆谓光明,是明,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受命得道图也。按“河龙、洛图、龟书”似应作“河龙图、洛龟书”或有倒字。又正文原无“德”字,“德”为“得”字之误句亦有讹。必提起,天下扶。 言图书必显起者之名姓及所出之地。天下之扶,而助之也矣。在主□用,接兴维,辟虽不昧,道辅公晓思,守鼎之足,掘天能持斗,辅堂藩信,毋堕怠,图不限,世录可却期,在主所由。 在主,存世之主。疆□用,庶几用图书。接兴衰之居,维思而行之也。辟虽不味,谓凡平君不能思用图书,其存亡则由于辅公之晓愚耳。守鼎之足,言任重,接掘能持斗,辅正之要。堂当为尚,言辅公任重,秉图之正,尚
秉藩忠信之道。不可以堕怠。能然则河图不限其正,三录复却期,明臣当辅,不限君之过,则可度有文也,由淡者也。按“淡”字疑有误。有文之王,四乳是舒。 有文之王,周文王,文王之表四乳是舒也。出岐鄗东,抚州也。岐、鄗,邑名。子乙世配丑子,予姬昌赤丹雀书也。演恢命,著纪元苞。 子乙乙阳,阳世为无道,故天以其王命,予文王也。文王受丹赤雀书而演,谓作易。以大夫命著纪其元苞。苞、本也。德之所耀焕孽,震之煌煌。耀,七耀。有德之人所在,则七耀焕然,谓之孽。日月有耀,精光之异,若圣人合天之震耀焕然,四方必谋。知命者与神嬉,不知圣人姓在邹。言后君能知天命,修德以度际于会,则可与神嬉。嬉兴,若元知者,将有圣人之姓邹。邹,孔子父叔梁纥所治邑也矣。按“知命”原本讹作“和命”,今据注文改正。触耀世出,师旷枢推音筭律,如以度知且。“触耀而出”者,谓师旷者得圣人之一体,故触耀而生,其人能知历数枢机之事,有能推五音之清浊,算律之长短,以知将来之事也。集纪攸录,括要题讫备命者孔丘。攸,远。远三十五君之王录,垂要法须记,须其录之所记,备故天命,孔子以自上至德在文。《玉演》赤雀之书言也。斗佮之世,卯金刀用治,谟修六史,宗术
孔书。斗佮,太平。卯金刀谓汉,用治,以为政教。六代之书,谓今书。汉兴伏生得焉。宗尊术,修孔所定之书也。皇政毁道,散命名胡。皇政,秦始皇毁道焚书烧诗书。散巳者胡,胡亥也。秘之隐在,文未消于乱。“秘”谓洛之书及五经隐在毁道者。不一得成消于乱,未邮败也。 藏设世表,待人味思。世表,帝王之图录也。待贤圣之人味而思之也。帝必有察,握神嬉,世主永味,神以知来。言后世之帝,必察图书之言,则可与神嬉。有味之味思有道,则如神知来也。命机之运,由孔出天心,表际悉如河洛命纪,通终命苞。 机转者,纪数天之运,皆孔子出天之心意,及表际之事,亦志如之,故能兴河洛合其数运终始,知王命之苞本也矣。《乙录》:摘亡去恶,降灾,变动七九,斗衡谋。乙录者,著三十五君之王录。摘其辟君,为恶君之名,去恶,原其为恶者之亡微。降灾亦荧祸之期。变动七九,则所谓七九通符者,有北斗玉衡之星,以卸之。以知其谋也。税象断命,六千三百天乣邮,八八错效,考纪提昂。税犹提。见象八卦之断命,断其吉凶灾异,星其数六千三百,七九之维。八八六十四卦,“错效”谓九三、上九维微温,六三、上六则候决寒,六三、上九则候微寒,九三、上九则候次温,六三、上六则
决寒。又考其纪于提卯者也。易姓代出辅左应期。易姓者,四十二姓更王代出。辅相应期者,若赤王则黄佐命,辅术也。房心招拒,虚张合持。房心招拒,东西宿名。虚张,南北角名。五精更王,此四宿名,为之衡御,合出也。轩辕挺,文昌理时。挺变,见灾异。理时,理获其兴之节也。太微合诚,紫极合苞。太微,五精之官。紫极,紫微,书言太微五帝,合其诚信,紫微北极,则东平也。钩铃持纽,候五纪灾纽,结要见纪也。能提无乖猥狐谋。无为之正立者。谋,兵谋去。按“猥”疑“狼”字之讹。纬缩合宿,毁日月珥,浮气恡出,篲笰蚩尤。纬,五纬。缩行进退。合,聚。毁,散。珥,日月傍气。诸以光气为恡者。篲笰,妖星。蚩尤,蚩尤妖星么恡。昔蚩尤为无道,作五虐之刑,黄帝起而诛之,盖有此其邪,未闻也。孔子演曰:天子亡徵九,圣人起有八符。九、八亦阳爻、阴彖之数也。运之以斗,税之以昂,五七布舒,河出录图,洛授变书。 运之以斗,则上类萌枢,及机衡准时也。税之以昂,则上所谓视在拣星,七五三十五,有名以第录。王受命之时,亦河出图,洛出书,受之以王录。徵王亡,一日震气不效,仓帝之世,周晚之名,会之候在兑,鼠孽食人,莬群开,虎龙恡出,篲守大辰,东方之度,天下亡
。 “周晚”,疑为“同晓”。候苍帝亡徵,震气不效,又有此名号与之相当,当此亡徵,又候其行往,用事之时,以观其灾。鼠气食人。震之世,是盗贼将起之徵。莬龙虎,东方之禽,而背为灾恡。苍青之龙大火,虎所以归。故致新而守大火,去苍精之命,秉维不守,大辰在东之度七宿之中,皆昔周之衰,有星守千户,有星茀于东方,此其验之一隅。按正文“仓”旧本讹作“食”,今改正。二日,离气不效,赤帝世,属轶之名,会之候在坎,女讹诬,虹霓数兴,石飞山崩,天拔刀,蛇马恠出,天下甚危。蜀轶亦亡主人名号。亦候之于其冲出在南方为太阳徵,阴类灾也,故女子为讹诬。虹霓,日旁气也。皆阴,故蔽阳。石蜚山崩,皆阴阳为灾。为戈兵而没随之,是将去赤精之命,蛇马南方之蟲,故必乱则为主也。有能改之之质,石蜚,复蛇马女讹之凶,多卒贵,巅,将悔知师,缘出反善,可今章衙滑。能改者存,五帝俱然,孔子生苍之际,应为赤制。有尧有盛德,其苗应期,当先用己道,将可宁之质犹致石蜚,言自改固可存,复蛇马女讹之凶皆消,德以复之。卒贵,贱人暴贵,复倒逆,贤愚能自改悔,知师贤人,缘以自出于己路更也。值言道则善,今其王命章仿其蜀奸也。 三曰坤气不效,黄帝世,次迟之名
,曾之候在艮,名水赤,大鱼出,斗拨纪,天下亡。坤为兆,兆姓重,迟亡为名号,亦候其炎于其行。名水,河洛。大鱼,鲸,土精乱,不能伏水,故今为坎为血为水。而河洛位在中,故土裹则土水,土有成,故大鱼出,斗再拨纪,臣不如常法也。四曰兑气不效,白帝世,讨吾之名,曾之候在震,豫气错,昼昏地裂,大霆横作,天下亡。亦候之于其冲也。豫气亦谓豫于太阳,故尽昏。兑为金,金性清明,故乱则昏也。土者金之母,故乱则裂,又大霆横作,亦不制木之异者也。五曰坎气不效,黑帝世,胡谁之名,会之候在离,五角禽出,山崩日既,为天下亡。亦候之于其冲,北方禽牛,上数五,五角禽出,土将灭水之象。山崩,亦土为灭。水精为月月者,日之妃月,既者象妃刺居之,明日既为月既也。按正文日既为,“为”字疑衍。六曰巽气不效,霸世之主名筮喜,会之效在,乾,大水,名川移,霸者亡。喜若于放日及以名号者。巽为风,掠动万物之类也,亦候之于其冲。大水名川流通,地德若衰,则或竭或移。七日,艮气不效,假驱之世,若檐柔之比,曾之以候在坤,长人出。星亡殒石,辞之主亡。艮为七,性安皆为荒子央逸,比为小人,若以为名号者也。候之亦于其冲。长人出者,象天下将有圣人起也。星阴类殒而
与在天光,犹诸侯盗行天子之政,名类验之。主将亡者,皆星亡石殒,春秋之时,殒石于宋五,传殒星也。霸在王者之间,故其异不以五行之数也矣。八日,乾气不效,天下耀空。乾为天,而其气也不效,故有光耀者空,谓五县五星及群宿皆无光明。春秋传曰:“恒星不见”也。将元君,州每王,雌擅权,国失雄。乾为君,其气不致,故将元君。明元之雌臣雄君擅,故因知其朽君也。陪孽领威,君若赘流。 陪臣,孽,庶子。威气内心,赘如流皆不得于事,赘流或为间小治也矣。曾之候在巽,众变立,地陷,斗机绝绳,玉衡拨,摄提亡。众变,地其千三日变立见,地陷沦下。绝绳及机,皆谓拨不如常亡见之也。五星合,狼弧张。五星合聚在谷,弧狼张,兵宿动。昼视无日,虹霓煌煌,夜视无月,彗笰将将。无日无月,谓妖气应期明。当藏者出,当出者消。佹易期,当藏者出,蛰物以非时见。当出者消,见物令无元有。佹处地而生易期主然也。太山失金鸡,西岳亡玉羊,金鸡玉羊,二岳之精。为玉羊推义宜然,未昔闻也。鸡失羊亡,臣从恣,主方佯,五岳之灵,主生贤佐,以因王者。故《诗》云:“嵩高维岳,峻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维申及甫,维周之翰。”鸡失羊亡,谓不复生贤佐辅,故臣故恣其欲,而至方
佯无所主之也。天下愁,山泉扬,志射溃,地裂山崩。君臣道乱,则天下之人皆怀愁,故山泉发扬,主心跌而出,地裂山崩。《国语》曰:“山川壅而溃,民亦如然”。山崩地裂,民愁之异也。按“民愁”原本作“民然”,今据文改。谁之过,望侯女灾,言天下之灾由于孽,孽幸之侯,若纣时崇侯女灾。元妃之党,丧乱之本,卒由此作也。蒙孙之名生众妖,非单斯乱由横。蒙孙,童蒙之孙也。由,从也。言此童之人生妖众,非但尽于此乱而纵横也。四野扰扰,郁怏芒芒,天卑地高,雷讙虹行,天星昼奔。扰扰貌,芒气衰错。天卑地高,神人难扰。《书》曰:“乃命重黎,绝地通天。”四时方民神扰,虹霓东,雷虹冬行,非时出。元冬季盖脱之也。按类书引此文作“雷讙公行,星昼奔,霓夜光”。与此稍异。上无乾,下无星,天地昧昧,履践冰。下元气候不见,上无帝无星,天帝之星无光明,昧昧不别。履践冰,阴气无传,行当冰寒也。按“星”字原本作“帝”,今据注文改。又《类书》引此作“下无常”。民衣雾,主吸霜,间可倚杵,于何藏。“民衣雾”,主吸霜,卑夺尊之服。“间可依杵”言相近,“于何藏”,无所自逃藏者也。不知夏,不知冬,无复气之常也。不见父,不见兄,无复父兄之恩。望之莫莫,视之盲
盲。天地之间,无复可以别识也。按“望之”原作“望望”,今据《艺文类聚》所引改。贤人颉顼,咽舌吟,或席喘,颉顼遇扇厄也。咽舌吟不复与之者。虎威号。群党假威,出坐玉床。 虎感,感白虎之宿而生者。《诗汜历枢》曰:参为大辰,霸者持正,咸席之。覆号党众,群类假威,天之威出,坐玉床,处天子位也。马弓人,二孙推,适佐父兄,八八六十四节为之期冲。 弓马人,当者之名号。二孙推,适佐父兄,始伤正道,推正统而尊任之,子孙皆为之佐,以六十四挂之后之期冲也。五九之数,顿道之维。 五九者四百五十年,于九百岁之轨为半,故主之道至此以为际会也。网害之效,慎蒙孙期,防萌萌之冲,携幼千里,负老山逃。 害谓将亡之徵效验,当慎童蒙之孙,若以为名号,其至当期,防其萌萌之始,动必先有兵中之,故携幼千里,负老山逃也。兵關寒,河数强,钩铃灭,祺羊明。此四宿之异,皆兵家人当察以为候。伦世师,惠出人,伦之世人师,谓能度王者于辰难,出于忠信之人也。其王可谏者全,不移者亡。 言遇厄之君,恩在忠信之言,则可以全其命。不推移,则灭亡。“王”或为“主”也。录图世识,易尝丧责,帝逢臣。 注易何也,丧亡也。录图识之言,何尝可法致诚也。味思孔子,能思孔
子所作识书之修,以责己,帝王逢依此道,则可以自正也。按据注文“臣”字疑当作“正”。有可以道消,力政勑德行,仁义藏。 有之,有灾害与可消之。意修以责也巳,德仁义最为藏善。去世淫嬉,佞谄勿行。淫嬉,游度厄难,即当力正勑。又去淫佞之行,功行绾之。仓世顺,脱延之声。赤世顺,蒙孙之详,触名是工。 脱延,蒙孙,君赤之孽名,号触推,工官也。推求亡者之名,及其氏姓官号为也。黄世填,顿诈吉凶。白世慎,讨吾之名。黑世慎,嘿沉。顿诈、讨吾、嘿沉、黄白黑孽君之名。皆所以危亡之象也。或名好字号及党官邦。皆上吾事文,行合党部曲多号本以为官号,邦所出之地名也。喜好不同,杜阏悉去,斥堕望贵候,得幸之臣萌。 喜好不同,谓人偏颇,同意不忠乎,悉有所阏绝。尽有去叶尽有序堕淫贵之侯,得幸之臣由此萌。抑期反刚,同哲之良,牧州误放,乃知常道。 抑,止。斯,此。偏颇之意。反刚王道之刚。“同哲之良”,用贤之哲,良善之人。“误”当作“谈”。牧州,诸侯之为州牧,当禁谈其为非法令之事,乃得道之常也。 赤世遭斯,蒙孙当冲。卒贵大嬉,道主之游。 嬉咸言赤世之末,有有卒贵之人,道为游之人,黄门常侍者。 灾孽屡出,归辜徙桀移陵, 屡,数。待游之人
见灾孽,孽数出,反归罪於贤。桀,后桀。陵盖衍字。 黄世之责,咎主康。月珥指房,四方烦苦,以土之功。 二百岁赤,言其中央黄。言其终明乾是半与皆尽为除罪责。康,安。罪若主安,不知有危亡忧。书月时害丧气皆类。“月珥指房”,其时候也。四方烦苦於土功,天时去黄精,今天下厌之也。按正文房作原本作席,今据注文改。 不知在心,幸灭淫名,曰即白之黑,无报详。 言黄之孽君,内有不知之心,幸其亲戚,大其名号。使居上位,出贤遇乡白之异乱奸忠也。天终无复有报进之道,详之尽也。 帝世者,必省□ ,维躬是类,参当以阏。 帝世,当世处帝位者。维,思。言若能自省,以责其躬,自别其可行之类,参错其所当为之际,则所以阏绝乱谋,消息将来之祸。 则乾坤定,五德九拱明。 乾坤定,不为灾。五德,五行。九之王录明衰之也。